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52
    • 明星受刑(MF)转载

      在惩戒所的高墙外,萧淑慎开始觉得不寒而栗,心里不禁觉得后悔,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娱乐圈中吸毒的人比比皆是,却只有自己接二连三的被抓。而地检署以她在缓刑期间再次吸毒为由,撤销缓刑宣告,须入狱执行1年7个月徒刑。

       

                律师在这之前已告知,检察官认为萧淑慎在毒品缓刑交付保护管束期间,又吸毒再犯,连同这次已3度施用毒品,加上犯后态度不佳,认为不宜接受量刑协商,也不能再易科罚金,将会被判入狱服刑。但律师也有一个好消息,因为第三次被捉是在台南花莲乡下的一个友人家中,而这个地方属于西拉雅族,此地虽然尊重法律,但也有自治的规定,根据西拉雅族古老的约定,可以以藤代刑。可以不用坐牢,让萧淑慎的心里有点惊喜,不过想到那指头粗的藤条抽打在身上,不由的浑身颤抖。

       

                  经纪人张嘉麟道:“我劝你还是选以藤代刑吧,娱乐圈中更新换代那么快,等你坐牢出来,谁还记得你是谁,决定权在你,你要考虑清楚!”想了一天,萧淑慎终于决定接受以藤代刑,然后转告了律师,律师与地检署申请后,终于下来了宣告,萧淑慎三次吸毒以藤代刑鞭臀四十,缓刑四年。惩戒所的铁门高大而肃穆,而萧淑慎在门外犹豫了好久,抽完了第三根烟,才在经济人鼓励的目光下了车。看着萧淑慎孤单而沉重的走进大门,张嘉麟喃喃道:“早叫你不要吸毒,总是不听,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进了大门后,五十多岁的老管教看了看萧淑慎递过来的单子,不耐烦地说道:“又是吸毒的,先自己填表,填完去体检。”表格很简单,只是姓名,性别,年龄,还有罪名,以及惩罚数目。萧淑慎很快就填写完毕。然后管教让她带着单子去了体检室。 体检室不大,只有一个年轻的男人穿着白大褂坐在桌子后面,正操作着电脑。听到萧淑慎的敲门声,抬起头来,不禁眼前一亮。萧淑慎个子高挑,容颜既清纯却又性感,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融与她一身,让她有一种天然的魅力。他一时不知萧淑慎的来意,客气的道:“有什么事吗?”萧淑慎见是个男医生,已经是心中一沉,但是她已经没有退路了,趁着媒体还没有得到消息,赶快来领完刑,不然被媒体拍到,不是糗死啊。所以她只好走进来了,硬着头皮把表格单子递了过去。

       

                  那医生一见表格,一见名字萧淑慎,再一看罪名吸毒,心中顿时明白过来,难怪看着有点面熟,原来是那个性感明星啊。而且这个漂亮的女人是被鞭打前来体检的。心中一下子就神气起来。来体检的女人,还不是任他拿捏,想到过一会儿就能剥光这个女人的衣服,让他的心一下子火热起来。

       

               “哦,来体检的啊!你叫萧淑慎?是不是那个《孤恋花》中的娟娟啊,怎么被判打藤啊?”萧淑慎脸一下子红了,没有作声。医生一见萧淑慎的反应,心中更是了然,真是那个明星啊,“那把衣服脱了吧!” “啊!”萧淑慎虽然心中有预感,但还是吃了一惊。医生得意的看着害羞的萧淑慎,道:“外科检查要全Luo检查,所以要把衣服脱光。” 萧淑慎强忍着夺门而出的冲动,轻声道:“医生,人家等下都要受苦了,你就高抬贵手,随便一下好嘛。”说着,从包里拿出个红包递了过去。 医生随手接过,捏了捏,估计800-1000左右,出手还算大方,不过明星的BANNED吸引人更大啊。当即还了回去,回绝道:“我们要对受刑人的身体状况负责啊,万一受刑人身体衰弱,还去受刑,不是有去无回啊!”医生的理由冠冕堂皇,萧淑慎找不到理由拒绝,明知他口是心非,也只好认了下来。

       

                     她有过上次在戒毒所Luo身检查的经历,对此虽然不满,却也有了一定的免疫能力。只是医生是个男的,让她的心中很是抗拒,有心改天再来吧,又怕面对媒体的难堪。 萧淑慎生性豪放,但今天穿的很朴实,蓝色的印花上衣,一件水磨蓝牛仔裤,带水钻的平底凉鞋。妆容也很淡,恍若邻家女孩。她特意的淡化自己的魅力,但是,该来的还是到来。

       

               下定了决心,看了看那医生,那医生故意装出正人君子的模样,让萧淑慎腹诽不已。咬了咬牙,萧淑慎转过身去,慢慢的脱下身上的衣物。医生看着萧淑慎一件件的褪去衣物,看着那个玲珑剔透的女体,肤如凝脂,色白如雪,双峰丰满坚挺,小腹平坦,光滑如缎,丰腴滚圆的雪臀,细长温润的一双美腿,真是上天的杰作。

       

                  而现在,这美丽的杰作就任自己享受了。血压,心电图,这些都是必查项目,让医生的眼睛赚足了便宜,刚才的拍心电图,更是借着检查之机,蹭着那丰挺的巨乳,真是又绵又软,还有那么惊人的弹性,暴乳美女,真是心中大爽。想了一下,他指挥萧淑慎趴了下来,把臀部高高的耸起,道:“现在测量一下体温。” 萧淑慎奇道:“测量体温不是在腋下吗?” 医生得意的道:“我们要对受刑人的身体负责,所以用测量最准确的肛温!”萧淑慎脸上一片羞红,这真是个屈辱的姿势,可她却不能拒绝,从刚才医生对她的交谈中,她明白了这个医生还是有些权利的,比如说她血压或是心跳不合适受刑,那么她一下子就会被打回原型,仍旧不适合以藤代刑,就要去坐监服刑。

       

                只好屈辱地趴下身子,慢慢蹶起肥硕的屁股。 萧淑慎直觉臀上一凉,两片肥嫩的臀肉慢慢被两手扒开,露出粉嫩的菊花门。她的脸上鲜红欲滴,只感觉菊花门上有个虫子在爬呀爬,让她麻痒难耐,忍不住收缩起来。 一双大手在臀肉上轻轻的搓揉着,突然一根冰凉的温度计直插菊门,让萧淑慎情不自禁的收缩了一下菊门,那温度计在里面轻轻的旋转、磨擦深入,让萧淑慎十分难受,双腿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医生叹息了一声,这个姿势的女人真是没有了什么秘密可言,上身平贴床面,丰满圆润的屁股高高翘起,两腿又被分的开开的,臀中的菊门和溪谷清晰可见,明星啊,也就是穿起衣服来高贵,脱光了的明星也是那么的淫糜。

       

                这不是明知故问嘛,萧淑慎面红耳赤,轻声道:“屁股……” “哦”,医生一想到这么雪白丰满的屁股,上面就要布上密密麻麻的鞭印,也不禁心中叹息一声大刹风景。刹那间,医生也下了个决定,能接受鞭刑的明星多难得啊,又是那么一个大美女,机会错过就错过了,不知道会不会后悔一辈子。一只手借着测量肛温,用力的分开了臀肉,粉红色的小菊门充分暴露了出来。另一支手上的温度计沾了点润滑剂,在那菊门那轻微的划了两圈,就伸了进去。然后两支手都放在了萧淑慎的臀肉上,轻轻的抚摸着。他自己是知道违规了,可萧淑慎不知道啊,他见萧淑慎没有反抗,胆不禁大了起来,,他慢慢的转动温度计。而萧淑慎的臀部也微微的耸动起来。他享受了一会,终究是心中还有顾虑,也就见好就收,那神秘的溪谷,他可没有胆子再去碰触了。一圈圈的麻痒从臀间传到身上,让萧淑慎难以忍耐,就想叫出声来,她紧紧咬出了下唇,身体却抗拒她的意志,她的呼吸粗重起来,她也感觉到了那医生重重吐出的热气撞在她的臀间,让她又酥又麻,力气似乎都要没了,双腿软软的,溪谷间就要有蜜水滴出,突然,那医生却抽出了温度计,让她心一下空了,虽然很是屈辱,但似乎感觉还不算太难受。

       

                  “恩,温度正常!你可以起来了!” 萧淑慎狼狈的爬了起来,重新穿回衣物。看着一件件的衣物又重新的穿回去,重新焕发出楚楚动人的风韵,医生心中好是遗憾,这等美女不知下一次是何时候再有机会了。 “啪”医生在那张体检单上重重的盖了合格的鲜红印章,道:“你通过了,三天后再来受刑吧!”萧淑慎大吃一惊道:“为什么要三天后,今天不行吗?” “受刑的人太多,这两天内已经排满了。”那医生道。萧淑慎皱起了眉头,等三天后再来受刑,那消息保证已经是满城风雨了,这可怎么办啊!那医生奇怪的道:“你就要今天受刑吗?那还可以选择治安所啊,不过那里都是流氓,女人过去受刑,屈辱是免不了的,一般只有那些卖淫女才会去那边。” 萧淑慎心中明白那等治安所,里面的人都是些小混混,自己过去不单单要皮肉受苦,很可能女人的尊严也要丢尽。想了一下,红着脸问道:“这里惩戒所处理受刑,要,要脱衣服吗?”那医生呵呵一笑,道:“要脱光衣服的,这里行刑,一律BANNED行刑的。” “哦,那么治安所呢?”

       

               “那里了解的少点,不过应该也是要脱的吧!” 萧淑慎看着医生那挪揄的目光,想像着,自己一个美女,脱光了衣服,赤Luo着身体,给一个陌生人,可能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用力抽打PG,而且还是打在光屁股上,那种羞辱感让萧淑慎再也先呆不下去了,忍不住跑了出去。开弓没有回头箭,走出惩戒所的那一刻,萧淑慎已经决定去治安所受刑,最多给他们羞辱一顿,总也好过那些媒体的唇枪舌箭,用笔杀人不见血啊。 踏进治安所的大门,进入接待室,一个女警正拿着电话说着什么。萧淑慎走上前去,道“请问……”她还没有说完,那女警皱着眉,不耐烦的道:“等下,我正说话呢!” 等了几分钟,她才挂了电话,萧淑慎走上前去,递上宣告单,轻声道:“我是来受刑的,请问有什么程序?”那女警看也不看,脸色一板,道:“老规矩,脱光衣服,墙角蹲着去!”

       

                   “什么?”萧淑慎目瞪口呆,这还是治安所吗?尽然敢这么乱来。 女警白了她一眼,来受刑的女人,她见多了,不都是些小姐吗,冷冷的道:“受点皮肉之苦就可以免除牢狱之灾,这个算盘可没那么好打啊,在我们治安所,羞辱人犯,也是属于惩罚的一种,嘿嘿,就算你去投诉也没用。” 这个实在是太过份了,萧淑慎觉得接受不了,调过头就想走人。这时那女警刚好拿起那张宣告单,“嗯,萧淑慎?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啊?”萧淑慎脸上一红,这才想起宣告单还在对方手里呢,只好又走回头,前去取单。这时那女警仔细的看了看萧淑慎,认出她来,真是那个明星啊,她竟然来我们治安所受鞭刑,哈哈哈,说出去都没人相信啊,她眨了眨眼,终于确认眼前这个美女正是娱乐报刊中经常出现的那个明星。女警捏着单,没有还她,道:“哦,原来还是个大明星啊,你也来接受鞭打,是不是拍片前,前来体验生活啊?”萧淑慎羞红了脸,无言以对,只有轻轻的道:“没有……”女警故意关切的道:“你真准备在我们所受刑啊?” 萧淑慎羞愧的点了点头,又摇头道:“你们这,太污辱人了,我还是去惩戒所算了!” 那女警翻了个白眼,道:“随便你了,不过,给你这个大明星一个优待吧!原来那些小姐来受刑,可是要脱光先晾一会儿的。” 萧淑慎心中一动,道:“谢谢啊,可不可以行刑时,不要脱衣服啊?” 女警一呆,道:“这,我可帮不了你,我只是负责接待的。”看了看宣告单,顿了顿,道:“基本是不可能的了,你的单子上没有写免脱两字!”“啊,有免脱两字,就可以不脱了吗?” “只是有可能,机率低于百分这一吧!申请递上去,一星期有结果。”

       

      (萧淑慎原本心中还在埋怨律师不告诉她,听到后句话,还是心中一凉,一星期,她一天都不想等了。女警见她没说话了,道:“那我们就正式开始了!” 萧淑慎强忍羞意,点了点头。' “姓名?”

       

             “萧淑慎!”  

       

              “要受何刑?”萧淑慎停了一下,难堪的道:“打PG!” 那女警心中暗笑,表面却是异常的严肃“那么现在脱去你全身的衣服,作个检查!” “还要检查,已经检查过了!”萧淑慎上前递上那张盖章的体检单。 女警瞧了一眼,道:“这是惩戒所的,我们这是治安所,不过,有这张单子,我这随便看一下就可以了。”!

       

              萧淑慎现在也很是后悔,要是不吸毒就不会受这些屈辱了,可是毒瘾一来,那种从骨头里痒出来的感觉 "又让她不能忍受。她只好又一次的脱光了身上的衣物,还好这次是个女警。 女警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萧淑慎赤Luo的身体上,心道:身材真好啊,胸真大,随口问道:“你三围多少啊?” 萧淑慎无地自容,轻声道:“33.23.34” “恩,你俯下身子,两脚分开,自己用双手分开你的屁股,原来我要用手检查一下的,现在你咳嗽两声就算了!”这个萧淑慎到是知道,上次她去戒毒所就经历过的,这次还好,女警不用手,只叫自己咳嗽两声,也算优待自己了。上次可是都给女警用手查了个便的。只是这个姿势可真够羞耻的。于是她只好俯下身子,两腿分开,双手伸后掰开了臀肉,然后咳嗽了两声。 还好,女警只是看了几眼,见没有异状,就挥手让萧淑慎穿回了衣服,然后递给她一张单子,道:“现在,你选三项附加刑吧?”

       

      萧淑慎惊道:“还有附加刑?”

       

      女警道:“恩,这是我们这的规定,到这里受刑的都必需接受附加刑!” 萧淑慎没有办法,只好接过一看,一堆乱七八糟的刑罚。萧淑慎心道,有没搞错,这是SM刑罚吧,对那女警道:“这些附加刑,也太羞辱人了吧!” 那女警淡淡的道:“这些都是羞辱刑,就是要前来受刑的人感到羞辱,记住教训,避免下次再犯!” 萧淑慎没辙,只好咬牙圈了三项。 那女警于是带她来到了隔壁的房间,这里就是行刑室了。她也没敲门,一把推开了,里头正有四个衣歪帽斜的男警员在里面打牌,一股痞子味,扑面而来,让萧淑慎心中凉了大半,落到这些混混手里,尊严不保啊。一个男警抬头道:“娟子,怎么有生意上门了?” 女警淡淡的道:“是啊,快来做生意了!”说罢,递上萧淑慎的宣告单和附加刑单。那男警接过单子,打量了萧淑慎几眼,道:“咦,这次的货物很正啊!”另几个男警也抬起头来,仔细打量萧淑慎,萧淑慎只感到几双色咪咪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打转,身上一阵发寒。 抬头的一男警突然道:“有点像萧淑慎,那个大奶妹啊。”另两个一愣,接着也点头道:“真是萧淑慎啊,今天打扮的差点认不出来啊!”

       

               接单的男警低头一看,宣告单上的名字正是萧淑慎,还真是她啊!心中嘿嘿一笑,今天的生意可真不赖啊。 他的眼珠子一转,道:“大明星,你工作繁忙,不去拍电影广告,来我们治安所干什么呀?” 萧淑慎心中大恨,这个男警真坏,明知她是来受刑的,还问。可她又不能不答,“我是来受刑的!”那男警“哦”了一声,道:“怎么大明星也会犯错误啊,来这受什么刑啊?”'萧淑慎冷冷的道:“来打藤的”.给我来冷的,不过萧淑慎最吸引人的就是她那冷若冰霜的气质,嘿嘿,我就是要羞辱你,“打什么部位啊?”萧淑慎难堪极了,只好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屁股!”那男警又故意“哦”了一声,道:“打PG呀,没有免脱,那可就要光着屁股打了啊!”

       

                萧淑慎微低着头,虽然明知到会受到羞辱,不过想想可以抵过坐牢,又忍了下来,道:“是,是打光屁股!” 另三个男警心中暗笑不已,羞辱女受刑人,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了,对着说话的男子使了个眼色。 那男警心领神会,又慢丝条理的道:“你来我们治安所受刑,不知道你清不清楚我们这的规矩啊?” 萧淑慎摇头道:“不清楚!” “那我告诉你,这里可是要BANNED行刑的!你接不接受!”就知道逃不过去,既来之,则安之,这个结果也不出意外,“接受!”6说罢走上前,又从包里拿出几个红包,递了过去,眼神一媚,道:“小妹不懂事,还请几位大哥多多关照啊。”几位男警顺手塞进怀里,为首的坏笑着问道:“关照?怎么关照呢?”  

       

      “希望几位大哥多多手下留情罗!”   

       

      “那当然,我们可是很怜香惜玉的!”几个男警对视着,哈哈大笑。这几句话似乎拉进了彼此的距离,大家都说说笑笑,聊了起来,那女警也找了个椅子坐下问起娱乐圈中的八卦来,萧淑慎也热情的和他们聊着天,发挥着自己美女的优势。聊了二十来分钟,为首的男警咳嗽了一声,道:“和萧小姐聊天真愉快啊,不过呢,我们还是先办正事吧?” 说的好像是在征求萧淑慎的意见似的,可萧淑慎在这还有自主权吗,当下只好应声:“是啊,先办正事吧!”那男警抖了抖手里的那张附加刑单,道:“按照惯例,在正刑之前,先执行附加刑,怎么样,有心理准备了吧!” ^萧淑慎脸红了红,都是些羞人的刑罚啊,点了点头。

       

      “第一项附加刑,孔雀剔翎!” 几个男警乐不可支的笑出了声,让萧淑慎心中又羞又怕,这名字她也是看它文雅点,就选了,总比那些浣肠,刺钉之类明确想像的好吧,可现在看情景,有点不妙啊。那女警倒是没有笑,道:“运气不错呀,这个简单!”萧淑慎疑惑的看着她,她解释道:“孔雀剔翎就是脱光衣服,用孔雀毛拂刷身体了!不过就是有点痒而已,算简单的了!” 这个不用皮肉受苦,忍了,萧淑慎已经坦然面对了。男警嘴角一歪,道:“萧小姐既然已经清楚了,那么我们就开始吧!”萧淑慎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这些流氓还不是想自己脱衣服,哼,脱就脱,老娘才不怕呢。萧淑慎很干脆,也不扭捏,放下了手包,就脱起衣服来。 就如白羊般的全身光溜溜了,她赤身BANNED的站在房子中间,身上一丝不挂,双手按男警的要求放在了脑后,显的胸更挺,也更大了,让几个男警两眼发直,恨不得一下子吞了她。长长的孔雀毛轻轻的拂过身体,酥痒的感觉漫延全身,萧淑慎这才知道,这个孔雀剔翎也不好受啊,更可恶的是那个男警拿着孔雀毛,经常在胸部,臀部,溪谷这些敏感地方转悠,让萧淑慎总是忍不住的扭动身子,这一扭动吧,那两个不听话的胸部就跳动个不停,让萧淑慎羞愧难当。男警心里这个美啊,这么漂亮的美女,就那么脱光了衣服,光溜溜的任他摆弄。平时明星的BANNED啊,BANNED都可以上报了,仿佛是不得了的大事一般,现在好嘛,一个三点全露,全身纤毫毕显的明星就站在身边,任他上刑。而且这个美女身材还真不错,应该大的大,应该小的小,想到此处,他的孔雀毛在萧淑慎的大胸上转的越发的欢娱了。 在胸部转了好一会,他转到了萧淑慎的身后,把孔雀毛慢慢慢的伸进了萧淑慎的股沟,在那么上下的刷动着。 “屁股也很肉嘛,又圆又白,摸起来一定是又绵又软,是吧!”萧淑慎没有作声,只是摇动了两下屁股,可怎么可能摆脱的了那根孔雀毛嘛,忍不住一下子收紧了两瓣臀肉,痒的受不了。男警一看不对,上下不灵活了,发话道:“把大腿分开点!”萧淑慎有心不理,可又怕男警怀恨在心,让她等下更难受,只好听命把双腿分开了些。男警一看有门,又道:“再分大点!”萧淑慎只好又分开了些,这下好了,菊门,溪谷,都暴露出来了,女人家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啊。羽毛一遍遍的在敏感点刷动,让萧淑慎总是忍不住扭动身子,而坐着的几个男警看的是津津有味啊,这可比看脱衣舞还爽啊,明星现场Luo身秀啊。 孔雀毛就一个劲的在股沟些刷动,萧淑慎实在是受不了了,两腿发软,一下子坐倒在地,男警看看情况,也就收了孔雀毛,道:“原来最少要用刑30分钟的,你可才10多分钟啊,算了,就让你过了!”说完在附加刑单上打了个勾,这一关算是过了。萧淑慎忙道:“谢谢大哥了!”给人玩弄还要感谢,什么道理嘛。第一个附加刑就让萧淑慎快崩溃了,实在不敢想像下面两个附加刑了。所以她向男警要求休息一下。男警也同意了,还帮她倒来了开水。

       

                萧淑慎忍受不了他们的目光,虽然只有一会儿休息的时间,还是穿上了内衣。而这三点式的内衣一穿,她不知道却让自己的诱惑力更高了。几个男警都是眼巴巴的看着她,咽着口水。坐了一会,等萧淑慎喝完了半杯茶,示意休息好了,那男警开始宣布第二项附加刑“涂脂抹粉”一听这个,那女警皱紧了眉头,说了声“太恶心人了!” 这让萧淑慎心中凉了半截,这又是什么刑罚啊?   

       

      一个男警走了过来,道:“萧小姐,继续吧!” ;萧淑慎只好站起身来,脱掉衣物,随他来到了左边的墙边,他说了声:“要委屈萧小姐了!” 萧淑慎只好道:“没事,可以理解!” 他拿起皮手腕,把萧淑慎的两只手都套上,这时,头上伸下了铁链,然后萧淑慎就被吊在了铁链上。两手被固定,让萧淑慎心中感觉到格外害怕,他们把我吊起来,倒底要干什么啊?   

       

      一会儿,答案就揭开了,另几个男警也走了过来,还有一个大桶子,沾乎乎的,也不知装着什么。突然间,几个男警就把桶子里的东西倒在了萧淑慎的身上,沾乎乎的东西,又黑又粘,一股臭味只钻鼻孔,让萧淑慎心中发毛。 还有个男警拿把刷子,把漏网的皮肤也刷了这个东西。一下子萧淑慎全身上下都粘上了这东西,仿佛烂泥溏出来的一般,看去十分狼狈而恶心。 萧淑慎惊叫道:“这什么东西啊,太难受了,会不会对我的皮肤造成损害啊!”男警嘿嘿笑道:“不会,这东西绝对安全,就是沾的让人难受!”说罢,几个笑嘻嘻的坐一边难看去了。而女警却是不忍心,或是看着恶心,跑出门去了。 一会儿功夫,萧淑慎就受不了了,她情愿被打PG也不要受这刑啊,道:“几位大哥,你们饶了我吧,这太难受了,全身不舒服啊!”几个男警眼神交流一会,道:“那也行,不过第三个附加刑,要受我们指定的了!” 萧淑慎也不管那么多了,赶忙答应下来。 于是几个人把她放了下来,让她去墙角洗浴。 美女出浴,多么精彩啊,如雪如绸的肌肤从黑泥中一寸寸的Luo露出来,给人一种分外的美感和刺激,几个男警都感觉到了口干舌燥。

       

      “第三项是红霞漫天哦,这项其实也是为你着想啊,不过数量要翻一番了!”k这名字也好听,不过听完刑罚的内容,却让萧淑慎羞红了脸,原来就是趴在对方的腿上,让对方用手揍自己的屁股。自己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要这么屈辱的姿势受罚啊附加刑都是些羞辱人的,不过原则上是不接触对方的身体的,只有这一项是例外的,可以在正式刑罚前,先热身一下对方的肌肤,更可以让受刑人不受伤,而萧淑慎这个大美女早就让几个男警心痒痒了,可又不能触摸,所以干脆就在最后项给了个固定的,这下子,那圆滚滚,肥嘟嘟而又赤Luo祼的屁股还跑的出他们的手掌心啊。

       

      最先开始的又是为首的那个男警,他的身材高大,手指骨节也粗大,望着他那粗糙的手掌,萧淑慎心中战粟不已。?,男警很坏,故意分开了腿,让她的小腹和胸部分别压在他的大腿上,得意的向他BANNED几个男警使着眼色,一手先在萧淑慎的臀肉上抚摸么,别一只手还帮萧淑慎理了理头发。 啪、啪!”连续的三下重重击打,萧淑慎几乎忍不住要叫出声来,两片柔软的臀肉荡出一阵阵的肉波来,太疼了。手很自然的就伸向身后,想触摸一下那已经有点发热的肌肤。但还没碰到,就被男警拍了一下,只好又放了下来。那男警又借机抚摸臀肉,不过却让萧淑慎感觉舒服了不少,仿佛也不那么疼了。 当然更舒服的是那个男警,终于如愿以偿的,明正言顺的触摸到萧淑慎的屁股了,丰满,圆滑,难以形容的触感,仿佛那光滑的瓷器,那绵软的丝绸。也许有过别的女子的触感更好,但萧淑慎这三字是独一无二的,这个银幕上冷若冰霜,却又性感逼人的大美女,此刻就趴在自己的腿上,等着自己处罚她,而处罚的内容就是狠狠的打她的屁股,而且是赤Luo的屁股。 击打之外又可以在屁股上摸摸,甚至在股沟中触触挨挨,碰一碰让萧淑慎难以启齿的敏感地方,真是快活无比

       

      “啪、啪”又是两下,他已经轻了点,萧淑慎心眼也活了过来,道:“大哥,轻点啊,小妹的屁股都要开花了!”

       

      “啪、啪、啪!”又是几下,萧淑慎的玉臀上慢慢浮起淡淡的红霞,趴在男警的腿上,只要挣扎一下,马上便会给强力的镇压,换来的是屁股上的巨疼,试过两次,萧淑慎就很老实的趴在那里的,屁股好痛,心里好羞,脸上好红。还好只是附加刑,几个男警都留了手,没有全力的击打萧淑慎的屁股,更主要的就是想占萧淑慎的偏宜,屁股,股沟这些敏感点都逃不过他们的手脚。摸的萧淑慎又羞又痒,屁股一个劲的左右扭动。 终于轮到最后一个男警了,个不高,比萧淑慎还略微矮一点,他叹了声道:“我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当一回男主角,可惜,总是没导演赏识我,大明星,可怜一下我,让我过一次男主角的瘾吧!”这什么和什么嘛,萧淑慎听的是目瞪口呆,有心拒绝吧,又怕男警等一下报负,只好违心的答应下来。 男警说想演惩罚出墙的娇妻,一为过演戏瘾,一好继续执刑。.另几个男警起哄的有,喝倒彩的也有,什么治安所,整个流氓窝吧。这个男警要萧淑慎趴在椅子上,屁股向后充分的挺着,一只手在她的股沟中扣扣挖挖,一只手抓上了她的大胸。太过分了,萧淑慎就想翻脸,那男警却怒道:“你这个人尽可夫的溅货,我让你再偷人!”说完,两只手掌都用力的拍打她的屁股。 “啊!”萧淑慎一下子明白过来,什么想演戏啊,还是想占自己偏宜,这不是说演戏嘛,他摸下他老婆,有什么关系啊。摸了就算了,可是屁股还是逃不过挨打啊,别人都是偷偷摸摸的占点小偏宜,他倒好,明目张胆的占偏宜啊。 还好,这男警也知道自己比较过分,打了几掌就算了,第三个附加刑也终于过关了!萧淑慎的屁股还是一片粉红,粉嘟嘟的更是惹人喜爱。 附加刑过去,终于要开始正餐了,正式的以藤鞭臀就要开始了,     萧淑慎被男警带到了里屋,这里才是正式鞭臀的行刑室。来到里屋,四壁雪白,在日光灯的照耀下显得特别的亮堂,屋中间是一座马鞍形的刑凳,男警特意整理了一下装束,气氛无形一下子严肃起来,萧淑慎的心中一下子显得特别的忸怩不安起来,心中既紧张又害怕,这回可是要来真的了,那已经热辣辣的屁股还能承受嘛!0一根尾指粗的藤鞭从墙角的水桶里抽了出来,还湿渌渌的滴着水。男警用雪白的毛巾擦了几下,露出坚韧,光滑,十分负有弹性的藤体。 小腹顶在鞍马的皮革上,双腿被大力的分开,再用皮扣束缚好,转眼间,萧淑慎都被牢牢的绑在了刑台上,等待着男警那藤鞭的洗礼。微凉的藤鞭在艳红的臀肉上轻轻的磨擦,仿佛正在选择下手的部位,让萧淑慎的心中一起一落,这一刻,她奇怪的发现,给人用这么羞辱的姿势束缚,菊门和溪谷都暴露在那些陌生的男人面前,竟然没有了紧张,没有了羞涩,有的仅仅是皮肉所将遭受的巨大痛苦的恐惧。说不清楚,也许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14
    • 52
    • 0
    • 175
    • 8.7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固话歌Lv.2
      (购物车)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天可汗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凯宝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zzzzzz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1
      鹿这样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kkqq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澜009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ggbo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ily7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IPOUYHJK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3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的贴身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冰红茶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缓缓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