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载F/F】闺塾2

      妇功 晨课

      “专心纺绩,不好戏笑,洁齐酒食,以奉宾客,是谓妇功。”
      
      ——《女诫》
      

      在闺塾里,洒扫、礼仪、针织女红、厨艺、持家等等当家主母必备的功课自然是学习的重点,四书五经、琴棋书画这些在闺阁里扬名的才艺也不能放松,再加上基本的医药知识、人情世故的了解,可以说,在这静淑苑里的生活是十分紧张的。再加上魏夫人的规矩又是极为严厉的,因此从姑娘到下人,稍有不慎都会受到处罚。早上赵嬷嬷和两个大丫鬟的处罚只是最平常的一次。

      在处罚完服侍贞婉姑娘的下人后,就到这些闺秀们的做晨课的时候了。晨课地点在正厅后面的偏厢,以魏夫人带着姑娘们背《女诫》开始,然后检查前一日的功课并对完成的不好的姑娘实施惩戒,最后再以背《闺训千字文》结束,去偏厅用餐。

      《女诫》是闺秀们要日日背诵的东西,自然不会出问题,顺顺利利的过去了,然后便由魏夫人检查前一日的功课了。检查功课依次进行,魏夫人坐在中间,姑娘们在左侧站成一排,右侧则整齐地陈列着各种可能用上的刑具。

      每天的功课检查也分两类,一类是经书、规则之类的需要背诵类的,另一类则是如绣品、书画、算学这类的作业。每类作业的检查都会分成三六九等优秀的自会受到奖励一般的就要施以薄惩而比较差的则会被重罚。

      先检查的自然是背诵类的功课。长幼有序,从贞婉姑娘开始。

      “贞婉,背诵《礼记·檀弓》篇,自‘子夏问诸夫子曰’起。”魏夫人吩咐道。

      “是,先生!”贞婉俯身行了礼,然后从队列里走出来,站到右边,一边的婆子麻利地搬过一个刑凳,刑凳外形与普通的高背太师椅很像,只是椅面横向宽,纵向窄,让受刑人的大腿充分的分开,并且小腹紧贴椅背才能坐稳,而这样的姿势必然会让受刑人的屁股翘的很高。贞婉羞涩地褪下裙里的襦裤,背向着其他姑娘跨坐在刑凳上,将白皙的光溜溜的小屁股撅在所有人的眼前。

      这是由于昨日检查功课时,楚贞婉的背诵不太好,有多处打结,还需要提醒几个字才能背好,属于中等下品,即中等偏差,因此今天只能以这样羞耻的样子受到检查,只要有一处停顿,先生的板子就会落在她的光屁股上,而不是像背的较好的姑娘一样等背完的再罚。同时挨打时背诵也不可以停顿,只要有停顿就会挨板子,这样只有背诵的非常熟练再可以。

      “子夏问诸夫子曰……”贞婉开始背诵,按照要求,声音大小适中、不急不缓,清新圆润,吐气如兰。

      “土周于椁,椁……椁”

      “啪!”贞婉一打结,魏夫人就给她的小屁股上结结实实的落下一道艳丽的红痕。

      “土周于椁,反壤树之哉!”被板子刺激了一下,贞婉又顺利的背下去了。

      ……

      今天贞婉的背诵比较顺利,在左右臀瓣上各留下两条红痕后,这篇文章背完了。停顿不超过五处,意味着明天她就不用摆着如此羞耻的姿势背书了。

      “贞婉背的不错,明瑜,先背诵昨天的《诗经·小雅·鹿鸣》以下十篇。”

      “是,先生!”明瑜也俯身行礼,昨天的检查,她的功课属于下等中品,即在有提示的情况下还有一段没有背下来,因此今天要先检查昨天的功课。

      明瑜从旁边的桌案上取过一个小木拍,躬身递到魏夫人手上,道:“请夫人检查明瑜的功课。”等魏夫人接过木拍,便脱下裤子,柔顺地趴在魏夫人的腿上。

      没有完成功课的惩罚自然比完成的不太好的要重很多,在重复前一次功课时必须趴在先生的大腿上,每背诵一句就要挨一下,若是还有打结的地方,则会被狠狠的拧屁股和大腿上的嫩肉,《诗经·小雅·鹿鸣》及以下十篇,每篇少则八句,多的有十来句,就算是极顺利的情况下,明瑜的小屁股也要挨上百下拍子,即使每一下都不是特别重,但也是极为难过的。

      魏夫人调整了一下明瑜屁股的位置,保证明瑜呼吸顺畅,自己动手也很方便后,便示意明瑜开始。

      “诗经·小雅·鹿鸣”

      “啪!”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啪!”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啪!”

      “吹笙鼓簧,承筐是将。”

      “啪!”

      “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啪!”

      “嗯”明瑜稍一犹豫,魏夫人便捏起她一小块已经被打红的屁股肉,狠狠地拧了一下,换来明瑜的一声闷哼。

      今天明瑜背的依然不太好,前两篇还只是犹犹豫豫,然后开始打结,背到七八篇的时候便需要提示了。为此,魏夫人取过一些极细小的尖嘴夹,每提示一个字便夹一个在明瑜早已经红红紫紫的屁股上。但是背到最后一篇时,明瑜又一次背不出来了,这令魏夫人非常生气。

      明瑜并不是愚笨或者记性不好的姑娘,事实上,魏夫人每天布置的功课都是姑娘们努力些便能完成的。

      魏夫人深吸口气,不想在盛怒下责罚学生,“明瑜,这几日是否有不适瞒着教养嬷嬷?”

      明瑜闷闷地说:“不曾!”

      “可是有难解之事不好解决?”

      “也不曾!”

      “那今日要检查的功课可完成了?”

      “没有,”略顿一下,又低声说,“还未曾背诵。”

      “为师重重责罚于你,可适宜?有什么需要辩解的?”

      “先生,学生知道错了!先生再给学生一次机会,学生一定会背完的!”明瑜一边哭一边认错,她前两日从奴婢处得了一本坊间流传的才子佳人小说,这两日看得入迷了,耽误了功课。这事又不能让魏夫人知道,否则那奴婢必然会被重责后落到贱奴籍发卖,以后也不会有人敢给她带这类的传奇了。

      “既如此,责罚你倒是不冤了,今日其它的功课你先停下,一会儿便去侧书房按三等的规矩把这两日的功课抄写十遍,等背完这两日的功课,再出书房吧。到受刑的时候行刑嬷嬷会叫你,照规矩做也就是了,不许再有打结这类的情况出现。什么时候背完,什么时候再出书房吧!今天的饭食为师会使人给你送去的。”

      “是,学生领罚!”说完,明瑜便被立在一边的行刑嬷嬷给带去侧书房了。

      后面三位姑娘由于年轻,功课相对简单些,今天倒没出现什么问题,顺顺利利地背完了书,一下板子都没用挨。魏夫人看着四个姑娘背了一遍《闺训千字文》便结束了晨课。

    • 1
    • 0
    • 0
    • 627
    • 李合宾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