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2
    • 玉衡之责(轶闻·其一)(转载)

      原文是西西老师的《玉衡之责 轶闻·其一》

      插画作者:fireball.666

      原文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6444892

      插画地址:https://www.pixiv.net/artworks/98730601

      璃月港茶馆的布局,看起来总是千篇一律:几张圆桌依次排开,一面屏风靠墙摆放;屏风前的方桌上,陈列着说书表演用的折扇和扶尺。高档些的茶馆还会隔出几间雅座、摆上几株盆栽,最多再添置些古玩字画作为装裱,以示风雅。至于低档些的,则会如这家一般:既没有雕梁画栋的装潢,也没有赫然醒目的门面,背街的位置也稍显偏僻,走在街上都很难注意到简陋的招牌。

      但即便如此,这间不起眼的小茶馆仍然吸引了满屋子的顾客,不仅座无虚席不说,甚至还显得有些拥挤。那么,这间小茶馆究竟是凭借着什么秘诀吸引来这么多顾客呢?其中的缘由,恐怕还要从这方桌上的折扇和扶尺说起……

      “上回书说到,这堂堂玉衡星刻晴大人,竟然真的因为‘不敬帝君’的罪名,被天权星凝光大人关进了总务司的大牢里面!身陷囹圄的刻晴大人恐怕万万也想不到,等待着她这位贵人的,正是传说中的公开杖责,也就是所谓的‘挨屁股板子’——这可不是一般的挨板子,而是要被五花大绑押到那玉京台前,由总务司的差役褪掉刻晴大人下半身的衣裤,露出光溜溜的屁股蛋子。只待凝光大人一声令下,执罚的差役们就会举起手中的毛竹板子,劈里啪啦地打在刻晴大人白嫩嫩光溜溜的屁股蛋子上……这板子,打的就是个不思悔过!这板子,打的就是个不敬帝君!”

      随着扶尺敲在方桌上的一记脆响,喧闹的茶馆顿时陷入了片刻寂静,众人的目光纷纷被吸引到了屏风前的说书人。不少听众都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和正在嗑的瓜子,聚精会神地关注着稍作停顿的说书表演。像这样绘声绘色的说书表演,每天都在璃月港大大小小的茶馆中上演着。

      “说起玉衡星的名号,想必在座的各位客官早已耳熟能详。这位刻晴大人,乃是出身于名门望族的千金,自打小时候起就知书达理、家教甚严;才刚过及笄之年,就已经是亭亭玉立、落落大方的大家闺秀了,正所谓举止高贵而不失雷厉、衣着雍容而不失简约,面容身姿甚是娇小,眉宇间更是英气逼人。无论远观还是近看,都恰似芳龄之年。刻晴大人虽说年纪轻轻,却被岩王爷亲自相中,安排到了璃月七星的位置上,掌管土地规划建设的大权,谓之‘总务土地’——莫要说月海亭七星八门的诸位大人,就算和那些新招入总务司的青年才俊比起来,也绝对算得上是一枝新秀……”

      这种以讲故事为特色的表演,不但是璃月茶馆中独树一帜的特色节目,更是一门由来已久的民间艺术。对于璃月港的居民而言,无论是吟游于风月场所的文人雅士、还是奔忙于码头卸货的走卒贩夫,都会在闲来无事的时候呼朋引伴、三五成群地来到茶馆,请店小二沏上一壶热茶、端上一盘干果,然后一边聊天吹牛,一边津津有味地欣赏说书人的表演,说这是璃月港特有的生活方式似乎也不为过。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样的表演其实也是另一种形式的聊天吹牛罢了。

      “讲到这儿,有新来的朋友就要问了,这堂堂刻晴大人位列七星之尊、身享玉衡之贵,怎么会蒙受这挨屁股板子的奇耻大辱呢?这‘不敬帝君’的罪责,怎么就凭空落到了这位刻晴大人的头上呢?这顿让刻晴大人颜面尽失的公开杖责,怎么就成了一段美谈佳话呢?咱今儿个就来好好说道说道。话说彼时的璃月,正逢岩王爷驾崩之际,一时陷入了动荡不安的境地,可谓三千年未有之变局……”

      在璃月港,一家茶馆的人气高低,与其说取决于服务与装潢,不如说取决于说书表演的质量。正因如此,每家茶馆都格外看重这个招徕顾客的重要途径。不过像这样的背街小店注定不能和那些高档茶馆那样,请来田铁嘴这种级别的业界泰斗,所以只能找些初出茅庐的泛泛之辈撑撑门面,譬如今天这位说书人,就是由某个名不见经传的三流小说写手兼职的。

      但即使是这样简陋的小茶馆,也有自己独特的市场优势,从而在偌大的璃月港拥有一席之地。都说奇闻轶事也好、稗官野史也罢,凡是能成为坊间谈资的故事,都可以作为说书的内容,可以说是包罗万象。但对于不同品味的受众而言,说书的内容多少还是有些差别:在文人雅士光顾的高档茶馆,说书人一般会讲述帝君尘世闲游、创龙点睛之类的历史考据和典故传说;而在三教九流云集的低档茶馆,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充满阴谋气息的惊天秘闻、乃至一些登不得大雅之堂的情色荤腥,才是底层群众最喜闻乐见的话题,也是这些市井小馆子人气爆棚的秘诀。

      “……就在凝光大人施法之际,一道刺眼的金光突然划破黑云,从天而降,直挺挺地砸到玉京台的祭坛上头。凝光大人定睛一瞧,嚯!那道金光不是别的,正是岩王爷殡天的龙体!岩王爷猝然驾崩,可谓璃月港千年未有之噩耗,消息一经传出,上至各路仙家、下至升斗小民,无不沉浸在漫天的悲痛之中。谁也没有料到,在万众瞩目的请仙典仪上,守护璃月三千七百年之久的岩王爷,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声不吭地魂归高天了!璃月港的男女老少无不披麻戴孝,街头巷尾的痛哭之声更是三日不绝!”

      听闻至此处,在座的一些年长者不禁流露出了悲伤的神色,有的甚至发出了哽咽之声,仿佛岩王帝君魂归高天刚刚发生在昨日一般。虽然已经时隔许久,但提起帝君的逝去,年纪稍大的璃月人还是会难掩昔日的悲痛之情。

      但对于年轻些的在场听众而言,“帝君”似乎是个稍显陌生的词汇,即使听闻帝君驾崩的往事时也没有什么明显的触动。

      而在茶馆不起眼的角落,一位客卿模样的人士独自占据一张小桌,他身穿一袭深褐色正装,腰间挂着一枚玉佩,颇为讲究的衣着打扮在茶馆内众多的市井凡夫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不过并没有旁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他之所以光顾这家茶位费只需几十摩拉的小店,并不完全是因为囊中羞涩,也是为了听听和高档茶馆不一样的说书表演,顺便观察不一样的市井百态。

      不过文人雅士也好、凡夫俗子也罢,在他的眼中,不过都是璃月众生相的一部分罢了。

      “岩王爷魂归高天,这偌大的璃月港霎时间阴云密布,坊间传言甚嚣尘上,各路人马蠢蠢欲动,可谓是暗流汹涌、人心惶惶!璃月港的街头巷尾,都纷纷议论岩王爷遇害的真相,在各路传言中流行最广、影响最深的,便是所谓的‘七星篡权’之说……嘘!诸位听众老爷们,咱把门儿都关起来!下面这些闲言碎语,可千万别让好事之徒听闻了去!若是不小心传到官家老爷的耳朵里,搞不好可是要掉脑袋的!”

      说书人说到此处,突然放低了声音,还匆匆将茶馆的门扉掩上,生怕隔墙有耳一般。

      “诸位怕是有所不知,这璃月七星和诸位仙家的嫌隙由来已久。诸位仙家何许人也?那可都是千年前就跟着岩王爷征战南北、荡涤四方的元老,哪一位不是功勋卓著?哪一位不是仙力无边?璃月七星何许人也?不过肉体凡胎之躯、朝菌蜉蝣之寿罢了,哪能入得了诸位仙家的法眼?岩王爷健在之时,仙人与凡人尚可和谐相处,可如今没了岩王爷坐镇协调,两边的关系又该何去何从!不要说璃月港内的民众,就连周遭的邻国都纷纷揣测,匆匆上台的凡人七星有没有能耐收拾岩王爷驾崩后的这堆烂摊子?不瞒您说,持乐观态度的人呐,还真就寥寥无几……

      可是谁也没料到,这手眼通天的凝光大人,还真能以迅雷之势控制住偌大的璃月,甚至将那恐怖的漩涡魔神都打得是落花流水!就连那富丽堂皇的群玉阁,都在凝光大人弹指一挥间灰飞烟灭!经此一役,凝光大人一时风头无两,璃月上下无不心悦诚服!”

      不过说书人话锋一转,再度压低了声音。虽然如今的璃月早已局势安定,但关于“七星篡权”的流言,直到今日都是十分敏感的话题。若是真被好事之徒告密,恐怕总务司的人员就要请这位说书人喝茶了。

      “谁曾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七星掌权没多久的功夫,坊间就传开了一股小道消息,说是帝君名为寿终正寝,实乃遭歹人所害!而这背后的惊天阴谋,却恰恰和凝光大人为首的七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诸位可曾细想,凝光大人能以凡人之力击败魔神,其背后难道没有比肩神明的神秘力量暗中加持?而那价值连城的群玉阁又为何说毁就毁,莫非是里面暗藏了不可泄露的天机?再说那岩王爷驾崩的请仙典仪,更是扑朔迷离:据说在凝光大人宣布封锁现场后,竟然有外邦打扮的神秘刺客,在千岩军的眼皮底下逃之夭夭……更有消息称,这位来自异邦的神秘刺客,后来竟然现身于群玉阁中,摇身一变又成了凝光大人的座上宾……”

      “喂,你这说法也太邪乎了!就算借给七星一千个胆子,也不敢对帝君图谋不轨吧!”有面露疑惑的听众打断了说书人的侃侃而谈。

      “这位客官,您恐怕有所不知,所谓‘七星篡权’之说绝非空穴来风!这七星当政后,明面上打着尊崇帝君的旗号、假惺惺地大搞什么‘追思典仪’,背地里却对帝君极尽讥讽之能事,藉由贬损帝君来抬高他们自己,完完全全就是另一幅嘴脸!对于此事,休说仙人们忿忿不平,就连民间也是议论纷纷!短短几天功夫,坊间对七星的非议就如雪片一般传得是满城风雨……更有甚者,竟然说是璃月七星伙同神秘刺客谋害了岩王爷!”

      眼瞅着刚刚坐稳了统领璃月大权的位子,凝光大人这下子又要坐不住喽!凝光大人寻思着,我好不容易把那漩涡魔神打退咯,费了这么大的劲儿,连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群玉阁都给搭进去,怎么前脚刚把局势安定下来,后脚就有人在那指指点点——合着成天给已经驾崩的岩王爷哭丧,就能把台面上的七星不放在眼里了是吧!凝光大人思来想去,一咬牙、一拍板,当即昭告民间,宣布修改律法。修改了什么呢?那就是新增了一条‘不敬帝君’的罪名——

      ‘凡有妄议、轻薄、亵渎、侮辱岩王帝君之言论或行为者,视情节处以徒刑及公开笞、杖之责’。

      这条律法,可得好好说道说道。单单从这处罚上看,‘不敬帝君’就绝不是什么普通罪过。按照咱璃月的律法,触发一般的治安条例,无非就是交点罚金、做点苦差事罢了;若是被判处笞、杖之责,也就是所谓的‘挨板子’,那可绝对算得上是严重案件,更不要说这个‘不敬帝君’还是罕有地规定了‘公开杖责’!要知道自从璃月修订新律以来,为了照顾犯人的颜面和隐私,有关公开责罚的规定早就被扔进了故纸堆里。凝光大人的此番规定,怎么看都有杀鸡儆猴的意味在里头。

      说是凝光大人平息非议也好、笼络人心也罢,既然有了律法,那自然就得执行。此法一经颁布,总务司当即处理了一批不敬帝君的典型案件,凡是涉案之徒不分高低贵贱,统统被押到玉京台,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板子。拥戴岩王爷的老百姓自然大呼解恨,在场围观的老百姓也是大呼过瘾!

      有人说,凝光大人立下的这般新规矩,确确实实起到了不小的震慑效果。可是也有人说,这条律法不过掩人耳目罢了,为的是堵住悠悠众口、回避‘彻查帝君驾崩真相’的诉求!甚至还有人言之凿凿地说,这璃月七星是台前一套、背后一套,平时装模作样地尊崇岩王爷,却妄图以区区凡人的意志发号施令……”

      说书人绘声绘色的表演,让在场的听众也被调动起了激愤的情绪。

      “而那位身着紫袍的玉衡星刻晴大人,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仗着自己出身贵胄,向来飞扬跋扈、盛气凌人!岩王爷健在时,她就曾口出狂言,胡说什么‘岩王爷也会犯错’‘岩王爷活不到千年以后’,好在岩王爷大人有大量,没把这般歪理邪说放在眼里。可是岩王爷驾崩后,她却原形毕露,竟敢公然妄称‘璃月根本不需要岩王爷’‘岩王爷驾崩是天大的好事’,好家伙,简直是嚣张至极!”

      “这……这实在是太可恶了!要我说,帝君遇害绝对是他们一手策划的阴谋……”话至此处,已经有愤怒的听书人对“七星篡权”的说法深信不疑,甚至咬牙切齿地握紧了拳头,将茶桌砸得咚咚作响,仿佛说书人讲述的不是添油加醋的奇闻轶事,而是赤裸裸的历史真相。

      当然,那位客卿模样的听书人依然默默端坐在角落,气定神闲地抿了一口茶。

      “可是谁也没有料到,这位桀骜不驯的玉衡星刻晴大人,竟然会被天权星凝光大人以‘不敬帝君’的罪名关进大牢,被判处公开杖责!判决一出,顿时如石破天惊一般,引得舆论一片哗然……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玉衡之责(轶闻·其一)(转载)

    • 6
    • 12
    • 0
    • 5.4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6669999Lv.1
      还有后续吗,以及其他插图
    • 0
      sp铠甲Lv.2vip
      作者,你用的是啥梯子?
    • 0
      zcLv.2vip
      请问作者会接着更新吗?
    • 0
      啥哎Lv.1
      作者作者更新了吗??
    • 0
      @导豆豆 西西老师目前没更(好像是完结了)
    • 0
      导豆豆Lv.1
      可以把后续发一下吗,想看
    • 1
      @llkkkkkkk pixiv
    • 0
      @那你说 pixiv外网挂梯子的
    • 0
      那你说Lv.1
      如何打开链接呀?作者,求求你快回复我特别想看
    • 2
      @sp铠甲 要挂梯子的
    • 0
      sp铠甲Lv.2vip
      链接打不开,求作者回复
    • 1
      llkkkkkkkLv.1
      插画师在哪个平台 画的太好了 求作者回复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