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报应【转载作者未知FF】

      “我不会烦你的,平常不用你管着。我也会安心学习,每个月见一次可以么?”

       

      郑雅无奈地看着顾酒强迫自己冷漠,又心疼那小丫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酒,要不……”

       

      “不要。”顾酒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温暖的光晕,都是冷漠和虚无。“我不想收贝。”

       

      沉寂。

       

      郑雅不再插手。

       

      小丫头低着头忽然出声道,“我不做你的贝。我们只纯实践。这样,可以么……”

       

      没有人能想象到顾酒心里的悲戚,曾几何时,她也与她一样卑微到尘土里,只是因为喜欢,单单纯纯的喜欢。她埋怨他以那样残忍的态度对待这种纯真的情感,可她现在在做的和他所做的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她做不到像他那样,决绝,残忍。

       

      “随你吧。但是如果学习成绩下滑了,以后就不用再找我了。”顾酒还是妥协了。她到底不是个男人。

       

      小姑娘傻傻地冲着她笑,很开心的样子。顾酒心里有一点难堪,她不该把她的不幸转嫁到另一个无辜的孩子身上。

       

      “吃饭吧。”

       

      ——————————————————

       

      顾酒还是喝醉了,其实也不过三瓶啤酒而已,她的酒量的的确确差的可以。

       

      “雅姐姐……姐姐喝醉了……”

       

      郑雅揉揉额角,“嗯。你家在哪,我先送你回去。”

       

      方一诺皱眉看着顾酒脸上的红晕,问道,“姐姐一个人住么?”

       

      郑雅点点头,“没事,我把她弄到我那去。”

       

      “你之前不是说答应了男朋友回他家见家长么?”

       

      郑雅一拍脑门,她差点忘了这茬。可是顾酒……郑雅摇摇头,“算了,改天再去吧。”

       

      一诺帮她扶住顾酒,“要不……我来照顾姐姐吧。”

       

      “不行,你晚上不回家家里人会担心的。”

       

      “没事,我打电话告诉他们就好了。我想多和姐姐相处一会……”

       

      郑雅有点心疼,这孩子真是……

       

      “好吧。你还是先打电话吧,不行就还让她去我那。”

       

      一诺点点头,跑到一旁和家人交涉起来。自然打的是哥哥的电话,他是最好说话的了。

       

      “喂哥哥,我今天不回去了,在一个姐姐家住一晚上。”

       

      那一边当然不放心了,“不行。哪个姐姐?”

       

      “哎呀你别问了,她人很好的,我明天一早就回去。”说完就啪地挂了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他一向拿这个宝贝妹妹没办法。

       

      一诺对郑雅比了个yes的手势,郑雅笑着想,还真的是个小孩子。

       

      “晚上如果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电话号。”

       

      一诺点点头,迟疑道,“可以把姐姐的电话号码也给我么,我怕我跟她要她不会给我。”

       

      郑雅很喜欢这丫头,不过她可不能再收别的小贝了,不然自家男朋友可是要吃一壶醋了。“嗯,喏,给你。”

       

      “谢谢雅姐姐~”

       

      郑雅把顾酒送到家,扶上床就走了。

       

      方一诺开始打量起顾酒的家。

       

      很干净。很整洁。装修得很时尚,简约又不失温馨。暖融融的羊毛地毯还有墙上的油画和厅里的白色钢琴,每一样都让方一诺觉得顾酒应该是一个内心很细腻温柔的人。

       

      虽然她很喜欢现在这样帅气的顾酒,可她还是想看到顾酒的另一面,就像知道了她的小秘密一样,一诺觉得自己会成为她的不同。

       

      “唔……”床上的顾酒忽然呻吟了一声,一诺忙凑过去,“怎么了姐姐?”

       

      顾酒半睁着眼睛,“他走了……?”

       

      方一诺眨眨眼睛,“谁?你是说雅姐姐么?”

       

      顾酒似乎和她并不在一个频道,“他走了……”

       

      一诺替她又盖了盖被子,“谁走了?”

       

      “他真的不要我了……”

       

      “我不想让你走……”

       

      一诺看着面前悲伤脆弱的顾酒,心里大概明白了些什么,抓住她的手安抚道,“不走。我不走。”

       

      “你为什么不要我…我哪儿不好,我那么喜欢你…”

       

      她的样子很可怜,又是这样帅帅的模样,一诺几乎一瞬间就沉迷在其中,只不断安抚着她,听她诉苦。

       

      “爱我有那么难么……”

       

      “哪怕不爱,连同情都不愿意施舍么……”

       

      方一诺越听就越明白她为什么变成这样,和卧室桌子上的相片里截然不同的样子。除了心疼,她什么也做不了。她只能握着她的手,一遍遍地重覆着,我不走,爱你,不走……方一诺恨死了那个让她变成这样的男人,她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如果她知道了,她一定要让他后悔。

       

      有时候,因果报应,是真的会在现世完完本本地给一个人狠狠一击的。也许方一诺现在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喜欢上顾酒,喜欢上一个女人,而且不能自拔,但是以后的以后,她会明白,这些,都是报应……

       

      顾酒醒过来的时候是淩晨两点多,床头深蓝色的夜光钟表有点刺眼,头也跟着刺痛起来。顾酒想起身,却觉到手边的重量,一瞥竟看着了那个丫头。

       

      顾酒已经不想去想她为什么会在这儿了,下地把她抱上了床,又去厅里取了瓶冰水,喝了一大口,总算是清醒了一些。

       

      “姐姐……姐姐?”

       

      小姑娘睡眼惺忪地站在卧室门边,揉着眼睛疑惑地看着她。

       

      顾酒又头痛起来,她明明已经放轻了动作了。

       

      “怎么醒了,再去睡会吧。”

       

      小丫头嘟起嘴,“你不睡了么?”

       

      “我在沙发上睡。”

       

      她以为顾酒在嫌弃自己,有点委屈,“要不……我回家吧……”

       

      顾酒被她弄得心烦,但还是皱眉解释,“我习惯了一个人睡而已,从小就这样。快去睡吧。”

       

      顾酒的表情有些不善,一诺不敢再顶嘴,而且她是真的困了,回了房间倒头就睡。

       

      顾酒却再睡不着了,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她没有开灯,屋里很暗,她想起以前也有这样的时候,他对她故作冷漠或者杳无音讯的时候,顾酒叹了口气,要忘记他还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笔记本里的文件要删掉。

       

      手机要格式化。

       

      铃声要换成她喜欢的,而不再有他的喜好。

       

      窗帘和床单也该换了,反正他从不想来她的家。

       

      书房的布置也换了吧,她本就不喜欢那种古板的风格,不过是因为他喜欢,倒是还没见他来过……

       

      顾酒一整个晚上都在想着要忘记他,可却好像是一直都在想他……

       

      直到黎明划开夜幕,顾酒才靠在沙发上安静地入了梦,眼角还有些湿润。

       

      方一诺一早醒来,看到的就是顾酒穿着白衬衫,窝在沙发上,眼角闪光的样子,情不自禁地心里一颤,她慢慢走近,把身边的毯子盖在她身上。顾酒的睡眠极浅,立即就醒过来了。

       

      阳光太刺眼,她看不清方一诺的样子。只能眯着眼睛皱眉道,“你怎么还没走。”

       

      方一诺赌气一样在她身边坐下,“我走了你怎么办啊,还是个主呢,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顾酒总算清醒过来,见她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进了卧室给她拿了套衣服。

       

      “换身衣服吧。新的。”

       

      粉红色的连衣裙。她们俩身形差不多,方一诺甜甜地笑起来,“姐姐穿着应该会好看~”

       

      顾酒不理会她的贫嘴,转身去冰箱取了食材进了厨房。

       

      方一诺换完了衣服就坐在沙发上看顾酒做饭的样子。实实在在地开始花痴模式。

       

      好帅。认真起来的样子更帅。方一诺特别喜欢她的手,骨肉匀亭,白皙如冰。她觉得那个伤害顾酒的男人实在太蠢,这样好看的人都不要,他怎么不上天呢。

       

      “发什么呆。吃饭。”

       

      顾酒的声音很好听,虽然并不是像男生那种有磁性的声音,却也很温和,听起来很舒服。

       

      方一诺笑着点点头,夸张地闻了闻,“哇塞,姐姐做的饭好香啊。”

       

      顾酒的眼神很黯淡,她的厨艺还是特地为了他而学的,可是除了自己和郑雅,倒是只有这丫头尝过。

       

      “牛奶喝了。”

       

      方一诺立马就蔫了,“可不可以不喝啊~”

       

      顾酒没说话,只是眼里没什么人情味儿,一诺只好咬着牙喝了。

       

      吃完饭还没到八点,顾酒又把她的衣服洗了,甩干之后装进了收纳袋里。

       

      “走吧。这个拿着。回去再晾一晾,还没完全干。”

       

      方一诺接过来之后点点头。看见顾酒换了衣服又拿着车钥匙,不禁问,“姐姐送我么?”

       

      顾酒点头,她还没有心宽到放这孩子一个人回去。

       

      “你家住哪?”

       

      电梯里只有她们两个人,顾酒比一诺更高挑一些,方一诺不禁红着脸。

       

      “寓茗小区。”

       

      顾酒顿了一下。面色无虞道,“我送你到小区门口。”

       

      方一诺点头,她们从十六楼下来,还要一会时间,一诺不想这么沉默下去,开口道,“姐姐有男朋友么?”

       

      顾酒摇头。

       

      “那……女朋友呢?”

       

      顾酒楞了一下,女朋友……这孩子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你们快要期中考试了吧。”

       

      方一诺嘎嘣一下没了声儿。

       

      顾酒满意地继续沉默。

       

      可是某小孩还是闲不住,又道,“姐姐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呢~!”

       

      顾酒没理会她。

       

      她继续说,“我叫一诺!一二三的一,诺言的诺,一诺值千金的~”

       

      顾酒轻轻笑了笑,“嗯。记住了。”

       

      小丫头这才满意,挽着顾酒的手臂走出电梯,顾酒条件反射想甩开她,可却没狠下心。罢了,就当多了个妹妹。

       

      顾酒的车技不错,路程也不算太远,二十分钟就到了。小姑娘一蹦一跳地下了车,和顾酒挥手再见。

       

      “下周日可不可以陪我过生日?”

       

      顾酒点头,“不过要好好考试。不然就送你别的礼物了。”

       

      一诺脸一红,撅起嘴转身回去了。顾酒目送着她离开,刚想发动引擎,却看到了一串熟悉的车牌号。

       

      居然真的,遇到了……

       

      呵,还真是孽缘。

       

      顾酒静静地坐在车里,看着身着浅灰色运动服的他叫住了走在前面的一诺,看着一诺正和他叽叽喳喳地说着些什么,看着他帮她拿着装衣服的收纳袋,看着他们有说有笑地一起往小区里走……

       

      顾酒忽然觉得一阵晕眩,方一诺的话一直在耳边回绕。

       

      “哥哥……”

       

      “我哥哥才舍不得呢……”

       

      “他可啰嗦了……”

       

      顾酒彻彻底底地心死了。她好像已经不会流眼泪了一样,呆呆地坐在车上,看着前面车来车往,人来人去。

       

      明明,她和她那么像……

       

      明明……她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了什么,就算是爱屋及乌,也不该是那种态度,不是么?

       

      顾酒心里乱成一团,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的事情,世界很小,她好像已经无处可去。

       

       

    • 0
    • 0
    • 0
    • 26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