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金大师群侠传 MF 短篇集完整版 1

      周芷若折服丁敏君(上)

      废园北隅有个破败凉亭,亭中影影绰绰的聚集着二十来人,只听得一个女子声音说道:你是本门最年轻的弟子,论资望,说武功,哪一桩都轮不到你来做本派掌门……”

       

      张无忌认得是丁敏君的语音。

      此时星光黯淡,瞧出来朦胧一片,他凝神注视,隐约看清楚亭中有男有女,都是峨嵋派弟子,除丁敏君外,其余灭绝师太座下的诸多弟子似乎均在其内。左首一人身形修长,青裙曳地,正是周芷若。

       

      突然间墙外传来几声咳嗽,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说道:黑夜之中,你峨嵋派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甚么?一阵衣襟带风之声掠过空际,凉亭外已多了两人,却是金花婆婆和蛛儿。

      丁敏君矛头一转,对着其中一人道:金花婆婆,你来干甚么?金花婆婆道:我与尊师有旧,听闻尊师圆寂,不知继承人是哪位?

      周芷若上前施礼,说道:婆婆万福!峨嵋派第四代掌门人周芷若,问婆婆安好。

      丁敏君大声道:也不害臊,便自封为本派第四代掌门人了。

      金花婆婆早就看丁敏君不顺眼,右手挥去,顺手在丁敏君左颊上一掌,反手在她右颊上一掌,跟着又是顺手击左颊,反手击右颊,这四掌段落分明,人人都瞧得清清楚楚,但丁敏君全身给一股大力笼罩住了,四肢全然动弹不得,面颊连中四掌,绝无招架之能,总算金花婆婆掌上未运劲力,她才没受到重伤。蛛儿笑道:婆婆,你这手法我是学会了,就是没你这股内劲。我再来试试!丁敏君仍是被金花婆婆的内力逼住了,眼见蛛儿这一掌又要打到脸上,气愤之下,几欲晕去。

      突然间周芷若闪身而上,左手伸出,架开了蛛儿这一掌,说道:姊姊且住!转头向金花婆婆道:婆婆,本派同门武学上虽不及婆婆精湛,却也不容婆婆肆意欺凌。

      金花婆婆笑道,这女子一只欺辱你你怎么还帮她出头。

      周芷若摇头道,这是我门内之事,请金花婆婆不要管了。

      张无忌听了周芷若的话,不由得暗暗点头,周芷若的话进退有度,看来这些日子,她也长大了许多,若是这么发展下去,或许能做好峨眉掌门,可是,那却也得等的太久了,如果张无忌仍然是从前模样,或许不会过多干涉,可是他遭遇重重劫难,此时更是身居明教掌门高位,武功问鼎天下一流,性子早已经变得更加果断。

      索性直接现身出来,大步走到众人面前。

      无忌哥哥——”周芷若几乎就要叫出来,可是却生生止住了,自己发过的毒誓还在脑海中盘桓,可是师父又要自己以美人计骗取屠龙刀,周芷若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待张无忌才好。

      张无忌道,诸位峨眉派的姊妹们,你们好,金花婆婆,蛛儿,你好!

      此时的张无忌丰神俊秀,衣冠楚楚,顾盼之间,眼中神光熠熠,显然是武学大成,金花婆婆并未说话,光看内力,她便知道自己绝非此人对手,蛛儿也并没有认出他来,只是觉得这人生的真是好看,微微脸红,点了点头。

      而娥眉方面,以静玄师太为主的诸位峨眉派女弟子也都向着张无忌见礼,人心都是肉长,虽然灭绝师太与魔教不共戴天,然张无忌带领明教众人,在万安寺全力施救,她们才得以逃脱。

      否则,娥眉这些千娇百媚的女弟子,不知道还要在万安寺的大牢里面遭受多少零碎折磨。

      唯有丁敏君又是一声冷笑,道,哼!周芷若,你还敢说自己清白,你看,魔教的人都来寻你来了!

      张无忌笑道,那日,众人都听见师太临死前的遗言,将铁指环和掌门之位传给了周师妹,既然如此,周师妹就是名正言顺的峨眉派掌门,我虽然是魔教中人,可也知道尊师重道,不可以欺辱掌门。

      丁敏君刁钻蛮横,可是也只是在众师姐妹面前窝里横,张无忌的武功远远高于自己,纵然丁敏君再伶牙俐齿,在张无忌无形的威压之下,也一时语塞。

      周师妹!按照娥眉的规矩,顶撞,质疑掌门的弟子,如何责罚?张无忌朗声问道。

      周芷若熟读典籍,自然知道如何责罚,踌躇了片刻,道,按律,去衣,藤条责打裸臀三十鞭!

      你敢!丁敏君色厉内荏的叫到,她顿时有些慌张。

      如若还不悔改如何?张无忌又问道。

      当以藤鞭抽打臀沟三十鞭!另外一个女弟子接话道。

      这些门规律例,灭绝师太经常会考问,这女弟子就曾经因为犯错被打了臀沟,因此记得格外牢固。

      张无忌冷笑一声,看来灭绝大师圆寂以后,峨眉派也就没有什么门规了,真是人走茶凉,师太亲口说的话语,居然都没有人在意,原来峨眉派也都是一些——”

      张施主不必说了!这时候,灭绝师太的大弟子静玄师太忽然出言打断了张无忌的话语。

      我等遭逢大难,一时间还未缓过来,不过此时听闻张施主一言,犹如醍醐灌顶。说着,来到周芷若面前,单膝跪地,道,弟子静玄,拜见娥眉四代掌门!丁敏君以下犯上,顶撞掌门,请掌门下令责罚!

      这!周芷若还待推辞,可是张无忌悄悄向她挤了挤眼睛。

      周芷若聪慧异常,知道此刻不是继续推辞的时候,便狠下心来,冷声道,好,丁敏君以下犯上,顶撞掌门,规矩不可废!众弟子,与我拿下丁敏君,剥去裤裙,先裸责三十藤鞭,看她服是不服!

      周芷若!你好大的胆子!我也是四代弟子!你!你!你武功资历均不如我!你敢打我!静玄,你这个————啪!一句话还未说完,一名男弟子忽然闪身到了丁敏君的身边,狠狠一记耳光,将丁敏君抽倒在地,他暗暗喜欢静玄很久,虽然知道静玄一心出家,却也绝对容不得任何人辱骂静玄,因此丁敏君的毒舌恶名在外,她嘴里提到静玄,显然后面也不是什么好话,那男弟子就立即将丁敏君打倒在地。

      众位弟子都是遭逢大难,有些迷茫,不过此时被张无忌点醒,又得到了大师姐静玄的支持,瞬间就找到了主心骨,一个组织在建立凝聚力之前,必须得共通做一件事情,而不是内部大吵大嚷!

      而灭绝师太圆寂之后,在金花婆婆,张无忌有意无意之间的促成下,峨眉派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归心,而杀鸡儆猴,自然就用的是跳的最欢的丁敏君!

      这凉亭之中,最不缺的就是石桌石凳。

      丁敏君的武艺并不算如何高强,在场的人如果要分个三六九等,张无忌金花婆婆算是第一流,静玄几位师姐次之,周芷若虽然得了真传,不过内力稍逊,再次,而丁敏君的武功可以说是最低那一批,如果是搏命,恐怕都未必是蛛儿的对手。

      几名峨眉派的师兄师姐轻而易举就将丁敏君制伏了,双手反绑,按趴在一座龟裂的石桌上面,丁敏君俏眉倒竖!一脸愤恨!虽然不断拧动娇躯,却也挣脱不开。

      丁敏君身材高挑,肤色略微淡黄却也十分娇嫩,她虽然杏目怒瞪,俏眉立起,可若是细看,虽算不上绝世美女,却也颇有姿容,她面目俊俏,颇有楚楚之姿。

      丁敏君生来尖酸伶俐,爱耍阴谋诡计,即使是此时被反绑双手,封了穴道,可是依然眼珠乱转,在想着什么诡计。

      可惜的是,未来她将经受的,是任何阴谋诡计都没有用的!

      峨眉上下都是千娇百媚的少女弟子居多,在江湖上早就被众多门派和很多魔门宵小,甚至是绿林匪寨觊觎,当年灭绝在的时候,无人敢动,可是此时灭绝圆寂,这些女弟子其实早已对未来十分恐慌,张无忌此时在武林中的声望武功都意境远胜灭绝,他与周芷若的关系也已经不是秘密,在娥眉女弟子的心中,其实倒是希望能得张无忌庇佑的,而且静玄都已经公开承认了周芷若的掌门身份,因此娥眉众弟子都出奇的一致,众星捧月一般拥簇者周芷若,坐在丁敏君正对面的审问席上,周芷若看着丁敏君不忿的表情,轻轻摇头,道,娥眉四代弟子丁敏君,顶撞掌门,不知悔改!与我狠狠抽三十藤条!

      两名男弟子早就准备好了!

      一左一右,按住了丁敏君的腰臀,三下两下,便解开了她的裤带,将她的裤裙从臀翘上剥了下去!

      啊!丁敏君惊叫一声!

      你们这些混蛋,竟然真的敢这样做!

      丁敏君的裤裙被剥到膝弯,这时候已经是入夜,冷风习习,吹扫在丁敏君两腿之间,又冷又潮,真是羞愤欲死,在场别说还有很多娥眉男弟子和张无忌这些男子在,就算只是在女子面前剥去裤裙,以这样一种屈辱的姿势跪下,挨打受罚也足够羞愤!

      丁敏君顿时双脚乱踹,疯狂的左右蹬踢了起来,一只青花绣鞋都踢飞了出去。

      两个按人的峨眉弟子辈分都比丁敏君低,见丁师姐如此挣扎,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哼!

      张无忌自然要出面解围,他冷哼一声,虽然距离丁敏君还有一丈远的距离,可是内息一放,就将丁敏君压制住了。

      只听他冷然道,既然这位丁师姐不想穿着鞋袜,那边帮她去了。两位师姐妹手法轻,不如换两名男弟子来按着!

      什么!丁敏君一脸惊恐,她纵容再刁钻泼辣,也还是一个女子,甚是是个还未出阁的处子,光听见张无忌这样说,便已经羞愤得不知所云,却看见真的有两个男弟子从人群中走出来,不由得叫到,张无忌!你要是想娶我们娥眉弟子,需得我们同意,你如此对我,我不同意你和周芷若的事情!

      这一次,别说是张无忌,和蛛儿,金花婆婆,就连静玄等人都不由得哑然失笑。

      平日里,丁敏君一向是妄为惯了,大家都没有留意,她居然是如此胸大无脑之人,其实武林之中,像是灭绝那样心怀大志,以匡扶天下,发扬门派为己任的人几乎是凤毛麟角,像是周芷若这样信守诺言,相信毒誓的人其实也并不代表全部,更多人的其实很现实,看的也很透彻,如果张无忌想娶周芷若,明教没有意见,娥眉也不会反对,武当是张无忌娘家,六大门派都欠了张无忌人情,自然也不好说话,反对的人,也只有丁敏君一个而已。

      见得两个男弟子过来,丁敏君更加慌乱道,男女有别,你们起开!咱们都是娥眉弟子,你们怎可听外人的话对付我。

      其中一个男弟子年级不大,正是追星慕偶的时候,此时早就把张无忌当做自己崇拜的对象,道,丁师姐!张师兄此时虽然不是咱们娥眉的人,可是以后却不一定,我提前听听张师兄的话,却也没什么。

      呸!周芷若轻轻呸了一声,却并未多说,心中又是甜蜜,又是烦忧。

      张无忌却是多看了那男弟子两眼,觉得甚是顺眼。

      两名男弟子也不管丁敏君如何反抗,谩骂,讥讽,直接将手放在她的身下,一把将她的裤裙尽数剥了下去,另一只绣鞋和两片白绢布袜也一把撸了下去。

      啊!丁敏君又是一阵尖叫,两只修长白生生的小脚丫顿时也暴露在了众人的视野里面,她羞愤欲死,不断地踢动双脚,两个峨眉弟子却并不在意,丁敏君的内力已经被封了,这两只小白蹄子根本一点杀伤力也没有,他俩拿出丝带,将丁敏君的双脚绑了,一左一右,各自拴在了两条石头凳子上!

      干干净净的一对嫩蓉蓉的脚板心就这样摊在了石凳表面。

      这荒废的院子里面自然找不到硝制好的藤条,不过毕竟是凉亭园林,树木却是很多!

      几个峨眉弟子早就将一根根的树藤摘了下来,交叠绞编成足有铜钱粗细,二尺多长的两条藤杖——是的,这已经不能叫做藤鞭了,那个粗细,叫做藤杖显然更好一点。

      你们这些混蛋,凭什么打我!丁敏君显然还未意识到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形。

      啪!一个男弟子已经是一记重重的藤杖狠抽在了丁敏君的臀瓣儿上!

      峨眉派的家法非常严苛,这打藤一定是要运足了气力,高高扬起刑具,整个身子都抡半圈之后狠狠抽下去的!

      “————啊!丁敏君疼的大声惨叫了出来,这些练过武艺的家伙,手劲儿极大,虽然是就地取材,随意制作的刑具,可是随手一抽,依然给丁敏君带来了生死两难的剧痛!

      藤杖落在丁敏君的臀尖上,顿时砸下去一个凹面!丁敏君的惨叫不止,双手反绑背后,使劲的抓握和向后推着,可是却没有丝毫的用处!

      啪!另一边的娥眉男弟子也是运足了气力,一五一十的玩命抽打下去!

      丁敏君平日刁钻毒舌惯了,在门内也是不太招人待见,若此时受刑的是静玄等人,这些男弟子断不会下手如此狠辣!

      啊!嗷嗷———”丁敏君又是一声惨叫,混蛋!口中却依然不饶人的胡乱骂着。

      两条刑杖交叉抽下,在丁敏君丰硕圆滚的臀儿上留下两条鲜红的交叉伤痕!

      哼!这些峨眉男弟子早就想动丁敏君了,手里的长条刑杖毫不留情,狠狠对着丁敏君屁股肉儿最多的地方抽打着!

      高挑的身材的女子,一般都会有一对比较饱满健硕的臀瓣儿,丁敏君正好就是这一种!她虽然不算绝色,但是经年练武,又生长在峨眉山钟灵毓秀之地,餐风吐岚,吃蔬果,饮清泉,因此气韵神态,都远超寻常女子,臀腿的健硕程度,甚至比寻常汉子还要结实不少,唯独腰肢却是纤弱无骨,灵活如弓。

      此时一记记的藤杖抽在臀儿上,她那蛮腰便奋力的挣扎扭曲起来,可是她的身子被张无忌的内息压制,挣扎幅度本来就有限,双脚也被绑在石凳上,内力被封,与寻常女子无异,这样一来,上身双脚都动惮不得,唯有腰臀不断地左右摇摆扭动,不像是受刑挣扎,反而像是发情的母猫求欢一般羞耻。

      呸!不要脸!周围的很多女弟子都不好意思看丁敏君的窘态,而丁敏君就算知道自己此时的样子极为羞耻出丑,可是也毫无办法!

      那藤杖实在是太疼了!!

      即使是丁敏君这样身居内力的女侠也完全挺不住!

      何况两个打藤的,也都是同样内力颇深的娥眉男弟子。

      丁敏君初的时候还是谩骂不止,可是打过十藤之后,就只有哀嚎惨叫的功夫,完全没有骂人的空闲了。

      十藤打完了,两个男弟子也有点气喘吁吁,倒不是他们身子虚,而是这十记重藤,都是以最重的手法去狠打,其中耗费的体力,不异于一场大战。

      另有两名男弟子接过藤杖。

      好在这庭院荒废许久,里面的藤条都是十年以上的老藤,能够禁住内力灌输,若是寻常新藤,这么大力抽在丁敏君紧致饱满的臀峰上,早就把藤条打断了!

      此时丁敏君疼的哭叫不停,全身微微颤抖着,两片肥软圆滚的臀峰上,横七竖八,交叉交叠的罗列着十道鲜红色的藤花儿,虽然还未打破皮,可是表面的皮肉却已经有些油泞,每一条藤花的内侧都略微的凹陷下去,两边则是略隆肿起来,藤花边缘再往外延伸的皮肉则是发青紫色。

      丁敏君的腰臀还在无意识的微微扭动,风一吹,她的臀面都疼的像是小刀在削皮儿。

      新换上来的两个男弟子同样对丁敏君没什么好感,手里拎着藤杖,看了看,发现其中有几条老藤的表面已经裂开,便顺手抽出去,又编了几根完整的坚韧老藤进去,凌空甩了两下,破风声一响,丁敏君便吓得一缩脖子!

      啪!

      还未等她的脖子再伸出来,又是一记狠狠的藤条毒打,这一下藤条,竟是完全抽在某一条藤花上面!

      啊啊!啊啊!我!不啊!————”丁敏君痛得发出一堆没有意义的惨叫,藤条扬起,带起了一丝丝的皮肉丝儿和血花!这一记下手太狠!直接将丁敏君的臀皮都抽裂开了!

      啪!

      另一边的娥眉男弟子同样是一记藤条狠狠抽下来!

      啊!饶了我吧!丁敏君此时此刻,再也不敢毒舌骂人了!娇俏的脸蛋儿哭的涕泪遍布,像个泪人儿一样!

      啪!

      啪!

      然而藤条却完全不会停止,左右犹如一道道腥风,带着残影,狠狠抽打在丁敏君饱满圆滚的光溜溜屁股蛋上!

      不啊!掌门!我错了!丁敏君忽然叫了起来!

      掌门!我不敢了!

      啪!又是一下狠狠的抽击!鞭鞭见血。

      丁敏君疼的快要昏死过去了!两瓣屁股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

      十记藤条抽完,又换了两名弟子,不过这回事女弟子了,峨眉派这次出来二十几个人,其中只有五个男弟子,不过那两名女弟子,也都是身形比较健硕的,平日自然也是有些看不惯丁敏君仗着武艺和灭绝的宠爱欺辱旁人,颠倒是非,两名女弟子接过藤条,却并未将里面碎的几根老藤抽出去。

      掌门人!周掌门!你饶了我这次!我以后不敢说你了!

      围观众人都微微摇头,这句话说得,太不走心。

      就连一向是温婉的周芷若也有些不悦,并不理会丁敏君!

      啪!一名女弟子已经是一记藤条抽下去!

      啊!丁敏君疼的扭动臀腿,疯狂大喊,周芷若,你还待怎地,我已经承认你是掌门人了,你要打死我不成!

      啪!另外一名女弟子也是一藤抽下!

      啊!剧痛再次让丁敏君惨嚎起来,丁敏君本来就有着几分姿色,她的身材高挑,臀瓣更是比寻常的中原女子更加的丰腴挺翘,可是这连番二十几条藤条狠狠抽打下来!她的臀瓣上早就皮开肉绽,二十多道足有一寸宽的藤花儿开遍了她的屁股皮儿,一层层,一叠叠,青的紫的红的粉的白的,纵横交织,皮开肉绽,最初打的那几条藤花,原本中间是凹下去的,因为藤棍打的太重,一时间都回不过血,可是随着时间推移,被藤打过的皮儿更薄,血流回去之后,直接将那伤花儿充盈的肿胀起来,犹如一条条高高隆起的血檩子,后面的藤杖斜着切在这血檩子上,便将交叉点的皮子直接抽的裂开,血丝飞溅!

      啪!藤杖上的藤条断了几根,尖刺都散乱在丁敏君破皮的伤口上,老藤本来就有一定的微毒,这些有毒的藤丝儿散落在破了的藤花皮肉上,又酥麻又痛痒,一记记的藤杖再隔着断了的藤丝儿抽在臀瓣上,更是十分难熬!

      啪!

      啪!

      最后两下藤条打完。

      几个峨眉弟子将丁敏君解开,将她提溜到周芷若的面前跪好了。

      丁敏君,你这次,知道错了吗!

      是!丁敏君哭着说,我知道错了!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

      以后,你还敢诋毁,顶撞掌门人吗?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丁敏君一脸泪珠儿,再也不复之前冷傲刁钻的神色,心里却想,等无人的时候,等你不在的时候,我自然狠狠骂你,你没有听到,总不能波风捉影,再诬陷我罢!

      丁敏君演技虽好,不过却躲不过张无忌的眼睛,周芷若和静玄自然也看出来了,不过毕竟是在众多男子和外人面前,总不能真的当面扒开丁敏君的臀沟儿来抽,而且人家认错的态度很好,也不能太过分了,容易落人口实,周芷若念及此处,点点头,如此甚好,回门之后,你暂时贬去伙房洗菜择菜,本掌门要看你以后的表现,如果再有犯错,小心自己的腚沟!

      丁敏君听说把自己贬到伙房洗菜择菜,刚要发作,可是又听到小心你的腚沟顿时心中一凉,知道周芷若已经给足了自己面子,如果此时就扒开两瓣臀瓣,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抽三十记臀沟而,不说疼死,羞也羞死了!马上闭紧了嘴巴。

      此事告一段落,周芷若忽然上前跟张无忌耳语了几句,之后便带着众人,回峨眉山去了。

      周芷若折服丁敏君(中)

      时光荏苒。

      一晃已经是半月过去了。

      这一日下午,门扉轻响。

      进!丁敏君低声说道。

      只见一个峨眉的男弟子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

      王师兄!丁敏君俏脸一红,挣扎着就要起身。

      王师兄连忙上前两步,扶住丁敏君,道,师妹伤还没好,不要乱动!

      丁敏君在一处破旧凉亭,被光着屁股,狠狠揍足了三十藤杖!接着又旅途劳顿,一路颠簸回到峨眉山,直接就病倒了!

      她本来就人设不好,没有人理会,甚至伙房还令她拖着皮开肉绽的屁股去伙房跪着择菜洗菜。

      可怜丁敏君的腚儿皮肉都裂开着,平日里,连衬裤都穿不上,怎么能洗菜择菜!

      幸亏这个王师兄包揽了她所有的活计,这才得以安心在床上修养。

      像是往常一样,丁敏君趴着把饭菜吃了,看着王师兄收拾食盒,丁敏君忽然心思一转,柔声道,师兄!

      这带着一点魅惑的声音,让王师兄心儿一颤!

      如果非得要跟周芷若,赵敏这个级别的女子相比,丁敏君并不算是绝世美人,可是峨眉乃是玄门正宗,创派祖师郭襄更是传下九阴真经的少许法门,加上所有的峨眉弟子都常年修炼瑜伽密乘,因此这丁敏君其实已然是不可多见的美人,虽然现在备受冷落,可是依然是登堂入室的四代弟子,比王师兄这个伙房师兄,要高贵太多!

      只听丁敏君柔声道,王师兄,小妹,小妹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师兄能否答允!

      王师兄咽了一下口水,道,师妹请说!

      只听丁敏君的脸蛋羞得通红,但还是道,师兄,你也知道,师妹在外面,被掌门责罚,狠打了三十记藤杖,好端端的屁股,都打的开了花儿,平时起身都起不得,这平日如厕,能忍着就忍着,不然起身一次,就像是又遭了一顿大刑,疼的受不了。

      师妹有话请言明。王师兄道。

      师兄,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可是不知道能不能请师兄帮小妹——帮小妹——————”丁敏君的后面两个字没有说清楚。

      王师兄凑近了,问道,帮你做什么?

      丁敏君呵气如兰,香风扑在王师兄脸上,加上丁敏君温柔的女儿家姿态————恐怕从未有人能见过平时一脸刁钻刻薄的丁师姐会有这样的小女儿神态,加之她受了打藤重刑,病态奄奄,更让人不由得心生怜惜。

      王师兄心态迷醉,连声道,只要是不违反门规,师兄都帮你做!

      帮我——帮我————”丁敏君心中暗恨,自己堂堂灭绝师太的入室弟子,居然被逼的需要求一个伙房师兄帮忙,还是那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但是臀腿疼的实在难熬,加上她内心的小计划,还是咬牙说出口,请师兄——帮小妹把尿如厕!

      啊!王师兄惊呼一声,呆呆看着丁敏君,没想到这个天仙般的人儿,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心中又是刺激,又是惊异。

      丁敏君见王师兄的神情,不由得嘤嘤哭了起来,一般是演戏,另一半也是真的悲伤,道,是了!我本以为王师兄怜惜师妹,不像是别人,见我不受掌门待见,就欺辱我,王师兄或是内心深处,也瞧不上小妹,又或者觉得小妹随便叫男子帮着把尿如厕,是个不知廉耻的下贱女子,都随便王师兄怎么想了,可惜我还道师兄是可以托付之人。

      不是!不是的,师妹!王师兄慌忙解释。

      什么不是,你又怎知道,那三十记藤杖打在小妹光屁股上,是怎样的疼痛,羞耻,难熬,小妹若不是疼的狠了,又怎么会这么下贱求师兄帮着做这等事情。

      我并不是觉得丁师妹下贱,我!我!我帮你就是!王师兄一咬牙,心想,连人家女子都不介意我一个大男人扭捏什么,何况那一句托付之人给了王师兄一点奇怪的念想,难道丁师妹是喜欢上自己了吗?

      他一个伙房师兄,与丁敏君这样的入室四代弟子,犹如云泥之别,若是从前,他从未想过!

      王师兄慢慢掀起来丁敏君身上的毯子,丁敏君下身依然是未穿一丝一毫,王师兄瞧着丁敏君的臀瓣儿,不由得暗暗怜惜和赞叹,若是刚刚打完藤杖,那臀儿肯定是惨不忍睹,皮开肉绽,简直不忍直视,可是过了半月,表皮儿都已经抚平了,最深的伤口都已经结痂,青紫肿胀也都略下去一些,两片圆滚滚,玉盘一般的腚儿又恢复到了之前漂亮的模样,像是蜜桃而一般红润,玉团一样白净,上面的条条板花已经不那么可怖,犹如羽扇上面的细碎褶皱,有一种凄美的美感。

      不过这只是表面好了,那几个打藤的峨眉弟子,全都是入室弟子,下手都是运了内息去打,其实里面的肉还没有好利索。

      王师兄先是打开了旁边的尿壶,接着慢慢扶着丁敏君起身,把着她的大腿根儿,让丁敏君的后背都贴着自己的胸脯,香扑满怀,发丝弄的王师兄鼻子一阵痒痒,不管他还是屏住呼吸,略微夹棍丁敏君的两腿打开,丁敏君虽然存了利用王师兄的心态,可是毕竟还是个娇滴滴的处子,心中其实已经臊的不行了!

      不过箭在弦上,她只得下身略一用力,淅沥沥的尿了出来。

      之后用软布擦了,又在王师兄的帮助下,趴会到床上去。

      王师兄就要给她盖上毯子,丁敏君忽然又哭了起来。

      师妹,你怎的了?

      呜呜!丁敏君小声啜泣,说,王师兄,你可曾见过女孩子的身子吗?

      王师兄脸上一红,未曾,师兄是孤儿,从小在峨眉山长大,根骨也不是很好,学了一点皮毛功夫,便在伙房做饭了!

      呜呜!丁敏君又哭。

      师妹!你这是怎么了,为兄说错什么了吗?

      呜呜,你从未见过女孩子的身子,可是如今见了师妹一丝也不挂的臀腿吗,却看也不看一眼,我知道了,那三十记藤条,早就把我的屁股都打成一个烂葫芦了,你嫌弃了我,看也不看一眼。这就急着给我盖上。

      不是的!我看了!我看了!王师兄急忙辩解,而且也没有成了烂葫芦,很漂亮的,还是很漂亮!

      漂亮吗?像什么?

      像是刚发好的白面馒头,又白又圆,看上去软软的。王师兄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一个答案。

      噗嗤!丁敏君破涕为笑,真是个伙头师兄!!

      王师兄看着丁敏君的笑容,觉得真好看。

      这么好看,你要不要摸摸?

      王师兄摇摇头,你这里面还青肿着,有内伤,不能碰!

      丁敏君看着王师兄,心想,这么体贴的人儿,若不是个伙头师兄,真的可以跟他交往一下,又晃了晃小脚,道,那师妹的脚丫好看么?

      王师兄自然之道丁敏君下身一丝也不挂,不过男女授受不亲,他也并未多看,尖丁敏君提到,便撇了一眼,就有点挪不动眼睛了,但见丁敏君的一双小脚,白白生生,软软糯糯,干净的像是两条刚刚出了蒸锅的小花卷,表皮嫩嫩的,微微有点泛嫩黄,十个脚趾头暖糯俏皮,像是几只小小的玉笋尖尖,一抖一抖的。

      ——看!

      那给你拿着玩!丁敏君红着脸说道。

      ——真的吗?王师兄将丁敏君娇俏的脚丫拿在手里轻轻捏揉,只觉得触手有些温良湿润,但是手感非常好,细如绢丝,软若温玉。

      就这样,丁敏君成功勾搭上了王师兄这根线,连续五日,王师兄送吃的的时候,都会帮丁敏君把尿,丁敏君也会让王师兄吃一点豆腐来奖励。

      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到了第六日,丁敏君尿完了之后,忽然道,王师兄,你说我的腚儿好看,可是你说,这么好看的腚儿,掌门竟然让人用藤杖来狠揍!你说,掌门是不是太狠辣了些!

      是!王师兄点头道,若我是掌门,定然舍不得责罚你。

      那你杀了掌门,你来做掌门如何!

      啊!王师兄惊恐的一颤,师妹慎言!

      我没有胡说,王师兄,你负责全门的伙食,只要你在伙食之中下毒,我告诉你,那十香软筋散我手里也有一份儿,就连我师父都抵不住十香软筋散的药力!!

      这!这!王师兄的惊疑不定。

      你想想,只要你下了药,这全门派上下,全是废人,凭借你我二人的武功,完全可以横着走,到时候,高高在上的周大掌门,静玄和静和那两个贱人,都是任你捏揉,想想,全峨眉上下,全是处子,你自己就是皇帝!我就是皇后!

      王师兄神色阴晴不定。

      王师兄,你是不知道女子的好处,师妹还是处子,如果你愿意,现在我就把身子给了你,你知道好处以后,那周掌门也是任你采摘!

      王师兄点点头,好!我做!不过我很尊敬师妹你,如果你愿意跟我拜堂成亲,咱们洞房里面再做那事,此时却是不必了。

      他接过十香软筋散,转身出去。

      丁敏君冷笑一声,安心睡下,心想,周芷若,就算师父偏爱你,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栽在我手里!

      周芷若折服丁敏君(下)

      碰!

      一声巨响,几个峨眉弟子破门而入,将趴在床上的丁敏君一把拉了下来!

      你们干什么!我还没有穿衣服!

      不用了,反正一会儿也是脱!那几个峨眉弟子抓住丁敏君,连拉带拽,将她逮到了峨眉派平日执行家法的地方。

      一进去,丁敏君就打了个寒颤。

      娥眉家法一般只有两种,一种是打藤,也就是用藤条抽屁股,练功偷懒,干活不努力都有可能被处罚。

      第二种是打臀沟,这个就比较狠了,。一般都是犯了大错!

      难道是露馅了?

      丁敏君心中暗暗想到,她之所以打了个寒颤,因为两根木梁已经立起来了,形如一个小单杠这就是打臀沟专用的刑架!

      几个峨眉弟子二话不说,直接拎了丁敏君,令她跪在两根木杠子上,一条小腿跪一根木杠子,用皮绳拴紧了。

      丁敏君的心中惊惧不已,双手紧紧捂住裆部,冷汗直下。

      跪了约莫半个时辰,就听到一阵脚步,原来是周芷若,静和,静玄几位师姐都过来了。

      几位师姐路过丁敏君的时候,驻足,抬头看了她几眼。

      周芷若!你要怎地?

      哼!

      周芷若冷哼一声,不知悔改!

      丁敏君心里一突!

      周芷若已经换上了掌门服饰,气度仪态都十分的肃穆端庄,不知怎的,感觉武功也进了一步,加上身边众人相随,隐隐竟然跟师父灭绝师太有些重影。

      丁敏君本来就心中有鬼,先是矮了几分。

      待到周芷若端端坐好了。

      其他的诸位弟子也都列在两边,周芷若冷声道,丁敏君!你的屁股好些了吗!

      我!我!丁敏君看到周芷若威严的样子,不由得矮了一截,本想伶牙利嘴的申辩,却都咽了回去,老老实实答道,启禀掌门,弟子的屁股,好多了。

      我得到伙房掌事的禀报,说你仗势欺人,以四代弟子的威风,不肯去伙房干活,从回来到现在,一日也没有去伙房干活一次,反而天天要伙房的王师兄,将饭菜给你送到屋里,伙房洗菜择菜的活儿,也都叫王师兄给你做!可有此事!

      没有!没有此事!丁敏君急忙摇头申辩。

      传王师兄!周芷若道。

      不一会,王师兄畏畏缩缩的过来。

      周芷若将之前的话,又问了一遍,然后问道,王师兄,可有此事。

      王师兄道,丁师妹受了伤,咱们峨眉弟子,互相帮忙是应该的,倒也不存丁师姐欺压我们的情况。

      周芷若一抬手,示意王师兄不必多说,转而面向丁敏君,丁敏君,你为何矢口否认?

      丁敏君张张嘴,一口伶牙俐齿,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是王师兄主动帮你,还是你欺凌王师兄,并不重要,你受了刑伤,一日两日不干活,可以,三日四日,我也不说什么,可是如今已经二十一日,你还下不了床吗?

      我受了整整三十刑杖!周芷若!你知道那三十下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那是把裤子都脱光了!光着屁股拿藤杖狠狠抽的!那六个贱人,枉我平日里待你们那样好!都运足了劲儿抽!二十日就能好?

      就算好了!我堂堂四代弟子,卧床休息几日怎么了!就算师父在的时候!也没有这么严苛过!

      周芷若,你刚当上掌门,就想要欺负我们这些四代弟子,我告诉你,咱们都是四代弟子,你就算是掌门,也得尊我们为长老!

      周芷若,一言不发,等到丁敏君说够了,才点头道,丁敏君,屡教不改,伤疤还没有好利索,就忘了疼,不但欺辱师兄,连续二十一日不做工作,更是当众顶撞掌教,辱骂同门,着令先狠抽藤条二十,再打臀沟三十记!看她长不长记性!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1
    • 43
    • 0
    • 43
    • 599
    • 0201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dongfang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死亡凋零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cl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理论送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36978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韩少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kevin156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47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qw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没回家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gyu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dae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