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姨妈(转载)

      我们心里头一凛一凛的——原来里面是在打屁股啊,怪不得清脆的击打声好象很熟悉,真不知大女人被打屁股,是不是象打小孩子一样,屁股光着,是不是会讨饶,我们都很好奇,同时心里也说不出的紧张。
      过了很久,那位先受审的年轻阿姨被几个架了出来,一路上嘤嘤抽泣着,秀眉紧蹙,似承受着说不出的痛楚难忍。我马上意识到,屁股挨过打了,我下意识地盯看她的裤子,好象裤带是松开过的,有一头耷拉在衣褂下面。一时间,我好想看到她的屁股,想知道她的屁股是怎么打的,打成什么样了,被谁打的,打的时候她是怎么样的,屁股能不能躲开,求饶了能不能被责打时打轻点、少打些,打过了要不要写保证书……年轻阿姨被押过我身边时,见我怔怔地盯着她屁股的部位,脸上闪现出一丝羞愧的神色,那双充盈着惊惧过后的无助眼睛瞬时暗淡下来,那时我读懂了一个女人的羞,而且这份羞是无法掩饰的。我明白了,大女人被打屁股跟打小孩子的屁股不一样,那是教育,同时更是强制;是更疼痛,更是羞愧。
      姨妈平日里是个低声细语的内秀女人,遇到这种境况也肯定说不出话来,开始低泣和含糊地低声嗫嚅着,象是想求饶。我不知道姨妈的屁股是不是经历过象我们犯错时挨打的那种痛感,如果没有,我想,脱裤子时还应该不知道要求饶,除非象我们一样,屁股挨过实实在在的痛打。其实我们那时不知,一个成年女人的屁股露出来挨打,羞比痛更想赫免。也许到打过以后,痛比羞更想减轻了。
      不一会,姨妈的裤子就被褪到了膝下,被捆绑在长凳上,完全受着束缚,白花花的屁股长条凳上摆不了,肉嘟嘟散开着,看得出那被剥露的屁股在竭力收拢。姨妈的白屁股,成熟浑圆,被不可思议地摆出来打,平日里成年女人那么私密害羞的屁股竟然会被拿出来作为受教育的特定部位而受罚挨打。
      就听见“嚓啪嚓啪”的打屁股声了,那样清脆响亮的痛苦的声音,压制着、震颤着受害人的身体,姨妈的屁股在毛竹板的起落中,坚持不了抗打的暗劲,没多久就收拢了松开,不住地晃来扭去,不时因尖利的疼痛,暗红暗红的屁股在束缚中从条凳上奋力向上向高处拱起,可能因为拱不太高,那经受着板子的屁股拱高后停顿、僵硬一会便开始低落并左右晃动,配合着姨妈的低呤嚎哭,那不断拱高加左右晃扭的屁股显得十分可怜。我从来没体验过这样的打屁股,更不可能体会到姨妈那时的痛苦。
      那些女人才坏。出去前,会安排把她屁股打烂,给她留下终生的耻辱,不过她的屁股比你经打多了。”
      特别交待过,并且每天打屁股的教育大多由李叔

    • 3
    • 0
    • 0
    • 1.7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