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8
    • 疼与爱(1)《转载》

      在这个四面环海的小岛上,夏天的风咸咸的,湿湿的,除了比前几天更湿热以外,今天应该是个很平凡的一天,但遇见了你,我的一天因此改变,我的一生也因此改变…

      袁皓枫懒散的靠在学校的围墙边,又是无趣的一天,袁皓枫的行为和她的平时表现完全搭不上关系,她是一女中的学生会主席,年级前十名的固定班底,在各个老师的眼中,袁皓枫是个聪明绝顶的孩子,只是伴随着她的聪明,他偶尔也会有些脱序的行为,但绝对不影响老师们对她的喜爱,同学们对她的崇拜……

      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这个问题会不时浮上袁皓枫心头,从小父母离异,父母都为了要拥有新的生活,不肯多带一个拖油瓶,于是袁皓枫就跟着阿姨住,从小穿表哥穿不下的旧衣服,课本也都是用表哥用过的,还记得两年前她以全市榜首,全省榜眼考上一女中的时候,阿姨只说了一句

      “这样大军的衣服你就不能穿了耶…”

      想到这里,袁皓枫苦笑着,从兜里拿出一包烟,开始吞云吐雾,她喜欢看着烟圈冉冉上升,烟雾缠绕的景象…

      诸葛榕在一边看着这个据说是一女中现在最优秀的学生,觉得这个世道真是变了,一个跷课在围墙旁边抽烟的家伙,竟然可以当学生会主席?诸葛榕摇了摇头,大大地叹了口气。

      “谁?”袁皓枫很警觉的赶紧灭掉手中的烟,她可不想因此拿不到这学期的奖学金…

      “抽了烟还不敢承认?”

      诸葛榕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刚刚只看到侧面,四目相接时,诸葛榕才发现,女孩有着一双好清澈的大眼睛,仿佛周遭的肮脏都对她毫无影响,诸葛榕突然,好想让这样清澈的眼神,永远留在女孩身上…

      “我没有不承认…”袁皓枫别过了头,不愿面对眼前这个女人,在这女人面前,她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你是一女中的学生吧,走,跟我去你们学校学务处”诸葛榕瞪视着她,拉了她的手就往校门口走,袁皓枫想使力站在原地不动,无奈那双冰冷的手却拥有神力般,她怎么也敌不过..

      “别..别带我进学校,其他的,我可以帮你做很多事,我会做很多事,别到学校举发我…”袁皓枫有些急了,最近要年度奖学金评比,如果这次的高额奖学金拿不到,那房租就麻烦了

      “嗯..你会做什么?”诸葛榕有些好奇了,她也渐渐发现,这双清澈的眼睛下似乎藏着不少故事..

      “嗯…”袁皓枫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从女人的眼神中,她看不出什么欲望,不过,总是会需要什么的吧…

      “我可以侵入各个机关的系统,如果你还是学生,我可以帮你改成绩,如果你在工作了,我可以帮你改你在公司的业绩,如果..”

      袁皓枫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她的功能,丝毫没有发现诸葛榕的眉头越皱越紧,诸葛榕这才发现,这样清澈的眼神不是因为这女孩纯洁,而是与生俱来的气质,这种气质让袁皓枫就连在讲这种不三不四的勾当的时候,都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够了,我都不要,让你欠着,我们会再见面的”

      看着这女人离去的背影,袁皓枫松了一口气,想重新再点起一支烟,却有些胆怯,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从考上一女中之后,袁皓枫就离开原本的城市,独自来到台北市这个大都市,还在学校附近自己租了房子,并且答应阿姨不跟家里拿一毛钱,台北市是个寸土寸金的可怕地方,学校附近又算是黄金地段,一间小小的套房,每个月的房租要8000元台币,袁皓枫带着从小存的所有钱来到这里,才发现交了第一学期的学费后,她的积蓄只够她住两个月…如果住宿舍虽然便宜,但就比较没有工作的机会了,所以她还是租了一套房子,并在暑假拼了命打工赚钱…还是点起了那根烟,袁皓枫拖起有点沉重的步伐,要开始工作了…

      “枫,你总算来了,这个case…”

      “把东西弄到我电脑上来”最后一次,袁皓枫在心里默念

      认识袁皓枫已经一年多了,小空一直都很欣赏她,他们的工作很隐秘,要尽可能的低调,但两年前,他们的两个员工同时退出,人才严重短缺,小空不得已只好在网络上发出征人启示,上面征得是网路工程师,但其实他们根本都是一群从事非法入侵的骇客,丰厚的薪水是他们铤而走险的原因,当初皓枫寄来履历时,一片空白的简历让小空感到好奇,基本上能打得开那个征人启示,并成功回履历给他们,都代表了具有一定的电脑能力,于是小空在见都没见过袁皓枫的情况下,就录用了她…

      小空还记得那天和袁皓枫讲完了工作性质之后,袁皓枫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这个充满高科技器具的地下室,问了一句“讲这么多,就是非法入侵吧?”

      “嗯,你很聪明,我喜欢跟聪明人讲话,自己好好考虑吧”

      “不要,我不做违法的事”

      当时丢下这句话,袁皓枫就甩了门出去,小空没有生气,他在和袁皓枫短短的对话中,他发现这女孩有一双很有灵性的眼睛,冷静理智的头脑,袁皓枫的眼神透漏出对这份工作的不屑,但同时也流露出,她有非要这个工作不可的原因,所以小空不急,他相信袁皓枫会回来…果然过不到一个月,袁皓枫还是回来了,而袁皓枫的能力也的确没有让小空失望,效率高而且做的干干净净…

      袁皓枫坐在她的位置前,跟这个新case展开一番搏斗,入侵台北高等法院篡改判决,还不能留下任何曾经被侵入的痕迹,这个客户真是..天方夜谭,但袁皓枫知道,她必须满足这个天方夜谭…

      当年她辛苦工作了一整个暑假,白天在一家小公司做part-time,晚上再去便利商店上大夜班,两个月下来挣了三万多块,原本以为之后继续便利商店的打工,再省吃俭用一点,就能撑过一阵子,却没想到开学没多久就接到了舅舅的电话…

      “小枫,你妈妈病了…”

      “病了?上次那个李叔叔呢?”

      “那个混蛋,自己就欠了一屁股债,听到你妈病了,不能再工作,还要付一大笔医药费,他就不见人影了…你爸也说他最近手头紧,你阿姨说她已经帮你妈抚养你长大,仁至义尽了,我..小枫你知道叔叔自己有一大家子要养…我会尽力照顾你妈,但钱的事情,我真的…”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

      就这样,袁皓枫开始了现在这个工作,一个月的底薪有5万块,如果解决了难度特别高的case,还有额外的奖金,除了供给妈妈的医药费以外,阿姨听到她有赚钱,也不时的和她要零花钱,虽然挺讨厌阿姨,但她不得不承认,如果当年没有阿姨,她可能就去孤儿院了…一女中每年会有一笔政府补助的奖学金,只有两个名额,一个人能得到6万块的奖学金,赚的不少,花费却同样也高的惊人

      “陈稚空我弄完了”

      袁皓枫用食指揉着太阳穴,奋斗了8个小时,她总算成功的完成了这个工作,她必须在凌晨12点前完成这个工作,不然一过了12点,判决结果就会被送出,到时候就来不及了,其实她在改的过程中,一度很想放弃这个工作…

      这是一个最近有些轰动的刑事案件,一个女大学生被强暴后杀害,还被弃尸在荒野,凶手是一个大企业老板的独生子,几乎是罪证确凿,但大企业老板找来了很强的律师团,在地方法院时胜诉,被害人的家属和检察官都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于是又告上了高等法院,高等法院的情势渐渐对被害人有利,在今天的法庭上几乎已经要定那个凶手的罪了,但由于这个案件最近闹得很大,所以法官决定再做考虑,隔天再公布判决结果,而这就给了那个老板最好的机会,老板找到了小空,愿意付两千万让小空找最厉害的骇客,侵入电脑,篡改判决…

      于是袁皓枫就在上课的时候接到了小空的简讯,小空答应给她一千两百万,并且让她提前解约,这个条件太优渥了,但除了袁皓枫以外没有人有这个实力接这个case…在课堂上,袁皓枫的道德良知不停的想劝她悬崖勒马,但她也知道,妈妈需要更多医药费,叔叔需要钱,阿姨需要钱,大家都需要钱…而且做完这次就不需要再做了,她也可以好好享受学生生活了吧…

      鬼使神差之下,袁皓枫答应了,当他把判处30年有期徒刑改成无罪开释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出卖了自己的灵魂,陶渊明可以不为五斗米折腰,但她无法不为医药费折腰,她应该不爱自己的妈妈啊,为什么还要为了一个抛弃她的女人牺牲这么多?改好的瞬间,袁皓枫的眼泪无声无息地掉了下来,她似乎可以看到那个女大学生拖着血淋淋的身体来找她报仇…

      “辛苦你了,钱我会弄到你的户头里,回去吧,再见”

      “陈稚空,我希望我们不会再见”

      “我相信,快回去休息吧..”

      “嗯..”

      小空看着袁皓枫那双无神的眼睛,这一年多来,她一次又一次的挑战自己的道德底线,一次又一次,袁皓枫为了钱,不停的冲破自己的道德底线,做完这次工作的袁皓枫,就好像灵魂已经被抽离身体一样,整个人是那样的空虚,无力,陈稚空突然有种自己好像老鸨在逼良为娼的感觉…

      凌晨两点多,袁皓枫才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原本想找间酒吧喝点酒,但想到最近临检的频率很高,还有最近的奖学金评比,袁皓枫还是选择一个人回到住的地方,一个人面对无止境的愧疚,一个人面对每一下道德良知的鞭笞,一千两百万,应该够几年的支付医药费了…辗转难眠的夜晚,外头的天已经亮了,袁皓枫的心里却还是无尽的黑夜,今天是非得请假不可了,今天她实在无法扮演一个好学生…

      “卤蛋,今天帮我跟老师请个假好吗?我病还没好”

      “没问题,你自己好好保重,我放学去看你哦”

      “不用啦,没关系,今天代课老师是不是要来了?方老师好像带我们到昨天嘛?我还蛮期待看到方老师找的代课老师的,好像是一女中当年最优秀的学生!”

      “对啊,诸葛榕耶,几乎每个老师都夸她好”

      “嗯,没办法,我真的太不舒服了…”

      “我知道,你赶快休息吧,我放学去看你,不得有异议!”

      说完这句,卤蛋就自己把电话挂上了,卤蛋的本名叫鲁咏晴,是班上的副班长,其实袁皓枫人缘非常好,但鲁咏晴是唯一最了解她的朋友,但当然不包含她的工作…

      ​袁皓枫决定趁今天去找叔叔,妈妈的医药费是她在负担,但她却不肯让她妈妈知道,或许是减少她妈妈的内疚吧,所以她总是把钱交给叔叔,让叔叔来出面…

      诸葛榕去年刚从英国剑桥毕业,她在剑桥修的是文学,但她当初在台湾却是电机所毕业的,可说是名副其实的文理全才,诸葛榕家里环境也非常好,爸爸和哥哥们都是医生,现在退休的爸爸已经带着妈妈到在加拿大养老,大哥也在加拿大当医生,顺便照顾爸妈,诸葛榕回到台湾后,则是开始从事股票投资,她喜欢新的挑战,所以总是乐于学习任何新事物,也总是能有好成绩,股票投资也不例外,钱滚钱永远是最快的。

      前几天她接到了方老师的电话,方老师是她高中的国文(语文)老师,是一女中的名师,也是高中的时候诸葛榕最喜欢的老师,老师的儿子在美国生了重病,她很想去照顾儿子,但是学校这边是希望她能带完这学期,但她却片刻都留不住,学校最后妥协的方式是,方老师必须找到一个适合的代课老师,因为学校其他老师的课都满了,然后看看那个代课老师的表现如何,如果好的话,就让他继续带到高三,如果不好,学校到时侯再换老师。

      “可是..方老师您怎么找上我呢?我是电机所毕业的耶!而且我在英国学的也是欧洲文学啊,您教的是中文耶!”

      “你的中文底子根本就比那些中文系毕业的还好,你以为我不知道啊?而且我一直觉得你很适合当老师,你的经历也绝对够,再加上你自己是一女中毕业的,当时还是学生会会长,到现在有好多老师都对你印象深刻呢!”

      “但这..有点难”

      “你还会怕难啊?”

      诸葛榕想了想,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新挑战,而且她也不忍心看着方老师在这里干着急,于是义不容辞的答应了,昨天去和方老师见了面,也了解了班上大致的状况,方老师一共有三个班,三个班都是理组,成绩都不错,但最好的是方老师的导师班-二年诚班,方老师还特别和她说了一个学生-袁皓枫

      “皓枫是我班上的学生,成绩非常好,是班长,还是学生会会长,可是我带过的学生中,唯一跟你差不多优秀的,但她和你不同,她比你混乱太多了,也可能是环境吧…”

      原本诸葛榕不是太仔细的在听方老师说这个学生,但从她在校门外看到袁皓枫后,突然对她很感兴趣,当时诸葛榕只觉得袁皓枫是个表里不一的学生,但重新仔细向方老师问清袁皓枫的状况后,诸葛榕却想好好照顾这个孩子…

      诸葛榕带着课本走进二年诚班,刚刚先上了勤班的课,感觉起来还不错,不过诚班是自己的导师班,诸葛榕不免有一些些紧张

      “起立,敬礼,老师好..”

      扫视了一眼,诸葛榕没有发现袁皓枫,正觉得奇怪的时候…

      “诸葛老师,袁皓枫今天身体不舒服,请一天病假”

      “好,我知道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诸葛榕,我自己也是一女中毕业的,是你们的学姐哦!接下来的日子里会由我来带你们班,希望我们大家能好好相处,好吧,我们来上课”

      两堂课上下来,让二年诚班的同学对诸葛榕更加崇拜了,她们原本都不知道,上孟子选读可以这么生动,方老师上的也很好,但就是传统了一点,这个诸葛老师却能把古文讲的像活起来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

      “叮咚叮咚!”

      “啊!”

      袁皓枫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已经吓出一身的冷汗了,她步履蹒跚地去开门,卤蛋则站在门外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没事,我只是做恶梦了..”

      “皓枫,你小心点,自己住要多多照顾自己啊”

      “嗯,我知道,明天有什么考试吗?”

      “就说你是模范生,明天要国文周考,我跟你说哦,那个诸葛老师真的教的超棒的!而且好漂亮哦…是除了你以外,我第一个觉得漂亮的哦!”

      “是吗?我又不漂亮。”

      袁皓枫淡淡笑了一下,卤蛋看的有些着迷,袁皓枫笑起来很美,但笑容里却总带着一些哀戚,那是一种令人心痛的美

      “唉,皓枫,我们今天一起念书?”卤蛋眨着眼看袁皓枫

      “你又有哪里不懂啊?”袁皓枫一脸了然的笑着

      “你怎么那么聪明啊?就上次上的水经注啊,我那堂课有点走神,你大发慈悲再给我讲讲好吧?”

      “没问题,那我明天中午的饮料就记在你头上啦!”

      “好!”

      送走了卤蛋后,袁皓枫又回到了一个人,她顺手拿起卤蛋没带走的晚报,果然头条就是那个案子,随手打开电视,听到的也是那个案子,当新闻的镜头照到那个女大学生的家属时,袁皓枫立刻关上了电视,那样的场面,袁皓枫无法面对,关上电视前,袁皓枫看到的最后一幕,是那个女孩的妈妈哭的泣不成声的画面,那女孩的妈妈是那样痛心疾首,就算关了电视,袁皓枫好像也能看到那个哭的肝肠寸断的母亲…

      “皓枫早啊”

      “大家早”袁皓枫微笑着和大家打招呼

      “你身体没事吧?”

      很多同学都围上来关心她,袁皓枫只是笑笑地说没事,在二年诚班每个人的眼中,袁皓枫是最优秀的,除了成绩是顶尖中的顶尖,几乎没有袁皓枫处理不来的事情,事情只要到了她手中,好像都能迎刃而解。

      “好啦,考试啦!诸葛老师来的好早哦,我刚刚去办公室拿考卷的时候,她已经在准备讲义了耶!”

      国文小老师拿着考卷走进教室,考卷发下来后原本喧闹的教室顿时间安静了下来,这里毕竟是一女中,每个人都是各个初中的精英,

      平时看起来再怎么不认真,其实都肯定有回家苦读的。

      花了没多少时间,袁皓枫便把这份试卷完成了,她略显无聊的东张西望,却看到了一个令她讶异的人走向她们班–围墙边碰到的女人

      “大家早”

      “诸葛老师早”

      “好啦,专心写试卷,我们等等上课就检讨考卷”

      诸葛榕带着笑容和全班同学说早安,对于袁皓枫的反应,诸葛榕在心里轻笑了一声,这小鬼,肯定是吓到了吧!

      袁皓枫还是蛮惧怕面对这女人的,她忘不了那天在围墙边,女人几乎可以将她看个透彻的眼神,明明这女人应该什么都不知道,但每当她们四目相接,袁皓枫都觉得自己那些不光彩的行为,那些罪孽,女人都看的一清二楚…

      “怎么了,诸葛老师太漂亮,你看傻啦?”早修结束的钟声响了,卤蛋看袁皓枫动也不动,就轻轻拍了她一下

      “哦..起立”袁皓枫猛一回神,以为上课了,当她起立一喊出来,才发现班上42双疑惑的眼神望向她,也包挂了在给学生讲题的诸葛榕..

      “呃..抱歉抱歉”袁皓枫抓了抓头,有些尴尬的坐了下来

      “皓枫,你是不是病还没好啊?”坐在她隔壁的小船也关心起她,小船的本名叫章欣舫,因为那个舫字的关系,大家都叫她小船,算是袁皓枫在班上交情很不错的一个同学

      “铛铛铛…”真正的上课铃打了起来..

      “起立敬礼老师好..”

      “大家早,好了,现在把刚刚的那份试卷向后传一个,交换改”

      “一到五题………”

      改完考卷,坐在后面的卤蛋就没好气的把袁皓枫的试卷丢给她

      “什么时候,我才能看到我们袁大小姐90分以下的考卷啊?”

      袁皓枫看着考卷上的94,轻轻笑了一下,诸葛榕也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身边,专心看起袁皓枫的试卷…

      “这题不该错,中国最早的地理书你都知道是山海经了,怎么会认为山海经放在史部?”

      “对不起,我一时想错了..”

      “这种错误,不该犯”

      说完这句话,诸葛榕便走回讲台上为全班讲解考卷,袁皓枫看着诸葛榕在台上将整张试卷讲解的精彩无比,期间有同学提出一些低级错误的问题,她也耐心指导,就觉得这女人根本就是针对她,想着想着心里就越来越不是滋味,根本没在听她讲课

      “袁皓枫,你的课本”

      走神的袁皓枫这才意识到诸葛榕已经将试卷讲解完了,左邻右舍都拿出国文课本开始抄笔记了..

      “老师,对不起”

      “下次再这样不专心,就不用上课了”

      班上的同学都有些意外袁皓枫今天的不在状况内,上了诸葛老师天的课以后,大家都有感觉,诸葛榕并不像现在一般的年轻老师,喜欢跟同学刻意套近关系,她的课可以轻松幽默,但绝对不能随便。

      “下课之前,我调查一下,刚刚那张考卷拿到90分以上的举手”

      全班只有袁皓枫一个人的手举着..

      “嗯,80分以上的人呢?”

      举手的大概也在10个人以内…

      “嗯…上次期中考我们班不是自然组中国文成绩最高的?这张考卷难度的确不低,但你们考出来的表现还是令我有些失望,但,没关系,等等小老师跟我办公室来拿一份卷子,不到80分的今天拿回家做,然后,班长也过来一趟,我有事情要交代,下课吧,不用敬礼了”

      袁皓枫跟着国文小老师往国文科办公室走,以前方老师在的时候,自己也是蛮常去的,通常找她过去的都是表扬,但换成诸葛榕,她实在很难判断..

      “皓枫,你不觉得刚刚那张考卷很难吗?”

      国文小老师叫王彦乔,是一个很乖巧的学生,小小的个儿,讲话声音甜甜的,是各个朗读比赛的常胜军,其他科成绩普通,但国文这一科有时候考的比袁皓枫都还高

      “还好耶,不过题目比较活”

      “真的吗?我觉得她考了很多方老师都没有讲过的点”王彦乔有些沮丧的看着袁皓枫

      “这倒是真的,方老师是那种不会讲太多的老师,但国文这科本来出题就没有范围,多涉猎一些知识也是好的”

      “嗯!不过诸葛老师讲课真的很精彩”

      “嗯..”

      袁皓枫答得有点心虚,刚刚那堂课她走神的时间比听课的时间多太多了,不过连卤蛋那个平时不喜欢国文的人都可以听的那么入神,应该是真的上的很不错

      “老师,我们来了”

      “来,彦乔你把这些试卷拿去发给不到80分的同学,我在明天的班会课讲解,还有,刚刚那张试卷不要登记成绩,我知道那张考卷难了一点,其实其他班的考卷不是这张,班上考这样不错了,先回去吧!”

      “哦,好,老师再见”

      “嗯”

      诸葛榕露出了甜美的微笑,袁皓枫第一次看一个人

      的笑容可以看的傻住,她第一次发现,原来一个人的笑容可以这么温暖…

      “嗯,这是奖品”

      诸葛榕从抽屉中拿出一条巧克力递给袁皓枫,袁皓枫看着手上那条幼稚的卡通图案的巧克力有些怔住,这..不是小学老师拿来哄学生的吗?…

      “怎么?不喜欢?”

      “没有,很喜欢…谢谢老师”

      虽然那条巧克力幼稚了点,但却让她心中浮起阵阵暖意,小时候老师都欺负她没有爸妈,即使她每一科都拿100分,巧克力也永远不会到她手上…诸葛榕没有想到,一条这么普通的巧克力可以让袁皓枫这么开心,他相信,这些跟她同班的同学应该也不曾看过她们班长这样孩子气的表情,其实这孩子要的真的不多..

      “我这个人一向赏罚分明,你考得好我有奖励,你做不好,同样我一定有惩罚,昨天在围墙边的事你要怎么给我交代,说说看”

      诸葛榕那个甜美的笑容瞬间收了起来,眼神中满是认真,袁皓枫手紧抓着那个巧克力,低着头,一句话也没有说,他们的对话很小声,几乎没有其他老师听得到,但当袁皓枫像做错事的小孩低下头的时候,还是引起了其他老师的关注..

      “小榕啊,你会不会误会皓枫啦?皓枫很乖巧的啊”

      一个曾经教过诸葛榕的老师说着,诸葛榕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听着那老师说她乖,想着这办公室的老师,每一个都认为她是最顶尖最优秀的,袁皓枫就觉得自己罪恶感越来越重,那个女大学生家属悲伤至极的样子,又浮现在她脑海中…诸葛榕注意到了袁皓枫的失常,决定得好好跟她谈谈,或许不能只用嘴巴谈…

      “不是啦,皓枫家里最近有些事,吴老师我们班下两节都是你的课吧?我想跟你借一下皓枫,跟她谈谈,方便吗?”

      “当然,皓枫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多跟你们诸葛老师谈谈”

      “嗯…”

      想到接下来两节课都要独自面对诸葛榕,袁皓枫反而更加不安

      “铛铛铛…”

      上课钟声打了之后,老师们都陆续出去上课了,不一会儿偌大的办公室就只剩下袁皓枫和诸葛榕两个人,诸葛榕并不是很急,虽然办公室只剩她们两,但她还是为了保险起见,带着袁皓枫进去办公室后面的小房间…

      这个小房间袁皓枫不是第一次进来,之前方老师也有找她进来和她谈过她家里的事情,但她只是却没有透漏给方老师太多,对于人,袁皓枫的戒备心很强…

            “坐着吧,你不累,我仰着头看你都辛苦”诸葛榕笑着说 

            “嗯。”袁皓枫低着头坐下了。

           “说说吧,前几天在校门抽烟是怎么一回事?”诸葛榕微笑着看着袁皓枫说。

             再正常不过的笑容在袁皓枫眼中却如同洪水猛兽般恐怖,她支支吾吾是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诸葛榕微笑着看着她,也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沉默着。

               “前几天的抽烟的事,我错了….我不该抽烟……”袁皓枫缓缓的说。

              “唔….知道错了就好,我说过我一向赏罚分明。接下来不用我多说了吧。”说着,诸葛榕从抽屉中拿出了一把尺子。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3
    • 8
    • 0
    • 8
    • 59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阿里里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瑞森牌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tian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ass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czec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H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000000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