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FF]壹—琴-转载

      “错了!”
        随着女人的一声呵斥和戒尺抽打在手臂的响声,跪坐在琴旁的少女终于是停下了拨动琴弦的动作。这是半个小时里师父的第四次“提醒”了。
        “自我开始教你也有十天了吧,到现在最基础的散音你还会弹错。这琴一共就七根弦,就算是死记硬背也应该练熟了吧?”
        弹琴的女生名叫安奕,一个古琴初学者,自十天前开始跟着师父叶兮学琴。叶兮是清韵琴社的社长,开办琴社十余年而找她学琴的却寥寥无几,安奕来到琴社时接待她的斫琴师和其他学员都曾劝阻过她不要跟着叶兮,但安奕偏就是个不信邪的人,既然大家都说叶兮又凶又严厉,那自己就非要看看这叶兮究竟有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不堪。此时此刻,安奕算是领教了。
        “师父我……”安奕想开口解释,但又想不出什么好的说辞,五天前的琴课安奕就用过刚开始接触古琴有些陌生来搪塞了,这次怕是说什么叶兮都不会买账,毕竟高考后的暑假时间是非常充裕的。
        “我记得你刚来的时候我曾考察过你的乐理基础,若你不是弹琴的料我也不会收你。你还有什么好的理由就尽管说,今天若是不能说服我,那……”叶兮话留半句,低头挑眉看着安奕,一副等着你解释的表情。
        “师父我没什么好解释的,只是贪玩,所以这几天都没怎么碰这琴。”安奕不善说谎,所以想着如实交待还能让叶兮再宽恕自己一次,毕竟那戒尺打在胳膊上实在是疼得紧。
        “惹我生气我可是会打人的,这在你决定跟我学琴的时候我告诉过你,对吧?”叶兮把玩着手里的戒尺轻声问着。
        “是…您说过。”安奕听叶兮这话便深知终究是逃不了挨罚,于是乖乖伸出左手。
        “哈……”叶兮看着安奕的动作有些不解,但随即也是明白了安奕以为会是打手心“你这是怎么,弹散音用不到左手是吗?把手收回去,打坏了你怎么弹琴?”
        “师父那……”安奕听得是一头雾水,毕竟上了十几年的学,学生犯错挨打一般都是打手心的。
        叶兮并未理会安奕,自顾自地将桌上的琴搬到一边后回来跪坐在安奕左侧。
        “趴上去。”戒尺点了点琴桌。
        “嗯……?”安奕不解。
        “让我说第二遍么?趴上去,裙子掀起来。”叶兮提高声调再一次命令着。
        安奕愣了两秒明白了叶兮所指后,霎时眼睛红了起来,转头盯着琴桌久久不肯起身。
        “唉……我给你一次机会哦,你现在可以另选一名琴社里的老师教你,我保证他们都是优秀的琴师,而且不会打人。”叶兮叹了口气,将戒尺放在琴桌上。她深知琴社里有很多琴师都反对她以这样的方式惩罚自己的学生,但碍于自己的学生只有零星那么几个并且基本不会有人能忍受叶兮的脾气,那寥寥几个学生也都换了老师这样的状况所以并未明说。
        “想好了吗?想好了的话我帮你安排别的老师了哦。”叶兮的语气变得柔和起来,但这语气在安奕耳中却听见了失落的感情。叶兮见安奕没有回答便默认的是想换个老师,正打算起身时安奕却有了动作。
        “师父,安奕不换,安奕就跟着师父学琴。”安奕说罢起身撩起百褶裙,慢慢伏在琴桌上,双手抓着桌沿闭上了眼睛。
        叶兮舒了口气轻笑一声后恢复了严厉的神色,拿起桌上的戒尺点了点安奕身下穿着的黑色打底裤“这个,也要脱掉。”
        叶兮说罢将手搭在安奕腰间,触碰到安奕时明显感受到人身上轻微的颤动但却并未抗拒。叶兮先是将安奕的打底裤褪到人大腿根,又把内裤拽到同样的位置整理好后左手抚在安奕腰上慢慢使力“放松 腰塌下去。”
        随着叶兮左手的力道安奕顺从地调整好姿势,塌腰的同时屁股也撅了起来。戒尺在臀峰轻抚了记下后高高抬起,顿了几秒后连续的五下正好从上至下将安奕身后照顾了一遍。
        “对于偷懒的孩子,最好的警示方法就是让她痛一次。安奕你说呢?你该不该罚?”叶兮手中戒尺在安奕身后轻点着。“安奕偷懒不练琴,该…该罚……”话音落下,安奕脸上早已红得发烫,被人打了光屁股不说还要亲口说出这么令人羞耻的话,实在是人生第一次。
        叶兮听后满意地轻轻拍了拍安奕的腰。“念在这是你第一次挨罚,就不多打了,一共50戒尺,刚刚那五下不算。可以哭喊但不可以用手挡,不然加罚。不过……我要是你的话就不会哭得太大声。毕竟这屋子隔音可不怎么好。”话毕,戒尺便又落了下来,这一次叶兮是用了全力,还未做好准备的安奕痛得一声惊呼,但随即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这么丢人的事情如果传出去还不如直接在这被打死了。
        没给安奕过多的喘息时间,戒尺便一下接一下地落在安奕身后。到第二十下时臀上已是一片通红。趴在琴桌上的安奕也咬着左手努力不哭出声音。
        “安奕!”叶兮突然一声呵斥,吓得安奕一颤。
        “谁允许你咬手的?手伤了还怎么弹琴?”
        “我…我错了……”安奕本想解释,但话到嘴边却还是变成了一句道歉。
        “趴好别动。”叶兮放下戒尺起身出了房间,不一会便跟来了一个看起来比安奕大了几岁的女生,安奕见状忙捂着身后想起来但立刻就被叶兮按了回去。
        “别动!她是你师姐名叫任洁,我的另一个徒弟。”叶兮将安奕死死按住,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任洁。
        “卧龙吟练会了吧?弹给我听,没叫你停不许停下。”叶兮交待了一句后便不再出声,待琴声响起后,戒尺便再次一下下落在安奕身后。虽说琴声并不足以盖过安奕的哭声,但起码声音交织在一起,让门外的人难以辨认。
        有了琴声作伴,安奕的哭声也愈发放肆。也许是身后疼得紧了,剩最后五下时安奕终是忍不住伸手挡了一下。挡着一下叶兮倒不要紧 可是把一边弹琴的任洁吓得弹错了音。
        随着那本该静止的琴弦的颤动停止,屋内也变得一片寂静。
        “任洁?”叶兮皱起眉头转头望向任洁那边。
        “师父…我这就重弹……”任洁惶恐着端正了坐姿,深吸了口气后再次拨动琴弦。
        “不必了,拿藤条过来。”
        “师父…没必要吧……”任洁惶恐着转向叶兮这边,虽是出言阻止但却根本不敢直视叶兮。作为安奕来之前叶兮唯一的学生,藤条的威力任洁是领教过的,只是跟着叶兮这么久,叶兮动用藤条的次数也不过两次。
        “我说拿藤条过来。”叶兮提高声调再次命令着。
        这次任洁不敢再怠慢,迅速起身取下墙上挂着的细藤条交到叶兮手中,又有些同情地看了看安奕。
        “念在你跟着我的时间还短,就不多罚你了,剩这五下我会用藤条,做好准备吧。”叶兮在空中挥舞了几下藤条,细长的物品划过空气的声音吓得任洁和安奕两人均是一阵颤抖。可怕归怕,安奕却是没有挨过藤条的,甚至被打屁股都是平生第一次,所以哪里晓得藤条的威力。
        叶兮在安奕身后比划了两下后抬高藤条迅速落下,伴着划破空气尖锐的声音,安奕也被这一下打得眼泪决堤。
        “唔…师父,好痛……”
        叶兮没有理会安奕,没等人消化掉这疼痛,藤条便再一次落下,两道骇人的红印平行地印在安奕的臀峰。
        “师父!您绕过她吧!”跪坐在一旁的任洁终于是忍不住出言相劝。
        “怎么?你想替她挨剩下的?”
        “我……”任洁被问得一愣,片刻后将脸转向一边,不再做声。
        瞪了一眼任洁后叶兮转头看着哭的有些上不来气的安奕,半晌后叹了口气,自知确实有些罚狠了。
        “还剩三下,很快结束。”叶兮伸手揉了揉安奕身后饱受摧残的屁股。虽说罚得过了,但说好的五十下是一下都不可以少的。
        待安奕完全冷静下来后,叶兮手中的藤条再次高高扬起,收了几分力迅速三下抽在安奕身后。
        五十罚完,安奕也不再忍耐,趴在琴桌上痛快地哭了起来。任洁见状识趣地接过藤条退到一边。叶兮则将安奕扶起抱在怀里。
        “怎么样?有没有想换老师啊?”叶兮拍着安奕的背,轻声询问。
        “唔…安,安奕不换……”安奕趴在叶兮怀里抽噎着。
        “好了好了,把裤子穿起来,师姐还在这呢。”
        “嗯……”安奕从叶兮怀中起身,边抹着眼泪边艰难地将裤子提起,朦胧的视线中像是看见任洁在朝她笑,安奕也不顾被眼泪抹花的脸,冲着任洁咧嘴笑了笑。
        “好了,不要哭了。”叶兮递给安奕几张纸巾,看着安奕一动就疼的龇牙咧嘴的模样被逗得轻声笑了起来。“今天就先到这,看你这样子也是练不成琴了,不想挨打就记得别在偷懒,不然下次我把你丢到大厅去打,让大家看看不好好练琴的学生会是什么下场!”叶兮笑着吓唬安奕。
        “不敢了不敢了!”安奕见状急忙和叶兮拉开距离,膝行后退了几步后屁股又撞到了一边琴桌的桌角,又差点疼得掉眼泪。
        “那师父……我就先回去了。”任洁见状深知自己再在这待下去也只会是碍事的家伙,所以便打算和叶兮告辞。
        “不行。”
        “嗯,那……嗯?”任洁抬头看向叶兮,有些不解。
        “你的泛音弹的手忙脚乱的,纠正过你的指法到现在还错,以为我没看见?”
        “啊……我……”
        “去桌上趴好!”叶兮再次拿起戒尺,步步逼近任洁。
        (end)

    • 1
    • 2
    • 0
    • 780
    • mfk061551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阿OLv.1
      打赏了50金币
    • 0
      结尾很不错啊,直接抬升了一个档次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