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f/f】领导者2(续)(转载)(作者不知)

      高三了,烦闷之余总会想起高一高二无忧无虑的生活。

       

      棠伊,我没按照约定把这件事当做秘密放在心里,突然有把它写来的冲动。留给我自己,也留给你。

       

      我知道你现在遇到了烦心事儿,甚至我帮不到你什么。我知道你喜欢一个人承担,不想把麻烦带给朋友。但我会在你身后一直支持你,就像你曾在我身后为我保驾护航。

       

      你总是能给人力量,让人看到希望。

       

      曾经的你,亦如现在的你。”

       

      考虑再三,徐欣雅并没有当众念这篇优秀的随笔,而是在后面写了长长的评语,因为她也为两个孩子的友谊所动容,也感慨棠伊当时能如此格局。

       

      赵云萍看了以后没有说任何话,只是借了关梓慧的本子,拿到复印室复印了那篇随笔,放到了她长久以来珍藏学生成长记录的档案袋中。

       

      每每拿出来,看到这篇随笔,赵云萍都会默默流下眼泪。

       

      【12】本分

      中午的大好时光,被棠伊用来发呆,不可不视为一种浪费。7天的假期,翻天覆地的理念,棠伊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棠司令和父母跟棠伊商量,想大学把她送出国,见见世面。出国留学?何等新鲜的名词,何等前卫的思想。棠伊对这件事,没有任何想法。随遇而安的个性,让她对未来的发展没有任何思考。可是,总有一种声音在告诉自己,她的生活,可能因为这样一个决定而又翻天覆地的变化。想法归想法,留学,哪有那么容易。

       

      “童鹤!你手里拿的什么!”棠伊的思绪被张驰的喊叫打断。

       

      “哦,这个是咱们班运动会团体第一名的奖状,老师让你挂起来。”

       

      “不是这个,另一只手的!”

       

      “月考排名,想知道自己成绩的可以到我这来看。”

       

      “我C,这帮老师效率也太高了,让不让人活呀!”

       

      童鹤无奈成绩单被疯抢,走到棠伊面前,“棠伊,老师让你自觉地去办公室找她。这是原话,老师让我特意突出‘自觉’,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哦,啊?”棠伊心里大叫不好。

       

      “谢啦!”说完棠伊腾一下站起来,“张驰,快把成绩单给我!”

       

      张驰看棠伊伸手要成绩单,大笑几声,“伊姐,这次你完了,排名只排了文科类,理化生的成绩没放进来。”

       

      张驰说完看棠伊脸色不太好,“喂,不至于吧,你向来不在乎成绩啊。我看看啊,你排名还好啊,班里19,中上游啦。”

       

      棠伊一把把成绩单夺过来,仔细看了三遍,全班19,两个文科班综合排名第47。完了完了,棠伊真的感觉雷公电母已经飞到自己的头上。仔细看看各科成绩,政治历史竟然挂科了,地理也奇烂无比。内心的嚎叫在看到化学和生物满分的时候变成了嘶吼。这两个考满分也救不了自己了……

       

      拖着沉重的步伐进了办公室,两位老师都在。棠伊不知道为什么徐老师看自己的眼神竟带着一种自求多福的怜惜。

       

      赵云萍开门见山,“成绩知道了吗?”

       

      “知道了。”

       

      “正好徐老师在这儿,你可以现在就写申请去理科班。”

       

      棠伊没有答话,她当然不会写申请,尽管自己理科好,可她就是不想以后学理工。

       

      “赵老师,别急啊,这次理化生是会考难度,大家考的都不错,棠伊成绩更加突出一点。不过,棠,这次史地政确实考得不好。地理原来拿手的怎么这次才刚及格呀。”

       

      “回答!徐老师问你话呢!”

       

      “这次考的人文地理,我不喜欢背……”棠伊话一出口就觉得说错了,赶忙说,“不是,是背不下来……”

       

      “不喜欢就不学?那怎么才能让您喜欢呀?”

       

      棠伊咽了下口水,知道赵老师真的生气了。

       

      赵云萍深吸了一口气,“既然选择了文科,不论你喜不喜欢现在的课程,它们都是你必须学的,而且是必须学好的。不然以后永远都学不到自己想学的东西。”

       

      有时候,为了喜欢的事物,必须欣然接受不喜欢的事物,这或许是代价。但是,棠伊,只是似懂非懂。

       

      “我不管你怎么想的,当时咱俩给你个人订的规矩是什么?”

       

      “班级前十。”

       

      “我以为你忘了呢。”

       

      棠伊的手心开始出汗,上次痛苦的记忆一下全都涌现出来。

       

      “伸手!”赵云萍毫不客气地说,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木尺。

       

      棠伊瞪大了眼睛,心说这是念私塾啊。看了眼旁边的徐老师,觉得自己好丢人。徐老师也是自己喜欢的老师,怎么好意思在徐老师面前挨打?

       

      “现在知道丢人了?复习的时候怎么不知道?伸手!”

       

      徐老师知道棠伊心里别扭,但是又不能碍着赵老师管学生,知趣地进了休息室,关上了门。

       

      棠伊在赵云萍的威严面前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缓慢抬起了右手伸到老师面前。

       

      赵云萍看着棠伊的手,感叹这真的是弹钢琴的手,修长的手指,指尖上有着明显的茧子。想起这孩子那天在黑白琴键上舞动的双手,赵云萍放下了尺子。

       

      “去把教鞭给我拿来。”赵云萍指着柜子旁边的墙角里立着的教鞭说。

       

      “老师……”棠伊几乎是用祈求的声音。

       

      “快去!”不容违抗的命令。

       

      棠伊把教鞭递到赵云萍手中,自觉地伸出了手。

       

      “干嘛?手不要了?撑在桌子上。”赵云萍气棠伊都不知道她的良苦用心。

       

      “当班长,是能力的附属品。做学生,是你的本分!记住了没有?”

       

      棠伊撑在桌子上,对赵云萍的管教提不出任何意义,“记住了。”

       

      “嗖,啪!”依旧是难以忍受的鞭笞,棠伊咬紧了牙。

       

      “嗖,啪!”

       

      “嗖,啪!”

       

      棠伊最怕赵云萍打屁股的上部,棠伊很瘦,屁股上也没有多少脂肪。所以屁股上部都是肌肉,教鞭的威力直接渗进肉里。臀腿之间反而好受一些。但是因为高度的关系,教鞭总是抽在中上部的位置。

       

      “嗖,啪!”

       

      “嗖,啪!”

       

      “嗖,啪!”

       

      赵云萍的桌子上铺着塑料垫子,棠伊受不住疼,只得把本就不疼的指甲往塑料垫上扣。

       

      “嗖,啪!”

       

      “嗖,啪!”

       

      “嗖,啪!”

       

      赵云萍打完,把教鞭放了回去。拍了下棠伊的屁股,“起来吧!”

       

      “啊!”棠伊赶忙护住重伤部位。

       

      “只打了9下而已,受不了,就回去背书。”

       

      棠伊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有些埋怨赵云萍为何如此心狠,带着些委屈和不满回班了。

       

      赵云萍坐在办公桌前,来回抚摸着塑料垫上被棠伊抠出的印记。她很想告诉棠伊,当你的能力不够时,你只能选择妥协。制度之中,异类无法生存。你必须在妥协中成长才有冲破制度的可能。可是,这些话,她如何跟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讲?冰冷道理的说教,被痛苦的体罚代替,是赵云萍所能给的最大的保护。

       

      【13】整蛊(1)

      这学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理化生的会考。期中过后,随着小测的增多,同学也不得不开始重视这三科的复习,唯有棠伊看着历史和政治书犯愁。谁让棠伊昨天因为期中的成绩是第12名,又挨了两教鞭。

       

      “棠伊,你能帮我讲讲有丝分裂吗?老师讲了几遍我还是不明白。”

       

      “值日都做完了?这么快!”棠伊回过神才发现班里同学都走光了,就剩下乔晓瑜。棠伊每天都是班里最后一个走,因为卫生委员家离得远,所以最后查值日就让棠伊承包了。

       

      “嗯。”

       

      “哦,有丝分裂呀,自己画张图就明白了,你看……”棠伊从不吝啬把自己学习的方法告诉同学,也很乐意给同学讲题,谁让她是理科通呢。

       

      “你们怎么还不走!都快净校了,快回家。”

       

      “呃……又是这个死胖子……”棠伊小声说。乔晓瑜用书捂着嘴笑。

       

      第三方广告 为什么显示此广告?

      棠伊口中的死胖子是来了一段时间的实习老师,教语文。跟学生说话总是半文半白,还老大谈特谈为师之道。见了赵云萍或是徐欣雅就把自己的姿态放的低的不能再低,说他以颜回为榜样。可在棠伊看来,他就是个标准的两面派。最可气的是,仗着自己朗诵好,总跟童鹤过不去,只要徐老师不听课,他没事儿就纠正童鹤读课文的口音,而且没事儿就让童鹤站起来读课文。童鹤每次都囧的脸红红的。所以,棠伊毫不避讳在同学间叫这个实习老师死胖子。

       

      “是!郝老师,这就回家!”棠伊托着长音说,“老师,您看着点,刚擦完的地,您怎么又给踩脏了!明天赵老师看见骂的可是我。”

       

      郝老师用它那厚厚眼镜片后面的小眼睛看了看脚边,确实踩脏了,清了清嗓子,“乔晓瑜,你们组值日,你再擦一下,擦完记得赶快回家。”说完转身就走了。

       

      “切!”

       

      “唉,郡主,别和他一般见识。”

       

      两人锁了门走过楼道,路过1班,看见张俊鹏在讲台上低头,棠伊在门口打了个招呼,“俊鹏公子还刻苦呢?”

       

      “哎呦,棠郡主,正好,快来帮我看看,我想半天了都不知道那算错了。”

       

      “什么呀?”棠伊拉着乔晓瑜进班,张俊鹏很礼貌地冲乔晓瑜笑了一下,然后便低头看题,乔晓瑜的脸却红了,微微低头,抬眼注视着张俊鹏。

       

      “你看我这摩尔质量,算了几遍都是这样。”

       

      “对哦,下个月化学竞赛,你去呀。”

       

      “对呀,我们老师都快逼死我了。”

       

      “这确实没算错啊……等一下,我看看你方程式的推导……”

       

      张俊鹏的目光从卷子移到了棠伊脸上。

       

      “大哥!你没配平!右边氧多一个呀。”

       

      “啊?我看看……还真是!你太厉害了,改天请郡主喝奶茶。”

       

      出校门的路上,乔晓瑜问棠伊,“你和张俊鹏很熟?”

       

      “还行,我妈不是央音的老师嘛,张俊鹏小学的时候来找我妈学过钢琴,初一我俩练过一段时间四手联弹。”

       

      “他是那种气质型男生。”

       

      “他呀,一般吧,我觉得还是他爸比较有气质……”

       

      也不知道郝老师哪根筋又搭错了,徐老师让他代一节作文赏析课,有别的班的作文需要同学来念,他又找童鹤。

       

      “来,童鹤,你看这个字的拼音,乃,nai,不是lai,你要重视n和l的区别,来跟我念,nai……”

       

      “我C,这死胖子除了会aoe还会别的吗?”张驰也烦郝老师,在下面小声骂。

       

      “是n,不是l。你的拼音是谁教的?高中生了还要老师从头教起吗?课代表,下课多帮助帮助童鹤,她这样,语文拼音选择题要吃亏的。”

       

      “郝老师,童鹤语文成绩比关梓慧高20分呢。”

       

      “哈哈哈哈!”全班听棠伊这么说,哄堂大笑。

       

      “棠伊,咱俩绝交!”关梓慧笑着大声说。

       

      童鹤站在那里,也捂嘴笑。郝老师脸憋得红红的却说不出话。

       

      下课张驰坐到棠伊边上,抱怨说这个老师太烦,忍了很久了,没想到变本加厉,说他字难看,让把作文重新抄一篇,“伊姐,你说这个死胖子是不是闲的。看他那个样子,还是虚胖,没事儿就靠在暖气上,也不怕变成烤乳猪。还有,凭什么老跟童鹤过不去,一脸猥琐,看了就想打。”

       

      “驰哥火气不小啊,要不下次你来个英雄救美?还是干脆月黑风高夜,男厕所解决了他?”

       

      “你还真别激我,待我平安过了家长会,看我不整他。让他再嚣张两天。”

       

      棠伊拍手说:“我好期待呀!”

       

      【14】整蛊(2)

      赵云萍最近也比较头疼,期中的成绩7班不是很好,理科的三门,会考难度,班里还有很多同学不及格。而这个实习老师,总来跟自己告状,说学生不好管。赵老师直接说,有事儿找棠伊,结果被回一句,就棠伊不好管。赵云萍表面上没表现出来,心里却笑了,真是个能折腾的孩子。但是事情太多,放养几天也无妨。孩子管紧了该管傻了。

       

      纠正发音这个事情已经被当成笑话在年级里传开,弄得童鹤经常被大家开玩笑,虽然都是善意的,但是罪魁祸首可是惹恼7班不少人。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的道理,在暗流中涌动。

       

      赵云萍从区里开完会回来,就看见郝老师在冲徐欣雅哭诉,心说,这么大一男生怎么还哭鼻子,“怎么了这是?”

       

      徐欣雅摇摇头叹了口气,“你们班的班会,可精彩了。”

       

      赵云萍听得出是反话,可这事儿她跟棠伊叮嘱过啊,班会是实习老师考评项目之一,有老师过来打分,让她好好配合。因为知道下午参加不了,特意让徐老师帮忙去看看。班会的流程和内容自己也都看过,没问题呀,中国语言特色这种班会能有什么幺蛾子,“怎么了到底?”

       

      郝老师转过身,擤擤鼻子说:“棠伊主持班会,临时改了内容。”

       

      “改什么了?”

       

      “最后本来应该我的诗朗诵,她改成了互动环节。”

       

      “那应该也不错啊,师生互动会是亮点。”

       

      “不是您想的那样,是说绕口令!”

       

      “哦……”赵云萍还是没反应过来,绕口令那说呗。

       

      “您没明白,她不只让同学说,还让我说。可我哪会啊!”郝老师越说越气愤,“他们都说得那么好,还用方言说。棠伊直接让童鹤教我南京话说绕口令。您说,我怎么办?最后的考评肯定分数很低。”

       

      赵云萍这下听明白了,棠伊这是让郝仁自己打自己的脸,可是这节班会并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郝老师,你别担心,班会考评,主要是看同学的参与程度,师生的互动情况。听你这么说,我觉得结果不会很差。”

       

      “真的吗,赵老师?”

       

      赵云萍点点头,看向徐欣雅,徐欣雅也点点头。

       

      “可棠伊,这不是明显……”郝仁也知道这么抱怨一个学生不合适,可就是气啊。

       

      “我会说说棠伊的,这种事应该事先和老师商量。好吧,郝老师,下午我盯着,没什么事儿你今天可以提前下班。”

       

      “嗯,那谢谢您赵老师。徐老师,您写评语,可要手下留情,我本来准备的诗朗诵应该是特别好的。”

       

      “是是,郝老师,你的努力我都知道,放心吧。”

       

      好不容易送走了郝仁,徐欣雅笑了笑,“棠伊啊,真是个宝贝。”

       

      赵云萍往椅背上一靠,“她就不能让我省省心。”

       

      下了一节地理课,班里的同学还沉浸在绕口令之中,张驰学着童鹤的南京腔调,把‘刘奶奶买牛奶’说的有声有色。

       

      “你这黑化肥说的不行,听我的。”棠伊对关梓慧说。

       

      “棠伊!过来,说给我听听。”

       

      棠伊听见一转头,看见赵云萍抱臂站在班门口,表情瞬间就凝固了。

       

      “赵老师不是下午不在吗?”有同学小声嘀咕。

       

      “下节自习,把我上午发的练习卷做了,童鹤放学的时候收上来。”

       

      赵云萍看着棠伊慢慢蹭过来,周围的同学一脸担忧,童鹤更是有些着急。心想,小丫头班里威望还不错,可我这个当老师的,也没那么恐怖吧。白了棠伊一眼,没说话,直接往办公室走。棠伊只能认命地在后面跟着。

       

      赵云萍坐着,棠伊站着,二人无话。徐欣雅笑了笑,低头给郝仁写评语。

       

      棠伊看赵云萍看不出情绪,可总感觉自己不太安全。赵云萍一下起身,把棠伊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用手捂住后面往后退了两步。

    • 0
    • 0
    • 0
    • 27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