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古代

      过去的衙门里,大老爷的办公桌上都会摆“执”、“法”、“严”、“明”四个桶签,“执”字号里的签子相当于逮捕令,其余三个依次漆成红、白、黑三色,是打屁股的筹码,红的一根表示打一下,白的打五下,黑的打十下。

        签子往堂下一扔,邱受成急忙弯腰去捡,等他直起腰的时候,已经在心里算出了大老爷要他打多少板子了。

        当然,数学再好也不一定能做好衙役。

        邱受成还得揣摩透大老爷说话的语气,从语气里分辨出怎么个打法。

        做个让大老爷满意的衙役可是不容易的哦。

        要有很扎实的基本功。

        比如大老爷想要犯人好看,可是朝廷的律法只能打人家二十板子,那就是考验你基本功的时候了。

        皮不破肉不烂,可你得把这个犯人打出内伤。

        再比如按律法大老爷要打一个犯人一百大板,可是大老爷和这个人有很深的私交。

        这时也是考验你基本功扎不扎实的时候。

        大堂上那么多人呢,就算都是自己人,面子上的威严你要过得去不是?

        你得把他打得皮破肉不烂,等这一套程序完成后,这个犯人在屁股上贴一张创可贴,最好立马能跟大老爷去后堂喝茶聊天。

        邱受成刚上班的时候是个毛头小伙,那时一心想把工作做到位,板子一下一下打得很实在,如果那时有测力器,邱受成可以保证每一板之间用的力不会相差一牛顿。

        他的同事是个老头,人家当时就笑了:靠,你这样,永远别想做先进工作者。

        老头教他回家取块豆腐,每天呢,用竹板击打,等到豆腐的里边全烂了,而外皮仍然完好,好了,再教给他另一种方法。

        用纸包一块砖,用锤子砸。

        等到能把砖头砸烂,而外面的纸仍然不破不裂,好了,手艺算是学成了。

        大老爷一上堂,邱受成就不停地盯着那三个桶签。

        现在,他有了工作的激情。

        他觉得自己的工作像是一门行为艺术。

        年底,他受到了大老爷的口头表扬——

        大老爷的一个朋友犯了事,后果很严重,大老爷假装很生气。

        大老爷查查律条,要求当堂打死。

        这是个很棘手的工作,大老爷问邱受成的同事:你来行刑?

        那个同事就是教邱受成击打豆腐和砖块的老头。

        老头想了想,认为还是把这个艰巨的任务推掉比较好。

        邱受成呢可不想推辞。

        一板一板,打得很结实。

        皮开肉烂,那个犯人一下一下地叫着,很配合。

        过了五十板子,犯人还在爹呀娘地叫。

        接着打。

        过了一个时辰,邱受成抹了一把汗,行刑完毕。

        监刑官上来验看,不好了,这个人真的被打死了。

        大老爷一愣,拍着桌子骂邱受成:我靠,官场上的潜规则,你咋就没学学?

        邱受成一屁股坐下来,回禀大老爷:这个死人,别急着出殡。

        在门板上躺三天,会活过来的。

        果然,第四天,这个犯人的家属过来传话,请大老爷和邱受成过去喝酒。

        给邱受成一百两银子。

        大老爷的奖金就不发了,只是个口头表扬。

        口头表扬比奖金好,说明人家没把大老爷当外人。

        这件事后来不知怎么传到了大老爷的仇家耳朵里。

        这个仇家也是有后台的,那个后台咬着皇帝的耳朵嘀咕几句。

        明明是大家都在玩的把戏,可是一旦有人说破,皇帝就像才明白似的,立刻黑下张驴脸。

        大老爷的官就做不成了。

        还得接受惩罚。

        新的老爷接替大老爷的工作。

        第一件工作就是惩罚大老爷。

        也是打板子。

        这个新老爷是大老爷仇家的人,比较阴,行刑的人,他还是选邱受成。

        邱受成也是要辞退的,新老爷可不想让他们以后再走到一起。

        得让他们结成仇。

        一百大板。

        一下一下。

        眼含热泪。

        大老爷哪能不明白呢,配合着大呼小叫。

        最后一板子,打得大老爷皮开肉绽。

        监刑官走过来看看,表示满意。

        只有新老爷冷着个脸。

        ——官场上的这些玩意,他哪能不明白呢?

        律条上规定大老爷犯的不是死罪,监刑官认为邱受成的板子打得到位,你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大老爷系上裤子,高高兴兴地拉邱受成喝酒去了。

        邱受成笑笑:我练成了一种打屁股的新方法,本来准备对付你的,现在你不做官了,不给你消受了呀。

        过了十五天,那个大老爷忽然觉得屁股疼,从椅子上站起来就断了气。

        衙门里的新老爷听了这个消息笑笑:这个邱受成,打屁股还真有些手段,得啦,让他来上班吧。

        刚说完这话,新老爷脸上忽然觉得有板子在打。

        叭,叭。

        一下,两下。

    • 0
    • 10
    • 0
    • 56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感谢作者感谢作者感谢作者
    • 0
      感谢作者感谢作者感谢作者
    • 0
      谢谢分享谢谢分享谢谢分享谢谢分享
    • 0
      谢谢分享谢谢分享谢谢分享
    • 0
      36978Lv.0
      谢谢分享谢谢分享谢谢分享
    • 0
      占卜者Lv.0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1825Lv.0
      谢谢分享写的真好谢谢分享
    • 0
      北下Lv.1
      的真好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ssssppppLv.0
      写的真好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123456aLv.0
      感谢作者写的真好谢谢分享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