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载学校的惩罚

      普林顿学院的惩罚

       

      普林顿学院是这里小有名气的中学,不过它是以严厉的管理而闻名的。

       

      午后的阳光很和煦,暖暖地照在大地上。校园很美,四处可见草坪和小树林。透过一栋栋各具特色的建筑,一座灰色的老旧塔楼额外引人注目。它,也是这里学生印象最深,最为恐惧的建筑——体罚楼。

       

      现在,体罚楼里坐着等待的是哈瑞老师,主管体罚的主任。他正拿着一张单子,上写着:八年级六班,女生栗栗,因和同班女生蓝月打架,被处以五十板子。备注:A类刑具。

       

      “是这件事呵~~”老师喃喃自语。蓝月的父亲是市长,蓝月在学校里也仗着有钱有势,动不动欺负同学。因为父母的贿赂,学校经常对蓝月睁只眼闭只眼。被她欺负的学生,因为怕蓝月手下的小混混人报复,只好忍气吞声。而栗栗因为家里穷,父母早亡寄养在姨妈家里,经常被蓝月侮辱。但这一次,栗栗和几个女孩又被蓝月她们欺负,实在无法忍受侮辱,就对正殴打她的蓝月还手了。事情闹大了,学校准备严肃处置。蓝月嚣张地说:“我不要念了,我要花钱去贵族学校!”本来栗栗一直喊冤,说自己挨打不得不反抗,但蓝月的父母坚持要学校开除她。没有了念书的机会,姨妈也不会帮她,她只好苦苦哀求学校。老师们最后商量,终于让她继续留在学校,但要给予她最严厉的体罚。

       

      在普林顿,小到晚归宿舍,大到偷窃作弊,都要被体罚——就是打屁股。很多学生的屁股每天都是红的。板子从A到E分为五等,A类最重,是三尺长两寸宽的大板子。而曾经最严重的不过是三十A类板子,屁股被打的完全黑紫,皮肉开裂流血。这次的五十大板,不知可怜的栗栗如何承受,那程度一定比皮开肉绽还恐怖。

       

      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动,一个娇小的女孩推开了体罚室的门。她进去后向里面的哈瑞老师鞠躬,然后站到了一张大凳子旁。哈瑞老师是一名非常合格的体罚教师,毫不留情的体罚手段令这里的学生十分恐惧。他之前很看不惯贪财的校长容忍富家学生,但又无可奈何。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女生,一贯严肃地问道:“为什么打架?”栗栗回答:“我是冤枉的。。。因为蓝月每天都欺负我们,却没人来管,我只是想还手,我不是主动的。。。”

       

      “学校规定只要动手了就是打架!”哈瑞生气地呵斥:“你这样冲动,不但对方没有得到教训,你自己却严重违反了校规!”

       

      “我知道错了。。。可是,那些女生们都忍气吞声,任由蓝月捉弄,却不敢反抗,这太懦弱了!”

       

      “你还有脸狡辩!很多事情不是你鲁莽地抗争就能解决的!现在,马上照矩做!”

       

      栗栗低下了头。这次自己差点就退学了,实在不应该和蓝月他们硬碰硬。她有点羞涩地地脱下裤子,乖乖爬到了长凳上。她看到哈瑞老师把那个可怕的大板子拿了下来。

       

      哈瑞走过来,将栗栗手脚捆住,身体固定在凳子上。栗栗虽然有心理准备,可想到那恐怖的五十大板,屁股就不由地颤抖起来。

       

      突然,她感觉到一张垫子放在了屁股上。老师拍拍她的肩膀说道:“这样还是会很痛,但不会伤的太重,你忍一忍就好。”

       

      “啪!”栗栗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只听一声并不清脆的板子声在身后响起,左边的臀上一阵钝痛。

       

      “啪!”“啪!”沉重的板子即使隔了一层垫子,也是难以承受的。很快,打过了十板子,栗栗感觉屁股已经肿起来了,她咬着嘴唇,心里默默地计数。每一板子都觉得好漫长,其实因为老师的照顾,速度已经比平常快了很多了。

       

      “啪!”“啪!”板子接二连三落下,栗栗紧紧抓着凳子,一边压制着急欲呼出的喊叫声。体罚已经过半,哈瑞慢慢地放轻力道,虽然眼前的女孩并没有喊叫出声,可那紧咬的嘴唇和脸上细密的汗珠充分说明了痛苦。

       

      “再坚持一下”。哈瑞安慰道。终于只剩下最后十板子了,栗栗早已经无法忍受痛苦,身体不停地颤抖扭动。“好痛,好痛啊,,”疼痛撕扯着屁股上娇嫩的皮肤,也撕扯着女孩的神经。慢慢地她觉得自己快晕过去了。她不敢想象,如果没有哈瑞老师,她将如何承受真实的五十大板。

       

      老师越打越轻,很快,最后的痛苦也结束了。栗栗全身瘫软,屁股疼痛难忍却不敢动弹一下。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声响,沉重的疼痛都被吞进了肚子里。哈瑞小心地拿下垫子,还好没有出血,但整个屁股一片青紫,最重的地方都乌得发黑了。原本小巧的屁股肿地像两个充血的馒头。“还是打重了。”老师自言道。这样重的伤势,女孩却没有一声呻吟,垫子遮着又看不见伤情,这才让哈瑞判断得不够准确,没及时收手。他急忙将一块浸着水的毛巾敷在可怜的屁股上。

       

      毕竟是最重的五十大板,栗栗的伤势也是很少见的严重,她好一会都迷迷糊糊看不清眼前。

       

      冰凉的毛巾贴着伤口,栗栗原本疼得浑身发抖,在毛巾的刺激下慢慢平静下来。有点模糊的意识也渐渐清晰了。老师轻轻拍着她的背,语气是少见地温柔:“很痛的话就喊出来,憋着不舒服吧。”

       

      “谢谢老师,谢谢您。。。”女孩不停地说着。老师小心地把她扶起来,放到了一边的沙发上,接着去取药膏。

       

      老师的大手突然紧紧按住栗栗的腰,另一只手把药膏涂在屁股上,稍稍用力揉着淤血。没料到屁股一阵剧烈的疼痛

    • 3
    • 0
    • 0
    • 2.5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