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韩国司法杖刑

      在韩国庆安南道的⼀个⺠事法庭上,正在对同⼀案件的两个年轻⼥

       

      ⼈进⾏裁判。朴⽟美是庆安道⼀家⽣产建筑橡胶密封元件企业的销

       

      售主管,⽽崔英姬则是⾸尔⼀家建筑商的采购部⻓,他们公司在获

       

      得⾸尔汉元⼤厦的承建项⽬后,对外就⻔窗密封件进⾏采购招标。

       

      为了获取这项⼯程的合同,在社⻓的直接授意下,朴⽟美开始与崔

       

      英姬频繁地接触,暗⾃给她送去了⼆百多万韩元现⾦。因此获得了

       

      这项四千⼋百万的供货合同。 可让朴⽟美没想到的是,她的这⼀切

       

      都被竞争对⼿暗中掌握了,并举报到庆安南道警察厅经济科。 朴⽟

       

      美和崔英姬两⼈都被捕了。

       

      被捕后对其⾏贿受贿的罪⾏都供认不讳。两家公司为了避免这商业

       

      丑闻对公司的影响,把责任都推到了她们两个⼈的⾝上,声称对她

       

      们的⾏为事先完全不知晓,并宣布把她们从公司⾥除名。这件事,

       

      在庆安南道这样的⼩地⽅引起不⼩的反响,其实,这商业⾏贿的事

       

      ⼉在韩国是司空⻅惯的,主要是这两个嫌疑犯都是出众的美⼥。

       

      开庭这天,前来旁听的⼈很多,⼈们都对两个这么年轻漂亮的⼥⼈

       

      表⽰惋惜。在法庭上,朴⽟美她们对⾃⼰的⾏为供认不讳,并作出

       

      了深刻地忏悔,哀恳法庭能对她们的过错予以从轻处罚。

      她们的律师也对她们所犯的过错进⾏了辩护,但事实终归是事实。

       

      法庭审判⻓最后还是作出了裁决,他宣布:朴⽟美因犯⾏贿罪判依

       

      法处司法笞刑四⼗,监禁六个⽉。崔英姬因犯有受贿罪依法判处司

       

      法笞刑五⼗,监禁⼗个⽉。执⾏⽇期定于第⼆天的上午

       

      听到了最终的判决后,两个低着头的⼥⼈都不由得⾝体⼀震,禁不

       

      住哭出了声来,她们满脸都是悔恨的泪⽔,既恐惧,⼜显得⼗分地

       

      ⼀副⾬打梨花的样⼦,让旁听的⼈们不免对她们产⽣了⼏分的同情

       

      ⼼。

       

      这时,就听审判⻓问道“你⼆⼈对这样的判决是否还有什么疑义

       

      吗?”⼆⼈相互对视了⼀眼,全都摇了摇头。

       

      “法庭审理结束,退庭!”审判⻓⽤⽊槌敲了⼀下说。

       

      法警将朴美⽟和崔英姬戴上⼿铐,送到到本地的⼥⼦监狱内关押。

       

      执⾏笞刑的地点也在这个监狱内。’

       

      第⼆天⼀早,两⼈被带到了执刑地。因离⾏刑时间还有⼀会⼉,两

       

      ⼈对执⾏场地进⾏了⼀番观察。那是⼀个有⼆⼗多平⽅⽶的房间。

       

      场地中央放了⼀张呈⼤字形的刑凳,它⻓有⼀⽶七左右,宽有四⼗

       

      公分。刑凳前横端和后叉端都各有⼀个⼩铁环。

       

      在刑凳的两边,各放有两根⽊制的刑杖。⻓度在⼀⽶五左右,前扁

       

      后圆,漆成深红⾊。可以想象,这根刑杖不知道饮过多少⼥⼈的臀

       

      ⾎。⾏凳后端还放着⼀桶清⽔。

       

      看到眼前这些后,两个年轻⼥⼈恐惧的神⾊⼜⼀次出现在脸上。司

       

      法笞刑到底为什么让这两个⼥⼈对它是此如此地恐惧呢?原来,庆

       

      安南道是韩国古⽼传统刑罚仅存的地区,也是韩国刑罚中最野蛮原

       

      始中的⼀种。要求的是在执刑的过程中,让受刑者受到最⼤、最痛

       

      苦的⾁体伤害,并且要在⼗⼏杖内必须⽪破⻅⾎。

       

      这时,从⻔外陆续进来了四个⼈,⼀个是穿制服的中年⼈。另两个

       

      彪悍健壮的男⼈和⼀个⼥的。押解法警打开了两⼈的⼿铐,站到了

      ⼀边了⼀边。那个中年⼈先打开⽂件夹,严肃地宣读道“根据庆安

       

      南道⺠事法院的判决,今⽇对朴⽟美和崔英姬执⾏杖刑。执⾏次序

       

      为先朴⽟美,后崔英姬。在执⾏中,允许⼈犯喊叫。”

       

      他看了看⼿表,时针正指九点“时间已到,带朴⽟美进执⾏场地执

       

      ⾏!”

       

      朴⽟美尽管知道今天要受司法笞刑,但为了保持⾃⼰的体⾯,仍然

       

      穿着⼀⾝很得体的淡⾊职业装,配以暗棕⾊的连裤袜和奶油⾊的⾼

       

      跟鞋,显得⼗分⾼雅。

       

      两个健壮男⼈过来,拉着她的胳膊,把她⽣硬地拽到了刑凳前。那

       

      个穿制服的中年男⼈⼜念到:“朴⽟美,⼥,⼆⼗六岁,犯⾏贿罪

       

      处以笞刑四⼗,现在开始执⾏”。

       

      刚才将朴⽟美拖过来的两个⼈,先将她的外⾐除去,露出⾥⾯⼀⾝

       

      洁⽩的衬⾐。他们将朴⽟美按倒在刑凳上,⽤刑凳上的⽪带将朴⽟

       

      美的腰部、腿部、⼿臂先固定在刑凳上。之后⼜将其脚、⼿kb在四

       

      个铁环上。这固定⾝体的⼯作就算完成了。

       

      那两个健壮的男⼈分别⾛到了朴⽟美的两侧。拿起了刑杖。

       

      “执⾏开始!”。两个男⼈拿着刑杖,在⼿⾥看了看,⼀丝冷酷的

       

      笑意呈现在他们脸上,“哎呀,这么⼀副漂亮的⼩屁股,打坏了可

       

      真太可惜了”!听到⾏刑⼿的奚落,朴美⽟哭得更伤⼼了。那名⼥的

       

      执⾏官从桶舀出了⼀瓢冷⽔,“哗啦!”⼀下浇在朴⽟美的光屁股

       

      上,让她打了个机灵。紧接着,就听到“呼!”的⼀声,刑杖迅速

       

      和她的屁股发⽣了接触。 “啪!”“啊呀!”朴⽟美发出了⼀声刺

       

      ⽿的惨叫,如同⼑割⽕燎般的疼痛⽴刻向全⾝各条神经蔓延。朴⽟

       

      美的屁股上⽴刻出现了⼀道深深的红⾊印记可印记。疼痛使朴⽟美

       

      的⼩脚拼命的扑腾着,因被困的牢牢的,⾝体⼀丝也动弹不

       

      得。“啪!”“妈呀!”⼜⼀声惨叫,⼜⼀条红印。“啪!啪!

       

      啪!啪!”随着朴⽟美语⽆伦次的哭喊惨叫声,被刑杖打过的屁股

       

      已经逐渐变成了深紫⾊,明显地肿起了好⾼。和没被打过的地⽅形

       

      成了极鲜明的对⽐。“啪!”⼜⼀声惨呼,这时朴⽟美有⼀边的屁

      股蛋已经被打破了⽪,随着⼜⼀杖的落下,另⼀边屁股蛋也被打破

       

      了⽪。果然,随着九、⼗两杖的落下,被打破的地⽅多了起来,慢

       

      慢地向外渗出了鲜⾎。看到出了⾎,⾏刑的两⼈开始将刑杖打到朴

       

      ⽟美屁股⼤腿上的每⼀处,杖声不停,惨呼声不断。⼆⼗杖后,朴

       

      ⽟美的整个屁股都被刑杖打个遍,此时的屁股再也不是刚才那个粉

       

      ⽩细嫩的⼩屁股了,⽽是⼀个到处雪肤翻卷,处处渗⾎的烂屁股。

       

      “你们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啦!哎呀!我的屁股呀!求求你们

       

      啦,我不敢啦!”朴⽟美那副矜持⾼雅的⽓质早被这顿板⼦打到九

       

      霄云外去了,额头上的汗⽔把头发都湿透了,嘴唇也咬破了。

       

      但杖刑还在续继,朴⽟美惨呼声越来越⼩,嗓⼦已经嘶哑得发不出

       

      声来。屁股上的⾎已经从渗变成了顺着屁股两侧及⼤腿向下流淌,

       

      流下的⾎已经染红了刑凳。三⼗杖打完后,朴⽟美的屁股已经被打

       

      得是⽪开⾁绽。最后的⼗⼏杖打在已经⽪开⾁绽的屁股上,发出

       

      是“噗!噗!”声,声⾳已经不再那么清脆响亮,有的时候甚⾄可

       

      以看到朴⽟美屁股上的⾎⾁随着刑杖的起落⽽溅起。“四⼗!”随

       

      着最后⼀杖的落下,杖刑终于结束了。朴⽟美已因为过于疼痛⽽晕

       

      了过去。这时,那名⼥执⾏官过来验伤,她⽤凉⽔冲去朴⽟美屁股

       

      上的⾎迹,为她涂抹上伤药。将朴⽟美带过来的那两个法警⾛过

       

      来,将朴⽟美⾝上所有固定的⽪带全部解开,并将朴⽟美⽤冷⽔激

       

      醒。为她提上了裤袜及内裤。穿上的裤袜及内裤⻢上被她屁股上的

       

      鲜⾎浸透染红。

       

      朴⽟美强忍着疼痛,穿上了鞋⼦,脸⾊⼀⽚惨⽩。

       

      “朴美⽟,你的刑事处罚已经执⾏完毕,可以被带回监狱医务室去

       

      治疗刑伤。但你要记住,如果下回再犯,就不会是只打顿屁股

       

      了。”刚才核对朴⽟美⾝份的那个⼥⼈说道。杖刑是结束了,“屁

       

      股上的伤痕也可以治愈,可我⼼上的伤痕却永远地留下了。下回哪

       

      ⾥还敢在犯啊。”朴⽟美⼼⾥想着。推开要搀扶她的法警,强忍剧

       

      痛,扶着墙,⼀瘸⼀拐地⾛出了⾏刑室。

       

      崔英姬在⼀旁看亲眼⽬睹朴⽟美受刑的惨状,⼼⾥的恐惧更是⽆法

       

      ⽤语⾔表达。“她四⼗杖就打成了这样,那我五⼗杖要怎么挨啊。

      不管崔英姬怎么想,该执⾏的始终会执⾏的。该执⾏的始终会执⾏

       

      的。两个法警⾛了上来,强着拽她,按她到刑凳上,像绑朴⽟美⼀

       

      样绑好她,褪下了她的裙⼦。和朴⽟美不同的是,她穿了⼀⾝⿊⾊

       

      的连⾐裙,配上⿊⾊丝袜甚是撩⼈。她的⾝段玲珑有致,显得⽐朴

       

      ⽟美更加丰满,更加成熟。这也让法警不禁咽了⼝⼝⽔。由于崔英

       

      姬没穿内裤,法警便将她的丝袜扯下,露出了她那如雪⼀般的丰

       

      臀。崔英姬⽪肤本来就⽩,在⿊裙⼦映衬下显得分外好看。法警拿

       

      来垫⼦垫在她⼩腹下⾯,脱下崔英姬的⾼跟鞋,并⽤鞋跟轻轻敲敲

       

      崔英姬的屁股,坏笑⼏声。崔英姬泪⽔慢慢滑落,法警也随着⼥警

       

      官把⽔洒在崔英姬的屁股上时挥起了刑杖。“啪!”“啊”法警也

       

      许是被崔英姬美好的⾝段刺激了,下⼿⽐之前更重,只是⼀下,崔

       

      英姬的屁股便红肿万分。“三,四,五…”随着⼜⼏下击打,崔英

       

      姬再也受不了了,拼命挣扎拼命求饶。“饶了我吧!好痛啊,我再

       

      也不敢了。啊!”第六杖,崔英姬的屁股破了,鲜⾎慢慢流了下

       

      来,崔英姬额头满是汗珠,头发早已散乱。刑杖还在继续,“⼆

       

      ⼗”“啊”崔英姬⼜⼤叫⼀声便不再呻吟。法警⾛近,发现她晕了

       

      过去。

    • 2
    • 0
    • 0
    • 627
    • zysmsb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