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锦衣卫 (1) M/F (转载)

      灰色麻布,打着好几种补丁,甚至已经被洗的斑驳。小小年纪瘦胳膊瘦腿,手里端着一个很大的木盆从廊芜里面趔趄走下来,好几次都让人感觉到害怕,好像下一秒她就会踩空或是盆子打翻将她扣在底下。不过好在的是,她比想象中的稳当,可想已经是练家子,没少做过。气喘吁吁,孩子满面通红将盆子放下,一双大眼睛潋滟波澜但因为太瘦过于凹陷,显得有些诡异。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来回张望一圈乖乖蹲下开始浆洗。后面靠上来个婆子,将怀里抱着的脏衣服兜头扔下,粗声粗气道:“全都洗了,洗完晾好。”衣裳太多,孩子被埋在了下面,手忙脚乱将衣服都扯下来漏出半个身子,看着转身就走的婆子,低下眼帘看着怀里一堆散发着酸臭味的衣服没说一句话,只是用力将唇瓣抿成一条直线。几年来,她都是这么过来的,费力将衣服抱起来扔进大盆里,再次加水。“走,我们去整那个傻子。”“你慢点,等等我。”后面粉衣小女孩轻呼声,提起裙摆急忙追上去。前面,蓝衣断卦的少年羽冠束发看上去十三五的年纪,身高已经了不得,脚步飞快冲到了洗衣裳的孩子身后,满面红齿白还带着婴儿肥,撩起袍子抬脚就对着对方后腰一脚。吃疼,痛叫,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双手撑在地上火辣辣的滋味让女孩红了眼凝聚了眼泪,吃惊的看着放声大笑的少年跟追上来的女孩,两个人挨在一起笑的乐不可支,前俯后仰。女孩静静看着,他们是这个家的少爷小姐,惹不得得罪不起。林钊双手叉腰,居高临下:“看什么看?你个臭哑巴,小白痴。”“哥哥,她在瞪你呢。”一旁的林薇扯着林钊袖子,稚嫩的嗓音明显在煽风点火。林钊冷了脸,上前扬起手臂就是一巴掌,打在面前孩子脸上清脆一声,听着一声闷哼看着对方倒在地上,满是胜利者的得意,将手重新插回腰上抬起下巴:“还敢瞪我?你个贱婢。”说完,又狠狠给了一脚。女孩被踹的直往后缩,眼泪汪汪却依旧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哥哥,用这个。”林薇笑着冲出去又转回来,递给林钊一根木棒。林钊笑着接到手里掂了掂,回头重新看着缩在地上的女孩,咧开唇瓣两步逼近,抬手就打。“啊——”一棍子抽在后背,发出一声惨叫。“耶耶耶,她叫出声了,哥哥她叫出声了,再用力点,用力点。”林薇拍这双手欢呼。林钊笑的也越发得意,显然女孩的惨叫让他得到满足,再次手起手落,棍子落在女孩后背,屁股,大腿,总之能够招呼到的地方林钊都没客气,更是没有将地上蜷缩颤抖的女孩当成人看待。每一下都发出闷响,每一下都让女孩感到皮开肉绽,每一下都让她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每一下都让她痛哭流涕不断惨嚎。即使如此,从头到尾,女孩没有哀求。突然传来脚步声,林钊手中动作一顿后退几步,看着正前方方向。迎面而来的人速度极快,抬手就是一耳光,打的林钊连连后退捂住自己的脸不敢抬头。来人一身青蓝长袍,羽冠束发,三四十岁的年纪高大挺拔,容颜俊朗立体威严,背着一手,用打人的手指着林钊,颤颤巍巍低喝:“你身为林家长子,肆意打骂下人,如此心狠手辣,你——你成何体统?”“爹爹。”林薇吓得不轻,眼泪汪汪出声。林涛瞪了她一眼以此作为警告,怒视捂着脸埋着头的林钊好一会儿,回头看着从地上狼狈爬起来的女孩,冷声沙哑道:“下去。”女孩没多做停留转身就走,脚步飞快。林涛再次怒视林钊,一字一顿:“你若是让我再发现肆意欺辱下人,为父一定不会手下留情,谁都护不住你,听见没有?”“是。”“林薇,去前院,你娘等你上早课呢。”“是。”林薇小心翼翼行礼,绕过两个人脚步飞快离开。从后院离开,小草一路跌跌撞撞,实在疼得厉害靠在一旁假山上慢慢蜷缩起来蹲下,最后坐在了泥泞地面上保住自己眼泪无声往外淌,露在外面的肌肤还能看到斑驳青紫。一人靠近,对方根本没有任何察觉,直到跟前俯下身,突然靠近才将小草吓了一跳惊呼声往后缩,瞪大眼睛戒备的看着面前放大的一张俊脸。眼前人纤瘦却很精壮,穿着灰色常山黑色玉带束腰,两侧垂下藏青色香囊和一块镂空玉佩。见她吃惊的样子眉头一簇也有些诧异,慢慢缩回身子站直,眉梢竖起。生的红唇齿白留着两撇小胡子,一双桃花眼浓密睫毛在下眼帘留下阴影部分,背对着光有些难以看的更加精细,却也已经能够捕捉到对方的俊朗,一时间也难以便查出对方真实年纪,手里握着一把羽扇。突然一笑单膝跪地,与考着假山面色不断变化的小草对视。一开口,低沉磁性的嗓音很是好听:“多大了?叫什么?”小草没有任何回应,就那么静静盯着对方,过了好一会儿半低下头撑着身边假山站起来,有意躲避开对方就要走。弊江面上闪过诧异,很快出手抓住对方手腕,动作很轻却无法挣脱,将对方拖回到身边居高临下俯视着。小草面上闪过不耐,撇开头后退两步。弊江轻笑:“脾气不小。”说着眉头再次紧蹙,强行让小草看着自己,眉梢舒展竖起。“不会说话?”小草没忍住瞪了眼面前人,又再次撇开头。弊江神情快速波动,最终回归平静,身子向下弯了弯扯动嘴角,语气温柔了很多:“如果我说,我正好需要一个药童,现在就去跟林院外商讨,把你买过来做我的药童,你答应吗?”小草怔了下,下一秒神情略显惊愕的看着弊江。弊江表情变得很严肃,语气也变得坚定:“没有开玩笑,我也不会用这种事情开玩笑,至于为什么挑上你我自己也不知道,也许这就是缘分吧。”说到这直起身子,半低着眼帘,谁都难以窥探到对方内心深处,看了许久不顾小草越发凝重疑惑的目光,突然又弯起唇瓣,“你现在就去收拾东西,我保证半个时辰之后便能带你离开员外府。”对方说完,转身就走。小草呆呆怔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倒吸口冷气一刻犹豫都没有,似乎身上也不疼了,腿脚也利索了很多,飞快向自己住处小跑。半个时辰,弊江准时出现。眼前一幕让他再次失神。只见干瘦弱小的孩子抱着一个破旧的包袱,并不大显然东西不多,神情不安的来回张望,再见到自己的那一刻明显眼中放光带着激动从台阶上急切站起来,没有犹豫冲下台阶转眼到了自己面前,紧紧抱着怀里破旧的包袱仰着头充满期盼。弊江微微一笑,抬手放在了面前孩子脑袋上,声音略显轻颤:“放心吧,说好了,林员外将你的卖身契给了我,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小草表情一点点凝固,但是可以看得出来明显放松了很多,很快眼眶一红凝聚眼泪,大颗大颗的眼泪往外掉,掉在弊江手背似乎灼烧了他,手一哆嗦低头看了许久,再抬头扯着袖子给小草不断地擦着脸,嘴角上扬都是温柔浅笑。离开的马车,车帘被风时不时吹起来些。林涛脚步飞快行至到马车头前,抱着双拳对着马车拱了拱,满脸谄媚:“实在是本府招待不周,没能让先生尽兴。若是有机会希望先生一定要再来一次江南,咱们必定盛宴款待,让先生不枉此行。”“林员外客气了,我并非没有尽兴,何况还从你府上带走了一个人,足以。”林涛怔了下,很快又满脸堆上笑意频频点头,此时还不忘交代一句:“小草,从今往后你便是先生的人了,可不能忘了本分,要好生侍奉。”马车里,小草蜷缩在角落,抱着自己破旧的包袱始终不曾撒手,对林涛的话也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弊江侧目,看着无声无息的小草。马车离开,转眼使出城门,进入浩瀚大道。与此同时,小草才真正卸出一口气瘫软在角落,警觉身上已经潮湿,刘海黏在额头,咬着唇瓣慢慢抬头看向坐在半米外的弊江,对方闭上了眼睛。“有事直说。”突然出声,弊江睁开眼看向小草。小草埋头,停顿几秒声音又轻又软:“我叫小草,今年七岁。”“你不是哑巴?”

    • 0
    • 0
    • 0
    • 1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