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49
    • 原来女神也有怪癖(转载 作者未知)

      “叶子,吃饭了!”

         “嗯。”我淡淡的点头,单手提起书包甩在肩上,大步走向餐桌,随手拿起两块土司往嘴里一塞,朝妈妈挥挥手,走到门口踢掉凉爽的拖鞋,穿上厚重的运动鞋,出门。

         “真是的,又不吃饭。”

         关上门之前,我隐隐约约听到妈妈这一句埋怨的话,耸耸肩。其实是挺对不起她一大早起来做饭这份苦心的,但是最近心情不好,这样早早走了对她还比较好,免得吃饭的时候一个不爽吵起来更是尴尬。

         慢悠悠的走去学校,我在路上买了两个蛋糕,两瓶酸奶,整整齐齐的放在一起,想起那个人,心情好了那么一点点。

         教室的人依旧那么多,都在努力学习了,我呢,挑唇一笑,轻轻把手里的袋子放在教室黄金位置,第二排第四列,我女神的位置,也是全班第三的学霸,她是个懒虫,从来不会来这么早,也当然没有时间吃饭,所以,你看我多么体贴她!

         我呢,就晃晃悠悠的来到后两排,把书包一放,翘着脚,理理自己齐肩的中分中长发,有些蓬松有些卷,但是我也不在意,抓两下就完事。

         【纯实践,找耐疼女被,这周六不见不散,有意私我】

         在同城sp群里发出这个消息,我有些隐隐期待明天的实践,手痒了,就想揍别人的屁股,没办法。

         “叮咚叮咚叮叮咚上课时间到了”

         机械温暖的女声昭示的正式的早读时间到了,我看看了那个位置,依旧空无一人,往门口一看,果然。

         她啊,又是踩点到的。

         “呼呼,这是——”

         我看着她坐在位置上大口喘气,估计是看到了桌上的早餐,往后一看,我和她对视一眼,扬眉,她感激的冲我笑了笑,依旧是那么美丽。

         我女神,柏文雅,可是一个大美人呢,长得可不是小家碧玉,而是大方的美,五官中的哪一个都能让人驻足为之赞叹,特别是她那双眼睛,双眼皮不重,一睁眼就像是内双,但是却很大,大得你和她对视就觉得很惊艳。她呢,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偏栗色的齐腰长发,每次一看我都想上去玩玩,虽然看起来不是很直,但是就是顺啊,看着很爽,就和打广告中的那什么巧克力似的,浓稠丝滑。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她曼妙的身材,当然,最吸引我的也就是她的翘臀了,看上去就有捏一捏的欲望,更有拍一拍的欲望。

         只是可惜了,她不是圈里的人。

         我叹息一口,撑着下巴看着女神,怎么看也看不够。

         周六,我换上一身比较成熟男性化的衣服,背上一书包的工具,走去和女被订好的宾馆。其实我是不喜欢在宾馆的,要好一点隔音的太贵,不划算,而不隔音的呢就要开电视,嘈杂的声音让我完全不能享受小贝是怎么在我手下痛哭流涕的,但是除了宾馆也没什么地方好去的了。

         首先约定和贝贝在宾馆门口,老远我就看到了她,一个长得小巧玲珑的女孩子,估计只有一米五,短发,齐肩有刘海,还是蛮可爱的,和照片中的差不多。嗯,屁股也不错。

         我就喜欢这种小小的,打起来特别有成就感,那种欺负弱小的劣根每个人都有,只不过,我可能更强烈一点。

         穿过斑马线,我走到她旁边,一米七的身子几乎算得上是俯视了,揽着她的肩,我们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走进宾馆。

         看得出来,那个孩子还是有些害羞的,只要实践的时候听话,那也没什么不好。

         303门口,小贝贝正在翻钥匙,我靠墙看着她有些毛躁的动作,想着待会该怎么惩罚她好,突然余光瞥见走廊的那一头走来一个身影,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她可能是没怎么注意这边,有些紧张的敲敲门,视力极好的我看见了门里的那个人,和我还比较熟的一个男主,这,没可能吧?

         我有些震惊的站直了身子,这时小女被正好找到钥匙把门打开了,我来不及想其他的,跟着她走进了房间。

         “你喜欢女主还是男主?说实话。”不知怎么的,我脑子一抽问出了这句话。

         小贝贝估计是有些懵,好一会我有些不耐烦了她才回答:“我,我想,我还是更喜欢男主的,毕竟——”

         “好了。”我打断她,有些烦躁的放下背上的背包,没说一句话走出了房间,离开之前留下一句话,“我出去一会,裤子脱了趴床上。”

         说罢,关上门,我走到了柏文雅刚刚进的那个房间门口,犹犹豫豫的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特别响亮刺耳的抽打声,伴随着熟悉声音的痛呼,心里一紧,抬手,还是敲了敲门。

         “咔嚓——”

         抬眼,一张英俊成熟的脸呈现在我面前,我定了定神,抬出一个老朋友好久不见的笑,对他招了招手。

         “好久不见。”

         “是啊,叶子你怎么会在这?”他也有些震惊,我本就无心和他扯这么多,干脆直插主题。

         “我约的实践啊,刚刚看到你的女被很眼熟,很像我的一个同学,想来看看。”

         “这样啊。”他笑了笑,让出了道,“进去看看吧。”

         我挑眉,有些反感他这样的不负责,但却也正中我的下怀。

         走进房间,我屏住呼吸,不敢相信那个人真的是我的女神柏文雅。

         她赤裸着下身趴在床沿,曲起手臂把脸埋得严严实实的,颤抖的大腿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害怕。

         “柏文雅?!”我的声音拔高了些,显得有些严厉。

         “啊?啊。”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是有些害怕?怕我?还是怕她的男主?亦或是太害羞了?

         我勾唇一笑,蹲下来抬手朝她粉嫩挺翘的臀上响亮的抽了一巴掌,估计不疼,但是足够让她害羞:“我是叶子,下次实践来找我呗。”

         “知,知道了。”柏文雅沉默了半天,我威胁似的捏捏她的臀肉,这才急切的冒出这句话,声音有些哑,听起来可是诱惑。

         我有些不舍手上的触感,站起来对那个男主点点头,他笑了笑:“这个人害羞的紧,我拿着板子逼了她好一会她才肯脱裤子,你这么一逗,我要怎么进行后面的实践?”

         我也笑,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拉着他的胳膊走到门口,带着商量的语气对他说:“我那女被也不喜欢女主,要不我回去和她说说,咱们换一换?”

         “这——”我盯着他,显然他有些犹豫,“主要是看她们的意见,毕竟咱们这样有些不尊重人了。”

         “我知道啊,所以我要回去和她说说,我又没说就这么换。”我有些不爽,照他这么说起来我就像为了一己之私而不顾他人想法似的。

         “那好,我也会和你同学说说的。”

         “嗯。”我点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小女被还是很听话的,脱了裤子乖乖的趴在床上,许是听见了脚步声,臀部有些紧绷,看得我有些想笑。

         坐在她身边,我伸手在她臀上不轻不重的抽了两掌,用尽量友好的语气对她说:“你不是更喜欢男主吗?我帮你找了一个,圈子里有名的老南,帅气温柔手段好,我估计你更期待他,为了实践双方愉快,你愿意和他的小贝换换吗?”

         “真的?”她有些兴奋的转头,明显的,她已经答应了。

         “当然,穿上裤子我带你去找他。”

         “好。”

         这么干脆我倒是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了。

         来到老南的房前,我正准备敲门,“咔嚓”门就开了。

         “叶子,她答应了。”

         “正巧,我的女被也答应了。”何况,我看看了小女被,她更加兴奋了。

         “那,她呢?”

         “估计是有些害羞。”老南笑道,“现在可能是在酝酿怎么和你说吧?”

         “哼——”我哼笑一声,“有什么好说的,打完了什么就知道了。”

         正在往门口走的柏文雅脚步一顿,我看着她的脸迅速红了起来,勾唇朝她招招手。

         一米六二的身子站在我身边还是显得有些矮了,但是在南方呢,这种身高正好,也不知我是吃错了什么药,爸妈都不高,偏生得我这么个南方女子有了一米七。

         “那就这样吧,回见。”

         “回见。”

         我揽着柏文雅的肩,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红通的脸,红扑扑的脸颊称的更加好看。

         “去我家怎么样?你知道,我可不会把你卖了。”我特意说出调笑的话,看着她害羞我就心情好。

         “好,好——”她仿佛是好半天才找到自己声音,说出来带着紧张的沙哑让我忍不住在她臀上捏了一把。

         “啊——”柏文雅一下子推开我,眼睛瞪得老大,可惜红着的脸在我看来没有多大的杀伤力,只会让我更加想调戏她罢了。

         我勾唇笑着,慢慢逼近她,两张脸离得越来越进,我能感到她紧张到急促的呼吸,那双美丽的眼睛闪着流光,在我抬手的一瞬间狠狠的闭上,我忍俊不禁,低头在她的颈部低笑,手自然不安分的抓着她富有弹性的臀肉大力的揉捏,另一只手抱住她的腰,往前一带,使她整个人都在我的掌控之下。

         埋头在她的颈部深深吸一口,我迷恋她的清香,闭上眼睛蹭了蹭,说:“真好,终于和你有了共同的爱好。”

         我感到了她听见我这话一瞬间的僵硬,也不戳破,拉着她纤长的手走下楼,退了房间,拦车回家,周六父母不在家。

         一路上,我和柏文雅的话并不多,而且基本都是我在说,这也是自然的,班上很多的人都知道我在追她,她自然也知道,我不知道她今天答应了实践是什么意思,但是足够让我满足了。

         回到家,我主动拿出一双新的拖鞋给她,然后给她兑了杯速溶咖啡,她喜欢。

         “什么程度?轻?中?重?不能接受什么方式,什么工具?”

         这是我例行的问话,为了实践双方不在实践中不愉快。

         冒着热雾的咖啡杯挡住了她的脸,我看不真切,但是可以想象她的脸应该是红了。

         “中偏重吧,除了要露出私密处的姿势,其他的都能接受,工具也是,但是不想用橡胶做的棍状物。”

         “嗯。”我点头,有些讶然她的中偏重度。

         “你是第几次实践?”

         “我——”她抿了一口咖啡,我看到了她低垂的眼眸,“第一次。”

         “第一次?”我皱眉,可能她的中偏重也仅仅是看视频来的经验,远不知道中偏重是什么程度,不过今天可以让她试试。

         “——嗯。”柏文雅缩了缩脖子,是我刚刚语气太吓人了?

         “第一次就第一次吧,我不算严主,但是我有我自己的手段,听话知道吗?”

         “······知道了。”小心翼翼的回话让我发笑,一屁股坐在她身边,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往我这边一偏,强迫她看着自己,“怕我吗?”

         我手指用力,眼皮往下压,霸道的逼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

         “怕·····怕——”我看着她就要哭了,大大的眼睛里蓄起了泪水,那一刻我又是慌乱又是满足。

         “怕,但是我喜欢心惊胆战。”

         我一愣,随即轻笑,放开她的下巴,站起来把背去旅馆又背回来的书包随手扔在沙发上,指了指,抬起下巴对着柏文雅:“打开吧,随便选几样喜欢的。”

         柏文雅有些僵硬的放下咖啡杯,我看着她有些颤抖的手指拉开拉链,优哉游哉的等着她选好工具。

         她选的东西倒是挺符合第一实践的,一柄黑色戒尺,一把宽厚的水晶板子,一个竹节鞭,还有传说中的小红小绿,这么多,若是按照我的实践,这每样一百下,够她在床上趴上好几天了。

         我继续等着,看她有些犹豫,把小红小绿又放回去,忍不住弯起嘴角。

         “好了吗?”

         柏文雅看了看,紧张的抓抓衣角,我从她的手上移开目光,看着她的眼睛。

         “好,好了。”

         “嗯。”我点头,手穿过额前的头发抓了抓,坐在沙发上动了动大腿,示意她趴上来。

         她红着脸慢腾腾的走到我身边,我挑眉看着她,她一咬唇,跪在地上趴了上来。

         我把手搭在她圆润挺翘的屁股上,拉着她牛仔裤的皮带往前一拉,调整好位置使屁股最大程度的撅起来,方便施力。

         “我喜欢贝贝主动把屁股撅起来,尽量别让我提醒你啊。”

         “嗯。”

         我摸着手下有些紧缩的屁股,轻轻拍拍,等她放松了不轻不重两下抽下去,看她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当然除了屁股有些颤动外,我放了心,按照自己的节奏扬手抽下去。

         我记得她想要的是“心惊胆战”,而不是“疼”,那么我就要用些手段,够疼,也让她够紧张,够怕。

         “屁股抬起来。”我重重一掌抽在她左臀,响亮的抽打很是悦耳。

         柏文雅痛呼一声,听话的撅起屁股,我便不客气的连续一边十下,快速的击打也是胆战心惊的一部分。

         “唔呼——”

         柏文雅小弧度的踢了踢腿,抑制不住的痛呼让我有了成就感,揽着她的腰又是狠狠的一边十下,富有弹性的臀肉颤颤,手感极好,让我有些欲罢不能。

         “啊嘶——”

         我不停手,巴掌一下一下响亮的抽下去,左边一下右边一下,臀峰臀腿,密密麻麻的一点也不放过。

         “唔啊——”

         柏文雅的挣扎弧度开始大了,我警告似的狠狠一掌抽在她的臀峰,手压在她烫烫的臀上,带着威胁和警告。

         果然,手下的臀肉紧张的缩了缩,她也不动了,我继续扬起巴掌,清脆的拍打声响彻整个房间。

         “起来。”我抖抖腿,拍拍她的屁股。

         柏文雅听话的站起来,我看见她眼眶红红的,可怜极了。

         “裤子脱了,穿着裤子打了这么久,该不害羞了吧?”我挑眉看着她,她脸又红了,我可不管,反正这裤子是必须要脱的。

         “脱吧,要我帮忙吗?”

         “不,不要!”柏文雅有些急切反驳,我不说话,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柏文雅咬着下唇,通红着脸把手放在自己腰上,我看到了她起起伏伏的胸口,知道她肯定是脱不下来的,挑着唇角躺在沙发上,抱胸,翘着二郎腿盯着她。

         “我——”

         “嗯?”我挑眉,嘴角的弧度大了些,“怎么了?”

         柏文雅闭了闭眼,咽了咽口水,我期待着她接下来要做的事。

         “你······还是你帮我脱吧······”

         “哈——”我笑,柏文雅红着脸趴在我腿上,主动地撅起屁股,还真是挺有觉悟的。

         我抬手捏了捏手下的臀肉,嘴角的弧度没有变过,心情极好的把手伸到她腹下,解了扣子,她顺着我的力道慢慢把裤子脱了下来,我也干脆,直接一拉脱光,“啪”的扔到沙发上,又是“啪”的一下狠狠的一巴掌抽在赤裸的臀上,绯红的臀肉泛起阵阵涟漪,柏文雅忍不住哭出了声。

         我捏住她臀上的一块软肉,大拇指指节和食指指节稍稍用力,满意的看到柏文雅挣扎着锤沙发,断断续续的痛哭开始从她嘴里溢出。

         放手,我扬起巴掌开始抽,边抽边问:“为什么不愿意自己脱裤子?嗯?”

         “啊嘶——疼啊——”

         “疼?”我挑眉,巴掌添了几分力噼里啪啦抽下去,巴掌印一个盖一个慢慢看不出是巴掌打的,只是红彤彤的一片。

         “呜呜啊——”

         带着哭腔的哭叫让我有些心猿意马,想堵住她的嘴狠狠吻上一把。

         我停手,抚抚她起伏的背部,眼尖的看到她蠢蠢欲动的手伸了回去,许是想挡,但一是不敢,二是这姿势有些抑制她的行动了。

         我弯腰拿起桌上的那柄黑戒尺,放在她烫烫的臀上,满意的看到她屁股狠狠一缩,哭声又开始了。

         我拿起戒尺拍了拍,冰凉的戒尺对她来说可能会是一个不小的刺激:“柏文雅,问你话呢,为什么不愿意脱?”

         戒尺开始抽打,三厘米宽的戒尺狠狠的压扁了臀肉,弹起一块颜色加深的臀肉。

         “啊——”一声有些尖锐的痛哭伴随着她猛烈的挣扎,我一个不注意,柏文雅就把手猛地伸到身后,包住自己的臀部,颤抖着肩膀哭。

         我知道戒尺的威力,说疼也不是很疼,但是对她这种没有尝试过的,是有些受不了。

         “放手啊。”我敲了敲她的手背,语气平常,没有特意的威胁。

         “呜呜,不要了,疼——”

         带着哭腔和撒娇,我差点就缴械投降了,但是一想到她说的那些什么中偏重度,我就不想放过她。

         扬起戒尺刺耳的一声抽在大腿上,柏文雅猛地缩下身子跪在地上,捂着那处不住地揉,声音哑了会才敞开嗓子哭。

         我没去纠正她的姿势,弯腰扬起手在她另一边如法炮制的抽下响亮刺耳的一戒尺,看着她一下子跪坐在腿上,弯腰不住的大哭,手狠狠揉着自己的伤处。

         “首先,回答我的话。”我声音平静,眼睛看着手中的戒尺,漫不经心的把玩着。

         柏文雅抬起哭得红彤彤的眼睛看着我,可怜兮兮的吸了吸鼻子,嘴巴一撇,眼泪嗒嗒往下掉。

         我抑制住不去安慰她,这人最擅长的就是撒娇,想当初我当她同桌,经常的撒娇真是让我把持不住啊。

         “叶子,我受不了呜呜——”

         你看吧,她抱着我的腿,头侧着枕在我腿上,漂亮的眼睛一闪一闪的,泛着泪光。

         我弯腰看着她,嘴角向上:“先回答我的问题,这是我问你第几遍了?”

         “我——”她抬起头,我一挑眉,她又恹恹的靠在我腿上,埋着头,声音闷闷的,带着局促和害怕,“我,我就是害羞。”

         我看着她有些瑟缩的身子眼睛,从她的头顶到脚尖,明显的看到她的脚趾蜷缩了起来,这是忍受,害怕的倾向。

         “我问你几遍了?”我声音轻柔,缓慢,却带着冰冷和威胁。

         柏文雅抱着我大腿的手紧了紧,我能感到她的不安,满意的看到她咽口水,乖巧的跪坐起来,低着头,慢慢的伸出右手,比了四。

         “那好——”

         我重新躺回沙发,把手里的戒尺一下子甩在桌上,发出巨大的声音,把她吓得一抖,怯怯的看着我。

         我理了理头发,漫不经心的玩了一会,空气变得很重,带着恐怖的压力。

         我继续,等柏文雅呼吸开始打乱,有些急切的时候,我才停手,下巴指向桌上的那块水晶板子:“正巧你用手挡了,板子四十下,自己打,我替你计数,不满意的我不算啊。”

         “别啊——”柏文雅立马掉下眼泪,抱着我的腿开始求饶。

         “放手!”我厉声喝道,把她吓得“嗖”的缩回了手,屏住呼吸不敢动了。

         “赶紧的,别废话,不然就四百。”

         “呜呜——”她那张美丽的脸哭得皱在了一起,依旧是那么漂亮。

         我猛地直起身子,拿起桌上的水晶板子一下子按住她的腰,狠狠的一下抽下去。

         “啪——”比戒尺打的声音大了好几倍,而这一板子,就覆盖了整个屁股。

         “啊——”

         柏文雅被打得往前一冲,我伸腿抵住她往前伏的身子,另一只腿压着她不断乱蹬的小腿,伸手死死按着她的腰,厚重的板子急狠准的抽在屁股上,狠狠地压扁的臀肉,一下一下,连绵不断的十下。

         “哇啊啊唔呜啊——”

         柏文雅缩着腰,扭着屁股大哭,泪水糊了满面,小鼻子都红了起来。

         “自己打还是我打?”我问,装作不耐烦的把板子放在她紧缩的臀上,磨蹭,似乎下一秒就要抽下来。

         “呜我打我打呜呜——”

         她急急的应道,声音是浓浓的哭腔,身子也不住往后躲,我皱眉,板子用力压住她的臀肉:“别动!”

         “呜呜——”柏文雅一抖,掉着眼泪不动了。

         我满意的摸摸她的脑袋,触感极好的头发让我忍不住又揉了揉。

         “自己来吧,记得我满意了才会报数,其他的不算。”

         “唔嗯。”少女点点头,抹了一把眼泪,从我手上颤抖着接过板子,放在自己身后。

         为什么要用板子呢?因为板子厚重,能容易就能让她感受到自己屁股被打扁的情况,而且又疼,声音又大。

         “啪——”

         柏文雅抬手咬唇往自己臀上来了狠狠一下,我看着她往前一扑,张着嘴泪水立马哗哗的流,哭声也开始爆发,慢慢的报了:“一。”

         少女蹬了蹬腿,胸口起伏得很大,颤抖着手臂将板子放在自己臀上,闭眼,又是一下。

         我优哉游哉的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听着板子着肉骇人的声音,还有柏文雅略带尖锐的哭喊和呛呛的哭声。

         “啪——”

         声音不对啊。

         我睁开一只眼,看见少女慌忙的缩回自己的左手,心下了然。

         “重来,这下不算。”

         “呜呜啊——我求求你叶子,我真的受不了了呜呜,呜呜受不了了,真的,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呜呜——”

         柏文雅一下子扑在我腿上,抱着我的腿大哭,泪水浸润了布料,带着热热的温度。

         我动了动腿,她抱得更紧了,真是没办法。

         我坐直了身子,弯腰拿起她丢在地上的水晶板子,假装擦擦上面的灰,余光瞥见她的眼光一直随着我的动作就好笑,抑制住自己上翘的嘴角,严肃的看着柏文雅:“是谁说的中偏重度的?这也不过是刚刚到了中度而已,何况,说好的四十下,必须打完!”

         “呜呜呜——不嘛我不要了呜呜不要了,我错了我后悔了呜呜我受不了了——”

         柏文雅抱着我的大腿不住的晃,撒泼打诨。我又怎么能放弃这么好的欺负她的机会的呢?

         这么多年的主了,装作生气严厉的样子还是挺容易的。

         “放手!”我嘴角向下,眉头微皱厉声呵斥,手中的板子狠狠抽向她赤裸红肿的屁股,猛地泛起阵阵涟漪。

         “啊——”

         “放不放?”

         我举着板子威胁,柏文雅哭着立马缩回手,跪得直直的,哭得身子一抽一抽的。

         “闭嘴,不许哭!”我装作不耐烦的呵斥她,扬起板子一下子砸在桌上,“砰”的一声吓得柏文雅闭上了嘴,僵直了身子,但是眼睛还是一眨一眨的掉眼泪。

         “刚刚打了十下,还差三十下,折算成竹节鞭十五下。”我边说着边拿起桌上的竹节鞭,点了点她的腰,“跪直,跪好!”

         柏文雅颤抖着双腿,跪得好好的,小心翼翼的呼吸,生怕惹恼了我。

         可是我本就是想放水啊,想想水晶板子和竹节鞭的威力,想想减了一半的数字,可惜,那个人估计是不会算这笔账的。

         我放下腿,往空中挥了挥竹节鞭,“嗖嗖”破空的声音听着人头皮发麻,余光瞥见柏文雅随着声音一缩一缩的臀肉,当即后悔了,就应该让她打完的。

         破空的竹节鞭呼啸而至,“嗖啪”甩在挺翘的臀上,鼓起一道深红的棱子。

         “啊——”柏文雅飙泪,猛地捂住自己的屁股不停的揉,哭声铿铿,我淡定的撩开她的手,带着警告意味的竹节鞭加了两分力,依旧呼啸着狠狠甩在臀上。

         “啊!!”柏文雅一下子跪坐起来,弯腰埋着头,手掌握拳发泄似的砸着地,泪水低落到地上,留下一滩水渍。

         “还敢挡?”我又举起竹节鞭,往空中一挥,凌冽的抽打声炸开,竹节鞭逼迫似的抽在她没有挡住的臀肉,逼着她跪起来,鞭子便一下一下狠狠地甩在红肿的臀上,我任她躲,反正随便怎么扭怎么挡,我手中的竹节鞭总是能见缝插针,逼得她不敢再挡,不敢再躲。

         “呜呜啊——我求你不要了呜呜,不要了啊——”

         我不为所动,我自己打的自己知道,打人要靠力道也要靠技巧,这竹节鞭抽在她臀上早就卸了大半的力,只是流于皮肤尖锐的疼,远没有渗进肉里的钝痛。

         “还躲?还挡啊?”

         竹节鞭呼啸着甩下去,早早的就过了十五下,但是谁说打了十五下就完了?

         柏文雅受不了似的趴在地上乱滚,但是滚又滚不了一圈,无济于事罢了,我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抬手,在她紧张恐慌的目光下抽下最后一下,这下倒真的是实打实,看看鼓起棱子的大小就知道了。

         “啊啊!!”

         柏文雅哭喊着缩起身子,瑟瑟发抖?

         我无奈,把工具放好,轻轻松松抱起这个九十来斤小女孩,伸手在她屁股上揉揉,算得上是安慰。

         “你说的中偏重度啊,可别怪我狠。”

         “呜呜,本来就是,你就是狠,手黑!”这鼻音浓浓的控诉可真的是无奈啊。

         我捧着她的小脸,拇指替她拭去泪水,看着她漂亮的脸蛋,难得真正的严肃了:“你知道我啊,哪会真的这么狠来打你啊?”

         柏文雅哭声小了,我替她解开发绳,漂亮的长发散在身后,称得那张脸更是漂亮了。

         “我——”

         我伸手堵住她的嘴:“好了,别说了。”我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也不想知道,现在只想欺负欺负她。

         所以我又身手放在她的屁股上,不安分的捏着那受尽折磨的臀肉。

         “呜呜别动疼——”

         “疼?”我眼带笑意,“就是要你疼啊。”

         说罢,把她一下子按在自己胸口上,抬手巴掌开始往下扇,可能不够疼,但是声音够大,我就喜欢这样。

         “呜呜啊——”

         我感到柏文雅抱住了自己腰,脸也开始往我怀里钻,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被吃豆腐了,但是这也并不妨碍我打她屁股。

         巴掌不伤肉,我时不时捏住一块臀肉用力,满意的感到她往自己怀里钻,时不时扬手狠狠的往下抽,时不时将她浑圆的屁股往上抓,不管她是多么羞人,我倒是玩得不亦乐乎。

         肉呼呼的屁股手感又好,有弹性,又光滑,现在红红肿肿的长大了一圈更是讨人喜欢了。

         “呜呜别打了,别打了呜呜——”

         “你说不打就不打?”我甩下重重两巴掌,接着又开始又掐又捏。

         “呜呜我错了,我受不了中重度,呜呜别打了求求你啊呜呜——”

         我抱着她的腰,手掌用力,一边甩下五巴掌,看着她疼得直跳脚,哭着蹬腿,再一边五下之后便真的替她揉了。

         “不打了,真的。”

         “呜呜——”柏文雅抬起头,擦擦眼泪,望着我。

         我痴迷她的脸,她的身材,她的撒娇,她的一切一切一切。

         “打完了我就该走了。”柏文雅站起来,艰难的穿上她的牛仔裤,我听着她的痛呼不可抑制的心疼了。

         “走吧走吧。”但是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我只有挥挥手,让她走,她走了,这个房间也就没什么好留下的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打开qq给她说:记得上药,还有,下次实践找我。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5
    • 49
    • 0
    • 67
    • 2.1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23..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yushan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错误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江苏男主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yq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暮色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enhan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drape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神佑我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许鸿炜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男主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YBY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