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54
    • (转)孟先生回忆笔录2

      到了拷问室,发现文珍双腿大开,被紧紧的绑住,躺在所谓的“晾逼架”上,BANNED就完完全全暴露了出来,任何一个打手都可以不费力得对她的BANNED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当然,就是轮奸。轮奸的打手们排起了长龙,一个打手正在操文珍,还有5个在后面BANNED,文珍仿佛死过去一样,像一块木头似的躺在那里,面无表情,可能是因为对自己刚才没能杀死程头而懊悔,也为张婉秋的努力化为泡影而自责。程头一直站在文珍的头顶处,时不时地掐住文珍的奶头然后狠命的捏,捏成了扁平的形状,然后又用力向上提拉,文珍这下可忍不住了,嗷嗷大叫,而且身体向上拱了起来,整个奶子都变了形,不再是圆润的半球,而是一个尖尖的椎体。后来程头和我说,在轮奸女犯人的时候必须要施加疼痛,一个是拷问技巧,再一个是可以让女犯人的BANNED肌肉收缩,操起来爽。

       

       五个打手都完事了,程头示意让我去操文珍。我17岁,没进监狱之前连同龄女孩的手都没有碰过,突然要BANNED一个如此漂亮的无辜女孩,我实在是有些不知所措。“小崽子怎么长这么大个子的,连个小娘们都不会操麽,把你下面的活儿插到她的逼瓣里面,然后在拔出来,接着插进去,就是这么简单。是不是找不准?德子,三儿,把她的逼瓣分开,让咱新来的小崽子快活快活。”我十分害臊,不忍心对一个无辜的女孩下手,可是下身的反应却无法掩盖,德子和三儿一人一瓣,捏住了文珍的BANNED然后向外拉开,露出BANNED里面的样子,还留着白色的汤,不知是她的BANNED还是打手的精液。文珍的眼神仿佛没有了生命的气息,冷淡淡地看着我,我好心虚,程头把我领到了她的下面,褪下了我的裤子,我也不再多想,直挺挺地刺入了被分开的文珍的BANNED里面。

       

       那种感觉真的妙不可言,仿佛有两片热乎乎的肉夹住了我的那活儿,润滑无比,我开始扭动腰部,抽插不止,连脑中最后一点的羞耻之心与怜悯之情也都抛得一干二净。“这才对,以后表现好,让你天天操她,在咱这,操这帮娘们比操自己婆娘都心安理得,就是一帮欠操的货!”程头“鼓励”我说。因为是第一次,我很快就射了精,射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吼叫,那是我活到那时候身体上最快乐的一次,可内心却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望着文珍冷冷的眼神,我无颜在面对这个素未平生的好女孩,匆匆提上裤子,走下了晾逼架。因为我能预感到,要对她动刑了。

       

       “哥几个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德子,三儿,小崽子,你们三个留下,小崽子,今天让你开开眼,让你见识见识咱监狱对付娘们的手段,德子,把辣椒水熬起来,你们两个把她卸下来,让后让她亮亮骚”程头边指挥边把自己的裤子提上,我不知道什麽是“亮骚”,三儿指导我就是把女犯人吊起来,双手上举,两腿略分开,站在地上,这是拷问的第一步,叫“亮骚”,就是BANNED暴露在我们面前。不过因为文珍刚刚被轮奸过,所以就省下了剥光衣服这个步骤。我把文珍从晾逼架上抱了下来,感觉她已经精疲力尽的的样子,没有一点点的力气了。她柔软的身躯紧紧地贴着我,我也趁这个时候偷偷的摸了一下她的奶子,可能是因为刚刚她的奶子被捏得太重,她浑身抽搐了一下,我很歉意的下意识咳嗽了一声,便把她交给了三儿,三儿把她的手用绳子捆了起来,然后用房梁上的滑轮把她吊起来了。

       

       “正好今天新来个人,我就边讲解怎么审问犯人,边治治你个逼娘们。审问所有女犯人的第一步,都是把她们的衣服剥光,然后吊起来,先不要上手,在旁边看,一般的黄花闺女就受不了了,看够了就上手,想摸哪就摸哪,不要太用力,就是要打破她们的心里防线,小崽子你去,随便摸”程头边讲解着审问女犯人的方法,边示意让我去摸文珍。反正刚才操都操过了,还在乎再去摸两下麽,于是我鼓足勇气走上前去,绕到文珍的后面,双手托住她的奶子,光明正大得揉了起来。虽说是操过她,但是奶子还是第一次揉,两团软软的肉团在我手中肆意地变形,我不禁加大了力道,像是揉面团一样,大把大把的抓住奶肉然后揉搓起来。文珍在挣扎,想躲开我的手,但是那种挣扎仅仅是增加我的欲望,因为即便是我不用力,她的奶子也因为她挣扎而在我的手里来回动,妙不可言。“行了行了,我刚才看她的逼瓣被操的合不上了,先别碰她下面,一会对她下面用刑的时候再说。这步完了之后应该是操她,用文词来说就是以奸代惩。被操的时候女人是很爽的,但是人多,力度大的轮着操她,那就不是让她享受被操,那是用刑。咱都操完她了,就该是真正的拷问方法了,你们两个,把她放到屁股架上,再把墙上那两个皮板子拿下来。”程头指挥着我们。  

       

       屁股架,我听着名字估计就是打屁股蛋子用的刑架。三儿把她放了下来,拖着她到了一个刑架傍边,这个刑架比公园的长凳宽一些,长度基本一样,四个角分被有四个铐子,应该是用来固定四肢用的。上面铺了一层像是被子一样的垫子,很软,后来我才知道是为了不弄伤女犯别的部位而考虑的,尤其是奶子,因为趴着受刑的时候如果没有这一层被子,奶子就会直接和刑架的木头接触,会弄伤。文珍显得一点力气也没有,被三儿拖到了屁股架旁边,趴了上去,我心领神会的把四个铐子铐在她的四肢上,这样,她一动也不能动,随后三儿又拿来一捆绳子,绑住了她的腰部和膝盖,这样一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受刑。我仔细观察这个屁股架设计的很考究,刚才那个滋事女犯被抽屁股蛋子时候的刑架上,一个是没有保护的被子,在一个是要自己在她BANNED下面垫上一个小垫子才能让她的屁股蛋子有点高度的挺起来。这个屁股架在她的BANNED下面自己就带一点弧度,她的屁股蛋子就自然而然地略微向上挺了起来,一动也不能动地等待着在她屁股蛋子上的BANNED。

       

       “咱这边的审问方法,主要针对女犯身上三个部分,屁股蛋子和PP,奶肉和奶头,逼和股沟。这三地儿是娘们要命的部位,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随便碰一下都能让她们嗷嗷叫,更何况是用刑。一般来讲都是从屁股蛋子和PP开始拷问。屁股蛋子上的肉厚,没有危险,尤其适合反复拷问,打完一次养几天就可以再打,而且女人的PP和男的不一样,插那里和插逼一个道理,因为她们的那里也会有性反应,所以PP也是要重点关注的地方”程头说着,便在文珍雪白赤。裸的屁股蛋子上面乱摸,还不时的抠文珍的PP。文珍想挣脱这个束缚但是却徒劳无功,于是便开始骂程头,语言也是有些不堪入耳,想必是被逼急了。程头不慌不忙地把一块布塞到了文珍的嘴中,文珍只能发出一点点的声音,渐渐地也就安静下来了。

       

       “屁股蛋子一般来讲就是用皮板子抽,这皮板子可是对付女犯人屁股最好最好的工具,”说着程头把手中的皮板子递给了我,只见这皮板子有三指宽,一只香一样长,下面是把手,棕色,上面有不少血迹,不知道多少女犯人的屁股蛋子被它抽出血来。“这是用牛身上最最结实的一块皮做成了,皮板子的好处就在于抽个一千板子,她的屁股也未必有什么重伤,要是木头板子200下人就快完了,但是能造成的疼痛可是毫不逊色。而且抽屁股这种刑罚,越抽越疼,抽在白屁股上和抽在肿屁股上就不一样,抽在肿屁股上和抽在紫屁股上又不一样,抽在紫屁股上和抽在烂屁股上。。。不用我说你也懂。越到后面越疼,这样犯人就会忍不了这种疼痛而招供。别看好像是惩罚小孩子的方法,单是抽屁股蛋子这一个方法已经让不知道多少自己觉得自己很坚强的女犯人招了拱。一般都是要抽成猪肝的颜色,必须见血,当然了,这只是开始,还有更绝的手段,都是要在她屁股蛋子紫黑见血之后再用的,先不说这么多,说了你也记不住,看一次就知道了。开打。”

       

       程头一声令下,三儿和德子站在文珍的屁股两边,一人负责一个屁股蛋子,分别拿着一块皮板,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抡圆了胳膊,照着文珍圆润的屁股蛋子就抽了下去。正如程头所说,皮板子威力不同凡响,一下下去,文珍的屁股蛋子就瘪进去了一块,随着板子离开屁股才恢复了正常,只不过颜色却和周围屁股蛋子肉完全不一样,变成了淡淡的红色。只听文珍“呜呜”的悲鸣,如果没有堵着嘴肯定是撕心裂肺的嚎叫。刚刚要打第二板子,程头制止了他们。“怎么跟你们说的,不要全用胳膊的力量,要会抖手腕,才能打得更疼。”所谓抖手腕,就是当板子快要接触屁股蛋子的时候用手腕的力量往下压板子,力量会更大,会更疼,而且屁股蛋子只会变肿不易破皮,从而增加板子数。仅仅是一下,文珍就趴在屁股架上喘着粗气,好像刚刚跑过步一样,可见那一板子有多疼。这要是把屁股抽开了花,这个无辜的女孩还能承受的了么?

       

       三儿和德子“哦”了一声,用上了抖手腕的技巧,继续抽了起来,每一板子之间都会停一下,让文珍充分感觉到疼痛之后再抽下一板子。每抽一皮板子,文珍肯定会疼的浑身抽搐,用力挣扎,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唔鸣声,好像是在说什么话,反正不是拷问,她说什么都无所谓听还是不听。“啪。啪。啪。。。”20板子不到,文珍的屁股蛋子就已经通红通红,和后背和大腿的颜色完全不一样了。“停停停”,程头又喊住了他们,指着腰部和屁股蛋子连接的地方,和大腿和屁股蛋子连接的地方,说“这就不叫屁股了?这还这么白,你们下板子时候范围大一些,尤其是腿和屁股蛋子交接的地方,那里比屁股蛋子要敏感很多,重重的抽那儿!”两个打手得到指示,重重的抽在了腿和屁股蛋子交接的地方,很明显,从文珍的反应就能看出来那里有多疼,比刚才嚎叫的声音大上很多。

       

       于是板子开始在文珍的“整个”屁股蛋子上肆虐,两个打手掌握的节奏很好,一下一下不紧不慢的抽下去,过了不一会,文珍整个屁股蛋子肿的发亮,明显比之前要大了许多,是因为充血而致。而此时,文珍和刚才被操的时候那种冷静与不在乎简直判若两人,不停地哀号,眼泪也早就哭花了脸,不断地挣扎弄得整个屁股架吱吱作响。“接着抽,不错”程头在一旁指挥着,手里拿着一个布包,至于那个布包里的东西,据说是要惩治文珍将要被打得紫黑的屁股蛋子的。

       

       又抽了一会儿,文珍整个屁股蛋子变成了葡萄的颜色,黑中发紫,仿佛要渗出血来,比刚才的充血更严重了,目测应该肿了有一寸高,紫黑色的屁股蛋子依然被抽的瘪下去之后又弹起来。即使文珍堵着嘴,我也能听出她的声音变得沙哑,一个从未受过刑的大家小姐如何忍得了这样的虐。待?“啪。啪。啪。。。”板子不见要停的意思,我真为文珍捏一把汗。从这个样子到打出血来是要打上很多板子的,要拿皮板子打破皮,没有个一二百板子估计不可能。一二百板子呀!我觉得现在文珍也就挨了不到50下,还有一百多板子要打在这样两块紫肿的屁股蛋子上,和刚才的那50下的感觉肯定是天壤之别啊。

      到了拷问室,发现文珍双腿大开,被紧紧的绑住,躺在所谓的“晾逼架”上,阴——户就完完全全暴露了出来,任何一个打手都可以不费力得对她的阴——户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当然,就是轮——奸。轮——奸的打手们排起了长龙,一个打手正在操文珍,还有5个在后面手——淫,文珍仿佛死过去一样,像一块木头似的躺在那里,面无表情,可能是因为对自己刚才没能杀死程头而懊悔,也为张婉秋的努力化为泡影而自责。程头一直站在文珍的头顶处,时不时地掐住文珍的奶头然后狠命的捏,捏成了扁平的形状,然后又用力向上提拉,文珍这下可忍不住了,嗷嗷大叫,而且身体向上拱了起来,整个奶子都变了形,不再是圆润的半球,而是一个尖尖的椎体。后来程头和我说,在轮——奸女犯人的时候必须要施加疼痛,一个是拷问技巧,再一个是可以让女犯人的阴——道肌肉收缩,操起来爽。

       

       五个打手都完事了,程头示意让我去操文珍。我17岁,没进监狱之前连同龄女孩的手都没有碰过,突然要强——奸一个如此漂亮的无辜女孩,我实在是有些不知所措。“小崽子怎么长这么大个子的,连个小娘们都不会操麽,把你下面的活儿插到她的逼瓣里面,然后在拔出来,接着插进去,就是这么简单。是不是找不准?德子,三儿,把她的逼瓣分开,让咱新来的小崽子快活快活。”我十分害臊,不忍心对一个无辜的女孩下手,可是下身的反应却无法掩盖,德子和三儿一人一瓣,捏住了文珍的阴——唇然后向外拉开,露出阴——户里面的样子,还留着白色的汤,不知是她的淫——水还是打手的精——液。文珍的眼神仿佛没有了生命的气息,冷淡淡地看着我,我好心虚,程头把我领到了她的下面,褪下了我的裤子,我也不再多想,直挺挺地刺入了被分开的文珍的阴——户里面。

       

       那种感觉真的妙不可言,仿佛有两片热乎乎的肉夹住了我的那活儿,润滑无比,我开始扭动腰部,抽插不止,连脑中最后一点的羞耻之心与怜悯之情也都抛得一干二净。“这才对,以后表现好,让你天天操她,在咱这,操这帮娘们比操自己婆娘都心安理得,就是一帮欠操的货!”程头“鼓励”我说。因为是第一次,我很快就射了精,射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吼叫,那是我活到那时候身体上最快乐的一次,可内心却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望着文珍冷冷的眼神,我无颜在面对这个素未平生的好女孩,匆匆提上裤子,走下了晾逼架。因为我能预感到,要对她动刑了。

       

       “哥几个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德子,三儿,小崽子,你们三个留下,小崽子,今天让你开开眼,让你见识见识咱监狱对付娘们的手段,德子,把辣椒水熬起来,你们两个把她卸下来,让后让她亮亮骚”程头边指挥边把自己的裤子提上,我不知道什麽是“亮骚”,三儿指导我就是把女犯人吊起来,双手上举,两腿略分开,站在地上,这是拷问的第一步,叫“亮骚”,就是裸——体暴露在我们面前。不过因为文珍刚刚被轮——奸过,所以就省下了剥光衣服这个步骤。我把文珍从晾逼架上抱了下来,感觉她已经精疲力尽的的样子,没有一点点的力气了。她柔软的身躯紧紧地贴着我,我也趁这个时候偷偷的摸了一下她的奶子,可能是因为刚刚她的奶子被捏得太重,她浑身抽搐了一下,我很歉意的下意识咳嗽了一声,便把她交给了三儿,三儿把她的手用绳子捆了起来,然后用房梁上的滑轮把她吊起来了。

       

       “正好今天新来个人,我就边讲解怎么审问犯人,边治治你个逼娘们。审问所有女犯人的第一步,都是把她们的衣服剥光,然后吊起来,先不要上手,在旁边看,一般的黄花闺女就受不了了,看够了就上手,想摸哪就摸哪,不要太用力,就是要打破她们的心里防线,小崽子你去,随便摸”程头边讲解着审问女犯人的方法,边示意让我去摸文珍。反正刚才操都操过了,还在乎再去摸两下麽,于是我鼓足勇气走上前去,绕到文珍的后面,双手托住她的奶子,光明正大得揉了起来。虽说是操过她,但是奶子还是第一次揉,两团软软的肉团在我手中肆意地变形,我不禁加大了力道,像是揉面团一样,大把大把的抓住奶肉然后揉搓起来。文珍在挣扎,想躲开我的手,但是那种挣扎仅仅是增加我的欲望,因为即便是我不用力,她的奶子也因为她挣扎而在我的手里来回动,妙不可言。“行了行了,我刚才看她的逼瓣被操的合不上了,先别碰她下面,一会对她下面用刑的时候再说。这步完了之后应该是操她,用文词来说就是以奸代惩。被操的时候女人是很爽的,但是人多,力度大的轮着操她,那就不是让她享受被操,那是用刑。咱都操完她了,就该是真正的拷问方法了,你们两个,把她放到屁股架上,再把墙上那两个皮板子拿下来。”程头指挥着我们。  

       

       屁股架,我听着名字估计就是打屁股蛋子用的刑架。三儿把她放了下来,拖着她到了一个刑架傍边,这个刑架比公园的长凳宽一些,长度基本一样,四个角分被有四个铐子,应该是用来固定四肢用的。上面铺了一层像是被子一样的垫子,很软,后来我才知道是为了不弄伤女犯别的部位而考虑的,尤其是奶子,因为趴着受刑的时候如果没有这一层被子,奶子就会直接和刑架的木头接触,会弄伤。文珍显得一点力气也没有,被三儿拖到了屁股架旁边,趴了上去,我心领神会的把四个铐子铐在她的四肢上,这样,她一动也不能动,随后三儿又拿来一捆绳子,绑住了她的腰部和膝盖,这样一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受刑。我仔细观察这个屁股架设计的很考究,刚才那个滋事女犯被抽屁股蛋子时候的刑架上,一个是没有保护的被子,在一个是要自己在她阴——户下面垫上一个小垫子才能让她的屁股蛋子有点高度的挺起来。这个屁股架在她的阴——户下面自己就带一点弧度,她的屁股蛋子就自然而然地略微向上挺了起来,一动也不能动地等待着在她屁股蛋子上的狂——风——暴——雨。

       

       “咱这边的审问方法,主要针对女犯身上三个部分,屁股蛋子和屁——眼,奶肉和奶头,逼和股沟。这三地儿是娘们要命的部位,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随便碰一下都能让她们嗷嗷叫,更何况是用刑。一般来讲都是从屁股蛋子和屁——眼开始拷问。屁股蛋子上的肉厚,没有危险,尤其适合反复拷问,打完一次养几天就可以再打,而且女人的屁——眼和男的不一样,插那里和插逼一个道理,因为她们的那里也会有性反应,所以屁——眼也是要重点关注的地方”程头说着,便在文珍雪白赤——裸的屁股蛋子上面乱摸,还不时的抠文珍的屁——眼。文珍想挣脱这个束缚但是却徒劳无功,于是便开始骂程头,语言也是有些不堪入耳,想必是被逼急了。程头不慌不忙地把一块布塞到了文珍的嘴中,文珍只能发出一点点的声音,渐渐地也就安静下来了。

       

       “屁股蛋子一般来讲就是用皮板子抽,这皮板子可是对付女犯人屁股最好最好的工具,”说着程头把手中的皮板子递给了我,只见这皮板子有三指宽,一只香一样长,下面是把手,棕色,上面有不少血迹,不知道多少女犯人的屁股蛋子被它抽出血来。“这是用牛身上最最结实的一块皮做成了,皮板子的好处就在于抽个一千板子,她的屁股也未必有什么重伤,要是木头板子200下人就快完了,但是能造成的疼痛可是毫不逊色。而且抽屁股这种刑罚,越抽越疼,抽在白屁股上和抽在肿屁股上就不一样,抽在肿屁股上和抽在紫屁股上又不一样,抽在紫屁股上和抽在烂屁股上。。。不用我说你也懂。越到后面越疼,这样犯人就会忍不了这种疼痛而招供。别看好像是惩罚小孩子的方法,单是抽屁股蛋子这一个方法已经让不知道多少自己觉得自己很坚强的女犯人招了拱。一般都是要抽成猪肝的颜色,必须见血,当然了,这只是开始,还有更绝的手段,都是要在她屁股蛋子紫黑见血之后再用的,先不说这么多,说了你也记不住,看一次就知道了。开打。”

       

       程头一声令下,三儿和德子站在文珍的屁股两边,一人负责一个屁股蛋子,分别拿着一块皮板,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抡圆了胳膊,照着文珍圆润的屁股蛋子就抽了下去。正如程头所说,皮板子威力不同凡响,一下下去,文珍的屁股蛋子就瘪进去了一块,随着板子离开屁股才恢复了正常,只不过颜色却和周围屁股蛋子肉完全不一样,变成了淡淡的红色。只听文珍“呜呜”的悲鸣,如果没有堵着嘴肯定是撕心裂肺的嚎叫。刚刚要打第二板子,程头制止了他们。“怎么跟你们说的,不要全用胳膊的力量,要会抖手腕,才能打得更疼。”所谓抖手腕,就是当板子快要接触屁股蛋子的时候用手腕的力量往下压板子,力量会更大,会更疼,而且屁股蛋子只会变肿不易破皮,从而增加板子数。仅仅是一下,文珍就趴在屁股架上喘着粗气,好像刚刚跑过步一样,可见那一板子有多疼。这要是把屁股抽开了花,这个无辜的女孩还能承受的了么?

       

       三儿和德子“哦”了一声,用上了抖手腕的技巧,继续抽了起来,每一板子之间都会停一下,让文珍充分感觉到疼痛之后再抽下一板子。每抽一皮板子,文珍肯定会疼的浑身抽搐,用力挣扎,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唔鸣声,好像是在说什么话,反正不是拷问,她说什么都无所谓听还是不听。“啪。啪。啪。。。”20板子不到,文珍的屁股蛋子就已经通红通红,和后背和大腿的颜色完全不一样了。“停停停”,程头又喊住了他们,指着腰部和屁股蛋子连接的地方,和大腿和屁股蛋子连接的地方,说“这就不叫屁股了?这还这么白,你们下板子时候范围大一些,尤其是腿和屁股蛋子交接的地方,那里比屁股蛋子要敏感很多,重重的抽那儿!”两个打手得到指示,重重的抽在了腿和屁股蛋子交接的地方,很明显,从文珍的反应就能看出来那里有多疼,比刚才嚎叫的声音大上很多。

       

       于是板子开始在文珍的“整个”屁股蛋子上肆虐,两个打手掌握的节奏很好,一下一下不紧不慢的抽下去,过了不一会,文珍整个屁股蛋子肿的发亮,明显比之前要大了许多,是因为充血而致。而此时,文珍和刚才被操的时候那种冷静与不在乎简直判若两人,不停地哀号,眼泪也早就哭花了脸,不断地挣扎弄得整个屁股架吱吱作响。“接着抽,不错”程头在一旁指挥着,手里拿着一个布包,至于那个布包里的东西,据说是要惩治文珍将要被打得紫黑的屁股蛋子的。

       

       又抽了一会儿,文珍整个屁股蛋子变成了葡萄的颜色,黑中发紫,仿佛要渗出血来,比刚才的充血更严重了,目测应该肿了有一寸高,紫黑色的屁股蛋子依然被抽的瘪下去之后又弹起来。即使文珍堵着嘴,我也能听出她的声音变得沙哑,一个从未受过刑的大家小姐如何忍得了这样的虐——待?“啪。啪。啪。。。”板子不见要停的意思,我真为文珍捏一把汗。从这个样子到打出血来是要打上很多板子的,要拿皮板子打破皮,没有个一二百板子估计不可能。一二百板子呀!我觉得现在文珍也就挨了不到50下,还有一百多板子要打在这样两块紫肿的屁股蛋子上,和刚才的那50下的感觉肯定是天壤之别啊。

      两个打手显得有些累了,请求休息一下。程头同意了,并让我去拿一种叫“神仙香”的东西,就在一个抽屉里面。这是一根像是给佛爷进贡用的烧香。我当时就怀疑不会是要拿它去烧文珍的屁股蛋子吧?程头微微一笑,亲自去看了看灶台上辣椒水熬得如何。文珍利用这个间歇休息休息,喘着粗气,我也才发现她的小便失禁了,流了一地,我觉得她不可能再能忍得住后面的50板子,于是想偷偷给她揉揉屁股蛋子,缓解疼痛。趁着他们不注意,我还没揉,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她那紫肿的屁股蛋子,她就又浑身抽搐起来,原来揉屁股蛋子根本起不到缓解疼痛的作用,只不过是制造疼痛而已。我很不好意思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看着文珍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受这么大的苦,我的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皮板子和别的工具不一样,主要打得是皮里面的屁股肉,对皮肤的损坏是相当小的,而出血必须要让屁股蛋子的皮破掉才可以,所以可想而知,用皮板子抽出血的疼痛不亚于用木板子抽烂整个屁股。

       

       休息的差不多了,三儿和德子又回来开始抽文珍的惨不忍难度的屁股蛋子。因为德子可能用力大一些,所以文珍左面的屁股蛋子先出了血,然后又过了50板子,右边屁股蛋子才出了血。我粗算了一下,文珍的屁股挨了少说也要有200多皮板子,青紫肿胀,两道血迹流了下来,惨不忍睹。皮板子上面又沾上了一些新鲜的血迹,文珍也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应该是晕过去了。正如程头所说,单单是抽屁股蛋子这么简单粗暴的方法就能起到这种效果,真是意想不到。一杯凉水泼在了文珍的脸上,文珍缓缓醒来,随即就是不断地悲鸣和哀号。她用十分可怜和痛苦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这次她不是装的,是真的疼得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让你看看我的绝活,抽屁——眼!”程头说着,拿起里一根藤条,命令三儿和德子把她屁股蛋子分开。这可了不得了,我刚才碰了她屁股蛋子一下就给她疼成那样,要是用力扒开屁股蛋子,那得是多么大的疼痛啊!程头下手很准,每一下都能非常轻松的命中文珍的肛门。文珍十分想用屁股蛋子的夹力来抵抗两只手,但是那怎么可能呢?只不过是给自己增加疼痛罢了。文珍的肛门一张一翕,紧紧地缩起来,可是对于藤条的抽打来说无济于事。没几下,整个屁股沟就肿了起来,尤其是肛门那里,肿得像撅起来的小嘴儿,根本分辨不出那是屁——眼。文珍好像都没有力气喊叫了,只是默默忍受这种痛苦,发出悲鸣的呜呜声。

       

       我都能猜到有多少女犯被程头这样抽过屁——眼,因为他的下手实在是太准了,每一下都命中肛门嫩肉,而且非常狠。当程头命令松开她的屁股蛋子的时候,我发现两个打手很坏的把文珍的两个屁股蛋子分到最大,然后让它们弹到一起。本来就已经红肿的屁——眼和紫黑屁股,经过这么一碰,文珍连嘴里的布都吐出来了,嚎叫不止,但是没喊几句,堵嘴布又被塞了回去。

       

       不好意思,号太小,一天只能发五个帖子,没有得空和您说话……不知道您对我所配的插图还满意么?期待早日看到完整的作品…… 

       现在谷地帖子审查的莫名其妙,给写文的人增加了好些麻烦,希望将来能得到您原汁原味的作品……

      “德子,把神仙香点上……”我知道那东西肯定是要烧文珍的屁股蛋子所用的工具。神仙香和平常烧的香差不多,比平常的要粗上一些,点燃之后,程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平整的,类似于丝巾的东西,铺在了文珍的屁股蛋子上,随后立刻把神仙香的点燃一头狠狠的戳在了文珍的屁股蛋子上面。“唔唔唔”文珍发出不清楚的哀号的声音,上身都抬了起来,无奈腰和手都被固定着。“这叫神仙香,神仙布,你把神仙布拿走,看看我刚才烙在她屁股蛋子上面的地方”,程头说着,我拿开了神仙布,发现刚才神仙香烙在她屁股蛋子上面的地方起了一个明显的水泡。“这个香的温度正好是可以把人的皮肤烫出水泡的温度,铺上一层特质的神仙布是为了不会烧焦皮肤,只会出水泡”。文珍听着浑身瑟瑟发抖,我曾经被一滴开水烫过一次,出了一个水泡,疼了好久,由此可以想象得到这次用这么粗的香头烫在被打得紫黑的屁股蛋子上面,屁股的主人还是这么个柔弱的女孩,会是一种什么样惨烈的景象。

        

       “烫!”三儿和德子一人拿起一只神仙香,把神仙布铺回了文珍的屁股蛋子上面,一点一点的频率开始烫她的屁股蛋子。他们两个故意点的很慢,让香充分地和她屁股蛋子接触,从而烫出一个大大的水泡,有的地方直接烫出了血,染红了神仙布。我都不忍心再看下去了,看他们的频率估计要很长时间才能把整个屁股蛋子烫完,估计屁——眼也是要烫一遍的,我找了个如厕的借口,出去透透风。走的时候看见程头手里的那个布包,上面写着“刺臀用”,难道是钢针?难道一会要用钢针挑破屁股蛋子上的水泡然后在扎进去?我想都不敢想,快速的走出了拷问室,留下后面文珍被烫屁股蛋子“吱吱”的声响,文珍的哀鸣和三儿、德子的奸笑。

        

       路过惩戒室,发现刚才被吊打的女犯还在那里,两个打手回到了她身边,饶有兴趣凑上前去的玩弄着她的下体,脸离着她的阴——户很近,仿佛在研究里面的构造一般,我能看到刑架上和地上都是液体,不知道是尿还是她流出的淫——水。此时的她和挨操的时候差不多,娇声呻吟,面红耳赤,打手也淫笑着掏出那活儿,插了进去。我对这个地方实在是感到恶心,只想快些走出去透透风,一会肯定要回去,看文珍屁股蛋子上的水泡是如何被挑破的。

        

       自己跑了出来,心里终于好过了一些。我实在没有想到过世界上原来还有如此黑暗的地方,但是我很害怕我自己会堕入这种黑暗之中,因为刚才在操文珍和看她被拷问的时候,我明白自己的内心,亢奋是远远多于怜悯的。想到文珍已经被抽得紫肿的屁股蛋子,我的下体居然反应很强烈,后来我才知道并不是因为我第一次直观的面对女性的胴体,而是我的内心是非常喜欢对女性的虐——待的,只不过现在还没有体现出来。

        

       广场上还有几个守卫和打手在巡逻,零星的几个女犯在角落里放风,还有两个女犯人在聊天,或许她们不知道那间屋子里面发生了什么,或许她们也早就习以为常。光天化日,一个打手走上前去好像是要猥亵一名女犯人,这个女犯也仿佛不敢反抗,任由打手的双手在她囚衣里面游走,也可能是她们早就失去了所谓的羞耻心,无所谓了。这些女犯人犯了什么过错我不知道,甚至像是文珍和婉秋一样的无辜的女孩没有犯罪,但是这种地方究竟是不是为了让女犯人们改过自新?还是单单为了狱卒打手们的性需求?

        

       我估算着该回去了。回到拷问室,发现文珍的屁股蛋子上面全是白色的突起水泡,密密麻麻,有大有小,还有的直接破了,渗着血,少说每个屁股蛋子上面至少有50多个,而且排列整齐,就像是一件工艺品一样。程头很悠然的坐在旁边抽着烟袋,文珍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喘着粗气,估计这会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想哀号都号不出来。此时,三儿和德子并没有在动手烫,而是分开她的屁股蛋儿,在抚摸她被抽肿的屁股沟和肛门,过了一会抓住了她的一根肛毛用力一扯,文珍抽搐了一下,肛毛就被揪了下来。人的肛门位置有许多肛毛,而且和阴毛一样,链接的很紧很紧,拔的时候要很使劲,而且造成的疼痛也丝毫不差于狠狠地往肿屁——眼上抽一藤条。

        

       三儿和德子饶有兴致,一根一根的拔,有时候还几根一起,造成的疼痛翻上几倍,虽然文珍早已无力喊叫,但是我也能从她身体抽搐看出那种疼痛。终于,文珍的整个屁股沟里一根肛毛都没有了,十分光滑,有的地方还渗着血丝,不知是被扯肛毛时弄伤的,还是刚刚被藤条抽伤的。“烫她屁——眼儿,尤其是屁——眼里面,把神仙香伸进去烫……”程头边闻着鼻烟壶边指挥着,悠然自得的坐在旁边欣赏,两个打手也得到指示,分开她惨不忍睹的屁股蛋子,照着无毛的屁股沟和屁——眼,一点一点烫了下去。文珍一点反应也没有,原来已经第二次晕了过去。仿佛屋子里面的人除了我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三儿和德子一直在那里专心致志的烫文珍的屁——眼,仿佛是再做一件艺术品,至于受刑者的死活仿佛与他们无关。从一开始这就不是一场审问,就是一种“娱乐”,一种把自己的性快感建立在女犯人巨大心理和生理痛楚基础上的“娱乐”。

        

       肛门中内壁粘膜是人体最最娇嫩的皮肤之一,刚才被抽的时候就已经受了很大的伤,再加上神仙香的威力,估计此时文珍不晕过去也要被疼的晕过去。我站的很近,发现她的屁——眼中没有起多少水泡,因为都是直接被烫出血,流进了屁——眼之中。整个两根神仙香都被烧完了,两个打手也终于停止了对文珍的折磨,文珍还是一动不动趴在那里,像是死过去一样。“德子,看看辣椒水熬好了没有,熬好的话就端过来,我给她屁股蛋子来个乱点梅花针”,程头说着拿出了刚刚的布包,上面写着“刺臀钢针”,后来我又发现不只有刺臀针,还有“刺乳针”和“刺阴针”两个布包。后来我才知道,这三种针的大小是不一样的,刺臀用的最大最粗,因为屁股蛋子肉厚,其次是刺乳用的,因为要涉及到刺奶肉和奶头,最细的是刺阴用的,十分灵巧,可以轻易地刺进尿道,这些工具在后文中都会用到。

        

       这时文珍也被凉水喷醒了,仍然是用沙哑的嗓子哀鸣着,此时此刻,我的怜悯之心是要远远大于施虐快感的。程头二话没说,对准文珍左屁股蛋子上最大的一个水泡,重重一挑,随着水泡的破裂,里面水和血瞬间就喷了出来,流成一道细细的血丝顺着屁股蛋子流到了屁股架上,当然,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因为此时文珍的屁股蛋子和血差不多是一个颜色。文珍还是被堵着嘴,呻吟着无法喊出来,但是我觉得这种疼痛她已经习以为常,和之前的皮板子抽屁股比起来就是小儿科了。可是挑破之后还不算,还要把钢针立起来,对着水泡的破口,径直刺进去,这可就要了命了,程头还故意非常慢速的刺进她的屁股蛋子肉当中,一直刺到屁股的肌肉里面,文珍的堵嘴布被她吐了出来,发出我都不敢相信是女人声音的叫声。

        

       “堵上堵上,这娘们喊疯了。”程头不耐烦的说,“你们两个,拿针扎,进去的时候速度慢一点,然后把所有的水泡都挑破,屁——眼儿里的也是,然后扎她屁——眼里面的肉,进去之后直接拔出来,多扎几次。小崽子,去把墙上的毛巾拿下来,放到辣椒水里”我也只得照做,拿下来一个毛巾,放到了煮着辣椒水的锅里面,一阵刺鼻的味道袭来,我很明白这条毛巾是做什么用的,肯定是要敷在文珍的屁股上面。我抬起头来,发现文珍一双含着泪水的大眼睛茫然的看着我,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突然间她的脸扭曲了,全身肌肉跟着抽搐起来,我一看才知道是因为她的屁——眼内壁被刺入了钢针。两个打手好像无师自通,把刺进去的钢针拔出来再次进去,二次受刑,而且不光是竖着刺,还有的时候要横着刺,一头进去,从旁边的屁股蛋子的皮肤中出来,血流汩汩。

        

       长话短说,过了两柱香的时间,文珍的屁股上插满了钢针,横纵交错,不堪入目,两个打手仿佛也像玩累了的孩子,坐在一旁休息,程头闻了闻他的鼻烟壶,打了个喷嚏。“都拔下来吧,敷辣椒水。”我拿一根木棍把滚烫的辣椒水的锅中的毛巾挑了出来,我闻一下都会觉得难受,更何况是要敷在那样的屁股蛋子上。人的伤口碰上热的东西时会加倍疼痛,碰上辣椒水时会被强烈的刺激,后来我也才知道那里面还被加了大盐,也是就三管齐下,能把屁股蛋子上的疼痛加大十倍不止。我拿一根木棒挑着已经变成红色的,滴着辣椒水倒的滚烫的毛巾,德子戴上了手套,拿起这个毛巾,叠了叠,正好符合文珍两个屁股蛋子的大小,刚要敷上,程头把文珍嘴里的布掏了出来,“我倒要听听这个小娘们跟她那个同学比起来,谁喊的声音好听……”,估计张婉秋也受过同样的刑罚。 

        

       文珍浑身打抖,眼中尽是恐惧,喊着“不要,不要”之类的毫无意义的呓语,德子不管那一套,把毛巾往下一按,不偏不椅,正好覆盖住了女孩儿全部的屁股蛋子,包括屁股和大腿连接的嫩肉上。嗷的一声,文珍当时发出的喊叫,我永远记得,那声音就像是一只母兽,如果不看光听的话肯定会被误以为是母兽被兽夹夹住时的哀嚎,已经不是人类能发出的声音了。同时,文珍上半身仿佛要挣脱绳子立了起来,持续了不到10秒,咣的一声女孩儿又趴了回去,没有了声响,第三次晕了过去。热毛巾烫加上辣椒水再加上盐,把疼痛放大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作为整个屁股和屁——眼的最后一个刑罚。屋里的人好像都玩累了,文珍也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程头看看我,说“怎么样小崽子,今天开眼了吧?”,我突然收起了怜悯,笑嘻嘻地说“程头您好手段,真是开眼了,这帮娘们儿就是欠这个”,程头大笑“哈哈哈,小子可塑之才,回来等你来了一段时间之后让你亲自审问女犯人,今天本来想把她的奶子和逼一起上刑,实在是有点累了,而且她也快到极限受不了了,动不了两下就晕,回去让她养养吧。你们两个,把她放下来,敷上药,送回牢房,我带小崽子去见见王狱长”,两个打手开始解开文珍的绳子,放她下来,然后抬着她走出了拷问室,屁股蛋子上的血迹留了一道,整个过程文珍始终没有醒过来,当时我都以为她可能已经真的死了。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5
    • 54
    • 0
    • 73
    • 1.9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bogg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伞先生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991533511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微凉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清晰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ssssssss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mmm没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bxndn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Muter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qyx123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小黄花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瓜皮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2000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