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26
    • spank学院(十),F/M,F/F(转载未知)

      相遇

      晴芝最害怕的是什么?不是考试,是考试后因为成绩落后而扣的分。然后成为老师们的眼中钉。

      没错,就是进入惩戒室被强迫实践。

      在这所学校,实践是非常普遍,在每个教室或每一个宿舍都可能发生着。

      还想高中三年避免,简直是痴人说梦话,更不用说,晴芝早就被打过了。

      那也是上一年,好几个月之前的事。很偶尔的一次,和一位女校医实践。

      不过,那可能叫被实践比较妥当。

      总之,那次屁股坐下就呼唤起的疼痛,真是自己的教训。无论如何,都要自律,保护自己的屁股,紧守分数。

      然而还是失败了,高二的数学难度突然地上升,可能以后情况还会更加严峻。

      所以,这间学校的这个时候,每一天就有无数人在一个小小的屋子里脱下裙子。

      晴芝也是。

      “啊,怎么办,我数学不合格,要进惩罚室了。”在空白的练习本算了一下就知道,这次数字的失利将导致一个恐怕的结果。

      “喂,你知道吗?EXO有个人会客串一部spank电影,今晚会公布是谁。好想知道是谁啊,不过那个都可以,反正都那么帅。”

      张玲想起昨晚的消息,异常地兴奋。

      “你就好啦,上星期叫你早上看书顺便喊我,结果一次都没。真不够朋友啊你。”

      对于完全不理她的EXO粉丝,晴芝没好气地埋怨。她也承认,那些帅哥很养眼,但也仅仅如此。

      “他们拿起工具下命令,想起就很兴奋,下体快湿了。如果是当被动也不错,可以看到屁股耶。”

      张玲依然没有理会她。

      “喂,你够了。那肯定有用替身。”

      晴芝似乎被完美地绕开了话题,这时,一道严厉的声音直接打算两人。

      “张玲,晴芝。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屁股痒了?”即使是晨读,两人说话声音明显太大,老师直接点名警告。

      以老师们的权限,是可以惩罚不听话的女同学,上去讲台面前翘起屁股,用棍子打几次的。虽然力度是象征性的,可是大早晨被抓上去打屁股,还在班上所有同学面前,那简直是噩梦。毕竟女孩屁股是大众喜好的事物,实践被怎么打也是私事,公开起来就是被大众消费的话题。所受的害,远比肉体上多了。唯独初雪的公开惩罚时间除外,作为校花的她本来就是大众话题,而且有着模特志愿的话,身体被男人意淫这种事不会在意。两人只好念起英语来。“I like spank“`”等等这什么文章···“晴芝同学,这是你的惩罚单。”带着死板眼镜的学习委员很没精神地说道,看来这是她日常的任务。

      双手接过单后,晴芝手指按着关键内容死死不敢移开。

      这是学校发给班主任在由学习委员派送的单,记录惩罚的时间地点和惩罚内容。内容详细地不得了,什么姿势屁股翘多高内裤脱到那里等等。

      后面那些没有必要规定好吧。完全是写单老师的恶意。

      但晴芝没办法,这是学校的规定。

      既然是学校的规定,就必要有学生的反对。

      比如说,对于学生惩罚的程度不会根据每个人体质改变,大错重罚,小错轻罚。

      又比如说,无视学生对惩罚老师或代理人的性别意愿。

      还有一些小建议,惩罚室太过简陋想要浪漫点等等。

      “为什么就没有人对这个制度有疑问呢,这是违背人权的吧!”

      “你什么时候见过有人对检查违禁物的老师有意见吗?”

      张玲没好气地说,她也是晴芝不能理解的人群中的其中一个。

      强调人权的人,通常是因地位弱势而得不到公平的人群。可晴芝已经不算是弱势,而是稀有种类。熊猫会因此而得到保护,是因为人类得保护大自然的物种多样性。可是不喜欢被打屁股的晴芝不同,把她关在铁笼中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处。要说公平的话,尊重每个女孩都有被打屁股的权利和义务的同时,保证她们的尊严和人身安全,学校这点做得相当好。

      话说这关自己毛事啊?

      忽然,一股寒风吹进教室,仿佛哪里有冤情。

      这学校,明明有好多好好学生,许多自己的朋友,却感觉自己好孤独。这是为什么?哎呀不行我得转校。

      在晴芝没注意的时候,张玲目光投向了惩罚单。

      “你在怕什么啊,果断点啊。”张玲夺过惩罚单,并且大声宣读。

      “本周周三,第一节晚自修,木尺150,OTK,下体全露。代理者”

      她竟然当着全班面前读!

      “我要和你绝交。”

      晴芝大骂。因屁股的危险,全身充满的愤怒直接聚焦在眼前的这个人,不过她的样子在班上同学看来,不过是无病呻吟。直到一节课后,晴芝才气消。张玲看准机会,向晴芝请求原谅。

      “晴芝晴芝,别生气啦,是我不好,是我神经病,原谅我好吗?要不,你打我梳理下心情?”

      “打你不是便宜你了吗?真是的,干嘛在全班面前读,全班人都笑话我,特别是男生。”

      想起刚才的尴尬,晴芝脸红了,只能趴在桌上不敢抬头。

      “不是,说不定,是因为你屁股翘知道你被打发情呢,女孩的话,可能是羡慕你被打而已。”

      “可我不喜欢被打屁股啊,有什么好羡慕。还有,什么我屁股翘,我每天穿裙子好吗。”

      “不,是因为打你的人是代理者,代理者经验很丰富。就像真是实践一样,挺舒服的。不像老师们,死板又古老的套路,现在老师越来越懒,把工作丢给代理人。大家都挺高兴的。”

      张玲突然记起了几个月前的实践,明明是足够让屁股回复30多次的时间,她还是没能忘记那次的痛苦。

      反正那几天很多人说她屁股翘。打之前臀围是1875px,打完变成2275px(36英寸,完美身材)。可以想象肿了多少厘米。

      从打完之后,张玲就仿佛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一下子知道了不少。

      林翰也只能是中上程度,又不少女主更加重。当然也有肮脏的金钱交易。有权力的地方就有人聚拢,聚拢就有金钱交易。

      “不说这个,你衣服怎么,胸口一大片蓝色?”

      “还不是你的错,你上节课说出来,我都待不下去,出去厕所躲躲,走得太快被一死矮子撞到,被染一身蓝。”

      “那个人很矮吗?”

      “也没有,只是我当时很生气,又被染脏衣服,就随口骂了声死矮子。”

      晴芝今天因为各种事确实是变得奇怪,以前的她从来不做很显眼的事,在这个只有自己是异类的学校,安分安静地过着自己的日子,才是正道。

      “哦,那代理者啊。其实我也不清楚,因为代理人有好几个,风格也不一样。总之最差的也比老师好一点。”

      听了张玲的回答。晴芝一点也不高兴。午饭时间,晴芝向张玲取经如何躲惩罚。

      “摁,那你就问对人了。”

      张玲一脸正经地说出她平时如何不遵守规矩被扣分的事实。

      “第一,是说来大姨妈。因为来大姨妈不能打屁股,所以可以延迟3天,说不定,到时就记不住你了。”

      晴芝听到不禁问,“如果确实不记住你,但之后又想起,会不会加重?”

      “也有可能。”张玲回答。“第二嘛,是找个临时男友。因为学校有个实践情侣制度,就是相约了女孩由自己的男友来管教的制度。在学校的单上双方签了名,以后的管教不是给老师或代理人,而是那个男友。因为只需要打完后检查一下,屁股稍微红了点也能通过。有不少人是找假男友来避开惩罚的。”

      “那我怎么找?”晴芝眼里发亮。

      “嗯,这个···我那圈子都是情侣,没法帮你了。而且明天就要惩罚的话,因为那个契约有很多限制,如果你能拿出100块左右的吧。”

      “要钱就算了,数学都不合格了,零花钱有一半都要感谢我父母对我的爱了。”

      晴芝家庭不贫穷,可是对待子女教育是很严格的,因此形成她的自律。可惜自律只在父母叮嘱的成绩上,除了数学晴芝各科成绩很优秀的。

      “第三就是靠关系了。和代理人打好关系,他可能会手下留情。不过不脱是不可能,因为被发现他会被取消资格。”

      “怎么打好关系?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你可以到时撒娇,夸下他啊。用用你女人的一面。”

      “OK。到时我说我认了,赶快打,我还要自习算了。”晴芝生气说道,她知道依赖这个家伙是没有用的,乖乖接受事实才是结果。

      “是你叫我帮你想办法的,又这么说话干嘛。”

      虽然表面好像放弃,但晴芝还是怕那150板,想起新买了一件裙子,到时穿上试试。

      晴芝苦恼的样子,看来开始积极了,于是张玲继续讲着自己的情报。

      “及我所知,几率比较大的代理人有哪位几位。大多数是女生,因为除了考虑学生意见嘛,不过女主们几乎没一个是好签。”

      “为什么呢,明明同样都是女生?”

      张玲对于晴芝的天真感到惊讶,手指不断摇晃,十分装酷地否定。

      “正因为同样都是女生。同性朋友异性敌人,那只是性别意识还没出现的动画题材才有的谎言。以人类的繁殖意识来说,对于同性,会判断是影响自己繁殖机会的敌人。那自己也是女生,该不会不知道女生暗里撕逼严重吧。而且,女主比男主少样东西,就是对弱小者的保护欲,社会对她们没有这个要求。”

      对于这个长篇大论,晴芝没能全部理解,可关键内容还是能读懂。

      “那就是说,我应该希望那个代理人是男主?”

      “对。”

      张玲直点头。

      “我可不这么认为,我宁愿挨多点打,也不想被看光,被占便宜。”

      “你要这么想也没办法,不过你这种想法只是个人主观思想而已。在你看来,这个班上一半25个女孩,和宿舍我们所有人的身体很稀有吗?世界上30亿一模一样的裸体很珍贵吗?反正我脱了一两次后早把幼稚的想法丢掉。当然,要说很乐意给男人看那是不可能的,他们大多数没见过女人身体的眼神都是淫猥的。”

      晴芝注意到,尽管张玲开始时说得毫无反应,但后半段几乎是咬牙切齿。自己的朋友,可能在过去发生了什么。

      心情很复杂的晴芝,终于度过了最难忍的时期,迎接了惩罚时间。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26
    • 0
    • 30
    • 1.1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呜呜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xt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哪考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i火锅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fgff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信wiki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czec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v文文g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你啊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yw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HLv.2
      打赏了@nightmare100金币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