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8
    • 学校的机密室

      学校的机密室在校长室的旁边。和其他教室一样厚重的金属大门,坚不可摧的门锁。门牌上黑色的“机密室”三个字给人一种严肃敬畏神秘之感。

      “校长,你找我??”校长室大敞四开的门与旁边森严的机密室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皓宇啊,你说你天天在机密室门前干嘛呢?”校长的语言中不带有一丝责备。我见校长这样便索性问道:“校长啊!我们学校为什么会设有机密室呀?”“这……”校长有一丝犹豫,“那个是老校长留下的。”他口中的老校长叫刘海在我高二上学期的时候退休了。“那是一个很有创造力的人。”校长继续说道“他给学校留下了好多字画。。还有就是这个……”校长拿出一个牛皮纸袋。“他没有留下机密室的钥匙,唯一有关的内容就是这个纸袋,他说遇到想了解机密室的人就给他,你还是第一个呢!”校长笑道。“你能解开也好!正好我也想知道里面放的什么!”校长像一个期待下一集动画片的小孩子,翘首望着门外的机密室。“那?校长,我先拿走了?”我挥舞着牛皮纸袋。“拿走吧!反正也无人问津。”我刚走到门口,“不对啊!!少转移话题!!我才想起来,你的寒假作业怎么回事?把门关上!给我过来。”

      一、凝萌,凝聚住了萌

      这张纸究竟是什么意思!!我望着从校长给我的纸袋中取出的复印纸,纸的中间是老校长手写的三个汉字和数字:“太空5”、“精神6”、“特殊7”。一头雾水的我仿佛掉入了无尽的黑洞,恐怖的黑洞吞噬了我全部的思想。

      “干什么呐!”不用看,我可爱的小同桌来了。“别看啦,等你放学呢!”乔凝萌拽了拽我的胳膊,“快点啦。。今天说好陪我试试那个的!”我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对啊!今天还有那种好事等着我呢!“瞧我这记性!我都忘了。”我抬头表示了一下我的歉意。“昨天说的好好的!你怎么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凝萌笑嘻嘻地讽刺着我。“你乱说什么!不就帮我缝了几下裤子,干嘛要说的那么污。”不过说实话,她缝得确实高超,结实又舒服。“呦!你羞涩了?”凝萌眨了眨大眼睛。“你够了!一会儿有你羞涩的!”我拍了拍她的丰臀。不得不说,那是镶嵌在她身体上最洁白无暇的珍珠,那是漫漫夜空丢失的最闪耀的星辰。拍打前,弹嫩丰盈,给我带来果冻般的手感。拍打后,粉润红艳,把我引入世外桃花源般的盛景。自古常言说得好,此臀只应天上有,不识人间几回尝。“诶呀!会被别人看到的。”凝萌娇羞的摆了摆身子。“我都迫不及待了!我们出发!”说来有趣,我和乔凝萌初二的时候就在圈里面相识了,那时还小,我们都没敢提出实践的事,只是约了几次看看电影什么的。我们俩成绩都不错,初三时我俩约定好,如果我考的高中比她的好,她就趴我腿上任我宰割,数量是我们俩分数差的一百倍,要是反过来,我得每周末都请她去吃大餐,吃遍我们城市有的各国菜系和中国各大菜系为止。于是我俩拼命学习,最后,我们一齐考入了我们城市最好的高中。没想到我们被分在一个班。为了延续这个巧合,我们做同桌的申请也被老师批准。她的性格开朗活泼饱含着女性的羞涩,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姿色就高孤自赏变成冰山美人。随着我们彼此的深入了解,我们俩都放下了心理防线,实践了几次,而我,早已彻底被她的美臀所征服。在外人看来我们俩是情侣,由于我们俩长期霸占着班级前两名的位置并且互相较劲争取第一,认为我们是情侣的老师们也很支持我们,经常在我们俩一个人面前夸赞对方。我还听说有的老师批评自己班级的情侣时拿我们举例。说什么想搞对象就跟皓宇和凝萌学学!这样老师也会支持你们。对此,我只想说,其实我们并没有在一起,虽然我喜欢她,她也有可能喜欢我,但是我们都心照不宣,谁也不愿捅破这层窗户纸。

      灿红的夕阳萦绕着她秀美的面颊,阳光下,她圣洁可人。这幅美景,最优秀的印象派画家也无法描绘,最高明的作家也无法诠释。(在你的脑海中想象出一个可爱的少女,凝萌比她还可爱一点点。)

      我们走在去如家的路上,谈着今天发生的种种。我们的父母今天都是夜班,这种良辰吉日可是百年不遇,所以我们自然要好好享受一番,路上的光景当然也是我们享受的一部分,我们走得很悠闲。“今天校长叫你去办公室干嘛?”“这不那什么嘛!寒假作业没做完。”“你寒假都干嘛啦?我们现在都高二下学期了,不知道抓点紧。”“我都干嘛了。。不是和你拖拍就是刷高考题啊,假期的作业局限于上学期,我实在是觉得无聊。”“这给你厉害的,你咋不上天呢!我完成了寒假作业还刷了30套高考题呢!你小心着点明天的期初考试吧,完虐你!”“哼!学魔!一会儿有你好受的!”“诶!就你那点小手劲还威胁我??”“我那个明明是怜香惜玉!!”“怜香洗浴?哪个浴池?”“惜玉!是惜啊!”“开玩笑啦!”“女孩子家家这么没正形!”“这不是被你传染的嘛!我在别人面前活脱脱就是一女神!”“对,在我面前就变成女神经了。”“哼!”“对了!校长今天给我讲了讲机密室的事。”“哦??说来听听。

      这不是推理,这不是悬疑,这不是恐怖。重要的事我只说一遍!

      二、惊恐,欢快后的极度惊恐!

      “哦!这样啊!我可没兴趣帮你破解什么密码,我也不关心门里面的内容,不用求我了!”

      “嗯!我也不为难你。”

      “嘿嘿!皓宇最好啦!理解万岁!!”

       

      “你先坐!我把衣服换了先。”凝萌打开书包,从里面掏出一件红色的足球服,红色的短裤,红色的球袜和球鞋。我们约定好今天扮演教练教训小组赛第一轮就大比分输给鱼腩的球队队长。凝萌面对着我拉开了校服的拉链,里面浅粉色的抹胸跳了出来。凝萌说过,那里是她的禁地,说实话,现在我想解开的有两个东西,一个是学校的机密室,另一个,嘿嘿,就是她的文胸。凝萌毫不犹豫地脱下了短袖校服,雪白的肌肤像牛奶一样,上面漂浮着粉色的樱桃。尽管看过好多次,但每一次都紧紧地吸引着心灵。凝萌仿佛享受我的目光一般不着急穿上衣服而是弯下腰褪下了校服的七分裤,露出了粉色条纹内裤。她面向着我,两腿之间的淡粉色条纹紧紧抓着我的眼球不放。(我只是喜欢看条纹,不是别的,大家别误会。斑马:“听说你喜欢我?”)脱掉鞋袜之后,凝萌换上了订做的球衣。“还真有一副球星的风范。”我赶忙赞美道。“我准备好啦,你呢?”“看我的!”我打开了早上寄存在宾馆的箱子,里面是两块人造草皮。我把草坪连接铺好,掏出主教练的胸牌,挂在脖子上,又拿出了足球。“嗯!不错,这次准备的很充分!”我和凝萌纯实践了几次之后感到有一丝乏味,她还说找不到第一次羞愧难当的感觉了。于是我们就开始尝试角色扮演,只不过每次都出现一些大大小小的问题。这次的主题我们两周之前就着手准备,希望这次是一场完美的演绎。

      “今天你们怎么踢的球!!都动没动脑子!!想不想出线了!!今天晚上给我加练!!”教练声嘶力竭地吼道。

      凝萌一脸不满:“教练,我们今天踢球已经很累了,还要训练,累死我们哇!””

      “你说什么呢!!身为队长扰乱军心,今天要不是你的几次失误!中场丢球!后场丢球!你是故意气我的吗!!”教练难以压制盛怒。

      “您作为教练,虐待队员!!军心都是被您破坏的!!”

      “反了你了!!还敢吼我!!有没有教养!”

      “这不是教养的问题 ,我只是据理力争!!”

      “让你当两天队长了不起了是吧!!不好好训练好辱骂教练,你你你,把球鞋袜子给我脱了,不能好好训练就光脚练!!”

      “凭什么!!你侵犯人权!!

      “随你,不听话你就永远离队吧!看看谁说的算!”

      “你!脱就脱,谁怕谁!”凝萌嘴硬着照教练的要求做到。

      啊!这个草皮光脚踩着脚底又痛又痒,这么难受。凝萌的心这样被草皮揪着。

      “发什么呆!这是足球!踢球啊!!”教练紧逼着。“射门100次!!

      凝萌射门的姿势还很标准,据说她初中的时候是女足校队的前锋。球碰撞在赤裸的稚嫩脚弓上产生的疼痛刺激着她。我看得有些心疼,赶紧快进了剧情。

      “行了!这次先这样吧!”教练摆摆手。

      “不行!!还没够数呢!!我要训练,万一明天球队再输了也就不会全怪我一个人了!!”凝萌在赌气。

      “乔凝萌!!话还不能说了是不!!罚你一下你还有理了是不!!”这下点燃了教练的怒火。

      “我没理,人在做,天在看,我可没什么理,理都在教练您那呢!”凝萌也喊着回应到。!

      “你……不给你点颜色瞧瞧,我还真治不了你了!”教练走到凝萌的面前直接坐在草坪上,伸手用力拉倒了凝萌。

      “你……你要干什么……”

      ……

      我抄起板子重重地砸在了凝萌的屁股上。“啊!你干什么!!你敢打我!!”凝萌歇斯底里。

      “不好好教训你,你眼里也没我这个教练了!”我抬起板子,从上到下全力的五下打遍了她的屁股。“好好……好痛啊!!”我的板子拍打在平静的水面上都能溅起几十厘米的水花,何况我也没有给她热身就不留情地抽打。

      “错没错?”教练停下手。6

      “我!没!错!我宁死不屈!!”

      教练没说话,大力的板子雨点般撕咬着凝萌的屁股。每一次打击都伴有一声哀嚎。之前短裤的褶皱被拍平,两边的褶皱又隆起。十足的力道感觉短裤上的红色的染料都要印染在板子上一样。凝萌的哀嚎逐渐转向呻吟,又转向啜泣。

      三十几下过后,教练看凝萌有些麻木,但还是没有认错的意思。“你起来!”教练推开了趴在她腿上的凝萌,跟着凝萌站了起来,伸手去拽她的裤子。“你你你!!耍流氓!!”凝萌大喊到,这不喊不要紧,惊动了宾馆的服务生,赶忙用万能卡刷开门冲了进来。还好我俩衣冠整齐,没让服务生占了便宜。经过了几分钟艰苦卓绝的解释,服务生总算低下了头“抱歉,打扰到你们了。”灰溜溜地关门走了。

      “这下好了,气氛全没了。”凝萌苦笑着抱怨。

      “还不都是你害的,现在咋办??”

      “那还能咋办啊!”凝萌爬上了床,脱下了短裤和内裤,魅惑地对我笑了一下“现在屁股痒酥酥,麻酥酥的,我还没尽兴呢!继续呗!再用一点力哦,小瘦猴。”哎,这个丫头真是不知死活,我高高举起板子······%

      整理好各自,我把她带到我家去玩。可是,刚打开门……地上赫然躺着一个信封。里面有一张照片,我有些不解,但是看了照片的内容,我突然大惊失色!面部抽搐,全身的汗毛都如钢针般竖了起来。“啊!!”我尖叫道,那是我和凝萌实践时的照片,而里面……还有一封……恐……吓信……

      三、成败在此一举,上

      被恐吓12个小时后,2016年3月1日。星期二。期初考试进行时。

      答完第一科语文卷的我无心恋战,距离考试结束还有30分钟。昨天收到的恐吓信影子一般死缠上了我的大脑。上面说要我们三天之内打开学校机密室,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我们要是做不到的话,送信的人三天之后就会把我们的照片散遍全校各处。此人简直恶毒!!于是我和乔凝萌不得不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破解这个机密室大门了,尽管我一开始说的时候她是拒绝的。我在演草纸上列出了“太空5”、“精神6”、“特殊7”我开始苦苦思考这三个词之间的联系。机密室是老校长建的,密码是老校长编的。校长……老校长刘海。我陷入了回忆。

      “Hello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校长,我叫刘海,同时是一名英语老师。这是大家步入高中的第一天……”那是我们高一时候的开学典礼。刘海虽然年事已高,但在舞台上仍充满着生气和活力。等等!他是一名英语老师。。英语老师。。英语。太空,space

      精神是mind还是spirit,特殊是special?后面的数字是什么意思?我按照校长的排列写在了纸上。

      space

      spirit

      special

      哦天!这绝不是巧合!我知道了!!后面的数字是单词的字母数。老校长担心一个汉语对应多个单词造成误区。“哦天!!”我不由自主叫出声来,与此同时,坐在教室后半部分的凝萌几乎与我同时发出惊叹。坐在讲台上的监考老师停下笔瞪了我们俩一眼,我们俩赶忙点头微笑,躲避着老师的目光。

      好容易挨到交卷,我冲向了凝萌的位子,“看!”我把演草纸拍到了凝萌的桌子上。本以为凝萌会很吃惊,谁知道她也递给我一张纸,上面也写着“space”、“spirit”、“special”而且,她还把这三个单词的前两个字母“sp”圈了出来。“你难道没发现这三个单词有共性吗?”她仿佛在挖苦我的智商。没想到自己发现的没有她多,我的心沉到了谷底。“你说校长会不会是一个sp爱好者?”凝萌眼神中绽放出光芒,仿佛看到了世界的希望。“不知道。”我的确不知道。“一会儿我们再各自想想,看看还能从这些字眼中探索到什么。”我回到了座位。

      夕阳,像是在宣判着我们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今天,我们只找到了一个假设。

      “走!去如家!”凝萌拽着我的手往外走。“干嘛?在这里研究不就好了?”我正深陷思考不想离开书桌。“诶呀!干嘛非要我说出来,不知怎么的,我挨打的时候智商貌似出奇的高。”凝萌给我解释道。“啧啧啧!我知道你在家都怎么学习的了~我说你怎么在家背东西那么快!”“诶呀!别说这个了,快走啦!”凝萌催促我。“你不怕被人拍到??”我说出了自己真正的顾忌。“说到这个,我怀疑肯定是上次的服务生进房间以后安装了微型摄像机,一定是这样的。”凝萌的表情很坚定,像抓住了证据一样。“不管是不是这样,去如家也很不安全啊,我怀疑有人盯上了我们。”“那怎么办啊……”我们俩掉入了久久的沉思。“去我家吧!”打破僵局的是凝萌。“你家……你父母不会回来吧?”“放心吧!”

      四、那年那感那文章

      屋内每一丝空气都混有着紧张的味道,我的心也揪到了一起。窗外几只麻雀在风中打转,我的心像它们一样未知归宿。凝萌的办法究竟可行吗?

      我打量着眼前的竹板,三十厘米长,一厘米厚,这是凝萌自己珍藏的工具,她以前从来没有拿出来过。竹板典雅简整,散发着古色古香,上面还用小篆刻上了“静思”两个字。我感慨过瞿塘峡和三山五岳的鬼斧神工,领悟过醉翁亭滕王阁浓郁的人文情怀。但这件一定出自技艺精湛的艺术家之手的工艺品我还是头一次见到。竹板后面凝萌双膝跪地,修长滑嫩的双腿规矩地并在一起,中间的密林幽壑如隐若现,上身俯趴在床上,手里紧紧攥着写满线索的草稿纸,旁边是她刚刚脱下还带着体温的淡粉色内裤。她的玉臀翘在最高处,仿佛在等待着竹板的亲吻。“你可以稍微用一点力,但是,慢一点哦。。”身经百战的她双颊也染上了几丝红晕。我点了点头,打开手机播放出【With an orchid】,轻松舒缓的旋律萦绕在我的身旁,美丽奇妙的音符在我的指尖舞蹈。凝萌不解地转过头探向身后的我。“听听音乐可能有助于你的思考。”我解释道。

      典雅的竹板,萌萌的美女,舒缓的音乐,这是一次艺术般的sp,这是给个皇帝也不能换的曼妙体验。

      我举起板子,向右臂灌注了九分力道,竹板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精准地击打在了凝萌臀腿交界的位置,她细嫩的肌肤微微陷下去瞬间又弹起来,板子离开,染上淡红的臀肉还在微微发颤。“嗯……”凝萌轻呼一声,贴在地面上的双脚向外摆动,两腿夹着前后摩擦,腰也弓了上去,草稿纸上手握着的地方也增添了更深的褶皱。以前打凝萌的时候我都用的是七分力道,看得出这猝不及防的狠打让她有些吃不消,她在向全身分担这种疼痛。我没等她准备好,抡起板子就是第二下,一样的力道,一样的精准,一样的位置。“啊!”凝萌失声尖叫,差点蹦了起来。“怎么这么痛,你最近开始健身了嘛??”凝萌一边问,一边用手迅速地来回揉搓身后红色的板痕。“都说了,以前打你的时候怜香惜玉,今天不一样了,咱俩可是有任务在身。”“可是……啊!!”还没等她说出可是,我用力按下她弓起的细腰,第三下抽打又接踵而至。一滴泪,从凝萌的眼角飞溅而出,她这下真的跳了起来,疯狂地揉着身后的痛处,全然不顾面前我的存在。我用手指了指她双腿之间的密林,“这我才知道,你还挺热爱园林艺术,这里还修的挺整齐。”说实话,凝萌的隐私部位我还没看到过,她个人挺注意这些的,我也是非礼勿视,最多也就是像上次那样看看条纹。没想到这次自己送上门来了。凝萌的脸刷一下就通红,熟透了,也像沸腾了。“呀!你个流氓!”凝萌手忙脚乱,两只手遮前面也不是,揉后面也不是。“呜……你欺负我。。”凝萌啜泣着。“是你自己蹦起来的,是你直接让它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的,怪我喽?趴好赶紧的!”“呜……又羞又痛的。”这话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感觉是说给她自己听的。她回到床边重新跪好,双手还在屁股上恋恋不舍。我的怜悯之心也被她召唤了出来,这丫头竟然这么怕痛,以前还以为她很耐打呢!事到如此我也不忍心再狠打了,我恢复到了以前的力道上,加快频率开始抽打。凝萌只是双脚来回锤着地面,细腰来回摇摆以外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而且在我把她的腰也按住了以后,她能自由活动的部位也骤然减少,只能咬着牙艰忍着。渐渐地竹板的打击声和音乐节奏揉和在了一起,像是香醇的咖啡遇到丝滑的牛奶,美妙至极,给人深厚回味。凝萌也渐入佳境,嘴角微微上扬,忍着痛的同时大脑也在高速飞转。不知过了多久,不知我挥了多少板子,不知这首音乐循环了几次。“停!”凝萌举起草稿纸,得意洋洋地看着我。“我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了!”“哇哦!!凝萌,你真是天才!!不过……”“嗯?”“先再打三十下再说吧!”“不要啦。。痛死了。”凝萌边说边把印满竹板印的红臀向上撅了撅。“啧啧啧,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来来来,把腿分开吧!并一起不累呀?”我先用竹板敲了敲她的大腿内侧又将胳膊插到凝萌和床的空隙中,自然顺便拜访了一次黑森林。这样我可以用力把她架起来。“不要这样好不好。。,别,好羞的。。”凝萌见我没反应,还是分开了腿,把红色程度可以和屁股一比的脸深深地埋在了双臂和茂密的秀发之间。我抡起板子侧面用宽度击打着凝萌饱经风雨的丰臀。“啊……”凝萌呻吟道。

      凝萌被我抱起来时,眼角的泪还在打转。“痛坏了吧?”我勾起手指擦拭着她脸颊上挂着的泪。“坏人!”凝萌嘟起小嘴。“别哭啦,等我们打开机密室我拿一千块带你去吃顿饭怎么样!”凝萌双眉舒展,从悲痛的表情中破出一丝微笑。“一千块哪够我吃的!”我轻轻地怕了一下她的伤处,“你是饭桶转世啊?”“诶呦!你还打!坏人!“好啦好啦。”我把凝萌放到了床上,“给你好好揉揉,如果你刚刚的想法正确,那可是突破性进展,计大功一件!”“哼!把我打成这样,你哄我吧!哄好了我才告诉你!”“小丫头!你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你!对了,上次你还觉得没有羞愧难当的感觉,今天看你那熊样,有感觉了吧!”“都无地自容了呢!!”“那改天把你胸罩解开,你再羞一次,顺便让我欣赏一下?”凝萌脸上闪过一下惊恐和疑虑才说出:“色狼!你做梦!!嘶!往下一点,那里好痛!!”

      “喏!你看看这篇文章。”凝萌把她的笔记本电脑递了过来。

       

      “哇!我去,这篇文章写的这么好!”这是我见过的不,这是世界上最精彩的sp美文,我找不到用什么更好的形容词去描绘它的美。看完这篇文章我的手心都感到了一丝痛和温热。“真的呢!我每一次看这篇文章都会觉得屁股隐隐作痛。描写的真的是太精彩太真实了。”凝萌笑道。“这的确是一篇不可多得的经典,但是这个机密室有关?”“它的作者,极有可能,是我们的,刘海校长!”凝萌肯定地点点头。

      五、新的线索新的旅程

      “你说,发恐吓信的人会不会这样威胁我们一辈子?”

      “等我们打开了机密室就有了找到他的筹码,虽然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我相信到时候他一定会出现。总而言之,当下,我们们的任务尽快打个这个秘密。”

      说话期间,凝萌在电脑上打开了一个网站。“sp太空”这个网站我曾听说过,但我却没有办法登入,只有几年前注册的骨灰级会员才能一览网站的尊容。但是这个网站四年前就关闭了一切注册窗口。据说一个没有任何等级的该网站账号网上拍到了七百多块。“欢迎光临,愿您心情舒畅。”凝萌熟练地输入了账号密码,进入了这个世人窥探不到的圣地。我被这里琳琅满目的内容所吸引,新颖的视频系列,幻美的动画图片,在黑色星空的背景下格外璀璨。精彩的内容抓着我的眼球不放“你有这么好的东西都不告诉我!”我有点不悦。“诶我说,你都有我了,还要这种东西干什么?”“你……你还有我了呢!”我争辩道,“是啊,所以我好久没登陆了,要不是为了解谜。”凝萌直接点开了文学版面。翻山越岭越岭翻山,终于在第三百五是七页找到了一篇名为《特殊精神》的文章。那正是凝萌刚刚给我看过的故事,讲的是拥有操控他人大脑这种超能力的主人公的爱恨情仇。“你懂了吧?在一个叫‘space’的网站有一篇叫《Special Spirit》的文章?这会是一个巧合?”我的大脑仿佛遭到重击般的大彻大悟。没想到校长要找的不光是sp爱好者,而且还是凝萌这样聪慧又资深的sp爱好者。我们点击了作者,顺藤摸瓜地找到了校长的QQ号,老校长以前跟学生们公布过他的QQ号,但这次这个不一样。我们马上满怀希望地点击了添加。这是对话框是出现了一行字“你是在哪里见到这个号的?请输入三位的数字密码。”凝萌眉头紧缩,撅起嘴来“解个秘咋就这么难!!”我轻松地笑了笑“这个不难,果然一不挨打智商就低。”我手指灵巧地在键盘是敲上“576”发了过去,果然,成功地添加了老校长。看得凝萌在一旁一头雾水。“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他问在哪里找到他的,那当然是‘space5special7spirit6’了,看看你的草稿纸,是不是这么写的?”“哦……我怎么没想到呢!”凝萌很是失望,“没想到这第一个线索竟然有这么多用处。”“我们加上他这个号之后他大概也知道了我们来者何意,我们问他机密室的事他该不会有所保留了吧!

      我开门见山“校长好,我想打开学校机密室。”

      ……

      半晌,屏幕上出现了一行话。

      六、当最美好的东西毁于一旦

      起源之点与命理之点共见真理之匙。    命理之数:110 1010 10000 11000    PS:弄清为什么学校前操场会装有压力传感器。             注意2013年本市奥数竞赛最后一题。    随后,老校长就把我们拉入了黑名单。    显然,现在可以做的就有两件事,一个是破解命理之数,一个就是计算那道奥赛题。我和凝萌分工明确。她磕密码,我负责算题。    那道题网络上只有原题和一个答案没有任何解题过程,所以我必须自己解一下,这样才能在茫茫深海寻找到校长的用意。    时间从我的笔尖一点点地溜走,晶莹的汗珠自我的眉间滚落。我斜眼瞟了一下凝萌,她咬着笔杆,眉毛快要融到了一起。看来今天晚上我们都不好过。尝试地直接解题宣告失败,我不断地旁敲侧击,用我的思维去碰撞命题者的思路。这时,一道闪电从我的脑海中划过,我想起了多年前读到的一句话:看似是几何问题,实际是函数问题。我笔走成龙起来。    夜色犹如砚中浓稠的墨,在天空中晕染开来。梧桐松柏在空明的月光中交错掩映。今天晚上,没有星星。    三十分钟过去了,我看着屏幕上的话,会心一笑。我看了看旁边,看来凝萌也攻克了难关。“谁先说?”我自豪地拍了拍桌子上的纸。“命理之数是34!”凝萌率先抢得了话语权。“这个数列中只有0个1,刚开始我做了一些简单的演算发现行不通,我突然意识到只有0和1有没有可能是只有开和关,这个会不会是二进制,我把它们换算成十进制就变成了6,10,16,24,()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数列,通项公式是x+x+4,所以命理之数是34!!”凝萌一气呵成,成功的喜悦有如泉水在她的脸上迸发。“精彩!该我了,这是一道非常难的命题!看似是几何问题,实际是函数问题。而且我也找到了校长的用意!数学中的建模思想,我建立了一个坐标系,就轻而易举地解题了。配合校长说的压力传感器,那个操场上21×21的方砖只有中心点是青色的,以前校方给的解释是压力传感器只不过是为了集会时统计人数,便于整理队伍而且,现在我觉得别有用意。再配合第一句话,起源之点就是原点,与命理之数代表的命理之点一起就能打开真理之匙了!!”我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激动!最后和凝萌拥抱着旋转了起来。“哎……只是”凝萌的脸上撩过一丝惆怅,“我们这么努力,最后结果还是会落入别人之手。”凝萌显然想起了恐吓信。“你听我说……”我下了很大决心,端正地坐在她的面前。“恐吓信……是我写的!”与预想中的不同,凝萌没有很惊讶和恼怒,“不用安慰我了,我只是有感而发,不会向恶势力低头的!”“真的……一开始我真的特别想解开机密室,我知道你对这个肯定不感兴趣,所以才想了这么一个办法……我非常想打开它,我知道没有你的帮助是做不到的……那天早上出门我就把恐吓信放在了地下,如果你当时要是直接答应帮我解谜我就不会带你到我家……”我的声音越来越小,我被内疚和自责吞噬。“那你怎么会有照片??你不是答应我从来不拍的吗??”“这……”我脸颊涨得通红,“因为……”没等我说完,凝萌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我听见了家门打开的声音。我赶忙追了出去。见到凝萌站在门口指着门外“出去!”淡淡的两个字不带有任何感情。“凝萌……”“出去!”“求你……”“出!去!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欺骗,她最讨厌欺骗。我不光骗了她,还毁掉了她认为最美好最纯真的东西。

    • 3
    • 8
    • 0
    • 1.6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
    • 0
      帝国Lv.0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lxyLv.0
      作者的数学水平不错啊,能想到这些。
    • 0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骨朵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skyyyy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lkan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