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新婚惩罚

      秀红今年18岁了,是村子里一顶一的俊女子。秀红到了该成亲的年龄,说媒的踩烂了门槛,父母一番琢磨,就和邻村的何家三小子何梓鹰定了亲,约定过了春天就出嫁。秀红一定亲,村子里的老少爷们都哄哄地笑,老婆子们也都啧啧地叹,媒婆子出了秀红家门,还说着:“结婚那天,说不定何家门槛要烂呢!”

      为啥呢?可不是说他两家人缘好,势力大。而是这山里人娶亲,有个习俗,就是新婚那天晚上,得给新娘子一个过门礼:用板子打新娘子的光屁股!打的人有新娘子的娘家妈妈,婆婆,嫂子,最后是丈夫。其一是给新娘子一个警告,告诉她过门要守规矩,也是让新娘子和婆婆嫂子熟悉熟悉。你想啊,新娘子连婆婆的面子都没见过,就过去人家了,自然陌生三个月。但是如果自个儿撅着光屁股挨了婆婆一顿板子,就像自个儿挨妈妈揍似的,自然就亲热起来了。村里人想着秀红那样的女子,光着屁股,更是风情万种了,都想去看看,没能自个儿打打,想想总是应该的。

      很快就是五月了,娶亲的日子近了。嫁妆备好了,秀红妈妈就去找给新娘子“化妆”的人了。化妆可不只是化脸蛋,还有屁股。因为新婚之夜,是有很多人在场的,新娘子的屁股和脸一样重要。为了挨打时候屁股好看,新娘子那天都不穿裤子,只穿裙子,也不坐着,防止屁股蛋子上压出褶来。这也是娶亲都赶着夏天的缘故,冷的时候,新娘子不穿裤子,屁股蛋都冻得发紫,只有夏天,天气热哄哄的,加上紧张,屁股上会有淡淡地粉红和潮湿的汗气,惹人爱。

      结婚前一天晚上,秀红泡了澡之后,便看见妈妈领着村子里的王婆子过来了。秀红的脸有些红,站起来向王婆婆问了声好。王婆子眯起眼睛,笑着说:“姑娘长的好看。洗了澡,就把衣裳脱了吧。”秀红便脱了衣服,只留着一件短袖衬衣。王婆子说:“我得先验验身。不是信不过,是规矩嘛!”妈妈连忙说着:“是,我们的姑娘是不怕看的。”说着便把秀红拉到床上,让她仰面躺下,抬高下身,叉开双腿,把私处露出来。秀红的脸红透了,显得更加可爱。王婆子啧啧地笑着,说道:“好了。姑娘起来吧。”然后便拿出了一个木头架子,妈妈铺上了一床被褥,让秀红趴到上面去。秀红顺从地趴了上去,屁股微微向后翘起,是最完美的弧度。王婆子在秀红丰腴水嫩的屁股上拧了一下,笑着说:“果真嫩。”先用热乎乎的湿毛巾敷了上去。秀红只觉得屁股痒痒的,却很舒坦。换了五六张毛巾,秀红的两瓣屁股像是刚出炉的馒头,红彤彤地沾着水汽。王婆子便用着一小块搓澡巾,慢慢地在秀红的屁股上搓着。死皮滚着小球掉下来。

      搓了之后,秀红的屁股光洁一新,更加白净。王婆子又调整了木架子角度,使秀红地屁股最大程度撅了起来。这样,秀红的屁股绷紧了,露出了发黑的屁股沟。王婆子在心里冷笑道:果然,多俊的女子,都得有一条黑屁股沟!但还是用毛巾细细地擦着,秀红只觉屁股沟又痒又麻,禁不住扭了扭屁股。半个小时后,毛巾拿下来,秀红的屁股像是白玉寿桃似的,光洁饱满,散发着香气。王婆子笑着说:“完了。姑娘就睡下吧。”秀红妈妈赶忙给秀红盖上一条薄毯子。又给王婆子喝茶洗手。秀红今晚是要光着屁股趴着睡觉的。

      第二天,傍晚举行婚礼。秀红穿着一身红色长裙子,头上戴着红色纱巾,别提多美丽了。老少爷们虽然和何梓鹰说着恭喜,眼睛里却都瞟着秀红包裹在裙子里的屁股。惹得老婆子小媳妇们都不愿意。秀红很拘谨,没说什么。喝了交杯酒,秀红就被几个小丫头扶着进了里屋,丫头们走了。王婆子又来了,不由分说把秀红按着,掀起裙子,照着秀红的屁股上喷了点香水,又用她粗糙乌黑的手狠狠揉拧了几下,直到秀红的屁股蛋子出现了粉红色才停手。又说道:“到时候了,把裙子脱下来,准备吧。”

      秀红一看天色沉了,便把裙子脱下来,穿着一件红色长袖衣服,里面一件红肚兜把下身遮住,露着屁股蛋子和双腿。又拿着妈妈给她做的一个竹板子,侧身对着墙跪下。门外有了脚步声,秀红便正了正身子,双手捧着板子举过头顶。

      门吱呀一声开了。秀红的婆婆,两个嫂子,妈妈,丈夫,媒婆子都进来了。婆婆的眼睛看着秀红谦顺的模样,满意地点点头,妈妈看着女儿光着屁股跪着,有点不好受。

      个人就坐之后,媒婆子一声喊道:“秀红姑娘出嫁,妈妈给女儿教规矩!”秀红便跪着蹭到妈妈身边,高声道:“不孝女儿请妈妈指点。”

      妈妈也高声说:“女大不由娘,今儿是别人家的人。让妈妈教你道理。莫要丢了咱家的脸。”接过板子。秀红便起身,趴在妈妈腿上,高高撅起了屁股。妈妈狠下心,一板子打下去,秀红的屁股蛋上下颤动,妈妈严厉地说:“一告诉你,莫要懒惰。”

      “啪!”“二告诉你,孝敬公婆。”

      “啪!”“三告诉你,尊敬哥嫂。”

      “啪!”“四告诉你,敬爱夫君。”

      “啪!”“五告诉你,坚守自尊。”

      五板子下去,秀红滑嫩的屁股蛋已经红了,秀红咬着牙齿。跪下来,高声说:“谢谢妈妈教育。”

      媒婆子又喊道:“婆婆立规矩。”秀红便跪在婆婆面前,高声道:“媳妇求婆婆指点。”

      何家妈妈是个严厉的女人,之前两个儿子娶妻,媳妇的屁股让她打肿了,过来之后不听话,还是扒了裤子打。今天对秀红自然不客气。秀红趴到她腿上,屁股就没好过,两个屁股蛋子被打的乱颤,最后简直肿了。婆婆一声问,秀红还要高声应着。一声不到位,又要打。秀红简直快疼哭了,脸上都是汗水。

      之后是两个嫂子,秀红站在她俩面前,背对着,弯着腰,手抓脚踝。秀红感觉屁股都要裂开了,还得低声说:“秀红,请,请嫂子指教。”

      两个嫂子都憨厚,而且自个儿的屁股都受了婆婆的苦。而且,二嫂的屁股现在还有两条青紫,因为碰翻了锅,被婆婆当着公公兄弟的面打了光屁股,都25岁了,想着就脸红。对秀红,两个人一人打了3下,但对秀红的屁股还是致命的伤害。秀红的屁股蛋子全是竹板印子,一道挨着一道,还有重叠。

      最后是丈夫。秀红跪在何梓鹰前面,颤抖着说道:“请夫君教育我。”

      丈夫一般都很象征性,主要还是留着洞房。所以何梓鹰只是打了几下,又问道:“若是以后你不听话咋办?”

      秀红有了哭腔:“请夫君打烂我屁股。”

      这就完事了。大家便出去了,接下来便是两个人的洞房了。

      秀红不敢起来,这是妈妈告诉的。何梓鹰换衣服,秀红偷偷用手摸了摸屁股蛋,滚烫,还鼓了硬结。何梓鹰回身坐在床上,对着秀红说,过来。

      秀红用膝盖蹭着过去了。何梓鹰抱起秀红放在腿上,用手摸着秀红滚烫的屁股。秀红觉得疼,但还有点酥酥麻麻地,有些舒服,便扭着屁股在何梓鹰粗糙的打手上蹭着。何梓鹰笑了:“你这真是个贱屁股!”秀红红了脸,笑着,知道这是夫君的爱称。

      何梓鹰又把秀红立起来,让她骑在自己腿上。秀红两瓣屁股裂开着疼。何梓鹰用手揉捏着秀红的屁股,秀红的两个屁股蛋子此时已经像两个充了棉花的包裹,柔软而饱满。

      秀红羞羞地去亲何梓鹰。全身白玉似的,只有两个屁股蛋火红的一片。

    • 1
    • 1
    • 0
    • 1.2k
    • 13456789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弥藏Lv.0
      找了好久感谢作者写的真好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