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农村家法(转载)

      香香一路踉跄着,被葛老大揪着手臂往前拽着走。身后跟着村里看热闹的人群,葛老大的驴脾气,大伙都知道,这会子准有一场好打,有大热闹看了。虽然也有婆娘们可怜香香,却耐不住想看出好戏的瘾头,男男女女跟在后面走着,什么表情都有。到了房门口,葛老大黑着的脸暴起青筋,大嗓门一声呼喝,人群吓退了大半。进了门又把门拴插了,村人们不免被心中吊起的什么东西搞得越发痒痒,有好事的干脆跷到后房爬窗子去了…… + 葛老大早年家底子穷,家中又有个多病的老娘,七里八村没有女娃子家愿嫁给他。直到几年前养兔子发了财,四十几岁从人贩子手里买了十八的香香,刚过门时,香香哪象十八岁,黄皮拉瘦,看上去就象没发育过的小娃子,突然见了油水,不到两年就出落成有红似白的小媳妇了,腰肢也显了出来,还真是个美人胚子。葛老大更有点以衣食父母自居,凡事管教,不服就往狠了打,这两年,香香没少挨他屁股板子。

      葛老大一个扫腿先把香香踢了个翻,香香腰间一痛斜身倒在地上,葛老大对准她的屁股尖又狠狠放了两大脚,不敢吭,逆了他只会打得更狠。“给我站起来,把裤子脱了!”葛老大阴着脸吼道。香香咬牙站起来,慢慢解着裤带,说是裤带,其实只是根结实的布带子,不等解完,就被葛老大一把揪下来,连同水红褂子一起往下扯,肥裆裤一出溜滑到脚面,连小衬裤也给扒了下来,上身只剩下个荷花红肚兜。葛老大在堂屋中间放了把方凳子,让香香头朝下趴在上面,蹶起肥白的大屁股。 窗子外的人头中已有几个楞头小子发出啧啧赞叹声,真盼着早点取了亲,也找查把自己婆娘的屁股教训教训。香香臊得满面通红,虽说不是第一次挨打,乡里汉子没几个不收拾婆娘的,有几次还在当院就让葛老大掀翻了板子上身。可大白天扒光了屁股打还是头一回,再说自己也没做错什么,到村头看见摇波浪鼓的小货郎,只问了问有没有城里人用的增白雪花膏,小货郎没这货,嘴却油着呢,说:“大姐,你这皮儿比剥了壳的熟鸡蛋还嫩,用那个,不如买盒胭脂粉上点红吧”,香香被他夸得乐了,这一笑,白里透红的小脸如沐春风,小货郎看得眼都直了。这有说有笑的一幕,却给葛老大回来时逮个下着,这小狐媚子,平时行事儿她总推三阻四,用力点她就呼痛,见天跑这卖风情来了,今天不把个女娃子收拾得屁股开花,真是咽不下这口气。上去就是一个耳刮子,也不听香香叫屈,就拽回来。小货郎吓得一溜烟跑了。

      葛老大又找来绳子把香香的手脚捆在了凳子腿上,从炕席底下抽出竹蔑条子。香香清楚这是动

    • 2
    • 1
    • 0
    • 2.8k
    • 哇哦长夜-灯火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VvgLv.0
      该评论已被用户自己删除。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