• 注册
  • 查看作者
    • 【MF】【FF】阿喀琉斯(转载)

      在一片树林之中,有一座白色的神庙。神庙边上稍微低矮的建筑就是全希腊最好的祭司学校,一个专门培养女祭司的地方。里面全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接受宗教、音乐、美术、体育等多种教育。将来,她们将成为全希腊各个神庙中的女祭司,主持祭祀活动。除几个年老的智者给她们讲解哲理外,教师全部都是三十多岁的女祭司,来教育、管理她们。

      但是,谁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女子学校里,竟然有一个男孩,他就是阿喀琉斯。一个预言者预言他将成为大英雄,并在战场上死去。他的父母为了防止预言成真,就把他假扮成女孩子,送进祭司学校中,化名为卡洛儿。这事只有女祭司莉莲知道。

      阿喀琉斯在其它方面表现的都像女孩子一样,只是在两件事上特殊:一是洗澡,二是挨打。女孩子们常常到附近的湖里去洗澡,为了不被女孩子们发现,阿喀琉斯(卡洛儿)只能在夜深人静时独自跑出去在湖里洗澡。而挨打,当然就是打屁股。当女孩子们犯了一些错误时,她们必须光着屁股被女祭司责打,女祭司可以用手、竹板、木板、荆条等工具责打女孩子的屁股。既可以当众责打,也可以在女祭司的房间单独完成。为了防止卡洛儿暴露身份,莉莲从来不会当众责打他,总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惩罚他。

      阿喀琉斯看过每个女孩光屁股挨打的样子。女祭司的手、或是竹板、木板落在女孩子的臀上,发出噼啪的响声,女孩子的屁股由白变红。女祭司很少重打女孩子,她相信小小的惩戒就可以使女孩子们听话。

      在众多女孩中,阿喀琉斯最喜欢的是尤朵拉和妮可儿。尤朵拉为人谦和,是女孩子中最受欢迎的人;而妮可儿则十分活泼,喜欢在森林中玩耍。而且,她们两个都很漂亮,又是好朋友。

      阿喀琉斯13岁时,发现自己非常喜欢看女孩子被打屁股的样子。尤其是尤朵拉和妮可儿挨打时,他感到非常兴奋。她们比自己大半岁,身体已经开始发育。她们的屁股正在变得丰满而有弹性,腿也丰腴起来。

      阿喀琉斯对这两个女孩的喜爱,开始只是一种朦胧的好感,直到他15岁那年,一件事彻底震撼了他。那是一次节日祭祀,要向神庙中的阿佛洛狄忒献上烤鹅。但是负责呈上祭品的女孩黛芙妮却在即将举行祭祀的时候,粗心将烤鹅掉进污水里,弄脏了祭品。她哭着跑到祭司那里忏悔自己的罪过并请求惩罚。女祭司莉莲看了看可怜的黛芙妮,说道:“按照规定,我应该给你最严厉的惩罚——12下荆条。但是,不管我怎样惩罚你,都不能挽回没有祭品对祭祀的损失。除非——你愿意自我牺牲,把你的身体当作祭品献给女神。你将要脱光全身跪趴在神坛上接受24下荆条笞打——这将代替烤鹅成为新的祭品。你是否愿意——多挨12下荆条来挽救祭祀?”“我愿意,”黛芙妮抽泣着说道,“我不能让祭祀毁在我的手里。”于是,举行祭祀时,当进行到奉献祭品的环节,黛芙妮走上神坛,手中却并没有拿着烤鹅。女祭司莉莲说:“由于祭品意外损坏,现在我们用黛芙妮的身体来向女神祭祀。”黛芙妮在众人面前慢慢脱下衣服,露出少女美丽的裸体。她的乳房和屁股还没有发育成熟,显出一种青涩的美丽。她跪趴在垫子上,撅高屁股,牙齿咬着下唇,等待严厉的鞭笞。莉莲举起荆条,带着风声重重地抽在黛芙妮的屁股上,少女白皙的臀部马上出现一道鲜红的痕迹。黛芙妮忍着不发出尖叫,但还是小声呻吟起来。“啪!啪!啪!”连续几鞭抽过,黛芙妮扭动着腰肢,但还是很老实地跪在垫子上。24下打完,黛芙妮的屁股一片红肿,布满鞭痕。阿喀琉斯看着这美丽的少女被鞭打的场面,只觉得全身热血沸腾,裤裆里的什么东西挺立了起来,无比坚硬。女孩们也被这种场面震撼了。

      晚上睡觉前,尤朵拉来到了女祭司莉莲的房间,说:“尊敬的女祭司,我想问一些问题。”“好吧。”莉莲说。尤朵拉说:“今天你让黛芙妮作为祭品被打屁股……请问这样是可以的吗?”莉莲心想,尤朵拉肯定是觉得自己给了黛芙妮过重的惩罚吧,于是说道:“其实我并不是在惩罚她,而是给她一种挽回的方法。阿佛洛狄忒是主管爱情和美丽的女神,而女孩子的身体,就是一种美的体现,而用荆条鞭打女孩子的屁股,则更能凸显这种美。将女性的美丽献给主管美丽的女神是再合适不过的了,甚至比烤鹅还要好。”“也就是说,用打女孩子的屁股来代替烤鹅祭祀,是合适的,甚至是更好的?”尤朵拉说。“是啊,我亲爱的宝贝。”“那么,”尤朵拉停顿了一下,说:“下次祭祀时,我想代替烤鹅成为阿佛洛狄忒的祭品。我一直负责喂养圣鹅,看到它们被杀死,我感到很伤心。”莉莲惊呆了。她以为尤朵拉是来谴责她对黛芙妮的鞭打。她没有想到,这个女孩有着这样一种爱心,和自我牺牲的勇气。“你真的愿意,为了拯救一只鹅,而被荆条打24下屁股吗?”“是的,我愿意。”莉莲激动得把尤朵拉抱进怀里。

      于是,下一次向阿佛洛狄忒祭祀时,尤朵拉成为了神坛上的祭品。当她脱下衣服时,她的美丽身体不仅使阿喀琉斯心潮澎湃,也让女孩们赞赏不已。她尽量压低腰部,把屁股高高地撅起来。她表现得十分坚强。当荆条带着风声抽在她白嫩的屁股上时,她微微颤动一下身体,却并不喊叫。她不觉得在大家面前赤身裸体挨打是羞耻的,因为她是祭品,是给神的献礼。她觉得自己变得神圣。她一直微笑着接受鞭打,心里想着阿佛洛狄忒的美丽,和自己救下的那只鹅。只有看看她的屁股,才知道她被打得有多重。整个屁股都是鲜红色,上面横着七八道隆起的鞭痕。阿喀琉斯痴痴地凝望着尤朵拉的胴体,他觉得她不是阿佛洛狄忒的祭品,而是阿佛洛狄忒本人。她表现出的是美丽,而不是痛苦。只有当她偶尔皱一下眉,或是身体在疼痛中抽搐,人们才会意识到她正在被荆条严厉笞打。莉莲看着被自己鞭打的少女,心中产生一种敬意和怜爱的感觉。她想减轻女孩的疼痛,但她手上的力道却一直没有减轻。因为她知道,献祭必然伴随着苦痛和牺牲,爱心也一定要有代价。她狠狠地抽打尤朵拉,是对她的尊重。

      鞭打终于结束了,大家带着膜拜的心情看着面带微笑的尤朵拉走下神坛。阿喀琉斯走上前去捡起地上的衣服,帮尤朵拉穿好。他的手碰到尤朵拉的肌肤。由于光着身子跪了很长时间,她的身体有点凉。“谢谢你,卡洛儿。”尤朵拉说。阿喀琉斯陪着尤朵拉回到她的房间。她把衣服脱掉,趴在床上晾着红红的屁股,和阿喀琉斯聊起天来。“我十分佩服你,”阿喀琉斯说,“你的勇气、坚强和……”正说着,妮可儿进来了。“这是女祭司送来的药膏,说是可以消肿。”妮可儿说。“卡洛儿,帮我上一下药膏好么?”尤朵拉请求道。“当然可以。”阿喀琉斯从妮可儿手中接过药膏,用手蘸着涂在尤朵拉的屁股上。那屁股丰满而有弹性,红红的,热热的。阿喀琉斯下体传来强烈的冲动。终于涂完了药,他借口有事,离开了尤朵拉的房间。

      自从那次祭祀之后,每次祭祀,尤朵拉都要代替圣鹅成为祭品。后来,妮可儿也加入其中,和她的好朋友轮流挨打。成为祭品成了一种荣耀。又有几个女孩子加入了祭品的行列,黛芙妮、百丽儿、多莉丝等人有时也会走上神坛,接受笞打。鹅从祭品变成了宠物。

      也是从那次祭祀开始,阿喀琉斯爱上了尤朵拉。见到尤朵拉时,他会十分愉悦,见不到她时,他总是想着她,想着她跪在神坛前被鞭打的样子。他寻找一切机会接近尤朵拉。尤朵拉在湖中洗澡的时候,他装作在湖边散步,远远地看着心上人。有时,他壮着胆子走近尤朵拉,装作不期而遇,与她打招呼。尤朵拉浮到水面上,露出挺拔的胸脯。她邀请“卡洛儿”一起下水洗澡,而阿喀琉斯则找借口拒绝她。如果他下了水,那么,她也会看见他的。阿喀琉斯生活在纠结之中。因为他假扮成女孩子,可以有许多机会接近尤朵拉;但又因为如此,他无法向她表露爱意。有时候,他会想要向尤朵拉坦白一切,又怕她会告发自己,或是将这事宣扬出去,或是再也不理他。

      但是阿喀琉斯的纠结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在他16岁时,他被发现了。那是一个无比正常的日子,但是在中午时,五六个调皮的女孩找到妮可儿,商量着捉弄一下卡洛儿,因为她太孤僻了,她们想和她开个玩笑,把她扒光并把她的衣服挂在树上。她们在卡洛儿(阿喀琉斯)午睡时进入了他的卧室。阿喀琉斯正趴在床上,突然妮可儿跳上床骑在他的腰上。黛芙妮一把拉下他的裤子。借着就是一阵尖叫。女孩子们发现,这个跟她们共同生活了几年的卡洛儿,竟然是一个男孩。阿喀琉斯提上裤子,惊恐地看着这些女孩子。妮可儿关上房门,说:“把衣服脱光,卡洛儿,否则我就告发你。”阿喀琉斯在女孩们的注视下脱光了衣服,露出男孩健壮的身体。妮可儿她们惊讶地看着健美的男性身体,感觉那就像是宙斯或是阿波罗一样。“姐妹们,我们有的玩了,”妮可儿说,“一个男孩。他长得真漂亮,不是吗?”她又转过去对阿喀琉斯说:“如果你还想在这里待下去的话,就今天晚饭后到湖边等我们。”女孩们回去了。

      晚饭后,阿喀琉斯来到湖边,发现妮可儿早已等在那里。她领着他走到了树林里的一个小山洞旁,那里坐着六个女孩,尤朵拉也在那里。他给她们讲述了自己的家世,和那个关于他的预言。“你说的这些都不错,我们也很理解你,但是我们也有条件。”黛芙妮说。“什么条件?”“条件就是,你要接受我们的惩罚。”妮可儿说。“惩罚?”“是的。我们这些女孩子的身体你都看过,甚至触摸过。你要为此受到惩罚。”这时,每个女孩从身后拿出一样刑具——竹板、木板、皮带、荆条一应俱全。尤朵拉走到他的面前,说:“亲爱的卡洛儿,不,阿喀琉斯同学,如果你愿意接受打屁股的惩罚的话,那么就脱光衣服,乖乖地被我们打一顿。”阿喀琉斯注视着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是的,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他顺从的脱光了自己,站在女孩子中间。女孩们都好奇地伸出手,抚摸这具男性的躯体。山洞旁边的树上架了一张矮矮的吊床,她们让阿喀琉斯站在床边,上身俯在吊床上挨打。“每样工具,咱们每人打他十下吧,好不好?”妮可儿说。“好。”女孩们说。她们排队轮流打阿喀琉斯的屁股。先是用手打。当尤朵拉的小手刚刚接触到阿喀琉斯的屁股时,他就勃起了。尤朵拉先是捏了捏他的屁股,说:“男孩子屁股好结实啊。”然后就用力打起来。虽然屁股上很疼,但阿喀琉斯感觉很幸福。每个女孩打了他十下,接下来是竹板。竹板韧性很好,女孩子们平时都是挨打,今天第一次打人,又是打一个美男子,十分兴奋,都是把板子抡圆了狠狠打在阿喀琉斯的屁股上,很快阿喀琉斯的屁股就红起来。每个女孩打之前总要先摸摸阿喀琉斯的屁股,很满意他屁股的手感。然后是木板。竹板长而窄,而且很薄,木板则是短而厚,很有分量。尤朵拉高高举起木板,重重打下去,“啪!”板子结结实实贴到肉上,阿喀琉斯忍不住叫出声来。尤朵拉用手摸了摸他的屁股,发现什么事都没有,于是放心打起来。其他女孩下手也很重,一下一下板子着实贴着肉,阿喀琉斯的屁股很快红肿起来,像个西红柿。该用皮带抽了。妮可儿让阿喀琉斯把腰压低,使屁股凸出,然后挥舞着皮带抽在阿喀琉斯的屁股上。她感觉自己像个牧羊人在抽打绵羊。阿喀琉斯感觉屁股上火烧火燎的疼,他开始晃动大腿,但丝毫不能缓解疼痛。皮带打完,阿喀琉斯的屁股肿得发亮,红得发紫。尤朵拉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他那被打肿的屁股,仔细查看是否有肿块或破皮的地方。“好漂亮啊,”尤朵拉抚摸着他的屁股说,“他已经被打得很重了,今天就不要用荆条了吧,好不好?”女孩子们表示同意。她们都曾经当过阿佛洛狄忒的祭品,知道荆条的威力,同意这次先放了他。阿喀琉斯站起身来,女孩们看到了他两腿间那根挺立的肉棍。女孩子们记得她们并没有打那里,但是它却变得红红的,并且肿大起来。尤朵拉给了他一个拥抱,她说:“你表现得很坚强,你的屁股很好看。”阿喀琉斯穿上衣服。妮可儿说:“今天的惩罚就到这里,不过你的惩罚却还没有结束,以后我们什么时候想要打你,你都要服从。”“好的。”阿喀琉斯说。

      晚上,阿喀琉斯躺在床上,抚摸着自己红肿的屁股。今天尤朵拉和妮可儿看了他的身体,打了他的屁股,尤朵拉还拥抱了他。他感到非常甜蜜,甚至屁股上的疼痛也让他很舒服。第二天中午吃饭时,妮可儿坐在了他的旁边,给了他一个甜甜的微笑,说:“亲爱的,你还好吗?”一边用手摸他的屁股。“已经好了。”阿喀琉斯说。“那么,今晚老地方见。”妮可儿在他屁股上拧了一把。

      晚上,阿喀琉斯来到那个山洞,七个女孩早已等在那里,每个人手上拿着一根荆条。“把衣服脱光,站到那棵树前。”妮可儿说。阿喀琉斯脱掉衣服,走到树前。“往后退一步,好的,双手抱住树,两腿分开一点,好的。”阿喀琉斯站在离树一步远的地方,双手抱住树,上身前倾,屁股高撅着。七个女孩每人手里拿着一根荆条,绕着树转圈,经过阿喀琉斯时,就抽一下他的屁股。荆条打人很疼,阿喀琉斯的屁股很快布满了鲜红的鞭痕。不知道转了多少圈,直打得阿喀琉斯的屁股完全红肿,鞭痕覆盖着鞭痕,肿起道道檩子,女孩们才停手。

      就这样,阿喀琉斯和圣鹅一样,成了女孩子们的宠物。除了在山洞旁边较重的惩罚以外,女孩子们还在任何时候,只要有机会,打他的屁股。一天,女祭司派他和妮可儿去采蘑菇。妮可儿一边走着,一边挑选韧性好的树枝,折了放在手里。到了树林深处,妮可儿叫他脱光衣服走在前面,自己则像赶羊一样用树枝抽他的屁股。还有一天,妮可儿、百丽儿和黛芙妮在他午睡时进来,拿了细软的羊皮鞭子,它打在屁股上声音很小。她们让他趴在床上,下面垫个枕头,妮可儿骑在他的腰上,百丽儿和黛芙妮一左一右,用羊皮软鞭抽他的屁股。更多的时候,在空教室、仓库或是什么没人的地方,女孩让他趴在自己的大腿上用手打。

      一天,妮可儿在午饭时“通知”他,晚上去小山洞。阿喀琉斯想,这回又要被狠打一顿了。可他到了山洞时,却只有尤朵拉和妮可儿两个人。尤朵拉让他脱光衣服,自己把裙子撩起,露出雪白丰腴的玉腿,让他趴在自己裸露的腿上挨打。阿喀琉斯刚刚趴到尤朵拉的腿上,就立刻坚硬起来。这细嫩的皮肤给了他很大的刺激。尤朵拉一手搂住他的腰,一手用力打起他的屁股。打了几十下后,她停了下来,用手抚摸着阿喀琉斯微微发红的屁股,说:“阿喀琉斯,我总是打你,你生我的气吗?”“不会的,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因为…”阿喀琉斯没能说出“我爱你”三个字。“我也不想总是欺负你,但是你已经让我着迷了,我想我是爱上你了。”尤朵拉说,“你知道我现在最想让你做什么吗?”“什么?”“我想让你打我一顿,”尤朵拉说,“我想看到你强壮的一面,我想让你挣脱我的手,把我剥光,按在腿上狠打一顿。”说着,尤朵拉把手搂得更紧了,又开始用力抽打阿喀琉斯的屁股。打了几下后,阿喀琉斯腰用力一扭,就从尤朵拉身上翻下来,然后一把把尤朵拉按在地上,开始剥她的衣服。“太棒了,阿喀琉斯!就像这样,像我展示你的力量吧!”尤朵拉一边挣扎一边说。衣服被脱掉,露出尤朵拉雪白丰满的肉体。他把尤朵拉按在自己腿上,左手按住她的腰。尤朵拉不停地踢着腿,他用自己的右腿压住它们。尤朵拉洁白丰满的玉臀凸显出来,阿喀琉斯扬起手,重重地打在她的屁股上。“啪!”那屁股是如此柔软而有弹性,这种手感让他着迷。“啪啪啪啪啪!”他右手飞快而又用力地抽打起尤朵拉的屁股,尤朵拉边叫喊边挣扎,他打得更加用力了。不一会,尤朵拉累了,停下来静静地享受阿喀琉斯的巴掌。阿喀琉斯还在用力地打着尤朵拉的屁股,等他停下来时,尤朵拉的屁股已经又红又肿。他感到自己的腿上湿湿的。他抚摸着尤朵拉的屁股,那种柔软细腻而又火热的感觉让他兴奋不已。他放尤朵拉下来,尤朵拉把她那柔软的嘴唇贴在他的嘴唇上,两人缠绵在一起。他把她按在地上,舔那柔软的乳房。在皎洁的月光下,他们将自己的初夜奉献给了彼此。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39
    • 0
    • 38
    • 78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6000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李合宾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512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hmbg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223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龙龙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JOJO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000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我问问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唔哇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樱井望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北下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llx26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子夜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335666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faye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rzy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czec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Aries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