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f/f】清之沫(中)(转载)(作者不知)

      【f/f】清之沫(中)(转载)(作者不知)

      火车上,苏沫正趴在卧铺上和苏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窗外骄阳似火,阳光肆意的泼洒在草地上,农田里生起的炊烟,电线塔连绵不断,风力发电机慢悠悠地旋转着,勾勒出油画般的美景。

       

      苏沫看着阳光照耀下苏清金色轮廓的侧脸,闪闪发光的短发,突然觉得姐姐好美。

       

      “姐姐,你的侧脸好漂亮~”

       

      “诶呦,这丫头今天的嘴真甜,不像昨天似的欠打了。”

       

      “姐姐你自从打过我一次就开始天天想着打我……”

       

      “没有没有闹着玩的,沫沫这么可爱,谁忍心打呀。”

       

      “明明就只有姐姐打得最狠……现在我还都坐不下呢……”

       

      “那我给你揉揉吧,揉揉就不疼了。”

       

      说着苏清就把手伸向了沫沫的屁股,车厢里的人纷纷侧目看着这对姐妹俩。

       

      “诶诶,姐姐你别闹,好多人看着呢……”

       

      苏清还是揉了起来,沫沫则是可爱的嗯哼了一声,随即把头埋进了床铺里。

       

      火车很平稳,车厢里的空调吹拂着乘客的脸颊,吹散了火腿肠和泡面的气味,人们聊着天,打着扑克牌,时光在轰响的铁轨之间静静地流淌,流淌。

       

      “姐姐,高中的事情怎么解决啊,我没有参加当地中考,会不会没有高中要我啊。”

       

      苏清扬起的嘴角突然垂了下来,手上的动作也停了,面色稍有凝重地说:“解决起来有点覆杂……emmmm这么说吧,你还得再参加一次考试,当地高中的转学生考试,称之为安置考。”

       

      沫沫眨了眨眼睛,表示似懂非懂。

       

      “沫沫啊,首先你得知道你要去的地方,那里的高考是单独命题的,所以有很多高考移民存在。当地教育局也很头疼,再不管管当地人就该没学上了,然后出台了学籍户籍的相关政策。”

       

      苏清理了理头发:“简而言之,你得再考一次高中,你的中考成绩已经变成参考指标了。”

       

      苏沫的眼眸迅速沈了下来,突然开始用小腿使劲扑腾着,床板嘎吱嘎吱响。

       

      “什么嘛!我为了备战中考累到吐血,结果我还要再考一次……”

       

      “你先别急,安置考对你来说很轻松的……”

       

      “不要我不要!什么狗屁政策,我还是回去算了……”

       

      “好啊,我订车票,晚上你就能回去。”

       

      “……”

       

      苏沫沉默了一会,小声嘟囔着:“姐姐,你就不能宠着我点吗,人家只是想发泄下情绪的。”

       

      “噢噢,对着姐姐发泄情绪是吗?”

       

      “嗯……姐姐会包容我的对吧。”

       

      “是呀是呀。”苏清顺势往沫沫屁股上轻拍了一下。

       

      “呜~姐姐你又使坏。”

       

      “什么叫使坏,这明明是宠爱嘛。”

       

      “那就请姐姐多宠着我一点。”

       

      “噢~没问题。”啪啪啪!又拍了好几下。

       

      “啊~你就这么宠着我?”

       

      “爱之深责之切嘛~”

       

      苏沫的心里突然暖暖的,对啊,姐姐疼爱着自己,一中强烈的安全感油然而生。

       

      “嘿嘿,感觉自己被姐姐疼爱了。”

       

      “这才哪到哪,以后机会多的是。”

       

      苏沫转身,侧卧着搂住坐在床头的姐姐的腰,一边抱紧一边用小圆脸使劲地蹭。

       

      “诶~你这小孩,屁股不疼啦?”苏清说这句话的时候把声音压的很低很轻。

       

      “有姐姐在我就不疼。”

       

      “以后有挨打的时候有你疼的,到那时候啊,你就要巴不得没有我这个姐姐了。”

       

      “怎么会呢,姐姐越打我我越开心。”

       

      苏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你是个M啊?”

       

      “那姐姐就是S!不仅是S,还是个T!”苏沫嘟着嘴振振有词。

       

      “诶我说你这小孩,这些东西都是跟谁学的啊?”苏清伸手捏住沫沫的小圆脸肆意的把玩着,“跟你那个什么刘姐姐吗?”

       

      被捏住脸的沫沫只得含糊不清的说:“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不知道才不正常吧?还有那个姓刘的,不是说好了再也不提她了吗……”

       

      “诶呦~你趁我不在,天天上网都看了些什么东西啊?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是什么都不知道。”

       

      苏清故意挑逗着沫沫。

       

      “难道姐姐没有看过吗?什么耽美啊,百合啊,腐漫啊,攻受01啊……诶呦疼!”

       

      “你这丫头,诶,我都分不清你是厉害还是傻了,你是怎么做到波澜不惊地说出这些虎狼之词的啊?别说是跟我学的,我可没教过你这些。”

       

      “姐姐还好意思说我,明明是姐姐先起的头。”

       

      苏清的小脸一红。

       

      “好吧好吧,是我先提的。但是啊沫沫,这些东西你以后别再看了可以吗?”

       

      “诶?为什么姐姐能看我就不可以?”

       

      “因为姐姐是成年人了,你还是小朋友。”说完这句话后,苏清立刻反应了过来,这不就相当于承认了自己看过这些吗!啊啊啊自己好姐姐的形象可怎么维持啊……

       

      “那好吧……”

       

      “另外还有啊,下次你要是再看这些,要挨打的。”说着,苏清用手指戳了戳沫沫的屁股。

       

      显然是害羞了的沫沫只是脸红着点点头。

       

      沫沫:“本来还想和姐姐交换下资源的,这下好了,一锅端了。”

       

      苏清看着自己的妹妹又好气又好笑,但是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把手放在了沫沫的下巴上轻轻托起她的小脸:“说说,为什么感觉姐姐是个T?”

       

      沫沫瞬间两眼放光,百合控无疑了。

       

      “因为姐姐好帅好飒!还有姐姐个子好高,从来不穿裙子,还留着短发,还有……姐姐平胸……”越到后面苏沫的声音越小,但是苏清听的一清二楚。当她听到平胸二字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从初中开始,苏清就感觉自己的胸没怎么长过,A罩杯的文胸从初中一直戴到大学,才勉强换了一个B杯,而且戴上后松松垮垮的。又因为她干练直爽的行事风格和过硬的干架技巧,她也成了不少男生口中的男人婆和……飞机场。不穿裙子也是因为苏清感觉自己没有女性身体的美丽线条,而且身高有点高了,一米七八的净身高,稍微搭配带一点鞋跟的鞋就会超过一米八,所以苏清的装扮一直是中性风的。

       

      “啊啊啊啊要是身高的长势都放在胸上该多好……”

       

      苏清心里想着,看着一旁痴笑的妹妹,也不禁笑了出来。

       

      “嗯,姐姐是T那沫沫是什么呢?是P还是H?”

       

      “额不,其实我是直的……啊!姐姐你该不会是……??!”

       

      “骗你玩的,我要真是T,你不早就遭殃了,”苏清顿了顿,坏笑了一下:“谁让你这么可爱?”

       

      “就算我可爱又怎么样……到头来我还不是一个人。”

       

      面对自己妹妹的突然emo,姐姐也不知道怎么办好,只能安慰说,以后要多陪着妹妹,等父母回国了要好好在一起生活之类的话。

       

      沫沫只是点头,眼角泛出泪花。

       

      苏清有点摸不着头脑,上一秒还笑嘻嘻地和自己开黄腔聊段子,下一秒就emo了。真就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川剧变脸大师苏沫呗。

       

      “姐姐说错了什么话吗?”

       

      “没有……”

       

      “那是身体不舒服了?”

       

      “没有……”

       

      “想妈妈了?”

       

      “诶呀我没有,就是单纯的emo一会。”

       

      苏清能理解沫沫的感受,在青春期,谁都是敏感的,都渴望被关注,都爱胡思乱想,都在渴望疼爱的同时追求独立和自由。

       

      苏清温柔的扬了扬嘴角。

       

      “突然emo了也没有关系的,难受了就在姐姐怀里趴一会吧,记住哦,姐姐永远是你的港湾,在姐姐这里,你可以任性一点,可以哭可以闹。”苏清把沫沫的小脑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着乌黑的秀发。

       

      “姐姐永远会包容你,我可以很讲理也可以很讲情,哪怕有一天,你拎着酒瓶子抽着烟站在我面前骂街,我也会先问你有没有苦衷再……”

       

      “再什么?”沫沫突然打断了姐姐的抒情独白。

       

      “再打烂你的屁股!”

       

      苏沫被这一下逗笑了,苏清也笑了。

       

      火车在夕阳下缓缓停下,初夏的黄昏,一切都是油润金灿的,蝉鸣阵阵,微风吹透了旅人汗沁的衣衫,街道上飘着西瓜和橘子汽水的香味。

       

      辗转了几趟地铁,苏沫已经晕头转向了,苏清却轻车熟路地领着苏沫东奔西走。陌生的环境让苏沫既有些害怕,也有些兴奋。陌生的口音,城市间陌生的气味,市井的烟火气,这些都是人文和历史不断发展的结果,一方水土养育了一方人。历史的长河里,他们存在着,灿烂着,建起万丈高楼,琼楼玉宇。城市也是残酷的,街道和楼房隔开了人与人,在这座城某个地方的某个人,正在做着某件事的人,可能,永远都不会和自己有任何交流和联系,但是他或者她一直存在着一直精彩着,自顾自地开着花。

       

      街边的艺人缓缓拉动着胡琴,嘶哑幽咽的声音勾勒着自身的沧桑。临近旁晚,两姐妹终于到了家里。这是一片老城区,有着独属于旧年代的烟火气。

       

      一进门,沫沫有点傻眼。整间房子只有不到五十平米。进门后,两步走过一小段玄关,后面就是拥挤的客厅,当然也兼顾了餐厅的功能,客厅只有一件小沙发一台电视,再往左就是厨房,离厨房很近的居然是卫生间……而且没有浴缸,只有淋浴器,一个马桶和一个洗手池。客厅往右就是卧室了,卧室还连着一个小阳台。

       

      好家伙,真的挺挤的,不过好在是阳面,采光不错。

       

      “沫沫,这间房是咱爸妈花了不少力气才找到的,条件确实不好,但是只能将就了。现在市内房价太贵,四万多一平米了,咱就将就将就,好么?”

       

      “嗯嗯……其实没事的,反正也只有我和姐姐两个人住。”

       

      苏清浅笑:“我可陪不了你过夜,学校的宵禁可严了,十点半后不允许出,十一点后不允许进,但是如果要夜不归宿就要找辅导员请假,否则旷宿了很麻烦的。”

       

      沫沫有点失望。苏清赶快安慰道:“晚上你自己住,白天我有时间了就来找你,双休和节假日咱俩一起过?”

       

      “好~”沫沫软萌地回覆了一声,便走进卧室,一头栽了进去。

       

      “啊——让我睡死过去吧——累死我啦——”

       

      苏清看着伸起懒腰浑身舒爽到扭曲的妹妹,自己也感觉一阵酸爽。

       

      “诶,姐姐啊,卧室只有一张双人床……姐姐该不会是想要……”

       

      “别介,我没有,”苏清飘过去一个白眼,“这都是上一家人的装修,还有啊,明明是你自己想,你还要……”

       

      “嘿嘿,看来今天要搂着姐姐睡喽!”沫沫扑了过来抱住苏清的腰。

       

      苏清温柔的笑了,用手指点着沫沫的额头:“好啊,姐姐就陪你睡一晚上。”

       

      “一晚上可不行……睡一辈子吧!”

       

      “好啊,咱俩一起变成植物人,我陪你一口气睡一辈子。”

       

      “听起来好浪漫啊……”

       

      “浪漫个鬼啊你这小崽崽……”

       

      姐妹俩腻歪在了一起,扑倒在床上。

       

      ………

       

      “诶呦疼,姐姐你压到我的屁股了……”

       

      “疼就趴好,我给你揉揉。”

       

      “不要不要,姐姐都快给我屁股揉烂了。”

       

      “那我再打一次?”苏清调戏着沫沫,没想到沫沫直接把裤子脱了,内裤也不剩,露出白嫩坚挺的小屁股,已经基本消肿,但是鞭痕还存在着,可能是皮带的威力太大了吧,打出了内伤才疼到现在。

       

      “你打我呀,打我呀,打得不疼我还不高兴呢?”

       

      这是苏清没想到的,楞了半秒后噗嗤笑了出来:“傻丫头,真是不害臊啊你,嗯?”

       

      “诶呀,反正家里只有咱们俩,你还是我姐姐,我早就让你看光了多少次了,还差这一次……诶呦!”

       

      苏清想到自己反被沫沫调戏了,教训似的用力拍了下沫沫的屁股,没想到给沫沫疼的不轻,直接叫了出来。

       

      “姐姐你好讨厌~”

       

      “好了好了,姐姐不讨厌了,话说沫沫被欺负时的委屈模样真可爱啊……”

       

      第三方广告 为什么显示此广告?

      “我在别的时候就不可爱吗?”

       

      “都可爱,姐姐的大宝贝最可爱了。”

       

      整个晚上沫沫都在苏清的怀里蹭来蹭去,到半夜里则是抱的愈发紧了起来,几乎要给苏清勒窒息。或许,这就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吧,抓住了什么都要死死的抱住,生怕失去,即使是最不可能离开自己的人,也会担心在哪一天突然消失不见。

       

      剩下的这几天沫沫在准备安置考,本来打算中考后一把火燎了的覆习资料和课本又发挥了用途,其中还有刘姐给自己的……苏清则是在大学里忙的不可开交,她没有请假也没有按时报道,一下子给学校搞紧张了,前几年和某国关系紧张的时候,一个本校航空航天专业的高材生突然潜逃不归,造成了极恶劣影响,直接导致暂停了交换生项目,今年是恢覆交换的第一年,所以苏清的这一顿操作差点惹来国安局。

       

      苏清一回到学校就被人带走了,然后又被隔离审讯了一天,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了之后才放走,学校当即给予了处分和取消先进个人评比资格,苏清这次在学校里出名了。因为这件事,和苏清关系紧密的几个人也被先后带走了,甚至包括和她交往了不到一个月的前男友……

       

      一时间学校满城风雨,人人自危。等时间平息之后,苏清便有了一个外号,润哥。

       

      为什么叫润哥呢?因为她被认为润国外了,为什么是哥不是姐呢?因为公布的她的照片太像帅哥了。

       

      沫沫先是担心的要死,然后看到姐姐无恙地回来了,又是一阵狂喜。等有看到姐姐失去高光的眼神,不禁心疼,然后不害臊地当着一众人的面趴进了姐姐的怀里。

       

      润国外时间后不久,苏清就放暑假了。爸妈也特意回来了一趟,但是很匆忙,过了两天就走了。当时收到一个国际长途电话,然后两人迅速起床改签了机票,当天半夜就走了。沫沫一直送走了爸妈才开始掉眼泪。

       

      苏清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一边安慰沫沫,一边给她讲笑话逗她开心,一面抱紧她,直等沫沫在自己的怀里甜甜的睡去了才躺回床上。

       

      沫沫的安置考进行的很顺利,因为只考语数外三个科目,所以她有了充足的时间覆习,直接剑指本地区最好的高中。因为当地教育局的政策,本区只能报考本区的高中,所以沫沫无缘了隔壁的市一中,只能委屈求全去了本区的四中,一向在学习上追求卓越的沫沫又被姐姐安慰了好一会。

       

      远方,远方。

       

      去远方的路很长,走在路上的行人却很渺小。人生如果注定要漂泊,就别在乎家乡,一条船的命运就是四处流浪,流浪,不能靠岸,不能回头地流浪,直至沉没。

       

      苏沫领到通知书后开心了好一会,这意味着她释去了所有负担,姑且自由了。沫沫的初中同学还给她办了一个送别晚会,因为疫情嘛,所以是线上的。沫沫的一众好友先是重逢的兴奋喜悦,然后是离别的悲伤,还有人放起了催泪的音乐,沫沫也不禁黯然泪下,是啊,生养自己的父母离别了,自己留恋的城市离开了。她彷佛还能记起曾经儿时的那个角落,那一条死于车祸的温顺的大狗,毛茸茸的,笑呵呵的,曾经母亲最拿手的糖醋鱼,父亲清晨翻动报纸的划拉声。第一次见到同学的羞涩和腼腆,熟悉后的肆无忌惮和放声大笑。她曾经暗恋的男生,曾经暗恋自己的男生,自己的青梅竹马。一切彷佛都还在,彷佛都没有离去。

       

      那是一条扭曲的河,陡峭的河,其岸坂高而其取道不直,故名曰陡。这条陡河边,是常年生长的芦苇,芦苇花开,飘着淡淡的青草香,落进水里,混杂着岸边不知名的小草。青石板路上的水洼倒映着满天的星斗,鸟虫在盛夏的寂夜里鸣叫,街角的商店里永远飘着蛋糕和烤肠的香味。

       

      彷佛听见了自己的笑声,彷佛看见了自己在夕阳下的奔跑,那是她逝去的童年和即将开始的青春……

       

      如果人生注定要漂泊,就别靠岸。

       

      别靠岸。

       

      …………

       

      家法定好了。

       

      苏清在早上的时候笑吟吟的拿出了一个小册子,册子封面上娟秀地写着一行字:苏沫的管教家法。右下角的署名则是苏清。

       

      苏沫看到这本册子的时候小脸一红,苏清则是在沙发上坐下,轻啜一口茉莉花茶,花香在嘴里蔓延开来:“不着急不着急,你先慢慢看,哪里不合适咱们再改,同意了就签字。”

       

      (以下为家法内容)

       

      为保证沫沫在高中三年里能够快乐,健康地学习和生活,作为姐姐义不容辞,故制定如下家法,由两人共同遵守,具体内容如下:

       

      上课迟到或早退,课上或者课间不遵守纪律,每次记五下戒尺。

       

      作业没写完或者完成情况不合格,每次记五下戒尺。

       

      每天至少洗漱两次,少一次记五下戒尺。

       

      不收拾床铺,不擦地,不洗碗,不收拾书桌等懒惰行为,每发现一次记五下戒尺。

       

      衣服堆放不洗,超过三件每一件记五下戒尺。

       

      双休,节假日,寒暑假期间应保证每天运动一小时以上,否则一天记十五下戒尺。

       

      应在规定时间进入学校,迟到一次记十五下戒尺。

       

      自习课说话,下课追跑打闹造成后果的(伤害到自己或同学),每次发现记十五下戒尺。

       

      作业完全没写的,每科记十五下戒尺。

       

      晚上回家太晚(放学后的两个小时内),超过两小时的部分每小时记十五下戒尺,如果再过两小时仍未回家,每小时二十下戒尺,不足一小时按一小时算。

       

      节假日,生病期间以外的睡懒觉行为(八点以后起床),每晚一个点钟记十五下戒尺,十点后每晚一个点钟记二十下戒尺,不足一小时按一小时算。

       

      熬夜行为(晚上十一点后),每小时记十五下戒尺,十二点后每小时记二十下戒尺,两点后每小时记三十下戒尺,最多记到五点。

       

      早中晚饭不吃的行为,每顿记二十戒尺,吃方便面,自热锅的行为每顿记十五戒尺。

       

      每天手机,电脑使用时长总和超过三小时,每超过一小时记十五戒尺,若超过五小时,则五小时以上的部分每小时二十戒尺,若超过八小时,则超过的部分每小时三十戒尺,若超过十小时,则超过的部分每小时四十戒尺。

       

      顶撞老师,每次记四十戒尺。

       

      无理取闹,赌气行为,每次记四十戒尺。

       

      生病后不按时吃药,每次记四十戒尺。

       

      生理期吃凉的,辣的,油腻的食物或饮料,抓住一次记四十戒尺。

       

      说脏话行为,每一个脏字记五下戒尺。

       

      考试退步到年级排名前三分之一之后,每退一名记三下戒尺,退步刀三分之二以后,每退一名记五下戒尺。

       

      以下为重罚行为:

       

      故意撒谎,记五十下戒尺,二十下藤条,面壁思过一小时。

       

      逃课,逃学,逃课外班,逃网课,每发现一次记五十下戒尺,二十下藤条,并写检讨三百字。

       

      辱骂他人,记五十下戒尺,二十下藤条,检讨三百字。

       

      熬夜到五点以后视为通宵,在原有基础上再记八十戒尺,四十藤条,并且娱乐管教三天。

       

      打架行为(对方先动手除外),记八十下戒尺,四十下藤条,面壁一小时

       

      单方面殴打他人,记一百下戒尺,五十下藤条,罚跪两小时。

       

      喝酒,抽烟(电子烟也算)每次记一百下戒尺五十下藤条,禁闭在家三天,期间进行娱乐管教。

       

      自残行为,每道伤口记五十下戒尺,二十下藤条,严重的则要请心理医生。

       

      穿着过于暴露(上衣不得低于锁骨五厘米,不得高于肚脐五厘米,短裤必须包裹住臀部,短裙若在大腿的一半以上则须穿安全裤)发现一次记五十下戒尺,二十下藤条。

       

      染发烫发,当场带走洗掉或者烫直,记八十戒尺四十藤条。

       

      偷窃行为,记一百戒尺五十藤条,罚跪一小时。

       

      欺淩他人的行为,记一百戒尺五十藤条,罚跪两小时。

       

      严重顶撞,冒犯老师的行为,记一百戒尺五十藤条,检讨五百字。

       

      观看,浏览不健康文字内容或音频影像,发现一次记一百戒尺五十藤条,并且进行娱乐管制七天。

       

      自慰过度(一个星期三次以上),每次记五十下戒尺二十下藤条。

       

      逃避,抗拒惩罚的行为,原惩罚戒尺数替换为藤条数,藤条数则翻倍。

       

      离家出走,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在家以外的地方过夜,每次记一百二十戒尺,六十藤条,罚跪两小时,禁闭七天并且禁闭期间进行娱乐管教。

       

      谈恋爱并且做出对自己对他人不负责任的行为,每次一百五十戒尺,八十藤条,罚跪四小时,禁闭十四天,期间娱乐管教,并写检讨800字。

       

      特殊说明:

       

      禁闭是指,放学后半小时内必须到家,到家后直到第二天上学禁止出家门。双休节假日和寒暑假期间则是全天24小时禁止出家门。

       

      娱乐管教:

       

      禁止手机,电脑,电视,小说漫画书等娱乐活动。

       

      惩罚时间:

       

      每周清算一次,周六下午进行,如果次数多可以在周日上午回锅或是周五晚上提前。

       

      惩罚姿势:

       

      由姐姐决定何种姿势,可以是otk,伏案姿,床边姿,平趴姿等,但必须脱光下衣,惩罚的位置依然由姐姐决定,可以是臀部或者大腿。

       

      关于责罚期的说明:

       

      若沫沫认为次数太多坚持不到一次打完,则在原有戒尺数目上乘以一点五,藤条数目乘以一点二,平均分配给责罚期(最多三天)的每一天,若要分配给更多天数,每增加一天,倍数就多加零点一。

       

      关于安全词的说明:

       

      当疼到无法忍受的时候可以喊出安全词,安全词为:“小魔仙全身变!”或者“古娜拉黑暗之神!”每次说出安全词后,当前次数作废。若未进行责罚期,则安排责罚期。若已经在责罚期内,则延长责罚期,同时在保证总数的前提下减少每天的数量。(PS:太早说安全词会被认为是消极接受惩罚的哦,不要以为姐姐看不出来。)

       

      惩罚时的小动作说明:

       

      可以哭可以喊,但是不允许求饶,求饶会视为消极接受惩罚,每求饶一次加罚二十戒尺五藤条。可以扭动但是不能扭得太厉害或是扭动后没有自己回到原来位置,否则每次加罚二十戒尺五藤条。不许用手挡,否则当前次数作废,并且打手直至手拿开为止。若惩罚途中想要改变惩罚姿势 ,则当前次数作废。挨打的时候不能说脏话,否则一个字五下藤条

       

      禁闭,娱乐管教期间犯的错惩罚另算。

       

      最终解释权归苏清所有,苏沫签字即视为无条件接受。

       

      然后就是姐姐苏清的签名,字迹清秀犀利。

       

      苏清看着沫沫那张红的不像样子的小圆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沫沫却像受惊的小鹿一样转过头去,看着笑吟吟的姐姐。

       

      “同意了吗?同意了就签字?”

       

      “基本……呃……没有问题……但是姐姐,你能告诉我otk是什么意思吗?”

       

      “over the knee的意思。”

       

      “呃……是趴在腿上的意思吗?”

       

      “是的。”

       

      “话说这个词是姐姐的独创吗?”

       

      “嘿……”

       

      苏沫敏锐的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姐姐,你是不是……”

       

      “诶呀好啦~”这回是苏清先忍不住撒娇了,“事情是这样,我呢,为了研究怎样管教你更加科学,加入了一个这方面的QQ群,然后……”

       

      “这个群是专门研究管教人的?”沫沫有点诧异。

       

      “你先别打断,沫沫,你听说过小圈吗……”

       

      …………

       

      沫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 10
    • 0
    • 0
    • 2.5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