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紫衫龙王

      历史的进程,似乎会随着一点小小的改变而出现巨大的偏差。

      在三大神僧的围攻之下,张无忌笑声诡异,显然已经是走火入魔,他自幼遭遇无穷惨事,这一瞬间,都爆发开来,他忽然冷笑一声,心想,天下人都负我良多,我何必讲许多君子义气,脱离战圈,头也不回的走了。

      三日之后,张无忌卷土重来,这一次,他并未履行君子之约,而是请到了包括张三丰在内的武当所有弟子,各大门派的仗义之士,明教全部弟子,甚至是黄衫少女等绝世高手。

      已经走火入魔的张无忌,并没有变成一个疯子,而是性格大变,冷酷至极,集结了他所结交的一切高手,势力,从少林正门,直接杀了进去,凡事挡在前面的人,尽数杀掉!

      最终,在张无忌,张三丰,黄衫少女的围攻下,三大神僧血溅少林。

      接着,张无忌高调统一武林,率领明教大军,横扫中原,击败蒙军,建立了大明王朝,道教为国教,打压佛门弟子。

      当上了皇帝的张无忌,心魔渐消,这日,他上朝归来,见得盈盈跪拜,迎接自己回来的皇后周芷若,三大帝妃赵敏,殷离,黄衫少女,不由得忽然想念起了远在波斯的小昭。

      赵敏心思最细,也最聪慧,道,无忌哥哥,你可是想念小昭了。

      张无忌微微叹气。

      殷离道,那咱们大军杀过去,什么波斯明教,以后没有波斯明教,只有我大明王朝。

      张无忌还是微微摇头,现在天下刚刚安定,我也不想随便再起兵锋。

      赵敏本来就是前朝郡主,见张无忌优柔寡断的性格又出现了,也不敢多劝,更何况她暗自里也不希望多一个女子争宠,周芷若倒也是统一心思,可就在这时,宫廷密报来了。

      张无忌看了密报,忽然冷笑一声,那一瞬间,周芷若仿佛看到了三年前,少林寺那个血屠千里的张无忌。

       

      紫衫龙王受刑(中)

       

      张无忌坐在波斯明教教主的宝座上,身边环绕着周芷若,黄衫女,以及中土明教诸多高手,小昭卧在张无忌的怀中,眼神迷离。

      公子,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张无忌轻轻拍拍小昭的背,道,小昭,我已经是大明皇帝,等此间的事情一了,我便带你回大明,封你做大明帝后。

      小昭轻轻摇头,我不要做帝后,我就是个小婢女,我只给公子做个洗脚丫头,每天服侍公子梳妆,更衣,就已经满足。

      张无忌低头,看着小昭眼中的无穷蜜意,不禁暗骂自己从前真是个混蛋,对自己情深义重的如此女子,他居然就这样将她放归波斯,三年间,遭受无数折磨!

      混账!波斯明教的几个法王声嘶力竭的叫到,我教**教主,竟然对一个外族人如此卑躬屈膝,简直是混账!

      张无忌冷笑一声,劈空几掌,将那几个法王劈飞,又是不断咳血,却是不死。

      再冷冷看着面前,那个紫衫女子。

      回归波斯明教的这些年,紫衫龙王黛绮丝更加的娇媚动人。

      她三年前就有着不属于周芷若,赵敏这些一二十岁少女的容颜和身姿,三年过去,紫衫龙王黛绮丝更显容光照人,她一身紫纱,端丽难言,风姿嫣然露出来的肌肤如若凝脂,杏眼桃腮,此时双手被反绑身后,赤着一双雪足,光脚踩在一块冰坨上,扎冷的寒气,顺着她的脚底,缓缓侵蚀着她的筋脉。

      紫衫龙王本就肤如凝脂,被寒气一冻,白软的足底更是犹如冰雕,嘴唇也微微发白。

      张无忌冷笑一声,紫衫龙王,我以当今波斯明教,中土明教总教主的身份问你,你知错吗!

      紫衫龙王朱唇轻启,俏脸之上满是愤懑,她玉足被罚站在寒冰之上,本就中过寒毒的她,更是难受,颤抖着说,波斯明教,乃是正统,你以下犯上,罪大恶极!

      张无忌淡淡摇头,是的,我是罪大恶极,我最大的罪就是让你带着小昭回波斯。说着张无忌扬起袍子,露出小昭补满伤痕的臀腿。

      原来你们波斯圣女的待遇,就是每日鞭笞一百,念诵不准心中挂念男子的奇怪教条!小昭心中念我,不能诵好,这三年之间,竟然每日被鞭笞三百,你这做娘亲的,于心何忍?

      紫衫龙王轻哼道,那有什么大不了,我当年也是这么熬过来的,圣教圣女,一向如此!

      张无忌盖住小昭伤痕累累的臀腿,摆摆手,开始吧!

      两边的教众已经走上前来,一把将紫衫龙王黛绮丝按倒在寒冰地面上,手中一条重杖,在她的腰上一敲,紫衫龙王的腰肢便往下一软,瘫了下去!

      而臀尖处却被另外两条板子交叉撑起来。

      紫衫龙王微微咬住牙关,一双美目上波光流转,身子在寒冰的折磨之下,微微发颤~

      两名跟着张无忌杀灭波斯总坛的中土明教高手,手中拎着法板,大步走到紫衫龙王的面前,一个教众将法板放在黛绮丝的下巴,往上狠狠一叉,将她的下巴高高顶起来,令黛绮丝看着张无忌。

      张无忌盯着黛绮丝的面孔,见她一脸的鄙夷,眼神火辣如毒,知道这当年的武林第一美女毫无悔改之意,冷笑一声,道,黛绮丝,我本来念及你毕竟是小昭的生母,若是知错悔改,也可以免去一些活罪,可是你如此顽冥不灵,就休怪本教主上法板了!

      说着,一挥手,那教众将板子一松,黛绮丝的头就自然垂了下去,之后扬起法板,照着黛绮丝虽然紫纱笼罩,却依然看得到曼妙臀型曲线的后身,狠狠抽打了下去!

      啪!

      在那一记重重法板之下,薄薄的紫纱丝毫起不到防护的额作用!黛绮丝纵容有万千准备,也不由得奋力仰起头来,那清纯秀美,不逊色二十岁少女的容颜之上,浮现出了一丝丝痛苦的表情。

      看着张无忌俯视的目光,紫衫龙王心中愤恨至极!只恨自己当年初见,没有将这小贼毙在掌下!

      念及此处,紫衫龙王的目光更是恨恨,凝脂一般的俏脸之上,坚强的表情,代替了痛苦!

      她牙关紧咬,美目生坚,双手紧紧攥住了拳头。

      啪!身后,又是一记法板恨恨抽下!

      咯吱!咯吱!紫衫龙王的牙关咬的生生作响!

      这两记法板,中间间隔数秒,一记的疼痛完全消退,另一下才狠辣抽落。

      法板抽在紫衫龙王的臀上,一瞬间的剧痛,犹如刀割斧凿!疼的她全身微颤!之后,疼痛渐消,慢慢渗进臀肉深处,最后逐渐变成微微的火辣和胀痛。

      整个过程,紫衫龙王都清晰的感受到。

      她的内力已经被张无忌浩瀚如烟海的九阳神功内力死死封在丹田之中,紫衫龙王本就是擅长寒系内功,美臀被狠狠杖责,丹田之中的内力,自行激发,可是撞在张无忌九阳神功的内力牢笼上,就犹如春阳化雪一般消退,如果再奋力冲击,那一冷一热,一阴一阳两簇内力在丹田之中乱撞,更是疼的她小腹之处,求死不能!

      张无忌,你有种就废了我的内功!

      紫衫龙王骂道。

      张无忌自然知道紫衫龙王的打算,冷冷一笑,继续!女龙王还有说话的空档,你们是不是打的太慢了?

      两个教众狞笑一声,女龙王,你当年也是咱们中土明教,教主之下第一号人物,怎地今日却卑躬屈膝,跪在咱脚下挨这法板!本来咱们敬你是当年武林第一美女,明教四**王之首,奈何你如此不识抬举,还害的咱们哥俩挨骂,得罪了!

      紫衫龙王黛绮丝暗道不好!

      只见那两个教众猛然抡高了重板,狠狠抽了下去!

      紫衫龙王只觉得自己的两瓣儿屁蹲儿像是遭受了攻城车一般的重击!

      娇口再难闭住,奋力张开了嘴巴,惨叫了出来!

      ——啪!

      ——啪啪!

      两边的重板快到几乎看不到残影,只能见得两个壮如龙象的高大教众不断挥舞着手臂。

      那法板足有二尺半长,形态犹如佛门戒律堂的戒板,尖头厚尾,最宽处足有两个成年男子的巴掌宽,厚达一寸!

      沉重的法板猛击在紫衫龙王的臀尖上,疼的她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在张无忌高高在上的视角下,紫衫龙王的身子被两根木杖架着腰部,整个人被拧成一个臀部最高,头脚落地的等腰三角。

      随着每一记板子抽在臀上,紫衫龙王娇羞的面庞就会高高扬起,那雪白,动人,明明已经四十有五的妇人,却拥有着二十岁少女的青涩童颜,偏偏眼角那一丝几不可查的细微纹路和眼眸之中洞察世事的眼神,能够代表她四十多岁的成熟阅历,更显风姿和韵雅!

      她本就是中国和波斯女子的混种,头发和眼珠都是黑的,但高鼻深目,肤白如雪,和中原女子大异,明锐的美眸,略显硬朗的瓜子脸轮廓上,充满了异域女子的无限风情,随着一板板打在身上,那娇红的樱唇,开合不止,娇喘连连,深邃的目光中,已经难以掩饰的流露出无限的痛楚。

      啪!

      啪啪!

      两条沉重的法板,在紫衫龙王黛绮丝的身上,重重发狠。

      黛绮丝忽然整个上身高高扬起,娇呼了两声,忽的垂了下去,看上去,是已经昏死了。

      泼醒!

      张无忌一声令下,几个教众立即拎来冰冷的水桶,兜头浇灌在黛绮丝的脑袋上,青丝随着水流抖动,犹如浇灌一颗花枝乱颤的盛开昙花。

      黛绮丝的身子,微微一颤,却又软了下去,并未醒来。

      哗啦!又是一桶冷水,一个教众抓着黛绮丝的发梢,将她的俏脸拉起来,扬起来,正对着张无忌。

      她虽然还在昏迷,美妙的容颜上,还带着痛楚的神情,可是这娇颜一露,登时满堂生辉,但见她容色照人,明艳不可方物,一缕缕的青丝在冷水和汗水的沾粘下贴在她不属于中原人那种嫩白,而像是初雪一般晶白的脸颊,额角上,真是楚楚可人,令人不忍心再下手责罚。

      可是张无忌早已经不是那个优柔寡断,害人害己的窝囊废,而是一个去除了性格中所有懦弱的真正明教教主!

      在他的眼中,黛绮丝再美,再娇,再艳,也只是一个漂亮的花瓶而已。

      他抱着小昭,走到了黛绮丝面前,手掌按在她的额头,内力一吐,浩然的九阳神功就在她周身大穴走了一圈,将她从昏迷之中叫醒。

      黛绮丝一声娇喘,见张无忌就在眼前,不由得微微一颤,她不服,不代表她不怕,那一记记板子抽在身上的感觉,别说是一个少妇,就算是铁打的汉子,也扛不住!

      见得黛绮丝微微发抖的样子,张无忌冷笑一声,既然醒了,就继续,将她的下衣剥了打!

      不!你不能这样做!黛绮丝的眼神中,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张无忌神功盖世,她早就知道,率领教众,屠灭少林都做的,她当然不认为波斯明教比少林强,所以当张无忌攻占波斯明教总坛,甚至命令自己剥去鞋袜,反绑双手,罚站在寒冰之上,她没有一点反抗。

      可是此时,张无忌竟然要剥去自己的下衣受刑受罚,她真的无法接受!

      眼见几个教众扑上来,就要剥去她的裤裙,黛绮丝忽然玉足一翻,将一个教众踢倒在地,她本来就是明教的紫衫龙王,精通乾坤大挪移的一小部分奥义,更是擅长水战,双腿比寻常修炼北腿的硬功高手还要健硕,加上多年战斗的技巧,这些教众竟然无法拿下紫衫龙王!

      张无忌摇摇头,只得再次亲自下场,他将小昭放在教主的大椅子上,身形一闪,就来到了黛绮丝的身边,黛绮丝依然是玉足一翻,大脚趾的尖儿对着张无忌的心口点去,张无忌战斗经验何等丰富,冷笑一声,待到黛绮丝的脚丫踏到自己的心口边上,这才探手,一把就将紫衫龙王娇小的嫩足捏在掌心。

      啊!紫衫龙王黛绮丝不由得一声惊呼!

      啊!她虽然已经四十多岁,可是先生早亡,已经二十多年未与男子如此接触,一双玉足更是娇软滑嫩,常年戏水,更是白皙干净,娇俏小巧的脚丫被张无忌的大手一把捏在内心,顿时全身都是一酥软!可是旋即她就反应过来,另一只脚踩向了张无忌胯下。

      张无忌奴哼一声,指尖在她的足心一点。

      啊啊!紫衫龙王黛绮丝顿时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叫,爆裂的九阳真气在她阴寒的足脉中爆炸开来!疼的她惨呼不止!这一次,可远比赵敏那一次要疼的太多!

      驯服了紫衫龙王,张无忌直接按住她的后腰,抓住紫衫龙王的裤裙,一把剥了下去!

      不行!张无忌!我乃是明教**,紫衫龙王!你敢脱我的裤裙!紫衫龙王又羞又恼!

      啪!张无忌冷哼一声,五指叉开,厚厚的大巴掌,重重扇在了紫衫龙王的一侧臀肉上!

      啊!紫衫龙王黛绮丝瞪大了双目,简直不能相信自己居然被张无忌掌掴了!

      这跟被板子打的意义,完全不同!

      张无忌!你··你竟敢打我!紫衫龙王赤脚还踩在寒冰之上,加之臀瓣疼极,又痛又怒又羞耻,清冽的语音微微颤抖。

      啪!张无忌只是冷笑,有一记巴掌,在原来的位置,再度狠狠抽下去!

      张无忌苦练九阳神功多年,掌力何等浑厚!这巴掌抽的一下,比那法板打的只会更疼!

      紫衫龙王,当年的金花婆婆,如今的波斯明教黛绮丝,那曾经迷倒千万明教弟子的秀美双眸在这一记可怕的巴掌之下,再度瞪圆,眼帘之中,已经有了波光闪动。

      她还在做最后的挣扎,我今年四十有六,跟你义父金毛狮王平辈相交!你竟敢,竟敢剥去我的裤裙,掌掴我的屁股!

      啪!张无忌继续狠抽不停。

      这一下,几乎运上全力,随着巴掌抽在黛绮丝盈白如雪的臀面上,她的眼眸也犹如喷泉一样喷出一股泪箭。

      啊!伴随着的是一声长长的惨叫和臀腿的疯狂扭动,秀首的连连摇摆。

      哼,说什么紫衫龙王,竟然如此羸弱不堪,不经一打,去去几个巴掌就被打哭,简直连十八九的少女也是不如!

      听着耳边羞耻的话语,紫衫龙王伤心欲绝,奋力叫到,我跟你娘一般大,你竟敢剥去我的裤裙,打我的光屁股,你简直是大逆不道!欺师灭祖!

      啪!这一句话,简直是犯了张无忌的忌讳,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在张无忌面前提起殷素素了,张无忌掌心微微泛起红光,竟是将九阳内力运在手心,狠狠连抽在紫衫龙王黛绮丝的臀瓣之上!

      痛!

      啪!张无忌一记记巴掌抽着!

      啊!

      好痛!黛绮丝惨叫连连,泪水也不听使唤的霹雳啪啪的往下掉!

      啪!啪啪!巴掌一记接着一记,黛绮丝盈白的臀面儿上,一条条叉开手指抽出来的印子,层层叠叠,张无忌的每一巴掌抽下去,都像是五条年份十足的粗藤条加上板子一同落在屁股上一样!

      痛死了!啊!

      啪!啪啪啪!啪啪!

      “——————我不要……别打了!我————啊啊!

      在接下来!黛绮丝已经语无伦次的喊起了不知道意义的波斯语和汉语的颠倒惨嚎!

      张无忌并没有因为黛绮丝的求饶和惨嚎就轻一点,而是连续脚踢在黛绮丝的两边膝盖,令她两腿分开,巴掌向下,狠狠抽在她大腿根和屁股交接的坐点上。

      啪!————哇啊————不!不!我错了!这一下太疼了,饶是之前一直嘴硬的黛绮丝也下意识的喊错求饶。

      啪!巴掌抽在腿根儿,指尖自然就扫在黛绮丝的臀沟里面!

      黛绮丝的眼睛顿时缩成一个尖儿,双腿疯狂的乱扭挣扎起来,不!不!

      她狂乱的喊着,可是张无忌的巴掌一下不停,继续啪啪的抽!

      不啊!————”黛绮丝忽然臀尖一挺,两腿之间呲出一杆儿亮晶晶的尿液!都淋在了张无忌的巴掌上。

      张无忌微皱眉头,他带领明教杀灭蒙古,屠戮少林,尸山血海里爬出来,一刀把敌人斩成两节,肠子乱飞,屎尿一地的场景见多了,黛绮丝尿了他一手,张无忌倒不嫌弃,只是觉得这紫衫龙王真是令自己失望,他自幼遇见金花婆婆,以为这是一个极为强横,意志坚定的女中巾帼,没想到,剥去了面纱之后,却也与寻常的少妇无异,这板子一抽,巴掌一打,也就乖乖服软叫饶,甚至也会被打的屁滚尿流。

      他随手在黛绮丝的衣角抹了两把,然后捏着黛绮丝的下巴,道,你真是让我难做,你是小昭的娘亲,我总归不能杀掉你,可是你令小昭受了不少罪,我也决不能饶你,你现在乖乖跪在我面前,叩首认错,我便可以免去你的死罪!不然,咱们明教的刑堂,你恐怕要走上一趟!那时候,就不是这几下鞭子板子巴掌的事情了!

      黛绮丝尿了之后,已经羞愤欲死,咬住牙关,恶狠狠看着张无忌,她活了这么大,自然从张无忌眼中看出那鄙夷的神色,恨恨道,我自是女子,被打的时候,惨叫讨饶又有什么了,可是,你要我跪在你这小辈面前,叩首认错,却是死也不能!

      张无忌转过身去,大笑两声,哼,这才有点当年护教法王之首,水战之王,紫衫龙王的风采,既然你嘴硬,那么就得屁股受着!来啊,给我继续打!

       

      波斯明教总坛,冲天的血光渐渐淡去。

      入夜,总坛大殿,依然惨叫和啪啪声不断。

      围观的教众,有一般是当年曾静觊觎紫衫龙王美貌的明教众人,还有很多明教新弟子,也都听闻过当年武林第一美女,明教护教法王,曾经明教水战第一,紫衫龙王黛绮丝的传奇名号。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1
    • 12
    • 0
    • 12
    • 500
    • zys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Mong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ililhk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百宅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wasdeee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絮絮叨叨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WWW999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蔚蓝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