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穿越sp异世界【转载】原作者:总统下放 M/F

      打完后,艾露带着李星走在森林的小径上,这里是个鸟语花香的地方,除了树木特别巨大,说着也奇怪,明明是没有任何标识指示,艾露却似乎完全不会迷路一样。

      “艾露,你认识路的吗?这里是哪里?”李星还是忍不住问了,本来他还害怕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在刚才的交谈中,他发现艾露对他异常地恭敬与听话。

        “这里是灰歌森林,其实我也不是很认识路,是这个东西指引我同伴的位置的。”艾露拿出一个漂亮的金色怀表,打开后上面有一根蓝色的指针悬浮在怀表的上面。

        这让李星彻底明白了,这里不仅是异世界,而且还是有魔法的,许多原本世界的规则,对这里已经是不适用了。

        “我们再向你的队友靠近吗?”李星略有些不安,自己刚刚打了艾露的屁股,如果让她的队友不快,要找自己的麻烦怎么办。

        “是的,您正好没有带队友,那就来和我们一起行动吧,有个强大男人,很多事情都会好解决吧。”艾露笑着说。

        “我很强大?别开玩笑了,我手无缚鸡之力。”李星觉得自己在这个陌生的异世界就是个弱者。

        “哪有,从您刚才打我屁股的力度来看,您绝对在力量上达到了高级战士的水平,而且您还没用工具,只是用手就把我的屁股打得红肿疼痛,可见您实力有多强。”艾露佩服地说道,其实她现在屁股都在痛着,走路一瘸一拐的,在李星身边她也不敢擦药。

        李星不懂怎么说这实力,干脆避而不谈,“我看,我还是不要去你的小队凑合了吧,万一她们不欢迎我呢?”

        “噗哈哈,李星先生说笑了,她们怎么可能不欢迎你。”艾露似乎听到很好笑的事情,“我们小队除了我还有三个人,都是女孩子,您来了我们一定会好好服侍您的,别说不欢迎您,只要我们有一点不敬,您大可以让我们排成一排全都露出屁股,然后狠狠地责打我们的光屁股,打到您满意为止。”

        这就是李星最不明白的事情,自己明明只是个陌生人,而且衣着破烂不堪(穿越时就破烂不堪了)为什么艾露一个明显是富家小姐的少女,会对自己如此地毕恭毕敬,而且还露出女孩子最隐私的屁股任由自己责打。

        从她的话语中,甚至于让李星觉得,似乎自己完全可以打其他女孩子的光屁股,到底是艾露对自己个人太过于恭敬,还是这个世界的习惯,李星就不明白了。

        又走了一段路,似乎艾露又有点不对了,她走路颇有点扭捏的样子,脸色更是微红,似乎想要做什么,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

        “艾露,你怎么了,刚才被我打痛了吗?”李星以为艾露仍然很痛,走路才这么不方便,说起来刚刚艾露被打后,她都没有给屁股搽药,当然李星自己身上并没有药。

        “没有……其实……只是,艾露突然想要方便。”艾露脸红得想要把头埋下去了。

        难怪,让女孩口中说出方便这个词,挺羞人的,但是“你问我干嘛呢?”

        “像您征求同意啊,十分抱歉,艾露刚刚憋得有些不行了,又害羞不敢问,所以只能一直憋着。”艾露似乎确实憋得难受,双腿互相摩擦着。

        “好奇怪,那还问我干嘛,你去上厕所吧。”李星回答道。

        “这么说,您同意了?”艾露颇有些开心的样子。

        “啊,我当然同意了。”李星点点头。

        艾露直接走到旁边的树丛旁边,掀起她那精致的白色连衣裙,距离上次被李星打屁股才过去一个小时不到,艾露的翘臀又再次暴露在李星面前。

        上面的红肿已经化开,变成了一片红晕,看起来就象是红苹果一样,均匀分布在光滑的屁股上面,艾露直接就蹲下了。

        “哎?等等,你就直接在这里上吗?你不回避一下?”李星完全没想过,艾露居然就要在这里小解,就在一个男人身前小解。

        “是的,在野外危机四伏,怎么能随便脱离队友视线去方便呢,想方便时,必须征得他们的同意,在视线内方便。”艾露像背规矩一样说出这话,与此同时,一条细细的银丝从两腿间射出,淋在路边的花草上。

        李星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少女当着他的面光着屁股小便,下面又坚挺起来,他又问道:“这规矩这么严,是什么规矩啊?而且,说同意什么的,如果我不同意怎么办?”

        “这是冒险者工会的规定,因为比较全面,许多不是冒险者的人在组队进入森林时也是采用这个规定的。如果说您不同意的话,那艾露就只能继续憋着。”艾露一边尿尿,一边解释着。

        “啊,尿尿也可以憋住的吗?如果憋不住了怎么办?”李星继续问道。

        “必须憋住啊,因为领队判断此地很危险,方便有可能会引来鼻子灵敏的魔兽,因此必须憋着的,如果失禁的话,自然该被狠狠打屁股惩罚。”艾露继续说着,她的话里有一个很关键的词——魔兽。

        李星还没来得及思考这魔兽代表着什么,他就感觉到,有一个极为危险的气息正在靠近他们,速度很快,目标正是艾露。

        但是艾露仿佛完全没有察觉似的,还蹲在地上,悠然自得地小便,她好像确实憋了很久,银丝源源不断地滴落在地上。

        “小心啊!”李星一声叫唤,话音刚落,一条黑影从草丛中扑出,直向还在蹲着小便的艾露扑过去。

        虽然黑影冲出来时十分地突兀,但是被李星提醒的艾露立刻向后一跳,躲过了黑影的一次扑击。但是尿尿却一下子停不住,随着她后退还在地上流下了一道水痕,还有不少沾湿了她的大腿和白色的蕾丝过膝袜。

        这时李星才看清楚那黑影的真面目,是一条全身黑色带着白色纹路的猎豹,看上去比地球上的豹子大了一倍,两眼绿油油地散发着凶光,此时它立在刚才艾露尿尿的地方,轻轻嗅着地上的一滩水,看来确实是艾露的尿水把它吸引来的。

        “不好,这是魔兽——云纹豹,非常难缠!”艾露大声叫到,然后把一颗像种子一样的东西扔在地上。

        “吼!”云纹豹非常凶悍地狂叫一声,朝艾露扑了过去,速度极快。

        艾露挥动着手,她的手上散发出绿色的光辉,地上的种子被绿光笼罩,立刻生根发芽,几条粗壮的树藤快速长大,云纹豹剎车不及一头就撞在树藤上,然后被树藤结结实实地捆绑起来。

        这是李星第一次见识异世界魔法的威力,真的很强大,这么巨大的魔兽瞬间就被捆住了,他刚才居然敢打这么强大的少女屁股,万一她秋后算账怎么办?

        这时云纹豹一声狂吼,它全身冒出黑光,一瞬间就挣断了魔腾,艾露立刻洒出一把闪着粉色光芒的花粉,落到云纹豹上让它昏昏欲睡。接着艾露又抓起一根树藤挥舞起来变成一根粗大的藤鞭,打在空气中都会发出“啪!”的一声抽动空气的声音。

        云纹豹挨了重重的一鞭子,顿时一个踉跄,但是接着就站稳了,一个豹扑朝艾露咬去,艾露防御的树藤也被它撕碎。

        就在这时,李星终于动了,他虽然只是一个打过工的普通人,出来没有面对如此可怕的魔兽,他当时就想逃跑,但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就要死在豹口之下,让他热血上头地冲了出去。

        “快跑!”他没指望自己能够杀死这强大的魔兽,只需要帮艾露争取一个逃跑的时间就行了,至于他自己的安危,完全没有想过。

        放弃退路的李星,全力打在云纹豹身上,只希望他这至少能搬起砖头的手能引起云纹豹的一丝注意力。

        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云纹豹被他的一拳打在身上,拳击的皮毛立刻凹陷下去,豹身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云纹豹一声悲鸣被一拳打飞,重重擦过地面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撞在大树上,把参天大树都撞得摇晃不止,树中被撞出一个大树洞。

        云纹豹深陷树洞,哀嚎不止,很快就不动了,李星居然一拳就把这么强大的魔兽给解决了。

        “好厉害啊!李星先生,谢谢你救我一命,而且您的实力真的好强大!不愧是男人,不对……即使在男人里也是出类拔萃的吧!”艾露跳起来拍手称赞,李星却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手,这么恐怖的一拳,真的是自己打出来的吗?

        李星好奇地走到一颗参天大树身边,一拳打上去,大概五分力吧,大树立刻被击穿了,大树摇晃不止,李星有一次用了八成力度一脚踢上去,大树被直接拦腰踹断了,几十米高的树直接倾倒下来,场面非常壮观。

        “那个,李星先生,不要生气啊。”艾露怯生生地说道。

        接着她向李星又跪下了,说道:“艾露刚才又犯了错误,才这么一点时间不到又惹李星先生不满了,请李星先生狠狠惩罚艾露。”

        李星有点好奇,“你这次又犯错误了?”

      “嗯,艾露刚刚没有判断好地方,没有预警这附近是否有魔兽,就开始小便以至于尿味引来了魔兽,而且刚才的战斗表现不佳,还要麻烦李星先生来救我,实在是该重重责罚。”艾露低头说道。

        这有个规矩,一般惩罚前经常会让受罚的女孩自己覆述一遍惩罚原因,作为反省,艾露认为李星是照常故意问她,并不怀疑。

        李星听了想,这世界规矩真的好严厉,方便也要征求同意,而且刚才明明是自己同意艾露小便的,引来魔兽却是艾露的责任吗?

        不过现在的情况又不一样了,从一个小时前李星打了艾露那娇俏的屁股后,就一直忘不了那个手感,那色气的场面,他刚刚脑中其实一直在回放打艾露屁股的时候,甚至在想,如果有机会再打一次多好。

        现在,机会又摆在他的面前了,艾露可怜兮兮地跪在自己面前,李星问道:“按规矩怎么罚?”

        “艾露不知道李星先生的规矩,按照艾露的小队规矩,当然应该是打屁股,而且应该是用威力较大的工具……比如,艾露的藤鞭。”艾露捡起刚才被魔兽撕断的藤鞭,还有很长一截,又粗又大。

        艾露把藤鞭递给李星,“请您用这条藤鞭,狠狠惩罚艾露的屁股,背后和腿也该狠狠抽打,请不要怜惜艾露,让我记住这个教训。”

        之前艾露为了逃避重罚故意先趴上李星的膝盖,避免被工具抽打,但是这次她犯的错误更大,不敢再逃避了,她掀起裙子,再次露出了被李星打得通红的屁股,然后弯腰双手撑在一颗树木上,翘起自己的美臀对着李星,“请狠狠鞭打艾露的光屁股……至少一百下。”

        其实艾露还说少了,然而李星看着手上粗大的藤鞭,再看看艾露还红红的屁股,这一百鞭下去,艾露非皮开肉绽不可,李星不愿意破坏这美丽的屁股。

        而且,出于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的心思,李星想亲手打屁股,用自己的手掌,原力拍在少女的屁股上,感受她的弹性与光滑的翘臀,这才是他想要的,而不是用煞风景的藤鞭去破坏美感。

        李星把藤鞭扔回地上,走上前一巴掌拍在艾露的屁股上,“啊!”艾露吓了一大跳,然后发现并不是恐怖的藤鞭抽在自己的屁股上,只听见李星说:“我不用藤鞭打你,还是趴到我的身上吧,我用手惩罚你一顿。”

        “啊!谢谢李星先生,谢谢您的手下留情,您真是好人啊。”艾露感动地说着,李星这么说无疑是一下子把她的惩罚减轻了好几级。

        这下,李星又一次有机会体验少女娇臀的快感。

              “啪!啊!啪!好疼啊!啪!呜呜呜……”丛林中不断传出女孩子被打光屁股时的啪啪声与哭叫声。

        这一次李星不再使用之前的姿势,而是换了一个,艾露站着弯下腰姿,他再从上往下环抱住艾露,这样艾露就完全被他抱在腋下,屁股露在李星的前面,被他毫不留情地挥手痛打。

        另外这个姿势还有好处,当李星手环抱着艾露的身体之时,手正好能抓住女孩子胸前的丰盈之处,这不大不小正好能一手把握,柔软温暖,又让李星体验了一次从没有过的揉女孩子胸部的经历。

        这个姿势打屁股,手自然抓住女孩胸部不让她们挣扎,无论怎么乱动胸部都会被大手牢牢把住,身体也被手臂压制,还看不见男人挥手的动作,无论怎么乱动都只能承受屁股上一下一下的巴掌。

        而且艾露也不想挣扎,她知道自己犯下了大错,该重罚的,而且李星已经大发慈悲减轻她的惩罚了,哪怕自己胸部被男人把持着,以至于让她快感连连,她也不能不知好歹地挣扎,不过即使她心里这么想,屁股上一阵阵的疼痛让人让她身体本能的左右闪躲。

        “啪!”又是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伴随女孩子哭泣求饶的声音,“啊!疼~呜呜呜……我知道错了!”

        艾露的屁股之前刚刚被打过一次,现在一片通红,再让李星又一次痛打,可谓是苦不堪言啊。

        不过李星可没有可怜她,而是在尽情享受着打屁股的快乐,他之前以为第一次而太过兴奋,完全是无意识地打,其实都没有记得很清楚,这次是他真正第一次完全自主的惩罚女孩子。

            少女的通红翘臀就在自己面前任由自己处置,自己想要让她舒服,就放轻点一下一下慢慢打,想要听她的惨叫就用力突然一巴掌甩上去,想要听她的哭泣,就加速连续几下抽击。

               最妙的是艾露刚才还在小便中被魔兽袭击了,匆促躲避间她没能尿完,结果大腿与过膝丝袜上都沾上了点点星星的尿液,再加上她的红屁股,看起来就像尿床的少女被狠狠打屁股惩罚一样,这让李星更加兴奋了。

        艾露可就难受了,她刚才打倒魔兽时太兴奋,忘了自己是尿到了一半强行停下的,现在一挨打,尿意又上来了,而且因为刚才尿了一半,现在更加难憋了。

             惩罚时可不能申请上厕所,可是想要在被打屁股时憋住太难了,一旦失禁又会被加罚的,必须忍住。

        艾露颤抖着,想要憋住自己强烈的尿意,甚至全身颤抖,但是却让自己屁股的感觉更加的敏感,每一下手掌拍上去都让她清晰地感觉到痛苦,精神一转移,尿意更加压制不住。

        李星感受到身下女孩在颤抖,她的屁股也一时紧锁,一时软下来,当然缺乏经验的李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在又一下巴掌之后,艾露终于憋不住了,仰头发出来了悲鸣。

        涓涓细流从她腿间流下,顺着大腿浸湿了过膝袜,李星立刻注意到女孩失禁了,他小小声地说道:“你,刚才没有尿完的啊。”

        艾露脸立刻羞红了,被男人按住打光屁股已经很羞耻了,现在还在挨打屁股时失禁了,简直是想要鉆进地里去了,艾露一边想要重新憋住尿液,一边哭泣着哀求,“不要看,求求你不要看我这不成体统的样子。”

        李星发现细流变得更小了,突然无师自通的连扇几下,美一下都扇在屁股与腿交接的中心,艾露感觉一阵阵冲击打在双腿之间,刚刚尝试憋住的尿道一松,尿液再也无法停止,“啊!啊!痛……要出来了啊……”

        这次不仅仅是有细流顺着大腿流下,更有银丝划过落入地上,李星毫不留情地继续打艾露的屁股,水流随着屁股被打和挣扎也在空中无规律的摇摆着,洒得前方到处都是。

        “啪!哇!对不起,艾露没有能憋住……啪!呜啊!艾露居然在惩罚时失禁……啪!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啪!艾露知道错了!啪!啊!呜呜呜……”艾露一边承受着打屁股一边道歉,同时无奈地让尿液继续射出。

        这下艾露更象是因为尿床而被惩罚的小女孩了,而且还是一边翘着被打红的屁股,一边被狠狠打屁股到尿尿的坏女孩。

               在艾露尿完了,李星还抽了一段时间,他尽情享受了艾露的翘臀,这时艾露屁股已经不仅仅是大红了,臀瓣的挺翘处已经发青了,李星认为惩罚到这个地步就够了,于是停下来。

                “呜呜呜……我错了。”艾露虽然痛得流泪不止,但是仍然没有要求李星停下惩罚,反而继续说到,“艾露在挨打时居然失禁,这是没有礼貌的行为,请李星先生继续为艾露的失禁加罚,呜呜呜~”

        可以看出艾露是真的被打怕了,她痛哭流涕,颤抖不止,但是仍然因为规矩的原因求李星继续惩罚。

           “那么,我该怎么惩罚你的失禁呢?”李星问道。

        “呜呜呜,请李星先生打我的屁股,或者为了艾露能改正失禁的坏习惯,惩罚艾露尿尿的地方。”艾露哭着说道。

        惩罚尿尿的地方?那岂不是说可以打艾露两腿之间的私处吗?李星顿时兴奋起来,不过他的理智说服了自己,“艾露,我觉得你现在已经很充分的获得了惩罚,我们不能这么急,先休息一下吧。”

        “谢谢,谢谢李星先生。”艾露感觉到李星的手离开了她的酥胸,获得自由的她连忙感谢,她也知道再继续被打,自己的屁股说不定就要破皮了。

        “艾露小姐,先整理一下……你的仪容如何?”李星笑着提醒,艾露立刻脸红了,自己的腿上沾满尿液,喜好刚才自己是站着挨打的,如果趴在李星的膝盖上挨打,说不定会弄脏李星的裤子,虽然李星的裤子已经破旧不堪。

        艾露先是脱下了她的白丝过膝袜,露出了两条白皙的大白腿,李星不得不忍住他心中的两个变态念想,一个是抱住艾露的大白腿,说一句“这腿我能玩一年”一个是问艾露拿过她沾上尿液的白丝过膝袜,然后收藏起来。

        接着艾露不知道从哪里拿出的纸,开始擦拭腿上的液体,当着李星的面,即使在擦拭腿根也没有回避的意思,毕竟本来就不允许女孩主动回避男人的。

        李星好奇地问道,“你是从哪里拿出纸的,之前也是,水壶你是放哪儿的。”

        “这里啊,这是储物戒指,李星先生您没有吗?”艾露把手展示给他看,从戒指中发出一阵白光,一个水壶出现在她的手上,艾露蹲下用水壶中的清水清理她的大腿,时不时因为屁股上的疼痛而皱眉,她被打得太痛了。

        李星知道,这个世界上许多的常识都与他的曾经大不相同,比如这些魔法魔兽储物戒指,还有自己可以惩罚女孩子的规矩,看来以后自己要很小心才是。

        “你刚刚召唤出来的树藤,很厉害啊,这是你的魔法吗?”李星用了一点点旁敲侧击,他问的是你的魔法,而不是直接问魔法。

        “我这只是很粗浅的魔法了,就是个催长植物的技能,这是我作为药草师的魔法。”艾露笑到。

        “药草师?你的职业吗?”李星觉得这大概和网络游戏的职业差不多吧,“既然你是药草师,你应该会治病疗伤吧?”

        “虽然不如更加职业的医师,但是我确实对疗伤略知一二。”艾露自信地说道。

        “那么,为什么你不治疗一下,你自己的……的屁股呢?你看被打这么红肿,很痛吧?”李星不解地问道。

        艾露一下子又红了脸,“可是,李星先生没有同意我治疗啊。”

        李星一下子就汗颜了,“这个治疗还需要我同意吗?”

        “当然了,以我这种药草师,只需要十分钟就能把屁股上的红肿给完全治好,所以一般惩罚完都是不允许女孩子治疗的,保持被打红的屁股一直痛着,也是惩罚的一部分。”艾露说道。

        “好吧,那我允许了,艾露,你可以为自己治疗一下,等一下我们还要赶路,你这样不利于走路。”李星说道。

        “啊,谢谢李星先生,不过……”艾露的脸更红了,她递过一盒药膏,“请先生您直接帮我擦药吧。”

                擦药,艾露的伤在屁股上,也就是说又是香艷的福利,李星果断点点头,坐在一块石头上,拍了拍大腿,艾露立刻明白了,掀起裙子趴在了李星身上,摆出了挨打时的姿势。

        不过这次不是挨打,李星打开药膏,一股清香的草药味传入鼻子,他粘起膏药,用手均匀地涂抹在艾露被打得通红的屁股上。

        这用手涂抹和直接摸上女孩的屁股差不多了,比起刚才蜻蜓点水式的抽打自然又是一番不同的风味,轻轻搓揉女孩子的香臀,尽情感受她的弹性。

        李星把药膏涂满了红肿的屁股,象是在她的屁股上覆盖了一层光亮的油,女孩子的屁股油光滑亮,像个红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李星忍住想要舔一下的冲动,对着艾露说,“我现在就惩罚你刚才的失禁,不过因为你的屁股不能惩罚了,我决定惩罚你尿尿的地方。”

        艾露听了,无奈地分开双脚,虽然她已经有觉悟了,自己的屁股已经被抽肿了,不可能再受罚,但是让男人看到自己的隐私部位,仍然是很羞耻的,而且惩罚那里,也是极痛的。

        李星眼睛认真看着艾露慢慢分开的双腿,一眨不眨,生怕错过了一点画面。其实在刚才艾露就没有刻意遮掩的前提下,李星都隐隐约约能看见她的私处了,但是真正能清清楚楚地看见,甚至是少女自己分开双腿请君责罚,这还是第一次。

        终于,李星完全看见了,一条细嫩的小缝,带着细嫩的粉红色,旁边则是一片洁白的三角位。李星激动得无以覆加,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明明白白地看见女孩子的私处,而且是女孩子自己分开的,完全由他掌控的,现在他可以对这里为所欲为。

        “把腿再分开一点,这样我没办法打到。”李星把手掌插入腿间,被紧实的大腿卡主了,于是他让艾露分开再分开,直到自己的手指能完完全全地覆盖在那一片隐秘之地上。

        “呀!”艾露被摸到隐私时娇叫了一声,敏感的触觉让她不由自主叫出声来。

           同时李星也摸到了少女的隐私,那触感是如此美妙,微微凸起,中间又凹陷,同时李星还感受到了微微的湿意。

        他手掌分开认真一看,果然在那条小缝中微微流出了清泉,有点粘稠,李星一下子就明白了,少女居然被打屁股出了发情状态。

           当然他不会说破的,艾露自己知道,只不过一直在装鸵鸟,李星挥起手,从两腿中间准确地抽进去,带着一丝微风,打入腿间,正正好拍上少女的那里。

        “啊~”比起之前痛哭,这声娇呼更象是呻吟,李星知道少女隐私的柔弱,因此惩罚时把力度降得更低,只有稍微一点的痛感。

        不过这对艾露来说又不同了,虽然痛感很低,但是被惩罚的地方是最敏感的,这样轻轻的一下反而更象是调情。

        “咿呀~”第二下打下来,艾露又是一声娇呼,李星感觉到她的隐私处开始不断流出粘稠的水。

        李星开始有点兴奋了,这样暧昧地惩罚下去,没三四下就能让艾露进入高潮吧,他可是从来没有试过。

        “啊~~~”第三下,艾露的呼声,久久不停,她已经进入泻身的边缘了,下面水流不止,沾得李星满手都湿了。

        就在李星想要一鼓作气让自己的人生第一次给少女达到高峰时,却突然有一阵劲风从背后传来,同时有一句大叫。

        “你是谁?为什么要欺负艾露。”

    • 1
    • 0
    • 0
    • 1.2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