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MF][转载]

        “我有…你不能…”

       

       

       

          季杳被他这一连串动作惊呆了,话语间已没了在阳台时的那般理直气壮,嚣张的气焰被灭了大半。

       

       

       

          “有也没用,趴好。”

       

       

       

          “孟迢你…疼!”

       

       

       

          季杳瞪大了双眼,准备直接翻身起来,却被一记狠厉的皮带抽的直接趴了下去,这一下是斜着削下来的,从右侧的腰下起横穿到左侧的大腿根部,她能清楚的感觉到那块皮肉在不断肿胀发烫。

       

       

       

          “我可不疼,宝贝儿,挨揍的是你,要疼的也是你。”

       

       

       

          “不许躲,不许挡。”

       

       

       

          孟迢把皮带重新折了几折,在空中甩了几下,找了个最顺手的长度,“可以哭,虽然半夜大声喧哗是不对的,但咱家隔音做的挺不错,你应该只能吵到我。”

       

       

       

          “打之前先告诉你为什么挨打,大半夜不睡觉,穿这点儿就跑阳台去吹风背书,是嫌自己活的太舒服故意想找点罪受吗?”

       

       

       

          孟迢接着正色道,“想找罪受容易啊,直接来找我不好吗?第一次抓到,只打你50下,下次再让我碰见你折腾自己,就得把这条皮带抽断了。”

       

       

       

          说着把她的睡裤一把扯了下来,同时往tu-n峰上甩了一记。

       

       

       

          季杳刚才在冷风里吹了那么久都没红的耳朵,到了屋里倒是红了。疼是疼,但终归还在忍耐范围内,可她从小就没挨过打,这样未免也太羞耻了些。

       

       

       

          总共就那么大点地方,不过十来下便从上倒下被红愣填的满满当当,当下一记带着破风声的皮带又压在了tu-n峰上时,季杳只觉得痛楚直接翻了好几倍,不自觉的要伸手去挡。

    • 0
    • 0
    • 0
    • 73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