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春儿王妃2

      春儿吓得扭动着身子,这却是允许的。梁佑含笑让人:“问她
      一个水灵灵的丫头站出来脆生代梁佑责问:“王妃此时是作什么?”
      春儿含羞:“受王爷责打。”
      “为何责打王妃?
      “奴赏受王爷责打,才心里喜欢。王爷不在,天天盼着他回来责打。”这些话春儿初进王府就背下来的。回答错一个字,就不是杖责,而是梁佑自己厚重的手掌重重给一顿嘴巴子,然后站到院子里一站半天。
      一般梁佑,是不愿意打女人面庞的,打得不好看,而且也影响他自己的兴致。
      “王妃可服打?”丫头还在问。
      春儿羞得难言,低声道:“服打。”再道:“求王爷狠打奴。”
      梁佑呵呵笑了,眼睛里也有心疼。见细杖到来,命丫头退下去,自己上来问:“要再打细杖吗?”春儿颤抖起来:“佑哥,”挨打的时候,梁佑是允许春儿如以前一样喊自己的。此时梁佑再问:“要不要?”
      “要,求佑哥赏春儿细杖。”春儿艰难地才说出来。梁佑亲手细杖,不用力气一杖抽下,春儿疼得面色失色,好在她是从小受教导的,再疼再哭,也不会太走样。只是吸着凉气一时说不出话来。
      一杖又是一杖抽下来,梁佑为添色,总是均着打。打了五六下自己满意,停下来后春儿才得喘息,急忙道谢:“谢王爷责罚。”声音里还在哆嗦。
      原以为这过去了,可以去挨正经刑罚,不想梁佑还不尽兴,命人:“掀起两边来。”春儿魂飞天外:“佑哥,饶我一饶吧,佑哥,”春儿吓得奴字也忘了。
      “啪”地一道,抽在春儿大腿上。春儿吓得不敢说话,梁佑不一般不喜欢在挨打前打人,要打也是打在不易被看出来的地方。这一下子抽在大腿上肯定起红印子,是他生了气
      见春儿不再说话,梁佑才点头道:“这才乖。”一边过来一个丫头,掀起春儿花蕾两边的皱褶,露出暗红色的里面,这里才是真正柔嫩怕粗鲁的地方。
      梁佑也不敢用劲,只是轻轻抽打着。春儿身子扭动着,突然尖叫一声:“求王爷赏掩口帕子。”这疼,实在是受不了。
      “不赏,忍着。”梁佑有意犯一下坏,反而用一分力打在这柔嫩的中间。春儿不敢再尖叫,只是乱扭着身子呜呜的哭得很伤心。她身上全是汗水,人也在疼痛中不时享受到痛并快乐的快感。真到梁佑结束抱春儿在怀里,春儿钻在他怀里哭着还只有求饶:“不敢了,不敢了,这一次受教训了。”版权所有
      “受教训了,”梁佑抱着春儿往水盆走去,这一身汗要重洗才成。让人添热水来,春儿很害怕,小声地和他商议:“佑哥,打完了再洗吧,这样洗,很疼。”梁佑沉下脸:“又忘了,就是要让你疼,要让你明白不可以犯错。” 版权所有
      春儿委屈地道:“是。”这委屈的面容让梁佑心疼,他无奈的把春儿交到妈妈们手中:“好好洗洗。”自己让人搬了一把椅子来坐下,旁边跪着的是刚才代自己问话的丫头,梁佑道:“取鞭子来。”

    • 1
    • 2
    • 0
    • 1.5k
    • 卧龙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谢谢分享谢谢分享谢谢分享
    • 0
      dhh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