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古代篇·诡异的祭司】苗疆神教大祭司

      意识最混沌时,花璃只勉强睁着眼睛,模糊的视线里,有人在解她的衣裙,不疾不徐的利落将她身上的遮蔽物一一褪除,她想要阻挠,却发现浑身都软的没有半分力气,连手指都动不得,羞耻的惊恐让她急的落泪。

       

      她看不清那男人的面容,只隐约觉得穿着诡异黑袍的人异常高大,近了时,她能闻到他身上的一丝味道。

       

      似是花香又更像药草。

       

      那不是能让人安心的味道,反而让她更加害怕起来。

       

      他的手指很凉,仔细摸过纤白细腻的女儿身姿,并未被那玲珑有致的曲线而蛊惑,双手握着她两只脚踝轻轻拉开,幽冷的目光在打量着她最私密处。

       

      花璃眼角的泪落如明珠,颤巍巍的樱唇急了呼吸,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你既闯入了此处,便离去不得了,留下替吾试蛊虫吧。”

       

      他的声音极好听,清越的沉沉如暮钟,因为悦耳,花璃将每一字都听的清白。

       

      蛊虫?纵然花璃意识不清,这下也明白自己是危险了,入苗疆时,她便早有耳闻此处的人多醉心于练蛊煅毒,入魔者,常以人来载蛊,毫无人性可言。

       

      她今日不过是入山为父亲寻一株仙草,一时不慎踩空了坠入山崖,本以为要殒命,却不料误入了不该来的地方。

       

      那男人俯身而来,从凌乱的衣物中,将颤抖不已的少女抱起,发现她虚着眸在哭,他向来少有表情的俊容有了一丝变化。

       

      “怕死?……这次的蛊虫应当是不要人命的。”

       

      怀中的少女有着一身极媚的艳骨,特别是那腿心间的蜜穴是难得的名器,用来试这次的蛊最合适不过了。

       

      他本以为此话算是安抚了,可怀中的人儿抖的更厉害了,洁白玉嫩的细肉儿软乎乎的在他怀中颤,倒比穿着衣服时还要诱人些。

       

      “吾乃神教大祭司,自是不会骗你。”

       

      说罢,便抱着赤条条轻如鸿羽的她,往大殿偏暗的廊道走去。

       

      少女的乌发散乱倾泻在他臂间,柔顺无助的轻晃着。

       

      作者菌Ps:第一个扮演开始了,一如既往哈,还是古代现代民国之类的背景,以后可能还有西幻,总之有脑洞就开浪,喜欢的小天使快快收藏哟~

       

      【古代篇·诡异的祭司】细缝微绽 h

       

      花璃的意识在渐渐恢复,廊道的一排壁龛里置着纱笼青灯,一闪而过的光熠断续,让她恍惚看清了那大祭司的模样。

       

      是个极年轻的男子,五官不似汉人那般柔和,高鼻深目格外神骨俊秀,意外好看的面容上却冷峻的无一丝表情,双目更是漠然的慑人。

       

      廊道很长,灯火让幽暗变的诡异可怕,具有苗疆特色的宫室建筑,是花璃从未曾见过的,壁画的雕刻隐约多是兽与长虫,她吓的忙闭上了眼睛颤巍着。

       

      男人走的很慢,直到停在一处殿门前,甫一进入,殿门便自动关上了,悄无声息的顷刻,整个黑暗的宫室瞬间明亮起来。

       

      花璃惊愕的看着一切,此间的温度极低,她起初还是因为恐惧而抖,现在则是被冻的了。

       

      他抱着她走上了一处圆形的玉台,那里有一个造型奇特的木架,散着一股近乎沉香的气息,花璃方才有了一分力气的手足,被他慢慢用皮套缚住,坠落的长长铁链哗哗作响。

       

      “你是第一个来此处的女人,你叫什么名字?”没有一点起伏的声音,平淡的说着。

       

      双腕被铁链拉高过头顶吊起,堪堪踩在冰凉玉面的双足,亦是被他用铁索拉撑到两端,细长纤白的腿猝不及防大大张开,竟是半分闭拢都不行,腿心处凉飕飕的惶恐。

       

      这样淫耻的姿势让花璃心都坠入了谷底,汉家女子最重贞洁,她尚且云英未嫁,如今被陌生男子看了身子不说,恐怕还要面临更可怕的折磨。

       

      “花璃……”她哭声颤颤,有些软的嗓音糯的可怜。

       

      男人将手探去了她的身下,大开的姿势让他的掌心轻易就揉触着鲜嫩的肉唇,浅浅温润的湿并未达到他想要的热,指腹迟疑着按了按上端微硬的小肉蒂。

       

      她羞耻的惊呼了一声,吓白的脸儿面腮潮红起来,身子震的厉害,胸前一双雪嫩的椒乳浑圆的晃了又晃,着实夺目诱人。

       

      大祭司也是头一次试这种蛊,他一向是断绝情欲,不沾女色的,今日倒让这一样青涩的少女勾起了一股奇妙不可言的躁动。

       

      “你从何而来?”

       

      他冷冷问着便俯身去查看她的玉门阴户,揉弄过后的细缝微绽,如花般娇嫩,隐约可见一丝水光嫣然,润着细小的媚肉孔洞,一缩一颤,冶丽艳娆的至极。

       

      幸而他不再乱碰了,花璃才紧悬着声儿回道:“云,云州,呜!”

       

      他干脆蹲了下去,纹绣繁杂的黑袍拖曳在地,清冷的双目极仔细的端看着变化末端的嫩穴,似是在思量着什么,不带情欲的炙热,让花璃毛骨悚然。

       

      “你你究竟要做什么?”

    • 3
    • 0
    • 0
    • 946
    • 无尽lllx26云舟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