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学校111室》【m/f】【机器惩罚】【欢迎留言】

      当学生们匆匆跑到课桌前时,铃响了。谢丽尔已经安安静静地坐在她的座位上,这是她在约瑟夫森学院的第二个星期,她还在努力给她的老师留下一个好印象。毕竟正如她父母不断提醒她的那样,送她去这所私立学校要花很多钱,所以她最好不要搞砸!谢丽尔在公立学校接受了四年的教育,她对有机会到约瑟夫森学院上学表示感谢。

       

      谢丽尔的数学老师汤普森太太大步走到教室的前面。“好了,学生们,安静下来!请把昨天分配给你们的作业拿出来。”谢丽尔翻开她的笔记本,愣住了。作业不在那里!她昨晚花了两个小时在上面,检查和重新核对她的答案,以确保一切都是正确的,然后她没有把它带到学校!她感到心里有一种下沉的感觉。“你的作业呢,谢丽尔?”汤普森太太隐约出现在那个女孩的身边,手放在她屁股上。“我…我想我忘在家里了,汤普森太太,对不起。”

       

      汤普森太太怒气冲冲地叹了口气。“谢丽尔,这是本周你第三次没有做作业了。你刚来这所学校,我一直想对你放松一下,但看来你需要上一课。”老师迅速地走到她的办公桌前,从最上面的抽屉里拿出一张单子。她用钢笔在上面做了两个记号,然后把单子撕下来,折成两半,交给谢丽尔。“把这个交给111房间的杜威先生。”

       

      111号房间!谢丽尔心里的感觉变得更糟了。她见过其他新生被送到111号房间里,他们出来后总是满脸通红,在剩下的一天里都不能舒服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她知道约瑟夫森学院实行体罚,这一点在她的入学面试中曾与她的父母讨论过。但她不知道这些惩罚是怎么回事。现在看来,她会明白的。当谢丽尔站起来朝教室门口走去的时候,其他一些学生都在窃笑,但汤普森太太让他们安静下来,她说:“任何发现乐趣的人都可以加入她的行列。”

       

      谢丽尔迅速穿过约瑟夫森那寂静的大厅,朝111室走去。她知道她的老师用学校的内部通讯系统给杜威先生打了电话,并通知他她要来。谢丽尔一想到第一次打屁股就不高兴,但她不想让事情变得更糟。她展开看了看单子,它上面有预印的五个编号,在左侧,编号从一个到五个。另外两个编号在右边,标签为“U”和“D”。汤普森太太在盒子上标上了“1”和“U”的字样,谢丽尔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她很快就到了111号房间的门口,她使劲把门打开,走了进去。房间几乎没有扫帚壁橱那么大,唯一的家具是一张桌子和一张长凳。桌子后面是杜威先生,一头秃顶,身材魁梧,穿着一件像看门人一样的工作服。坐在长椅上的是三个男孩,每一个比谢丽尔小一到两岁,还有一个她认识的六年级女学生布伦达。每个人都拿着一张类似谢丽尔的单子,在远处的墙上有另一扇稍微大一点的门。

       

      谢丽尔走到桌子前,把那张单子递给了那个魁梧的人。“杜威先生?”他点点头。“我的老师说把这个给你。”他拿起单子看了一眼,然后把它交回给谢丽尔。“这是你的第一次,对吧?”谢丽尔点点头。

      “到另一边去坐。你们还有一个人来,那我们就开始吧。”谢丽尔坐在布兰达旁边的长凳上。没人说过一句话。

       

      时间慢慢地过去了,谢丽尔希望最后一个学生快点到那里去。对惩罚的等待几乎超出了她所能忍受的程度。她往下看了一眼布伦达的纸条,上面标着“4”和“D”的方框。最后,门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个小男孩,一个一年级或二年级的学生。杜威先生从桌子后面站起来,打开了不远处的门。他挥动双臂,把孩子们领了进来。

       

      里面的房间要大得多,里面有一个像小摩天轮的装置,但没有给乘客的座位,虽然它有一个看起来像狭窄的木制长椅。谢丽尔数了数方向盘上不同位置的六个这样的长凳。一个斜坡通向一个台阶,旁边是设备的控制面板。

       

      杜威先生大步走到斜坡的顶端,然后转过身,向第一个男孩招手。当男孩走过去时杜威先生抓住了男孩的脚踝,然后扶着他的腋窝,把他的脸蒙在长凳上。谢丽尔看着杜威先生用一副衬垫皮袖口把男孩的手腕固定在长凳的底部,然后用皮带紧紧地系在男孩的腰上。最后,杜威先生抓住了男孩的制服短裤,把它们拉到膝盖以下。

       

      杜威先生走到控制板前,按了一下开关,轮子顺时针开始转动。长凳安装在某种类型的枢轴上,因为它随着轮子转动,使男孩始终保持在相同的位置上。杜威停住了方向盘,当第二条长凳到达坡道时,他向第二个男孩示意。第一个男孩被吊在半空中,赤裸的双腿无助地摇摇晃晃,他的内裤的底部直指天花板。

       

      第二个男孩走到坡道的顶端,杜威先生和他一起重复了这个过程:在长凳上,手腕系紧,腰间系好皮带,裤子脱下来。后来让谢丽尔吃惊的是,杜威先生把男孩的内裤也脱了下来,让他赤裸的屁股暴露在长凳上。

       

      第三个男孩很快就站在同样的位置,然后轮到布伦达了。在把女孩固定在长凳上之后,杜威拉起她的裙子,把它塞进她腰间的带子里,然后把她的内裤拉到膝盖处。他又转动了方向盘,把第五张板凳摆好位置,然后向谢丽尔招手。谢丽尔走到坡道的顶端,杜威先生把手放在她的腋下,把她抬过长凳。

       

      谢丽尔不是一个小女孩,但杜威先生在抬她上的力气,不亚于他抱起一个新生婴儿的努力。他把谢丽尔的手戴在手铐里,把它们拉紧,然后把皮带系在她的腰上。她感觉到她的裙子被提起,夹在皮带下面。然后,让谢丽尔放心的是,杜威先生没有脱下她的内裤,车轮又动了起来。

       

      在等待最后一个男孩就位的时候,谢丽尔抬起了脖子。她可以看到布伦达悬垂着,赤裸的屁股翘起,腿微微地踢着。她知道她身后的屁股向她下面的男孩展示了一个类似的画面。然后杜威先生又动了一个开关,轮子又开始不动了,这次是逆时针方向。轮子向后倒了,直到布伦达在船底,谢丽尔在她的上方,然后它停了下来,又开始向前移动。

       

      当谢丽尔到达车轮底部时,她听到一声巨响!她转过头来,但无法了解发生了什么事,轮子不停地转动着,布伦达在谢丽尔上空消失了。有一个裂缝!呼喊声响起,现在谢丽尔可以看到她下面的最后一个男孩了,他的内裤也被脱下了。

       

      当谢丽尔到达最高位置时,她听到了另一声巨响!布伦达尖叫的声音。方向盘继续转动,谢丽尔知道她是下一个。她闭上眼睛,振作起来。尽管准备好了,谢丽尔还是仰着头嚎叫起来。她从来没有想过屁股会有这么疼!眼泪立刻涌到她的眼睛里,她渴望回过头来揉她发红的屁股,但她的手却被抑制住了。她屁股上的每一寸皮肤都疼,谢丽尔的内裤完全没有缓冲这一打击。

       

      向上看,谢丽尔看到墙上挂着一只大机械臂,它手里拿着一个很大的桨,看上去像一条巨大的海狸尾巴。谢丽尔注视着她,手臂慢慢地缩了回来,然后伸了过去,向她上方的男孩的屁股发出了响亮的一击。他哭叫着,踢着腿。随着轮转的继续,布伦达再次出现在眼前,她的屁股已经变成鲜亮的粉红色。太快了,谢丽尔发现自己坐在车轮的顶端,等待着她的第二次鞭打。

       

      谢丽尔以为她已经做好了应对打击的准备,但她错了。第二下的伤害是第一次的两倍!她试图以不同的姿势蠕动,但腰部带子紧紧地抓住了她。车轮继续缓慢、不可阻挡的旋转。当谢丽尔经历了新的痛苦时,这个女孩已经通红的屁股又承受了另一次打击,布伦达又转了过去,她的屁股是一片明亮的红色。谢丽尔知道她自己的屁股也没有更好的状态。

       

      每次谢丽尔认为情况不会更糟时,船桨就证明了她错了。现在的痛苦是完全无法忍受的,她不知道她还能承受多少。她放弃了挣扎,一瘸一拐地躺着,不由自主地哭着。当无情的抽打继续下去时,谢丽尔感到了另一种情绪,这一情绪比她背后的疼痛、她的无助和让她的裙子摆在同学们面前的尴尬更让她烦恼,这是一种完全冷酷的惩罚。

       

      谢丽尔的父母总是打她的屁股,趴在他们的膝盖上,她总是可以感受到温暖,他们的身体和爱和他们的接触。除此之外,打屁股总是以拥抱和亲吻她的眼泪而告终。这里没有温暖,没有爱的感觉,只有她下面那张坚硬的长凳,还有她屁股上那更硬的桨,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拥抱或亲吻等着她。

       

      打完第十二巴掌之后,谢丽尔感到轮子慢慢地停了下来。房间里很安静,除了孩子们哭闹的声音。她腰间的带子松开了,她抬头一看,发现自己在轮子的底部,杜威先生就在她旁边。他放开了她的手腕,然后把她从长凳上抬下来,回到了坡道上。谢丽尔摇摇晃晃地走了一会儿,她的惩罚结束了。

       

      杜威先生看了看他的单子,把现在的时间写在谢丽尔的纸条上。“给你,”他递给她,“把这个拿回给你的老师,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停在房间里,但如果你五分钟后不在教室里,你就会回来光着屁股再挨一顿打。”

       

      谢丽尔慢慢地摇摇晃晃地走下坡道。在门口,她转过身,回头看了看,杜威先生抱出了最小的男孩,又开始转动方向盘,继续对孩子们的惩罚。谢丽尔不愿再目睹更多的惩罚,她转过身,迅速地穿过外厅,跑进大厅,其余的孩子的哭声在她的耳边回荡着。

       

      房间空无一人,谢丽尔利用这段时间控制自己,好好擦洗她的脸。然后她放下内裤,用一条湿纸巾轻轻地抚摸她的屁股。当她滚烫的臀肉与冷水接触到时,她喘不过气来,但疼痛确实减轻了一点。谢丽尔很高兴约瑟夫森夫妇用的是纸巾而不是热风机,现在她的屁股最不需要的就是更多的热量!

       

      回到教室,谢丽尔想,现在她知道惩罚单上的标签代表了什么。数字“1”到“5”是孩子会受到的几次十二下抽打的次数,

      而“U”和“D”则反映了孩子内裤的位置:上下。她为布伦达感到难过,她想知道这个女孩做了什么才能让她被光着屁股打上四十八个板子。

       

      谢丽尔重新进入教室时,学生们正忙着做当天的数学作业。她大步走到汤普森夫人的办公桌前,递给她的老师那张惩罚单。

      汤普森太太检查了一下钟,谢丽尔还剩一分钟。“那么,谢丽尔,你觉得你得到了教训吗?”“是的,汤普森太太。”“明天你会有作业吗?”“是的,汤普森太太。”“很好,你可以坐了,作业在黑板上。”回到课桌前,谢丽尔挣扎着找出最舒服的姿势。她对自己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被绑在111房间的惩罚轮上了。

      (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故事类型、剧情可以在评论区留言,例如构思出一个大概的剧情,或者一个短篇大概的起因、经过、结果,或者一个人物、家庭、学校的设定都可以留言,所有的留言我都会看,我尝试进行创作,把那些只停留在脑海中的想法通过文字完整呈现出来。)

    • 4
    • 0
    • 0
    • 1.3k
    • 李合宾solosilverzyf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