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f/f】领导者1(续)(转载)(作者不知)

      【5】以权谋私(2)

      “自己说!你那点私心,是真的为了大家好吗?”赵云萍严肃地看着棠伊。棠伊第一次觉得赵云萍的气场如此强大,自己再没有平时同学面前的潇洒和从容。

       

      “把头抬起来!说话!”

       

      “我……我当时没想那么多。”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可能像一个三十多岁师长考虑那么全面

       

      棠伊抬起头也不敢看赵云萍的眼睛,那种可以窥探到内心的目光她承受不住。

       

      “现在,你觉得,有必要重新安排一下座位吗?”

       

      “嗯……老师……”

       

      “怎么了?”

       

      “您排吧,我没您想的全面。”棠伊的声音不大,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为什么你的失误要我帮你挽回?”

       

      “不是,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在这里重新排,坐徐老师那里去,而且最好快一点,后面还有事要做呢。”

       

      “哦。”

       

      “先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今天留下来帮老师忙,晚点回家。”赵云萍的语气和缓了一些。

       

      棠伊忙说:“没事儿,我爸我妈今天回家晚。”

       

      排座位这种工作,要不了太多时间,没一会儿棠伊就把新的座位表交给了赵云萍。

       

      “怎么考虑的?”

       

      “就是……”

       

      “大点声!堂堂一班之长怎么唯唯诺诺的?”

       

      棠伊抿了下嘴,“这次的座位表排列方式有点像卫星城,将班里前十名交错分散在各个组,成绩稍微欠缺一点都学都坐在他们周围。然后根据身高进了调整。”

       

      “就这些?”

       

      “还有……”

       

      “直说。”

       

      “还是考虑了一下同学间的矛盾,没有把关系不好的放在一起。”

       

      赵云萍仔细看着手里的名单,确实对同学间的相互促进会有帮助。棠伊对班里同学的把握实在难得。唯一让赵云萍有些许不满意的,就是棠伊依旧考虑了同学间的感情。不是说不好,而是当孩子们长大,不会有人再会在乎谁和谁感情好与不好,该合作的时候,就要放下个人成见。但是赵云萍并没有多说什么,她必须给棠伊留有一定空间,肯定她的想法。棠伊没有把跟自己关系好的放在周围,反倒是平时不听话的几个同学。虽然棠伊有些散漫,但是定力还是有,不容易被他人影响。这样看来,棠伊也不希望差一点的同学就被放到最后一排,被老师同学放弃。赵云萍并没有问谁和谁关系不好,有什么矛盾。作为老师,对学生的事情要有分寸,她也不希望将棠伊当成放入同学当中的间谍。

       

      “安排的很好,谢谢。”

       

      棠伊听了感觉脸上有点发烫,“您别这么说。”

       

      “我是实话实说而已。但是,为什么本来能做好的事,却要做两遍?你要记住,当我请你帮我做事的时候,你是7班的班长,而不是棠伊,明白吗?”

       

      “嗯,懂。”

       

      赵云萍看棠伊的样子觉得这孩子真的可爱,明明心里确实有些害怕自己,又必须收起自己胆怯来回答。“真懂?这个道理,不好懂啊。”

       

      棠伊彻底搞不清赵云萍想干什么了,只想赶紧回家,办公室的气氛太压迫了。“老师,您要没什么事儿我就回去了。”

       

      “着什么急,你以为这事儿就完了?”

       

      “没有,明天一早我会早点来把座位抄到黑板上让大家换好。”

       

      “嗯,明天的班会,我会就班里的问题说一说,该有人管管你们了。”

       

      “哦。那老师,我走了。”

       

      “等一等。”老师叫住心急的棠伊,心说这孩子难不成能感受危险的气息。

       

      “您还有什么事儿?”

       

      “做错事儿,就这么简单就完了?”

       

      “啊?老师,我已经重新排过了。”

       

      “那是你要改正的错误,不是你要付出的代价。”

       

      赵云萍的逻辑没有任何问题,可是棠伊心里直接开始敲鼓了,不知道赵云萍想要干什么,“您……您要我付什么代价?”

       

      “去组长的休息室,面壁站着!”

       

      “啊?”

       

      “啊什么,快去!”

       

      任命地面对墙站好,棠伊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挑战。从小到大,从没有哪个老师对自己这么苛刻过。首先棠伊不惹事,其次棠伊总是被老师同学喜欢的那一个,别说被罚,连骂一句都是少有的事。现在自己竟然在这里面壁罚站,还是被自己最喜欢的老师。喜欢一个人,尊敬一个人,希望得到一个人的重视,可到头来,却是不留情面的质问与责骂。自尊心的伤害转化为怨气和委屈在一点一点增加……

       

      【6】以权谋私(3)

      天已经黑了,整栋教学楼,只有赵云萍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赵云萍看着窗外,什么也看不到,就只能看到自己在窗户上的影子。叹了一口气,怪自己,还是心太急了,或是体罚的方式可能真的不适合自尊心太强的孩子。

       

      棠伊在里屋罚站时,赵云萍其实一直在纠结。拿起倚在墙角的教鞭,握在手里反复掂量。时代不同了,已经是千禧之年,老师打学生早就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了。以如此方式教育棠伊,不知道棠伊能不能接受。散漫的性格需要打磨,个性的发展需要引导,而苦口婆心的说教对棠伊骨子里带着的骄傲不会有太大的作用。

       

      赵云萍拿着教鞭来到棠伊身后,只在心里告诉自己,因材施教,不破不立。可赵云萍怎么也没想到棠伊的情绪会那么激动,看见自己手里拿着教鞭好像立刻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直接质问自己凭什么这么对她,喘着粗气和赵云萍对视几秒,委屈而愤怒地逃离了办公室。

       

      刚刚发生的一切一遍一遍在赵云萍的脑海里回放,棠伊眼里的倔强和委屈让赵云萍又疼惜又生气。

       

      不知道是因为‘姨妈驾到’还是真的被赵云萍刺激了,一个星期,棠伊都闷闷不乐,打不起精神。而赵云萍对棠伊明显忽视的态度更是让棠伊有气没处撒。赵云萍对班里整顿的力度之大,让所有的班委和课代表都提起精神,班里的同学也都不敢造次。该听课听课,该写作业写作业,该做值日做值日。可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和棠伊没有任何关系,她甚至觉得自己在这个班里突然没有了存在感。班委们各司其职,她却像一个闲人。

       

      “伊姐这两天怎么不开心啊。”

       

      “别理我,烦着呢。”棠伊白了一眼体育委员。

       

      “哦哦哦!懂!要不要给班长大人买点热的?”

       

      “张驰!立刻给本郡主消失!”

       

      “行行行,说正事儿,这不快运动会了,咱们班这入场式,项目报名都还没弄,要不你下午组织班委开个会吧。还有,你得和赵老师商量商量班费的事儿。”

       

      棠伊叹了口气,“驰哥,你觉得我像班长吗?”

       

      “哎呦,伊姐这是怎么了,快给小爷我乐一个看看正常不正常。”

       

      “去你的!”

       

      张驰收回了嬉皮笑脸,他也发现最近班主任对棠伊的态度有些奇怪,可是他清楚棠伊是什么样的人,“哈哈,郡主的脾气还在,就是没事儿!班长呀,你可是咱7班的门面。瞅瞅别的班的班长,不是书呆子,矬土豆,就是爱打小报告的小人精儿。像您这样的,气质极佳,呃……其实可以再女人一点,成绩一流,呃……应该是偏科一流,对朋友两肋插刀……其实以后可以对我再温柔一点……的女中豪杰,还是凤毛菱角的!”

       

      棠伊被张驰逗的露出了笑容,“就你贫。今天放学不开会了,下周一中午吧。我这周末在爷爷家过,得早点走。”

       

      “好吧……替我向棠司令问好!”

       

      棋盘如战场,而棠伊这次却是被爷爷杀得片甲不留,甚至丢盔弃甲。

       

      “啊!不下了,永远都下不过爷爷。”棠伊泄气地往沙发上一躺。

       

      “来,伊伊,奶奶给削个苹果,不给爷爷吃。”

       

      棠司令呵呵笑着收拾棋盘,“伊伊,有心事吧。”

       

      “啊?没有啊……”棠伊嚼着苹果无精打采地说。

       

      “哼,还说没有,看你这棋,都是乱下。刚才要是我不说,你都要‘相’走‘日’了。来,跟爷爷说说。是不是被老师批评了?”

       

      “您这都能知道?”

       

      棠司令爽朗一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同龄人,谁敢欺负你?你爸你妈那么忙,宝贝你还来不及。再看看你身边还有什么人,不就剩老师了。”

       

      “奶奶,您说爷爷累不累,都退休多少年了,还分析这分析那。”

       

      棠奶奶笑而不语。

       

      “我们老师好像针对我一样,管的太严太多了,不是骂我就是罚我。”

       

      “丫头,你要是不犯错误,老师能说你什么?”

       

      “爷爷,您怎么还向着外人说话呀。”

       

      老爷子起身,用拐棍戳戳地,“走,跟爷爷去院子里晒晒太阳。”

       

      棠伊坐在秋千上,这是小时候爷爷亲手给她做的,这么多年都没有损坏。棠伊前后荡着,看着爷爷。

       

      棠司令背对着棠伊,看着眼前的一棵树,缓缓的说:“爷爷没上过军校,一开始就是个我们团政委的普通勤务兵。可能是因为在村里念过几天私塾认得几个字,我们政委觉得我还算聪明,就丢给我一本《孙子兵法》。说是全团也就能找到这一本像样的书,让我没事儿看看,等解放了去念个大学什么的。战争年代,唯一的好处就是军事上那些事,天天都可以实践,学到不少东西。因为老在政委边上,团长也认识我,觉得这个娃不错,让我做了排长,然后是连长,营长……那时候的人,没什么道理可讲,稀罕你,就是骂你,我当连长以后,团长就再没好好跟我说过话。带不好兵,打不好仗,直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哈哈,不过后来团长打不过我了。他牺牲了以后……牺牲了以后就没人再教我什么了。爷爷不是没打过败仗,打败仗的时候,真希望有人能骂我一顿,踢我一脚。可是,不会再有了。你知道老团长牺牲前跟爷爷说了什么吗?”

       

      第三方广告 为什么显示此广告?

      棠伊痴迷地看着眼前略带悲伤却依旧挺拔的老人,摇摇头。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垂着我的胸膛说,‘小兔崽子,拿下403高地,老子下辈子给你当儿子揍’。现在想来,说不定你爸爸真是我团长。”

       

      棠伊听了笑出了声,也思索着爷爷说的话,“爷爷,当司令,是什么感觉?”

       

      “当司令?当司令,不能有感觉。在那个位置,就不能想自己是谁了,因为所有的决策必须理智,不容有失,这就要求你要放下全部的情感,军令就是军令。全军的司令,可以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但不能是一个不顾全大局的将军。”

       

      棠伊惊觉爷爷说的话,有些似曾相识,“我以为当司令很威风的。”

       

      棠司令又是爽朗一笑,“丫头,我倒希望你永远都这么想。如果你觉得有个司令爷爷很威风,爷爷这个司令还是没白当的。对了,那个,等会儿让你王叔送你回家,省得他说自己在司机班白吃国家粮食。”说完,老爷子自己进了屋,留棠伊一个人在院子里。

       

      棠伊望着天,太阳有些晃眼。低下头,看着小时候和爷爷共同栽下的小树苗,现在,树干也有碗口粗细了。为了让树先长主干,爷爷每年都带着自己给它修枝剪叶。小时候自己还天真得问过爷爷,说小树会不会痛,记得爷爷那时的回答是,等你十年以后问它,爷爷保证它说不痛。

       

      【7】以权谋私(4)

      站在办公室的门外,棠伊犹豫自己要不要敲门进去。虽然进去是一定的,因为班里确实有事要找老师说。可是,又怕单独见老师会尴尬。

       

      赵云萍倒是惊讶棠伊会主动来找自己。当老师这么多年,自己确实没有因为一个学生这么头疼过。可造之材,却找不到方法。赵云萍不是故意冷落棠伊,她在寻找一个平衡点,寻找一个跟棠伊之间恰当的距离。

       

      很平静地说了运动会的事,然后又是班费,赵云萍大放权,说这种事以后让棠伊自己看着办,收班费,花班费,她一概不过问。

       

      没有问题了,棠伊低头也不说话,办公室里陷入了静默的尴尬。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儿?”

       

      棠伊抬眼看了眼赵云萍,深吸了一口气,“老师,那天的事儿……”

       

      赵云萍放下了手中的笔,转过转椅,看着棠伊,“那天的事儿,是老师有些心急了。”

       

      “不是!”棠伊有些激动,她知道赵老师是在意她的,面对喜欢的人向自己说软话,她还承受不起。棠伊急切的想表达她希望得到老师的教导,“老师,我是……我想……我想当一个称职的班长!当一个你认可的学生!”

       

      孩子眼中有羞怯,还有坚定,却少了那时的倔强。

       

      “我知道我做的不好,也不太知道怎么才是一个合格的班长,但是您知道对不对?”

       

      看着棠伊眼里的期盼,赵云萍不知道这个星期发生了什么,可是却让棠伊心里有了斗志。

       

      “我不只知道什么是好的班长,我更知道如何塑造一个好的领导者。”

       

      “帮我!”

       

      略显生硬的语气,让赵云萍觉得有点好笑,骨子里的骄傲,天生的领袖气质。

       

      “你也知道,我的手段可能有些极端。这两天我也在想,偏激的方式可能不适合你。”

       

      “只要您能帮我”,棠伊咬了下嘴唇,“打骂我都接受!”

       

      “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不想被忽视,想帮助别人,不想别人对我失望,想负起我该负的责任。没有人,会拒绝变得优秀吧……”

       

      听着棠伊的话,赵云萍知道,这些天,确实是冷落了孩子,让孩子没了安全感。这是当老师的失职。

       

      “去组长的休息室,咱们先算算上次的帐。”

       

      棠伊很自觉面冲墙站好,心中满是惶恐不安。赵云萍依旧掂量着教鞭,想着瘦弱的棠伊,究竟禁不禁得住鞭笞的惩罚。

       

      “棠伊,转过来,看着我。”

       

      看着惊恐紧张的眼神,赵云萍承认自己有些心软了,但是又立刻告诉自己,连学生自己都能下决心,这个当老师怎么反倒优柔寡断起来。

       

      “打你,就是给你的惩罚。会疼,但是你要学会隐忍,疼痛就是你该承受的。所以,不许叫,不许躲,明白吗?”简单地要求与警告,赵云萍下了狠心。毕竟第一次,总是要刻骨铭心的。

       

      棠伊犹豫地点点头,看着老师手里木质教鞭,觉得应该会非常痛吧。

       

      “还觉得那天的事情是我在针对你吗?”

       

      “不会,是我想的不全面,也……也不应该质问您。”棠伊低着头说。

       

      “那我有资格惩罚你吗?”

       

      棠伊仰视着赵云萍,发现么此时老师竟会有一丝紧张。原来,老师也会担心自己的不信吗?“有。”棠伊笃定地说。

       

      “以后不要轻易低头。做任何事,格局要大,不能总想自己”,赵云萍柔抚了下棠伊的肩膀,“转过去吧,手扶着墙,撑住了。”

       

      深呼吸。

       

      棠伊没想到疼痛会来的这么快,伴随着“嗖”的一声,只感觉屁股要被砍裂了。

       

      “啊”的声音被棠伊强忍着遏制在了咽喉。

       

      “嗖,啪!”

       

      “嗖,啪!”

       

      棠伊的指甲扣着光滑的墙面,手掌使劲挣着墙让自己不至于跪下去。

       

      “嗖,啪!嗖,啪!嗖,啪!……”

       

      棠伊将头埋在两臂之间,大口地喘着气,赵云萍看着确实心疼。一个18岁的孩子,为了她想做到的事,真的能有这份隐忍,赵云萍没有不教的理由。

       

      “嗖,啪!嗖,啪!嗖,啪!……”

       

      质量本就不好的校服裤子对臀部起不了什么保护作用,每一下都实实在在不减一分力地打在肉里。棠伊不敢挣开眼睛,因为一睁眼就会看见地上老师挥鞭的影子。她宁可闭着眼睛默默承受。

       

      “嗖,啪!”

       

      “老师!”疼得实在忍受不住了,棠伊很想说太疼了,可是‘疼’字终究没说出口。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就是强忍着不能掉下来。但是,哪怕叫一声老师,可以让赵云萍留给她缓缓的时间也好。

       

      赵云萍听见棠伊叫自己,知道孩子受不了了,同时她也知道,孩子再疼,估计也不会求饶。因喘气而浮动的瘦弱身躯,因疼痛而不停在颤抖的双腿,全部在昭示着渴望成长的内心正包裹在骄傲中接受着考验。

       

      “嗖,啪!”没有给棠伊太多停歇的时间。

       

      “嗖,啪!”

       

      棠伊的身体随着教鞭的挥动起伏,却也真的不敢妄想躲避严厉的的鞭笞。棠伊记得最喜欢的电影里有一句话,‘人得自个成全自个’。自己狠不下心,只能全部依靠身后这个人。心中那个伟岸的背影,自己渴望去追寻。小丫头,也渴望有一天可以独当一面。咬紧牙,学着去隐忍。稳住身体,再疼,也扛得起!

       

      “嗖,啪!”

       

      “嗖,啪!”

       

      “嗖,啪!”

       

      赵云萍放下了教鞭,够了。孩子已经承受了她应该承受的。赵云萍也不再下得去手。

       

      “能直起身吗?”

       

      棠伊从来没觉得赵云萍的声音如此天籁,这是意味着惩罚结束了吗?

       

      疼,除了疼再没有其他感觉。

       

      “你可以在这里缓一缓。”说完赵云萍就拿着教鞭出去了。惩罚就是惩罚,她没必要在打过之后嘘寒问暖。

       

      棠伊慢慢直起身,左手伸到后面碰了一下自己可怜的部位,“嘶!”应该是肿了,不然不会有硬硬的感觉。试着迈腿,好像还可以行走,就是觉得好热,好烫,好胀。

       

      站到赵云萍面前,用干涩的嗓音说“老师,账,算我还清了吗?。”

       

      赵云萍安奈心中的疼惜,这孩子,有的时候,也真是不可爱,“嗯,两清。”

       

      打量了一下棠伊,确定这孩子没有太大的问题才开口说,“怎么回家啊?”

       

      审视的目光让棠伊有些不好意,“走……走回去,家离得不远。”

       

      赵云萍尽量用平静地语气说:“嗯,注意安全。别忘了明天把报运动会项目的事儿落实了。”

       

      “好的。老师再见。”

       

      回到家,棠伊的妈妈难得没有演出排练,而是在家做饭,可棠伊没有心情亲近,只说太累了就挪进自己屋。洗了个澡,没把自己疼哭,却差点把自己吓哭,屁股上全是红肿的印子,最严重的地方还泛着点紫青。

       

      艰难地吃着晚饭,艰难地在妈妈的监督下练琴,艰难地写好作业,艰难地趴到床上,踏实地闭上了眼。

    • 0
    • 0
    • 0
    • 39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