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载F/F】

      背景:文明的发展程度类似于中国封建社会,但对教育的推崇无以复加,并且认为体罚是最好的教育手段。社会中强调各司其职,不仅仅有培养官员的学校,也有各种各样的私塾,例如为培养优秀的工匠而开设的匠塾;为培养高级奴婢而设的奴室;当然也有为培养合格的当家主母而设的闺塾。

      闺塾一般由当地士绅选择最优秀的贵妇人担任教导先生并在城中优雅僻静处选一院落,将名门的闺秀送入其中接受教导。闺塾的规模一般都不大,主人就只有教导夫人和四五个闺秀,当然还有各色下人。闺秀们到七八岁时,就会被家长送入闺塾,同行的还有一位二十五六岁的教养嬷嬷和两个大丫鬟四个小丫头。待到十五岁及笄时才回家待嫁。在这期间除了年节和热孝以外,都需入住在闺塾中。

      静淑苑是东郡最有名的闺塾,教导先生魏氏夫人是前任尚书的妻子,太后亲口赞过的长于持家,贤良淑德。老尚书致仕还乡后定居东郡,以开馆课徒为乐,魏氏夫人也就被请出来担任闺塾的先生。

      妇容

      晨光初露的时候,静淑苑的晨钟就已经敲响了,按规矩,钟响三遍以后,所有的姑娘必须到魏夫人的寝院问安听训,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今天最早到的楚氏姑娘贞婉,向夫人行礼问安后便恭立在一侧,然后静淑苑的其他姑娘也陆续到了。静淑苑如今只有四位闺秀,最年长的是十三岁的楚贞婉,接下来是十一岁的冯明瑜和十岁的陶文云,最小的是只有九岁的肖宜华。

      没有人迟到,魏夫人面上露出一丝微笑,等到姑娘们互相见礼完毕,便由魏夫人讲一段《闺训》作为今天的训言。魏夫人一边讲,一边仔细打量恭立着的姑娘们,这也是每天的功课,衣饰行止有所不妥,魏夫人就会进行严厉的训斥和责打。说了一小会儿,魏夫人注意到贞婉的衣摆有些不妥。

      “贞婉,妇之四德为何?”

      “回夫人的话,妇之四德,一曰妇德,二曰妇言,三曰妇容,四曰妇功。”

      “妇容何解?”

      “盥浣尘秽,服饰鲜洁,沐浴以时,身不垢辱,是谓妇容。”

      “看看你自己,妇容如何?”

      楚姑娘一惊,才注意到因为里面的衣服没有拉整齐,显得外面的襦裙皱巴巴的。贞婉面上一红,俯请行礼道:“先生恕罪,学生衣着不整,有失妇容。”

      “怎么回事?”

      “早起匆忙,有所疏忽。”

      “去内室整理下,让服侍你的嬷嬷和大丫鬟进来受罚。”

      “嬷嬷纵容姑娘不遵起居时间,没及时叫起主子,照五等罚打。大丫鬟服侍不力,让姑娘衣衫不整,照二等打,加罚衣饰训练一日。姑娘们也到外厅休息会儿,看看奴婢受罚,心里也都警醒些。”

      等姑娘们在外间坐好,贞婉也收拾妥当在一边罚站时,几个粗使婆子把服侍贞婉的嬷嬷和大丫鬟带了上来。嬷嬷姓赵,是个刚过三十的妇人,皮肤白皙,身材偏向圆润。下人五等的责罚要用至少三样刑具,至少让人有一旬行动不便。

      只见粗使婆子们捧进一只厚皮桨,一条宽皮带和一根藤条,又搬过一个两级的刑凳。一个专门行刑的婆子过来,轻松的扒了赵嬷嬷的裤子,往膝上一放,扬起手掌噼里啪啦地就向屁股上招呼。一这顿掌掴是不算在正式的惩罚里的,行话叫“给颜色”,就是给受罚人一点颜色看看的意思。因此要打到受罚人的整个臀部都红彤彤、热乎乎为止,这样能减少后面惩罚带来的伤害。

      刑行婆子打得又快又重,一巴掌下去,赵嬷嬷丰润的屁股就一颤,然后泛起一片嫣红,打了有半盏茶的时间,赵嬷嬷的屁股上就像涂了一层淡淡的胭脂似的。粗使婆子们将赵嬷嬷拉起来,绑在了刑凳上,两级的刑凳高一级的只有一尺宽,正好垫在小腹下,低一级的则分成两条,正好用来绑两条腿,可以使受刑人的双腿大开。

      婆子们调整了一下刑凳,把赵嬷嬷双手绑在凳腿上,使她的屁股被顶的高高撅起来,双绑上双腿,调到能从后面看到私处才算。刑行的婆子先取过厚木桨,赵嬷嬷大声认错道:“奴婢怠惰,请夫人用木桨责打贱婢的屁股,以示惩戒!”

      魏夫人微一颔首,早已经准备好的行刑婆子就动起来,“啪!啪!”“啪!啪!”打得不紧不慢,力求将受刑人的每一寸屁股肉都重重打过。赵嬷嬷开始低声啜泣,身体随着一下一下的击打而晃动。厅里极静,“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打了四十下后,那婆子轻轻捏起赵嬷嬷的一块屁股肉,拧了拧,不顾赵嬷嬷的哭嚎,又补了几桨,才放下木桨。此时赵嬷嬷的屁股已经胀大了一圈,红肿得像最美味的水蜜桃。

      “奴婢……奴婢怠惰,请夫人用皮……皮带责打贱婢的屁股,以……以示惩戒!”赵嬷嬷哭着说。

      行刑婆子扬起皮带,从臀峰开始,排住了一直打到膝弯处,“噼—啪!”“噼—啪!”“噼—啪!”打完后又从臀峰开始又打一轮,打到第三轮时,赵嬷嬷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叫了起来。三轮皮带打完,赵嬷嬷的屁股上已经发紫了,大腿也红肿起来。

      然后,藤条被行刑婆子提到手里了。“奴……奴婢怠惰,请……请夫人用藤……藤条责打贱婢的屁股,以……以示惩戒!”赵嬷嬷一边哭一边说着请罚的话。

      五等责罚的藤条并不会打太多,只在赵嬷嬷屁股上留下了五道快要流血的伤口便停了下来。最后,将赵嬷嬷松了绑后还有一个“下凳刑”,这是三等以上用到刑凳的责罚时所必须的规矩。边上两个粗婆子粗鲁地掰开赵嬷嬷的臀瓣,露出里面的嫩肉来,行刑婆子从刑凳侧面抽出一根细细的木棒,狠狠地在这嫩肉上打了五下。受完罚后,赵嬷嬷跪在地上恭敬地拜谢道:“奴婢谢夫人教导!”然后退到门外跪下,等两个大丫鬟受罚。

      两个大丫鬟彩霞、彩云是双胞胎,她们的责罚因是在三等以下,倒是不用上刑凳,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妇过来,一人一个,对面对的将这对小姐妹拦腰摁住,剥了内裤就打,噼噼啪啪的,只一小会儿,两个小屁股蛋儿就红了起来。

      这时有下人捧上木桨,婆妇们换上桨,一面打还一面说些做下人的规矩,全然不理会彩云彩霞的尖叫和乱踢的双腿,规矩絮叨完,两个丫鬟的小屁股也红中透亮,肿的溜圆。

      她们的惩罚还没完,奴婢们的教导先生会将两个丫鬟领到训练丫鬟会的地方,对她们进行再训练,而在这个过程中,两个小丫鬟的裙子后襟会被一直别在后背上,将受过责打的通红的小屁股展示给所有的人看。整个训练都必须不停的走动、弯腰和下跪,若是做的不好,教导先生随时会给她们的小屁股再加加热。

      于是,可以预见的,当楚贞婉姑娘回到自己的院子时,必然会看到一大两小三个红红的、肿肿的屁股,而在以后相当长的时间里,她们想必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 0
    • 0
    • 0
    • 2.1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