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28
    • M/F F/F 女子体罚学院 转载

      早上的阳光特别好,我等今天已等了好久好久。我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我终于成功考获“体罚学院”颁发的一等荣誉奖章,并且被学院院长入取成为学院旗下其中一所女子体罚中心的教师,教育女学生有关体罚的种种知识。

      我把车子开进了校园的停车场,只见入学的女生还真不少。这些女生狱一般其他学校的女生不同,她们的年龄都在二十至三十随左右,而且都签下了一张入学合同。合约上注明她们自愿入学修读有关课程,并且遵守所有学院所定下的条规,如有犯者愿意接受任何的体罚。其实,她们在签合约时,也一再的考虑过,原因多是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而学院正好与有关部门联系,凡犯罪者,如在“体罚学院”旗下任何中心就读,可获免刑,为期三年。

      我了解自己所面对的是来自社会各各阶程的“女学生”,她们的背景一般都十分复杂,而且并不容易接触,再加上年龄的差距相当的近,要她们一一服从自己在课堂上的一切,并不是见简单的事。“你不必紧张,过了一段日子就会习惯了。”院长微笑这道。“院长您好。我不是紧张,只是第一天还不清楚自己会面对什么学生,因此不免有些担心罢了。”我见到院长从背后出现,微笑这回答。

      “你只要把在学院所学的一一发挥就行了,一定要记住,如有违反校规者,一定要严加惩罚,在每间课室的柜子里,都摆放了许多打屁股的刑具,有藤鞭,板子,皮鞭等等,你可以随意使用,只要惩罚后给我写份惩罚报告就行了。好好的干”院长拍拍我肩膀道。

      “谢谢院长,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我充满信心的回道。

      “好了,快到你的课室去吧。”院长道。

      “是,等会儿再见吧。”说罢,我便走向自己的课室……

      我终于来到了课室,今天是第一天上课,我也没准备教导什么新科目,只准备与学生们交流交流,多了解一下她们的背景。听说这些女学生都是二年级的,对学校的条例因该都很清楚,所以自己也无需多加为她们介绍。

      “老师来了!”只听课室内传来一阵骚扰声,很快的有静了下来。

      “大家好!从今天起,我将担任你们的班主任,我会教导你们有关体罚的一切知识,在学习的过程中,如有什么疑问,可随时发问,我会一一回答,首先我要先点名。”接着我便一一的叫出她们的名子,她们也一一的回道。只见各各都年轻貌美,我真有些身处天堂的感觉。几乎如身在世界选美佳丽的身旁。

      就在这时,我发现到坐在前排的一位女生,如没记错,她因该叫凯芯(开心),在点名时曾经给我留下不错的印象,但此时,也不知是故意或是无意,她的双脚竟然张得很大,坐姿也有些不雅。从我所站的地方望过去,可以清清楚楚的看道她所穿的白色底裤,这突如其来的裙低风光,使我一时不知所措。我不好意事当面讲她,只好把目光尽量转移到别处,但课室的范围有限,加上只要是男人,面对眼前这春光外泄的一幕,都会难以忍受。

      “凯芯,你下课后,请留下来,我有事想和你谈一谈。”我终于忍不住说道。“老师,有什么事呢?”凯芯似乎有意的问道。“没什么,我只是想和你们一个一个单独的交谈,希望能多多了解你们,以便在你们的学业上有所帮助。”我想了一些不怎么高明的借口回道。

      “是,老师。”凯芯回道,但她那迷人的坐姿始终没变。我又继续讲课,好不容易三个小时的课程终于结束。所有的女生也拿了自己的书包,一个个的离开了课室,由于今天是第一天,所以只上三个小时的课。

      现在课室内只剩下我与凯芯二人。“凯芯,你过来。”我说道。

      “老师,不知您留我下来有和事呢?”凯芯走到我面前问道。

      “凯芯,你身为女孩子,因该懂得自爱,你已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你刚才在上课时的坐姿,有些不雅,希望你自己检讨一下。”我说道。

      “老师,您是指什么坐姿,我不明白。”凯芯有意无意的说道。

      “我指的是,你不应该把腿张得那么开,你那底裤都展现出来了,你不觉得羞耻吗?”我有点生气的回道。

      “原来老师是指这个,我还以为老师没见到,你觉得我的内裤还性感吧?”凯芯说罢,竟将裙子往上慢慢掀起。

      “你这是干什么?”我惊讶的问道。

      “我怕老师刚才每看清楚,想让老师好好的欣赏一下。”凯芯这时已把裙子掀到腰间,那雪白的底裤完完全全的展露在我眼前。

      “你太不自爱了!”我生气的喝道。

      “老师,您难到真的不想看吗?我想不是吧,刚才你明明有意无意的向我这边望过来,老师,您不用不好意事。来,我让您看个够,我的臀部够圆吧?”凯芯竟然毫无顾忌的说道,同时还转身把屁股轻轻翘起,将她那小巧可爱的八月十五摆在我面前。

      “你……你……”我真的不知所措。

      “你们干什么?”突然门外传来一把浑厚的声音。

      “啊!”凯芯听到这声音竟有些害怕起来,赶紧把裙子往下盖住自己的内裤。

      “院长,她……”我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

      “你不必解释,这凯芯的一切我了如指掌,你今天第一天,很多事你还搞不懂,慢慢你就习惯了。”院长似乎并无责备之意。

      “院长,我只是想和老师开个玩笑,我以后不敢了!”凯芯站在一旁,拼命的求饶。

      “凯芯,你以为我今天第一次认识你吗?你自己说,在课堂上勾引老师,应该受什么处分?”院长严厉的说道。

      “院长,您饶了我这一次吧!”凯芯已吓得泪水直流。

      “快说!”院长喝道。

      “根据校规,课堂上勾引老师,藤条鞭打屁股十八下。”凯芯低声回道。

      “好!亏你还记得!还不摆好姿势,准备接受处罚!”院长道。

      “是,院长。”凯芯知道院长一决定的事,是不会更改的,只见她走到座椅前,慢慢的弯下腰,把双手按在椅座上,翘起了那迷人的小屁股。

      “今天是你第一天上任,这次就有你置刑吧!切记,不可手下留情,就像在学院一样,每一鞭一定要使劲的打,不可怜香惜玉。”院长道。

      “是院长,我一定会秉公办处理,绝不留情!”我回道。

      “好,你开始吧!”院长满意的道。

      我从课室的柜子里取出了一根又粗又长的藤条,然后走到凯芯身后。

      “开始吧!前十二下不必脱裤子,隔着裙子和内裤鞭打就行了。”院长道。

      “是!”我回道。说罢,我将藤条在凯芯的屁股上做了一个距离的测试,然后把藤条高举,接着“呼”的一声,狠狠的朝凯芯屁屁打了下去。当藤条与凯芯的裙子接触的一刹那,发出了“啪!”的一声巨响。

      “一!”这是院长帮我数着鞭打的次数。

      开始一秒钟,凯芯只感到那藤条的轻微压力,紧接这而来的是一阵巨大的痛楚传遍她的屁股。她痛得双手紧紧握住,咬紧牙根,不敢喊叫。

      三十秒过后,我再次举起藤条,打出了第二鞭。这一次它仅仅落在第一鞭的下面,距离不到半寸。

      “啪!”“二!”院长道。

      凯芯再次颤抖,紧闭双眼,希望减轻痛楚。

      又是三十秒,我手上的藤条再次抽打在凯芯的玉臀上。

      “啪!”

      “三!”

      凯芯这时已痛得泪水直流,但是始终不敢哭出声来,紧握的双手已颤抖不停。

      “啪!”

      “四!”……“啪!”“八!”

      “啪!”

      “十一!”……“啪!”“十二!”

      好不容易十二下终于打完了,我吧凯欣的裙子和底裤褪到她脚踝处。

      凯芯的一把玉臀早已皮开肉绽,四处开花,只痛得她泪流满面,痛楚不堪。她心里明白自己已无法再忍受多一鞭了,她几次想用双手紧紧的狂捏自己的屁股以减轻痛楚,但同时又害怕院长会加刑,因为在学院的条例下,受刑者在受刑时如无院长的批准是不能随便乱动的,否则刑罚加倍。

      我从新握起那细长的藤条,再一次那藤条狠狠的击落在毫无保护的光屁股上,当藤条与臀肉接触时,只见那早已扑满鞭痕的屁股立时出现了一道血痕,可怜凯芯白嫩的屁股受不起藤条的直接接触而皮破血流。

      “啪!”“十三!”一直又开始叫数。

      此时,凯芯已不再象个二十五岁的女子,而几乎成了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她痛得毫不理会的跳起来,双手紧紧捉住自己的屁股,拼命的狂捏,人也随这狂跳,尽量减轻屁股上的痛楚。

      “哇!好痛啊!痛死我啦!”凯芯狂叫道。

      “给我摆好姿势,谁给你批准站起来的?”院长喝道。

      凯芯一听到院长的说话,马上又把姿势摆好,咬紧牙根强忍臀部的疼痛。

      “如果再敢用你的手捉自己的屁股,刚才的十三鞭便作废,从新开始。明白吗?”院长怒道。

      “明白!”凯芯赶紧回话,害怕真的从新打起,那她的小屁股可受不了。

      我见一切恢复正常,挥动手上藤条,又是一鞭打在凯芯可爱的光屁股上。

      “啪!”“十四!”

      “还有四下!一定要撑下去!忍!忍!忍!”凯芯痛得几乎已不知所措,脑海中不断叫自己要忍下去。

      藤条再次挥动,“啪!”多一道血痕出现在凯芯的玉臀上,那血开始往大腿流下。

      “十五!”……“啪!”“十七!”

      “不要啊!院长饶了我吧!”凯芯已痛到了极限,双脚已站不稳,整个人蹲了下来,双手死命的捉住自己的八月十五,哭得象个泪人。

      “我数三声,如不回到原来的姿势,鞭刑从新计算!”院长喝道。

      “一!”

      “求求你!”

      “二!”

      “不要!不要!我起来!我起来!”凯芯慌忙摆好姿势迎接那最后一鞭。

      我挥动手中藤条,用尽全力,狠狠的抽打在凯芯早已皮开肉绽的屁股上。

      “啪!”

      “十八!”

      “哇!好痛啊!”这一此凯芯不敢乱动,依然站在原地翘着屁股,等候院长的下一道命令。

      “好,打得非常的好!真不愧是体罚学院中的优秀生!”院长道。

      “谢谢院长夸奖,我只是尽力而为罢了。”我回道。

      “凯芯,怎么样,这藤条的滋味好受吧?以后还敢不敢?”院长问道。

      “不敢了!我以后不敢了!”凯芯回道。

      “那好!你现在给我爬上桌子上,趴伏着把屁股翘起,给我些完三百行“我知错了,我以后不敢在课堂上勾引老师,也不敢再随意把底裤展露在老师面前了。”等会儿老师回来查看你所些的三百行一字不差后,他会给你批准下来,穿裤回家。知道吗?”院长命令道。

      “知道!知道!”凯芯道。

      “如果你没有命令就下来的话,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院长冷冷地道。

      “我知道!我知道!没有老师的命令我不敢下来的!”说完,赶紧从书包取出纸笔,然后爬上桌上,像小狗一样趴跗在那里,开始写悔过书。

      “好,你跟我道办公室,我介绍另一为同事给你认识。”院长道,“好!我们走吧。”我回道。就这样我们离开了课室,独留凯芯一人趴伏在桌上,有说有笑地往院长室走去。我与院长一路有说有笑的来到了院长室。等会儿我给你介绍一个老朋友。”院长道。

      “哦!是谁啊!”我回道。

      “别急,一会儿就知道了。”院长说罢,伸手将大门推开。

      我紧跟着进去,只见里面已有两个人在等候院长多时。其中一人竟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学院同班同学,他与我在体罚学院一同受训,由于他专长笞刑,因此人们都把他叫做“笞之将军”。

      “将军!是你!真高兴在此见到你。”我兴奋的说道。

      “狱卒(那是我在学院中的称号)!没想到你也被学院入取了,以后又可以一同探讨体罚的问题,真是太开心了。”将军也高兴的回道。

      “两位不必如此激动,日后还有许许多多合作的机会。”院长对我们这对老朋友道。

      “对,对几乎把正事给忘了!你过来!”将军对这房中的另一人道。

      这时我才看清楚房内的另一人,原来竟是个长得亭亭玉立的女学生,但她双眼带有一丝令人十分怜惜的感觉,使人一看就很想好好疼爱一番。虽然凯芯长得十分漂亮,但与她不同的是,凯芯给人一一种可爱的感觉,而她却给人一中疼惜的冲动。

      “院长,今天我班上有人惊报不见了钱包,因此我命令全班女生将自己书包倒在自己桌上,让我彻底的检查,结果在这位名叫青青的女生书包内找到了那报失的钱包,原本想在全班面前,打她二十下板子做为惩戒,但由于那遗失钱包的女生是……所以我将她带来见你,由你处分。”将军道。

      原来这女生叫青青,这么好的一个女生竟会偷窃,真想不到。但是将军所说的遗失钱包的女生,后又模模糊糊的,难道事情并不那么简单。我真有点模不着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但又不便,只能静静的看下去。

      “又是她……”院长有些无奈地道。

      “所以才把她带来有你处置。”将军回道。

      “好吧!你叫青青是吗?”院长对那女生道。

      “是的,院长。”青青回道。

      “你的老师(将军)所言,你也听到,还有什么话要说吗?”院长严厉的问道。

      “没有,我知道错了,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青青低头回道。

      只见她双眼充满泪光,似乎有许多委屈藏在心低,我恨不得上前问个明白,但有不想节外生枝,只好继续忍着。

      “好!那你也认罪了,将军告诉她,偷取他人财物应受什么处罚!”院长道。

      “根据本校校规所定,偷取他人财物,初犯者应受二十下板子之刑,如有再犯,必须在周会时,在全校师生面前光着屁股重打四十大板!”将军回道。

      “怎么样?你知道自己该受什么刑罚了吧?”院长又问道。

      “知道了,我知错了,我愿意接受院长和老师的处罚。”青青道。

      “那你见到那张长板凳吗?过去,趴在上面,准备受刑!”院长喝道。

      “是!”说罢,青青走到了院长室内的一张长板凳旁,很主动的趴在上面,双手紧握着板凳的凳脚,做好打屁股的准备。

      “狱卒,你也来帮个忙,好好按住这她,不要让她在受刑时胡乱摆动。”院长对我道。

      “是的!”我说吧,也走了过去,蹲在青青的面前,双手按住了她的双肩,安慰道:“你忍一下,二十板子很快就过去的。”

      “谢谢……老师……”青青看了我一眼,充满感激的回道,似乎我是第一个关心过她的人。

      “将军,你来施刑吧!”院长道。

      “是的!”将军回道。

      “青青,等会儿如果真的受不了痛楚就紧紧我住我的手臂,千万不要挣扎,否则刑罚会从头开始的,知道吗?”我继续的给她一些忠告,我真的不希望见她多受皮肉之苦。

      “我知道了,老师,谢谢你。”青青带着感激的泪光望着我。

      这时,将军一从墙角头,选择了一根又粗又长的竹板子,走了过来,他手握着那可怕的刑具,做好了行刑的准备。我开始为青青感到担心与伤心。在学院中将军使用笞刑的效果是有目共睹的,他所挥出的每一下藤条,鞭子或板子都能让人永生难忘,因此才得了“笞之将军”的美称。眼前青青一个二十来岁的女生,我真担心她的小屁股能否承受这无情般的毒打。

      “狱卒,我们开始了。”将军微笑着对我说。

      “好啊!我已准备好!开始吧!”我希望将军明白我的意思,赶快将板子打完。

      “你们这对老朋友终于也能合作了,将军你开始吧!”院长道。

      “好!”将军那“好”字一说完,已双手高举竹板子,然后使劲重重的打在青青的屁股上,那粗大的板子与青青的屁股接触时,发出了一声巨响,“啪!”只见青青隔着裙子的臀部被打得几乎凹凸了下去,当板子举起时,才慢慢恢复原形。青青痛得双手紧握着那凳脚,咬紧牙根不敢发出一声。

      “一!”院长数道。

      我双手感觉道青青疼痛的颤抖,正想开口安慰,将军的第二下板子有已打落,又是“啪!”的一声,这一次青青稍微挪动的屁股,希望能减轻皮肉上的痛楚。

      “二!”院长有在叫道。

      “你忍耐一下。”我安慰道。

      我话刚说完,将军的第三下板子又已击落在青青的屁股上。

      “啪!”

      “三!”

      由于疼痛的实在厉害,青青的屁股扭动得比刚才更激烈,可是她始终不敢叫喊一声,也不敢挣扎起身,只是默默的承受这无情的毒打。

      “啪!”“四!”

      “啪!”“八!”

      “啪!”“十!”

      就这样每打一下,院长室内就传来板子击打在裙子上的声音狱院长的叫数声。可怜青青每挨一板,那屁股鞭不由自主的左右摆动,但始终无法逃离将军手上的竹板子。无论青青怎么样的摆动这屁股,那板子始终又狠又重的击打在她那可爱的小屁股上。此时青青已泪流满面成了个泪人。

      “还有十板,你一定要撑下去。”我紧握她双肩关怀的说道。

      青青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我知道不是她不想回答,而是她已痛得说不出话了。

      “啪!”那刑罚并没停止,将军手上的板子依然重重的往青青屁股打去,虽然那板子是打在裙子上而非直接接触道皮肉上,但从那可怕的拍打声中,不难想向青青的屁股早已红肿不堪,那痛楚更是非笔墨所能形容。

      “十二!”院长喝道。

      此时青青的双手已不再紧握凳脚,而转握我的手臂,由于那疼痛难耐,她无形中已把我的手臂我的出现了手指印。她拼命的摇头扭臀,尽量把皮肉上的痛苦减道最轻。

      “你一定要忍,一切都快过去了!”我不断的安慰。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关心青青,我与她才第一次见面,但我就已确定她应该是无辜的,即使她自己已经承认了偷窃一事,但我始终觉得她有许多难言之隐。

      “啪!”将军的无情板子继续在实行它的伟大任务,一板接一板,丝毫不给青青的屁股一点休息的机会,青青的屁股已摆动得几乎整个人都要翻下那长板凳了。看来青青所能忍受的痛楚也快到了极限。

      “十五!”

      已经十五下了,只剩五下,我害怕她在此时撑不住,刑罚要是从新来过那就太不值得了,我紧紧我主青青的肩膀,在她耳旁说道:“青青只剩五下,你一定可以撑下去的!”

      “啪!”

      “十六!”

      我继续的说:“我知道你是无辜的,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我会帮你的。”

      青青在那几乎无法忍受的痛楚中望了我一眼,眼中告诉我,她不相信学院有老师会站在她这一边。

      “啪!”

      “十七!”

      “是真的,我一定会帮你的。”

      青青带泪的眼神中,告诉我她相信了,她相信了。

      “啪!”“十八!”

      “啪!”“十九!”

      “啪!”“二十!”

      终于结束了,青青终于勇敢的忍受了这可怕的二十板子。她此时已痛得几乎爬不起来了。

      “好!青青你的处分已经完毕。”院长道。

      “谢谢院长的处罚。”青青趴在板凳上有起无力的回道。

      “现在回到你课室,跪在门外,双手拉住自己的耳朵,好好反省自己的过错。你的老师会监督你,如没得到他的批准自动离开的话,一切刑罚将加倍!明白了吗?”院长喝道。

      “明白了。”青青低头回道。

      “好!将军把她带回课室,让她罚跪两小时后才让她回家。”院长对将军道。

      “知道了!”将军回道。

      让一个女生规在大庭广众,又要双手拉耳朵,那对这女生的心理伤害莫免太大了。我几乎想山攻潜理论。但我知道院长的脾气,搞不好还害了青青多受罪,因此我只有忍住。

      此时将军已把板子放回原位,对青青道:“好了,起来吧!跟我会课室。”

      “是。”青青回道,跟着慢慢爬起来,从她的每个动作中,不难想向她此刻所忍受的疼痛,她咬紧牙根,一步一步的跟随将军走出院长室。她的双手不时轻柔着那被打得红肿不堪的屁股。我真的很想上前扶她一把,但想到院长的种种条例,我还是停下了脚步。

      “对了,你也该会道你课室看看凯芯的字写的如何,如果你认为可以了,就让她回去吧!”院长对我道。

      “是的,我这就去!”说罢我也走出了院长室回道自己的课室,脑海中还不断想起青青受刑是的模样,我真的很想帮她,我真的很想。原本想找将军好好问一问有关青青的事,但由于才刚刚上课,要准备的东西非常的多,一时间也抽不出空,因此将这事给忘了,就这样上课下课,忙了一个多星期。这一天,一位熟息的身影走入了我在学院的办公室。

      “狱卒,你来了这学院一个多星期,都没能好好的找你叙叙旧,怎样一切还好吧?要不要打场网球呢?”

      “加贝!你也在这里!”我惊讶的回道。

      眼前这人是我在体罚学院时一同受训的另一名死党,他人如其名,施刑时,往往“加倍”用力,他的解释是:这样才能达到处罚犯罪者的效果,加上他长得魁梧有力,被他处罚的人所受的罪也同时“加倍”了。

      “不错!我被分配在这里教导体育一课,所以前几天才听将军提到你也被入取的好消息,所以今天非和你好好畅谈一般。”

      “好啊!反正今天的课也上完了,就培你这位运动健将打场球,松懈一下也好。”我也觉得在办公室待久了有点累的感觉。

      “好!,那我们走吧!”

      我和加贝到更衣室换好了衣服后,就朝网球场走了过去。这时,在球场上已有几个女学生在那儿打这网球。其中一个身影,竟那么熟眼,原来是上星期因偷窃而被将军打了二十大板的女生,青青。只见她手握着网球拍,迎接每一粒打击过来的球,那美丽的身段在球场上散发着一种青春的气息。她所穿的白色短裙在挪动中随风轻微飘动,雪白的底裤更是忽隐忽现,加上她脚低下所穿的白色网球鞋,在场上来回奔跑,非常动人。

      “现在的女生真不象话!”加贝突然发起脾气。

      “怎么啦!她们打她们的球管你什么事?”我笑笑回道。

      “你没看见吗?在球场上就应该尊重球场的条例,你看那个女生竟连球袜都不穿,简直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加贝生气地道。

      “或许她并不知道这条例……”我还怕青青会受罚,赶紧说道。

      “什么不知道!所有的女生在上体育课时我都已经一再交待,到了球场外还有布告通知,有什么理由不知道!”加贝道。

      “算了算了!我们还是打我们的球吧!”我尽量把话题转。

      “不!不行!这样不听话的女生,一定要重重处罚,否则日后还有谁会把我放在眼里!”加贝越说越气。

      “你何必小题大做呢?”我也开始有些不满。

      “狱卒,我知道我不该在和你打球时扫你的兴,但身为体罚学院的老师,我们不能见学生犯错而当做看不见。”加贝回道。

      “这……”我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因为根据学院的条例,加贝的话是完全正确的。

      “那你看着办好了。”我不想在激怒他,免得青青会受更重的处分。

      “我知道你会明白的,等我处罚她们后,再和你痛痛快快的打一场球,今晚晚餐就由小弟作东,就当做补偿。”加贝的语气开始温和下来。

      “你们,给我过来!”加贝对青青和另一名正与她打球的女生喝道。

      青青与那女同生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叫声吓得连球拍都几乎握不住,一时不知所措,愣在那里。

      “叫你们过来!听见了没有?”加贝见她们一动不动,又再喝道。这次两为女生如梦初醒,赶紧跑到我和加倍的面前。

      “老师下午好!”她们恭恭敬敬的想我和加贝问候道。“好。”我回道。

      “你们知错吗?”加贝也不回答她们的问安,就气呼呼的问道。

      “我们做错什么?”两人有些紧张。

      “你们没做错事?你看你脚下穿了什么?”加贝指着青青的白色网球鞋问道。

      “老师,是我忘了,请老师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以后不敢了。”青青知道自己犯了学院的条例,赶紧求饶。

      “忘了!你吃饭时有没有忘了啊?”加贝生气的道。

      “老师,青青真的不是故意的,她的球袜昨天刚洗,还没晒干,所以……”青青身边的另一名女生回道。

      “清越,我问你话了吗?”加贝怒道。

      原来这名女生叫清越,是青青的同班同学,也是多年的好友,她见青青受屈,所以才冒着受罚的危险,挺身而出为她解释。

      “老师,我只是据实说出罢了。”清越回道。

      “清越,你明知青青犯了校规却不禀报,知情不报,最加一等,等我处罚了青青,才轮到你!”加贝非常生气的说道。

      “老师,你如过不分青红皂白,就处罚我们,那我没话说。不过青青真的不是故意犯校规的,希望老师能从轻发落!”清越毫无畏惧的说道。

      “好!我会对她从轻发落,不过你就要好好的处罚一顿,否则越来越不象话,竟敢说我不分青红皂白!”加贝回道。

      “老师,是我犯了校规,与清越无关,请老师处罚我一人就好。”青青见清越为了自己要受罚,也把畏惧之心压下,对老师说道。

      “没想到你们还会为对方受罚,真是好感动!可是我不吃这一套!青青,你违反了学院的条例,知错吗?”加贝问道。

      “我知错了,请老师处罚。”青青回道。

      “好!弯下腰,双手按在膝盖上,把屁股翘起来!”加贝命令道。

      青青无奈,看了我一眼,然后便照加贝的话办,弯腰翘臀,摆出了一个即动人又扰人的姿势。此时青青泪水已从脸颊流下,她并不是害怕处罚,而是在这大庭广众的地方,摆出这样的姿势受罚,那内心羞耻所带来的痛肯定比皮肉上的痛苦要严重几倍。

      加贝走到青青身后,左手撩起她那白色的短裙,一把穿着白色底裤的小屁股在网球场上展露无宜,他伸出右手将底裤拉下至大腿之间,然后高举粗大的巴掌狠狠的打在青青的光屁股上。只见那雪白的屁股“啪”的一声,出现了一个巨大鲜红的手掌印。其实青青一个星期前所受的板子之伤才刚刚好转,此时竟又要受这无情的拍打。

      “啪!啪!……”

      “怎么样,知错了吧?”加贝一边打一边问道。

      “啪!啪!…………”

      “我知错了!我知错了!”青青虽然感到疼痛无比,但比起将军的板子那可是小巫见大巫了。她咬紧牙根继续忍耐着那巴掌触及自己臀肉的滋味,那种皮肉上的痛楚,与内心里的羞辱感,青青紧握膝盖的双手也开始颤抖了。

      “啪!啪!……啪!啪!”

      那粗大无情的手掌好象有着无穷的力量,一掌接一掌,“劈劈啪啪”的每当手掌接触屁股肌肉时,就会发出巨响,青青的屁股也开始由白转为一篇通红,整个臀部都快要红肿起来了。此时加贝的手掌已“劈劈啪啪”打了快要一百下之多。

      加贝突然停手。

      “好,很好!你接受体罚的态度很好!今天我就从轻发落,再受六下皮鞭就饶了你。”加贝满意地说道。

      “还不谢谢老师!”我说道。我害怕加贝改变主意。

      “是!老师谢谢您对我的处罚。”青青会意赶紧回道。

      “好!准备吧!”说罢蹲下打开自己的背包,从里面取出一条三尺多长的皮带,是加贝随身携带,准备鞭打女生屁股用的刑具之一。

      “加贝,快点吧,球赛你是不打了是吗?”我故意提醒加贝有关打球的事,希望她赶快施刑,免得两位女生多受皮肉之苦。

      “好了!好了!青青你准备,第一鞭来了!”说完将手中皮带高举,在空中“呼”的一声,然后抽打在青青本已红肿的屁股上。

      “啪!”

      “哇!”青青没想到那疼痛会如此难当,失声叫喊。

      “叫什么叫,只是第一鞭!如果再叫喊,一切刑罚加倍从来!”加贝怒喝道。

      “青青,只剩五鞭很快就过去的!”我说道,希望她会继续忍耐下去。

      “是!老师我知道了!”青青回道。也不知是对我还是对加贝说的。

      “好!继续!”加贝喝道。

      啪!”第二鞭打下,这一鞭打得较低,竟抽打在臀部与大腿接连的部位,该部位立时出现一到红色鞭痕。青青全身抖了一下,马上有将膝盖紧紧我住,忍住了这第二鞭。

      “好,非常好!”加贝道。

      跟着皮带以下接一下的往青青的屁股抽下。

      “啪!”

      “啪!”

      “啪!”

      终于只剩最后一鞭了。

      加贝再次高举皮带,用尽吃奶之力,狠狠的抽下,由于青青的屁股已被打得红肿一片,再加上她细皮嫩肉的屁股又怎么经得起如此抽打,这第六鞭又不偏不倚打在原来的第一道伤痕上,那肌肤立刻皮破血流。

      青青颤抖着忍受了这一切的痛楚,她很想哭出来,她很想大声喊叫以减轻皮肉上的痛苦。

      “好!你现在可以起身了,把底裤穿上,然后到我办公室门口等我。”加贝道。

      “是老师!”青青忍着痛楚回道。跟着慢慢站起来,轻轻的把底裤穿回,当底裤穿回时,由于青青的屁股已比刚才肿大了一倍,只痛得她几乎要哭喊出来。

      “没事吧?”我关怀的问。

      青青摇摇头不敢回答。

      “还有你!不要以为我这就算了,你与青青一同到我办公室等我,我还要好好跟你算一算。”加贝对站在一旁的清越道。

      “好的!老师我任由你处罚!”清越回道。

      “好,还不快滚!”加贝喝道。

      青青带着屁股上的疼痛与清越一同回到球场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有清越扶着,一步一步的走向加贝的办公室。清越内心明白自己将要受的处罚绝不比青青的轻,但她还是没把害怕展露出来。真是一位又勇敢又讲义气的一位女子。

      我见这她们慢慢消失在眼中,这才和加贝步向球场。狱卒,我们开始吧!打完球赛,我还要好好的体罚一下清越这贱骨头,否则越来越不像话!”加贝似乎根本无心打球,只盼望着回到办公室继续清越的处分。

      那场球赛终于结束。“狱卒,我们到办公室再谈吧!”加贝道。“也好,反正时间还早。”我回道。

      “那快走吧!”加贝一边说一边收拾自己的运动用品。

      “好!”我心里明白加贝是急着回办公室处罚清越,但也不便多说,只是随他一同走向他的办公室,准备开始另一场体罚。

      在加贝的办公室……

      “清越,你不应该为了我而得罪加贝老师。”青青说道。

      “青青,我们是不是朋友?”清越回道。

      “当然是!”青青道。

      “如果是朋友,那就不许你再说什么应不应该的!”清越道。

      “但是……”

      “别再但是了,我为朋友受点皮肉之苦算得了什么?”清越插口道。

      “我……”青青感激得不知如何回答。

      “到了!”门外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我和加贝到了办公室了。我们一进门就见青青和清越两人正站在加贝的桌子前,等候加贝回来宣布清越所要受的刑罚。

      “老师好!”青青和清越一见我们,立刻问候道。

      “好!”我回道。

      “你们知道为何叫你们来此吗?”加贝走到她们面前问道。“因为我犯了校规,所以必须受到处罚。”青青回道。

      “那你呢?”加贝面对清越问道。

      “我不知道!”清越道。

      “你到现在还敢顶嘴!今天非好好教导教导你不可!”加贝生气的说道。

      “那请老师开始吧!”清越毫无畏惧的回道。

      “好!看你硬到什么时候?”加贝冷冷道。

      “老师,清越她……”青青赶紧向加贝求情。

      “你住嘴!没你的事!否则连你也一起罚!”加贝不让青青说下去。

      “老师,要罚就罚,不要把青青也扯下去!”清越怕青青有再受罚。

      “好!你们很讲义气,我不会罚青青的,她已受到了应有的处罚,现在轮到你了!”加贝道。

      “那开始吧!”清越道。

      “把双手放到身后,我要先掌你二十下嘴巴!看你还嘴硬不嘴硬?加贝说罢,从自己桌子的抽屉一把一尺多长,一寸宽的小板子。

      “开始吧!”清越望着那刑具,昂起头,毫无畏惧的说道。

      “好!”加贝说完,说中板子高举,接着狠狠的朝清越的左脸颊打去。

      “啪!”清越的左脸立刻红了起来。

      “一!”加贝喊着数。

      清越一声不发,只是强行忍着。

      “啪!”那板子往回打去,打在清越的右脸颊。

      “二!”加贝口中继续叫道。

      就这样,清越的脸颊在加贝无情板子左右开弓下,不一会儿已经红肿一片。

      “啪!”“三!”……“啪!”“十二!”

      十多下后,清越的嘴唇已经开始皮破血流,但她依然咬紧牙根,一声不响的忍受着那无情的板子劈劈啪啪的打在自己脸上。

      “老……”青青见到清越的惨状,恨不得上前求情。

      “没事的。”我见青青欲上前求情,赶紧阻止她,以免她也受到多余的处罚。

      “啪!”“十三!”……“啪!”“二十!”

      终于,二十下板子打完。

      此时清越的脸颊已红肿不堪,嘴角还流着血。

      “怎么样?知错了吧?”加贝把板子放在桌子上,满意的问道。

      “打就打!还问这么多干吗?”清越依然不服输。

      “看来你还没学乖!将手按在桌子上,弯下腰,把屁股撅起!听到吗?”加贝怒道。

      清越也不做多余的口舌之争,走到桌子前面,依照加贝的命令,把双手按在桌面上,翘起自己的小屁股,准备迎接加贝的处罚。

      “好!”加贝见清越已摆好姿势,满意说道。

      “现在要打你的屁股四十下板子!”说罢,从刑具架上取下一把两尺长,两寸宽,半寸厚的板子。然后走到清越的身后。

      “准备了!”加贝道。

      “开始吧!”清越昂起头说道。

      加贝二话不说将手中木板子抡起,跟着狠狠的往清越的屁股抽下。“啪!”那板子打在清越穿着短裙的屁股上,发出了震天巨响。清越整个人几乎被打得向前移动,但很快又摆回原来的姿势。

      “一!”加贝喝道。

      “青越……”青青见清越所受的酷全都为了自己,不免有些心痛。

      我轻拍青青的肩膀,暗示她不可求饶,否则清越要受的痛楚可能会“加倍”。

      “啪!”“二!”

      “啪!”“十二!”

      每一板子打下,都几乎陷入了清越的屁股几分,虽然清越的小屁股隔着短裙,但不难想向她屁股此刻必然已红肿不堪。

      “啪!”“十八!”

      “啪!”“二十五!”

      清越没有求饶也没有叫喊,只是静静的承受着这无情的毒打,一声不哼。我开是有点佩服眼前这年轻女孩,竟有这般忍受痛楚的能耐。

      “啪!”“三十!”

      “啪!”“三十五!”

      只见清越按在桌上的双手已开始颤抖,由此可知她所受的痛楚已到了非她所能忍受的程度。但坚强的她竟依然默默的承受。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1
    • 28
    • 0
    • 29
    • 1.6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腻二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阿告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5252526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晨幽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fear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贾斯丁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哈巴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张琳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暮色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23hbkk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mnnnwe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dsfffff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yy292929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Aries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