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8
    • MF 故园旧事第三章(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

      第三章 北上之路

       

      念苏的少女时代,是在上海度过的。记忆中的这座城市,冬天没有雪却湿寒刺骨,夏天入梅后暑气蒸腾。梧桐树后的花园、石库门里的弄堂、苏州河边的滚地龙……富人与穷人各有各的活法,但她不知道自己属于这座城的哪一部分。

       

      甲子兵灾后,家乡沦为一片废墟。她像小乞丐一样,一路逃到了城外寺庙里。庙里收留了这些难民。四处劫掠的兵虽然凶暴,暂时不敢骚扰到庙里,不久后,也都撤走了。

       

      县城满目疮痍,家已然不在。幸而庙里师父都是本地人,辗转联系上了她在山东当兵的哥哥。

       

      她哥哥自从军校毕业,被首长相中,已经做了副官。想起母亲生前疼爱这个小妹妹,一心想让她读书,自己又无法脱身照顾。于是想方设法凑了钱,把念苏送去上海入读玛丽女中。那是沪西最好的全日制女校,以培养淑女闻名。

       

      念苏第一次来到传说中的大上海。

       

      和家乡比起来,她觉得,自己蓦然被丢进了一个新世界。

       

      对于念苏而言,那个毁于兵火的县城,永远存在在记忆里。老宅的闺房,清澈的江水。空气里永远是泥土、田野的气味。偏远县城,有着种种旧俗,也保留着人心的古旧。而所有认识的人与物事,就像凭空沉没在水底。有时她会没来由地想起秀龄姐姐,想起那年难忘的场景,不知她后来去了哪里。还有那个笞刑的刑台,先生家前厅墙上的乌木尺子,后堂的木头椅子……每次无由中蓦然想起,心里总是异样的感觉。

       

      新学校里的一切,她并不习惯。初来乍到,她不知道该跟别人说什么话题,也不知道怎么接近同学们感兴趣的那些东西—电影明星、衣衫首饰、私下里津津乐道的八卦或海派文学。教会的嬷嬷会管教种种举手投足的规矩,虽没有体罚,却着实让她心里厌烦。敬拜的也不是私塾里的孔夫子,而是她当时一无所知的耶稣基督。

       

      在人群里,在做礼拜时,她跟那些精致的同龄人一样,说着相同的祷告词。只是心里强烈地感受到,自己是不同于城里人的乡下人,也是个不同于本地人的异乡人。

       

      不愿讨好,不愿融合,于是更多的时候选择沉默。

       

      每当周末来临,本地的同学都有家人来接。她看着一家家笑逐颜开,心里却似乎空空荡荡,什么想法都没有。待在学校的日子久了,周末就辗转去虹口,去书店里蹭书看。

       

      渐渐长大的她,对那些鸳鸯蝴蝶的文字却似乎不感兴趣。只喜欢一个以前没听过名字的作家,喜欢他黑暗而激荡的文字。

       

      “当我沉默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我对于这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

       

      这本小书,是去年新出的。念苏看了看价钱,总是不舍得买。老板见这个半大的丫头拿着书爱不释手,笑了笑说,既然这么喜欢,反正作者是自己朋友,便宜卖些也无妨。于是她珍重地买了下来,回宿舍一遍又一遍读着那些文字。

       

      特别是书里的两篇小短文《复仇》。不明其意,但却若有所思。

       

      复仇,这是她没法忘记的事。属于她的温暖在那一天全部失去,让她如何忘记。然而复仇的事,自从她来了上海,心里就渐渐明白不可能了。上学的那天,哥哥告诉她,元凶名叫孙传芳,眼下是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总司令,上海正是他的势力范围。此人坐拥十多个师的重兵,有文人学士做帮腔,还请了日本人冈村做顾问。前些日子刚击溃了山东军,把山东的总指挥枭首示众……念苏再一次听到这样的暴行,听不下去,打断了哥哥的话。哥哥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总之,复仇的事,只能放在心里。有朝一日自己成了将军,或许还有些微可能。否则,鸡蛋碰石头,那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乱世中的规则,就是弱肉强食,就是这样简单清晰。

       

      念苏什么话也没说……

       

      书里的《复仇》,似乎与复仇没什么直接关系。只是那厚重的黑暗,正是一直以来内心的写照。

       

      “我的神,我的神,你为什么离弃我!”

       

      在教会学校的她知道,这是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前的呼喊。她对这类的文字似乎无师自通,不用别人讲,看过便会深深记在心里。诺亚洪水的毁灭、索多玛天空的火雨、《传道书》里的空虚,耶稣在人间的凄惶……那是与她心里相共鸣的黑夜。她心里有一个深深的黑夜,需要这个世界其它的黑夜,她才能觉得自己的命运不是孤独的,才能感受到点滴的慰藉。

       

      只有想起先生的时刻,是她心里罕有的暖意和温存。

      那是一个个周末,当寝室里没有人的时候,她会假装若无其事地去隔壁宿舍门口走一圈,看看有没有人在。

       

      回到房间,竖起耳朵,听周遭有没有动静—这是她从小在闺房里就学会的技能。

       

      取出那把黄铜镇尺。放在面前的床上。

       

      那一瞬,空气里悄无声息,而她心里却翻涌着莫名的期待。

       

      她微屈着身子,双手拽住裤子的边缘,连同小裤一起褪到了大腿根。

       

      就像过去惹恼了先生,先生扯下她的裤子,从不拖泥带水。

       

      裤子褪下,两瓣刚刚发育的屁股蛋子,便圆鼓鼓地露了出来。念苏的身子已经长大了,白嫩的屁股,带着少女让人怜爱的红润。她把屁股露好,趴到床上,拿起身边的尺子,闭上眼睛。

       

      “念儿最近不用功,该被先生打屁股了……”

       

      她小声地说,仿佛在向先生认错。尺子在臀上轻轻比划。

       

      啪!啪啪!

       

      她很快甩起了尺子,左一下右一下,用力往自己屁股上打下去。

       

      尺子打上屁股的那一刻,她心里觉得无比的温暖。就像屁股上的滚烫。

       

      年龄渐长,她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无论心理还是身体。

       

      她的手劲大了许多。她也了解自己。知道内心深处的渴望,知道屁股期待着怎样的责打。知道它的承受能力,也知道自己会怕疼而渐渐下不了手。所以倘若有两下躲避了或者打轻了,她就主动把屁股撅好,然后啪!啪!啪!重重照着刚才打轻的地方打下去。

       

      “还敢不敢学习偷懒!”

       

      “念儿不敢了……呜呜……先生不打念儿屁股了好不好……”

       

      她心里默念着这些羞耻的话。往日即使挨打,也绝不会这样讨饶。但声音仿佛在心里响起,也想起了先生的声音。久违的温柔的声音。然后想起先生拦腰把她抱起。也想起最后一次,他那样拦腰抱着,把她丢进了米缸……一想起,又不由自主地心痛。

       

      于是挥起尺子,越打越重,哪怕屁股下意识地闪躲。

       

      两腿交替着屈伸,裤子滑到了膝盖。她往上趴了一点,把被子垫在赤裸的身下,用这个从小最习惯的姿势,反手一下一下抽打着屁股。直到它红肿的表面,泛起一楞楞戒尺的尺痕。

       

      尺子是黄铜做的,声音不大,却寸劲十足。没有人知道宿舍里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发生了什么。

       

      每次打完屁股,她会把裤子拉上来,到屁股刚好露出的状态,然后侧身躺着,抚摸着屁股上凸起的尺痕。刚被打完的屁股,依然火辣辣地发烫。念儿发育未久,屁股仍是嫩嫩的,很容易打红打肿。她抚摸着交错凸起的尺痕,心中温柔而平静。

       

      然后,她就会去好好看书。打完屁股后,心似乎特别能看得进去书。她带着屁股上的余痛和内心的平静,安心地看书、复习老师上课的内容。释放完了心中的渴望,便可以安心地待在自己的世界。因为封闭,得以纯粹。

       

      在这样的纯粹下,她的课业进步非常快。玛丽女中本就师资优秀,她又有着强烈的动力和纯粹的心。尽管生活仍充满迷惘,尽管心里的那些黑夜有时仍会在无声中剧烈翻涌,她却似乎在学习上找到了一些支撑生活的东西。特别是文史哲这类科目,她自幼年启蒙,本就有很好的底子,要学好中学的课程自是不在话下。

       

      岁月荏苒,一年年过去。念苏就在自己的迷惘与纯粹中,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女孩。30年代初的上海,十里洋场,纸醉金迷,也太平繁荣。多少隔绝了乱世的悲哀,也让念苏不用经历乱离之苦。

       

      那些年在中国大地上,城头变幻大王旗。眼看着军阀起势了,不久又烟消云散。眼看着北伐军统一全国,但又有旧日军阀改换名目,依旧称霸一方。无非是看手里有没有枪而已。念苏还记得,民国十五年北伐,孙传芳被打得一蹶不振,先逃出上海,据说后来北上投靠了奉军,就此杳无音信。去年九月,东三省沦陷,也不知这个大仇人是死是活。她心里似乎若有所失,空空落落。

       

      每一个周末,念苏仍会与玛丽女中的同学一起做礼拜。她对于周围仍旧疏离。即使对经文熟悉了,她也仍旧只能选择性地喜欢一部分经文。她会喜欢“spare the rod,spoil the child”之类的句子,会幻想穿着修女衣服,因为赎罪而受惩罚。但对那些“爱是律法的成全”这类的教义,她却总是格格不入。

       

      教人去爱、而不是以牙还牙的耶稣,最终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而她也亲眼见证了神父的命运。

       

      几天前,虹口的日本军与驻沪的十九路军开战,战事迅速扩大。报纸上很快布满了各种寻人启事。即使在夜晚,也能听见遥远的爆炸声从北面传来。

       

      尽管念苏在上海举目无亲,尽管战火都在苏州河北岸、遥远的大场、江湾,她仍能感受到空气里战争带来的绝望气息,明白每一声爆炸意味着什么。童年所珍爱的一切都毁于战火,她又怎能不知道战争意味着什么?

       

      周末,她听同学说神父死了。从虹口赶来学校的路上,流弹贯穿了他的身子,他倒在了路边。苏州河北岸的许多地方,早已炮火连天、血刃塞途。他的死,只和千千万万个平民一样。

       

      他曾在布道时告诉她们:不要恨,而要爱你的仇敌。爱人不可虚假,即使面对敌人,也要祝福,不可咒诅。要在盼望中喜乐、患难中忍耐……言犹在耳,他的尸体已经裹上了白布。

       

      念苏冷眼看着担架被抬入学校。

       

      神父所说的爱,她心底明白也许是美好的。就像她从小读过的诗。她想,自己大概仍旧有一颗会因种种美好而悦动的心吧。可是在这个时代,脆弱的美好有什么意义?爱能让妈妈和先生复活么?能让国内国外的人们停止弱肉强食么?她心里害怕,害怕自己因为这些美好而软弱,所以本能地抗拒。

       

      她觉得人间公道,天道轮回,就应该像《旧约》里那样干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不义的人,只配得到审判和毁灭。这种带着黑暗与决绝的气质,常常体现在自己的文字里。所以宗教课老师说她像“法利赛人”。同学觉得她难以亲近。她也并不在乎。

       

      毕业在即,她在思考自己的未来。而无论是在校成绩,还是英语水平,她已经有资格申报中国最好的大学。在那个年代里,女孩读大学,仍是很稀奇的事。班里的同学,有的毕业后就找门当户对的人家嫁了,有的家里早就安排好了去处。没人为念苏安排未来—这些年她与哥哥也只是通信而已。无牵无挂,她的未来反而一切自由。

       

      去燕静大学吧。老师建议她。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这所学校的名字。

       

      很久以后,她仍不知道当初自己为何会报考这所学校。也许因为它是中国最好的教会学校,也许因为它有中国最美的校园—老师说,燕静大学的校园,是旧日的燕园和静园,有一泓湖水,过去曾是陕西某军阀给父亲养老的地方。说到美丽,莫说是其它教会大学,即使是它隔壁那座只有一个小荷塘的园子,也完全没得比。而念苏并不在乎这些。她只是希望换个地方。眼下的环境世界让她觉得窒息。或许换个地方会好点?她不知道。

       

      而且轻轻念起学校名字的时候,她觉得声音很好听。“Yen—Cheng—University……”

       

      就像她往后,还会轻轻念起一个人的名字。

       

      ……

       

      北平的初秋似乎很早。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似乎尤其如此,至少念苏的记忆里是如此。

       

      这天傍晚,天上下过了雨,已经有些微凉。念苏独自一人在学校湖边徘徊。

       

      小山上的临湖轩,是校长的住处。这天,轩上张灯结彩,燕静大学正在举办新生迎新会。按照惯例,每年新生入学,都要来这里与校长、院长们见面、相识,然后大家一起聚会、吃蛋糕。十八岁的许念苏,刚穿着一身朴素的衣服,扎着粗粗的辫子,跟校长、院长们一一握了手。

       

      校长还特意说,对这个法学院的小姑娘印象深刻。燕静大学的入学考卷,向来以考试难度大而闻名。这次的英文考卷更是只有一句话:“请用英语翻译陶渊明《归去来辞》”,不附任何原文与说明,要求能背古文的同时还有英语写作的功底,难住了很多考生。而这个女孩却能高分完成,委实不容易。融汇中西文明,是本校的教育宗旨所在,望各位新生再接再厉,保持自己的优秀与理想……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1
    • 18
    • 0
    • 27
    • 1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清怡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岺娴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xgifxnkf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hyui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asd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WWW999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bakayarou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9226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云下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lkkkkkkk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冰果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csy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喵嗷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474750489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