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穿越sp异世界【转载】原作者:总统下放 M/F

               明诗,叶月,茉莉娅是艾露的三个队友。艾露之前因为说要去采药,离开了她们的营地,结果很久都没有回来。

        她们正在担心之时,又看见远处的一棵大树倒下来了,看方向正是艾露的方向,于是她们再也坐不住了,前去出发找艾露。

        她们三人都是身手矫健的人,每人手里都拿着一块怀表,可以指引队友的方向,按着怀表指引,她们终于发现了正在被惩罚的艾露。

        艾露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按在腰上痛打屁股,艾露哭丧着脸,她的屁股已经通红发紫,比离开营地之前更加重的多,很明显之后又被打了,而且是重罚。

        “好过分,这个人怎么能这么欺负艾露!”叶月很不平地说道。

        “别这么说,你看清楚,那可是个男人,他惩罚艾露很正常的。”另外一个队友茉莉娅说道。

        “但是……但是他又不是我们小队的,凭什么惩罚艾露啊。”叶月很不甘心。

        茉莉娅对她的主张不屑一顾,“男人怎么会和你讲道理,他们不爽就打你一顿,你能反抗吗?”

        “可是……”叶月十分委屈,但是好像茉莉娅的话并没有什么不对,应该说她的话才是正理。

        “闭嘴,不要吵,万一惊动了那个男人,搞不好我们屁股都要遭殃。”这时一直没说话的明诗说道,她是小队的领队,威信最高,一发话争吵立刻停了。

        “队长,我们要去救艾露啊,不能看着她这样被惩罚啊。”叶月转向明诗说道。

        “去救是要去救的,问题是怎么救,我正在思考一个计划。”明诗说道。

        “明诗,你疯了,那可是男人耶,你说要去救艾露?”茉莉娅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明诗。

        “没关系,就算是男人,他也只有一个人,我们三个人去救艾露。而且你们看他身上衣服这么破旧(李星穿越时穿的是工地的民工装),不会是很强大或者很有地位的人,我们不需要和他正面硬肛,只要救了人跑了就行。”明诗解释着。

        “可是,风险仍然很大,如果失败了惹怒他,我们全队就等着屁股开花吧,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惩罚等着呢。”茉莉娅摇摇头,“我觉得,他只是正好遇见艾露打她屁股发泄而已,只需要等他打完了,自然会放走艾露的。”

        “我就怕他不放走艾露,甚至把她抓去当女奴卖了,那艾露就惨了。我就问一句,你们救还是不救,现在他在打艾露时警惕性最低,如果等一下他打完了还想救就麻烦了。”明诗果断问道。

        “我救。”叶月果断说道。

        “好了,你知道我们没有拒绝权的,你下命令吧。”茉莉娅不服气地说道,但是她没有再反驳了。

        “听好了,等一下我上去背后偷袭,一转移他的注意力,叶月离远点不要出来,用魔法干扰他,茉莉娅负责救人,救了人就快点跑,我殿后。”明诗说了作战计划。

        “可是,这样队长你的风险就太大了吧?”茉莉娅惊异地问道。

            “没办法队长必须身先士卒,而且是我说要救艾露的,计划也是我定的。如果失败我也要负责,你们尽可能救出艾露,如果我被抓了,你们带着艾露跑,不用管我了。”明诗果决地说道。

        “可是队长……”叶月很是不舍。

        “别说了,计划就是这样,机会不会再有的,各就各位!”明诗说着就绕向男人后面。

        此时正好发展到李星把艾露摁在膝盖上,打私处,随着艾露被打的一声悠长的娇叫,明诗一个跨步扑了出去。

        李星莫名感觉背后一道劲风冲出,直击自己的后脑勺,立刻放开艾露,回身一挡。

        “挡!”一声闷响,一根木棍的尖头被李星抓在手掌心中,掌心中隐隐传来痛楚,李星大惊,如果刺过来的是一根长矛他不是已经手掌开洞了吗。

        殊不知对方和他一样惊愕,这灌输了内力的长棍往日里可是无坚不摧,甚至能轻松刺穿没有斗气魔法加持的骑士铠甲,结果今天居然全力偷袭还被人用肉掌给接下来了。

               李星定睛一看,却发现偷袭他的是一个少女,看起来极为幼小只有12岁左右,明眸洁齿,身上穿着一身红色短旗袍,上面用金丝雕龙画凤,这么幼小的女孩穿着旗袍完全没有性感的感觉,倒是很萌。

            女孩一头黑发,略微长过肩膀,后脑勺用红绳系了一小团,看起来居然还有点英姿飒爽的感觉,尤其是她手里还拿着一根黑木棍。在东方,这武器应该叫齐眉棍,问题是这个齐眉指的是成年男人的齐眉,小女孩拿着那比她长了半个身。

        李星一时不明所以,也想先破坏敌人武器再说,于是用力一捏手中的棍头,谁知能一拳打倒一颗参天大树的力量居然捏不烂一根细木棍。

        少女脸色一变,口中一声娇咤,李星感觉有无形的力量突然从女孩的身体传递到棍上,然后在自己手中突然爆发出一股巨力,李星拿捏不住,只能松手。

        那少女又是踏步一拳过来,这次李星很明显感觉到她的小粉拳里含有可怕的力量,站起来回身一拳过去,这次他有足够的姿势发力了。

        两拳对碰,无形的波动让两人四周飞沙走石,落叶纷飞,少女被巨力一瞬间打散了一拳中的全部内力与暗劲,被打得倒飞出去,李星仍然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

        虽然他觉得拳头有点痛,但是似乎还是他比较强,那个女孩虽然被打飞了,但是姿势优美地在空中翻转着落地,李星倒是能好好欣赏一番。

        那个女孩旗袍下摆极短,仅仅是刚好遮过屁股,只要弯腰估计就会把屁股完全暴露出来,她只穿了一只布鞋没有袜子,纤细的腿完全暴露,连大腿都细到李星感觉自己能一只手握住。

        而且侧扣也设置得挺高,在肚子上面,也就是说她的下身就只是前后两片布遮着,两边开叉级高,露出侧臀与腰肢,可以清楚地看见从腰到腿没有任何的布料,也就是说这个少女一样没穿胖次。一个身材只能用可爱来形容的萝莉,硬生生让这件衣服弄出了色气的感觉。

        她这衣服不动都有可能暴露,风一吹就会放福利,何况被李星打飞在天上翻转,李星轻松地凭借动态视力看见了女孩娇小的屁股,幼嫩的白虎,紧密的小缝,反正是看得他直流口水。

        这一下分心倒是给了机会,突然他就感觉自己被银色的光芒给笼罩了,四周都是光,身体好像被什么压住了一样束手束脚。

        他本能向一个方向看过去,在几十米外树木的遮挡中,有一个少女飞在半空中,关键是她背后有一双透明的薄翼在快速震翅,看起来就像蜻蜓一样。这少女也是萝莉体型,甚至比那个旗袍萝莉还要纤细。

        而且她的耳朵似乎是尖的,手上还散发着银色光芒,李星感觉就是她用奇怪的光芒压制着自己,虽然李星也不懂为什么自己能找到几十米外隐藏得这么好的精灵少女,还能把她的特征都看得清清楚楚。

        不过前面这么多的特征都不是李星所关注的,他关注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那个精灵少女,没有穿衣服,一件衣服也没有,完全就是全裸状态。

        “唉?等等,住手!”这时才从被打发情的状态中恢覆过来的艾露连忙想要呵止自己的队友,谁知道一条铁链缠过她的身子,将她直接拖走。

        于是李星注意力又转移到了新出现的少女身上,她居然也是全身没穿一件衣服,而且身材比另外几个少女好不少,前凸后翘的,胸围至少有C,红色头发带着一点狂野。

        严格来说,她并不像精灵少女那样一丝不挂,她还是穿戴了一些东西的,比如脖子上带着项圈,项圈拖出来的铁链被夹在乳沟中,暴露出来的粉红色乳尖上还穿着乳环,身上还画着狂野的纹身。

        她右手拿着一柄斧头,左手缠着一条铁链,正是那铁链把艾露给绑走了。

        到此为止,明诗偷袭,叶月压制,茉莉娅救人的计划十分顺利,不过并不是因为她们实力比李星强,只是单纯因为李星看少女的身体看呆了而已。

        这时艾露被抓,李星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同伴被抓了,连忙一动,压制他的魔力银光一瞬间就破碎了,他就想扑向茉莉娅。

        茉莉娅一见吓得抓起艾露就跑,她完全不想和这个能一拳打飞队长,一下挣脱魔法的恐怖之人打。

        在茉莉娅回过身时,李星发现她的屁股上也是一条条淡淡的红痕,似乎今天也被打过,他刚想追击,却又感觉自己身后有劲风袭来,同时身上又被什么东西锁定了。

        李星侧头一避,似乎有什么无形的内力划过自己的脸颊,打在前面的石头上,把巨石击得粉碎,李星不禁满头大汗,这要打在自己身上自己就死定了啊。

        接着锁定的感觉更明显了,他看见远处的叶月手上多了一把银光编织的弓,一发银箭射向他。

        李星只感觉,这箭飞得好慢,他伸手抓起箭矢,用力朝逃跑的茉莉娅扔去。茉莉娅听到身后箭鸣,挥起斧头准确的劈在光箭上,却感觉一股巨力传到手上,一瞬间把斧头都震飞了。

        茉莉娅吓得都不管捡斧头了,抱着艾露在丛林里狂奔,李星想追上去,结果明诗又缠了上来。

        此刻明诗已经知道自己失算了,眼前的敌人远超一般男人的实力,今天恐怕不可能全身而退了,但是自己要为失败的计划负责,哪怕自己被抓,被打到屁股开花,至少也要掩护队友逃跑。

        她跳起来,尽全身内力于棍上,顺势打下去,这一棍的气势开山破石,却被李星转身轻轻一挥手隔空给拍了出去。

        明诗看见李星打出了一道无形的气劲,接着自己仿佛撞上一道钢板似的被打飞了,这次连平衡都做不到,重重摔在地上。内心只有一个惊愕的想法:内力!

        李星奇怪地看着自己的手,刚才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地用出了和那个旗袍萝莉一样的气劲,他感觉体内有无形的能量在流动,尝试着聚集到手上,挥出去。

        内力聚集成了一个巴掌的形状向远处逃跑的茉莉娅飞去,茉莉娅根本什么也没察觉,就感觉屁股被一个手掌狠狠地打了一下。

        “啪!啊!”茉莉娅本来就泛红的屁股发出一声脆响,她惨叫一声趴倒在地上,屁股上出现了一道发青的手印,痛得她趴在地上站不起来。

                队长!茉莉娅!”重视队友的叶月急了,她不顾一切地冲过来。

        “别管我们!快跑!这人是武道宗师!”在明诗看来,敌人内力如此可怕,叶月只是在飞蛾扑火。

        当然李星不知道什么武道宗师,也不知道自己会用什么内力,只知道自己刚刚不知怎么使出了这无形的气劲,他突然很好奇,他见过的其他能力呢?

           只见他心念一动,无数树藤突然从树上生出,把冲过来的叶月牢牢捆住,一道银色的光芒降下来,把挣扎着想爬起来的明诗给压回地上。

        至此,明诗小队三人全军覆没。

        艾露这时才摇摇头,她刚才一直搞不清楚状况,这时才开口问身边正捂着屁股哀嚎的茉莉娅,“你怎么了,你们怎么回来这,还和李星先生动手了?”

        “哎呦!痛~我怎么知道,我都说了不要试图和男人动手,队长硬是不听,现在好了,我们可以一起来陪你被打屁股了。”

              李星坐在路边的木桩上,身前跪着三位垂头丧气的少女,她们已经充分的体会了李星那强大到可怕的实力,完全没有反抗就被抓回来了。

        不过李星仍然搞不清楚状况,他听了艾露的话长惊讶地问道,“你说她们三个是你的队友?”

        “是的,她们就是我说的三个队友,明诗,叶月,茉莉娅。”艾露挨个介绍着她的队友。

        “那她们干嘛要袭击我啊?”李星颇有些恼怒。

        “呜~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判断错误,以为您要抓走艾露,这些都是我的错,有什么惩罚我都愿意承受,和她们三个无关。”明诗羞愧地把头埋到地面上,全身颤抖地说着。

        李星观察着三个跪在面前的少女,其中萝莉体型的明诗完全伏跪在地上,一副哀求的样子,她是三个人里面唯一穿着衣服的,也就是露肩露腿的短旗袍。

        另外两个伙伴一丝不挂,少女的曲线与秘密让李星看得一清二楚,其中那个看起来最娇小的少女只有手脚上带着装饰性的金环。她明显看起来就不是人类,有着精灵一样的尖耳朵,背后还有两对蜻蜓一样的翅膀,会飞。

        刚才艾露介绍说她叫叶月,花妖族的,另外近了才发现她其实并不是真的是萝莉体型,她的身材其实前凸后翘,而且面容也比较成熟,看起来之所以娇小是因为她整体就比正常人类小一号。

        有点像把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等比缩小成了十二岁的大小,因此身材比例都不太一样。

        最后一个也是赤身裸体,叫茉莉娅,她就显得挺不服气的,虽然李星看着她还会颤抖,但是脸上明显带着不甘心。

        李星先问了他最好奇地问题,“你们两个,为什么不穿衣服啊?”

        “啊,那是因为她们两个是低贱之人,没有资格穿衣服。”艾露很理所当然地说出了李星完全不解的话。

        “没有资格……穿衣服也要有资格的吗?你们两个地位比她们高?”李星问道。

        “嗯,是的,我和艾露都是平民职业者,是有资格穿衣服的,她们是我雇佣来的低级佣兵,为了凑够这次冒险的人数才加进来的,不过我视她们为伙伴就是了。”明诗擡头回答道,叶月听起来很感动,而茉莉娅就有点不屑于顾的样子。

        “她们是为什么只能做这个……低级佣兵?”李星想要了解这个世界的阶级制度,按照他前面获得的信息,这里阶级上下的地位差距可以说天差地别。

        “叶月是因为是花妖,异族天生就是低贱种族,比最高贵的人类低一级。而茉莉娅虽然是人类,但是她被卖去当了奴隶,现在的身份是奴隶斗士,这奴隶斗士也是不允许穿衣服的。”明诗继续回答道。

        李星顿时觉得她们很可怜,作为芳龄少女,却只能赤身裸体走着,完全不能遮蔽自己的娇躯与私密。

        李星站起来走到她们身后,三女不敢动,只能维持着跪姿,即使明诗穿了衣服,但是她的旗袍也极短,在跪下或者弯腰时衣服下摆一定会被拉起来,因此现在跪着的三个少女其实屁股都露着,并排翘起来任李星欣赏。

        “话说,你们两个没有穿内裤,也是因为地位不够吗?”李星问道,但是女孩子们都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艾露还是回答了,“李星先生,女孩子是不被允许穿内裤的,只有男人才能穿,即使是比人类更加高级的种族里的女性,甚至是女神,都是不允许穿内裤的。”

        明诗接着说道:“这个规矩据说从古就有,据说是方便女孩子们被惩罚用的,不穿内裤的女孩子只需要按下身掀起裙摆,就能露出光屁股挨打了。”

        李星已经从她们的话里得知了,在这个异世界,女孩子地位很低,而且被打屁股也是经常的事情。这古里古怪的世界规则啊,不过李星却觉得……很赞。

        这样李星就能毫无压力地欣赏三女的光屁股了,奇怪的是,她们三人的屁股上都带着红痕,和艾露的一样,明显今天已经被人打过屁股了。

        李星轻轻摸了一下明诗的屁股,娇小的屁股因为锻炼和很紧实,明诗不由得颤了一下,不过她没敢反抗,她们主动袭击被抓已经肯定逃不过一顿毒打了,如果这时候再反抗那就是找死了。

        “你们的屁股是谁打的,为什么挨打?”李星又好奇地问道。

        “我们小队也是严格按照冒险家的规矩行动的,如果队员有违反规定的话,当然也要惩罚,今天早上我们集体迷路走错道了,因此大家都互相惩罚。”明诗说道。

        叶月补充道,“我和茉莉娅地位低,不能惩罚明诗与艾露,因此她们两个是互相打的,我和茉莉娅都是队长明诗打的。”

        李星又把抚摸的目标转向茉莉娅的屁股,她的翘臀比另外三个人更为挺翘,曲线接近完美,带着健康的小麦色,而且她不像明诗和叶月没发育全的小屁股紧紧贴着,她翘起的屁股微微分开,已经成熟的私人隐秘让李星看得口水直流,两股之间的若隐若现的后庭让李星有一种想要强行把她的屁股扒开的冲动。

        除了那一道道红痕以外,她的屁股上还有一道深红色的手印,这是刚才逃跑时被李星打那一下。

        李星把手伸到腿间,用手指挑逗她的小豆豆,让茉莉娅不由自主地发出轻鸣,她虽然一肚子不满,但是也不敢反抗,只能任由男人玩弄她最隐私的蜜穴,脸上都羞红了。

        李星玩得爽,感觉手指上都微微有水沾湿了,茉莉娅健美的身材和微微反抗的态度让人想要好好调教她。而明诗萝莉身体却严肃认真的性格,和叶月同样娇小的身体与楚楚可怜,都让人想要欺负她们两个。

        能达成这些的,正好有个理由了,“艾露啊,她们主动袭击我,被我抓住后,该得到什么样的惩罚啊?”

        李星发现他已经开始熟悉她们的节奏了,他迫不及待想要打这三个新的女孩子的光屁股。

        三女听了心里一阵恐惧甚至是绝望,她们一时冲动袭击地位比她们高的男人,尤其是这么强大的男人,哪怕是屁股被打烂都是轻的。

        艾露也哭着说道,“她们不知好歹得罪李星先生,按惯例她们就是任由李星先生处置了,您打死她们或者卖为女奴都是随便先生决定的。还请先生大人有大量饶她们一命,艾露也愿意接受惩罚分担队友的过错。”

              明诗也磕头哀求,“这件事情都是明诗自己独断专行,她们两个是不能反抗我的,明诗愿意承担一切的惩罚,被打死也绝不反抗,还请先生饶了我的同伴。”她这么说,连本来对她破有怨言的茉莉娅都露出吃惊的表情。

        李星倒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惩罚这么重,他虽然有点生气但也不会要到打死一个女孩子的地步,在他本来的计划里也就是想打她们一顿屁股就是了。

        “不用这样,我不会这么重罚你们的,这样吧……艾露你来说一个惩罚,我们就按那个做。”

        艾露犹豫了,她仔细想了想,既不忍心让队友受重罚,又害怕李星不满意,她必须在同伴不那么痛苦和让李星消气之中寻找一个平衡点。

        “我们全队用鞭子抽打至少一万下,用惩罚液浣肠与浣穴,一个月内不许排出,然后全部都要贬为李星先生的私奴,以后任他惩罚。”

        李星还真没想到她报出来的惩罚还是这么重,虽然明诗与叶月都吓得哭了出来,但是她们还是点点头表示接受,茉莉娅更是一副好像无所谓的样子,还说“还好吧,总比想象中的要轻一些。”

        李星听了这个惩罚也是大吃一惊,这么重的惩罚,用鞭刑抽打一万下,那不是打得皮开肉绽,连人都活活打死了吗?

        不过看那几个女孩虽然害怕得哭泣,但是却并没有什么怕到崩溃的样子,因为她们都不是普通人,一般的皮鞭抽一万下,对于她们来说也许会很痛,但是绝不致命,艾露为了队友其实已经报轻了。

        李星不知道这个,他说道“这样吧,如果你们表现得好一点,我也是可以减轻一点数量的,不会给你们太过痛苦。”

        “啊,谢谢,非常感谢您的宽宏大量。”柔弱的叶月立刻低头道谢。

        “真好呢,队长,幸好是遇到了一个温柔的人,否则我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茉莉娅的语气里带着一点风凉话。

        不过明诗并没有介意,她内心已经被自己的莽撞计划害得全队受罚而愧疚不已,被茉莉娅发几句牢骚也是应该的。

        “你好像怨念挺大的?”李星奇怪地看着眼前这个最御姐的女孩,从一开始她似乎就很不服的样子。

        “哼,要不是队长命令我们攻击你,我才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她的思维太天真了。”茉莉娅是奴隶出身,因此对得罪一个男人的可怕下场深有感触,本来她就是反对动手的。

        李星对她这个态度很不满,别人都是发自心里地为队友担心,只有她一个人很不甘心的样子,李星干脆绕到她后面,对准她翘起来的屁股一巴掌扇了上去。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茉莉娅仰头发出了一声娇鸣,她的屁股因为经常锻炼十分挺翘,弹性很不错,和艾露那柔弱的屁股大为不同。

        李星一打上去就觉得特别爽,他还没试过抽打这么有弹性的屁股,每打一下屁股都会产生反弹,在凹陷后立刻弹起来,李星兴奋地挥手连抽,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

        茉莉娅的翘臀本来就红了,每被打一下就会出现白印,然后再次变红,疼痛的冲击一下下地冲到她的脑中,她不明白,明明明诗才是祸首,为什么是她先挨打。

              茉莉娅身体一歪倒在地上,不服气地看着李星,李星严肃地问道,“怎么,还敢躲,是想被加罚吗?”

        听到加罚,茉莉娅一阵颤抖,但是她还是不服气地开口,“为什么……为什么只打我一个人?”

        她虽然没有明着问为什么不重打明诗,不过李星已经在她倔强的眼神里读懂了,她虽然眼眶都红了,但是意外的还没有哭。

        明诗等一下当然也逃不过挨打屁股的命运,但是现在,李星更加想征服这个倔强的女孩,他走上前抱起茉莉娅,把她按在自己的膝盖上,两个丰盈的双峰架在自己的大腿边缘,赤裸的美背被手按住,挺翘的美臀高高立在自己面前,这还是李星第一次这样打全裸的女孩子,感觉真是兴奋。

        “不要!”被李星压在大腿上,茉莉娅立刻就明白李星要专门打她一个人了,立刻挣扎起来,却没想到李星这是一只手压在自己的美背上,就感觉纹丝不动,不管自己多么大力地挣扎都脱不开,然后“啪啪啪”三声,屁股就挨了三下。

        李星感觉自己像压着一只不老实的小雌豹一样,女孩不断地挣扎,和艾露那种主动挣扎不一样,但是似乎自己又能轻而易举地压制这种挣扎,这感觉十分兴奋,他无处发泄,又挥起手来,女孩子的屁股被“啪啪啪”地连续打了好几下。

        “我先打谁,啪!要你管吗?啪!还敢躲避!啪!还想要挣扎?啪!”李星一边打她的屁股,一边问话,没想到茉莉娅意外地倔强,虽然被打得很痛,但是一点声音也没有出。

        李星倒是鼓起了劲,他手上加了一分力气,一下打上去,啪的一声响,茉莉娅轻轻从咬住的嘴巴边漏出了一点呻吟,李星啪啪啪地连环打着,茉莉娅漏出的轻微痛呼声越来越多,她也有眼泪漏出,就是死死地不哭出声。

        李星知道这时只要打下去她迟早会突破心里防线,不过他打算快点把这个女孩打服,让她直接哭泣着求饶。

        之前他曾经用内功远程打在茉莉娅的屁股上,还没有消肿,留下了一个手指印,李星坏笑了一下,加力一巴掌拍在上面。

        “饿啊!”茉莉娅终于忍不住叫出来了,那里本来就痛又被这样打了一下,让她猝不及防地叫出声,但是她没有想到接下来李星就照着那里打了,一下一下准确地覆盖着掌印,反反覆覆地打在上面,而且力气很大。

        “啊!啊啊!啊!”茉莉娅感觉李星的手像板子一样不停打在同一个位置,叫声只要发出就再也忍不住了,嘴巴也没法闭上,每挨打一下都有叫出声音来。

        但是这样反而舒服一点,屁股挨打一下,自己就喊出来,把疼痛发泄出来,过了一会儿她的声音中带了哭腔,眼泪也止不住地不断流下。

             李星知道她已经在哭泣的边缘了,只需要在加把劲就能彻底打破这个女孩的心防,让她哭泣求饶,于是他集中力气,一股劲的连环巴掌抽打在茉莉娅的光屁股上。

        “啪啪啪啪啪啪!”一连串的声音响起,茉莉娅再也忍不住了,“哇!呜呜呜呜呜……”

        她哭了,哭得很委屈,明明是明诗的命令,自己却要一个人在她们面前被打屁股,最后还被强行打哭。

              “啪!呜呜~啪!啊呜呜呜~啪!好痛啊!啪!不要了,呜~”李星放缓力道,开始照顾她屁股的其他地方,茉莉娅一被打哭后就再也停不下来了,一边挨打一边哭叫着。

        “对不起,我错了,不要打了~呜呜呜~”女孩子只需要打得哭出来,心理防线就会被彻底突破,像茉莉娅刚才还倔强地反抗,现在却开始求饶了。

        李星放轻力度,但是并不打算这么快发过茉莉娅,他要一次打服这个女孩子,给她一个难忘的教训,把她反抗的态度彻底打掉,不需要像刚才那么重,只需要让她的屁股一直在挨打,督促她反省就行了。

        “呜~不要打,啊!痛啊,求求您别打了,呜呜呜~”我已经认错了,呜~”茉莉娅一开始的反抗已经完全没有了,她无力地被按在男人的膝盖上,屁股无论怎么躲闪都会被手掌狠狠教训,被打得后面两只脚乱踢,小穴雏菊都被看到了

        “错在哪里?啪!”李星开始发问。

        “哇!不应该攻击您的……”

        “是队长命令你的错吗?啪!”

        “不是!啪!啊!是我自己的错,呜呜呜~”

        “现在知道错了?啪!”

        “啊!知道错了!”

        “下次还敢吗?啪!”

        “不敢了,呜呜呜~”

        “再有,你就等着屁股开花吧!”

        李星像教训小孩子一样,每问一句打一下,茉莉娅也边哭泣着边老老实实地认错,李星这才把她推下膝盖,“跪好,给我好好反省,刚才只是热热臀,等一下再打!”

        “呜呜……是……”茉莉娅跪回原地,翘起已经被打得通红的美臀,一边哭泣一边反省,想到等一下也许还有更重的惩罚,她心里就一阵绝望。

        “明诗,该你了,趴上来吧。”李星拍了拍大腿,示意明诗,轮到她被打屁股了。

              看到刚才茉莉娅被打屁股的场景,明诗她们不禁心生畏惧,她们也组队了几天了,当然知道茉莉娅的性格,坚强倔强,对什么事情都有一些玩世不恭的态度,甚至被魔兽咬伤都能一声不吭的,在奴隶角斗场中她早已习惯了疼痛,轻易是不会动摇的。

        这样的女孩,李星居然能只用巴掌,就打得她痛苦求饶,两条腿乱踢乱蹬,毫无尊严地一边被打屁股一边认错,甚至连下来了仍然跪在地上默默地抽泣,而这还仅仅只是热臀的巴掌,还不是正餐。

        想到这里,明诗也不禁全身发冷,感觉屁股发凉,她虽然实力比茉莉娅更加强大,但是忍耐能力却是绝对比不上的,等一下肯定也会像茉莉娅一样被打到崩溃痛哭吧。

        不过这也是自己自找的,如果不是自己这么莽撞,茉莉娅也不会被打得这么惨,连带着叶月也要受这么严厉的惩罚,自己就该被打屁股,该被打得比茉莉娅还重,甚至自己应该分担队友所有的惩罚的。

        想到这里,明诗有了觉悟,她开始脱掉身上的旗袍,先解开胸前的扣子。

        李星很奇怪,眼前的女孩突然带着一种殉道者的气息,眼神非常坚定,而且让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对方开始脱衣服了,这么短的旗袍只需要趴下来自然就会露出光屁股了,“为何她还要脱衣服呢?”

              “李星先生,这么重的错误,一般都是默认全裸惩罚的,这样方便您顺便惩罚她的其他部位,当然如果您命令她穿衣服受罚,也可以的。”艾露回答道。

        她已经习惯了李星对于许多该知道的常识都不太了解的问题了,结合他居然没有队友在危险的森林中乱逛,又实力惊人地强大,艾露推测他也许是在与世隔绝的地方从小到大苦修的人。

        说话间,艾露已经脱光了衣服,她其实也就穿了一件旗袍,顶多再加上袜子,脱下来以后身上就一丝不挂了,女孩稚嫩的娇躯一眼可看完,她还认认真真地把衣服叠放整齐,这才主动地走到李星面前。

           青涩的身体未发育完全,胸前只有微微隆起,两点嫣红暴露在李星面前,让李星突然想到刚刚艾露说的……也方便您惩罚她的其他部位。

        不过李星倒是没有真的动手,虽然他现在很想伸手捏捏明诗的乳尖,但是她娇小的身子让他觉得很有罪恶感。

        明诗感觉自己的胸部被滚烫的视线集中着,甚至感觉眼前的男人想要伸出舌头来舔一下,她都已经做好准备了,却没有得来预想中的胸部惩罚,这种未知的等待很难受,想不清楚眼前男人在想什么的明诗只好主动开口:

        “明诗不分青红皂白,主动攻击李星先生,犯下大错,已经知道错了,现在前来领受热臀的惩罚,请李星先生狠狠责打明诗的光屁股,让明诗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说完这段请罚的话,明诗也觉得特别羞耻,直接趴上了李星的膝盖,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李星的巴掌打在屁股上。

        明诗给人的感觉与茉莉娅有许多不同,茉莉娅就像一个内心倔强的不良少女,而明诗正好相反,她象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乖乖女,连主动趴到男人的膝盖上,动作都带着一丝优雅。

        而且她的身材娇小,就象是个未成熟的小女孩,当她趴上膝盖时,让李星感觉自己是在打女儿的屁股,乖巧听话的小女儿因为犯了错误,主动趴在父亲的膝盖上,请爸爸打屁股惩罚。

        想到这里李星就不客气了,挥起手一下抽在明诗的小屁股上,“啪!”一声脆响,伴随着明诗简短的呼声。

        “啪啪啪!”明诗屁股小,不像艾露那样柔软,也不像茉莉娅那样有弹性,好处就是一只手可以覆盖完整个小屁股,不需要各处换位置均匀地打了,一巴掌下去就能教训到整个屁股,于是李星先用连环巴掌的方法直接打她的屁股。

        “呼啊~咿呀~哎呀~”明诗随着巴掌一下一下地落在自己的屁股上,轻轻地发出痛呼,她不像茉莉娅这么赌气,所以该叫就叫。

        李星一开始没这么重,他怜惜这个小姑娘,先放轻点给她习惯一下,因此明诗一边挨打还能一边想事情,她感觉这巴掌果然很重,难怪连茉莉娅都这么快就被巴掌打哭,她还不知道这连李星的三层力都不到,刚才打茉莉娅最重也就五成力。

        “啪啪啪!”女孩子被打屁股的声音继续回荡在森林里,伴随着每打一下就有可爱的一声痛叫声,巴掌声渐渐更大,而痛呼声也带上了一点哭腔。

        这是一个很标准的打屁股场景,娇小的女孩趴在男人的膝盖上,红红的屁股承受着一下下毫不留情的拍打,每一下手掌都会完全覆盖屁股的中心,然后打出一声脆响,女孩随即擡头痛呼一声。

        李星增加了力度,当然明诗也开始跟着小小声地哭出来了,她并不打算掩饰自己哭了,再她看来,自己犯错误就是该被打屁股,女孩子被打哭也是理所当然的,不然怎么能看出她知道错误了呢。

             李星却觉得不对劲,因为明诗太乖了,她虽然哭泣,虽然屁股挨打时会本能地躲一下,但是身体完全没有挣扎,两只脚一直悬在她的后面也不动。

        她觉得挨打是理所当然,因此她只是在赎罪,她其实完全没有害怕打屁股,应该说现在挨打得越多她就越舒服,因为这是她还债了。

        想通这一点李星苦笑了,这孩子看起来乖巧,内心的倔强不下于茉莉娅啊,难怪这两个人总是有点矛盾。

        既然这样……李星的手上微微缠绕了一点点的内力,他刚刚学明诗的,正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啪!啊!!!”一声清脆的声音,看上去好像与刚才的巴掌没什么不同,明诗却突然惨叫了一下,但是她还没有惨叫完,比刚才更快的巴掌如狂风骤雨般落在她可怜的小屁股上。

        “啪啪啪啪啪啪!”响成一片,明诗被突如其来的巴掌打得连反省都做不到了,下意识地就想挣扎,但是却被牢牢压在膝盖上,不断被打屁股。

        “哇!哇!痛~呜啊呜呜呜,不要……李,李星先生!啊!呜呜呜……停!啊!求求……啊!”被打蒙了,下意识就想求饶,但是被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啪!呜哇~啪!不要!啪!求求您~啪!呜呜呜啊!”明诗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一下下地挨打,队友看着这严厉的打屁股场面都觉屁股隐隐作痛,好像自己也在被打一样。

        要是刚才见到明诗被这样痛打屁股,茉莉娅肯定觉得大快人心,现在她却害怕得浑身颤抖,不禁为明诗感到同情。

        “呜哇,呜呜呜呜~不要打~呜呜呜”这时明诗已经连求饶与认错都说不出来了,就只能哭泣着想喊停,但是无论她说什么屁股也只会一下一下地挨揍,附了内力的巴掌轻松打得明诗从小锻炼的屁股一阵阵震颤,疼痛让小姑娘从心底后悔自己的行为。

        李星这才满意,这才是打屁股的惩罚该有的效果,不是好像好孩子犯了一点小错误主动请罚一样,而是像个不听话的坏女孩那样被压着狠狠打屁股,被打得大声哭泣,不停的挣扎,一开始摆得整整齐齐的双腿现在也拼命地踢着地面。

        明诗试图用手去阻挡屁股,但是被李星轻易扭住压在背上,也在疼痛中不经意地使用了内力试图挣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李星的手压在她背上时,一身的功力都被压得服服帖帖,只能像个普通的小女孩一样趴着承受屁股上的重责。

              李星觉得够了,明诗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教训,这一顿快速的重巴掌彻底打掉了她好孩子的面具,即使现在挨打已经停止了,明诗依然在“呜呜呜”地哭泣。

        李星摸上了明诗的屁股,让明诗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猛地挣扎了一下,还以为又要被继续打屁股了。

        她的屁股热热的红透了,李星趁机轻轻扒开了明诗的屁股,她没有反抗,没有挨打的股沟部分仍然保持白皙,小小的雏菊也被看见了。

               刚才这一顿痛打让明诗觉得无比漫长,实际上才打了几分钟,严格来说茉莉娅挨打得更重一点,但是快速高强度的打屁股彻底打服了明诗。

        “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呜呜呜~”明诗一边哭一边认错。

        “下次再不听话呢?”

        “呜呜呜,该打屁股……”

        “比刚才还要重还要久哦。”

        “额……不,不要……”明诗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她已经怕级了打屁股了。

        “啪!”刚刚说不,明诗的小屁股上立刻又挨了一巴掌。

        “呜哇!要!呜呜呜……下次明诗再犯错误,就该狠狠打屁股……呜呜呜。”

        李星很满意这次惩罚的成果,他放开了明诗,“跪着,好好反省,下一个……是叶月吧?最后一个了。”

              “那个,其实叶月不是最后一个……还有我。”艾露轻轻说道。

        “你?你又没犯错误?”李星不解地问道。

        “但是,我们是同一个小队,小队犯错误,全员的女孩子都应该受罚。”艾露又说道,这应该也是这个世界的特色规矩。

        不过,李星还是摇了摇头,虽然他还想再打一次艾露的屁股,“今天我已经惩罚过你几次了,不需要再罚了。叶月,轮到你了。”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点到,叶月无比恐惧,她也看见刚才两位同伴挨打屁股时哭泣求饶的样子,甚至之前也看过艾露被打屁股时的样子。

        在明诗的小队里,其实叶月是地位最低的一个,她是花妖,是精灵中的低等种族,天生就比人类低等一级,虽然茉莉娅是奴隶和她同级,但是她的性格也没有茉莉娅这么强气。

        平时她是很羡慕茉莉娅虽然地位低但是仍然不低头,也羡慕出身于小康家庭的艾露的知书达理,还羡慕作为队长的明诗虽然和自己一样长相年幼却又有领导气质。

        但是这一切在眼前的男人的巴掌下都被轻而易举的摧毁了,知书达理的艾露被打得羞耻地当场失禁,强气倔强的茉莉娅在他的巴掌下哀嚎讨饶,认真严肃的队长明诗被他摁在膝盖上像小孩子一样哭泣着挨打屁股。

        自己的队友们在这个男人恶魔一般的巴掌下,被脱去原来所有的保护,只能在不断的打屁股惩罚中展现女孩子心里最真实最柔弱的一面,然后像一般的小女孩一样哭着受罚,这样的一幕对于叶月有着巨大的冲击。

        直到现在跪在自己身边的两个队友都没有停止抽泣,自己比她们弱小这么多,又不是人类,说不定会被打得更惨吧。

        叶月畏畏缩缩地跪行到李星面前,带着哭腔说道,“小花妖叶月,不知好歹竟敢对先生动手,求……求先生打轻一点,呜呜呜……”

        李星倒是有点苦恼了,这女孩和另外三个妹子不一样,艾露是乖乖受罚,茉莉娅是略带反抗,明诗是主动请罚,只有叶月一个是明确必须出害怕打屁股的,甚至在还没有惩罚前就哭了的,也只有她一个。

        这样李星就会有一种气氛她的罪恶感,别看他之前打另外三个女孩这么过分,那是因为她们都给李星一种,她们就是该打的感觉,像她们这样的女孩子,就是该被打屁股纠正她们的错误。

        尽管如此,不罚叶月又对其他人不公平,想到这里,李星还是把叶月抱到自己的膝盖上。

        好轻,而且好小,她并不是年龄小,而是身材比例就比人类小一号,当李星把她抱到膝盖上时,两只手可以合抱她的纤腰。

        她也完全没有反抗,当趴上李星膝盖后她把头埋进两只手中间默默地哭泣,这种感觉……让李星想起了现实中的手办,叶月就像一个大号的接近等身大的手办,说得不好听一点,像个充气娃娃。

        “啪,啪~”手掌打在臀部上的声音响起,叶月的打屁股也终于开始了,李星为了照顾她,特定放缓了力量和速度,让叶月能缓缓。

        “呜~啪!呜呜~啪!疼~呜呜呜~”叶月一边委屈地哭一边挨打,即使是比较轻的惩罚对于她来说似乎都很过分的样子。

               不过李星难办了,叶月这么怕痛,该怎么惩罚她呢?像其他人那样样严厉打她,其实她也只是会特别痛而已,并不会打出什么重伤,因为叶月也不是普通的女孩,但是李星就是心软,于心不忍。

        这时他突然想起了之前被打断的惩罚,艾露被他差点打到高潮,他觉得可以用这个方法来惩罚叶月。

        “叶月,把腿分开。”李星命令道,叶月微微把腿分开了,但是觉得还不够的李星继续命令,“再张开,再开。”

        觉得叶月张开得不够多,李星刚才伸手抓住叶月的腿,直接分开,一只手就能抓住叶月的腿了

        “啊!不要!”叶月感觉到股间一片冰凉,冷风直接吹拂在她的羞耻之处上,她感觉无比的羞涩。

        “不许动!啪啪啪!”李星严厉地说道,接着一连巴掌打在叶月的小屁股上,“在惩罚的时候,允许你乱动或者反抗吗?或者,我惩罚你的小穴有什么不对吗?”

        刚才李星已经惩罚过艾露的小穴了,因此他也明白了,自己不仅可以让女孩子被打屁股,也一样可以惩罚她们的其他隐私部位,比如蜜穴,胸部,甚至雏菊。

        “没有,叶月不敢反抗,接下来一定不会乱动的,请李星先生责罚叶月的……下面,呜~”叶月里面解释,甚至她还把腿张得更大了一点,如果在惩罚中乱动或者态度不好,一般都是要被加罚的。

        李星满意地点点头,左手不在压制叶月,而是绕到她趴下的身前,玩弄着她的胸部。叶月身材娇小,但是却不像明诗那样是个平胸,相反她意外地挺有料的,虽然因为比例问题还是小了一点,但是用手亵玩还真是不错。

        “唔~啊~咿呀~”叶月被玩弄得不由自主地发出娇喘,她没想到李星居然揉捏她的胸部,一开始当李星的大手摸上来时,她还害怕自己要被拧胸部了,刚刚茉莉娅与明诗受罚时都没有被惩罚胸部的 。

        “啪!”正当叶月被摸胸娇喘之时,屁股上又被打了一记,她在娇喘中混入了一道痛呼。

        李星的手并没有马上擡起打下一记,而是贴着小屁股揉了揉,手指滑到她的下面,在她的紧封的小缝上轻轻划过,引起了叶月一声呻吟。

        接着大手擡起,又一下重重打在叶月屁股上,然后又转为温柔的抚摸,玩弄了一下叶月的小穴,再擡起来又一下打屁股,重覆以上的步骤。

        “啊~呜啊~呀!不要……不要啊……”叶月终于明白自己要受什么惩罚了,小花妖身体本来就很敏感,被这样玩弄立刻起了反应,叶月脸已经红得和挨打的屁股一样,这样下去她就会丢脸地在同伴面前高潮了。

        “呜啊~不要,求求您~啊~不要玩弄叶月了,啊~打叶月屁股吧,求求您用打屁股的方式惩罚叶月吧~呜呜呜。”刚刚还怕疼的叶月居然主动请求李星打她屁股,她受不了这样的羞耻惩罚。

        “好吧,如你所愿。”李星把手掌击打的速度换成一般匀速,不在玩弄她的下体,但是左手仍然在搓揉叶月的胸部。

        “啪啪啪”的连响中,叶月的呻吟却变得更加甜美,她身体已经被挑逗起来了,就算现在李星停止挑逗,她的身体也依然在老实地接近高峰,敏感的翘臀每挨一下巴掌,都会感觉有强烈的快感冲入脑中,心中仿佛被挠了一下。

        刚才李星已经感觉到她的下体流出了透明的花蜜,他采用不那么用力的打法,而且每打一下便停一下,十分有节奏,让叶月不至于痛得失去快感,身体又不至于冷却,而是匀速向着快感的巅峰靠拢。

        “呀啊啊~不要啊!我不要在大家面前~啊,要来了~要丢了~不要看!”叶月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她已经完全进入状态,每挨打一下她的下面都会流出一道花蜜,顺着大腿缓缓流下,口中的痛呼更象是呻吟,让她颜面全失。

        “不行!啊啊啊啊啊~”终于,叶月高潮了,下身如洪水泄闸一般喷出,她的小脑袋高高挺起,双脚崩得笔直。

        “居然被打屁股到高潮了,叶月真是坏孩子呢。”李星忍不住在嘴上逗弄她。

        “呜呜呜~还不是你……”叶月埋着脑袋哭,虽然她的惩罚不像明诗与茉莉娅那么严厉,但是在男人面前泻身,还是被打屁股打到泻了,还是让她丢脸得擡不起头。

        “看来叶月还没有反省呢,还需要在打一顿,打到再高潮一次吧。”说罢李星挥起手臂啪啪啪地打在叶月屁股上。

        “咿呀!啊啊啊……”叶月刚刚才高潮过,余韵未消,这个时候敏感的屁股又被突然打了几下,立刻进入了一个小高潮。

        “怎么样,知道错了吗?不认错就要再打屁股哦。”李星坏笑地在叶月耳边说道。

        “不要了,呜呜呜……叶月知道错了,不要打,求求您了!”叶月连忙道歉,她宁愿李星像打明诗和茉莉娅那样狠狠地揍她的屁股,也不想要这样羞耻的惩罚。

        李星放开叶月,让她跪回原处,让她们跪着休息了一段时间,直到她们都停下了哭泣。这段时间李星转到了后面,近距离观察他刚才惩罚的结果,三个女孩的美臀都被打得通红,跪着翘起来显得无比娇艷。

        “好的,看来你们三人都反省了错误了,接下来是三人一起的惩罚了吧,我会轻一点的。”

    • 2
    • 2
    • 0
    • 1k
    • L5青春之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potato666Lv.1
      @青春之主 现在还能找到吗
    • 0
      作者你好,就是想提醒您一下,就是网站上已经有了这篇文章的前面好多好多了。如果您继续发已经有了的文的话,观看量可能不会太高。所以想问一下您有没有李星去打造武器之后的文,如果有能不能分享一下,谢谢谢谢 [s-24]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