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载】sp大恶人—上(劲爆长篇)原作出自暗夜玫瑰

      第一章 花家姐妹!!# \- S, ~- U” g1 c; _
      狄国,丞相府,在夫人的房间里,花清月一脸担心,看向悠闲坐在椅子上的母亲,带着哭腔焦急道:“娘,你救救姐姐吧,您是丞相夫人,又有太后亲封,只要您肯求情,爹他老人家,一定会饶了姐姐的,姐姐只是不想嫁给三皇子!”9 \: B  C8 G9 Y* E
      “闭嘴,女儿家的婚事,哪个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花慕容那个小蹄子,也只有你当她是亲姐姐,哼,她只不过是妾室生的庶女罢了,清月,你还有没有点儿出息了?”丞相夫人,坐在椅子上,面容十分严肃,阴沉的,呵斥了一句。
      “娘,比我大,就是姐姐,庶出、嫡出,有什么重要的?呜呜呜,姐姐有心上人了,这次是铁了心不想嫁给三皇子的,不论如何她也不会屈服!”花清月十分担心,噘着嘴辩解道。7 o0 O5 [5 b& O' K7 c
      “哈哈哈哈,不会屈服,那可由不得她,花慕容那个小贱蹄子,和她娘一样,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倒要看看是她骨头硬,还是家法板子厉害,清月,这事儿你别管,三天之后你也要大婚,你和二皇子的赐婚旨意,昨晚就下来了,还不快下去准备一番,嫁入皇室,规矩可不少。”夫人沉声道。
      “这,娘,可是,姐姐她….”花清月都快哭了,低声道。) x+ `0 K# ]3 y$ ^: v. q
      她还想说什么,却看母亲一脸面无表情,显然打定主意,不管这件事,只得无奈,黯然的退了出去。刚出来,想到姐姐花慕容,清月就心里一阵难过,….丞相府,只她们两姐妹。% h( h8 d2 w, d% p/ G
      花慕容虽然是比清月大了两岁,但,只不过是妾室生的庶女,没什么地位,平日里,就算规规矩矩,还要每隔一月教训一顿,清月则不然,作为夫人生的嫡女,除非犯大错的情况下,否则她是不会挨打的,甚至,最严重的,只挨戒尺。( n+ C4 Q; R6 @7 D. ^
      当然,这也是因为,清月天性善良,十分单纯,十七岁的少女,哪里会犯下大错?而姐姐花慕容,待遇却大大不同。' i% h2 H* W8 L: l# _/ i+ I
      在花清月记忆之中,从小到大,只要犯错,家法板子必定会落在姐姐花慕容的光屁股上,而且只要动家法,不会轻。
      “姐姐,这次爹好像是真的动怒了,该怎么办?娘不肯出面给你求情,这可如何是好?”花清月脸色担心,向着丞相府的正厅走去,她心中却是明白,这次,姐姐肯定是惨了。
      想着,已经临近正厅,还没走进去,花清月就能听到‘啪啪啪’显然是板子打在光屁股上的声音,自然,另一种声音却是姐姐的惨叫,花清月心里一紧,连忙加快步伐走了进去。) R* h. I) Y) b! e& B
      “啪!”“啊,屁股哇,爹。。。。”一声脆响,凄厉的惨叫。# ^8 F0 t6 D, }) \
      “啊,姐姐!”踏入大厅,花清月便微微吃了一惊,却看正厅之中,姐姐花慕容,正被嬷嬷按在椿凳上,上衣撩起至腰部往上一点,纤细的腰肢不堪一握,淡蓝色的衣裙,同样被褪下,洁白的袭裤,更是被拉到了膝弯之处,姐姐花慕容那肥硕、浑圆、挺翘无比的大屁股,以及修长笔直的大腿,完全暴漏出来,不仅如此,春凳两侧,嬷嬷持着最大号的家法板子,毫无怜悯,一下一下重重责打姐姐的屁股,却看姐姐花慕容的大屁股,撅在椿凳上,毫无廉耻的扭动着,时而高高翘起,上下起伏,不时却也左右扭动,幅度越来越大了。9 U' s' v: v% t” U; M6 F
      “啪!”这一板子,狠狠落下,重重的扇在花慕容早已通红的大屁股上,那屁股蛋子,吃了板子,顿时疼的向上高高撅起,向着另一边,用力扭动了过去,那女子娇躯颤抖着。$ J” K2 q% B' w0 a1 P5 Y* H
      “啊,爹,女儿听话,女儿再也不敢了,不~~~~~~~~~~~~~~~~~~~~~~~~~~~~~”花慕容十分漂亮,身材更是火爆,前凸后翘,双腿修长笔直,尤其是少女那浑圆、挺翘的大白屁股,更是无比的诱人,她挨着板子,屁股在扭动。# r” w( D& E% o, z4 \& |3 Z+ ]5 ~
      “啪啪啪啪!”“啊,爹,屁股哇….”板子持续,花慕容哭得满脸泪水,大屁股颜色更深,渐渐竟是肿起来一指多高。9 G3 i! N6 K; W! U0 l
      “爹,您饶了姐姐吧,再打下去,姐姐会被你打死的~~~~~~~~~~~~~。”微微楞了一下,花清月反应过来,惊叫道。
      说着,走上前去,拉着丞相大人衣袖,娇声求情,丞相却是脸色阴沉,呵斥道:“清月,你给我退下,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大胆了,皇上圣旨已经下了,三日后,就要嫁给三皇子,她居然敢提出异议,哼,莫非不知道,抗旨要灭九族?”
      “啪啪!”“啊,爹,别打了,女儿求你了,哇!”这边清月正求情之中,那边,板子不停,依旧一下下,重重的打在花慕容的大红屁股上,花慕容声音都走了调,惨叫悲呼着。3 o+ C8 v( B: M
      “啪啪!”可惜,丞相没有发话,嬷嬷哪敢手下留情,却看,板子连续不断,依次重重的责打花慕容的大屁股,花慕容容哭得死去活来,惨叫声声,大屁股在椿凳上,扭啊扭。5 Q  ^1 r6 e3 k( b9 V, C5 J* E
      “爹,这么打下去,姐姐被你打死了,三日之后,三皇子来迎亲,如何是好?到时候,不还是抗旨,姐姐顶撞长辈虽然有错,但这顿板子,您打的也不轻,求你,饶了姐姐吧。
      再打下去,最好的伤药,怕也不容易痊愈,若是姐姐的屁股,肿着嫁入三皇子府中,岂不失了礼数?”花清月十分担心,望着姐姐花慕容,撅着大屁股,在板子责打之下,扭动的样子,简直心急如焚,善良、聪明的她,连忙又开口道。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论如何,三日后的大婚,不能出现差错,毕竟,圣旨已经下来了,不过,这逆女必须要好好教训,打了多少了。”丞相听了,脸色微微阴沉,问道。
      “启禀相国,此次动家法,侯爷没有规定数目,大小姐花慕容,已重责家杖八十五,相国没有开恩,故而按照府中规矩,必用最大号家法板子从重责打,且,因是庶女,故一缕裸臀重责!”听到问,顿时责打停了下来,一个嬷嬷禀报。6 D( ^2 }5 w! o) o9 V& k
      “爹!”花清月望着花慕容,红肿不堪,像是小山一样撅在椿凳上,兀自抽搐、轻轻扭动的大屁股,脸烧的通红道。/ k7 _” S* _0 i, S” U& F) T
      “呜呜呜呜,爹,饶了女儿吧,别….”花慕容哭泣之中。  T. F% {) R, p) u! N
      “哼,饶了你,真是胆子大了,居然敢当着传旨公公的面大声喧哗,当面顶撞长辈,还想违抗圣意,却是该当教训。, H3 t  n1 L  z& F* A( o
      看在清月给你求情,这次便轻饶了你,不过,再打十五下,凑齐一百家法板子,剩下的,按照规矩办吧。”丞相道。
      “爹,您!”花清月一惊,没想到,爹还不想饶了姐姐,居然要再打十五下,凑足一百大板么~~~~~~~~~~~~~~~~~~?; B/ A8 _0 p/ F7 ^8 z5 y8 H  \
      “清月,剩下这十五下家法板子,你来监刑。”花清月本想再求情的,可是,丞相却是突然间断喝,甩袖,就走了。
      “啊,我,监刑?”花清月一脸愕然,有些不可置信。
      要知道,相府高门大户,规矩森严,虽然家法板子从来不会落在花清月这个受宠的嫡女身上,但,从小到大,对于家里的规矩,花清月还是知道的,尤其是姐姐花慕容,时常受罚,哪怕没错,月月也要受到训诫,现在,居然让自己?
      “什么?花清月………….”丞相走了,撅在椿凳上,大屁股通红的花慕容,也是娇躯一颤,眼中泪水哗哗,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屈辱的,猛地一挣扎,就要起来,可却跌落下来。9 n+ N4 ?2 _& j; T2 q  |9 y
      “庶女花慕容,受家法责罚时,未经允许,跌落春凳,是为不敬,照规矩,加罚五板!”陡然,这时一个嬷嬷呵斥。4 ]7 z6 a: [: c! d$ D2 R” y9 j
      刚呵斥了花慕容,面向花清月,却是立即一副笑容可掬的慈祥模样,恭敬而却谦卑的道:“二小姐,府里的规矩你一向也是知道的,相国既然吩咐二小姐监刑,那就不容更改。
      老奴知道,两位小姐姐妹情深,可是,一切都得照着规矩来,不然,不仅我们两个要受到重责,这事儿,传到相国和夫人那里,二小姐你自然没事儿,大小姐她,恐怕可就….”& F” f, \) d% q7 s8 P% n
      “别说了,本小姐知道了!”花清月聪明绝顶,岂能不明白嬷嬷的意思,自己监刑,如果徇私,这事儿肯定瞒不住,到时候,自己的身份贵重,顶多被骂几句,可花慕容就完了。
      “姐姐,对不起了,清月也是迫不得已,这么做,也是为了让你少受折磨。”花清月歉意的看了花慕容一眼,想起往日里,府中执行家法的规矩,只好面色一肃,使了个眼色。* `/ K% }! c) ^4 ^” |. N; [
      顿时,两个嬷嬷会意,提溜起花慕容,让她跪在大厅里,光着红肿不堪的两瓣大屁股蛋子,花慕容抽噎着,跪在自己妹妹面前,只觉得这一刻,十分屈辱,但,她却只能够忍耐。
      这会儿,花慕容也想明白了,相府规矩就是如此,既然让花清月监刑,那么,依然得按规矩办,否则,吃亏的肯定还是自己,想到这里,花慕容压下心中滔天恨意,抬头看去。3 o; Y& b2 U1 n! r9 h3 Y
      “花慕容,你可知错?”花清月无奈,板起俏脸问道。
      “庶女花慕容,冲撞贵客,顶撞长辈,犯下大错,如今身受家法重责,已经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了。”花慕容咬牙。
      “嗯,那、家法是责罚你哪里的?如何责罚?”花清月这般问着,脸上略微不自然,不过心头,却突然微微舒畅了。' s) _6 r- K- d) h2 k
      相府规矩大,一向如此,以前,花清月就不止一次的看见过,姐姐花慕容,挨家法的时候,父亲、母亲,这样质问。4 K6 Z% @* [& n7 G! c  W
      她明白,这是为了让受责罚的人,记住羞辱,少犯错?5 b) n, q8 g- o( m; [1 c
      “这,回禀妹妹,父亲有令,以最大号家法板子,重重责打姐姐的屁股。”花慕容脸通红,咬着牙,微微恨然开口。
      花清月却是脸色一变,她听出了姐姐的怨恨,不由心中有些恼怒,自己可是在帮你啊,这样问,也是迫不得已,你居然怨恨我来了?这样一想,再想起,刚才羞辱姐姐花慕容的时候,内心深处,莫名涌现出的快感,她有些野蛮问:“哼!, R+ X7 ]& l* @* A5 u, A. {
      姐姐只说重重责打你的屁股,这是回答了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呢,怎么不说,如何责打?”花清月也来了大小姐脾气,有些气愤的望了花慕容红肿不堪的大屁股一眼开口。, d6 ?( x2 Y! B% q0 t  J
      “你!”花慕容娇躯颤抖了一下,眼中几乎喷火,可奈何形势比人强,只得屈服了,低声道:“姐姐是庶女,按照府中规矩,受家法时,必须裸臀重责,因此,每一次动家法,都是让姐姐自己撩起上衣,固定在腰上,下身衣裙褪去,袭裤更是脱到膝弯之处,以塌腰撅臀的姿势,晾臀足足半柱香。. D# j! t8 I  u; G8 ?( K
      而后自己爬到春凳之上,撅着光屁股,被板子重重打!
      这次惹怒父亲,动了家法,规矩,自然没有例外…..”+ |- a; [+ z' D8 Y( G' F+ Z! f
      这番话说出来,花慕容心里的恨意,何止滔天,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只觉得屈辱无比,以前,自己的父亲很少对自己动家法,一般都是花清月的母亲,也就是相国夫人对自己家法伺候,既然有这规矩,家法伺候,自然每次都会问。0 j: ?, P9 D$ `) \
      而且,会问出各种花样来,让自己屈辱的回答,可是在花清月面前,被这样按照规矩执行,还是第一次,十分无助。
      “挨了八十五下家法板子,姐姐屁股疼不疼?”又问。
      “被屁股板子教训,疼不可当,再不敢了…..”花慕容泪水直流,只觉得无比屈辱,却不得不咬着牙,羞耻的应声了。
      “嗯,虽说如此,但,剩下的二十下,还是要打的,来呀,家法伺候。”花清月一时过瘾了,现在,善良的她有后悔了,毕竟,在她看来,姐妹俩感情还是很好的,暗暗担心。
      “是!”花慕容再度爬上春凳,红肿不堪的两瓣大屁股蛋子高高耸起,她的臀型十分完美,深红之下,更是很诱人。
      挨了那么多打,现在肿起二指来高,滚烫无比,啪的一声,板子打了下来,大屁股猛地一撅,扭了起来,惨叫:“啊!”: {  o, p' r/ t% \
      “啪啪啪啪啪!”接下来,在花清月看下,花慕容被板子责打,大屁股蛋子,再春凳之上,不顾一切的扭着,根本无法控制,这个时候,什么矜持、什么淑女风范,全都丢弃。5 b9 ^6 _4 q; O
      二十板子,很快打完了,花慕容屁股通红,肿大无比,疼的死去活来,如同泼了热油一样,却也不得不按照规矩大声认错,言道‘再也不敢了’等等之类,而后,还要继续撅着红肿的,遍布板子责打痕迹的大屁股,晾臀于这大厅之中。
      嬷嬷点燃了半柱香,这是动家法之前,晾臀的时候就用过得了,挨打之前,晾臀半柱香,挨打之后,晾臀后半柱香。/ u' H* s  C5 X
      前后两次晾臀,大屁股一白一红,花慕容颤抖无比!!3 L+ j6 w& s7 B9 A, z) T. V$ O/ n
      “姐姐,你没事儿吧?刚才是我不对,我扶你去上药吧~~~~~~~~~~~~~~~。”半柱香结束,花清月低声开口,忐忑道。
      生性善良,哪怕刚才恼怒,发了大小姐脾气,可很快她就难过起来,觉得自己不该这样对姐姐,于是,连忙道歉道。
      “呵呵,我没事儿!”花慕容艰难的提起袭裤,屁股疼的不得了,直吸凉气,脸色无比苍白,勉强的看着花清月道。# ~7 ~( f. a  C0 D; d. r
      “哦,姐姐,我给你去上药!”花清月以为姐姐原谅自己刚才的行为了,于是点点头,高兴的扶着花慕容去上药了。6 a: D1 Q! O( i
      第二章大婚,上错花轿嫁对郎!!不同待遇~~~~~~~~~~~~~~~~~~~~~~~~~~~~~~~~~~~~~~~~~~~~~~~~~~~~~~~~~~~~~~~~~~~~~~~~~~~~~~~~~~~~~~~~~~~~~~~~& T, [: K4 t5 }, s, N+ R
      三日,转眼即过,这天,相国府红灯高挂,大小姐和二小姐,同时出阁,分别嫁给了二皇子、三皇子,这情形,自然是好一番热闹,是夜,三皇子府,新房之中,红盖头揭开。) X. k% {: m/ U# a
      花清月望着眼前脸色微微阴沉,更多,则是古怪的笑着的二皇子,有些不知所措,二人大眼瞪小眼,不知说什么好。
      “你不是花慕容?”好半响,三皇子林旭,诡异一笑。
      “不错,花慕容是我姐姐,姐姐她早有心上人,他喜欢的是二皇子,而且,他们俩似乎早就认识了,所以….”花清月有些局促不安,捏着大红喜袍的裙角,一副犯了错的样子。
      “所以你们俩就胆大包天,私下里上错了花轿?”三皇子陡然明白过来了,这一刻,望着花清月的小模样,只觉得心里有些古怪,当然,更多的,是认为,眼前的女子很可爱。! }- Y% B) I8 b, z. }1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上错花轿嫁对郎,既然你误入本殿下的府邸,做了我的新娘,那,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好一阵儿沉默,三皇子忽然间大笑起来,高兴道。– v* Q$ ~$ v% J9 U7 P% B2 }
      “啊,你!”花清月脸色腾地红了,滚烫无比,正想鼓起勇气呵斥,然而,忽然被三皇子压倒在床榻上,一夜春色。
      ————( [; O( X5 D. G$ W
      而与此同时,二皇子府邸,同样是灯火通明,烛光明亮无比,喜房之中,与三皇子的府邸,对比起来,可却另外一幅情景了,二皇子微微醉熏,带着一抹得意之色,掀开盖头。
      为了能迎娶丞相府嫡女,他的母妃,还有麾下所属势力可是费了好大功夫,现在,今夜,自己终于如愿以偿了?好!2 O! |3 \9 j# \0 I) S$ F$ F
      盖头,解开了,下一刻,二皇子愣了,他脸上的笑容陡然僵硬了起来,怒道:“花慕容,这,怎么是你~~~~~~~~?”2 N1 \+ N: a3 q+ Y7 C* V
      “怎么?是我,你不高兴吗?”花慕容被这一问,脸上的欣喜,刹那消失了,她娇躯颤抖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
      “啪!贱人,这怎么回事儿,说!”二皇子大怒,狠狠地扇了花慕容一个耳光,他仿佛歇斯底里,略微咆哮的问道。
      “二皇子,你,这是怎么了?那日,趁着去金山寺进香,偷溜出来,踏青游园,正好遇到泼皮,你出手救了我,从那时候起,我就喜欢你,而且,你不是也说了,你想要娶我~~~~~~~~~~~~~~~~~~~~~~~。”花慕容挨了打,泪水直流,道。, ?% M$ O' c5 d/ ~0 {
      “放屁,你区区一个庶女,怎能配得上本皇子,实话告诉你也无妨,那日的泼皮,是本皇子安排的,目的只不过是邂逅相府嫡女花清月,英雄救美,虏获其芳心,想不到居然将你当成了花清月,后来知道,本皇子干脆直接动用母族关系,求父皇下旨赐婚!你,你这贱人,敢坏我大事!”二皇子暴怒,眼中微微通红,毫无怜香惜玉,啪啪啪,几个耳光。2 T; B8 o( R, A+ z' ~
      “什么?不,这不是真的,不~~~~~~~~~~~~~~~~~。”花慕容不可置信的一声惊叫,整个人蒙了,扑倒在地,抱着二皇子大腿,就不松手,凄叫道:“二皇子,我是真心喜欢你!”8 ~2 I' x) e1 l8 s8 g
      “我为了嫁给你,违背父亲的意思,挨了重责,可是我无怨无悔,这次,更是冒险调换新娘,装着上错了花轿,我做的这一切,是为了嫁给你,成为你的王妃!”花慕容哭道。5 X4 a: }6 o6 U” u9 K
      “哼,就凭你,也配!”二皇子哪里会听她哭诉,只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偷鸡不成蚀把米,新娘上错了花轿,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想要换回来,显然十分困难,他极其的愤怒。9 h  ]  t” o* r, Y
      想都没想,大袖一甩,推开花慕容,不顾她悲伤的哭泣,沉声道:“来人啊,王妃嫁入府中,不仅不按照打嫁规矩跪请责罚,更是对本王不敬,不严惩,何以方圆,家法伺候!!”3 Y, v+ Z7 [7 M$ Q3 T& p) d
      “不,二皇子,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你的王妃,我是喜欢你的,不要~~~~~~~~~~~。”花慕容大惊,惊慌失措起来。
      “王妃?哼,你是嫁入了王府,从今以后,对外,你有王妃的身份,但对内,你在王府之中,连妾室的身份,都不如,本王不会让你死,但会狠狠折磨你,哼!”二皇子怒道。
      “记档,就记以下犯上,所有护卫退下,给我拉倒庭院里,重责二百。”二皇子无比冷酷的下令,顿时有嬷嬷进来。0 c0 i. [4 Z* ^8 h$ t
      “不,二皇子,你不能这么对我!”花慕容声嘶力竭了。% `8 B: S; t: R1 z! x$ D& e6 W
      “还有,让府中所有侍妾,都去看看,这贱人如何挨家法板子!”二皇子想了想,再度吩咐,而后大袖一甩,要走。
      “殿下,只是按照府中规矩,王妃受责,可以着袭裤,而侍妾却要裸臀重重责打,不知~~~~~~~~~。”嬷嬷忽然问道。” h+ T$ s4 d% _; B# @* {2 `+ p1 c
      “本王不是说了,以后,花慕容在王府之中,地位和侍妾没什么两样,!!”二皇子撂下这话,带着怒火,摔门而去。
      于是乎,心中绝望,目光几乎呆滞的花慕容,被嬷嬷提留起来,拉倒庭院里,按爬在春凳上,褪下了喜袍,袭裤更是被整条扯了下来,下身光溜溜,修长笔直的大腿,浑圆、挺翘、丰腴无比的大白屁股,撅在所有侍妾面前,风,微凉。6 \6 l8 l2 ^4 |. ^# N: f
      “不,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花慕容绝望的想着。
      泪水,似乎已然流干,无比的沮丧,直至晚风吹拂,下身被一股凉意笼罩的时候,她才陡然一个激灵,想起了眼下自己的状况,扭头一看,自己光着下身,撅屁股趴在椿凳上,两个嬷嬷,已然拿着板子,等候在彻了,陆陆续续,几个侍妾衣着艳丽,很快也来了,一时,所有人都盯着自己光屁股。
      花慕容羞臊无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想要去挣扎,可惜逃不掉,早有人按住了双脚,丝带固定了纤腰处。
      “啪!”板子高高举起,而后,重重的落下,扇在右边屁股瓣之上,火辣辣的,又是这样的疼痛,让人很难去忍受。
      “啊!”花慕容被打的身子一抖,猛地昂起头,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余光正好瞥见,自己那,撅在椿凳上的大白屁股蛋子,被板子重责,猛地高高耸起,不受控制的扭动了起来,啪啪啪啪,板子,一下又以下,板板入肉,很用力。: e7 l& }1 y, |7 d0 W( Y
      “啊,呜呜,屁股哇,饶了我吧!” “啊,别打了呀!”3 r: z3 c: I1 `5 G
      “求你了,二皇子殿下,饶了嫔妾,我再也不敢了~~”
      上至宫里的嫔妃、豪门、军阀贵女,下至大户人家府中的使唤丫头,但凡屁股挨着板子,几乎没有几个,能忍得住的,高高撅着挨打,不顾羞耻,奋力的扭动,嘴里更是硬气不起来,求饶的话,认错的话,说了个遍,可惜,板子仍打。+ Z( y! h* @, k! [. f6 L
      啪啪啪啪,耳边,已经有侍妾嘲笑的议论之声响起,花慕容觉得耻辱无比,可是,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随着板子依次重责下来,却看,花慕容撅在椿凳上的两瓣大白屁股蛋子,撅翘,扭动,起伏耸动之下,渐渐染上了绯红,慢慢嫣红、直至深红一片,第八十板子,重重落下,花慕容在惨叫。
      大屁股一撅,她眼泪直流,俏脸随着上身,猛地扬起,不顾一切的扭动着,惨叫一声:“啊,别再打了,我不敢了!”
      她在认错,尽管,她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可!!
      “啪啪啪啪!”板子还在落下,花慕容扭着屁股,疼的死去活来,不管如何惨叫,期待中的二皇子,却还没有出现。, b# K' H8 |/ O
      “啪啪!”最后两下,板子近乎同时,落在左右两边屁股蛋子上,那大屁股,顿时猛地一撅,耸到了极致高度,再望去,当真是通红无比,比之前肥大了不知多少,仿佛肿起了数指来高,于风中,不自觉的扭着,臀瓣在抽搐,仿佛生怕什么时候,板子就再度狠狠地落下来,重责自己的光屁股。' K  Q% s# t9 R; a+ Z
      新婚之夜,花慕容挨了二百大板,屁股红肿不堪,如两座小山一样,打完了之后,没有上药,竟被勒令,跪在喜房之中,反省,直至明早天亮,花慕容能怎样呢?她无法反抗。9 r8 @1 y! W  D+ y1 ~” V. t7 ?
      于是乎,当妹妹花清月,在三皇子府邸之内,洞房花烛,甚至连女子打嫁的规矩都忽略,享受幸福的时候,二皇子府邸,喜房之内,新娘花慕容,跪撅着两瓣,遍布板子责打痕迹的,通红发亮,红肿不堪的大屁股,瑟瑟发抖的不敢或动。
      因为,身后有两个嬷嬷,拿着戒尺看着,稍微乱动,便是重重责打,毫无怜悯,花慕容疼的死去活来,心中很惶恐。

      第三章大恶人穿越,第一件恶事,玩弄花慕容!!, m- m0 g, t% t6 N8 q
      狄国,二皇子府邸,喜房之中,花慕容无比屈辱,跪着撅在地上,塌腰翘臀,今夜挨了二百大板的屁股蛋子,耸起到了最高的程度,那屁股上,火烧火燎的疼,让她身体颤抖。( I6 E: u* z/ m( ]. A3 j
      但,花慕容却是竭力忍耐着,不敢或动,因为,只要是稍微一动,身后两个嬷嬷,立即就会照着自己大屁股,狠狠地落下板子,这个姿势,无比屈辱,红肿不堪的屁股,更是已经很难再承受更多,是以,哪怕心中恨意滔天,也要忍着。– V  m7 b2 Y3 x
      夜,渐渐深了,两个嬷嬷,也有些困,不过,二人不敢玩忽职守,于是,开始轮班,一个瞌睡,另一个,持板守着。: q# D; V% y1 c+ C” i2 l! ^% U
      花慕容却没有任何困意,因为,太疼了,今天所发生了的事情,更是大起大落,本以为,嫁给自己喜欢的、温柔的二皇子,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二皇子会对自己好的,可现在?
      “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以后,该怎么办?”花慕容心中想着,目中泪水就没停下,低声抽噎,十分可怜一般。
      却不知,这时候,屋顶之上,一片瓦砾,轻轻动了一下,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早看进来,房梁之上,田伯光望着下面的情景,不由得热血沸腾,心头十分火热,呼吸,都急促了。1 I# w1 G2 g! O$ Z
      “我靠,老子刚穿越,不仅成为了采花大盗‘万里独行田伯光’,更是在准备采花之际,穿越成功?我了个去,而且刚来到这里,就看见这么一幕,很不适应有木有,嗯,不过,这情况,我喜欢,嘎嘎嘎嘎!”田伯光,心中邪念狂闪。
      “嗯,根据这家伙的记忆,田伯光是为了躲避正道之人的追杀,远遁出海,逃到这里,这里,是大海中,一个巨大的岛,岛上,居然有特有的文明,好像有三个国家,实力相差不大,连年征战,企图一统他们心目中的整片大陆,似乎这上面的人看来,自己这岛,就是天地中,唯一的一片大陆。! I  C& L0 S3 r! }+ R8 y) y
      而岛屿四方,天地之间,全都是海~~~~?”田伯光暗想。1 x( P, P$ x$ ~, X
      当然,一边想着,一边也不忘下面的美景,望着花慕容高高撅起通红的光屁股,并且,两股颤颤,隐约露出屁、眼的情况,田伯光如何能不兴奋?此刻,心中早已蠢蠢欲动了起来,暗暗狂笑:“作为穿越者,我也有金手指,大恶人系统,虽然我还没搞清楚,但,穿越肯定与系统有关,居然让我刚穿越,就碰到这一幕,哈哈哈哈哈,嘎嘎,看来,系统也知道,老子是个SP爱好者啊,好~~~~~~~~~~~~~~~~~~~~。”
      “嗯,老子虽然初来乍到,但,既然我是大恶人,自然必须尽快有所行动,而且,这里比起中原,不过是一个岛而已,岛上的小国,又能有什么高手?不过,为了防止军队围攻,还是要小心为好~~~~~~~~~~。”田伯光邪念狂闪,暗道。
      “咦,有了,我的恶人系统,新手大礼包之中,除了让我内力在原有基础上,提高一个层次之外,更是有了一件辅助道具,易容面具,系统出品,就看你的了。”田伯光心道。
      他有了主意,于是,意念提取出易容面具,戴在脸上,回忆着之前在田伯光记忆里,二皇子的模样,面部一阵儿扭曲,模糊无比起来,而后,诡异一笑,一跃而下,推门而入。0 j; ^9 m9 w& m1 j
      “啊,老奴参见王爷!”两个嬷嬷一惊,急忙恭敬道。– n% _/ _7 P$ c; `- k, b
      “二殿下~~~~~~~~~~~~~~~。”花慕容娇躯一颤,有些不可置信,微微狂喜,暗道,莫非二皇子还是有些喜欢自己的。4 h0 k/ g' G” S' N; w6 \# q% I
      这时候,她已经不敢奢望有王妃的地位,成为女主人了,只要能有个侍妾的身份,时时受宠,也是不错的,她心想着。
      连忙将自己那,红肿不堪,遍布板子责打痕迹,肥大无比,挺翘的两瓣光屁股蛋子,高高撅起,头不敢抬,表示恭敬一般,魅声道:“臣妾花慕容,恭迎殿下,殿下万寿无疆。”5 O) k& U/ r5 j  H. \& n% o# T
      “嗯,花慕容,你可知错?”田伯光模仿二皇子声音。
      “是,臣妾受家法重责,已经知错了,日后,必定小心服侍,再不敢惹殿下生气。”花慕容娇躯一颤,连忙柔媚道。( @& m% D” M. J3 @0 S/ R2 z# z
      “那自己说说,本殿下是如何责罚你的?责罚哪里?日后若是犯错,该当如何~~~~~~~~~?”田伯光随手点了两个嬷嬷的穴道,将其无声无息的打晕,踱步靠近了,淡淡开口。( e& p. j7 T2 v5 C) ^( C
      花慕容娇躯一颤,芳心狂跳,想着迷惑住二皇子,她大着胆子,缓缓抬起头来,脸上带着媚态之色,恭顺无比,带着诱惑之意的道:“殿下,臣妾花慕容,以下犯上,嫁入王府第一日,不仅没有按照打嫁规矩,跪请责罚,更是开口顶撞,惹怒了王爷,王爷便下令,家法伺候~~~~~~~~~~~~~~~。”
      “王府家法森严,臣妾被嬷嬷拖至庭院,褪了下身衣裙,裸臀重责家法板子,二百板子,板板重打臣妾的大屁股,臣妾疼的死去活来,屁股红肿不堪,受此重责,早已知道了自己的错处,日后必小心伺候殿下,绝不敢再犯!”花慕容不顾羞耻,脸色通红的开口,想起母亲重病,临死之前,教导自己的各种魅惑男人的手段,花慕容脸颊发烫,此时用出来。% q* w7 M/ F  n
      “哦,再犯了,怎么办?”田伯光微微惊讶,低声问。' w2 S! J* y+ G3 a8 k
      “臣妾若是犯错,依照王府规矩,任家法责罚,臣妾自知道配不上殿下,若有错,恳请殿下,板子重责花慕容的光屁股~~~~~~~~~~~~~~~。”花慕容说着,扭了扭通红的大屁股。、( [4 M0 ]4 s” q& Y3 N
      她膝行着,爬到田伯光身旁,胸前的柔软,轻轻摩擦田伯光的双腿,带起异样的感觉,然而,不论前身,还是穿越过来的大恶人,都是久经战阵,冷声道:“既如此,今日大婚,洞房花烛,按照步骤,该当如何~~~~~~~~~~~~~~~~~?”
      “嗯!”花慕容娇躯一颤,知道这是要打嫁,她不由暗暗为自己的屁股担心,可是,此时却没办法,想了想,便抬起头,柔声道:“殿下,不如让臣妾先伺候您一次,殿下若觉得舒服了,认为臣妾表现好,便轻些罚,饶饶慕容的屁股。”! q# _5 [* d; g2 z
      说着,花慕容施展魅惑手段,扭动着身躯,手已经轻柔的拉下田伯光的裤子,握住凶狞的‘家伙’,娇躯一阵颤抖。
      张开小嘴,努力的含了下去,而后,自然是轻摇慢捻,各种服侍,田伯光乐的如此,看花慕容表演,并且抽出一块比戒尺大一些的板子,时不时,就重重打在花慕容的大屁股蛋子上,呼吸急促,沉声喝道:“不够爽,再快点,再深点!”
      “呜呜呜,啊!”花慕容屁股挨了戒尺,顿时扭动在田伯光大腿之下,十分诱人,嘴里努力的含着,按照田伯光的指示,努力吞咽,可惜,尺寸太大,怎么也无法吃下整根?; `& z& G4 f” k- Z* x* e
      就算天生媚骨,可,她毕竟是第一次为一个男人,做这样的事情,手法上,难免有些生疏,面对田伯光的硕大,自己无法整根含下,她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田伯光不爽了,于是板子啪啪啪啪,接二连三落在花慕容通红的大屁股蛋子上。  m  K7 R” [( @0 w
      “呜呜呜呜,啊 ,哎呦….”花慕容流着泪,讨好的舔、弄着,然而,仿佛仍惹得田伯光不高兴了,他毫无怜香惜玉,一把抓起长发,腿间的狰狞,对准樱桃小口,狠狠地挺、入。
      “呜!”这一下,深深地插入喉咙深处,总算一整根完全没入,田伯光爽了,花慕容却是憋得脸色通红,眼泪直流,可是,田伯光是大恶人,见这幅模样,不仅不放过,更是被刺激了一样,按着花慕容的头,一下下快速动作起来,每一次,都是深深地刺入,花慕容十分难受,却不敢挣扎、反抗。
      大约半个多时辰之后,田伯光兴奋了,冷声道:“吞下!”
      “咳咳咳,呜呜呜!”花慕容哪敢违背,连忙撅着红臀,忍着恶心,努力咽下,而后,更是谄媚、讨好的抓着田伯光腿间的巨、物,不断的舔、弄起来,似乎打算将残留清理了。( a% z+ H6 }- D: T$ a) L3 M' Q
      而后,就在花慕容本以为,不用打嫁了的时候,田伯光却是忽然变脸一样,将她跪爬床榻边缘,红肿不堪的大屁股高高撅起,股缝之间,屁、眼清晰可见,举起板子,完全不顾花慕容的扭动,求饶,一下下,重重的打了下去,板子声声,花慕容娇躯颤抖,惨叫连连,疼的冷汗直流,求饶起来。
      “自己说,求老子上你,求老子狠狠cao你!”田伯光道。
      啪啪啪啪啪,板子,仍然重重的扇着花慕容的大屁股,那屁股蛋子扭动之中,颜色通红,十分诱人,这时候,花慕容那里还有羞耻之心,只想不再挨屁板,并且,得到殿下宠爱,于是含着泪水,毫不犹豫谄媚道:“臣,臣妾花慕容,求殿下饶了臣妾的光屁股,求殿下要了我的身子,求殿下狠狠地cao 我~~~~~~~~~~~~~~~~~~~~~~~~~~~~~~~~~~~~~~。”、3 G; R1 d0 Q* u( g8 D2 `
      说着,扭动着红肿的光屁股,娇躯缠绕在田伯光身上,田伯光哪里还能忍得住,大手一抓,掰开双腿,猛地挺腰。% K: C' ^9 A1 h. c
      “啊~~~~~~~~~~~~~~~~~~~。”花慕容一声惨叫,泪水直流,屁股也疼的火辣辣的,但,却不得不忍着泪,委曲求全。% h: i& U+ g3 x! {; T& A
      “叮!宿主田伯光,假扮易容狄国二皇子,在洞房花烛夜,夺走了其王妃花慕容的第一次,给皇子戴绿帽子,更是会坑害花慕容,待其‘破身’被发现后,必定受更多的折磨。
      鉴于宿主恶人行径,系统发放50罪恶点奖励,罪恶点若足够,理论上可兑换任何东西,包括武功、武器、、等等。0 [) t! Y: P$ d” _8 B+ k+ m) G& \
      具体兑换比例,宿主自行研究~~~。”一个机械声音响彻。1 L! q  A# `) [/ ^* {* R1 f
      可这个时候,田伯光正舒服的躺着,命令花慕容,坐在自己腿上,观音坐莲,花慕容屁股疼的不得了,却也咬牙忍。6 O1 a- O5 |' m/ [- h” K0 J
      “哈哈哈,贱人,你这么骚,屁股长得倒是好看,又翘、又软、有弹性,而且还大,嘎嘎嘎,老子就喜欢这样的大屁股,贱人,快点儿,找打是不是…….”田伯光正在大笑之中。
      啪啪啪啪,话语间,在花慕容痛苦之下,巴掌不断地落下,仿佛拍着一匹烈马的臀儿,以催促她快速奔跑的感觉样。

      第四章 姐妹花同受责!!  y2 q- W: P( z4 J
      这一夜,巫山云雨,花慕容这女人也是骚的不得了,为了在这特殊的新婚之夜,抓住唯一的机会,笼住二皇子的心。
      不由的施展出魅惑手段,十分下贱,到了后半夜,更是被田伯光玩弄的,完全没了羞耻之心,她用自己的清白之躯为田伯光这大恶人,各种服侍,小心翼翼的伺候,时不时还要撅着通红的大屁股蛋子,任由田伯光责打,简直又羞又疼。# W' M: C( V' U5 m3 h; m
      不知要了几次,终于,花慕容不堪鞭挞,昏睡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上了王妃,真是爽的不得了,这小骚蹄子,确实诱人。”田伯光十分的爽快,穿上了衣服,看了一眼,趴在床榻上,撅屁股昏睡着的花慕容一眼,暗暗道。/ A6 r: Q: {$ ]/ r& y  e3 e5 Z
      “不过,花慕容被破了身子,这事儿瞒不住,恐怕很快就会被发现,到时候,老子这采花大盗,恐怕就要面对狄国二皇子的怒火和力量了,哼,不过,那又如何?老子可是大恶人,真的惹急了,便屠了皇室,又有何妨?”田伯光想着。
      立即弄醒了两个昏睡的嬷嬷,现在他还是二皇子的模样,两个嬷嬷自然大气不敢喘,田伯光吩咐二人,从今日开始留在太子妃庭院里,每日细心照料,给花慕容上药、治好臀伤。) e8 C% h) Q5 t# R) J
      “是,殿下!”两个嬷嬷,对昨晚发生的事情,印象也是比较模糊,毕竟田伯光武功高强,突然出手,将之打昏的。
      现在,听了田伯光吩咐,哪敢有怀疑,毫不犹豫应声。
      “嗯,记得,不许告诉任何人,本王昨晚来了王妃的寝宫,这几日之内,也别出这个院子了,否则,小心脑袋~~~~~~~~~~~~~~~~~~~~~~~~。”田伯光无比冷酷,阴狠的吩咐。: L1 O6 {- O) [, ]9 f8 F  m( [
      “是,殿下,老奴知晓了。”两个嬷嬷,顿时恭敬无比。
      田伯光这才推门而出,七拐八拐,趁着清晨,王府护卫疲惫的时候,身影一闪,早已没了踪影,不久,他再度出现于花慕容寝宫的屋顶上,悄无声息,没有任何人能够发现他。
      “嗯,50点罪恶值,不知道能让我从系统里,兑换什么好东西?这几天,要努力修炼,好好研究系统,至于二皇子府邸,还有花慕容这里,正好暗中观察,嘎嘎。”田伯光想。
      于是,接下来的五日之内,田伯光便隐藏在花慕容的府邸之中,白日里,在房梁之上,研究系统,苦练神宫,每当半夜,却又易容成二皇子,踏入寝宫,对花慕容,各种玩弄。
      每每将此女操弄的,精疲力尽,昏睡过去,这才罢休!
      在这期间,二皇子根本没来过,想来对于新娘被掉包的事情耿耿于怀,心情不好,根本不愿理会花慕容,又或者朝堂上有许多事情,需要忙碌,于是,对田伯光的恶行,竟是毫无察觉,当然,这也是由于,田伯光轻功十分了得,这几日在系统的帮助下,修炼刻苦,大有增进,于是,越来越强。
      日子,仿佛平静了下来,花慕容自以为,自己再度得到了二皇子的宠爱,心中正在窃喜,屁股上的伤,也渐渐好了。
      转眼,四天一晃而过,这日,真正的二皇子,仿佛终于想起了花慕容这个女人,一大清早,就来了,花慕容连忙恭敬跪迎,谄媚的笑着:“臣妾花慕容,恭迎殿下~~~~~~~~~~。”
      “花慕容,今日是回相府省亲的日子,你们姐妹俩,上错花轿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京城,这次回丞相府,有你好受的,别指望本王会给你求情,哼!”二皇子,脸色冰冷开口。
      “是,殿下,臣妾知道了,这就来。”花慕容娇躯一颤。' U: A” i+ k8 M. o0 J8 s) H3 f) @
      她没有察觉什么不对劲,这几天晚上,田伯光易容成二殿下,也是对她冷冰冰的,各种玩弄,各种凌、辱,于是也不觉得二殿下,这样对自己说话,有什么不妥,便起身跟上。9 {& k, I8 ~3 F: b
      二人上了马车,一路直奔丞相府而去,却不知,身后早有一个人,跟了上来,强大的侍卫,没有任何发现,实在是来人的武功,太过强横,在这岛屿之上,几乎已经是极致了。
      “咦,花慕容这贱人,走路的姿势,好像有些不对,这是~~~~~~~~~~~~~~?”到了丞相府,下了马车,二皇子陡然在花慕容身上,发现了一丝不对劲儿,这女人,有些古怪啊。/ }, @7 f, n. ]5 O0 V: g, K
      “这,不是处女了?可恶!”仔细留心观察下,二皇子心中陡然暴怒,他也是花丛老手,哪能看不出,这其中问题。– _/ o3 j2 q2 T2 f( H
      一时之间,二皇子盯着花慕容,瞳孔深处,微微赤红了起来,只感觉,头顶之上,一顶巨大的绿帽子,扣了上来?
      “贱人,本王绝不会放过你,吼!”二皇子心在怒吼。
      “臣恭迎两位殿下,是老臣教女无方,致使她们犯下大错,请两位殿下恕罪。”这时候,二皇子刚要发怒,却看丞相带着夫人,府中几个侍妾,迎了出来,他开口就是请罪道。
      “相国说的哪里话?本王能得清月为妻,也是缘分,我看甚好~~~~~~~~~~~~~~~~~~。”三皇子也来了,带着花清月。
      “哼,三弟倒是得了便宜,相国,不知此事你要如何给本王一个交代。”二皇子脸色铁青,一阵红、一阵白的叫道。
      丞相也知道,这次二皇子是暴怒了,无奈,于是只好沉声吩咐,厉喝道:“来人啊,把她们俩拉到客厅,家法伺候。”2 ~9 X' A: k* W+ \4 e
      “爹!”花清月俏脸苍白了一下,她还没挨过家法呢?
      扭头看看三皇子,只是,三皇子也不好求情,毕竟这事儿本来就是二女的错误,何况,不论如何,在丞相府,花慕容、花清月二女,都是女儿,受家法,于情于理,也是对的。
      “如此,本王就看看,相府的家法。”二皇子咬牙切齿。
      花慕容,花清月,这对儿姐妹花,很快被拖到大厅,护卫全部退下,两个春凳早就摆好,丞相冷声道:“此事已经查明,是逆女花慕容,主动找到花清月,胆大包天提出计划。7 ]+ P3 K4 O# c2 m3 y4 Q: s
      花慕容是主犯,花清月从犯,来呀,给我分别重打一百,五十~~~~~~~~~~~~~~~~~~~。”丞相吩咐了,自然不容置疑。
      于是,家法开始了,花慕容,花清月,这对儿姐妹花,同时受家法,不过,二人这里的待遇,却也是有所不同的。
      花慕容是庶女,只能含着眼泪,按照规矩,自己褪下裙子,袭裤脱到膝弯之处,而后,塌腰耸臀,跪撅在大厅之中晾臀,花清月则是穿着衣裙,罚跪之中,二者反差,很大啊。
      接着,半炷香反省后,二女各自趴在春凳上,花慕容撅着已经好了的,大白屁股蛋子,眼中蒙上了屈辱的泪水,花清月有些害怕,十分恐惧,好在,自己是嫡女,可以着袭裤?
      “打,重重的打!”相国沉声吩咐,于是,嬷嬷举起板子,向着这对儿姐妹花的屁股,重重落下,嫡庶有别,轻重也有区分,花慕容屁股又白有大,浑圆挺翘,撅在春凳子上被板子重打,顿时忍不住扭动起来,上下起伏,臀瓣很快烙印上了一道道,板子责打的痕迹,不由疼的流泪,惨叫:“啊!”
      “啊,爹,疼死我了,别打,饶了女儿!”花清月虽然穿着袭裤,而且打的比较轻,可,从小娇生惯养,她哪里受得住这个,板子落在屁股上,顿时扭动了起来,凄厉的叫着。  `+ q. i! j; w* Z7 ^% a4 B
      啪啪啪啪,板子,一下又一下,狠狠落在这对儿姐妹花的屁股上,花清月有一定放水,花慕容却是不同,只觉得今日的板子格外难捱,不由得泪水直流,大屁股扭着,屈辱的惨叫,嘶声求饶:“啊,屁股哇,爹,饶了我,女儿不敢了!”
      可是,丞相面无表情,只见,花慕容的大白屁股蛋子,在板子重责之下,扭动着,幅度越来越大的时候,颜色,由开始的绯红,变得嫣红,而后深红,慢慢肿起来,肥大无比。
      花清月的五十大板,很快打完了,小丫头哭得泪流满面,大声认错之后,在三皇子求情之下,免了罚跪,此刻靠在三皇子怀里,低声哭泣,三皇子柔声安慰之中,而在这个时候花慕容却仍是,撅着屁股,被板子,一下一下,重重的责打。2 e1 }% R3 d, f5 h9 ?- w0 d
      “啪!”“啊,屁股哇,哎呦,爹~~~。”花慕容惨叫道。
      只感觉屁股蛋子上,火烧火燎的疼,泪水直流,眼眸哀求的看向二皇子,可是,回应她的,却是凶怒、冰冷的眼神。
      花慕容如坠冰窖,只觉得浑身发冷,她来不及思考,二皇子为何事愤怒于自己,因为,这一刻,屁股板子,越来越重,一板疼过一板,每每受责,屁股耸动,用力的扭着,她的上身也不受控制,高高扬起,眼眸含着泪水,余光正好可以看到,自己的大屁股,被板子狠狠重责,羞耻的扭动连连。
      疼的紧了,她便不顾一切求饶,可惜没用,屁股扭着!' q7 `: t6 N3 ]
      啪啪,终于,最后两下,同时落在两瓣红臀上,花慕容凄惨的嚎叫一声,光屁股猛地一撅,耸起到了最高,落下时整个娇躯都在抽搐,红肿不堪的大屁股轻轻扭着,滚烫发热。
      臀瓣肥大了不知多少,显然,这顿板子,打的并不轻!
      “逆女,当着二皇子的面,自己说,可知错了~~~~~~~~~~~~~~~~~。”然而,丞相却是没有放过她,喝问。0 W7 ^% e& G0 Q% r& T” l1 T
      “父亲,女儿知错了!”花慕容连忙跪在地上,回道。
      “错在哪了?为父是如何责罚你的?”丞相又是问。
      “启禀父亲,女儿胆大包天,不尊父命,大婚之前教唆妹妹,配合我上错花轿,造成严重后果,父亲下令家法伺候。9 S6 Y8 B1 m+ G0 U' P. I4 j2 o
      女儿是相府庶女,按照规矩,受家法时,便需自己褪下衣裙,袭裤脱到膝弯之处,跪撅于地,晾臀半株香,而后爬上春凳,撅着光屁股,以家法板子,重重打,此次动家法依然如此!”花慕容眼泪直流,一半是疼的,一般是屈辱的道。
      “打了多少?”丞相又问。
      “父亲赐家法一百!”花慕容咬着嘴唇,低声开口。8 U( W1 r! h: p7 F- B6 h$ n6 x
      “哦,逆女,家法板子滋味如何?屁股疼不疼,可知道进益了~~~~~~~~~~~~~~~~~?”这时候,花清月母亲冷笑问。5 y3 e) L# I5 x( _& F
      “回母亲的话,女儿花慕容,裸臀受责,这一百大板,板板入肉,一下不落,重重责打女儿的大屁股,女儿屁股疼的死去活来,不知羞耻的扭着,妄图躲过板子,可都是徒劳。( G# q+ @8 i, }- V. b* \
      一百大板,一下不少,狠狠的打在女儿的屁股上,女儿屁股红肿不堪,疼的难忍,比之前肥大了数倍不只,受了如此重责,女儿早就知道了错处,日后再不敢了。”花慕容屈辱的开口,有过多次经验的她,自然知道,这样的自己羞辱自己的回答,正是丞相夫人想要的,不这样说,这场责罚恐怕没这么容易结束,说不定,还会起了什么幺蛾子,而这时候二皇子又不为自己说话,因此,不得不羞耻的,说出这番。
      “姐姐,你在二皇子府邸之中,过得好不好,呼~~~~~~~~~~~~~。”花清月屁股挨了板子,也是疼得很,心想。
      “花慕容,你果然骚贱的很,你以为这样就完了,看回府之后,本王怎么收拾你。”二皇子见到了这般,心下更恨。、9 W6 u$ b0 c* |( U* a7 ]” T
      显然,他已经认定,花慕容这女人,无比淫、荡,骚、贱的够可以,这几天之中,被破了身子,定是她忍不住寂寞,又得不到自己的宠爱,就勾引府中侍卫,给自己带绿帽子?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3
    • 146
    • 0
    • 145
    • 2.4k
    • 魏文红九尾狐仙ShenyangNK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wjx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天可汗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jwmsjty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魏文红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bluemoon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bql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老六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788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jc777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雨鱼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men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cgg刚刚姑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苏苏ya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23a.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