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女子高中转载 FF

      一,

       

      林菲儿趴在长板凳上,老师的板子如风般不停的落在林菲儿那白嫩的屁股上,已经是秋末了,晚风很凉,林菲儿只穿了一件校服短裙和裤袜,无奈早被褪在了小腿处,屁股已经被打得又红又肿,大概已经打了30下板子了,林菲儿一是痛的受不了,二是觉得冷的也快受不了了,无奈她被带出宿舍的时候没有穿太多的衣服……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又拿起大概有40厘米的厚扳子向林菲儿屁股上抽去,又一道血印,她怒吼:“快说,韩家露夜不归宿她去哪了?”

       

      林菲儿又吃了一记板子,痛的她根本说不出话来,还好打完这一下,老师没有再打而是问她话,要不再刚才那一板接一板抽屁股的情况下,是痛的根本说不话来的,“老师,我真的不知道啊。。。饶了我吧,我真的挨不住了。。。”

       

      简单介绍一下,这是一个女子高中,以教学严格和打造漱女出名,是女子高中里的绝对重点,也是很多有钱人家的女儿的最好选择,在这里很多女生家都是非常有钱的,但是她们的家长也会绝对默认他们的女儿在这里受教育–包括方式,而入学也不是很简单的,需要进行很难的笔试,还要很要求身材和长相的面试,以及昂贵的学费……

       

      林菲儿那扑硕的大眼睛里含满了泪水,她感觉自己的屁股仿佛已经流血了,但是她还是不能说出去,她不能出卖她的好朋友–韩家露,她本以为今晚老师不会来查宿舍的,所以她就没劝告她的好朋友,让家露大晚上和她男朋友去约会了,可是今晚老师却不偏不倚的来到了宿舍,仿佛是直接来到她们宿舍的,而且简单了解一下就知道林菲儿和韩家露关系最好,就把林菲儿带到了宿舍的教导室,并且要求她立刻说出韩家露去哪了,否则就要挨板子,这是宿舍老师调查待夜不归宿的女生最惯用的一种方法–逼同舍女生说出来…

       

      过了一阵子,林菲儿回到了宿舍,脸上含着眼泪,刚一打开宿舍门,丁叮,王蕾,默默还有风铃几个宿舍女孩子都看着她,默默问到,姐姐你怎么样?林菲儿尽量不让自己的眼泪哭出来,忍着屁股上的巨痛,说道,没事,…默默下床,过去扶林菲儿,望着林菲儿惨白的脸,“那你招了吗”

       

      没有,出卖朋友的事我是不会做的,即使屁屁被打烂。。。”

       

      啊?这么惨。。。”李默默捂住自己的小嘴,不敢相信眼前。

       

      “对了,默默,老师叫你去教育室,估计轮到你挨打了。。。”林菲儿有气无力的说。

       

      “啊?我不。。。我不要。。。”李默默吓的直接眼泪掉下来了。

       

      “默默,李默默吓的直接眼泪掉下来了。

       

      “默默,记住,咱们都是一个宿舍的姐妹,不要把家露说出去,好不好,板子打PG上就忍着,一会就过去了,咱们在家和上小学和初中时,犯错时不也挨过吗?忍忍就过去了。。。”林菲儿说道。

       

      “我不,我不要,我没犯错,为什么要被打PG啊,我挨不住的。。。”李默默已经哭上了

       

      “默默你要相信自己,走吧,一会老师生气了就完了。”李默默点点头,回头翻床,找到一条很厚的平脚内裤和一条棉裤袜,就开换上,“默默,你干什么啊?”

       

      “把这两个穿上,屁股会少受点苦。。。”

       

      “没用的,老师是要求光屁股挨板子的。。。”李默默这回无语了,她缓缓的开门,朝教育室走去,。

       

      “默默也被叫去了,默默完事后会是谁?这韩家露害咱们害的也太惨了吧,她一个人晚上找帅哥约会去,让全宿舍的姐妹替她挨板子,这太不对劲了吧!”丁叮说道。

       

      “就是,就是,要是真要打我。。。我保不准会说出去,我从小就禁不起打。。。”王蕾也应和说道。

       

      林菲儿知道从刚一开学,王蕾就和丁叮关系比较好,而且性格也很相投,林菲儿感觉有些累,她趴在床上,她现在担心的不是自己,她是担心明天韩家露回来,也许会被打个半死。。

       

      丁叮和王蕾还在议论,突然走廊里传来的声音,让宿舍里立刻鸦雀无声,只听走廊里传着很大的号叫声,求饶声,哭泣声,和板子打在软物体上的撞击声,“啊。。。啊。。。我。。。老师,求求你,我真的不知道,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韩家露太过分了。。。我不认她这个姐妹!”丁叮气愤的和王蕾说。

       

      “就是就是。。。”王蕾又应和道。

       

      。。。。。。十多分钟后,默默被老师拉着进来了,默默看起来像虚脱了一样似的,浑身全是汗,风铃赶紧把她扶到自己的床上,李默默看来打的还不算太惨,因为屁股还在外面露着,老师看了看这宿舍,说道;“女孩子们,今天没你们其她人一些事,但还一,

       

      林菲儿趴在长板凳上,老师的板子如风般不停的落在林菲儿那白嫩的屁股上,已经是秋末了,晚风很凉,林菲儿只穿了一件校服短裙和裤袜,无奈早被褪在了小腿处,屁股已经被打得又红又肿,大概已经打了30下板子了,林菲儿一是痛的受不了,二是觉得冷的也快受不了了,无奈她被带出宿舍的时候没有穿太多的衣服……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又拿起大概有40厘米的厚扳子向林菲儿屁股上抽去,又一道血印,她怒吼:“快说,韩家露夜不归宿她去哪了?”

       

      林菲儿又吃了一记板子,痛的她根本说不出话来,还好打完这一下,老师没有再打而是问她话,要不再刚才那一板接一板抽屁股的情况下,是痛的根本说不话来的,“老师,我真的不知道啊。。。饶了我吧,我真的挨不住了。。。”

       

      简单介绍一下,这是一个女子高中,以教学严格和打造漱女出名,是女子高中里的绝对重点,也是很多有钱人家的女儿的最好选择,在这里很多女生家都是非常有钱的,但是她们的家长也会绝对默认他们的女儿在这里受教育–包括方式,而入学也不是很简单的,需要进行很难的笔试,还要很要求身材和长相的面试,以及昂贵的学费……

       

      林菲儿那扑硕的大眼睛里含满了泪水,她感觉自己的屁股仿佛已经流血了,但是她还是不能说出去,她不能出卖她的好朋友–韩家露,她本以为今晚老师不会来查宿舍的,所以她就没劝告她的好朋友,让家露大晚上和她男朋友去约会了,可是今晚老师却不偏不倚的来到了宿舍,仿佛是直接来到她们宿舍的,而且简单了解一下就知道林菲儿和韩家露关系最好,就把林菲儿带到了宿舍的教导室,并且要求她立刻说出韩家露去哪了,否则就要挨板子,这是宿舍老师调查待夜不归宿的女生最惯用的一种方法–逼同舍女生说出来…

       

      过了一阵子,林菲儿回到了宿舍,脸上含着眼泪,刚一打开宿舍门,丁叮,王蕾,默默还有风铃几个宿舍女孩子都看着她,默默问到,姐姐你怎么样?林菲儿尽量不让自己的眼泪哭出来,忍着屁股上的巨痛,说道,没事,…默默下床,过去扶林菲儿,望着林菲儿惨白的脸,“那你招了吗”

       

      没有,出卖朋友的事我是不会做的,即使屁屁被打烂。。。”

       

      啊?这么惨。。。”李默默捂住自己的小嘴,不敢相信眼前。

       

      “对了,默默,老师叫你去教育室,估计轮到你挨打了。。。”林菲儿有气无力的说。

       

      “啊?我不。。。我不要。。。”李默默吓的直接眼泪掉下来了。

       

      “默默,李默默吓的直接眼泪掉下来了。

       

      “默默,记住,咱们都是一个宿舍的姐妹,不要把家露说出去,好不好,板子打PG上就忍着,一会就过去了,咱们在家和上小学和初中时,犯错时不也挨过吗?忍忍就过去了。。。”林菲儿说道。

       

      “我不,我不要,我没犯错,为什么要被打PG啊,我挨不住的。。。”李默默已经哭上了

       

      “默默你要相信自己,走吧,一会老师生气了就完了。”李默默点点头,回头翻床,找到一条很厚的平脚内裤和一条棉裤袜,就开换上,“默默,你干什么啊?”

       

      “把这两个穿上,屁股会少受点苦。。。”

       

      “没用的,老师是要求光屁股挨板子的。。。”李默默这回无语了,她缓缓的开门,朝教育室走去,。

       

      “默默也被叫去了,默默完事后会是谁?这韩家露害咱们害的也太惨了吧,她一个人晚上找帅哥约会去,让全宿舍的姐妹替她挨板子,这太不对劲了吧!”丁叮说道。

       

      “就是,就是,要是真要打我。。。我保不准会说出去,我从小就禁不起打。。。”王蕾也应和说道。

       

      林菲儿知道从刚一开学,王蕾就和丁叮关系比较好,而且性格也很相投,林菲儿感觉有些累,她趴在床上,她现在担心的不是自己,她是担心明天韩家露回来,也许会被打个半死。。

       

      丁叮和王蕾还在议论,突然走廊里传来的声音,让宿舍里立刻鸦雀无声,只听走廊里传着很大的号叫声,求饶声,哭泣声,和板子打在软物体上的撞击声,“啊。。。啊。。。我。。。老师,求求你,我真的不知道,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韩家露太过分了。。。我不认她这个姐妹!”丁叮气愤的和王蕾说。

       

      “就是就是。。。”王蕾又应和道。

       

      。。。。。。十多分钟后,默默被老师拉着进来了,默默看起来像虚脱了一样似的,浑身全是汗,风铃赶紧把她扶到自己的床上,李默默看来打的还不算太惨,因为屁股还在外面露着,老师看了看这宿舍,说道;“女孩子们,今天没你们其她人一些事,但还是要提醒你们一点,要注意规定,时间不早了,都赶紧睡觉,明天还要上课!”然后扭身关门走了。。。是要提醒你们一点,要注意规定,时间不早了,都赶紧睡觉,明天还要上课!”然后扭身关门走了。。。

    • 3
    • 0
    • 0
    • 1.5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