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f/f】刚好遇见 (转载)(作者不知)

          销售部所有人九点会议室开会。

          林冉刚到公司,打开电脑,登上邮箱就看见销售总监群发的邮件。

          正常来说,每次总监开会都轮不到自己这个级别,林冉不敢置信的把椅子滑到旁边人的工作格,“王姐,咱也去开会?”

          王婕给了林冉一个肯定的眼神。

          “一会开会,大家都别迟到。”部门经理路过时提醒大家。

          看部门经理的脸色还可以,林冉心里总结了自己这段时间的工作表现,似乎没有让领导不满意的地方,林冉安心了几分。

          接了杯水,上了个厕所,林冉拿着本和笔,随着众人走进会议室,选了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一个领导一个风格,林冉部门经理开会就很磨叽,两件事也能说一个小时。这位总监大人显然是个有效率的,一点寒暄没有,上来就直奔主题。

          “大家也知道,东北地区的经理不干了,职位空了出来,公司传统,先内部选拔,内部没有合适的人再外部招聘。”销售总监顾简将众人的神情看在眼里,“每人交一份东北地区的销售分析,三天后,会议室做汇报。”

          “大家有问题吗,没有问题就散会,各区域经理留下。”

          林冉心里有个问题,不想参与竞争的可不可以不做汇报,只是所有人都摇头表示没问题,林冉也不好意思问,显得自己格外不思进取。

          在所有人都兴奋的磨拳擦掌的时候,林冉低着头发愣的表情已经引起顾简的兴趣。

          “那个,平时表现怎么样。”顾简指着往门外走的林冉问。

          “还可以,交代的任务都能很好的完成。”

          顾简点点头,没对这句话做任何评价。

          下午领导都出了门,办公室的气氛没有像往常一样随着领导出门而变得轻松,反倒紧张起来。

          每个人都把自己缩在办公格子里,忙碌着自己的工作,没了平时的闲话。

          气氛有些压抑,似乎所有人都成了竞争对手。也对,有的人已经在这个岗位做了五,六年,想动是正常的。

          林冉忙完自己的日常工作,拿着水杯去茶水间打水,路过王姐的办公桌,“王姐,我去打水,你要嘛!”平时林冉去打水也会问王姐。

          “不用了。”

          林冉眼见着王婕迅速的关掉了电脑上显示的Excel表格,林冉并不介意,却也不再逗留。

          顾简出门开会时让IT下发了系统权限,现在每个人都可以导出东北区销售数据,至于你能整理出多少内容,全凭个人能力。

          之前都是领导给表,林冉只要负责把表上的数据填好就可以,没有串联起每一个数据背后要体现的意义,也没有想过领导想要这组数据是为了分析什么,现在林冉还真有点不知道从何入手。

          林冉问了一个平时关系不错同事的进度,得到她也没有头绪的答案,她说她也是瞎弄,可是林冉好几次望过去,她看起来都很忙碌,不是在翻资料,就是在噼里啪啦的打字,就没有停歇过。

          本就不该问啊,林冉问完才意识到自己真的越矩了。

          坐到下班点,林冉一组数据还没弄出来,把资料拷入到U盘里,准时下班,没有和还在加班的同事打招呼。

          “这么早就下班了?数据分析的挺好?”

          “顾总。”林冉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叮,电梯的门开了。

          林冉第一次痛恨电梯里的人少,硬着头皮跟在顾简身后上了电梯。

          “数据分析做到什么程度?”第一次同样的话顾简问了两遍。

          “还,还没有思路。”从刚刚林冉就在思考怎么回答顾简的话,最终林冉还是选择了说实话。

          “站在我的位置上想想,我想看到什么?”顾简放软了语气。

          “销售额,利润。”

          “还不算太笨。”顾简说完,明显感觉面前的人松了一口气,“经过我的点拨还做不好,就欠揍了啊。”

          林冉松掉的这口气又重新提起来,望向顾简,明明是亲昵的玩笑口吻,林冉在顾简的脸上却没找到一丝笑意,不敢再有侥幸心理,林冉绷紧了神经回了句,“是”。

          A市的生存成本太高,林冉刚毕业那会手里根本没有钱,靠着家里给的钱在A市租了个床位。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大家也会诉说自己来A市的梦想,也会感慨现实的无奈,抱怨工作上的不顺心,林冉很少说自己的事,但她却觉得温暖,在这个大城市,大家生活的都不容易,似乎自己的那些事也没有什么不能忍受,林冉很喜欢听她们说生活中的事,而不是只关注自己那点情绪。

          还没进门,林冉就听见赵梓欣吐槽他们领导,林冉只觉得有些话从赵梓欣嘴里说出来,就会变得格外生动有趣。

          “晚上一起吃火锅啊。”赵梓欣看见林冉回来,问道。

          林冉从床上取下笔记本电脑,举给赵梓欣看,“加班,你们吃吧。”

          房东为了多赚钱,屋内已经没有空间给她们办公用。

          每次拿工作回来做,林冉都会去附近的一家咖啡店,算起来一杯咖啡的钱也不便宜,可买一个舒适的空间,倒也值得。

          天色渐沉,林冉缩在咖啡馆的沙发上,眯起眼睛注视着窗外。

          电脑上打开的Excel表还一片空白,林冉脑海里总是会出现,顾简那句做不好,就欠揍了的话,林冉勾唇轻笑,在期待什么呢。

          林冉选的位置在咖啡店最角落的地方,她身后是墙,右边对面是个小仓库,只有咖啡店的老板偶尔过来。观察了周围并没有其他人,林冉才登了另一个QQ号,那是她混sp圈的号。

          都乖乖的吃饭了嘛。

          这是不期而遇群里的日常问候,林冉看着群里小孩儿一个个表明自己很乖,已经吃过了的话。她在窗口打的那句,还没吃,群主吃了嘛的话,久久发不出去。

          她在sp圈子也混迹了四年,可多少都有点叶公好龙的味道,上大学那会倒是接触过几个主,开口没说两句就全方面压制的聊,让林冉很不舒服。

          也不过是需求不同,不用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吧。

          林冉混了这些年,最终也就留下两个群,一个是不期而遇,林冉喜欢这个群主,说是主,却不是很强势,她总是会给小孩儿选择的空间,她会罚你已经知道错了的部分,但对于你不认为有错的地方,她都不会多说,她会告诉你可能产生的后果,但不会阻止你经历,她从来没有拿她的生活经验去限制你的人生,这让林冉觉得舒服。

          这四年林冉知道群主遇见很多的生活点滴,她的情感经历,她的开心和难过,林冉每天都会将群里的信息看一遍,只为了找寻遇见发的只言片语,可是却没有主动跟遇见聊过。最开始林冉分辨不清自己对她是关心更多,还是隐藏在关心下更多的是好奇和窥探,林冉不想自己心里有一丝杂念,所以林冉也就是在遇见的文里留言,一直没有深谈。

          而另一个群,也是因为这个群主遇见在,林冉很好奇她们三个风格迥异的主,怎么凑到一起的。

          刚加入群的时候,这三位大主都刚毕业,常常因为忙碌而没有时间吃饭,可是遇见不一样,她是单纯的因为懒,才不吃饭。后来三个人在群里立了flag,每天将早餐午餐晚餐的照片发到群里,为了监督彼此吃饭,没做到的人会被直播挨打音频。

          那个时候林冉每天都会刷这个群,运气好,真的赶上过几次遇见挨打的直播,听遇见的声音也觉得是很可爱的人。

          真正开始佩服这三个人也是从她们开始发照片,林冉从没想过这样一件事,她们可以坚持做三年。

          想要的也不敢主动去争取,就像加了不期而遇的群,自己也很少说话,大部分时间都在潜水,嗯,自己的水性真的不错,这么多年都能憋的住。林冉自嘲的笑笑,看着遇见在群里说话,她今天似乎心情很好。

          欧阳夏哼着小曲去库房取东西时林冉刚好不在,电脑和手机都扔在桌上,欧阳夏微微皱眉,她就不怕东西丢了。

          电脑上没有关掉的QQ窗口还闪着信息,欧阳夏不经意的瞥了一眼,看见自己熟悉的ID,竟然是自己的群,也是太巧了。

          林冉上完厕所,重新缩回沙发,群里的信息已经刷了两波,遇见每次出现,群里就会格外活跃,林冉滑动着鼠标去找楼主发的信息。

          我看到有人还没吃晚饭。

          总会有这样诚实而欠管教的小孩儿,林冉在群里见过很多。

          第三方广告为什么显示此广告?

          林冉没兴趣找寻是哪个小孩儿没吃饭,她更关心的是遇见为什么还没有发晚餐的照片。

          木木,给你十分钟,晚饭照片发上来。

          莫名其妙被遇见点名,林冉不可置信的又看了一遍信息,遇见怎么会知道自己没吃晚饭。林冉翻查着信息,找到上一句自己说的话,还没吃,楼主吃了嘛。

          明明记得自己没点发送,难道上厕所时碰到键子了,林冉困惑的起身,去前面买吃的。

          哈,还挺乖。欧阳夏看见林冉来找自己买三明治时的心里话。

          发了照片,林冉没再问遇见吃没吃饭,她既然看见自己说没吃饭,自然也看见了自己的问话。

          反正她不吃饭有人收拾她,林冉倒也放心。

          乖。看见林冉发的照片,欧阳夏回道。

          楼主不乖,都不吃饭。林冉打字的速度很快,打完再审视自己的言语,语气中的嗔怪似乎是很熟悉的人所说的话,自己对遇见很熟悉,不代表遇见熟悉自己,林冉没把握这样的语言会不会引起遇见的不快。

          终究还是把话删了,回了一个中规中矩的表情。

          因为不了解,无法把握言语的分寸。

          眼见着她打了字,结果就只看到一个表情,欧阳夏很好奇她刚刚到底打了什么。

          直到看见遇见传了晚餐,林冉才放心的退掉QQ。

          两年前林冉有一次半夜看见遇见发信息说胃疼,也是那一次林冉第一次和遇见交谈,关心担心的言语很自然的流露,却也因为距离显得苍白无力,要是能在她身边就好了,尽管林冉知道自己和遇见在同一个城市,但也没办法冒然找她见面。这份心疼也就一直压在心里。

          如果可以就这样静静的守望你一世也好,只是我知道那并不是你要的。林冉苦笑,似乎总是会被你牵动心绪,想靠近却不得其法。

          做好自己的事,林冉深吸一口气,投入自己的工作之中。

          连着三天都加班到后半夜,数据核对了一遍又一遍,注意力再也集中不起来,看着数字都晕,自己再检查也检查不出来差哪,林冉在心里跟自己说,就这样吧,听天由命。

          林冉跟同事早早来到会议室,各部门领导都还没到,圆桌上空出来的位置也不是她们这种小虾米能随便坐的。林冉习惯性的找了最角落的位置等待开会。

          顾简领着一众经理走进会议室,林冉她们自然的站起来相迎。顾简的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林冉身上。没有跃跃越试的兴奋,也没有紧张的忐忑感,林冉眉眼间的淡然让顾简多了几分兴趣。

          等所有人都坐下,顾简也没有繁杂的开场白,直接开始点人做销售分析,从离她最近的人开始。

          销售指标,销售额,店面销售,单品销售,竞争品牌在东北地区的销售情况,前面几个人分析内容大多都是这几项。顾简的神色一直没有变化,让汇报的人心里没底。

          几个有想要竞争东北区销售经理的人,都谈了对未来市场的规划,无非就是扩大市场占有率,并没有太多的新意。

          意料之中的事情,顾简倒也没有过失望。

          从上一个人开始汇报,林冉还是不可避免的紧张了起来,明明没有竞争之心,只是一个单纯的汇报,中间顾简一个问题都没问过,林冉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下一个。”没有评论每一个人的汇报工作,直接到了林冉。

          从最角落的位置走出来,拿了U盘连接电脑,放出自己的PPT,林冉深吸气,开始自己的汇报。

          大同小异,并没有给顾简带来特别多的惊喜,看来自己那天下班说的话,林冉并没有很好的消化。

          “最后我分析了店面的销售额和销售利润。”林冉将自己的PPT翻到下一页。

          之前很多人都分析了毛利,但和销售利润还是有差别。顾简很好奇林冉能分析到什么程度。

          “大家看一下财富中心店面的销售利润。”

          报表上显示的红色数值代表着利润为负数,几个大区销售经理眼里都多了几分认真。

          “说一下你利润的计算方式。”顾简的问话让会议室的气氛多了一丝紧张感。

          “我们可以看到财富中心店面的毛利润。”林冉在毛利润那点了点,“然后减去进店费,员工工资和店面基本开销,我粗略算的数值是这个。”林冉的眸光对上顾简的眼神,小心的观察顾简的脸色。

          “说你的结论。”顾简看着林冉闪亮亮的眸光,淡淡的说。

          “对于利润为负数的店面,我认为撤柜,反倒可以让利润更大化。”林冉说完静静看向顾简,似乎是对自己的结论有信心,林冉眼底多了一份坚定。

          抢占市场份额一直都是公司销售的主方向,林冉的话一出,各个区域经理都有些质疑。

          “给你一分钟再核算一遍财富中心店面的数据。”

          点开基础报表查看完数据,林冉心都凉了,她在做PPT时,引用的数据差了一个小数点。

          “看清楚错哪了?”当众让林冉认错,顾简一点脸面没给林冉留。

          “销售利润写错了。”林冉老实的回答,脸上透着不自然的红晕。

          “基础数据都能错,你还分析什么。”

          林冉紧抿着唇,面对顾简的斥责,自己半分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

          同情的,安慰的,探究的目光落在林冉身上,让林冉浑身不自在,哎,这人丢大了。

          本打算结束汇报吃顿好的,现在也没了心思。

          今天这事发生在赵梓欣身上,她大概还可以调侃的和室友述说自己的尴尬,可是林冉不行,她没有办法和人诉说自己觉得窘迫的事。

          大概还没学会面对自己的失误吧,林冉坐在咖啡厅的角落,慢慢平复心绪。

          “店里新推出的甜品,请你试吃。”

          从林冉进门,欧阳夏就注意到她不同以往的情绪,在群里也没看到她上线,只能靠甜品接近她。

          林冉愣了一下,随即笑笑。这家店总是会推出新品,每次新品只能存活三天,不知道这次眼前的女子又弄出了什么新花样。

          林冉叉起一点蛋糕,在欧阳夏期待的目光中送入嘴里,味道很奇怪。

          “怎么样?”

          林冉不想欧阳夏失望,措了词才说,“很特别。”

          “就是不好吃咯。”

          “也不是,每个人的口味不一样,会有人爱吃的。”林冉很诚恳的说。

          自己心情不好却还能顾及我的感受,欧阳夏看向林冉,这孩子还真是体贴。

          “下次出新品,你再帮我试吃吧。”

          拿我当小白鼠?林冉心里想着,只点头微笑道,“好啊。”

          “欧阳夏,你又去厨房了!”肖莫生进来找了一圈才在角落看见欧阳夏,等她风风火火的走到跟前,就听见欧阳夏说试吃,“你又糟蹋了多少原材料!”咖啡店那点盈利根本不够欧阳夏糟蹋,“去把账单拿给我。”

          肖莫生眼里冒着熊熊的烈火,饶是欧阳夏也不敢忤逆。

          取了账单递给肖莫生,欧阳夏想蹭在肖莫生身边坐下,就听见肖莫生的呵斥,“站那。”

          林冉吓的差点没站起来,这气氛,让她不知道是走是留。

          意料之中的亏损。

          “肖总,我保证下个月盈利,你别生气了!”欧阳夏难得的服软,面对盛怒之下的肖莫生,她也犯怂。

          “你保证,你月月保证。”

          从欧阳夏开始弄咖啡馆,就没有盈利,每个月还得倒贴,开始肖莫生看不惯倒也没多说,毕竟那时候欧阳夏刚结束一段感情,心情不好想尝试新品也不是不可以,但月月如此,肖莫生怒了,摁着欧阳夏揍了一顿,让她保证每个月纯利润五千,多出来的钱随便她研究新品。

          最近几个月自己忙,她到开始变本加厉了。

          林冉悄无声息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随时撤离。

          “你说她是不是欠揍。”肖莫生突然把问题抛给林冉。

          林冉看看肖莫生又看看欧阳夏,“要不再给一次机会,她已经保证了。”林冉试探的说。

          “行,你看着她,要是下个月盈利没到五千,她该挨得揍,你替她受。”

          被肖莫生激出来的豪情让林冉没有犹豫的同意了。

          送走肖莫生,欧阳夏重新坐在林冉对面,“你打算怎么看着我?”

          我没打算看着你,遇见。”如果不是路过吧台时,恰巧看见欧阳夏的ID,林冉还真想不到欧阳夏就是遇见,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想象中的遇见是温柔似水的女人,带着一点点经历过的哀愁,现实中的欧阳夏倒是多了几分灵动。

          十八岁那年欧阳夏的母亲和别人定居国外,给欧阳夏留下了两套房子和一笔钱,十九岁那年因为无法忍受母亲的突然离开,欧阳夏的父亲选择离开人世。

          那一年林冉十六岁,她看见欧阳夏的签名说,从此失去任性的权利。

          心疼她大概也是从那一刻开始。很多人都知道欧阳夏的经历,她从未刻意隐瞒,大概也是因为如此林冉对欧阳夏多了一份欣赏,她永远都做不到将自己的伤痛告知别人,她习惯了默默承受。

          “你说你失去了任性的权利,现在我想尽我所能让你去任性,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如果有了自己想守护的人,是不是就会变得勇敢,林冉第一次想要去努力,努力给欧阳夏撑起一片天空。

          不知道该说无知者无畏,还是她对自己真的有感情,欧阳夏无所谓的笑笑,她渴望得到感情,却从来没相信过天长地久。

          “对了,也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任性。”每次看遇见更文,林冉都会去算遇见更文时间,好几次都是凌晨三点多发的文,“按时吃饭,不可以熬夜,就这两点,我会看着你。”

          欧阳夏回想了一下林冉在群里的表现,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主,这会管起自己来,倒是有模有样,“哦,如果我不听呢。”

          “我会陪着你,你几点吃饭,我陪你几点吃饭,你几点睡觉,我陪你几点睡觉。”林冉知道,比起管教,遇见更需要温暖陪伴。

          “你能陪多久呢,总会累的。”欧阳夏小声呢喃。

          “你说什么?”

          “我说,到时候被肖莫生揍惨了可别怪我。”欧阳夏笑着说,收起心里的感动和质疑。

          “不会。”

          之前连着三天熬夜赶报告,林冉回到家已经困的不行。洗漱完躺在床上两支眼皮就一直打架,奈何欧阳夏却一点困意都没有。

          今天为什么心情不好?欧阳夏知道林冉之前几天都没怎么睡觉,但还是不想放她去睡觉,不是说好陪我嘛。

          数据出现了点失误,被领导批评了。大概午夜很适合说心事,大概现在没有那么介怀了,林冉轻描淡写的说了原因。

          下次注意点呗,别太放在心上。你是不是困了啊,困了你先睡吧。

          我还以为你会说我该挨训呢。随时都能睡着的林冉还是坚持给欧阳夏回信息。

          错了不很正常嘛,谁能保证时刻都对。

          嗯,谢谢你,你打算什么时候睡。

          还不困诶,你先睡吧,真的不用陪我。知道有个人愿意陪自己,欧阳夏也就知足了。

          明知道自己第二天要上班,林冉还是不忍心让欧阳夏独自面对漫漫长夜,之前没有姿态站在她身边,现在终于能站在她身边,怎么忍心让她失望。

          林冉起来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陪欧阳夏聊了半宿,早上五点,欧阳夏终于睡着了。

          结束一天的应酬,顾简回到家已经半夜一点,蹬掉高跟鞋,两条笔直修长的腿搭在茶几上,人才真的放松下来。

          “林冉下午的表现怎么样?”顾简也不管几点直接打给林冉的顶头上司杨璐。

          “工作都认真完成了,就是情绪有点低落。”杨璐接到电话,眼睛都没睁开,声音有些沙哑,但并没有被吵醒的不快。

          “这点打击都受不了,承受能力有点弱啊。”

          “大姐,人刚毕业没多久的小孩儿,被你当众训斥,没当场哭出来就不错了。”当谁都跟她顾简似的,有着钢筋水泥般的神经。

          “哭了?”这倒有点出乎意料。

          “应该是,不过掩饰的很好。”

          还挺要强,顾简很满意。

          林冉连灌了三瓶咖啡,顶着巨大的黑眼圈,在公司楼下等电梯。

          比起陪欧阳夏熬夜,自己是不是该揍她一顿,然后强制她睡觉,这黑白颠倒也不是个办法啊。她倒是白天不用上班,自己受不住啊。

          “反省了一宿?”顾简不知何时出现在林冉身边。

          “啊。”林冉抬头看见顾简,瞬间又把头低下了,“顾总,我下次一定更认真的检查数据。”

          一宿的时间,情绪调整的不错,顾简在她脸上已经看不出自责和愧疚,声音里倒是多了一份坦然和从容。

          “顾总,那个区域销售经理的位置,我还有参与竞争的机会吗。”一起等电梯的并没有其他同事,林冉大着胆子问,要让欧阳夏可以任性的做自己,林冉现在的工资不足以填补咖啡店的亏空。

          “第一次评估还没出结果,具体等通知。”顾简公式化的说完,转身直视林冉,“正常工作都有容错率,但你要真做了区域经理,这样的错误我一次都容不下。”

          “是。”林冉静静听着,她不知道顾简的零容忍会体现在哪,直接降职吗。

          “还有,以你的经验,人脉,资源,要做这个位置很难,我身边有个助理的职位,你可以考虑一下。”

          “我可以问一下助理的薪资吗?”林冉很清楚自己现在并不适合区域经理的位置,可为了欧阳夏她愿意拼一拼。

          “比你现有工资翻一倍。”很难想象林冉是为了钱才想要晋升。

          林冉在心里粗略算了一下,蛮强也可以维持咖啡店的收益。

          会议室里,顾简斜斜的靠在椅子上,分坐在两旁的区域经理都静静观察着顾简脸色,人事经理坐在离顾简最近的地方,试探的开口,“不行我们还是从外部招聘,办公室里那些人还是以汇总数据为主,跑资源她们都差一点。”

          顾简的目光落在桌上,销售成本的控制,分销渠道的资源,新产品的推广,市场占有率提升,竞争对手情况分析,顾简看着纸上列明的重要指标,又比对了那天销售分析的内容,眉头就没有舒展过,“杨璐,公司推出的新品下周开始投入宣传,从你管辖区域选六个店面,让我指定的人去运营。”

          杨璐主管着A市的销售,是最出业绩的区域,“老大,销售指标都定下来了,她们达不成销售额,怎么办,这锅我可不背。”

          “出了问题我顶着,哪次让你背锅了。”

          顾简对下属的维护,也是出了名的护犊子。

          店面销售额,人员配置,杨璐做了个店面明细发给顾简后,又去了顾简办公室,她很好奇,顾简会怎么分配。

          中山店和学府店,地理位置好,客流量大,消费水平高购买力强,枫叶和远都店,相对位置比较偏远,购买力有,但是客流量少,富安和嘉禾店,相对来说消费水平一般,杨璐配货的时候很注重单品的配置。

          “下个月销售奖励没做?”顾简视线从电脑上移开看向杨璐。

          每个月都会有几个单品是公司主推产品,主要利润高。

          “她们自己定去呗。”杨璐一副甩手掌柜的模样。

          顾简随手将桌上的纸团皱,砸向杨璐,“该你做的一样别落,下午四点前发我。”

          杨璐偏头躲过纸团,不满的嘟了嘟唇,“挣着卖白菜的钱,操着买白粉的心。”

          顾简乐了,“来卖白菜的把纸捡起来。”

          杨璐看着地上砸向自己的纸团,满脸委屈的捡起来,展开铺平,双手递到顾简面前。

          多大人了,还一副小孩儿模样,偏偏自己最吃这套,顾简眼里多了一份纵容和宠溺,“下个月销售提成分你一半。”

          “嘿嘿,谢谢老大。”从大学起杨璐就跟着顾简混,早就摸透了顾简的脾气。

          “中山和学府店,给王婕,枫叶和远都,想让林冉试试,最后那俩给小曲。”

          说到工作杨璐就认真起来,“林冉那两个店的销售,能力强,脾气也不小,林冉够呛能驾驭。”

          “锻炼锻炼,谁一开始什么都能做好。”顾简只想听听杨璐的看法,并没有想改变自己的决定。

          杨璐翻着白眼离开办公室,你老大,你牛掰,你做主。

          太久没收拾杨璐,她现在真是无法无天了,顾简想着找机会收拾她一顿,就看见杨璐又折回自己的办公室。

          “忘了问你,和肖总谈的怎么样。”

          “价压的太狠,利润很薄,不过她倒是答应帮着联系几家公司,等领导最终决定吧。”

          “就咱那领导,眼皮子浅,只看当前利润……”

          “杨璐。”顾简的呵斥让杨璐没在继续往下说。

          “我是心疼你。”为了合作这事,顾简付出的太多。

          “好了,过来让我抱一下。”

          顾简张开双臂等着杨璐投怀送抱,有一个能懂得和理解自己的人已经够了,至于领导怎么看,顾简现在已经不是很在意了。

          “通知她们三个,三点来我这开会”。

          本来打算趁着周末好好在家补觉,现在彻底没戏了,林冉开完会看着顾简给自己打包发来的文件,头就疼。

          两个店面的销售指标比上个月又提升了三个百分点,新品的销售指标也摆在那,市场部那边的宣传已经投放,效果还要看最终的市场反馈。还有那个什么单品奖励,选择哪个单品,奖励多少,完全没有参考范围,林冉根本就确定不了,而最后顾简要求在做好本职工作之余,三天内完成全部内容提报。

          太多的不确定性,让林冉感觉到压力,情绪也变得烦躁。

          欧阳夏上午十点醒了一次,眼睛都没睁开摸着手机看了眼,没有林冉传来的消息,心里还有点失落,已经开始期待了嘛,已经开始想要去验证她所说的在乎了,欧阳夏不喜欢自己如此在意,如此期待,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情。

          下午一点欧阳夏彻底醒了,还是没有她问候的信息,说的话也不过都是骗人的,欧阳夏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不再去期待。

          醒了吗,吃饭了没?

          提示音刚进来,欧阳夏就第一时间看了,这是忙完想起我来了,我是什么,她生活的调味剂,想起来理会一下?欧阳夏不满的将手机扔在一边,晾着她,不回信息。

          第三方广告为什么显示此广告?

          根据库存压力大小提报奖励单品,还是根据利润空间提报奖励单品,还是根据销售量提报奖励单品,这事问领导不合适,问下面的销售人员,人家不得想,你连这都不知道,还领导我们。

          林冉脑袋里想的都是如何完成工作,还真没注意欧阳夏一直没回自己信息。

          不可避免的加班,林冉走出办公楼,闻着外面自由的空气,她走的很慢。

          没什么上进心,又不擅长与人沟通,林冉在毕业找工作的时候局限了自己的选择,她就想找个每天做做报表,不用太跟人沟通的活,工资也没啥要求,够解决温饱就行,那种想留在A市出人头地的想法,林冉一点没有,她留在A市更多是为了逃避家里的催婚,她对男人真的没有兴趣,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遇见在A市。

          现在林冉才意识到欧阳夏一直没回自己信息。

          还没起?

          教完瑜伽课,欧阳夏就查看过手机信息,群里的小孩儿闹腾的很,关心自己吃没吃饭的话也有,但始终都不是自己心里期待的那个人。

          不会看自己没回信息生气了吧。回到咖啡店欧阳夏又刷了一遍信息。

          看见林冉的信息,欧阳夏笑了笑,晚上十点还没起,我是猪嘛。

          一天没有欧阳夏的消息,群里没有,贴吧没有,林冉的心悬了起来。

          推开咖啡馆门,见欧阳夏安然无恙的站在吧台后面,林冉才放下心来。

          两人对视,欧阳夏率先移开目光,给了林冉一个冷脸。

          “吃饭了嘛?”

          “没有。”你不是说会陪我吃饭吗,怎么一天没有动静,欧阳夏最烦承诺做不到的人,就算肖莫生说过,承诺只代表那一刻的真心,让自己别太认真。

          还是太当真。

          “你生气了。”欧阳夏脸上根本就没掩饰情绪,好像故意告诉林冉我生气了,快来哄我。

          “没有。”

          我有啥资格生气,我不是你什么人,你也不是我什么人。

          “对,对不起。”林冉今天脑袋真的不太好使,搜索了一圈也没找到自己哪惹欧阳夏不高兴了,只能干巴巴的道歉。

          肖莫生告诉过自己,生气了一定要告诉对方原因,可欧阳夏说不出口,太矫情。

          “没事。”嘴上说着没事,微博却更了一条动态,承诺不过是一时兴起。

          耗到咖啡店闭店,欧阳夏没和林冉说一句话,林冉也没再跟欧阳夏说话。

          “我要闭店了,你还要呆到什么时候。”

          她口里的在意自己,表现方式还真是特别,欧阳夏郁结积压在心,脸上又冷了几分。

          “对不起,是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林冉低着头认错,关于自己白天工作的忙碌和压力,林冉一句没提,她再忙都不是忽视欧阳夏的理由。

          “我承诺不是一时兴起,今天没做到陪在你身边是我不对,那个我可以约你实践嘛。”听说实践可以释放压力和情绪,林冉没试过,也不知道能不能用这种方式让欧阳夏消气。

          欧阳夏在这个圈子里不约纯实践,她更享受被依赖被在意的感觉,她不想因为自己期待了失望了就罚另一个人,她在圈子里走管教向。

          对欧阳夏的喜好了如指掌,林冉低着头说,“昨天晚睡加今天午饭晚饭都没吃,按小群的规矩,一共300下。”

          林冉从来没实践过,也不清楚三百下到底什么概念。只在看视频的时候数过里面的小被挨了多少,似乎也不是很严重。

          “为什么不吃饭?”

          林冉松了一口气,欧阳夏肯跟自己说话,这事就能成,中午那会忙着统计数据,没时间,后来有时间给你发信息看你没回,群里也没有你午餐的照片,我就没吃。”也算另一种方式的陪你吧。

          林冉偷眼看见欧阳夏阴晴不定的脸色,怕她多想,赶紧补充说,“我不是怪你,我……”

          越描越黑,林冉垂下了头,面对自己在乎的人,原来真的会手足无措。

          欧阳夏心里郁结疏散了不少,倒不是因为林冉认错态度好,而是她那句,忙的连午饭也没时间吃,等她忙完也算是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这种认知让欧阳夏心里舒坦不少。

          想要成为最特别的人,想要被偏爱。小群里一共九个人,有人进来,有人离开,欧阳夏给她们想要的管教和关心,她们给欧阳夏依赖和需要的感觉,但这都不是她要的特别。

          小群这几个人中,欧阳夏知道没有林冉,但按她的说法,一直关注自己,知道也不意外。

          不期而遇咖啡厅离着欧阳夏家很近,欧阳夏路过便利店的时候买了两袋方便面。

          要付款时,欧阳夏看见从进了便利店眼睛就停留在巧克力区域的林冉,笑着说道,“还想吃什么,自己选。”

          按照咖啡店不盈利的情景,林冉不好意思去选自己平时爱吃的巧克力,抿着唇摇了摇头。

          顺着林冉的视线,欧阳夏取了盒巧克力,“这个?”

          林冉的眼睛亮了亮,就从欧阳夏手里拿回巧克力,重新摆回货架子上,“不买走吧。”

          “行,你去前面等我,我买两瓶水。”

          欧阳夏转身取了两瓶水,回手又拿了刚刚的巧克力。

          进了家门,欧阳夏随手给林冉扔了双拖鞋,就匆匆忙忙的跑进客厅。

          尽管没想过欧阳夏家是什么样的,但应该是干净整洁的吧。

          沙发上散乱的衣服正被欧阳夏一件件揽在怀里,桌子上残留的垃圾,快速的推进垃圾桶内,“那个,没想到今天家里会来人,没收拾。”

          心血来潮的时候,欧阳夏会彻底的打扫房间,一尘不染,只是保持的时间不长,她心血来潮的时间也不确定。

          挺好的,刚进门的时候林冉心里还有几分紧张,现在看欧阳夏匆忙收拾的样子,反倒放松下来。

          迅速的将客厅的脏衣服都塞进洗衣机,欧阳夏转身又把自己的床铺了一下,心里才松了口气。

          “你先去洗澡,一会吃饭。”欧阳夏递给林冉一套换洗的睡衣,“这个是干净的。”

      隐藏内容需要登录才可以看见

      马上登录
    • 2
    • 0
    • 0
    • 59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