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1
    • 地牢sp转载

      阴森的地牢里,李英双手高举,脚尖点地,吊在牢房中。牢房没有窗,三面是灰黑色的砖墙,一面是铁栅,铁栅外是一条长长的走道,终日亮着昏黄的灯,使人感觉不到昼夜的交替。在这里被连续关上几天后,人就会失去时间的感觉,并且因此而出现极度烦躁、恐惧等精神异常的表现。事实上,长时间被关押在极度幽闭的环境下本身就是一种残酷的精神折磨,这种精神拷问技术的应用在二十世纪达到了极至。自昨晚她就一直被这样吊在牢中,虽然被吊了一夜,但这种吊法对她来说却是最舒服的一种。 

             李英自被俘已有十天,她还未受过刑,敌人对她用的是慢功,虽在表面上不留一点伤痕,却更让李英痛不欲生。比如用绳索把她绑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每一种形状都是反关节拉紧她的各个部位,并让她长时间的保持着。有时是四肢被无限延展,几乎要被拉裂。有时是脖子被向后拌住,几乎让她窒息。有时是腰部被扭曲成各种奇怪的姿势,仿佛要断开。不论哪一种姿势都会使她度过一个难熬的不眠之夜,那种骨苏肉麻慢慢沁入心肺的痛苦令她刻骨铭心,最痛苦的是背吊,有一次她被反捆双手脚跟离地吊了一天一夜,那一天一夜她是多么想尽快去痛痛快快的受刑接受拷打。 

          “哐当”远处又传来开关铁门的声音,和往常一样,紧接着便是皮鞋踏在水泥地板的声音,一下一下地接近。李英清楚的知道一切又将重新开始。这已经是她开始新的一天的前奏,然后呢?下面是什么姿势?她甚至有些不敢想了。但无论今天内容如何,对于她无非就是扭曲的躯体,剧烈的颤抖和痛苦的忍耐。  

      走道里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停在了李英的牢门前。

          打手从樑上放下李英,解开kb她双手的绳子,“走吧!”李英踉跄了一下,勉强站稳,抚摸着被吊了一夜的双臂。“他们终于带我去受刑了!”李英默默的想着。 

          两个特务押着李英,向刑讯室走去,走廊里空无一人,长长的走廊里灯光昏暗,阴凉可怕。走廊的两 边竟一个门也没有———天哪,这里是专门的刑讯室,生不如死的酷刑马上就要开始了。 

       走廊的尽头有一扇大门,那就是令人恐怖的刑讯室。室内足有一百多米,各种刑具摆得到处都是。 她被径直带到了一个大办公桌前。 

       崔明坐下后开始说话了:“怎么样,我漂亮的小姐,对这里感觉如何?你是个重犯,估计你也不会吃我们的敬酒,有话我们不如直接来这谈,我不想和你费口舌,你也看到了,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刑讯室。这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特殊刑具,只有那些我们必须撬开嘴,而不惜时间的重犯,才会带来这审讯。” 

       他指了指身后的四个壮汉,“这几位,是挑选出来的用刑高手,通晓用刑之道,他们是‘用钝刀杀人’的刽子手,犯人 不受够罪,是死不了的。他们会用足够的耐心来对付你。你需要经受的痛苦,会比男重犯大多了。难道你比男人还能熬刑?” 

       他站起身,走到姑娘的面前,用手托起她的下鄂。“如果你合作,我们会待你像小妹妹一样的。说找谁取情报?”  

      “呸,不知道”,李英冷冷地回答。

       崔明笑笑道:“好,会让你说的。丫头,你是不是很冷呵,不用怕,在这里,你会汗流夹背的。说实在的,我真不希望你太快就招供,我们可以慢慢地来,时间有的是,想先尝哪一味?” 

          “落在你们手里,随便吧。” 

          “那好,脱光!” 

          “不要!”

          “象你这么漂亮的小姐,肯定会让你光着身子受刑的。是我们替你脱呢,还是你自己脱?你得给我脱的一丝不挂。” 

       姑娘颤抖着犹豫了一下,崔明一挥手,打手立刻急不可耐地冲了上去。 

       “慢,我自己来。”,姑娘在绝境中镇定了起来,她不想让敌人碰自己的身体,决定自己把衣服脱掉。 

       她缕了缕秀气的长发,轻轻地脱下上衣,裤子子,脱下了毛衣和戎裤,然后是衬衣,并把衬衣细心地放在了桌子上。 

       她回过身,双臂交叉在胸前,胆怯地低着头,“怎么,怎么不脱了。当着这么多男人的面难为情是不是,哈哈…” 

           面对饿狼一般的特务,姑娘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为了不让特务们扑上来,她无奈地做出了决定,初次在男人面前脱光衣服,就面对这么多凶神恶煞,不管怎样鼓励自己,也无法控制自己全身的颤抖。她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乳罩解下来,又褪下了内裤。 

          “我要的是真正的一丝不挂。” 

       她屈辱的弯下腰,脱下了鞋袜。当姑娘重又挺直了赤LuoLuo的身子的时候,打手们无不睁大眼睛,就象少看一眼会吃亏似的。 

       李英不愧是真正的美女,模样堪称闭月羞花不说,身材之美简直无可挑剔。 凝脂一样的肌肤,修长的双腿,挺拔的乳房,细柔的腰肢,曲线玲珑的臀部,三角形的体毛整齐的向两腿间延伸着。 

       赤.身露体的她恰似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让人觉得若是得不到无法甘心,而这样美丽绝伦的少女,如果被人随便地糟蹋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李英羞涩地站在房间的中央,足有十多分钟的时间。屋子里静得连喘气声都听得见。 

       打手们目不转睛地上上下下盯着她的**,细细地品味着。刑讯室里非常阴冷,但可怜的姑娘全身亮晶晶的,沉闷而紧张的气氛,使她Luo露的身体上挂上了汗珠。少女害羞的天性使她真不知道眼睛往哪看,手往哪放。 她希望酷刑尽快开始。   

         崔明好象看透了姑娘的心思,“想尽快挨打了不是?” 

       “嗯…..”姑娘不由自主的轻嗯了一声,马上低下了羞红的脸说。 

         “好吧,去那边!” 

          李英被带到固定在屋子中央地上的一个长木凳前,“趴上去!”她不知敌人要如何折磨自己,但知道反抗是无用的,则乖乖的面朝下趴在了长凳上。 

       这是一个固定在水泥地上的长凳,无法移动分毫,打手拿来绳子将趴着的姑娘与长凳紧紧捆在了一起,李英的脚腕,小腿,膝部,大腿,后腰,背部都与长凳紧紧的捆在一起,姑娘觉得腰部及大腿的绳子捆得出奇的紧,“丫头,把手背到后面来!”打手说着将姑娘的双手使劲拧到背后,双腕交叉按五花大绑的方式,双手倒背几呼贴到了颈部,紧紧的绑了起来。打手们kb的时候下手很重,绑得很紧,李英痛得几呼流下眼泪。手指般粗的麻绳深深地勒入了少女柔嫩的肌肤里,火辣辣地刺痛,被扭曲的双臂抽筋般地疼痛,少女的全身被勒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尽管如此残忍的绑法使得姑娘难受异常,但她没有挣扎,姑娘知道这仅仅是开始,无法想象的痛苦还在后面。

          “丫头 ,知道自己今天要受什么刑吗?告诉你,要打你的屁股,好好享受吧!”在她的屁股上“啪、啪”的拍打着。 

          “畜生!”

           姑娘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腰部及大腿被绑得出奇的紧,原来专门要对屁股用刑,想到这么多人都在看着自己现在的样子,又想到屁股将要遭受的痛苦,她紧张到了极点。 

           崔明走到刑床边看看李英那雪白浑圆的屁股道:‘李英小姐,想想吧,再不说我们就要开始了。” 

          “畜生,不知道。” 

      “好、好。”崔明一边笑着,一边将手指滑进她的臀缝,伸进姑娘的屁股沟,在李英的肛门上搓柔着,并将食指插入肛门。李英脸羞得通红,她的身体像触电似的哆嗦了一下,轻声说:“要打就快动手吧,别碰我那里。”

         崔明拍拍手:“先给她试试板子,让她尝一下滋味.” 

           一名打手站在李英身体一侧,姑娘侧头看了一下,见他拿着一块二尺长两寸厚巴掌宽的大木板子,姑娘脸一红,心说你们打我哪里不行,怎么要专打PG。打手把板子放在姑娘脸上慢慢的拉动,让上面的毛刺划过她的脸,小声但凶狠的说:“看见了吗?这东西可是硬檀木制成的,抽一下就能带起来一条红绫子,你可想好了,你这么白嫩光润的屁股能受得了吗?”李英表情虽然强做镇定,但依然掩饰不住她内心的恐惧,呼吸越发急促并带有哭泣的颤抖。她没有做任何回答,只是将上下牙齿紧紧的咬住了下唇等待着。“嗖..啪!”板子抡了起来,但没有抽在姑娘的屁股上,而是打在旁边那木制的老虎凳上,厚重的木板上被抽掉一条木屑,留下了一条清晰的痕迹。姑娘不由自主的颤抖的一下,惊恐的眼睛盯着那条痕迹。 

          “嗖..啪!”板子又抡了起来,这一回是抽在了她的屁股上,她虽拼命咬住嘴唇没有喊叫出来,但还是从她裂开嘴的牙缝里挤出了一声呻吟“嗯…!”她的头向上一挺扬起随之又垂了下来,牙依然紧咬着,眼角挤出了疼痛的眼泪。 

          “再试一下!”崔明命令道。 

           听到敌人的叫声,坚强的姑娘甩了一下头,闭紧了双眼,将上下牙齿紧紧的咬住了下唇,默默等待着。 

          “啪!”又一下结结实实打在了她那高耸的双臀正中“呃…” 还是低声呻吟,可声音比刚才小,她的身体痛苦的试图扭动,高吊在背后的两只小手紧紧的握着拳头。 

      仅两板子下来,可以看到她臀部显出一道血痕,她白皙的额头沁出点点晶莹的汗珠,剧烈的痛苦虽然暂时过去了,但臀部残留的疼痛仍使她紧皱双眉。

          “滋味怎么样?李英小姐?”崔明看着李英痛苦的俏脸道:“李英小姐,招不招呀。这才刚刚开时,我们今天有的是时间,我们慢慢的玩。下面的每一板都会比这两板狠,每一板会间隔约20秒,好让你充分享受。” 

          “禽兽,亏你们想的出。” 

           李英虽然嘴上不屈,但刚才那慘烈的剧痛已使她无法忍受,看着那条大木板子,她知道敌人为要口供,是不会轻易叫自己昏迷过去。

          “瞧把这嫩嘴唇咬的,真让人心疼。”崔明拨弄着李英的嘴唇,看着李英倔强的脸显得格外俊俏,尤其她眉头紧蹙,咬着嘴唇,忍住呻吟的神情分外动人,屁股上的伤痕与晶莹的汗珠更显肌肤的白嫩。崔明抓着她的下颏要扭过她的脸来。  

               李英倔强地把脸扭向左边,崔明竟没扭动,崔明又一次抓着她的下颏,被李英顽强地挣开他的手。 

          “妈的!看我怎么揍你!”崔明狠狠地抓住她的下颌,用力扭过她的脸,姑娘的下颌几乎被他扭拖臼,李英愤怒地看着敌人。 

             “多美的臀部,真让人有点下不去手,太可惜了,这次用刑的时间会很长的呦,让你真正体会一下什么叫炼狱。” 

          “开始!”  

          姑娘听到要开始了,绝望的闭紧了双眼,洁白的牙齿紧紧咬住了下唇。  

          “啪…!” 大木板子呼啸着抽向姑娘的屁股,这一板确实比刚才狠,疼得李英脸色发青,痛楚万状,身子婉转扭动,可丝毫不能减轻她臀部的苦楚。 

          “啪…!”一声痛苦的呻吟几乎冲口而出,李英以坚贞的意志硬把呻吟从一半忍回去,只发出一声短促的闷哼。 

          “啪…!”无声的忍受。 

          “啪…!”可怜的姑娘,疼得紧咬着嘴唇。 

          “啪…!”还是无声的忍受。 

          “啪…!”她的头摇晃着,好象这样可以把痛苦甩掉。一头长长的秀发披散着,粘在额头上、脸上。 

          崔明走到刘李英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使少女的脸仰了起来,“打PG的滋味怎么样?还不快说 这么漂亮的屁股就要打烂了!” 

          “不,你妄想”她坚定地回答着把她的头转向另一边。 

          “继续!”随着崔明的命令,打手又抡起了板子。 

          李英紧闭双眼,屏住呼吸,身体再次紧紧地绷着,她听到了板子带起的风声。她全身抽搐着、颤抖着,特别是屁股肌肉的痉挛更是清晰可见。 

         “嗖..啪!”这一下抽在了姑娘屁股与大腿交接的地方。姑娘秀眉紧锁,脸猛地一侧,扭向右边。银牙紧咬,嘴唇颤抖,硬是没再发出呻吟。 

         “嗖..啪!”疼得姑娘娇躯展转,但倔强的她仍是咬紧牙关不吭声。 

         “嗖..啪!”…“呃…禽兽…”再次咬紧嘴唇。 

         “嗖..啪!”,捆在背后的双手使劲张开又握紧再张开,不知该怎样才能减轻臀部的疼痛,脚面的青筋鼓胀,青紫的伤痕暴起在姑娘的臀部。 

         “嗖..啪!”她的脸色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变得通红,冷汗直冒。 

         “嗖..啪!”李英痛得浑身颤抖,豆大的汗珠不住地渗出,一副疼得几乎受不了的表情。 

         “嗖..啪!”李英几绺散乱的青丝被汗水浸湿,粘在额头腮边,娇弱的姑娘坚贞不屈的神情使她显得更加动人,为了忍痛,姑娘把嘴唇都咬破了。 

         “怎么样?滋味不错吧。”崔明抬起李英汗湿的脸颊,“真是个美人儿,疼得这样还是那么漂亮,快招供吧,”   

         “你们这帮畜生!这样折磨人,你们还算是人吗?”李英吃力地抬着头,用足了力气嘶哑地叫道。 

         “嘿嘿!当然算人,不是人能想出这么妙的办法来吗?”  

         “李英小姐,再不说我们可要继续了,这么好看的屁股,可真有点儿舍不得。”崔明柔搓着姑娘的屁股,感到李英汗湿的臀肌特殊的润腻手感,女儿身隐隐的颤抖更使他产生兽性的满足。摸着姑娘浑圆丰腴的臀部,雪白细腻而有弹性的屁股令他玩弄不已。他将嘴脸靠近李英秀美的屁股吻了好几下,将姑娘羞得满面通红,他又要将手指伸向她的〖肛.门〗,姑娘试图扭动臀部躲闪,“我不求你们放过我,只是别碰我那里,继续打我吧,能不能把我的嘴堵上?”

         “李英小姐,堵嘴就不必了,疼就叫出来嘛。你叫得比春香楼的小妞还有味儿呢,不愧是大家闺秀哦。” 

         “你们简直不是人,我认了,继续吧”,她扭过脸去咬住一绺青丝,绝望的闭紧了双眼,一幅准备默默忍受酷刑,楚楚可怜任人宰割的可爱模样。 

         “杀了你,想的美,放明白点,只要你不招,你的这份活罪就会没完没了,屁股上的200多板你就先慢慢享受着!” 

          姑娘痛苦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将脸转向一边,不再出声。 

         “打!” 

         “啪…!”同样的部位, 

            “啪…!”同样的撕心裂肺的剧痛, 

            “啪…!”而姑娘也同刚才一样紧闭着双眼,牙关咬紧,脸上的肌肉在不断地抽搐,硬是挺住了没发出一声呻吟。 

         “啪…!”姑娘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被捆紧的两手紧紧的握着拳头, 

         “打!” 

         “嗖..啪!”这一下又是抽在了屁股与大腿交接姑娘最吃疼的地方。  

         “嗖..啪!”姑娘全身的肌肉再次绷紧,使劲地收缩她雪白的屁股,试图减轻疼痛。  

         “嗖..啪!”姑娘屁股上的肌肉高速痉挛、抽搐着。  

         “嗖..啪!”她的两条腿蹬得笔直,双足外外侧绷直。   

         “嗖..啪!”姑娘两条洁白紧捆着的胳膊漱漱而抖。   

         “嗖..啪!”姑娘两只手在虚空中无意识地抓紧握着,赤Luo的玉体上满是汗水。 

         “嗖..啪!”她痛苦地左右扭动着脸。 

         “嗖..啪!”牙关咬紧。 

         “嗖..啪!”再咬紧。 

         “嗖..啪!”汗水不断的从她那被疼痛折磨的惨白的脸上落下。

         “嗖..啪!”那种痛简直无法形容。 

         “嗖..啪!”她多么想快一些的昏死过去呀。   

         “嗖..啪!”她疼的拼命摇摆着唯一可以活动的头部,把一头秀发摇的飞扬起来。 

         “嗖..啪!”姑娘觉得犹如有千万把小刀割着臀部的皮肉。 

         “嗖..啪!”姑娘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直往下掉,把披散下来的头发粘在额头上和脸上,遮住了她的半边脸。 

         “嗖..啪!”连续的抽打使姑娘痛不欲生,死去活来。  

         “嗖..啪!”姑娘早已不记得到底挨了多少下,留在姑娘记忆里的只是疼、疼、疼。  

         “嗖..啪!”坚强的姑娘顽强地坚持到生命的最后,没再叫一声疼。

    • 3
    • 11
    • 0
    • 1.5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1
      12321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WWW999Lv.2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dwetyLv.0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痛苦的Lv.1
      谢谢分享感谢作者写的真好
    • 0
      北下Lv.2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WWW999Lv.2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晨幽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或许Lv.2
      打赏了10金币
    • 0
      牛逼王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