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8
    • 弄潮条例 中 转载 FF

      她脾气一般,除了和宿舍姐妹之间关系融洽之外,和其他人关系都一般。

      刘晓和自己并没有太多交集,但是却因为勤工俭学资格的问题曾经跟胖妞大吵过一架。

      宿管老师那边比较讨厌。她常常在熄灯后通宵写稿,常常被那个胡老师抓到。胡老师不过是个中年农村妇女,膀大腰圆,每次都大嗓门地骂那些违反舍规的同学—要是俺女儿,大笤帚子狠狠抽你们!……现在算是得偿所愿了?

      至于弄潮……顾羽一阵苦笑。

      跟大一新生一起去做发行,挨栋宿舍去敲门送弄潮倒也算了。

      顾羽想起来黄旭劝自己的时候,李蕊推门进来的那个表情。

      虽然她片刻之后就露出微笑,若无其事地问,“怎么啦,你们刚才在说什么?”但顾羽可以百分百确定,她绝对听到了自己和黄旭的对话。

      ……平生没做过什么扪心自问会后悔的事。

      情难自禁,几乎陷落成为破坏别人感情的小三,算是最错的一件。

      如果李蕊要报复,每天把她揍一顿加罚三分都有可能。—但,如果真这样的话,顾羽觉得,这也是自己该受的。

      只是,屁股受不受得了呢?

      最最麻烦的还不是这里。

      而是宿舍姐妹们。

      四点多,主干道上出来吃早晚饭的人渐多起来。不少人认出顾羽,好奇地打量过来。顾羽坐不住,起身回宿舍去。

      周五的这个点,胖妞出去补课,辛然去约会,邢云要训练,应该都不在屋子里。

      刚好自己可以静一静。

      推开门的一瞬间,顾羽只是在想,咦,原来有人在啊。

      胖妞却好像受了惊吓似地,手忙脚乱去关电脑,偏偏不知道什么程序卡住了,关不掉。

      顾羽有些好奇地被吸引过去,“你在看视频啊?什么片子?”

      十几秒后顾羽有点诧异地看住胖妞,“你在看我挨打时候的视频?……”

      “我……我只是……看一下……”胖妞吞吞吐吐的,脸色反常的潮红。

      “这个又是什么?”顾羽留心到视频底下衬着的论坛,细细看去,“痛打娇臀……图文视频站?”

      “不是,是……”胖妞快哭了起来,“顾羽我错了,对不起,我……你别问了……”

      “不是,到底有啥对不起的?”顾羽有些纳闷,下意识地觉得跟这论坛有关系,于是伸手按着胖妞的鼠标去操作—奇了怪了,刚才卡住的程序现在无比流畅,关掉视频之后就是各种图片和文字展现在顾羽眼前。

      顾羽看了一会儿那满屏的绯红或深红或带血痕的屁股,慢慢冷静下来。

      “这算是……SM相关站?胖妞你口味略重啊。”

      “不是的,我是……点错了……”

      “点错了?我看看,会员名:平平小汤团,积分:1680……”

      “不是的……好吧……我承认我是出于好奇,偶尔看一下。这个不是SM!只是……只是打……打……”

      “打屁股。”顾羽替她说。

      “是……只是管教……很多时候出于爱……不是那种H的!”

      “不H的话你看着干嘛?”顾羽笑着拍了拍胖妞的肩膀,“有人吃酸有人吃甜,你喜欢啥你就看好了。不过拿我的视频来爽,好像有点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的意思。”

      “小羽我真的……没想那么多……只是忽然看到平时上的网站上面竟然有你的视频,所以就手贱……求求你,别告诉别人我的……我的小爱好行不行?”

      “行。”顾羽忽然想到点啥,“那个,既然没人,妞妞你认认真真跟我说啊—你喜欢,嗯,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你是倾向于S,还是M啊?”

      “不叫这个,叫主动被动。”

      “好好好,Top Bottom也好,什么都行。你告诉我嘛,你想打人吗?”

      胖妞快要哭了的感觉,承认说,“想。”

      “……那,打我好不好?”顾羽很认真地问。

      胖妞吃惊地看着她。

      “做我们寝室长。然后么,”顾羽叹口气,“隔三岔五随便打一顿,向校领导交差。”

      “为什么!我不要!”胖妞反应剧烈。

      “因为我跟他们谈了下,这样子的话你们几个都会因为花力气看管我,而受到一些体罚条例上面的优待—或者说,至少不要因为我的关系被苛待吧。”

      胖妞仰头看着顾羽。

      顾羽对她点了点头。

      胖妞差点点头,忽然又重重摇头。

      “如果我答应,那成了什么人了?我喜欢看看这些东西……也是作为一种游戏,一种放松。这个跟违背别人的意志,去施加肉体的伤害这种,完全是两件事情,完全不同。”

      顾羽眯着眼睛看胖妞。

      “……怎么啦?你不高兴?但是我真的不能这样做。小羽你别生气。如果我没有这种爱好的话,我一定答应你。但是现在就是因为有,所以……你能明白不?”

      “能……我觉得我们家妞妞很棒。”顾羽伸手抱了一下肥嘟嘟的姐妹,“辛然肯定下不了手,看来这事儿还得找邢云。”

      邢云开会回来,拎着一堆东西。

      最显眼的就是顾羽见过的那把铁尺。

      胖妞拿手去摸,邢云眼疾手快操起来迅速扔进抽屉,“我选它就是因为可以藏起来,眼不见为净。”

      顾羽笑了下拿了另外一叠单子看,“这些就是罚分单?”

      “这个是。”邢云把单子分成两摞,“我每天可以扣你一分,楼下胡大妈两分。刘晓一分,老班两分。然后你们那个什么破报纸,来了个发行部主任,大一的小男生,一分。你情敌李蕊两分。”

      “一共九分,乘以十五的话一百三十五。”顾羽准确速算出来,“要是我得罪了全世界,就要每天挨一百三十五下。”

      “这些是要去学生处结算的,还有我们手里的。”邢云把另外一叠纸指给她看。

      那是一张登记表格,第一行:执行人—被执行人—

      第二行是工具—次数—

      第三行是事由。

      最下面是两块空白区域。

      “这是干嘛的?”

      “唯一的收获。”邢云从一堆东西里面把一个袋子翻出来,打开,是一个立拍得相机和一卷相纸。

      顾羽瞬间明白过来,“给我拍照?”

      “给你的屁股拍照。照片上是自带系统时间的,打之前怎么样打之后怎么样一目了然。”

      “人类智慧的结晶。”顾羽叹口气。

      胖妞趁着我们说话,已经偷偷把铁尺拿出来看。

      “铁的,好可怕呀。”辛然在一边发表意见。

      胖妞开玩笑地拿铁尺打了辛然一下。

      辛然最怕疼,尖叫着跳起来,却不小心撞翻了桌上的水杯。

      顾羽和邢云手忙脚乱把体罚表格罚分单还有相机相纸抢救出来。

      邢云脸色阴沉地看着那两个凶手,“我都放起来了,还拿?拿了还玩?别忘记我手里的分数单可以罚任何人,这把尺也随时可以打你们的屁股哦!”

      顾羽拉了拉邢云,摇摇头。

      邢云把铁尺一摔,“谁都不许再拿出来!”

      胖妞已经快哭出来了,“对不起啦,不怪辛然,是我不好。”

      “没事没事,弄湿了晒干就好。来,我们来拍合影,看看相机有没有进水。”

      四个姑娘头碰头,对着大眼睛相机摆出pose。

      西瓜甜不甜?

      甜—

      相纸上留下的是笑容,是委屈,也是青春。

      晚上辛然小心翼翼去收晒在晾衣绳上面的表格。

      “留下水渍了,也不知道要不要紧。对了,云儿啊,其他人也是一人一把这种铁尺吗?”

      “不是,有两把尺,一把我抢了,一把那个发行主任小男孩跟我差不多手快抢走。然后刘晓拿了两根爱的小手,自己留一根,给了老班一根。剩下那两个看起来很吓人的篾条就留给李蕊和胡大妈了。”

      “哎,咱们肯定不会打小羽,老班也不会。胡大妈—”

      邢云接口,“我想给胡大妈送点东西,这样小羽估计能好过点。”

      “送什么?”辛然一下子来了兴致,“我让我哥派司机送点好烟好酒来?”

      “……汪美英教了她半天怎么用那相机,后来胡妈嘀咕了句,说还不如给个卡片机呢。”邢云想了想,“她儿子才上初中,应该很想要相机手机之类的吧。”

      “太容易了。”辛然蹦下来拖出抽屉背后一个脏兮兮的盒子打开,“各任追求者送的相机手机,我全存这儿了,看,一二三四,四个,随便挑。”

      “哇,你这白富美。”邢云伸出手指弹了下辛然。“那这块解决了。刘晓这人谁比较熟?”

      齐唰唰看过去,胖妞瞬间脸红了。

      “我明天找她吃饭,跟她聊聊吧。五一前她提过想到我们老家那边去做论文调研,我当时……就,没答应。不过现在想想,也挺好的……”

      “起码人家治学严谨,”顾羽笑着说,“不像某两位,论文都是拼贴的。”

      邢云瞪了她一眼,辛然就啊呀呀那又怎么样地娇嗔了下。

      “好了,学习生活全方位搞定之后,弄潮那边……小羽你只能自求多福了。”

      自求多福。

      顾羽深吸口气,“后天晚上例会,去过就知道了。”

      七点钟例会。

      顾羽六点半就在教室里坐着。

      一个陌生的男孩子走进来,直接朝她走过来,“我叫陈磊磊,发行部的。师姐你好。”

      “发行部……主任?”

      “是呀。以后能跟师姐共事了,很荣幸。”

      顾羽苦笑了笑,“我不是很擅长发报纸。”

      陈磊磊从书包里面把那把和邢云一样的铁尺拿出来,“领导告诉我,让我找一切机会多多鞭挞师姐。”

      顾羽挑了挑眉毛。

      “不过这件事情我觉得有点过于情色。”陈磊磊神秘地笑了笑,“骑着自行车,载着师姐去送报纸,送完就到情人廊那边,趁着夜黑无人,把师姐按在我膝盖上,扒下小裤裤,啪啪啪—”

      “喂。”顾羽打断小朋友无聊的玩笑,“我一点儿都不觉得情色好吗?”

      “态度这么凶啊?”陈磊磊笑得很无辜,“不愧是有独立精神的师姐呢。我可以追你么?”

      “为什么?”

      陈磊磊皱起了眉头,像只好看的小动物,“我设想了各种反应,就是没想到答案是这句反问。想追你就是想追你,有什么为什么?”

      “想追我可以,但是我只接受有理智有原因的吸引。如果你说喜欢我的样子身材,那谢了,滚。”

      “为了滚这个字,等下送完报纸我会给你二十下。”陈磊磊认认真真地看着顾羽,然后回答她的问题。“不是样子也不是身材。我喜欢你的—白衬衫和白短裤。”

      陈磊磊的态度让顾羽一晚上都心神不宁。

      开会的过程中虽然坐在教室的最角落,却跟坐在讲台上没区别,各种飘过来的眼神,惹得最后李蕊女王大发雷霆,把一堆干事狂骂了一顿拂袖而去。

      九点钟,准时出发跟着陈磊磊去送报纸。

      走出教室的时候顾羽和李蕊擦肩而过。李蕊没有再假装什么,看过去的眼神冷冰冰的,只说了一句话,“送完回总编室来。”

      九点钟,准时出发跟着陈磊磊去送报纸。

      走出教室的时候顾羽和李蕊擦肩而过。李蕊没有再假装什么,看过去的眼神冷冰冰的,只说了一句话,“送完回总编室来。”

      顾羽大概知道要回去干嘛。

      送报纸的过程也是种折辱。

      每个寝室看到顾羽的眼神都值得大玩味特玩味,人性这个垃圾桶,包罗万象,暧昧不清,你无法逃避,却也无法直视面对。

      ……送完了。

      顾羽呼出口气,下意识地往学生活动中心的方向走,去赴李蕊的鸿门宴。

      却被陈磊磊一把拉住,“我前面说的话,师姐忘了么?”

      “……你认真的?”

      “说脏话是坏习惯。你这么优雅的女孩子,应该改掉。”

      “关你JB事。”顾羽冷笑。

      “你又赚了二十下。”

      陈磊磊紧紧扣住顾羽的手臂,把她拖进了情人廊。

      这一块没有路灯,很多野鸳鸯小情人在这里席地缠绵,什么都做。学生无力开房,却也有生理需求,只得如此,弥足同情。校方也睁只眼闭只眼,不予严打。

      ……如果说,之前上体罚台的时候是看不见的体制在身后推。

      那么,现在就是有一个有形的手在前面拽,拽得顾羽火大—一个大一的学生哎!

      他力气很大。

      或者说男人真用力气起来怎么样女人也不是对手。

      他真把顾羽按在膝盖上—然后去扒她的长裤。

      周遭一片漆黑。顾羽挣扎了一会,终于发现徒劳。

      陈磊磊没有脱内裤。

      铁尺隔着一层薄薄的棉落下来。

      被藤条打伤的痕迹这几天正是结疤后期,并不痛,却痒得很难受。

      铁尺打下来的力度竟然让顾羽觉得蛮舒服的。

      陈磊磊忽然问,“几下了?”

      顾羽茫然,“我怎么知道?”

      “那重来。你报数。”

      “做梦。”

      顾羽是绝对不会开口报数的人。

      但是这一提醒,人类的本能起了作用,顾羽心里下意识地数了下,七,八,九……十四,十五。

      陈磊磊停下来,“几下了?”

      “十五。”

      “你不是不报数的么?”

      “我有报?你幻听?”

      “心里报也算。”他不由分说地继续打下来。

      这次的力度显然大了很多。

      顾羽咬住下唇忍耐,不动,不叫,也不躲避。

      四十下打完,陈磊磊很守承诺地松开手。

      顾羽瞬间站起来,弹簧一样远离开他。

      陈磊磊忽然啊呀了一声,“忘记拍照片了—师姐你这顿打白挨了。”

      “没关系。我现在回总编室挨另外一顿。”顾羽冷笑着转身走。

      “另外一顿?为什么?”陈磊磊追上来。

      “不为什么—本来这套互助条例不就是为了让大家不为什么就可以揍人么。”

      “我不是那种人。”

      “与我无关。”

      走到学生活动中心的女厕门口,顾羽一个杀气凛冽的回头,“你要跟进来吗?”

      陈磊磊用看一个谜题的眼神看着她,终于默默退去。顾羽面对着女厕的镜子褪下运动中裤。

      那些印记还没有褪去。一顿狠狠的人身伤害的印记,本来就那么容易消失。黑紫色不再在,黄色绿色和青色占领着屁股,很丑陋。

      黑漆漆的情人廊里面一顿钢尺敲,没有给已经收口的伤处带来太重的负担,只是在这层丑陋上面蒙了一层淡淡的红色,倒好像没那么难看了。

      顾羽洗了下手,然后向总编室走过去。

      沿途的其他部门的办公室都熄了灯,看来今天大家都回去得很早。只有总编室里面还是灯火通明,人声嘈杂。

      顾羽敲了下门,忽然感觉不对。

      门没锁,可以直接推进去。

      总编室里面,三个女孩一个男孩,全部都低头撑在编辑桌旁,臀部高高翘起,裤子褪到膝盖下。

      大大小小的屁股上都已经布满红痕。

      几个女孩子在哭。

      李蕊拿着那把细竹篾,站在四个人的身后,看到顾羽进来丝毫没有惊讶的样子。

      “你再晚点回来,他们不知道会被打成什么样子呢。”她对着顾羽笑一笑,就好像从前还是好同学,好战友的时候那样。

      顾羽唯一的感觉就是血涌上头。

      四个人都是大二,都是从前评论部的主力。

      新生入学的时候被顾羽亲手招聘进入到《弄潮》;在一年的学习工作中崭露头角,被聘任为资深评论员或者评论副主编,挑起了评论版的大梁。

      按照惯例,明年大四的顾羽将退居幕后,成为《弄潮》的学生顾问。而这四个人当中会有一个人脱颖而出,成为评论版主编,相当于校学生会的正部长职务。

      如今这些明日精英好像小孩子一样,被打得泪痕满面。

      “这是在干嘛?”

      “评论部出的事情,不能让领头的一个人担,他们早应该受点惩罚了难道不是?”李蕊笑着回答,手臂高高挥起,呼地一下,抽在一个女孩的臀峰正中。

      那个女孩大叫起来,“太疼了……师姐……实在太疼了,别打我了……求求你。”

      “跟老师们说去嘛。”李蕊一边甜甜笑一边狠狠揍的气场已经不大像是一个普通的二十岁的大学生。

      而是一个……怎么说,怨恨中的女人?

      “你要打就打我。”顾羽把这句话说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李蕊想听的那一句。

      “打你一个人只能打一百下,打他们四个的话可以打四百下。”李蕊理了理头发,“黄旭一直叫我要减肥,还是多运动一下比较好。”

      下一下抽在唯一那个男生的屁股上。他很瘦,屁股上几乎没有肉,一篾条下去,几乎是打在骨头上,他狠狠抖了下,才没有喊出声来。

      “不拍照,你随便打。”顾羽豁出去了,“都算我的。让他们回去。”

      李蕊冷笑着拒绝,“虽然你很欠揍,但是今天我就不揍你。想打你的话,接下来我每天都可以,我何必今天打?”

      顾羽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和渺小。

      是,自己可以为所欲为,嘴硬地表示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但是身边的人呢?

      今天是评论部的四大天王,明天就会是118宿舍的姐妹花。

      强权面前,你不妥协,就是祸害。

      顾羽其实很想冲上去,夺下李蕊手里的凶器,大不了两个姑娘扭打在一起,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但是然后呢?

      留校察看期间打架,伤人。

      自己会被再度痛打。

      再度需要麻烦宿舍姐妹照顾。

      再度惹来李蕊心中更深层次的怒火。

      她要想报复的话,可以用篾条抽弄潮每个人的屁股,天天抽,按照三顿饭抽。

      而她顾羽,无能为力。

      顾羽跪了下来。

      李蕊略微停了下手,然后又发狠似地在四个人身上各抽了一下狠的,反手摔了篾条。

      “滚吧。”

      女王大人恩旨。

      四个师弟师妹大气不敢喘,急忙提上裤子,匆匆而去。

      顾羽不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她,是怨还是恨,也不敢去看他们离开时候的表情和眼神。

      总编室的门开着,被风吹得摇摇晃晃。

      李蕊走过来,捡起篾条,伸手捏住顾羽的下巴。

      顾羽试图说什么。

      却被她一篾条抽在了面孔上。

      顾羽懵了一下。

      “好贱。”李蕊轻轻地说。

      顾羽想,大概是在说她跪下的行为吧,或者就是说……跟黄旭那一时失足的过往。

      不管怎么样。

      她道歉,“对不起。”

      “道歉有用的话,要体罚干嘛?”顾羽没哭,李蕊倒抽了一下鼻子。她用篾条点了点编辑桌,“过去站好。不许动,不许哭,不许叫,不许发出一点点声音。”

      “……好。”

      “四百下。有一点点违规,就从头开始。”李蕊露出一丝快意的表情,“我每打你一下,就报出数字,并且说一遍,对不起。”

      顾羽看了一眼晃荡的门,确认李蕊没有关门的意思。

      也没有花太久,顾羽接受了屁股朝着门口的事实,慢慢脱下了运动裤和内裤。

      等了很久,李蕊的篾条才招呼上来。

      ……这些细细的小恶魔。

      真的不重,皮肉没有被压痛的感觉。但是却疼,火辣辣的,每一条细篾丝都带来清晰的刺痛,二三十条刺痛感叠加,叫人很像尖叫着跳起来转圈。

      “我刚才说什么?”李蕊问。

      顾羽才意识到自己失神,赶紧开口,“一。……对不起。”

      —开口报数和道歉比挨打忍痛更难。

      哪怕顾羽是真的觉得抱歉,这样的行为,也已经屈辱到撕碎了她的一切尊严。

      是,本来就没什么可尊严的了。

      人被刑罚践踏。

      刑罚又被私刑践踏。

      李蕊一下一下抽下来。

      一百多下的时候,她已经气喘吁吁。

      黄旭说得没错,她需要运动。

      顾羽甚至于开始同情起她的手来—一定很酸吧,明天还能抬得起来么?

      反而是痛,打着打着,也习惯了,最后还有点麻木了。

      打到两百多下的时候,李蕊的速度和力度已经显然放慢。顾羽没有开口,静静伏在那里,给她,也给自己更多时间休息。

      满三百的时候李蕊终于打不动了,把篾条仍在地上,退到沙发上坐下来。

      顾羽回头看她,“我……可以起来?”

      李蕊的眼睛血红的,像只兔子。“你不怕挨打。我惩罚不了你。”

      “谁说我不怕。”顾羽咬着下唇,“说真的,当很痛很痛的时候我会刻意去想自己犯的错误,然后就可以忍耐下去了。”

      “你犯的错误?”李蕊不相信,“你也会承认自己会犯错?”

      “你以为我的道歉不是诚心的吗?”顾羽反手去抚摩自己滚烫的屁股。虽然威力不大,伤得不深,但反复挨揍集中被打的臀峰那里还是肿胀到不行。“我不想为自己辩解……但,当时是他追的我,不是我追的他。李蕊,我或者是你的仇敌,但是,黄旭那个人……其实你应该再好好看看清楚的。”

      “我跟他分手了。”李蕊的口气淡漠。

      轮到顾羽瞪大眼睛,“什么时候的事儿?”

      “前天。我决定不保研,出国去念传媒。把决定告诉他,他就同意分了。”

      李蕊的眼睛里有失恋的痛苦,也有不可拗折的坚定。“这顿打还有一百下,我们改天再算。算完以后以前的事情就算两清—你好好送你的报纸,我时间不多要开始准备申请材料。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回去找黄旭再在一起。”

      “我不会。”

      “会不会都不干我事了。”李蕊的脸上露出终于放松的神情。

      顾羽一瘸一拐回到宿舍,把自己面朝下扔上床。

      辛然呀地叫起来,“怎么样怎么样?让我看看。”

      “不看。”顾羽心情不好,伸手把床帘子拉起来。

      片刻之后帘子被唰地一下拉开。邢云用一种不可抗拒的气势一手按住顾羽的手,另一手把她的裤子扯了下来。

      “干什么!”顾羽捂住臀部坐起来,又嗳哟了一声侧倒下去。

      “不管为什么你心理受了打击,生理上还是得处理是不是?—哟,这谁打的?”

      一看就知道打人的那个极不专业,其他地方基本看不出新伤只有旧痕;但是臀峰那边被打得乱七八糟的布满了细细的红痕,擦破了一片油皮。

      顾羽根本不想解释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一反平时牙尖嘴利的常态,闷闷地趴在那里任凭邢云动手。

      邢云把药膏抹完了看见顾羽连话也不答,随手在她臀腿交接的地方重重拍了一掌,“问你话呢。”

      顾羽被一掌拍出了眼泪,咬着枕巾哭起来。

      邢云愣在那。

      辛然跑过来,“怎么啦?……云儿,你把小羽打哭了?”

      “算是吧。”邢云郁闷至极地站起来,“你陪她,我出去跑步了。”

      “别。”顾羽伸手抓住邢云的衣角,“……别走。”

      “不走在这儿陪你哭啊?”

      “好了啦,”辛然打圆场,“云儿你跟小羽犟什么,她心情不好我们就安安静静陪陪她呗。”

      邢云叹口气,“我是想陪,但我这人……你们也知道,我脾气直,也不会哄人。有你陪她不就好了嘛。”

      辛然坐下来,温柔地摸了摸顾羽的头发,“你说,你要云儿,还是我?”

      “都要。”顾羽可怜兮兮地看着她们。

      “嘿!蹬鼻子上脸。”邢云坐在顾羽的另外一边,“陪你陪你陪你。”

      “我保证过一会就好。”

      “没关系,”辛然柔声安慰她,“小顾羽上次被打那么重都那么坚强,一点都没心理创伤。这次生理伤得不重,配点儿心理创伤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慢慢就都好啦!”

      邢云和顾羽同时笑出声来。

      沉默片刻,顾羽慢慢开口,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这就是封建社会时候连坐制度的厉害了。不管于公于私,你们家的小朋友们都是因为你受罪,换了谁心里都不好受。”邢云有点理解顾羽的眼泪,伸手过去紧紧握了握她的手。

      辛然想的却是完完全全另一件事,“那个陈磊磊帅不帅?哪个系的?我去打听下好不好?”

      “你要干嘛?”

      “你说干嘛!表白也!追你也!—如果人不错的话,可以啊!”辛然认真地瞪大眼睛,“才差两岁,很可能还不到两岁,根本连姐弟恋都不算!”

      “不可能的别乱想。”

      “为啥?特别丑?”

      “不丑,”开会时候见过本尊一次的邢云回忆,“干净阳光,气质挺好的一个大男孩。”

      “我绝对不好考虑一个第一次见面就打我的人。”

      “可是……”辛然皱眉头,“我觉得他打得也不重,而且听起来也是因为关心你,为你好的感觉,不算很恶劣呀。”

      “关心我就可以打我?”顾羽翻翻白眼,“就是这种观点让我们没办法进步。第一,至少我认为,除了法律之外,没有人有权利评价、审判、惩罚我的行为。第二,比起恶形恶状伤害别人的人来说,我更恨那些以爱之名行侮辱与损害之实的人。他们同样的不懂得尊重他人,然后还有更大的欺骗性。”

      辛然听得一愣一愣的。

      胖妞刚回到宿舍,在门口听到这一段,虽然不知道前情提要却还是举起了大拇指。“你们俩的专业课要是好好听过一两节,就能懂小羽在说啥啦。”

      邢云翻了个白眼,“我能懂。我天生就是这种人。”

      只剩下辛然孤孤单单被群起攻之。不过好在小公主不是很介意这些价值观方面的东西,“那算啦,找个更听话的好男生好了。”

      —这么理解,倒也差不离。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2
    • 8
    • 0
    • 10
    • 87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0001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v文文g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gvj0k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qianqi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nnnn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340925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小黄鸭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