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春儿王妃3

      丫头连求饶都不敢,责问王妃以下问上是要挨打的,不过代王爷问的全是心腹丫头,虽然挨打也是去衣在王爷面前,这是一种奖赏了。打过以后,也有赏钱,要是不一小心会被王爷看中,被收为通房。版权所有
      当然梁佑心中最爱的,还是春儿这个王妃。版权所有
      热水和巾帛让春儿疼得难忍,不过看到丫头,听到皮鞭声和她的呻吟声,春儿暂时也能忍。直到梁佑转过面庞来:“怎么王妃没有声音?”版权所有
      妈妈们强行分开春儿大腿,用力擦拭着她刚才受刑的地方。春儿毫无征兆地遇到这痛楚,又咧开嘴哇哇的哭起来版权所有
      “就是要痛,才有作用。洗过就出来挨打吧,今天的天气好,到外面来打桃枝儿和板子。”梁佑说过,自己先出去了。版权所有
      外面院子里桃花大放,梁佑在桃花下坐下来,看着半扶半抱着春儿出来,让她趴在一个架子上,双手有人按着,双脚着地也有人按着。春儿开始呜咽:“春儿知错,春儿乖。”版权所有
      “回王爷,先板子先桃枝儿呢。”有人来回话,梁佑道:“先板子,打三十,要是不乖,再打三十。”版权所有
      厚厚的一分厚板子高举起来,对着雪白的小屁股重重击打过去。春风里,桃花粉色,屁股着这一下子,也有了粉色。春儿吃力的想着规矩:“谢佑哥教训。”版权所有
      “嗯,再打,”梁佑看得很是喜欢,成亲半年来这时时的责打,让春儿越变越乖。“啪”春儿又受了第二板,再吃力地道:“春儿知错。”这疼痛从屁股上一直传到脑子里,让春儿在这时候反而清醒,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版权所有
      “啪啪,”有时候是连声打,“啪,啪,”有时候是慢慢一板子一板子的打。春儿哭着求着直到打完板子,身上又是一身汗水,不过小屁股已经变得粉红。版权所有
      丫头们送上新摘的桃枝子来,梁佑只看一眼就点头:“王妃今天乖巧,打二十吧。”扶着春儿地来道谢过,让她重新趴好,两个丫头一左一右把她小屁股扒开,左边的先责问:“王爷责打王妃哪里?”版权所有
      春儿满面通红:“打奴的屁股沟儿。”一下子桃枝打下来,要不是人按着,春儿可以跳起来。右边丫头再责问:“王妃可喜欢?”春儿低声呢喃:“喜欢。”又是一下子下来,谁会喜欢这个,不过是为着王爷喜欢,春儿不得不挨打。版权所有
      春风中,“啪啪,啪啪啪”,春儿王妃挨了一个不亦乐乎。最后被扶到梁佑面前跪拜时,已经没了半点儿力气。梁佑赏她:“回去歇着吧,晚上我再好好调教你。”春儿如临大赦,恭敬地叩了头,被人抱回去。版权所有
      晚上星月高升时,梁佑一身紫衣来到春儿房中。解去衣服上床,见春儿只着一身透明如蝉翼的轻纱衣服跪在床上等着自己。版权所有
      隔着这纱衣看不到她腿中间的伤痕,却可以看到她粉红的小屁股。梁佑大喜上了床,命春儿跪在身边。扯去她纱衣,露出雪白的身子来,梁佑慢慢抚着乳尖,还是教训:“打过是不是舒服?版权所有
      “是,佑哥赏过责打,奴浑身上下都是舒服的。”春儿更为恭顺。梁佑手指继续抚着:“比刚来时听话多了。”版权所有
      春儿觉得身上热起来,不由自主发出呻吟声:“是,春儿要讨佑哥喜欢,要佑哥打我。”梁佑盯着这面色嫣红的面庞,促狭起来:“今天赏了细杖,晚上也有你受的。”手移到下面,在春儿的腿中间拧了一下。春儿身子一跳,又赶快跪好,疼得声音都变了:“谢佑哥。”版权所有
      又是一下子揉捏,春儿落下泪水来,梁佑故意的不移开手,手只在这里拧着捏着,又在挨过打的小屁股上拍打有声。版权所有
      春儿随着这每一下,都是要落下泪来的。最后被梁佑压在身下时,春儿更是痛得只知道求饶:“王爷饶我,不,求王爷赏我。”又痛得要道:“饶我吧,”再改口:“赏我才是。版权所有
      梁佑带着笑容,把春儿在身下压着弄着,听着她的求饶声,得到满足。版权所有
      一早是梁佑先醒来,见春儿在身边睡得香甜,就没有惊动她。到自己房中坐好办公事,春儿过一会儿来到,按着赏过细杖的规矩,这几天之内,都要陪在梁佑身边,由他亲自用手责罚。因为梁佑不喜欢让别人责罚春儿受过细杖的地方。这些地方,全是王爷的。版权所有
      春儿衣服里没有着小衣,只着外衣跪在梁佑身边。梁佑看一会儿公事,手伸过来在春儿屁股上拍打几下,听她求饶,再用手拧她中间几下,不重也不轻,只是时时让春儿觉得疼,听她的求饶声在耳边版权所有
      再轻的手劲拧一天下来,到晚上春儿再侍候时,已经是红肿许多。梁佑这时候就不再打她,而是一挨她身子,春儿就要痛求。版权所有
      这个时候痛求就有难度,求得不够悦耳好听,随时会…….梁佑想打的时候,就要怪春儿:“叫得忒难听。”把她身子轻轻一翻按在大腿上,举手就是一顿巴掌。帐中春色无比,传来春儿的哭求声:“不敢了,我好好侍候,饶了我,我用心侍候,不敢了,再不敢了惹王爷不喜欢…….”版权所有
      这哭声过后,梁佑再把春儿压在身下,逗弄她:“要不要赏?”春儿到这时候,紧紧抱住梁佑的身子哭求:“佑哥,春儿实在受不了啦,饶我一回吧,让丫头们侍候你。“版权所有
      “宝贝儿,我只要你。

    • 0
    • 6
    • 0
    • 1.4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WWW999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yjmLv.0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小清姝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北下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520520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