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MM (转载)宁折不弯 作者(小雨雪心)

       

      书名:宁折不弯

      作者:小雨雪心

      故事很简单,就是一个皇帝喜欢上了一个江湖少年,为了得到他使尽手段。 

      然后,两人之间恩怨纠缠,爱恨交织。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强取豪夺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尘方寰 ┃ 配角:惊澜惊鸿 ┃ 其它:sp

      ☆、重责

      又一盆冰冷的水兜头泼下,终于让那个趴在长凳上的男子醒了过来。他睁开沉重的眼皮,咬紧牙关忍着身后如潮的剧痛,慢慢抬起倔强的头,不屑地瞟了一眼站在身前的男人,冷哼一声,便重新垂下了头,一串接着一串水珠自他的头顶滑过苍白至极的脸颊才滴滴答答地落到地上。

      “姚慕尘,你好大的胆子!”见他还是一副油盐不进顽固至极的模样,负手而立的方寰心中升起滚滚怒意。

      长凳上的人垂着头,半合着眼,显然不将方寰的怒气放在心上,嘴角虚弱地牵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慕尘这样的反应,更是让方寰怒不可遏,只见他怒目圆睁,脸上的肌肉也在不停地抖动着,朝执杖的侍卫大喝:“继续打!”朕就不信打不软你的骨头。

      一声声闷响又一次回荡在牢房之中,姚慕尘虽然有骨气,却因为身体撑不下这惨烈的折磨而再一次晕倒了。

      他的身上,由臀部至大腿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一道道青紫交加的血痕狰狞地遍布他那白皙完好的皮肤,令人一望生寒。

      方寰盯着慕尘身上惨不忍睹的伤痕,终究还是心软了几分,冷着脸吩咐道:“泼醒他,再打十棍!到时候,找太医给他看,别让他死了!”

      话一说完,方寰一甩袖子,转身而去。而他身后的太监依令端来盆冷水,准确无误地朝慕尘的脑袋倒去,慕尘又一次刺激而醒。

      他感觉昏昏沉沉的,眼睛快要睁不开了,迷迷糊糊地挣扎着,细弱的□从他的嘴边逸了出来。

      其实,他从小就怕疼,也怕挨打,可是这次他却不愿喊叫出声以减轻自己的痛苦,因为是在那个人的面前。

      一颗眼泪从他的眼角静静地滑落,与顺着头发流下来的冷水融在一起,任谁也不能分辨。

      沉重的木杖又一次砸在他的身后,他已经麻木得感觉不到有多疼了。

      好吧,就这样打死他好了,那么,就什么都不用牵挂了。

      慕尘缓缓地放开握紧的拳头,像准备赴死的义士一般决绝和无奈。  

      ☆、反击

      “皇上,桐云山庄的人现在正藏匿在京城外的一个小村里,皇上要如何处置他们?”大殿里跪着一个年轻人,正是方寰手下的得力侍卫陈耐。

      “将他们尽数压入大牢。”方寰头也没抬,说道。

      “是。”陈耐得令,便要离去。

      “等等。”方寰这时却抬起了脸,放下手握的狼毫玉笔,略有思忖,望向陈耐沉声道:“抓到他们后,好好招待,若是少了一根头发,朕便唯你是问。”

      “是!”陈耐行礼之后,快速退了出去。慕尘心中最软弱的地方便是那桐云山庄的人,方寰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抓住了这个把柄,他就心情大好,站起身,走去自己的寝宫。

      姚慕尘从剧烈的疼痛中醒来,额上已经覆满了莹莹的汗珠。望着雕花的床柱和锦缎的被面,他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气,他没有死呀!

      自己少年得意,踌躇满志,未曾料想有一天竟会落得如此凄惨,受尽凌-辱。一想到这里,姚慕尘的心中就充满了恨意。

      “朕早就听闻桐云山庄少庄主武功不俗,名动天下,今日来看,果然如此,受了那么多杖,现在居然那么早就醒过来了。”方寰一踏进门就看到慕尘在床上挣扎着起身,想到这慕尘的确是个世间不可多得的人,抚掌而笑道。慕尘一听到这讨厌的声音正是来自那人之口,心中羞赧与愤恨交加,眼神像把刀一样向方寰刺去。

      方寰不为所动,径自走至床边坐下,俯视着慕尘的修长美好的躯体。

      看来自己的眼光真是不错,方寰十分好心情地欣赏着慕尘,看着他那俊秀如玉的脸,心里是一阵阵喜欢,恨不得马上将他占为己有。

      趴在床上的人自然感觉到了危险的降临,立马挣扎着往床里面躲去,无奈牵扯到身后的重伤,疼得他冷汗直流,瑟瑟发抖。

      “别动。”

      慕尘根本不听他的话,方寰坐得更近,霸道地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压住他的腰身,褪下他的亵裤,直到那些可怖的伤痕展露在眼前。虽然用了上好的伤药,但青紫的瘀伤却没有退散,斑驳地印在雪白的皮肤上。

      慕尘脸埋进被面,只觉得耻辱至极,整张脸红到了耳根。

      方寰见慕尘那副又害羞又恼怒的模样,心好像被什么又轻又软的东西挠了一下,遂顺手将他抱起,面对着自己。

      慕尘咬着牙,瞪着眼,并暗自握紧了拳头。而方寰视若无睹,看着怀中人儿那殷红欲滴的唇,忍不住将双唇轻轻贴了上去。

      “砰!”

      就在一瞬间,方寰身子忽地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他仰面倒在床下,十分狼狈,右手捂着骤痛的胸口,剑眉紧锁,双目燃着炽烈的怒火瞪向那床上的罪魁祸首,声音嘶哑而低微地怒斥:“姚慕尘!”最后他眼冒金星,不甘地昏了过去。

      这一击显然耗去慕尘大量的体力,他气喘吁吁地跑下床,扶着腰,抬起站不直的脚踢了踢地上的人,直到确定方寰已经完全晕死过去,他才拖着疼痛万分的身子匆忙地朝外走去。

      这次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再不能错过了!

      他要逃出宫去,一定要!

      山庄里的人还在等着他回去呢!

       

       

      1.  本番外就是我家宝贝儿念撒娇卖萌的产物 ~ 理想状态下的两人和平美好了以后的日常, 甜甜甜 ! 窗外知了呲呀呲呀地叫个不停。 大周都城相比古豳来说更南一些, 自然夏天也来得更早一些。颜念从小就没有这么热过。 听着窗外 呲呀呲呀的蝉鸣, 蔫巴巴的, ” 一点精神没有。 颜念恹恹地趴在桌子上, 天气炎热, 他早就穿不住长衫外袍了。颜念此时只穿了一件对襟小褂, 下 身是一条小短裤, 露出白花花的细腰和大腿。 他手里拿着蒲扇止不住地扇风, 但是他越动, 也就越热, 额角密密地一层薄汗。颜念害羞,这版穿着打扮自然是不好意思让宫女看了去。于是屋里只剩下了小喜 子一边伺候着。 “小喜子, 快上酸梅汤, 我快热死了。 ” 颜念拿起桌上的杯子哒哒哒地敲着桌面。 “娘娘, 您不能再喝冰镇酸梅汤了, 昨儿张太医说了, 天气虽然热, 但是也不能贪凉。 ” 小喜子收 起被颜念弄得东倒西歪的杯子, 安慰道, “小的这就吩咐厨房给您准备……” 颜念受不得热, 他现在是皇帝的宠妃, 自然是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 于是在炎炎夏日显得无比珍 贵的冰镇酸梅汤一碗一碗地送到云台殿,颜念也和所有贪凉的孩子一样,风热感冒,半夜在皇帝怀里发 起热来。 不免闹得云台殿众人连同白惟宣忙碌一宿, 倒是惹祸的颜念因为发热昏睡, 一觉睡到了天亮。 从此以后, 白惟宣就下令御膳房严格限制颜妃饮用冰镇饮品, 每三日才能喝一碗。 平日里也不能吃 太多生冷的瓜果蔬菜。 今日本是休沐, 可是最近国事繁忙, 白惟宣并没有很多时间一直陪着颜念。 上回颜念半夜发热害得 白惟宣整夜不得安眠, 白惟宣已经警告过颜念,再因为不听话生病着凉,就不会让他的屁股好过。颜念 当时是答应了,可是病一好就好了伤疤忘了痛。他今日已经把份例的酸梅汤喝光了,热得什么都不想动。 晚饭是白惟宣陪着颜念吃的, 看着小东西穿着小褂小裤, 白嫩可爱的脚丫子不老实地晃来晃去, 白 惟宣真想就着这清润的冬瓜汤把颜念一口一口吃掉。可是颜念却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饭爷吃不下。 “念念可是还觉得热? ” 白惟宣拈了一块西瓜塞进颜念嘴里。 颜念吃下西瓜, 懒懒地嗯了一声。 “就没见过你这么怕热的人。 ” 说着白惟宣凑到颜念耳边, 问: “那念念想不想去凉快凉快?” “凉快? ! ” 颜念一下来了精神。 “御书房北面有一个小池子, 是引了活水进来的, 入夜, 池水甚是清凉……” “要去要去, 皇上带我去嘛。 ” 颜念伸手拉了拉皇帝的衣袖。 “好, 知道你喜欢。 但是先把晚饭吃了。 前几日我们的约定你忘了?” 颜念想到前几日白惟宣说过再不听话就打板子, 立马拿起筷子狠狠地扒了几口米饭, 白惟宣怕他噎 着, 急忙吩咐小喜子盛了小半碗汤。 不一会儿, 平日里哄着半天才能吃好的饭, 这一小会儿就吃好了。 可是直到天都黑了, 白惟宣还是没有提要去小池塘的事, 颜念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白惟宣看了不 由得觉得好笑。 直到颜念快憋不住了, 白惟宣才笑盈盈的拉了人去。 御书房离云台殿有一些距离, 一路上颜念的手被白惟宣紧紧抓住, 虽然大热天的有些出汗, 可是两 人都舍不得放开对方的手。 不一会儿, 两人就到了水池边。 早有宫人在池边摆好了照明的宫灯, 池边还摆了一小盆湃过的新鲜 瓜果, 此时远处隐约的虫鸣, 天空中繁星似锦, 宫灯在黑暗中摇曳浮动, 不由得让颜念忘记了炎热, 也 开始沉醉于夏夜的静谧。 白惟宣把颜念拉倒池边坐下, 脱下了他的鞋子, 把白玉般的小脚丫放到池水里, 自己也在一边坐下, 将脚伸进水里, 道: “方才我迟迟不来, 是叫人准备灯火瓜果去了, 怎么样?念念可觉得凉快了些? ” “嗯! 凉快多了! ” 颜念把头靠在白惟宣的肩膀上, 伸于抓了一小块甜瓜咬了一口, 笑嘻嘻地说甜, 顺手把咬过的甜瓜塞到白惟暄嘴里, 白惟暄也不嫌弃, 乐呵呵地吃了下去。灯火的映照下,颜念小脸微 红, “皇上, 池水清凉, 我可不可以洗个澡啊, 我的风寒七天前就好了呢。 ” “哈哈, 朕早就知道你这只贪凉的小猫肯定热的忍不住了。行, 脱了衣服就去池子里泡泡吧, 侍卫
      2. MM (转载)宁折不弯 作者(小雨雪心)都在远处, 没人看的。 ” 颜念欢呼一声, 脱了外衣和小褂, 想了想并没有脱掉小裤, 滋溜一下跳进了水里。 靠近岸边的池水 并不深, 刚刚没过大腿, 颜念水性并不太好, 不敢走得太深, 只得蹲下来, 掬起清凉的池水洗脸, 得了 凉快便蹲下去沾湿上身 “好凉快啊, 皇上也快下来嘛。 ” 颜念得了凉快, 在水利嬉笑着, 湿漉漉的头发散了一半, 身上的 水在灯光下隐隐泛着水光, 有一种别样的魅惑。 白惟宣也脱了衣裳, 卷起裤脚下了水。 颜念玩心大起, 双手掬起清凉的池水,哗啦一下泼在白惟宣脸上。白惟宣一个没留神被泼了一脸水,看着咯咯直笑的颜 念, 白惟宣拦腰扛起颜念, 在颜念一阵怪叫声中把他扛到池边。 白惟宣没有放开颜念, 而是一把拉下肩 上人的小裤, 啪啪啪三下打在圆润的屁股上。 颜念刚从水里捞起来, 巴掌混合着水声, 显得特别响亮。 颜念虽然知道侍卫宫人都退到了远处,但是晚上万籁俱寂,这响亮的巴掌声让他不由得一阵脸红。颜念 抓了抓白惟宣的衣服, 轻声求饶道: “皇上, 好羞的, 不要打嘛。 ” 白惟宣揉了揉颜念的两团白肉, 手感细化软嫩, 暗道养了这么久养得这么辛苦, 终于把人养肥了一 些。 但是他嘴上故意严肃道? “念念, 竟敢偷袭朕, 身上不长肉, 胆子倒是肥了啊, 竟敢偷袭朕。 ” “谁说我没长肉, 小喜子说最近我胖了不少, 我衣服都窄了。 ” 白惟宣觉得好笑, 伸手又打了两下颜念的屁股, “犟嘴, 朕怎么听到颜妃午餐才吃了半碗绿豆粥, 下午却喝了一整碗冰镇酸梅汤?前两日半夜发热是好玩的?多大的人了, 还要像哄孩子一般哄着吗? ” 刚才那两巴掌比之前力道重了不少, 打得颜念惊叫一声, 含着眼泪就要哭出来。 白惟宣帮人放下来, 又按在膝盖上, 道: “之前我们说好的, 要是还不听话该怎么办?” “打屁股……”颜念嗫嚅着。 “什么? ” 白惟宣假装没听清。 “打屁股……皇上, 饶了我嘛, 我就是怕热, 明天的饭我一定好好吃。 ” “嗯, 还有呢? ” “我下次不再偷袭你了。 ” “好, 知错就好, 但是还是要赏罚分明, 不多打, 二十巴掌, 自己数着。 ” 颜念不是没尝过白惟宣的巴掌, 白惟宣骨骼匀称力道惊人, 巴掌的威力在颜念看来和板子只有一丢 丢的区别。 他蔫巴巴垂下头, 不等他为自己的屁股暗自伤神, 巴掌就上了屁股。 “一, 啊……” “二, 诶哟, 疼……” “三, 疼疼疼……” …… 不到十下, 颜念就觉得屁股仿佛烧了火, 呼疼的声音几乎带了哭腔。 但是白惟宣并没有停下来, 结结实实地打了二十巴掌。 一数完二十巴掌, 颜念就想泥鳅一样滋溜一下挣脱了白惟宣, 跳进了池子里, 一边揉屁股, 一边嚷 着, “好热好热, 屁股要着火了。 ” “哈哈哈哈, ” 白惟宣大笑一声, 也跳到池水里, 走进颜念, “怎么? 打疼了?屁股有多热?” “嗯, 可疼了, 以后不要打我好不好嘛。 ” 昏黄的灯光下, 颜念因为刚才的疼痛变的水汪汪的凤眼, 显得更有风情。 白惟宣想到刚才拍打下那圆润粉嫩的双丘, 眼前的美人撒娇讨饶, 不由觉得腹中一热。 他走到颜念 面前, 双手环着颜念的细腰, 轻轻摩梭着, 渐渐地手往下摸去, 轻声道: “疼吗? 朕给你揉揉, 嗯? ” 颜念感觉白惟宣的大手慢慢地从腰间摸到了屁股。 白惟宣倒是没有骗人, 一下一下轻轻地在水中揉 捏颜念的屁股。可是慢慢的,手指就轻轻地伸进了某个地方,轻轻戳了一下紧闭的花穴,低下头,在颜 念耳边用低沉的声音轻声说: “现在呢? 还疼吗? ” 颜念舒服地嗯了一声。 呼吸声超重了, 手却自然地攀上了白惟暄的肩膀手指不老实地揉捏着眼前这 个结实的肩膀, 低声道, “皇上的肩膀真结实, 为什么我就没有呢?” 白惟暄听见颜念加重的呼吸, 知道他也有些动情了, 然而说出口的却是这样不搭调的话, 不由得哈 哈哈一笑, 把人一把捞进怀里, 一只手加重揉捏白嫩的小屁股。两人的下半身都在水里, 白惟暄的手在 水底揉捏, 手指在小穴里进进出出, 直到原本禁闭的幽穴变得柔软, 手指进进出出带动着哗哗的水声,
      3. MM (转载)宁折不弯 作者(小雨雪心)有一种别样的情趣。 “这还不都怪你自己挑食, 又懒得动弹, 今天朕就教教你怎么锻炼, 好不好, 嗯? ” 颜念嗯地一声, 在白惟
       
    • 0
    • 1
    • 0
    • 1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msbLv.1
      图片咋看不见呢丫。。。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