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42
    • 【转载】十日谈——打屁股公司内部的那些事(经典长篇完整版)原作者未知

      第一日 人力资源部

      人力资源部在一般公司里的地位都属于无足轻重的那种:一是它并不能直接产生经济效益,反而还经常伸手要钱;二是重大人事任免也轮不上它来说话,上面还有董事会、老总;三是技术含量并不高,稍加培训,大多数人都能在里面混一混,当然这一点说的是威利公司这类中小型公司。

      虽说人力资源部员工的薪水不高,资历不深,在威利公司里却颇受人敬畏,各部门的人见了他们无不点头哈腰,谄媚献好,原因是他们的职责除了招聘、考核等日常工作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任务:打屁股。他们是任务的最终执行者,挨打的自然都是犯了错的员工。

      有权下达打屁股任务的,除了蔡总,还有总办、各部的负责人,偶尔还有下面厂里递解来的“人犯”。当然,厂里的普通工人犯了错,一般只需由厂长或者车间主任直接在厂里执行了,犯了大错的才会递解到人力资源部执行。

      人力资源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打屁股!打屁股也是一门学问,高手打屁股,可以将屁股打的伤筋动骨,上面盖的一层纸却完整无损;也可以将屁股打的鲜血淋漓,却只是皮外伤,三两天就没感觉了。

      所以,和东厂、西厂的打手一样,人力资源部的工作,也是一个技术活,进了受刑室,除了数量不能更改,至于如何打、如何折磨、如何羞辱你,全由着他们,你就身不由己了,这也是大家都对他们恭恭敬敬的唯一原因。

      威利公司作为一家传统企业,产品附加值并不高,利润空间很低,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之所以能站得住脚跟,除了依靠蔡总这种中年女人特有的精明敬业、精打细算的领导之外,员工们纪律严明、恪尽职守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说具体点,那就是对犯错的员工毫不留情的打屁股,打屁股促进了公司事业的繁荣向上,也维护了公司的稳定团结。

      人力资源部的工资虽然不高,每年却仍有很多毕业生想挤进来,主要还是因为最近两年国内就业形势相当吃紧,找一份工作不容易,尤其是很多大学生,当年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考进北京,最后还不得不打回原籍,心中实有不甘,在威利公司人力资源部谋一份工作,甭管喜不喜欢SP,毕竟这工作是坐办公室的,有面子,压力比较小,况且打屁股、挨打屁股都容易成瘾的,多数人最终还是爱上了这份工作。

      第二日 孙部长

      人力资源部的孙部长是一个50岁左右、个头不高但敦实的中年男人,平时着一身休闲西装,头发修剪的整整齐齐,这是一个爱干净的男人,西装偶尔散发出来的香烟味道——绝对的高档香烟——更凸显出来一种成熟稳重男人的味道。有身份的人散发出来的香烟味道和农民工散发出来的香烟味道是不一样的。

      每个即将挨打屁股的人都要到孙部长这里报到,由他来安排刽子手,行刑完毕还要他签字确认,他安排工作都确保主被双方是异性,一来是确保挨打者得到羞辱,受到教训;二来也是为了不让施刑者产生审美疲劳,众所周知,一般打异性屁股的时候都是格外兴奋的。

      尤其是,公司有规定,挨打者无论男女,必须脱到一丝不挂,姿势、力度方面,有时候包括工具,施刑者都有很大的自主权。唯一的照顾就是,如果女孩子来了例假,为了避免尴尬,是可以缓期执行的,前提还必须由其他女孩验明正身。

      孙部长学历不高,连高中的学历都是混出来的,不懂网络,不会电脑,只会打简单的游戏,但他随扈蔡总走南闯北多年,下广东、赴东欧,最终创办了这家公司,他因此也成了公司的元老,蔡总之所以重用他,是因为他人脉极广,黑道白道还都需要他来摆平,公司也需要这种人。

      当然,孙部长的屁股也没少挨过蔡总的板子,只是现在公司做大了,一般刑不上高管了。孙部长已经是一个知性男人了,女儿都上大学了,但年轻气盛的时候也是阅女无数的那种男人,他的威严、气质尤其令女孩子敬畏,再桀骜不驯的女孩子到了他手里,没有不服服帖帖的。

      据说有次公司集体玩夜店,一个新来的漂亮女服务生,自以为店大欺客,有些看不起人,几个年轻的员工喝了点酒想撩拨她,女服务生被惹恼了,大骂几个毛头小伙子。正当众人不知所措的时候,孙部长来了,不怒自威,借着酒气,指着她训斥:“我老孙玩的女人多了去了!信不信,我上了你,你老板还得给我找钱?”

      女服务生顿时被镇住了,孙部长揪着她的耳朵,坐在沙发上,把她按在腿上,一下连她的外裤、内裤全部扯掉,露出白花花的屁股来,不由分说,扬起他的大巴掌,“啪啪啪”连续打了起来!那女服务生哪吃过这苦?疼的连连求饶:“先生我不敢了!”孙部长还在气头上,兀自加大力气抽打,女服务生又改口:“爸爸我不敢了!”众人哄堂大笑,公司里很多女孩子私下里都管他叫“爸爸”的,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孙部长看她服软了,又作势解自己的裤腰带,质问她:“我现在要上你,行不行?”女服务生吓得魂飞魄散:“行,行!”“这几个帅哥一起上行不行?”“行,行!”众人又哄堂大笑。当然,这都是吓唬她的,就为了杀杀她的威风。那天她就像被驯服的小马,服务特别好,第二天,夜店老板亲自打电话给孙部长道歉!

      威利公司总部多半都是有学历的斯文人,越有文化的人,越阴气太盛、阳刚不足,和孙部长这样的人一起出去,大家都有一种安全感,这也是女孩子敬仰他的原因之一,无关乎学历。孙部长打过多数女孩子的屁股,对她们的身体隐私早就一览无余,无秘密可言,甚至还有过点点暧昧——但也仅此而已,蔡总早就有过明文规定,公司员工内部严禁有性行为,也不得借此谈恋爱,否则立刻开除不贷!

      第三日 会计小王

      早晨温煦的阳光照在财务部的办公桌上,会计小王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还带着倦意,不用说,昨夜又起来偷菜了。时钟指向9点整,她几乎迟到。

      “今天天儿不错呀,李姐!”小王有点心虚,没话找话的和财务部李部长搭讪。

      没人搭话。办公室的其他几个会计都低着头,气氛阴沉,小王有点不知所措。

      “今天已经是16号了,你到昨天为止都没有报税,税务所刚打电话了,你干什么吃的!”李部长非常生气,“这是你的失职,这次要罚款100元了,你连累了大家!”

      小王忍不住尖叫了一下:“哎呀,昨天上午我提交的时候,网连不上,下午我就给忘了呢!”

      李部长质问:“为什么每次你非要等到最后一天报税呢?早干嘛去了?”

      小王还嗫嚅着:“这次罚款我自己交,您就别跟蔡总说了……”

      李部长一拍桌子:“不光是罚款的问题,直接影响到公司的信用记录了,这回我可帮不了你了,必须向蔡总汇报!”说完,她拿起电话开始汇报,电话那边传来蔡总严厉训斥的声音……

      李部长放下电话,对着战战兢兢的小王说:“你差点连累我也跟着挨打,你马上去总办领罚单,到人力资源部报到去吧,你这属于严重工作失误,蔡总要求打屁股200!”

      小王哭丧着脸到总办秘书燕子手里领了罚单,不情愿的往人力资源部走去。一般员工挨打之前,自己都有预感的,所以都提前换个体面点的内裤,免得给人家看了尴尬,偏这丢三落四的小王今天穿的是牛仔裤,为了不露痕,里面穿的是丁字小内内,虽说惩罚的时候都要脱光的,可是人家会以为你是故意穿这么性感的呢!

      人力资源部在楼道尽头,小王磨蹭着走过去,这一路真是度日如年,心里盘算着这次会是谁来用刑呢?会不会真的狠打啊?以前挨过一次,是自己的师兄执行的,虽说当时羞得不行,但毕竟是校友,手下留情,人家没怎么用力,现在他又辞职走了;况且当时自己是管现金的,大家有时还有求于己,现在是记账会计,人家都用不上咱了,这顿打可能会很惨,真是虎落平原啊……

      想着想着,到了门口,恰好孙部长出来了,寒暄着:“王会计来了啊,来了就好……”看来他已经知道一切了。

      孙部长带着小王来到内室,这是一间受刑室,屋内摆放着各种奇怪的沙发、椅子、桌子,还有各种工具:板子、皮带、皮鞭、藤条、尺子、网线,旁边还有冷水池,还发现了捆绑用的绳子——给不老实的人专门准备的,天花板上还挂着钩子,估计是吊打时候用的,令人不寒而栗。

      孙部长居然还客气的说:“今天小伙子们都去招聘会了,我来执行吧,还没看过王会计漂亮的屁股呢!现在请王会计将衣服脱光,跪趴到沙发背上,头朝下,屁股撅高,大腿分开,身体放松。地板有点凉,袜子就不用脱了。”

      小王顿时羞的脖子都红了,不过她心想:前几天孙部长的爱人腰椎疼,自己还帮着联系专家号呢,也算是帮了他一个忙,断不至于打的太狠、太难堪吧?

      小王转过身子,摘下眼镜,磨磨蹭蹭的脱掉鞋子,褪下了牛仔裤,顿时两瓣粉白香嫩的玉臀展现在孙部长的面前,一条性感的黑色丁字小内内勒的紧紧的,把一线天遮的密不见光。

      小王停住不动了,孙部长威严而低沉的命令:“私情另补,公事公办,继续!”无奈,小王解开胸衣,摘下套头衫,顿时两个小鸽子如同受了惊吓一般,扑腾腾的弹出来。翘臀酥胸,肌肤如雪,珍藏了26年的娇躯再次大白于天下!

      突然小王想起了什么:“门,门……”孙部长微笑着说:“你放心吧,门我反锁了,没人进来,趴过去吧!”羞得小王一手捂脸,一手捂胸,低眉含目,柳腰轻摆的走到沙发前趴下,头埋下,长发瀑布般的披下来,遮住了羞红的脸,屁股高耸,丁字小内内把丰满的屁股分成了两半球。

      孙部长用他粗大厚实的巴掌上下抚摸着小王娇嫩白皙的两瓣屁股,这美臀经过小王多年悉心保养,毛孔细腻,几无瑕疵,一个朱砂痣点缀在右臀中央,更是锦上添花。

      孙部长端详着,欣赏着,如同把玩一件官窑青花瓷般小心翼翼,那双游离的大手也显得格外温柔,纵使他曾经毁臀无数,也难免有一丝不忍之心。然而,法不容情,这个美妙的屁股必须要经历一番暴打!

      孙部长拉着小内内的带子,轻轻的拉下来,顿时,小王一声惊叫“啊!”最后的秘密也一览无余了!但见芳草萋萋,玉洞幽深,绛唇微启,撩人心扉。小王很配合的抬起腿,由着孙部长摘下她的小内内,扔在沙发上。

      在一个成熟男人的注目下,小王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和刺激,她把屁股翘的更高了,大腿尽可能的分开;头压的更低了,这是避免害羞的唯一办法——鸵鸟策略。

      “都说戴眼镜的女人闷骚,果然如此”,孙部长笑着说。

      “嗯”,小王言不由衷的迎合着,还心存一丝侥幸。

      “不过你别想讨好我,我见得多了,该怎么打还得怎么打!”

      “啊?”小王话犹未出口,孙部长一巴掌就落下来,“啪”,虽说不是力气很大,事发突然,小王还是一个激灵。

      孙部长可是打屁股高手了,除了公司里的员工,家里的老婆、女儿也都是他一手管教出来的,打起屁股来,特别有经验,别看他一开始不使劲,好戏在后头呢!

      “啪,啪,啪……”又是接连几下,他很懂得循序渐进,一下比一下重,这其实还只是热身,他采取的是拍打的方式,如果是扇打的方式,那可就更疼了。即便如此,小王粉白娇嫩的屁股上还是深深的印上了几个红手印。

      打了十几下,小王已经觉得屁股火辣辣的疼,不过还算能忍受,可是孙部长却采取了扇打的方式,这可有点吃不消了,小王开始“哎呀,哎呀”的叫起来,按规矩,痛叫和求饶都是被允许的,因为那样可以释放疼痛,但是阻挡和反抗绝对是禁止的,如有违反,必须从头再来!所以没人敢违反。

      孙部长按着小王的小蛮腰,大巴掌一下接一下的狠狠抽打着小王的小屁股,有时候巴掌还没落下,小王就下意识的惊叫起来。50多巴掌下去,小王的娇嫩屁股已经变得滚烫通红了!先前的手指印也不见了,现在是全国山河一片红!红彤彤的屁股,热乎乎的,充满着肉感,可爱极了。

      其实孙部长已经够照顾她的了,手打屁股,就算打的再狠,最多不过一两天就好了,如果一开始就换上工具,估计她死定了。

      但是迟早也得用工具的,孙部长的巴掌再结实,耐不住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何况他工作量很大的。此刻他的巴掌也通红了,因为常年习惯于用右手打屁股,他的右巴掌也起了老茧。

      孙部长分开小王的两腿看了看,那里氤氲潮湿,女香袭人,女孩被异性手打屁股,多数都有这效果,“看来你还很享受啊,还是不疼!”孙部长笑着说。

      他顺手抄起一个带孔的板子,那是公司专门配置用来打屁股的,中间带着空隙,是为了减少阻力。孙部长甩了甩板子,甩的“刷刷”的响,很是骇人。

      孙部长将小王调整了一下姿势,自己喝了一口水,左手拍了拍小王的屁股,右手的板子就下来了!小王“啊”的一声大叫,其实孙部长是高举轻落,动作夸张,打的并不狠,小王并不是疼,而是猝不及防。

      孙部长做事果然“公平”,在小王的左面屁股蛋子上敲打一下,右面再敲打一下,尽管小王大声喊疼,孙部长心里明白,疼不疼他清楚,女孩子爱装可怜,骗不了他。

      即便是这样高举轻落的敲打,小王的两瓣屁股也泛白了,那是表皮脱落的特征,屁股开始慢慢的肿了起来,如同发面馒头一般。

      小王开始认错、求饶:“孙部,您轻点吧,我知道错了。”

      孙部长喝问:“现在一共打了多少下了?”

      小王有点思维错乱了:“嗯……170吧。”

      孙部长暗自觉得好笑:明明连120都没有。如果真着实了打,这嫩屁股肯定吃不消,就算轻打,这细皮嫩肉的说不定也会皮开肉绽,毕竟他也是怜香惜玉的男人。

      但如果故意减少数量,被蔡总知道了也非同小可,闹不好自己也吃板子,索性装糊涂,做个顺水推舟,送个人情的权利还是有的。

      “还有30板子呢,必须狠打了,你做好准备吧!”他也知道,现在打的太轻,万一追查下来很麻烦,最后30板子必须着实了打。

      孙部长退后一步,抡起大板子对着小王的两瓣肉乎乎的屁股,一顿暴打,板子落下,屁股的肉就被压扁,打的实在,疼的痛快,“啪啪啪”的声音在密闭的房间里回荡着,小王开始是惊叫连连,最后开始哭了,带着哭腔惊叫。

      孙部长落板的频率一下比一下密集,小王开始哭喊的是“孙部,我错了!”,到后来就和其他挨过打的女孩一样,喊起了“爸爸,我错了!”

      最后10下,孙部长将小王翻过身来,躺在沙发上,卷起她的两只腿,分开,压住,对着臀部下方又是一顿暴打。之所以翻过身来打,是因为原来的姿势打的不均匀,屁股的下部打不到。

      终于打满了最后30板子,小王原来嫩白可爱的屁股已经因为充血变得硬梆梆的了,当然,打完的屁股更可爱。喜欢SP的同好都喜欢看挨打完的屁股,那都是带着幸灾乐祸的想法看的,当然都喜欢看别人挨打,而不是自己。

      孙部长将小王隆肿起的屁股照相、存档,以备检查之需,然后让小王在“被执行人”栏目上签字,自己在“执行人”栏目上签字,至此,公司的工作流程才算结束。至于其他的罚跪、站墙角,都是可选项目。

      惩罚结束,孙部长拿了一条沾上冷水的湿毛巾,敷在小王肿胀很高的两瓣臀上,滚烫的屁股使得毛巾都冒出了蒸汽;孙部长同时用手指拉伸着她的臀部肌肉,这样做的目的是减少充血,尽量确保不会疼的太久,一般懂得疼爱被动的主,都会这么做的。

      小王终于捱过了“二百大板”,不顾自己精赤着身子,“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委屈的趴在孙部长的怀里,搂的紧紧的,甚至还用牙咬孙部长的胳膊。

      孙部长搂着小王,抚慰着她的臀部、后背、大腿,小王“嘤嘤”的啜泣着,呢喃的叫着“爸爸”,可怜又可爱,楚楚动人。

      “疼吗?”孙部长亲了亲小王绯红的脸蛋,小王轻吟着“爱爸爸”,拉着孙部长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孙部长是个善解风情的成熟男人,心领神会,开始抚慰、揉搓着她的身体,对于一个比自己女儿大不了多少却已长大成人的女孩子,既让她疼痛,也应该让她得到她想要的快乐。

      小王被揉搓的浑身滚烫,翻滚着,凤眼微闭,大口的喘气,呻吟,身下已经汩汩泉流,泥泞不堪,孙部长扶正她,手指精准的塞进了她的要害,一阵紧锣密鼓之后,小王瘫软在孙部长的怀里,嘴里兀自叫着“爸爸”。孙部长梳理着她的长发,于情于理、于公司制度,他只能做点到为止的事情。

      惩罚、抚慰都结束了,小王开始穿衣,不想提起牛仔裤的时候,屁股却一阵剧痛;孙部长整洁的西裤已经被小王搞的脏兮兮,指给她看:“太淘气!”小王娇羞的捂着脸说:“不是我干的!”

      小王一瘸一拐的走出人力资源部,到总办送回执,下楼梯的时候,忍不住屁股疼的“哎哟”一声,路遇几个同事,知道她刚挨完打,大家都讪讪的笑。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屁股疼的却不敢坐下,手一摸就疼,到卫生间一照镜子,整个屁股都乌黑发硬,忍不住伤心哭了,站着捱到下班。

      第二天坐下还是疼,同事好心的给她一块海绵坐垫,原来人家早有准备。说来也怪,坐下后屁股虽然很疼,却有一种巨大的快感,整一天她都故意把屁股蹭疼,寻求那种快感。

      这一天,和许许多多的小贝一样,小王在她的微博上写了一句话:爱上你给的痛!

      第四日 张虹与张伟

      作为华东大区销售经理,张伟这两年可谓春风得意:一是捞足了money,任何一家公司,市场部的收入永远是最高的,毋庸置疑,更别提还有一些灰色收入;二是天高皇帝远,每年回京几次,风尘仆仆,劳苦功高,深得蔡总恩宠。但这次回京述职,却遇上了一点麻烦。

      张伟走在楼道里,众人满脸堆笑的和他打招呼,尤其是那些大姐、阿姨们:“唉呀,瘦了好多呀,累的吧?”,“饮食不习惯吧?整年出差不容易呀!”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3
    • 42
    • 0
    • 49
    • 1.7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Jacka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ww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奤平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wwyu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不淋雨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魏文红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pzs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小逸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ffhu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华小喵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qwertyui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