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41
    • 灭绝师太万安寺受刑转载,原创未知

          灭绝师太道:“你跪在地下,罚个重誓。”周芷若依言跪下,不知怎样说才好。

          灭绝师太道:“你这样说:小女子周芷若对天盟誓,日后我若对魔教教主张无忌这淫徒心存爱慕,倘若和他结成夫妇,我亲生父母死在地下,尸骨不得安稳;我师父灭绝师太必成厉鬼,令我一生日夜不安,我若和他生下儿女,男子代代为奴,女子世世为娼。”

          周芷若大吃一惊,她天性柔和温顺,从没想到所发的誓言之中竟能会如此毒辣,不但诅咒死去的父母,诅咒恩师,也诅咒到没出世的儿女,但见师父两眼神光闪烁,狠狠盯在自己脸上,不由得目眩头晕,便依着师父所说,照样念了一遍。

          灭绝师太听她罚了这个毒誓,容色便霁,温言道:“好了,你起来罢。”周芷若泪珠滚滚而下,委委屈屈的站起身来。

          灭绝师太还要在说什么,外面传来一阵嘈杂,一个面容粗狂的守塔番僧过来道,“郡主叫峨眉灭绝师太众人过去。”

          灭绝师太冷笑一声,“我不去。”

          那番僧平日就直接走了,哪知今日一反常态,打开牢笼,一把拎住了周芷若!

          “你做什么!”

          灭绝师太大吃一惊!周芷若是她匡扶汉室,发扬峨眉最后的希望,她绝不能让周芷若有事!

          番僧冷笑一声,“臭尼姑,老子忍你很久!今儿郡主说了,无论用何手段,也得请你们过去!”

          说着手里一用力,周芷若的一条袖子便被撕了下来,粉嫩嫩的藕臂完全露了出来!

          周芷若泪水淑淑,却一声不吭,她宁可自己受辱,也不出言求师父违背意志。

          “我问你一句去不去,你不起身,我就撕开她的一点衣服,三声之后,叫你这娇滴滴的女徒弟,一丝也不挂的在你面前,嘿嘿!”番僧邪笑一声。

          “够了!”若是平日,灭绝宁可自戟,也绝不受这等威胁,可是周芷若事关匡扶汉室和娥眉未来,灭绝若是这样自杀,任凭周芷若受辱受伤,就算死了,她也无颜面对师父风陵师太和师祖郭襄。

          念及此处,灭绝师太道,“我跟你们走便是!”

          万安寺楼高四层,寺后的一座十三级宝塔更老远便可望见。塔上人影绰绰,每一层中都有人来回巡查,塔下更有二三十人守着。

          突然之间,第六层宝塔上亮起火光,有八九人手执火把缓缓移动,火把从第六层亮到第五层,又从第五层亮到第四层,一路下来,到了底层后,从宝塔正门出来,走向寺后。

          十余名黄袍男子,手中各执兵刃,押着一个身形高挑的女尼和峨眉派一众弟子,这些弟子,女子居多,还有四个男弟子。

          一众女子中,为首的灭绝师太四十出头,大一点的弟子静玄带师学艺,年纪比灭绝师太还要大一点,旁边的静和几女都是二十七八,丁敏君几女二十出头,而周芷若、锦仪等女只有十八九岁,这一众女子被俘之后,都给换了统一的白色囚衣,带着手铐,均是剥去了绣鞋白袜,光着一双双的白净净的脚儿,拖着脚腕上沉重的脚镣,一个接一个,亦步亦趋跟着那些黄袍兵士往前走。

          灭绝师太是出家人,平日里,都是穿着厚厚的缁衣,长衣厚实,颜色灰黑,长摆落地,完全看不到身形,此时都换了单薄的囚衣,再也遮掩不住身材,火把明灭之下,却见的她双峰笔挺,将囚衣的前部高高挺起,囚衣前面的下摆完全悬空,行走间甚至露出了一丝丝曼妙的蛮腰腰型和白皙滚圆的肚脐凹线,她的臀翘丰润圆滚而高挑,身姿竟是远远比寻常的女子更加丰盈挺拔。

          她本就生的极美,加之剃的白净滑溜的光头,赤着一双白生生脚丫,在这佛门昌盛的时代,这为平日素来以刚烈,生猛,杀伐果断,武功登峰造极而著称的峨眉第三代掌门人,初见给人一种如见佛门大贤者的淡淡崇敬,可是此时此刻,她身在囹圄,自然谈不上杀伐果断,被人以麻绳铁镣束缚手脚,也展现不出刚烈生猛,中了十香软筋散之毒,一身内力散尽,自然也不再是武功登峰造极,被押解敌国大狱,掌门身份毫无用处,去了重重的光环,那女子本身的千娇百媚,柔弱风姿也就逐渐展露出来,也因为那光头,丰胸,翘臀,赤脚,而竟有了几分软弱可欺的模样,令人不由得心生将其一把按倒,掠去衣衫,狠狠板责臀腿、狠狠拷打、肆意亵渎的龃龉心思。

          此时一干人进了万安寺的后门,但见中间一座大殿的长窗内灯火明亮,众人就被押解至殿外等候。

          夜色已深,众女都光着脚丫,赤着薄薄的足心,站立在殿外冰凉的石阶上面,她们中了十香软筋散的毒素,一身内力全无,在这冷夜之中,即使是身子最硬实的灭绝师太和大师姐静和也不禁有些瑟瑟发抖,其他贝锦仪等年纪尚小的少女们更是冷的全身颤战,缩成一团,周芷若一条袖子被撕掉,粉臂颤抖,灭绝师太硬着心肠不闻不问,她不能让别人看出来自己对周芷若另有关注。

          “啪啪!啪啪!”

          殿内忽然传来一阵阵噼啪的声响,夹杂着女子呼天抢地的惨叫声!

          “啪!”

          “服不服!”

          “不!”

          “啪!”

          “降不降!”

          “做——梦——啪!————啪!————嗷啊————”

          殿外等候的峨眉众女都不禁得两股战战,算什么都不懂的也知道是女子在受刑和被拷问的声音,那啪啪作响的,应是某种毛竹大板,一记记抽击在女子未着寸缕的臀皮之时,发出的爆响。

          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啪啪的拷打声,和女子哀切的惨叫才渐渐停歇。

          几个黄衣人,粗大的巴掌,肆意抓握着一个少妇的光裸脚丫,将她倒拖着,从殿内脱了出来,因为是抓着双脚拖出来,因而臀腿处悬空着,后背着地拖行,几女悄悄侧目,认得这容貌俊秀的少妇,正是江湖中名门正派五凤刀的乌女侠。

          乌女侠乃是五凤门著名的女侠,武功奇高,虽然生的俊秀美貌,却十分刚烈,此时眉关紧缩,樱唇紧闭,死死咬着牙关,头脸囚衣囚裤尽是被冷水淋透了,可是依然深深的昏死着,秀发披散,悬起的臀腿处血渍浸透。

          大殿的门并未掩好。

          里面传来一个男子的说话声,“西华子,你也是昆仑的成名大侠,若是报效朝廷,岂不美哉!”

          “当然,你也可以按照我的规矩来,跟我们比武。”

          “滚开!”西华子的怒骂接着传来。

          “呵呵!”那男子淡淡道,“你不比可以,不过你的夫人和女儿,可都下场比了,还输了,按说,要各自斩掉一只手指头!你莫非也忍心吗!”

          “哼!”西华子怒哼不语。

          “当然,我们郡主,也是怜香惜玉的人,你师妹闪电娘娘虽然年纪不小,却也风雨犹存,你这女儿,也正是二十出头,娇美如花的年纪,若是剥开了裤裙三十大板抽在臀腿上···你也瞧见刚才乌女侠的下场了,也是名动江湖十几年的成名女侠了,哭号的像个泪人。”

          西华子依然不理会。

          那男子又说,“铁琴何先生,你是昆仑掌门,不如由你来劝你门人一劝!”

          “哼!”何太冲冷冷一笑,“要杀要剐,请自便!”

          一个女子忽然道,“你这掌门,做的也是窝囊,就算你不顾你自己的小命,难道辅你当上掌门的发妻斑淑娴也不顾吗,就算不顾,你那千姿百媚的小妾五姑娘,你总得怜惜一点!”

          “什么!!”何太冲怒喝一声,“你们将班师姐和五姑也抓了!五姑她身子不好,你们难道连病人也不放过!”

          “如果你乖乖就范,她们自然可以少了许多皮肉之苦。”

          何太冲咬紧牙关,却是不再言语!

          “既然如此,那便开始吧!”

          周芷若从门缝看去,却是何太冲的结发妻子斑淑娴和另一个柔弱娇美的少女郎——也就是何太冲的妾室五姑,也都换了单薄囚衣,光着玉足,泪目涟涟,被几个黄衣人按着,扑跪在地,这两女本来势如水火,可是如今却依偎在一起,瑟瑟发抖,五姑如此尚可以理解,那斑淑娴乃是昆仑弟子,武功声望在江湖上都是极高,显然吃了不少折磨,才会如此萎靡惊惧。

          屋外的峨眉众人只听许多女子娇喝、怒骂、哀叫、乞求,接着斑淑娴和五姑就被拖走到门缝看不到的地方,再接着便又是一声声狠厉的“啪啪”打板子声音,昆仑派的掌教夫人斑淑娴,五姑,以及成名女侠闪电卫四娘母女被毒刑拷打的惨叫声。

          这昆仑的闪电卫四娘嫉恶如仇,英明在外,听见她如此哭喊惨叫,不知道遭受了怎样的拷打,包括灭绝师太在内的娥眉众女侠,都不由得双腿发颤,腚门一紧。

          不多时,何太冲夫妇三人,西华子,卫四娘母女也都被打的晕死过去,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拖了出去。

          这些黄衣人都是番邦鞑子,丝毫不顾及男女之别,都是用一双粗粝的大手,直接抓着几女的光脚,倒拖着拖出殿外,斑淑娴和卫四娘年纪大些,纵容被拖出去也还保持着几分女侠风范,而五姑和卫四娘的女儿都是少女郎,臀腿上皮开肉绽,连衣裤都未穿好,血渍还顺着皮肉绽裂的伤口流淌,脸上满是涕泪,狼狈不堪。

          峨眉派的一众女侠,灭绝师太,静玄,静和,静虚,周芷若,丁敏君,贝锦仪,静空、李明霞、赵灵珠、静照、静伽、静慧心思各异,心中都是极为忐忑的跟着被请进殿内,甚至大气不敢呼喘,赤足落地都下意识的轻起轻落,顺次被按着跪下,灭绝师太毕竟是掌门,需得做出刚硬状,最初不肯,可是奈何身中十香软筋散,半点内力也无,与寻常女子无异,最终不得不被两个黄衣人强按得跪下。

          赵敏坐在旁边,问道,“老尼姑,你降是不降?”

          虽然叫她老尼姑,其实这灭绝师太可一点也不老,她真实年龄也不过四十刚出头,本来就生的极美,常年居住在峨眉之巅,风餐饮露,呼天地之精,取日月之华修炼,餐饮必定是时鲜果蔬,饮的是林间冰露,沐浴用的是峨眉灵秀温泉,皮肤极为白皙细嫩,因此细看看上去也不过就是三十刚过的模样,只是因为平日疏于打扮,又惯常穿一身灰色道袍,显得有了几分蚕桑,这会儿跟她的女徒弟们一样,全都换了雪白的囚衣,光着雪白的脚丫,这一众女子俏生生跪在一排,不像是师徒,反而像是一帮姐妹。

          只听灭绝师太气冲冲的道:“我既堕奸计,落入你们手中,要杀要剐,一言而决。你们逼我做朝廷鹰犬,那是万万不能,便再说上三年五载,也是白费唇舌。”

          只听一个男子声音冷冰冰的道:“你既固执不化,主人也不勉强,这里的规矩你是知道的了?”灭绝师太道:“我便十根手指一齐斩断,也不投降。”

          那人冷冷一笑,道:“我再说一遍,按照规矩,你如胜得了我们这里三人,立时放你出去。如若败了,便斩断一根手指,囚禁一月,再问你降也不降。”

          灭绝师太冷笑一声道:“你直接斩了我双手罢了,何必多此一举!

          那人道:“别忙,你且听我说完,我之前所说的规矩,只是对于旁人,你们峨眉派多数是千娇百媚的女子,若是斩了手指,岂不是大煞风景。”

          “哼!”灭绝师太早已看穿他们的阴谋规矩,根本不予理睬。

          那人也不着恼,自顾自说道,“对于峨眉派,另有一番规矩,你若是你如胜得了我们这里三人,立时放你出去。这条不变,可是,如若败了,需得剥去裤裙,裸着下身,重重的责打三十大板,当然,如果你肯降服,这三十大板自然也可免了。”

          “哼!”灭绝师太冷哼一声,不为所动,可是其实内心却已经隐隐有些恐惧,灭绝师太虽然性格刚硬,纵真的砍去她的手脚,也不会吭一声,至于上刑打板子,别说是三十大板,就算是抽她三百记屁股板子,她也自信熬得过去,然而这剥去裤裙来打,却让灭绝心里咯噔一下!

          但是灭绝毕竟是一门掌门,千万心思,不行于色,只是冷冷道,“你们这些恶棍,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休说是剥了裤子,就算,就算,哼,我不跟你们打!”

          赵敏微微一笑,她知道灭绝师太性子刚烈,跟她死磕也没什么结果,转而令人将灭绝师太旁边的一个少女押了出来。

          她清丽如昔,只是因为身在囹圄,所以略现憔悴,不过神色却泰然自若,似乎早将生死置之度外。鹿杖客照例问她降是不降,周芷若摇了摇头,并不说话。

          鹿杖客正要派人和她比剑,赵敏说道:“周姑娘,你这么年轻,已是峨嵋派的及门高弟,着实令人生羡。听说你是灭绝大师的得意弟子,深得她老人家剑招绝学,是也不是?”周芷若道:“家师武功博大精深,说到传她老人家剑招绝学,小女子年轻学浅,可差得远了。”赵敏笑道:“这里的规矩,只要谁能胜得我们三人,便平平安安的送他出门,再无丝毫留难。尊师何以这般涯岸自高,不屑跟我们切磋一下武学?”

          周芷若道:“家师是宁死不辱。堂堂峨嵋派掌门,岂肯在你们手下苟且求生?你说得不错,家师确是瞧不起卑鄙阴毒的小人,不屑跟你们动手过招。”

          赵敏竟不生气,笑道:“那周姑娘你呢?”周芷若道:“我小小女子,有甚么主张?师父怎么说,我便怎么做。”

          灭绝师太听了,不由得微微点头。

          赵敏道:“尊师叫你也不要跟我们动手,是不是?那为了甚么?”周芷若道:“峨嵋派的剑法,虽不能说是甚么了不起的绝学,终究是中原正大门派的武功,不能让番邦胡虏的无耻之徒偷学了去。”她说话神态斯斯文文,但言辞锋利,竟丝毫不留情面。

          赵敏一怔,没料到自己的用心,居然会给灭绝师太猜到了,听周芷若左一句“阴毒小人”,右一句“无耻之徒”,忍不住有气,嗤的一声轻响,倚天剑已执在手中,说道:“你嘴上倒厉害得紧。你是决意不肯出手的了?”周芷若摇了摇头。赵敏道:“旁人比武输了,或是不肯动手,我都截下他们一根指头。你这个妞儿想必自负花容月貌,以致这般骄傲,我也不截你的指头。”

          说着伸手向苦头陀一指,道:“我划你脸上二三十道剑痕,瞧你还骄傲不骄傲?”她左手一挥,两个黄衣人抢上前来,各出一手,执住了周芷若的双臂,反背在身后,另各出一手,抓住她的头发令她将头扬起来。

          赵敏微笑道:“要划得你的俏脸蛋变成一个蜜蜂窝,也不必使甚么峨嵋派的精妙剑法。你以为我三脚猫的把式,就不能叫你变成个丑八怪么?”

          周芷若珠泪盈眶,身子发颤,眼见那倚天剑的剑尖离开自己脸颊不过数寸,只要这恶魔手腕一送,自己转眼便和那个丑陋可怖的头陀一模一样。赵敏笑道:“你怕不怕?”

          周芷若自诩武功远远高于赵敏,此时却因为十香软筋散而被两个寻常兵丁按住,任人宰割,不由得心中暗暗悲戚,可是剑在脸前,她再也不敢强项,点了点头羞声道,“我怕。”

          赵敏见周芷若服软,又继续道,“那你服不服?”

          周芷若生怕赵敏割破自己的脸,委委屈屈道,“服了!”

          赵敏又问,“那你还敢不敢骂我!”

          周芷若的泪珠儿已经忍不住滚滚留下,啜泣道,“我不敢骂你了!”

          “那你叫我一声姐姐。”

          周芷若咬咬牙,低声道,“姐姐!你饶了我罢!”

          赵敏道:“好啊!那么你是降顺了?”

          “呸!”这时候灭绝忽然怒哼一声。

          周芷若全身一抖看向师父,道:“我不降!你把我杀了罢!”赵敏笑道:“我从来不杀人的。我只划破你一点儿皮肉。”

          寒光一闪,赵敏手中长剑便往周芷若脸上划去

          “慢着!”灭绝师太忽然冷冷站了起身。

          在赵敏的示意下,旁边的黄衣人也不拦着。

          灭绝师太赤足大步,向前走了两步,“你也不必激我,我跟你们打就是了,只是如果我赢了,你们可不要反悔!”

          赵敏冷笑一声,心想,“不怕你不就范!”

          “摩诃巴思,你跟他练练!”另一个粗壮的声音应道:“是!”

          灭绝师太手持一柄木剑,剑头包着布,又软又钝,不能伤人,对面则是个高大番僧,手中拿着的却是一柄青光闪闪的纯钢戒刀。两人兵刃利钝悬殊,几乎不用比试,强弱便判。但灭绝师太毫不气馁,木剑一晃,刷的便是一剑,指东打西,幻影无踪,。那番僧摩诃巴思身材长大,行动却甚敏捷,一柄戒刀使将开来,刀刀斩向灭绝师太的要害。灭绝师太的武艺本来远胜于那番僧,可惜因为十香软筋散的药力,她内功全无,脚步虚浮,险象环生。

          虽然没有内力,可是灭绝师太的剑法太过精妙,十余招后,灭绝师太喝一声:“着!”纤纤玉足轻轻点地,趾尖猛然用力,在那番僧的刀影之中不退反进,栖身而入,“托!”的一声,木剑刺在番僧腋下,若是真剑,或者内力还在,这番僧早已被穿个透明窟窿,饶是如此,他依然是手臂无力,钢刀都被击落。

          番僧大怒!奋起一掌,狠狠抡在灭绝师太的脸上,灭绝师太绝世六日,内力不存,身法不灵,这一个栖身进剑,早已用劲全身力气,腕足酥软,根本无力反抗,被一掌轮飞。

          摔在地上!

          灭绝师太咬紧牙关,一声不吭,用剑撑地,站起身来,可是脸上依然火辣辣的,她单膝跪地,另外一脚半蹲,可以看到脚趾都在微微颤抖,显然是用力过度。

          只听那冷冷的声音说道:“摩诃巴思退!温卧儿上!”

          说话之人脸上如同罩着一层黑烟,一部稀稀朗朗的花白胡子,正是玄冥二老之一。他负手而立,双目半睁半闭,似乎对眼前之事漠不关心。

          再向前看,只见一个少女慵懒*在一张铺着锦缎的矮几之上,随意踢踏着一双小脚,脚上趿拉着一对鹅黄缎鞋,鞋头上各缀一颗明珠。这少女并未好好穿鞋,只是将前脚掌穿在鞋里,大片雪白的玉足足跟都露着,随着踢踏,鹅黄缎鞋在她的脚上不停晃悠,这对脚儿,脚掌纤美,踝骨浑圆,她的主人,这个明媚的少女,正是汝阳王的掌上明珠,绍敏郡主,敏敏·特布尔。

          兵器纵横,约莫一盏茶时分,灭绝师太又叫声:“着!”温卧儿又败下阵来。这一次,灭绝师太并未给温卧儿反击的机会,只听那黑脸的玄冥老人说道:“温卧儿退下,黑林波夫上。”

          灭绝师太气息粗重,她绝食六日,连战二人,已是十分吃力。片刻间剧斗又起,那黑林钵夫使的是根长大沉重的铁杖,使开来风声满殿,殿上烛火被风势激得忽明忽暗,烛影犹似天上浮云。

          蓦地里眼前一黑,殿右几枝红烛齐为铁杖鼓起的疾风吹熄,室内猛然变黑,黑林波夫仗着兵器长重,横着轮了一个圈,“喀”的一响,木剑断折。灭绝师太并不气馁,持这断剑又复前行,可是她步履轻浮,内息全无,刚进一步,对手就铁杖横扫,抡在她的小腿上,么灭绝师太下盘一松,整个人跌倒下去,这场比斗,终是输了。

          火烛再次点起。

          玄冥老人道:“灭绝师太,你降不降?”灭绝昂然道:“我既不降,也不服。我内力若在,这番僧焉是我的对手?”

          玄冥老人冷冷的道:“嘴硬的贱尼!多说无益,打!”

          几个黄衣人一拥而上,将灭绝按住,拎到了旁边的一条刑凳旁边,粗鄙的一推,将灭绝师太推搡在刑凳上,接着抓住灭绝师太的双肩,一把将她的头按在刑凳前端。

          一根黄衣人拿出一条麻绳,在一个水桶里面浸湿了,压在灭绝师太的后颈,接着用力一绞,从灭绝师太的腋下传过来,饶臂三圈之后,将她的上半身死死绑在刑凳表面,又拿过一块木枕,塞在灭绝师太的腰腹下面,坚挺的臀腿高高垫起来,接着两个黄衣人拉住灭绝师太的裤裙两侧,往下一扯,就将灭绝师太的裤裙完全扯下来,一对丰满肥润的臀儿,完全暴露了出来!

          灭绝师太的样貌纵容再美,长得再年轻,也毕竟是过了四十的人了,女子的特征几乎发育到了极致,胯骨张开,两片圆臀丰满得犹如两团肥润的玉团儿,按说灭绝师太常年习武,臀腿本应该坚实丰挺才对,可是没想到灭绝师太天生丽质,长了这样一对柔软弹滑的臀绊儿,一个黄衣人丝毫没有尊重的在灭绝师太的臀峰上拍击了一下。

          “啪!”

          就是一声极为清脆的声响!

          紧接着,灭绝师太的臀肉就像是熬好的皮冻儿一般剧烈的颤抖起来,正是臀浪翻滚,肥硕诱人。

          灭绝师太虽然已经年过四十,可自幼出家,还是一个处子之身,她武艺高强,性格刚烈,从来都是享誉江湖,任何门派的掌教大佬,什么海沙巨鲸,甚至丐帮的帮主见了她都要以礼相待,彬彬有礼,哪里受到过这种轻蔑待遇!此时心中的惊惧,羞愤!可想而知!

          当即,灭绝师太义正言辞的朗声道,“番邦贼子!要打就打!不要羞辱人!”

          “哈哈,美尼姑忍不住想要挨板子了!”黄衣人言语之间,继续挑衅灭绝师太,同时,两个黄衣人在灭绝师太的身子两旁站定,手里的刑具也亮了出来,灭绝师太虽然嘴上刚硬,可是眼神还是悄悄瞄了那刑具一眼,顿时全身一颤!

          那昆仑卫四娘,五凤门的乌女侠,昆仑掌教夫人斑淑娴,那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女侠,一个个都是嫉恶如仇,刚烈不逊男子,刚才在殿内被打的哭爹喊娘,灭绝师太,初的时候还暗嘲她们名不副实,沽名钓誉。

          现在见了刑具,才知道厉害!

          原来这两条板子,都不是寻常的毛竹大板,而是由百年乌木硝制而成!后一寸,宽一掌!表面上镶嵌了七八个铜钉,虽然只有钉帽,没有出尖儿,可抽在臀儿上的感觉,绝不会好受!

          一打眼,就知道这刑具至少有七八斤重!

          “哗啦!”黄衣人将木杖放在水桶里面搅和一下,沾满了冷水,拎出来,抡圆!

          “啪”狠狠的一记重杖抽在灭绝师太肥软的臀肉里面!

          “——哼!哼!”好灭绝师太,不愧是一教掌门!女中巾帼,生是女儿身,却是男儿心,咬紧牙关,杏目微瞪,全身一颤,熬了片刻,之后鼻腔中哼了一声。

          竟然一句没吭,硬是将如此狠辣恐怖的板责熬了过去!

          “啪!”第二记紧接着而来!

          “···”灭绝师太全身一绷,身子被重重的板子抽的一耸搭。

          却依然咬住了牙关,一声不吭!

          两记板子轮番打完,灭绝那肥软如面团儿一般的两片肥硕的大屁股上面,已经有了两道宽宽的板花在慢慢绽放。

          这灭绝师太人到中年,臀皮却依然保养得十分柔软白皙,两记板子下去,那白白的臀面上,便有两条红色痕迹逐渐蔓延开来。

          “啪!”

          三板子!

          吗,灭绝师太的身子猛然反弓,差一点就叫喊出来,可是依然生生熬住!

          几个黄衣人也不着急,左手边那个黑衣人略微先向后撤了一步,右手将板子拖曳在地,之后忽然向前猛然踏步,右手借着这一股劲儿将板子高高抡起,狠狠抽砸下去,在半空中,左手接住了板子中上段,加力!

          “啪!”这一记板子,不光运足了力气,还用尽了拷打技巧,若是一块顽石,这一记板子下去,也能直接抽碎了!

          好在灭绝师太的臀肉足够的结实厚重,出了更加沉重的一声脆响之外,再无其他动静!

          两个黄衣人低头一看,却是灭绝师太昏死了过去了!

          “哼,原来也是个怂货!三记板子就抽的昏死了!泼醒了!”赵敏一声令下,一个黄衣人拎起水桶,兜头浇在灭绝师太的光头上!

          “哗啦!”

          灭绝师太哼了一声,转醒过来,那黄衣人上前在灭绝师太的脸蛋上狠狠拧了一把,“说!降不降!招不招!服不服!”

          这一把虽然捏在脸上,但是黄衣人却有些奇怪的又捏了一把,之后忽然发出一声轻笑,在灭绝师太的脸上又随意捏弄几下。

          “啊!”几个女弟子都微微一怔!

          原来灭绝师太的脸上涂了很厚的粉底,尤其是额角处,这用水一泼,再一蹭,粉底尽去,之前有些拉低了灭绝师太形象的扫帚眉居然是画上去的,而之前灭绝师太略显方脸也是因为涂了厚厚的粉底原因,用水一泼,真容全露,饱满的面颊,清秀的下巴和鼻挺,一对柳叶黛眉,竟是一个比之周芷若都丝毫不逊色的美艳少妇!

          “啪啪啪!”赵敏大声鼓掌道,“我虽然在草原长大,可是也早就听闻,中原有两大美女,齐艳争辉,一个名叫黛绮丝,号称武林中的第一美人,传闻黛绮丝眼若秋波,高鼻深目,肤白如雪,倾倒众生,绝色倾城,端丽难言,容光照人,所到之处满堂生辉,看者无不惊艳震动,明艳不可方物,美若天仙,又胜过天女下凡,冷艳逼人。”

          “她的艳名远播天下的同时,还有一名峨眉派女侠与她齐名,那就是你,灭绝师太了!”

          “我初见你还觉得奇怪,虽然也生的很美,却跟传闻之中并不符实,却不知道你为何把自己弄成了这番模样!”

          灭绝师太,牙关紧锁,并不答话!

          赵敏冷笑一声,“哼,臭尼姑,皮子紧,嘴巴也紧,继续狠打,给这美尼子好好松松臀皮!!我看你能犟到几时!”

          “啪!”

          “啪!还嘴硬吗!”

          “啪!”

          两边的重度板子,一下接一下的在灭绝师太的臀面上狠抽!

          那重度板子,足足有一寸厚,寻常男子的巴掌宽,可是一板子抽下去,还覆盖不到灭绝师太四分之一的臀瓣儿,可见这灭绝师太的臀翘是何等的丰硕肥润。

          “啪!”

          “说!老尼姑!降是不降!”

          “啪!”

          “啪!招不招!”

          板责之声,不绝于耳,两个黄衣人左右移动,转着圈儿抽打,时不时,便后撤一步,单手轮板子,到半空再狠狠加力抽落,给灭绝师太来一记痛不欲生的暴击!

          可是灭绝师太,不愧是女中巾帼,刚强的意志,不但不逊须眉,甚至又有胜过!

          “啪!”

          灭绝咬紧牙关,受尽折磨和委屈,也一声不吭,一语不发,一点不叫!

          她本是处子之身,这有生以来,第一次赤着臀腿,暴露在如此多的男子,敌人,甚至是自己的一众弟子的眼前,这些弟子,不光是女弟子,更有四个男弟子,灭绝师太虽然内息不复,可是她剑法武功亦是超群,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余光中,竟是发现那几名男弟子悄悄瞄着自己被重度刑具板子,抽的波浪翻飞的臀腿,d定定看着,心中的愤怒,羞愤,耻辱简直难以名状。

          “混账!”灭绝师太的俏脸上补满寒霜,一脸悲愤。

          “啪啪!就问你服不服!”

          又是两记重责!

          足有七八斤重的沉重大板狠狠抽进灭绝师太的腚肉之中,就犹如古法夯面时候的木槌,深深凿进雪白的面团里面一样。

          劲道十足的面团被重度刑具肆意的抽打,捏揉成任意的形状,而檀木重板离开的一瞬间,又臀浪翻滚,回复原状!

          “啪!”

          “啪!”

          “说!降不降!老艳尼!屁股开花的滋味好不好受!”

          板责继续,已经接连十几记的大板子,在灭绝师太的丰润肥臀上留下了恐怖的宽厚血痕,一条条的血痕层层交叠,板子的边沿则是在灭绝的美臀上留下更深的血线,一记重板,两条血线,几十条血线交织密布,在灭绝师太的娇臀表面刻下一副凄美的西方油版画,饶是灭绝师太习武三十余载,体质强横,可是也熬不住这百年檀木熬制的刑具板子,更何况,那木板正中还镶嵌着七八条铜制钉帽,一个个顿头钉帽在那羞臀的板花儿正中刻绘出一个个花蕊的形态,一时间,灭绝师太的两片肥硕诱人的臀片,在一记记板子的催动下,波涛汹涌,臀浪翻滚,形似一条被风吹过,花叶花朵上下翻舞,姹紫嫣红的花海。

          不光是玄冥二老觉得十分香艳刺激,就连赵敏看着那雪白的臀浪在一记记重度板子的摧残折磨下变得姹紫嫣红,皮肉青肿,也觉得十分惊艳,更对灭绝师太如此美妙松软的臀腚暗自羡慕。

          而跪在旁边围观的峨眉派女弟子都心中惊悚异常,见得师父灭绝师太都被打的臀浪翻滚,额头上虚汗阵阵,全身微颤,咬紧牙关,推及自身,若是自己这还未发育饱满的小屁股,能熬得这恐怖刑罚几下,实在是没有信心!

          而几名男弟子看着师父平日里严肃冰冷的面孔上出现如此痛楚,哀切,我见犹怜,惹人怜惜的姿容神态,见着师父平日里裹在厚厚缁衣之中的竟然是如此娇艳欲滴,臀浪滚滚的傲人身材,不由得暗叹可惜平日从未得见,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心疼师父,反而喉结滚动,暗咽口水。

          “啪!”

          “啪!”

          “还不服!”

          两边的黄衣人,心狠手辣,板责不止,他们上步狠抽,双手绞劲儿,或者单手轮板子再加腰力,又或者转圈走步,走一步,打一板子,像是最好的能工巧匠雕琢玉器木材一般,转着圈圈在灭绝师太肥硕的臀峰上面刻着花朵,两条檀木大板,舞的几乎带起残影,上下翻飞之间啪啪作响!

          灭绝师太虽然刚强,牙关紧咬,一声不吭,可是打到痛处,却也不得不从鼻腔,喉管出发出一次次闷哼或是擤气声。

          随着板子的抽落,随着剧痛的逐渐增加,累积,灭绝师太的全身上下,从雪白的光头,到纤秀的脖颈,俏丽的面颊,都补满了细密的汗珠。

          她反绑在背后的双手,也握住铁索,攥紧双拳,指节因为过于疼痛,而抓握得发白。

          她的双臀肥软,虽然给人无尽联想,却也因此而挤在一起,两片松软肥润的臀肉将两股之间的腚沟完全遮盖住,这个四十出头的处子女尼最后的一丝丝尊严总算得以保全,灭绝虽然疼的求死不能,可是一双大腿却仅仅并在一起,两只白白的脚丫也上下交叠,两腿绝不肯分开半毫,灭绝人虽然已经过了四十,可是一双嫩足却是幽若二十七八的女郎,除了足心略厚实之外,不论是玉色,软糯,丰润,还是足踝的光洁,足趾尖的饱满脚趾肚儿都十分诱人,犹如十颗粉色的玉珠儿点缀其上,此时已然绷紧,随着一记记的杖责而微微发颤!

          “啪!”

          “啪啪!”

          “说!臭尼姑!你还犟不犟嘴了!啊!”

          不知道是多少记的板子拷打下去!

          纵容灭绝师太再坚挺,再能熬刑,也是一次次被打到昏死过去!

          “哗啦!”

          一整桶的冷水,像是浇花一般从灭绝师太的光头,一路往下,打湿了她的上身囚衣,接着浇在她皮肉青紫的臀儿上,大腿,小腿,脚丫都淋满了冷水。

          赵敏上前,解开了灭绝师太脚腕上的锁链,用木杖的尖端像是拨弄垃圾一般,将她的两只小脚向着两边一分,两条二十多斤重的玄铁重镣就拽着她的两只白生生光脚丫扯着落到地面。

          “不!”

          “不!”

          刑凳足有一尺宽!

          两个脚丫分落两边,就算灭绝师太得臀腚再饱满丰盈,也遮掩不住她两股之间的臀沟儿,冷风细细,吹在这处子老尼的腿缝里面,灭绝师太不由得觉得腿间冰凉,又羞又耻!眼前一湿,竟是没有忍住,掉出了两颗金豆豆!

          “哈哈!”赵敏大觉好玩,嘲讽道,“堂堂峨眉山掌门,江湖上谈之变色的灭绝师太,竟然因为打屁股,而掉了金豆豆,你叫我一声奶奶,我便饶了你这屁股板子,好是不好?”

          灭绝因此羞耻而流了两滴眼泪,作为一派掌门,早已经怒不可遏,可是她两臀到如今已经被抽了恐怕不下百十记重度的板子,疼的撕心裂肺,稍动一动都撕裂难忍,加上五六天没有吃饭,腹内空空,两脚提不起来一丝力气只能任由两脚垂在凳子两侧,腿间风光,一览无余。

          这女子的腿间风景,完全看不出年纪来,但见灭绝的两股之内,白皙暖糯,凹处深邃,满处如青丘,丛丛的花树并不算是丰满,但也花影摇曳,内里的通幽小径,若隐若现,层层门扉虚掩,呈现微微的粉色!门扉尽出,红豆微挺,犹如鲜果般诱人,连赵敏都觉得惊异,这灭绝师太四十出头,正是虎狼年纪,本以为就算不出去偷人,也会自己用玉棒自慰,没想到下身竟是绒毛稀少,粉嫩如十八九的少女,竟然还是一个丝毫未经人事的处子!

          不少人的眼睛,也都随着赵敏向着灭绝师太的腿间看去,其中就含了灭绝师太的四名男弟子!

          “混账!”灭绝也感受到几名男弟子的目光,不由得再次骂道。

          她积威甚重,四名男弟子全身一颤,噤若寒蝉,慌忙收拢了视线,暗暗骂自己意志不坚!

          其实很多男学生在少年时期,都会暗暗觊觎美女老师的身体,只是觉得神秘和好奇,倒未必存了什么龃龉的心思,这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念及此处,赵敏却冷笑一声,道,“我大军所到,哪里还有你们门派!灭绝艳尼!你还在这里大呼小叫,自以为是!那四个男弟子,你们过来!给我一人狠狠抽这艳尼十记大板!”

          几个黄衣人立即将四个男弟子抓了过来!

          “不敢!不敢!”一个男弟子奋力反抗,“嗤!”黄衣人直接一剑送进了他的大腿。

          “啊!”男弟子惨叫倒地!被几个黄衣人拖了出去!

          另外三名男弟子在浑浑噩噩之间,接过了板子!

          “孽障!孽徒!你们敢!”

          灭绝师太喝道。

          一个男弟子却高高抡起板子,道,“师父,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您多担待!”

          说着就是一记重重板子狠狠抽下去!

          “啊!”灭绝师太冷不丁的竟然被打的惨叫一声!

        

      隐藏内容需要登录才可以看见

      马上登录
    • 4
    • 41
    • 0
    • 2.2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nihaoa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k9547Lv.0
      打赏了50金币
    • 0
      尼亚Lv.3
      打赏了10金币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bixiu666Lv.3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丁丁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四重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的贴身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eeded1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老六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xwj102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014578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msb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ssspppp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