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5
    • 【转载】妹妹变成主(佚名)

      我是S大学大三的学生,大学的生活平淡而无聊,所以我经常上网消磨时间。跟现在的主动相遇,也是因为网络。

       

      第一次和主动聊天,是因为她在论坛里发帖子,抱怨高三学习生活有多累多苦,因为她是同性恋者,同学虽然不排斥她,可也不愿意和她做朋友,所以她非常孤独,厌倦现在的生活。我本着过来人和年长者的身份,安慰她,劝她好好学习,做起了知心姐姐,顺便消磨无聊的时间。一来二去,我们就成了姐妹,给她辅导功课,一起出来逛街、吃饭、看电影。

       

      后来随着深入了解,我知道了她是sp爱好者,喜欢打人屁股,去她家给她作辅导的时候,她总会让我看一些文章跟视频。

       

      之后我发现自己几乎一点也不排斥sp,看到文章和视频的时候,总是会心跳加速,甚至有些期待尝试。她似乎非常擅长洞察人心,从我的反应就捕捉到了我内心的向往。有一次看完视频,她忽然跟我说,“姐姐其实不排斥sp,也非常想尝试一下被打屁股的滋味吧?干脆就做我的被动,让我打屁股吧?看到文章里那些被打到红肿不堪,不能落座的屁股,姐姐很兴奋吧?我可以满足姐姐的向往哦。”

       

      正如她所说,我不排斥。所以当听到她这么跟我说的时候,我除了涨红了一张脸之外,还有一丝兴奋和期待。于是我就点了头,继而那次作业辅导就变成了我的第一次实践。她命令我,“自己将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到膝盖下,趴在书桌上,把光屁股撅到最高。”

       

      我站在那手足无措,其实我心里更加希望被人强制脱下裤子,至少可以减少自己动手的尴尬。我红着脸迟迟下不了决定行动,直到她威胁我说,如果不自己脱掉裤子,她将会做一些让我感到更加羞耻的事,并且我的屁股将会被抽打到三四天都坐不下的程度。

       

      在好奇、向往和威胁的驱使下,我终于下定决心。不得不说,自己将光屁股从裤子中剥出来,实在是一件非常让人难为情的事儿,更何况是当着别人的面。慢吞吞脱下裤子的动作只能加大我的难看,于是我只能自暴自弃的一股脑露出屁股,趴在桌子上努力将光屁股撅高,任凭她非常缓慢的,用手掌掴我的两瓣屁股。

       

      “其实每次看到姐姐,我都会非常非常想用各种工具抽打姐姐的光屁股,直到姐姐撅着红肿不堪的屁股痛哭流涕为止。姐姐小时候有没有被爸爸妈妈打过光屁股?估计没有吧,毕竟姐姐学习很好,可现在却自愿脱光裤子趴着让妹妹打屁股呢。”

       

      手打在裸露的臀肉上,麻麻的刺痛,其实并不怎么疼,我甚至觉得很喜欢。可她边打边说出的话,伴随着清脆的“啪啪”的响声,让我觉得非常羞耻。

       

      “呀,姐姐有反应了,我的手沾到湿的东西了。”

       

      她像是要证明自己的话一样,将手上的湿润抹到我已经发热的屁股上。发觉自己竟然不争气的起了反应,难堪让我将脸埋在胳膊里,嘴里哀求她,“不要说了。”

       

      “这可不行,打屁股应该是惩罚,打得我手都红了,姐姐却舒服的流水了。难道用手打屁股对姐姐来说很高兴吗?那要等到以后奖励姐姐的时候才能用手。”

       

      在用手打了50下,把我的屁股打的发红发热的时候,她边做出这样的决定,边停止了第一阶段的惩罚。

       

      丝毫没有给我缓冲的时间,第二阶段便开始了。我被要求跪在椅子上屁股向后撅,胳膊撘在右边的椅子背上,以便看见摆在右边的电脑屏幕。接着她将第二轮的刑具—拖鞋,展示似的在我眼前晃了晃,接着非常有规律的开始了抽打。

       

      第一下打左半瓣屁股,第二下打右半瓣屁股,第三下打在中间接缝的地方。拖鞋的威力远大于手掌,冲击大的让我藏在臀缝里的肛门都觉得非常难受。随着抽打我的屁股开始灼热疼痛,可以预知下一次屁股哪里会被抽打,却总也躲不掉,这让我十分害怕和无措,挨打的疼痛仿佛也被放大了似的。

       

      “起先我非常讨厌姐姐,明明不知道现在的处境让我有多痛苦,却为了找人聊天,装作过来人的样子开导我,那时候我真想让姐姐趴在电脑前,一边让姐姐念自己说过的话,一边用鞋底狠狠打姐姐撅起来的光屁股。现在,姐姐开始念吧,每念一句就说一次,对不起,姐姐错了,这么自以为是应该就被狠狠抽打光屁股。”

       

      她的话让我感到十分委屈,尽管当时我也有借机消磨时光的心思,但我始终是在帮助她不是么?所以我闭紧嘴巴不肯读。她显然被我这样的行为惹怒了,因此鞋底抽打在屁股上的力度跟速度都提高了不少。我猜我的屁股已经开始肿了,因为它已经十分疼痛,以至于让我不自觉的开始小幅度晃动屁股,但是却怎么也逃脱不掉鞋底的抽打,所以我忍不住开口叫出声,并开始解释。

       

      “啊,疼。我是想帮助妹妹的…唔,轻一点,不只是为了要找人聊天,对不起,啊哈。”很快的,我就发觉如果不听她命令的话,屁股恐怕就会一直被打,于是我只好用已经带着哭腔的声音,一句句念那些发给她的话,然后按照她的要求承认错误,请求惩罚。

       

      “姐姐的屁股每挨一下都会颤一颤呢,是在表示它很开心挨打吗?”

       

      听话之后抽打的速度果然减慢,每念完一句才会被打一下屁股,也让她有了足够的时间说出戏谑我的话。缓和下来的抽打加上更加严重的羞耻感,竟然让我的下身更加湿润。所以当她发现鞋底被弄湿了的时候,抽在屁股中间的每下力度都非常重。

       

      “非常好,姐姐的屁股被打肿了一倍呢,又红又大的真可爱。为了奖励姐姐,我决定姐姐接下来可以跪在软软的床上。”

       

      在我终于念完了之后,她告知了我屁股的现状。随后开始了第三轮的惩罚。她命令我双膝跟双臂支撑在床上,摆出像狗一样跪趴的动作,并用力压我的腰,一再试图让屁股撅的更高。

       

      我身后灼热发烫的臀肉已经非常痛苦,所以边摆出屈辱的姿势,边哀求她饶过我可怜的屁股,因为疼痛让我觉得,如果再被打,屁股一定会被打烂。但回应我的只是屁股被胡乱且快速的抽打。

       

      “姐姐的屁股离打烂还差得远呢,作为姐姐利用我消磨时间的惩罚,我决定用鞋拔子再打姐姐的光屁股五十下,等它不能再套上内裤的时候,我就原谅姐姐。”

       

      随后她就开始用鞋拔子随处抽打我的屁股,似乎有意要将我的整个屁股都修补的红肿不堪,不知下一次会打在哪的恐惧,远远超过了刚才。害怕与剧烈的疼痛让我失声尖叫,大声痛哭。我只能一边撅着红肿的屁股挨打,一边痛哭着求饶,如果不是被她摁着,我想我一定会逃跑。

       

      第三阶段的惩罚结束后,我终于获得了休息的时间。她让我趴在床上,大发慈悲似的给我红肿的屁股按摩,但这对于我饱受重创的屁股来说只是另一种惩罚而已。我当时天真的以为惩罚已经结束了,而且光屁股被人揉捏玩弄的滋味让我十分抬不起头,所以我推开她的手,并要求将裤子穿上。

       

      然而这一系列要求被她视为不知好歹,她十分生气于我的行为,于是我的休息时间便被中止了,因为她决定要给予我第四阶段的惩罚。

       

      “我…我只是以为…以为惩罚结束了…我…”

       

      等我主动将撅高的光屁股移到她跟前,哭哭啼啼的解释,哀求她随便揉捏玩弄,不要在罚我时,已经平息不了她的怒火了。

       

      “我决定将姐姐的整个屁股都打成红肿的样子。现在姐姐自己跪到我跟前来,上身钻进椅子下边趴在地上,自己用双手掰开屁股,把还完好无损的屁股沟跟肛门露出来接受惩罚。”

       

      听到命令后,我迅速的意识到自己应该逃跑。身体先于大脑行动起来,我慌乱的想要提上内裤跟裤子,但随后就发现这是不可能的。将肿胀的屁股强塞进内裤加剧了疼痛,根本连内裤都无法穿好的我,只能捂着屁股蹲在地上哭,像个忍受不了被妈妈打屁股的疼痛,而中途逃跑了的孩子。

       

      我的行为让她怒火中烧,她将我拉起来摁到床上,迫使我将半挂着内裤的屁股向后撅高,随即我便听到了剪子的声音。

       

      “姐姐竟然想穿上裤子逃跑,还敢自己摸屁股,难道姐姐不知道在受罚的时候是不能反抗的么?把内裤和裤子全部剪烂,姐姐就能安心听话了吧?”

       

      “不要,我错了,我按你说的做,不会再反抗了,你打我的屁股吧,不要剪裤子。”

       

      妹妹比我矮的身材力气却比我要大的多,挥动着剪刀好像下一秒就要剪烂我的裤子,无法挣脱的恐惧和无力感使我屈服,让我只能按照她说的做。

       

      在这之前我以为跪趴的姿势是最屈辱的,但现在跪撅还要自己分开屁股,露出从来没有见过人的地方挨打,这羞耻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刚才跪趴的姿势。但打屁股所带来的疼痛与恐惧,让我完全顾不得这些,我立即听话的按照她说的做,生怕迟疑与反抗还会带来其他惩罚。之后我便体会到了远远超出我想象的疼痛,以至于当鸡毛掸子第一下抽在臀缝里的时候,我的手就不自觉的分开了。

       

      “噢唔,求求你不要再打这里了,太疼了。”

       

      “掰开屁股把肛门露出来!惩罚结束之前如果姐姐敢再让你的屁股合上,我就把姐姐的屁股跟肛门全部打烂!”

       

      我的哀求并没有奏效,于是只能拼命的分开屁股,好像要把屁股弄裂一样。

       

      “啊!不要打了,呜,要打烂了,打这里太疼了,啊噢,我要趴不住了。”我发疯似的哀求,扭动屁股,企图减缓似乎要打裂屁股的剧痛,然而她加紧我胯部的双腿阻止了我的行动。在15下的酷刑后,我的第一次实践终于全部结束。

       

      那之后我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因为随便的动作都会牵扯到重伤的屁股。她却命令我立刻站起来,提上内裤陪她写作业。就如同我刚才的尝试,肿大了三倍的屁股根本无法塞进内裤里,所以我只能羞耻的哀求她,允许我脱下内裤,光着屁股陪她写作业。她非常大方的同意了我的请求,要求我跪趴在地上,将屁股最准镜子,以扭曲的姿势回过头观察自己红肿成了三倍大的屁股半小时,并将刚才的惩罚和自己的内心感受写下来。

       

      因此才有了以上的这些文字。

       

      妹妹看完我写的记录之后不太满意,因为我被惩罚光屁股的时候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所以必须称呼施以惩罚的妹妹为主,或者直接写妹妹,妹妹觉得写“她”的话就显得既不亲切又不尊重。

       

      除此之外,我必须照一张足够清晰的屁股写真,将受刑后屁股的样子完完整整的记录下来。将自己如此羞耻的部位照下来供别人欣赏,如此羞耻的事情让我不自觉的跟妹妹据理力争,然而这却被妹妹当做顶嘴、反抗主动的权威。

       

      所以我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庆幸的是妹妹喜欢将原本白嫩的屁股打的红肿发硬,不喜欢将屁股打到破皮流血。所以那天我的屁股暂时得到了宽恕,没有继续挨打,只需要撅起红肿的屁股反省就够了。我为此感到松了一口气。那个时候,出于对打屁股的恐惧,我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除了反省自己利用妹妹消磨时间外,丝毫没有考虑到结束与妹妹的关系。对此我也十分想不通,大概我本身也对实践非常向往吧。

       

      挨打之后的那一周时间里,我只能穿着宽松的运动裤,将屁股勉强遮起来,并且尽量微微张开双腿,避免屁股沟和肛门受到摩擦而加剧疼痛。

       

      教室里的硬木椅子着实让我痛苦,以至于第一次看到我慢慢坐下的时候,室友关心的问我怎么了,我只能推说昨天出门摔跤了。屁股红肿着坐在教室里听课,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刚被打过屁股的小学生。

    • 5
    • 5
    • 0
    • 1.5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打赏了100金币
    • 0
      anxLv.1
      打赏了100金币
    • 0
      wasdeLv.0
      打赏了100金币
    • 0
      wasdLv.0
      打赏了100金币
    • 0
      wasdeLv.0
      打赏了100金币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