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婚前体罚培训班 转载 原创不详(MF)

       

      程启走下电梯,寻找着1060号房间。程启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就在昨天,他和他的恋人领了结婚证书,成为了法律上的夫妻。当然,正式的夫妻还要在一个星期之后,举行过婚礼才算。程启和妻子都算是才貌双全,也算是令人羡慕的一对。

       

       

       

      C国《新婚姻法》规定,结婚后丈夫有教育妻子的义务,教育的手段当然是体罚。这是因为某个叫“叫兽”的神奇生物做出过一项研究,说是女人的大脑缺少某种自控的机制,所以要有强力的外界刺激来影响云云,后来C国就推出了这部法律。

       

       

       

      为了保证这部法律能落到实处,夫妻在领到结婚证后丈夫会得到专门的免费如何教育妻子的专业培训。当然这种免费的培训水平不高,效果未必很好。程启非常爱她的妻子,结婚的教育即要让她痛到极处又不能让她受伤,所以他决定花大价格找个最为专业的培训机构。

       

       

       

      今天就是他接受培训的日子,他还特地起了个大早。程启很快就找到了1060号房间,一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可爱圆脸少女坐在门口的桌子后,显然是接待员。桌子上有一叠子大红的证书,上写着《妻子教育上岗培训合格证》。

       

       

       

      “您是程先生?”少女问。“是的。”程启回答。

       

       

       

      “陈老师在三号房间等您,我带您过去。”少女非常热情地说。少女只把程启带到了房间门口。程启推开了房门,发现正对着门口的办公桌后坐着一位二十多岁的知性美女,长得清新秀美,气质文静,带着一个细框的眼镜。陈老师?”程启问道她站起身,程启发现她身体高挑,体态苗条,一身老师的职业装,腰部收得细细的,胸部倒是挺丰满的。“我就是陈老师,你是程先生?”

       

       

       

      寒暄了两句,陈老师示意程启坐下,自己也坐了。这时程启才有时间打量这间屋子。

       

       

       

      屋子很大,足有三十多平方,对着门口的是办公桌,里面靠墙还有张大床,墙上挂着巨大的液晶电视。另一面的墙则是满满的一墙刑具,即使程启已经受到过足够的网络教育也不能认全。屋子中间是几个奇怪的架子,功能也是不用想的。

       

       

       

      陈老师打开笔记本电脑,对程启说:“程先生,体罚妻子其实是一个相当辛苦又很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每对夫妻都有所不同。所以要询问一下你和你妻子的基本情况。程先生以前有过经验吗?”

       

       

       

      “我是第一次结婚。”“你的妻子呢?”

       

       

       

      “她也没有任何经验。”

       

       

       

      “以前和女朋友试过吗?”

       

       

       

      “只用过手。”陈老师又问了不少问题,把笔记本的键盘敲得啪啪做响。过了半个多小时才算结束。程启倒丝毫没有不耐烦,陈老师的声音柔柔的,程启还有些没听够呢。

       

       

       

      “好了,程先生,你和你妻子的情况我基本都了解了,对于你的培训我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方案。”

       

       

       

      程启心想,不愧是专家啊:“谢谢陈老师了。”陈老师一笑:“在此之前还要做一个小测试才能最终决定方案。”

       

       

       

      陈老师站起来,绕过办公桌走到了程启身边。陈老师穿着黑色的丝袜和只有几个带子的高跟鞋,勾勒出她完美的腿线。裙子只到膝盖上三寸,还紧紧地贴在她身上。她走到程启面前,微微一笑,转过身,撩起裙子。程启惊奇地发现,她没有穿内裤!白嫩的屁股就在他的眼前,黑色的丝袜勒在大腿根部,把白生生地大腿深深地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程启看得全身一热,惊恐地站了起来。

       

       

       

      “程先生,下面做一个测试。你可以把你心目中的轻中重三种级别的惩戒方式在我身上使用一下。”

       

       

       

      “陈老师,这样不好吧?”程启实在没想到会有这种事。

       

       

       

      陈老师笑了:“我是老师啊,实践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测试的一部分啊。我必需亲身体会一下你的意图和完成意图的能力,才能最终定下你的培训方案。”

       

       

       

      程启不能拒绝,他可是花了一大笔钱的。为了妻子,他拼了“程先生,你可以使用任何工具,也可以命令我摆出任何姿势,不过每样只能是五下。好了,开始吧,用你认为最轻的惩罚方式。”

       

       

       

      程启想了想,拿起一条皮带。皮带是男人用那种宽皮弹,又厚又重,手感十足。

       

       

       

      程启让陈老师站在桌子旁,上身伏到桌子上。本来程启是想让陈老师趴在桌子上的,但看到陈老师那黑丝袜包裹的完美腿线和秀气的高跟鞋后又改变了主意。现在的姿势虽然上身趴到了桌子上,下身还是站在那里的,因为鞋跟太高,上身又趴得太低,屁股和大腿都绷得紧紧的。

       

       

       

      程启举起手中的皮带,不敢太用力,轮了一下,“啪”地一声打到了陈老师的屁股上。陈老师轻哼一声,柔柔地声音让程启肾上腺素分泌加速。

       

       

       

      程启感觉这一下并没有打好,没有用上力,陈老师的呻吟应该是在鼓励他。

       

       

       

      “啪!”

       

       

       

       又是一下,这次皮带正好落在了陈老师的屁股上,打出了一道臀浪,然后雪白的屁股上立刻出现了一道红痕。

       

       

       

      “啊。”陈老师再次发出呻吟,和上次的轻哼不同,这次的声音大得多。

       

       

       

      “啪!”“啊!”皮带打在屁股上,立刻带出一声娇吟和一抹红痕。程启兴奋起来,手中皮带划了个大大的弧线,“啪”地一声重重打在了屁股上,打出一片红色!

       

       

       

      “啊!”陈老师大声呻吟着,一这下打得够狠。刚才的呼痛还有鼓励的成份,这一次可就真实多了。

       

       

       

      程启再接再励,又是重重的一下,可惜这次没有打好,只有皮带尖拂过陈老师的屁股。

       

       

       

      “啊!”

       

       

       

      这一下打中了她的尾椎一块,这里没有肌肉,虽然没有打实也是很痛的。陈老师慢慢站起身,对程启点点头:“不错。接下来的中度处罚呢?”程启有些不好意思,刚才五下只打中三下,实在不能说是好。好在这只是测试,不会影响成绩。

       

       

       

      这倒是程启多虑了,这种高价培训是一定会想办法让培训者合格的。

       

       

       

      中度惩罚程启选择了藤条。他选了个自己拇指大小的藤条,示意陈老师伏跪在床上。

       

       

       

      看到陈老师四肢支撑,裙子撩到腰间伏跪在床上,程启不由得有些兴奋:家庭教育指导老师也算是很崇高的职业了,此时却用这样一种屈辱的姿势趴在床上,光着屁股等待自己的学生打!

       

       

       

      藤条比皮带好用多了,程启的手高高举起,快快落下,重重地打在了陈老师地屁股上。

       

       

       

      “啪!”

       

       

       

      藤条打在屁股上,一道檩子顿时高高肿起。

       

       

       

      “啊!”陈老师痛呼,这可不是装的。“啪!”

       

       

       

      “啊!”

       

       

       

      程启到陈老师柔柔的声音越加兴奋,手中的藤条每次都用足了力!“啪!啪!啪!”

       

       

       

      “啊——啊——啊————”

       

       

       

      陈老师痛苦地大声惨叫,好半天才平复下来。

       

       

       

      “不错,悟性很高。”陈老师一平复下来就对程启做出了评价“陈老师,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陈老师长吸了一口气,说:“没关系,拉下来你认为的重度惩罚吧。”

       

       

       

      程启手中拿了一把多股鞭,却红了脸说:“陈老师,要不算了吧。”陈老师疑惑地看着他,又看了眼他手中的工具,脸也红了。

       

       

       

      “没关系,这是我的工作。”陈老师还是继续她迷人的微笑,只是这一次有些勉强。; 陈老师自己躺到一个架子上,等待着程启的绑缚。

       

       

       

       这是一个专用工具,姿势那当然是极为羞辱的姿势。

       

       

       

      “陈老师,您能不能……躺在床上?” 

       

       

       

      “你倒是很有情趣嘛。”陈老师也已经恢复了平静,打趣了程启一句,平躺到了床上。

       

       

       

      按照程启的吩咐,陈老师大腿分开,双手抱住腿窝。这是一个最为羞辱的姿势,女人的秘密一览无余。

       

       

       

      程启吞了口口水,虽然有女朋友,可还没有走到这最后一步呢。两次打屁股里面也穿了丁字裤。陈老师的下身白白净净的,显然也是仔细保养过的。

       

       

       

      “啪!”

       

       

       

      就在陈老师有些害羞的目光中,程启手中的多股鞭打中了陈老师最娇嫩的部位。

       

       

       

      “啊—”

       

       

       

      虽然程启没有用太多的力,陈老师也极富挨打的经历,但女人的私处是何等的娇嫩,陈

    • 2
    • 0
    • 0
    • 1.5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