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39
    • 异世界的症侯群转载MF

          这是哪里呀?我是谁?怎么在这个地方?”在某未知地方的未知房间,一个少女缓缓的从床上站了起来,屁股上的疼痛牵动着她的神经,让她意识到这不是梦

          少女努力的回忆,她是谁,她在哪?但是她什么也想不起来,接着她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屁股上有伤,像是被戒尺一类东西打的,打的很重,但是身上其余部位没有伤,很是奇怪。她穿着白色女性衬衫和蓝色裙子,脚上穿着白筒袜和运动鞋,头上夹着棕红色的发卡。接着她打量的周围的环境,除了床没有别的家具,连门都没有,显得极端诡异!房间不大,从床这里走几步就能碰到墙

          女孩很快恢复了冷静,一个没有门的房间是不存在的,这周围一定有什么机关或密道,少女很快锁定在了这个房间内唯一的家具:床。

          “果然”,少女在床底下摸到了一个开关,触发开关后后,旁边出现了一个暗门,少女连忙冲过去,渴望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或至少找到什么线索

          然而眼前的场景让她大失所望,面前是一个笔直但昏暗的走廊,墙是暗蓝色的,走廊不太长,可以看到走廊的尽头有一扇门,也许那里就是出口了?

          没走几步,少女被空中飘着的东西吸引了,那个东西形如一团蓝火,少女进一步观察,发现在蓝色火焰之间,包裹着一把锋利的匕首

          忽然,那个东西冲着女孩的屁股狠狠的刺过来,一阵刺痛和灼烧感袭来,“不要呀”,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景,连忙跑回了刚才的房间,接着她看到了令她十分惊奇的一幕

          刚才还空空如也的房间里多了四个精灵,她们身材矮小,还没有女孩一半高,虽然相貌很好看,但是却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她们在一步一步向女孩走来,小姑娘吓得楞在原地进也不是出也不是

          这时,一个精灵捉住了女孩的左脚,女孩绊倒在地,还没来得及挣扎,右脚和双手也分别被其他三只精灵捉住,动弹不得,女孩吓得哇哇大哭。然后,一个精灵掀起她的裙子,另一只精灵脱下她的内裤,接着四个精灵举起手,开始抽打她的屁股

          “嗷”,少女感觉屁股被撕裂了,她从没感觉到如此剧烈的疼痛,这种疼痛极端剧烈,即使是由人类用鞭子棍子之类的重度工具抽打,所产生的疼痛和此时比起来简直也仅仅是毛毛雨。

          “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了”

          “嚓嚓嚓”,精灵的巴掌落在女孩的屁股上,女孩嚎啕大哭,剧烈的疼痛让她既痛苦又恐惧:她们是谁?是人类吗?这里是哪里?她们要把自己怎么样

          不知过了多久,精灵消失了,女孩趴在地上,每个细胞都在颤抖,过了很久,女孩恢复了冷静,她看了看自己的屁股,虽然挨打非常痛苦,但是自己的屁股却只是比刚刚红了一点,精灵留下的痕迹甚至没有之前留下的的戒尺印重,这太不合常理了。虽然少女失忆了,但是这些基本常识她还是有的。

          少女内心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但是她没有被击垮,她意识到在这件屋子里待着不是办法,她必须得出去。现在她要想办法对付那团蓝火

          女孩小心翼翼的把门开了个缝,那团蓝火就在空中游荡,女孩蹲下身子,蹑手蹑脚的往前走,女孩想的是尽可能避免被灼伤,以最快速度冲过去,但是她起身一瞬间,看到蓝火超自己扑来,她下意识的往回跑,但是打开门后,发现那四个精灵又出现在那间屋子里了了,她太害怕那个疼痛了,连忙关上了门,由于太过紧张,女孩滑了一跤跌倒在地。

          “遭了,那个火焰要…”,少女吓得蜷缩起来,双手挡住眼睛,但是什么事都没发生。女孩轻轻的把手挪开,发现那个蓝火无视了她的存在,在空中游荡。她好像明白了,蓝火只能攻击高处的目标,只要自己保持低的姿势就可以通过,女孩也看了一眼刚才的门,她意识到只要走出那个房间,就不能再回去了,否则会被那四个神秘的精灵围攻。

          终于到了走廊的另一头,女孩打开了房门,房间是个狭小的仓库,地面中间有一把钥匙,少女想要过去捡,忽然屁股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打了一下,少女扑倒在地,她想动但是动不了,想惨叫但是叫不出来,虽然只打了一下,但是却十分剧烈,比精灵的抽打还剧烈千百倍,打的她无法动弹,屁股像着了火一样,女孩无助的趴在冰冷的地面上,忍受着余痛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屁股上的疼痛消失了,女孩爬起来,发现开门的时候自己太着急了,没有意识到仓库的中间横着一根激光,她一定是误触了这个激光才被机关打倒在地。女孩小心翼翼的绕过了这个激光,拿到了钥匙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钥匙孔在哪里?女孩打量了手中的钥匙,这把钥匙比平时见到的钥匙要大很多,所以说钥匙孔应该是很容易就能被找到的,不存在尺寸太小而被忽略的问题。女孩搜寻了这个仓库,没有发现什么钥匙孔,当她看到激光的时候,她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然后转移了目光,她不想再回忆起那个痛了

          那现在只有两种可能,钥匙孔在走廊或者在刚才的屋子,少女俯下身子,悄悄的往回摸索,终于发现了钥匙孔,但不幸的是,钥匙孔在较高的位置,她必须踮起脚尖才能够到,但这很可能被蓝火发现。此时少女依然保持低姿势,蓝火并没有发现女孩,在空中漫无目的的飘来飘去,女孩等蓝火飘远后,迅速起身,把钥匙插进钥匙孔中,旋转,然后迅速蹲下。一扇暗道开启,女孩一看心凉了半截,暗道在钥匙孔偏下方,显然在蓝火的攻击范围内,且入口狭小,她必须跳起来钻进去,而此过程很容易受到蓝火的袭击。但没有别的路了,而且蓝火貌似已经发现女孩,正在往这边飘了!

          少女连忙蹦起来,往密道里面钻,钻的时候屁股传来熟悉又难以忍受的灼热感和刺痛,不过过程还算顺利,女孩在蓝火对自己施加更多痛苦前已经进来了。

          “呼哧”,女孩松了口气,她轻轻揉了揉屁股。经历了这么多,少女浑身是汗,但是她一点也不渴。道口非常狭小,她往前爬,进入了类似山洞的地方,周围是黑漆漆的石壁。走廊有几处火把,因此不是那么的漆黑

          这个地方的走廊构造和上一个走廊很像,笔直的走廊尽头有一扇蓝色的门。至于旁边有没有暗门就不清楚了

          少女很快发现这里不只有她一人,她之前遇到的女精灵也在这个走廊里,横在路中间,正在向她走过来。幸运的是,这里只有一个女精灵,而不是四个。女孩看女精灵身材矮小,决定尝试和她肉搏,精灵被女孩一脚踢倒,但是很快又站了起来,不过这对少女来说已经足够。女孩争取到足够的时间逃跑

          少女进入蓝门,这里不再是狭窄的走廊,而是相对宽阔的小房间,地板上有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红色液体,她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是先捡起来留着。她看到远处有一扇门,门两各有一支火把,她希望那里就是出口,她真的再也受不了这一切了。就在少女刚刚动身时,旁边闪出一个人,那个人身材巨大,穿着黑衣服,脸部被黑色面具遮住,衣着好像锦衣卫特务,虽然被面具遮挡,但依然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年轻男性,神秘人的身上散发着紫色的光芒,手里握着一根类似棒球棍的东西。

          女孩哪里见过这种架势,害怕的跪了下来,尽管她意识到自己必须要跑,但是腿脚却不听使唤。神秘人抓住少女,脱光少女的衣服,然后揪住她的头发,把头发系在了天花板的横梁上,头皮上一阵剧痛传来,女孩发出惨叫,她觉得头发随时会被自己身体的重力拽掉,连带撕掉一大片头皮,但是这件事情并没有发生

          而这时,神秘人举起棒球棍,棍子狠狠砸在少女的屁股上,女孩失声尖叫,她手捂住屁股,第二棍子下来,砸在右手手臂上,第三下落在肚子上,第四下打在私处…

          “啊,求求你,不要再打了,谁来救救我…”

          神秘人用力的拷打女孩的全身每一处肌肤,女孩发出凄惨的嘶鸣,她觉得浑身骨头都要寸断了,她想死,她觉得下一秒就会被神秘人打死,但是无论神秘人多么的用力,女孩都不会死,即使是殴打头部等脆弱部位也无济于事

          女孩又想如果死不了,昏迷一会也是可以呀,只需要昏迷一会也可以,她要休息一会,但是这也是不可能完成的奢求,女孩依然保持着高度清醒的状态,接受着漫漫无边的折磨…

          原来,有时候昏迷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结束了…?我是死了吗?…”棍子好久没有落下来,头皮因挂在天花板上所造成的痛苦也消失了,但是棍子笞打所造成的剧烈痛苦依然没有散去,女孩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趴在山洞的入口处,衣服丢在一边,刚才捡到的红色药瓶则丢在自己前方不远的位置。神秘人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她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下拷打,但是几千下应该是有的。

          女孩全身都肿了,动一下都会扯到伤处。她的每一寸肌肤都通红通红的,但是并没有紫,更没有皮开肉绽或骨折。这时她的第六感告诉她,那瓶红药会很有用。

          少女忍着疼痛爬过去,捡起药瓶,抹在了自己的屁股上,果然,少女的疼痛渐渐缓和,最后整个身体都恢复至原状,就连之前的戒尺印记也消失了,女孩感叹道原来自己的屁股是那么的挺翘,那么的白皙,那么的可爱,连自己都忍不住要拍几下。如果她能逃出这里的话,一定要找一根棍子狠打自己的屁股作为庆祝。她穿上衣服,蹲在地上哭

          女孩哭了好久,但是哭不能解决问题。她终于鼓起勇气继续走下去。然而就在她往大门走过的同时,神秘人又出现了。女孩连连往后退,最后重重的撞到身后的墙上,难道又要重复之前的悲剧吗?不?那太痛了

          这时少女发现,神秘人虽然壮,但是行动特别缓慢,之前是因为太害怕,因此才被神秘人捉住。女孩决定孤注一掷。她抑制住自己颤动的本能,站起来,玩了命的朝门口跑。她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她不知道自己的预判是否正确,她不知道神秘人是否会忽然加速,她不知道那扇门是通往原来的世界还是更可怕的深渊,此时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跑!

          正如女孩所料,神秘人行动非常迟缓,只要克服内心的恐惧,不顾一切的奔跑就不会被神秘人追上。女孩进入了门,顺手关上,她发誓永远不会打开这扇门了。但是劫后余生的喜悦感很快被失落所覆盖,因为这里依然不是她熟悉的世界,也不能找到什么线索,这里依然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前面有一个不知通向哪里的门

          这是哪里,还要继续吗?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要回家,放我出去….”女孩跪在地上,疯狂捶打着地面

          “如果你想回去,那你必须继续前进”

          少女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她抬头一看,面前出现了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她的年龄看上去和她相仿,但只是“看上去”。因为她身上若隐若现的白色光芒证明她并不是人类,因此无从判断她的真实年龄

          “不要过来不要伤害我”

          “伤害你?不,我是来帮助你的”

          少女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女孩”,一言不发

          “不相信我?我能理解,毕竟这一的一切都太不正常了。”

          “对的,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不知道我在哪,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因为激动,少女几乎是喊出来的,最后少女平静了下来,轻轻的说到:“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应该看到了,之前你遇到过一些,嗯,敌人,比如在空中飞的那团蓝火,那个矮精灵,还有手里拿着棒子的那个大家伙,你都遇见了对吧?”

          “没错,你是怎么知道的,你知道什么吗?”

          “那团蓝火只需要蹲下或趴下就可以躲过去,

          那个矮小的女精灵叫安娜,你可以踢她,或者直接跑过去就可以,但是注意不要被四只以上同时抓住,否则结果你应该见识到了,至于那个大家伙,他是地魁”

          “…地魁?”

          “没错,这个地方有三个区域,每个区域有一个恶魔看守,分别是地魁,西木,还有一个最强大的咒蓝,他同时看守这三个区域,

          你刚才已经躲过了地魁,穿越了第一区域,你做的很好,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第一区域?…还不够?…”

          没错,你现在所做的,只有不断的前进探险,穿越这三个区域,去迷宫的深处。每个区域都有各自的恶魔看守,而第三区域的咒蓝不仅看守自己的区域,还会在这几个区域内随机游荡,你刚才没在第一区域遇到咒蓝是幸运。你需要打败或者躲避他们,进入下一个区域,最终你会来到迷宫的最深处,那里有你想要的一切,但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对你来说,第一个区域固然很难,但是后面几个区域会更加凶险”

          “不不不,我不要去,我不要!!!”少女连连摆手,第一个区域都把她折磨的痛不欲生,她怎么面对更凶险的下面几个区域?

          “啪”,一记耳光打在了少女的脸颊上,少女惊了,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女孩”居然打了自己,同时她觉得这一幕好像似曾相识。

          “没想到,你是个懦夫,那好,你自己慢慢玩吧,我要走了”

          “走?你要去哪?我…不要走,我愿意探索,我愿意!求求你不要走”

          “我对胆小鬼不感兴趣,你就永远在这里待着吧,再见”

          “不,我不是,我听你的,我相信你,你告诉我怎么做,我愿意去做!”

          “那么,你做好准备了吗?”

          “嗯嗯!”

          “很好,现在看一看周围的墙壁”,少女看了看周围的墙壁,浅蓝色的,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

          “看到浅蓝色的房间,就说明是安全的,你可以随时回来。你的敌人不会进来,也不会把某处区域的墙壁故意涂成蓝色的来欺诈你。当然,我也只能在浅蓝色房间存在,不能出去,因此我无法和你探险

          “你在路上会遇到一些新敌人,想办法找到他们的弱点或躲避方案,或者可以回来问我,我会尽量告诉你。接下来的区域,敌人会更加凶残,要小心”

          “我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吗?我该怎么称呼你?”女孩追问到

          “我的名字?我叫什么来着?你叫我莉莉丝吧,我喜欢这个名字。我和你一样,也是迷失在这里并且忘了自己的名字“

          莉莉丝把通向第一区域的门封锁,那扇门消失了,少女打开了通往第二区域的门。望着少女的背影,莉莉丝摇了摇头

          “这丫头现在还不知道,以后自己要遭多少罪,受多少苦,唉,算了,还是不告诉你了,我怕你受不了”

          眼前又是走廊,但是这里的走廊比之前遇到的走廊要长的多,而且少女这次不是出现在走廊的一侧,而是中间。少女决定先往左边探索。这个迷宫错综复杂,如果乱走就容易迷路,因此女孩决定遇到岔路,一律按照左中右的次序探索

          迎面而来的是蓝火和两个安娜,女孩看到这个场景,就知道这个世界的恶意了,如果想要躲避蓝火,就必须蹲下或者爬行,如果想要躲避安娜,又必须奔跑或者踢开,但这样的话就无法保持蹲下的姿势,不然使不上劲。

          没那么多时间犹豫了,女孩迅速踢翻两个安娜,期间被蓝火攻击了一次,但是她没时间叫疼,就在她蹲下的一瞬间,第一个被踢翻的安娜缓过劲来,一手抓住女孩,另一只手抽打她的屁股,不过少女很快挣脱了,只要不是四个安娜同时出现,少女是可以脱身的。而蓝火和安娜的攻击频率与疼痛程度明显上升。

          来到了走廊的左侧尽头,这里有一个上锁的绿门。少女内心有一个奇怪的声音告诉她,这是通往下一个区域的门,少女无法验证这个想法的真伪,因为她没有钥匙,大门旁边有一个红色药水,少女捡起来带走了

          少女沿路返回,看到走廊旁边有一扇门,进去后的场景让她很吃惊,里面有几张桌子,上面全是打屁股的工具:皮带,戒尺,藤条,鞭子,板子,一应俱全,摆满了整个桌子。桌子旁边有几个烤炉,上面烤着几把烙铁和一些水壶,旁边还摆着各种刑架,还有很多叫不上名的刑具

          这时她发现房间的尽头有一个牢房,里面关着一位全裸的金发女生,她面朝墙壁,眼睛被一块红布蒙上,四肢被铁环紧紧的固定在墙壁上,无法动弹,金发女生的身材很好,但是身上全是刑伤,没有一块好肉,整个身子明显浮肿起来,特别是黑紫黑紫的肿屁股已经彻底变形了,根本看不出来这是屁股。金发少女旁边有一张破破烂烂的床。少女之前被打的那么严重,屁屁还仅仅是浅红色,而金发女生却伤成了这个样子,她之前是受到多少非人的刑罚,少女不敢想象。

          女孩想上去询问,这时她发现金发女生屁股上的伤有一些是新伤,这说明不久之前有人来过,金发女生听到少女的脚步声,吓得呜呜的叫,她的嘴应该被什么东西堵上了,发不出声音。

          “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少女安抚着金发女生,准备尝试把她放下来。

          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无路可逃的少女连忙躲在桌子下面。门开了,外面走进来个什么东西,从这个角度少女只能看到一双脚,脚上穿的是高跟鞋,她看到那双脚走到桌子旁边,然后传来翻找工具的声音,接着少女听到水花声,应该是那个家伙把工具扔进了水里又捞了上来。那个人走向了金发女生,少女捂住自己的嘴,确保自己不会发出声音,她悄悄的探了个头,看到那个家伙的背影,她大约有三米高,身穿欧洲中世纪贵妇人的服装,她的手里拿着一个中国古代公堂用的大号板子,上面还滴着水,“贵妇人”旁边放着一个水桶,里面散发着热气

          “贵妇人”并没有急于用刑,而是在金发女生身后踱步,同时让板子和地面接触并拖拉,发出声音,恶趣味的“贵妇人”应该是要这种方法使金发少女倍感煎熬,以增加金发女生内心的恐惧。果然金发女生身上和屁股上的肿肉因恐惧而颤动着。

          “啪啪啪”

          “呜呜呜”

          拷打的声音和金发女生呜呜呜的惨叫声传进了少女的耳朵里。少女看到“贵妇人”把板子挥的老高,一下一下用力抽打金发女生的烂屁股,大约抽了几百下,“贵妇人”停下了手,转身取别的工具。少女赶紧躲回去。接着又传来取工具,泡工具,揍屁股,惨叫的声音,这次女孩闭上了眼睛,蜷缩在桌子底下,大气不敢出,她再也不敢看第二眼了

          “贵妇人“使用了一百多样工具,每一样都打了成百上千下,最后“贵妇人”停止打金发女生的屁股,但是没有走出去。不一会,传来了嘶嘶的声音,少女知道这是“贵妇人”在用烙铁烙那个可怜的金发女生的屁股,然后又传来泼水声,电击声……终于,“贵妇人”暂时放过这个可怜的女孩子,离开了这个房间

          确定“贵妇人”走远后,少女睁开了眼睛,她发现桌子底下隐藏着一个类似通风口大小的通道,她刚才因为紧张没有注意到,不过她现在更想看一看那个金发女生怎么样了。她颤颤巍巍的爬出来,看到金发女生好像已经昏死过去,身上的伤又加重了,屁股也比刚才更肿了,金发少女浑身湿漉漉的,散发着热气,头发凌乱的贴在身子上。

          少女想找一条毛巾和一些凉水,给金发少女简单做一个冷敷。但是她这里没有凉水,只有滚烫的盐水。这时她想起了红色药水,少女拿出一瓶药水,倒在手上,轻轻涂抹在金发少女的屁股上。金发少女浑身的伤都显著好转,她也清醒过来。

          少女解下红布,撕下堵住金发少女嘴的胶带,金发女生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她的头能小范围活动,但是身子依然牢牢的铐在墙上。女孩打量这个金发女生,她是一个白种人,虽然早已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但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孩,海蓝色的眼睛里流露出憔悴,恐惧和绝望,美丽的脸上有好几道干了的泪痕,少女尝试帮助金发女生抹去泪痕,但是怎么抹也抹不掉

          “你不要着急,我把你放下来”

          “没有用的,这个铁环被附魔了,只有那个家伙能解开”,金发女生极其虚弱,用蚊子般的声音回应着。金发少女说的是英语,但是传进少女的耳朵里后,一种奇妙的力量将英语自动转化为少女能够听懂的语言,同理,金发女生也能听懂少女说的中文

          “那个家伙,是指她吗?”

          “对,她就是咒蓝,是这个地方最强的魔王,她很美丽,但是心肠极其恶毒,她没有同理心,最大的爱好就是打年轻女孩子的光屁股。每天她都要来这里,打我的屁股,我已经忘了我是谁,忘了为什么来到这里,忘了我要做什么,我也早已忘了我之前的日子是什么样的

          一开始,她还偶尔发发善心,隔几年会把我放下来,让我躺在床上睡一觉,第二天继续捆起来揍我的屁股,但是现在连这也是奢求,我已经快两百年没有睡觉了”

          “两百年?”

          “对,这个世界没有死亡这个概念,无论怎么样就是死不了,也昏迷不了,更无法对痛苦感到麻木,如果被抓住,只能持续的被打屁股,没有任何方法能逃跑,也没有任何方式能逃避或减轻疼痛。我来到这里已经有一千多年了,每天都过着这种生活,她每揍我一次,我的身子和屁股就会肿一点,肿块会越积累越多,最后肿块的体积甚至要比原来身体体积还要大,这时咒蓝会用刀子像修理指甲一样把肿块一块一块的割掉,让我恢复至原来的体型,然后继续打屁股”,金发少女想哭,但是她哭不出来,仿佛流尽了眼泪

          少女自我介绍说:“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怎么来到这里的,我刚才遇到一个自称是莉莉丝的精灵,她说我需要进入这个迷宫的最深处…”,少女把莉莉丝说的话向少女复述

          “等等,我想起了关于咒蓝的一些线索,她听力不是很好,如果看到她,悄悄的溜走。只要不发出太大的响声她是不会听到的,但如果她发现了你,用尽全身力气跑,有一些地方应该可以躲藏,或者爬进狭小的通道,她不会进来…”金发少女向女孩提供了一些关于咒蓝的线索,看来她之前也尝试过躲避或者击杀咒蓝,但是失败了,最后成为咒蓝的玩物

          “你放心,我向你保证,我会到达迷宫的最深处,到时候把你救出来”少女安慰金发女生,但是金发女生没有回应,少女一看,她已经睡着了

          少女不再打扰金发女生,转身进入了那个通风口,通风口的尽头是一个小房间,里面有一个石制方体,方体上面有一个圆形凹槽,似乎要用什么扁圆形的东西装进去。女孩回到刑罚金发女生的屋子,希望从咒蓝的刑具中找到什么能利用的东西。终于她在一个刑架上发现并卸下一个松了的轮子,她看大小还合适,想试一试运气

          少女把轮子放进了凹槽,发现轮子略微有一点大,少女用力一摁,将轮子塞了进去。

          只听咣当一声,从天花板掉下一块巨大的铁块,将出口堵住,女孩知道自己闯祸了。接着,整个房间都震动,一道闪电向着少女的屁股劈来,这一下直接将覆盖在少女臀部部位的裙子劈焦,接着第二下第三下闪电袭来,蹂躏着少女的屁股。女孩拼命的跑,想躲避闪电,但是这么小的地方怎么逃得了?最后少女体力不支,扑倒在地,闪电接二连三在她屁股上炸开,少女满脸泪水,绝望的伸出手,渴望有人来救她……

          啪”

          “老师,你为什么打我脸?”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你看看你的样子,再看看你平时学习的态度,哪里像一个学生,简直就是一个废物。再这样学你就滚回家去,不用来上学了”

          “老师…”

          “提上裤子,给我滚!”

          …

          好痛…少女挣扎的起身,正常情况下,被雷劈是必死的事情,但是这里没有死亡,因此少女的屁股一遍一遍的被雷劈,一遍一遍的承受痛苦,直到雷自行消失…这段时间当然不会有人来救她

          还有,刚才那个是什么?是梦吗?还是幻觉?为什么这么熟悉?

          雷已经消失了,堵住出口的铁块也消失了,她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裙子和衣服下半部分已经被雷劈成了碎片,下半身漆黑漆黑的,意识到自己赤裸下身后,女孩连忙护住自己的屁股和私处

          “不不,不要这样,不要看,不要看”,少女不断的摇头,羞红了脸自言自语,虽然这里没有其他人,但是女孩独有的娇羞和自尊心让她羞耻不已

          少女盯着破碎的裙子沉默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继续走,并找一些能够遮挡的东西,她想起刑房的那个破床,上面的床单应该可以派上用场

          少女钻回小通道,再次进入刑房,发现金发女生身上和屁股上又多了很重的伤,屁股上还夹了许多夹子,少女摇摇晃晃的走到金发少女旁边,帮助她解下夹子。女孩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无法帮助她,因此她更要向前走。

          女孩拿起被子,意外的发现被子下面压着一套欧美风格的女性衣物,包括衬衣,裙子,内裤,胸罩等,被乱糟糟的堆放在床上,上面还有女孩子的体香。这应该是咒蓝从金发女孩身上扒下来的。“借用一下你的衣服,我保证会还给你,并把你安全的救出来”金发少女呜呜了几声,就是同意了。但是就在少女拿起衣服的同时,她发现自己被雷劈坏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复原并回到了自己的身子上。少女又想拿走被子,这样可以在安全屋休息,但是想了想算了,金发少女都苦成这个样子了,还是别打她的主意了。

          少女悄悄的走到门前,把门开了道小缝隙,探头向外张望,确定咒蓝不在附近。然后继续向走廊的右侧探索。刚才的蓝火和安娜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安娜,她想到一开始的房间,出去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再进来就多了四个安娜。看来从不同入口进入相同区域,所遇见的怪物可能不太一样,或者是怪物在移动

          继续往前走,就到了安全屋的入口,少女看到安全屋就失去了向前走的意志,一下子钻入了安全屋,瘫倒在地上

          “遇到困难了吗?”

          少女颓废的坐在地上,一言不发,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莉莉丝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这里…是地狱吗?”女孩终于开口了,声音里充满了绝望

          “不知道,也许是吧…你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来的吗?”

          “我不知道,我真的失忆了,如果我确实是犯了什么罪行,那我也甘愿受罚,但是我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待在这里呀”

          莉莉丝没有接茬,少女再次沉默,过了很久后,她开口说:“我刚才遇到一个金发女孩,她来到这里好像已经好几百年了,她每天都被咒蓝打屁股,我能救她吗?”

          “你应该也知道了,这里没有死亡,没有昏迷,没有麻木,时间是没有意义的。即使再过几万亿年,那个女孩依然过着这样的日子”,莉莉丝并没有正面回答她,“如果你放弃的话,你可以在这个安全屋里待着,待到永远,你自己选择吧”

          “如果我被咒蓝抓住,我也会像那个金发女孩那样,被永远拷打吗?”

          “你有没有觉得,你有一些幸运呀”

          “幸运?”

          “比如你被地魁拷打的时候,他怎么就凭空消失了?虽然他实力比咒蓝弱,可是他毕竟是三大魔王之一呀,他完全可以一直打你的屁股,觉得无趣了就把你交给咒蓝,难道是他发善心了?这不可能,这里的怪物是没有善心的。所以只有一种解释,有什么力量在暗中保护你。”

          “这…”少女再次陷入沉默

          “我想睡一觉,我太累了”,虽然睡地板的滋味不好受,但是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少女躺在地板上很快睡着了,她太累了。任何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崩溃,她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相当不错了

          “△△,我们周末出去玩吧”

          “△△,我的蝴蝶结好看吗?”

          “△△,你怎么又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怎么了?”

          “你是谁?”

          少女从梦中惊醒,她梦到了一个头上带着蝴蝶结的女孩,她感觉这个女孩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子。而且少女肯定,她之前一定见过这个蝴蝶结女孩。在梦中,蝴蝶结女孩一直在呼唤她,但是少女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少女揉了揉眼睛,起身准备出发,“我要出发了,我一定要找到真相”,躺在地板上睡觉使得她后背酸痛,但是和之前受过的折磨比起来可以忽略不计。

          “等等”

          “怎么了?”

          “多留意墙壁,你可能会发现一些新路”

          “好的,谢谢你”

          “现在往右边出发吧”,少女刚刚出门,就听到“咣咣”的声音,是从左边传来的,她一看,远处的正是咒蓝,咒蓝挥舞着棒子砸那个蓝火和安娜,这一幕狗咬狗的剧情把少女逗乐了,看来暴躁的咒蓝不但对人类残忍,对怪物也一样。当然,她也知道现在不是看热闹的时候

          接下来的路程走的很顺利,可能是因为咒蓝刚刚进行完“扫荡”,怪物们都躲了起来。不一会少女发现了一扇门,少女推开门,发现这里是一个储藏室,里面有两个小柜子和一个大柜子,旁边摆满了刑具和一个刑架,看上去这是咒蓝第二个刑场。

          少女愣了一会,她不确定柜子里面是有用的道具还是残酷的陷阱。最后她采取了一个折中的方式,她从咒蓝的刑具中拿了一个藤条,用藤条挑开柜子。第一个柜子锁上了,第二个柜子里面有一个药水,当女孩走到大柜子的时候,她发现里面有什么东西。顺着柜子的洞往里面看,她看到里面是一个被五花大绑的身穿和服的日本少女,她的臀部部位的和服被剪了个洞,露出的肿屁股正对着柜门,上面布满着各种工具留下的印子,虽然没有金发少女那么严重,但是依然惨不忍睹,至于其他部位则无法观测。少女想拉开柜子,但是拉不开,少女冲着里面的和服女孩喊:“等着我,我会帮助你的”

          和服女孩被牢牢的捆着,没有回应

          少女出门后,继续往右走,一路上有一些蓝火和安娜,都被少女躲过去了。不久后她走到尽头,那里是一个日式台阶,少女走下去,发现下面是一个昏暗的日式走廊,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而无论走多远,离原来台阶处的距离都是不变的,她自己根本就是在原地踏步

          “真是奇怪,算了,还是回去吧,不要浪费时间了”少女边想边上台阶

          “?????!!!!!!!!!!!!”

          少女面前忽然出现了咒蓝,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盯的她发毛,少女想跑,但是腿脚已经不听使唤了,咒蓝还没有揍她,她先被恐惧所击垮了…

          “放开我…你这个怪物…不要…我知道你要对我做什么,放开我,不要…”

          在迷宫的走廊内,躲在角落里的怪物看到一个高大美丽的女子拽着一个浑身赤裸的漂亮女孩的头发,像拖行李箱一样往囚禁金发女生的房间里拖,女孩的汗水和泪水把自己的身体弄得湿漉漉的。少女挣扎的想要逃脱,但显然是不可能的,小姑娘意识到这一点后,一手挡住自己的胸部,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神秘部位,试图保护自己最后一点尊严。如果不是咒蓝那超人的身高,大家会以为这是一个姐姐在妹妹洗澡的时候翻出妹妹藏起来的不及格成绩单,愤怒的姐姐从浴室里拉出妹妹准备教训。

          咒蓝一手把她摁到墙上,另一只手拿出铁环,少女四肢拼命挣扎,但是被咒蓝很轻松就抓住了。咒蓝把女孩紧紧的铐在墙上,女孩身上流满了香汗,眼泪像水龙头流出来的水一样落下,布满了女孩可爱的脸颊,汗水和泪水滴在地板上

          “求求你了,饶了我吧,不要折磨我…”

          少女被牢牢的铐在墙壁上,她的头无法动弹,看不到后面的情况,再想到金发女生惨不忍睹的屁股,这种恐惧感令她更加痛苦

          咒蓝从盐水里捞出一把刑具,但并没有着急处罚少女,时不时还挥动几下,听声音应该是藤条一类的,少女知道咒蓝在戏弄她,她浑身抽搐,屁股紧绷,不断的求饶,但是藤条迟迟没有落下来。终于少女累了,紧绷的屁股松弛了下来

          “呼啦”“嗷”滚烫的盐水泼在了少女的身上,然后一记记藤条重重的抽在女孩的裸臀和大腿上。虽然光是看到金发女生被打屁股的场景就足以让少女心惊肉跳,但是藤条落在自己的娇臀上才知道是什么滋味,作为迷宫最强的存在,咒蓝打屁股的疼痛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即使是地魁的拷打造成的痛苦也远远不及咒蓝的百万分之一

          “啊,不要打了,啊啊啊啊,我求求你,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少女拼命的挣扎,祈求咒蓝能放自己一马,但是这个迷宫里的怪物就是以打屁股为乐,她怎么可能会放过自己?

          同时,少女想起一个致命的事情,之前莉莉丝说“好像有什么神秘力量保护自己”,但是这些都是猜测,就算真的有这么一种力量,面对最强大的咒蓝,还能发挥作用吗?如果这股力量不存在,只是自己的臆想,或者这股力量虽然存在,但是对咒蓝不起作用,那她岂不是像金发女生一样,带着又肿又黑的屁股永远的被绑在这里?少女破防了,屁股上的疼痛瞬间增强了无数倍,一秒钟仿佛有一亿年那么漫长,她觉得眼前一黑,想昏过去,但是并没有如愿以偿

          “嗷…痛痛痛痛,好痛好痛”

          咒蓝停下了手,不用想也知道,她不可能饶过少女,而是去取其他工具了,但是女孩还是有一丝侥幸心理,当然这点本来就可以忽略不计的侥幸心理在下一个工具落在屁股上的时候荡然无存。这次咒蓝选择的是亚克力板,抽在屁股上“啪啪”的,每次抽在女孩的屁股上,就可以透过湿漉漉的透明的板子,看到女孩的整个屁股都已经被拍的扭曲变形了……这个工具的痛苦程度是第一个工具的两倍

          “啊疼呀,我的屁股呀,不要再打了,我求求您,我求求您啊……”,汗水,泪水和滚烫盐水混合在一起,落在地板上,形成一个小水坑

          第三个工具是板子,这种板子不是之前咒蓝拷打金发少女所用的公堂板子,而是带有手柄的宽大木板,十分厚重,拍的屁股一颤一颤的…这个工具的疼痛程度是第二个工具的两倍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啊…”

          …

          第七个工具是小红,咒蓝一下左,一下右,有规律的抽打着女孩的屁股,这个工具的疼痛值是上一个工具的两倍

          “啊啊啊不啊嗷嗷嗷嗷哦哦要哦啊啊啊啊哇哇哇哇哇啊啊再啊啊啊啊嗷嗷打啊啊啊啊啊…”

          …

          第二十个工具是多尾皮鞭,咒蓝拿到工具后,用鞭子的前端轻轻的刮女孩的赤臀,女孩只觉得自己的屁股既疼又出奇的痒痒,然后猛的无规律的抽打着女孩。这个工具的痛苦值是第十九个工具的两倍

          “啊啊啊啊啊嗷嗷啊啊啊啊好疼好疼好疼好疼好痛好痛好疼好疼,放啊啊啊嗷啊啊了啊啊啊啊我啊啊嗷啊啊啊吧,求求啊啊啊嗷啊啊啊啊你…”女孩无比凄惨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房间

          …

          咒蓝每拿一件新工具,都并没有第一时间打女孩,而是在女孩后面踱步,时不时挥几下工具,咒蓝清楚知道女孩最脆弱的时刻在哪,她会在少女最脆弱的时候挥起蘸了滚烫盐水的工具狠狠地抽向女孩子的屁股,而且每一个工具都要比上一个工具疼两倍。

          女孩在努力回忆自己之前是怎么摆脱折磨的,但是她什么也记不起来了——等等,什么也记不起来,她好像明白了,之前每次脱离被打屁股的状态时,都是她被打的太狠了,只顾应付屁股上的痛,根本没有精力去管什么逃出不逃出,在不经意间,就脱离了打屁股的窘态。对,就这么办

          但是,被打屁股的人自然会渴望赶紧结束,这是人的本能,而且越不想去想,反而越容易惦记这件事,再加上着急,这就恶性循环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少女的希望在破碎,她一秒钟也受不了了,但她也意识到她可能真的再也无法得到解脱,那股力量恐怕抛弃了她。她要像金发女孩那样永远被痛苦的挂在这里,永远成为咒蓝的玩物,永远被打屁股…她的眼泪已经流干了,接着她的惨叫也越来越小,叫不出来了,最后她也停止了颤抖,看上去像是死掉了或昏过去了

          你为国家立了大功,我要奖励你,你要什么?”

          “陛下,我要大米”

          “大米?你确定?我可以给你金银珠宝,给你加官进爵,你只要大米?”

          “没错,陛下,请您在棋盘上的第一个格子上放1粒麦子,第二个格子上放2粒,第三个格子上放4粒,第四个格子上放8粒……即每一个次序在后的格子中放的麦粒都必须是前一个格子麦粒数目的倍数,直到最后一个格子放满为止。”

          “哈哈哈哈,来人呀,赏”

          棋盘有六十四个格子,如果按照大臣的要求,那所需大米数量是一个二十位的数字,即使是高度发达的现代,也产不出这些大米。

          同样,第一个工具痛苦程度是一,第二个工具痛苦程度是二,后期工具痛苦程度的增加趋势会越来越快,超过人类的想象,这对不幸被捉住的少女来说可是难以言表的灾难

          但是,对还有一丝生机的少女而言,这即是苦难又是好消息,因为屁股越疼,就越容易忘记其他的事情,进而心无杂念的应对屁股上的痛,换句话说,这会让少女疼的想不起来其他事情了。如果少女的猜测是对的话,这会救她脱离苦海,可是如果一旦出什么岔子的话,她就会和金发女生一起永远被挂在这里,任由咒蓝揍屁股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少女抬起头,发现自己趴在安全屋的地板上,衣服也回来了,她花了多久才脱离拷打?一个世纪?

          原来,她们猜的不错,确实有一种神秘力量,会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救她

          看到一旁的莉莉丝,少女一把抱住她,她想和莉莉丝说说自己的发现,但是她太激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最后嚎啕大哭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的猜测是对的,祝贺你再次自由”

          少女花了好久才再次平静下来,咒蓝打屁股给她留下了一辈子都不可消去的阴影…她不想再被抓住了

          少女又想到,第一次看到金发女生的时候,她至少挨了一百多样工具,如果咒蓝打她屁股的时候所造成的痛苦也是越来越重的话,那第一百样工具的痛苦值是1267650600228229401496703205376,这种惨状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可怜的女孩,你这些日子以来都经历了什么?你是怎么挺过来的?

          虽然和金发女生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少女却真的十分在意她

          “对了,你为什么会被抓住”

          “我…我当时太害怕了”

          “太害怕所以跑不动了是吧,你无法正面恐惧,这不会解决任何问题,相反只会带给你无穷无尽的苦楚,这点我只能提醒你,你需要自己去悟”

          “嗯,我懂了”

          莉莉丝是少女在这个世界最信任的人,少女自然会把她的话铭记于心,但是,到关键时刻手脚依然掉链子。莉莉丝说的那句话一点也不深奥,但是大部分人就是做不到。不过,在被咒蓝和其他怪物捉住几百次,挨了几百顿胖揍后,少女吸取了足够的经验和教训,她终于能够学会在一定程度上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

          “你来追我呀,你这个笨蛋”少女奔跑着,而咒蓝在后面紧追。少女爆发力比咒蓝强,因此初始速度远比咒蓝快,但是耐力不如咒蓝,因此与咒蓝的追逐战时间要尽可能缩短。回到安全屋已经来不及了,少女一头扎进储物间,躲进了那个没有上锁的柜子里。咒蓝打开门,在门口待了一会,就又出去了

          这是少女无意间开辟的新安全区,只要躲在柜子里,咒蓝就不会发现自己。毕竟金发少女说过,有些地方是可以躲藏的。

          “现在,我要去解开那个方体的秘密了”,少女从兜里掏出一个刚刚搜刮的一瓶红色药水,和一个扁圆型的金属物质。少女养成了仔细观察墙壁的习惯,她在日式台阶附近的墙壁发现了一个暗门,这个东西就是在里面发现的。

          来到方体房间,少女心有点害怕,她想起自己被雷劈的狼狈又痛苦的模样了,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女孩闭着眼睛,颤颤巍巍的把金属物放进了石体凹槽里,少女赌对了,一个日本竹剑从天花板掉下来,掉在了脚前

          “日本竹剑…我知道了”,少女想起右侧走廊尽头那个日本风格的台阶和诡异的走廊,也许这就是破解的关键

          少女原路返回,却发现咒蓝又在打金发少女的屁股,此时金发少女的屁股已经肿的十分夸张,接着,咒蓝拿出一把弯刀,一刀刺入金发女孩红肿的屁股上,然后狠狠的挖下来一块肿块。金发女生痛苦的呻吟,浑身剧烈颤动着。伤口血红血红的,但是并没有流血。咒蓝把掉下来的肉收集起来装到袋子里,然后又拿出烙铁烙金发少女的屁股,通红通红的烙铁接触到屁股的一瞬间传来嘶嘶的声音,金发女孩的屁股冒起白烟。少女躲在通风口胆战心惊的看着这残忍的一幕,现在金发少女的屁股又恢复了往日的圆润,但是颜色却红的吓人。等咒蓝走后,女孩爬出来,揉了揉金发女生的伤处,然后前往日式走廊

          “这应该就没问题了吧”,少女手持竹剑,再次走进了走廊,但是这次眼前不再是黑乎乎的一片,而是一个宽敞的和室小屋,屋子的装饰很简单,地板上是榻榻米,墙壁看上去是纸墙,女孩过去摸了摸发现是石制的,旁边还有一个褐色的武器架,上面有一把竹刀,和少女手中的一模一样,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东西,连屏风都没有。直觉告诉女孩,这个房间没那么简单,特别是那个竹刀,是为谁准备的?

          “啪”

          不知从哪里飞过来的烟雾弹在武器架旁边爆炸,一个身穿和服的年轻男子出现在消散后的烟雾里,男子向少女鞠了个躬,然后拿起旁边的竹剑。不用猜,这个男子就是西木

          少女不懂日本武士道,但是多多少少也在动漫和电影中学看过一点,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呀。少女按着脑海中的内容,一脚在前另一脚在后,举起了竹剑对准西木。虽然姿势极其不标准,但是小姑娘还是展现出英姿飒爽的青春面貌。

          “呀!”少女大喝一声,冲向西木,即使是死,也到倒在对手的剑下,而不是窝窝囊囊的死!

          “啪”,西木的竹剑重重的落在了女孩的腿上,把她掀翻在地,然后西木把被打倒在地的女孩捆在一旁的武器架上,裙子掀起来,用夹子夹住,防止落下来遮住屁股。然后把女孩的内裤扒了,用竹剑狠抽

          “啊啊啊嗷嗷啊啊啊啊啊啊”,在开始揍少女的第一分钟内,西木一共打了六十下,平均每秒一下,在第二分钟内西木打了六十一下,第三分钟打六十二下,以此规律增加。而力度是不变的,西木每打以下女孩屁股所造成的疼痛是地魁的一千倍

          这种每分钟多打一下的效果不如指数增加可怕,但是也极其的痛苦。三个小时后,少女每秒钟的屁股都要遭受四下重击,此时西木手臂挥动的如此之快,已经看不清了,而女孩早已经惨叫连连

          “不啊啊啊要嗷啊啊再打了啊啊啊啊,这位先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求求嗷嗷嗷啊,求求您了,啊啊啊啊嗷啊啊啊你啊啊啊啊啊不要呀嗷嗷啊啊啊啊啊要呜呜呜”

          女孩拼了命的求饶,但是谈判是需要本钱的,她一个比武失败,被人家扒了裤子绑起来痛揍美臀的女孩子,哪里来的资格和西木讲条件?

          几个小时过去了,女孩的屁股每秒都要挨十多下的竹剑,竹剑打到女孩的屁股时候,就会使屁股肉大幅度变形,而在恢复原状前第二下又抽下来了,使得女孩的屁股一直保持这个扭曲的形态…

          “终于,结束了吗?…”重获自由的女孩趴在房间中间,她颤抖着站起来,发现竹剑被端端正正的放在了自己前方,西木正盘腿坐在武器架旁边,而他的竹剑已经放回武器架,看上去是在中场休息。她转身想要逃跑,却重重的撞到墙上。原来门早已经被封印了。女孩跪地向西木求饶,祈求西木能放自己一马,但是西木一点反应也没有。她如果要出去只能打败西木

          女孩没有办法,只能举起竹剑发动第二次的冲锋……

          “这么久了,你还没有战胜西木吗?真是苦了你了”在安全室内,莉莉丝自言自语道。

          这些日子来,女孩持续着冲锋,被打屁股,再生,再次冲锋,再次被打屁股的循环,而且每次冲锋总是第一回合就被西木击败,几千次来无一例外。西木落在少女屁股上的竹剑在肢解着少女的意志,少女已经心灰意冷,她只是机械着重复冲锋的步骤

          “我再尝试三次,如果还不成功的话,我就要放弃了”。少女身体向西木冲过去,但是内心已经涣散了。她发现只要不拿起武器,西木是不会攻击她的。少女曾经试过用手打西木,但是自己手拍的生疼,西木却没有任何反应。如果她想放弃,她只需要也像西木那样盘腿而作,和西木大眼瞪小眼就可以了。永恒的孤独总比永远被打屁股所带来的巨痛好,没准还能和西木交个朋友,她也这么尝试过,不过西木一言不发,看上去这里的怪物是不会说话的…可就在这时一道白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隐藏内容需要登录才可以看见

      马上登录
    • 4
    • 39
    • 0
    • 2.4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18451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飘雪星魂Lv.3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江大人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king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一小只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v.4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蚕豆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hus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无妄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hspank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号号号Lv.4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cyj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梦一场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Anew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