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98
    • 【MF】钗头凤 1【转载】

      大清早张书生打开大门,见一个中年妇人倒在门口,衣服破旧浑身是土满面沧桑,双手十指已经断了,只能双手托着讨饭的残破的碗。张书生走过去蹲下问她:“你是谁,问什么在这里讨饭。”那妇人摇摇头,用一种既愤世嫉俗又玩世不恭的眼神看着他,裂开嘴傻笑着。“这是个疯婆子”张书生心想。张书生刚想离开,忽然发现者乞婆傻笑这却流下了热泪,这乞婆说:“年轻人,你是个好人。” 张书生心想:“要饭的都是这样,先说好话,在要钱要饭。”刚要给她些钱打发她走,却看乞婆摇摇头说:“你想听段故事吗?我活不长久了,如果再没人知道的话,那它就永远是个迷了。”张书生说:“你不是本地人吧,为何到这里来了。” 乞婆说:“我不是本地人,我是个冤死的人,不是,是冤死的厉鬼。是这世道害死了我。”这番话勾起了张书生的好奇心,便点点头。那乞婆抬起头讲述一段往事,“那是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家住在应天府(今南京市),自小母亲就没了,和爹爹相依为命,我爹爹是个金匠,我自幼就跟着爹爹学艺,我十四那年我爹爹也死了,我就靠着爹爹传的手艺勉强活着,后来在我十七岁那年,有一个卸任的官员……”(她当时只知道是个卸任的官员)
      在应天府城里有一个卸任的官员的府邸,这个官员姓黄,原是浙江盐道的道台官至四品,后因盐道被御史参了一本,被迫提前卸任,这盐道可是个肥差,朝中无人是不可能,因此虽被御史参了,却不能把他怎样,只是让他卸任而已。这道台有一个女儿,今年刚刚十九岁,虽不是倾城之色,却正值青春也是个美人,平日里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小姐,可那年却有多年一遇的赏花节(非传统节日),那赏花节里有一处妇女必去的地方,就是比美大赛,不是比人美、比才艺而是比饰物,看看谁的饰物精巧材质高贵。这黄小姐确有一件精美的饰物,是用黄金、白银丝编织的芙蓉富贵花,她和丫鬟本想去看看热闹,参与一下,却不想人太多,那芙蓉富贵花本是娇贵的饰物,这下子就被挤坏了,当时还不知道,待到了现场才发现坏了,这回好别说比美了,反成了众人的嘲笑对象,那黄小姐本事官家小姐,在家里是使奴唤婢的人,如何受得了这个气,带着丫鬟就走了。人是走了可心气还在那呢,饰物坏了不算,还被嘲笑,无论如何也受不了,心理暗暗发狠,我要找一个好的饰物把你们的都比下去,让你们羡慕我有你们没有。
      这芙蓉富贵花坏了得修啊,黄小姐便带着丫鬟在城里找金匠,这城里的金匠都是男子,那时的男女大防很严的,黄小姐还未出阁,就是让丫鬟去也不行啊,不成体统。“还是回去让管家派人去吧。”黄小姐想。这时丫鬟指着前方说:“小姐,那个金匠怎么是个小姑娘啊。”黄小姐顺着手指的方向看,确是一个女孩在弄金器,黄小姐想:“这个姑娘是帮这看摊子的吧,让她看看,问问她爹能不能修这芙蓉富贵花也好。”便走过去问:“姑娘,这花你父亲能修吗?”便拿出了已坏的芙蓉富贵花,这姑娘说:“我爹爹已死,这里的金匠就是我,我看看吧。”伸手欲接,这时丫鬟说:“小姐,这么精致的东西,一个小丫头如何能修啊,咱们还是去别的家看看吧。”这姑娘见着小姐穿戴和佣人,必是非富即贵的人,本想推脱修不了,但见着丫鬟的态度,也不禁有气,便说: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当然能修了,便是比这个还要复杂名贵的也行。”丫鬟说:“还有什么比我们的芙蓉富贵花更名贵的东西?”这姑娘说:“好,就给你们看看这个吧。”不想就是争这一时之气,便闯出祸来。
      金店姑娘转身从一个匣子里取出了一个金镶玉的钗子,这金钗是一个凤凰落在梧桐枝上的造型,凤凰是纯金打造,梧桐枝便是翡翠了,这金凤凰打造的精美无比栩栩如生,翡翠梧桐枝也是精雕细琢的上品之作。黄小姐和丫鬟都看呆了,这么精致的饰品,便是大家小姐也不曾见过啊。黄小姐便问:“姑娘,这金钗是你做的吗,真是巧夺天工啊。”姑娘笑道:“不是,这是一位夫人送我这来修的,修好了,这几天就来取走。”“是这样啊”,黄小姐道,“姑娘,你能照这样子再做一个吗?”姑娘笑道:“小姐,你别取笑我了,我不过是修理金器而已,这么精致的东西我可做不了啊,再说了,也没有加工的工具啊。”黄小姐说:“这是哪位夫人送来修的啊,介绍给我见见行吗?”姑娘说:“我也不认识这位夫人,看穿着衣服华丽,应该是那个富商的正室夫人吧。”“原来是富商的啊,这就好办了”黄小姐想道,“我高价买走了,一个富商又能怎样,还能跟官府作对不成。”便说:“姑娘,这钗子卖给我吧,我出高价卖。怎样?”姑娘急忙说:“不行啊,小姐,这是客人送在我这里来修的啊,人家来取,我怎么跟她说啊,人家又没说不要了。不行不行。”“那好吧,这芙蓉花就在你这里修了,明天来取,能修好吗?”黄小姐道。姑娘想想说:“可以,明天未时以后来取吧。”黄小姐说:“好,这是工钱。”说罢便取出一锭银子。姑娘道谢收了。
      黄小姐回府后便常常发呆,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丫鬟便问:“小姐,还想今天的事那?”“是啊,这金钗真是太漂亮了,我从小到大,什么珠宝饰品没见过啊,可是这金钗……”黄小姐说。丫鬟说:“这还不好办,让老爷找人照做做一个啊。”黄小姐说:“你啊,这金钗不是凡品,那么容易做出了,我也不会这样了。”“明天你和我再去那金店,先把芙蓉花取回来。我也正好再看看这金钗。”黄小姐说。丫鬟笑这说:“小姐,你害相思病了啊?”黄小姐笑笑不语,其实她是想把这金钗偷来,不好说出口罢了。到第二天,主仆二人安约好的时间去了金店,那姑娘在店里忙着。丫鬟上前说道:“姑娘,我们小姐来取昨天的富贵花来了。”“好的,我这就去取。”姑娘应道。“姑娘,我还想看看昨天的金钗。”黄小姐道,“就是看看,你不卖也没关系。”“这……,好吧,看看行可不能买你啊。”姑娘说罢便去取出了金凤钗和富贵花。黄小姐接过这两样东西,便盯着金凤钗上一直看。姑娘也觉得这大户人家的小姐好笑,便没当回事。黄小姐看了半天,叹了口气说:“姑娘,这金钗给你吧,哎。”姑娘便接过金钗放在了台面上,转身去做工了,就是这一时的大意,这黄小姐趁丫鬟和姑娘不注意,便把金钗收进了怀里,叫了丫鬟回府了。这姑娘丢了金钗还不知道,以为自己已把金钗放回了匣子里了。
      过了两天,那金钗的主人便差人来取金钗来了,姑娘认识来人是那位夫人的管家,就去匣子里取金钗,这时金钗已被盗走,你那里还有啊。不由得神色慌张,那管家见姑娘神色不对,便问道:“姑娘,金凤钗呢?赶紧给我啊,我家夫人等着回话呢。是没修好还是怎的?我家夫人说了,没修好也没关系,不会为难你的。”姑娘只得实说:“这金钗不见了。”管家说:“怎会不见了,你是放别处去修了,还是没修好啊,不是说不会为难你了吗。赶紧给我吧,没关系的。”姑娘说:“真的不见了啊。”说着这汗下了了,姑娘想这金钗可是赔不起的啊,却没想到……。管家大怒:“你这丫头,好没眼力,你知我家夫人是谁?是总督大人的正室夫人,她的东西你也敢私藏吗?交出了也就罢了,不然,哼哼。”姑娘赶紧说:“管家老爷息怒,容我再找找。”姑娘翻遍了金店也没有啊。管家说:“看来不带你去见官,你是不会交出来的。”转身便叫人把姑娘绑了,带着她去了知府衙门。
      这知府是个崇尚朱程理学的人,虽不说是公正廉明,却也不是爱财之人,就是刚愎自用,武断专横。最恨的就是男子不循理(理学、礼教)、女子不守道(妇道),对这些人都是深恶痛绝的,如果犯事到他手里,真是有生不如死的感觉了。知府正在府中办公,忽听有人击鼓,便吩咐升堂问案。知府见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带着几个家丁把一个姑娘绑上堂来,管家和家丁都立而不跪,问道:“你是何人,状告何人,见了本府为何不跪。”那管家道:“我是总督府六品带刀护卫长,状告这女子,偷盗藏匿我家夫人的宝物金凤钗。”这知府吃了一惊,总督府的带刀护卫长,看来那些家丁就是他带的侍卫了。再看看被绑着的姑娘,也就十几岁的模样,一看就是个寻常女孩,也不像是府里的丫鬟啊,怎会偷到总督府里呢?知府便问道:“原来是护卫长啊,这女孩怎么会偷盗总督大人的家中去了?”护卫长说:“我等怎能让人偷到总督府了,是……。”护卫长把经过一说,知府心想,总督府的人不会跟一个小女孩一般见识的,定是这女子没见过如此名贵的东西,想把它占为己有或把它高价给卖了换些银子。
      想到此便道:“那女子,你是哪里人,护卫长大人说的可是实情?”姑娘说:“我就是这应天府人,我确实是把金钗弄丢了,护卫长大人说我偷盗私藏,我确实是没有啊,望知府老爷明察。”说罢便向上磕头。知府说道:“你是说是总督府的护卫长大人冤枉你了,总督府是何等地方,怎会和你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定是你见着金钗是宝,便把它私藏了吧。你还是识时务快点交出了吧,念你是个孩子,也不会把你重判的,否则……。”姑娘急忙说:“老爷,我没私藏,我真的是冤枉啊。”护卫长说:“总督府里的宝物有的是,也不会为个钗子着急,不过这金钗乃是我家夫人的传家之物,丢不得。你还是赶紧交出来吧,只要交出来,便不追究你了。”知府也说:“是啊,快交出了吧,交出了就不再追究了。”姑娘只是磕头说:“大老爷,我冤啊,我没偷我没藏啊。”知府大怒:“好好说你是不听啊,你可知这人心似铁非似铁,刑罚如炉真如炉吗,你到底交是不交?”姑娘哭着说:“我没偷,冤啊。”知府一拍惊堂,“来人,大刑伺候。”两边衙役过来,把刑具摆在堂口,把姑娘吓得浑身发抖。“交是不交。”知府逼问道。姑娘说:“我确实是弄丢了,不曾偷啊。”“来人,先给我重大四十。”知府把签子往下一丢。
      当时官刑规定打十下至四十用笞刑(小竹板或荆条),打五十至一百用杖刑(大竹板子或硬木做的板子),打犯人的屁股或大腿男女都一样,受刑人必须把裤子脱了裸体受刑;如果是女子也得退去裙子(不是长裙)、外裤(裙子里面的裤子)可以留贴身小衣(相当于短裤)受刑,穷人家的女子没有贴身小衣只有外裤,也要脱了只能裸体受刑了。这姑娘就是穷人家的女子,被推到在地上,衙役把她按住,掌刑的衙役过来把她的裙带解开,把裙子往上一掀,再把里面的裤子往下一拽,便露出刚刚发育起来女孩的屁股。掌刑的衙役甲看看,心想道,还是个孩子便要受着官刑,我要用了全力,这孩子受的住吗,让她知道疼,赶紧招了也就是了。想到此便举起了荆条,一下一下的打了下去。杖刑衙役甲只使了五成力,也把姑娘打的哭天喊地乱叫,一下打完屁股上就是一道紫色的楞子,四十下打完,再看屁股已经变成紫青色的肿起来了。姑娘趴在地上痛哭着,已经起不来了。知府说:“这官刑的滋味如何啊?不想再受刑就快说出金钗在哪吧。”姑娘说:“大老爷饶命啊,我真的没私藏起来,请相信我吧,我冤啊。”知府说:“看来刚才你还是没得到教训啊,再给我重大四十。”签子往下一丢。姑娘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签子已经丢下来了,裤子还没穿上呢,这回换了一个衙役掌刑乙(行刑一次以后必须换人,保持行刑人的体力),这个衙役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看着刚才的衙役行刑很是不满,心想:打个小板子就打成这样(他们管笞刑叫小板子,杖刑叫打板子),真是给我们掌刑衙役丢人,看我的厉害。这回姑娘可是吃足了苦头,本来就是伤上用刑,再加上这个“敬业”的衙役行刑,就可想而知了。这回这荆条打下去的是又快又急,这第一下的疼痛还没喊出了,第二、第三的疼痛就已经来了,刚才挨的板子还是一声声的喊叫,这回就是一声从头到尾的哀嚎了。
      这个掌刑的衙役,用打的时候上了手段,打的虽狠但是不伤表皮,但屁股已经肿的一塌糊涂了,就是想给她穿上裤子也不能了,只能把裙子放下了遮盖一下罢了。知府赞许的点了点头,说:“这才有个掌刑的样子。”说罢瞪了衙役甲一眼。继续问道:“这次如何啊,该交出金钗了吧?”这是姑娘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趴在地上艰难的摇摇头,低低的说了声:“冤枉。”便昏过去了。“来人,冷水泼醒,别在这里装死。”“是,大人”衙役们答应着。一瓢凉水泼醒了姑娘,姑娘无力的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知府道:“现在该知道王法的厉害了吧,快招出来金钗藏哪了?”姑娘无语,知府冷笑一声,喊道:“拶指伺候。”姑娘一听还要用刑不禁大惊,这时双手手指已被套上刑具,只要一声令下便要受刑了。姑娘泪流满面,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知府,她已经没力气说话了。知府问道:“招不招啊。”姑娘摇头。“收”一声令下,衙役左右用力收劲,刚用了三成力,姑娘便已【MF】钗头凤 1【转载】

      隐藏内容需要回复才可以看见

      马上回复
    • 17
    • 198
    • 0
    • 2.6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vccc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困死了Lv.1
      谢谢分享谢谢分享谢谢分享
    • 0
      写的真好写的真好谢谢分享
    • 0
      写的真好谢谢分享谢谢分享
    • 0
      糖宝Lv.1
      写的真好谢谢分享感谢作者
    • 0
      无敌6Lv.1
      谢谢分享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ninimmm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兮兮Lv.1
      写的真好写的真好谢谢分享
    • 0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谢谢分享
    • 0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abc123321Lv.1
      写的真好感谢作者谢谢分享
    • 0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luvsp666Lv.2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woshihaha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周天子Lv.1
      该评论已被用户自己删除。
    • 0
      q球球Lv.2vip
      写的真好谢谢分享感谢作者
    • 0
      fukingLv.1
      111111111111111111
    • 0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vurtneLv.2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