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8
    • 办公室的故事3—出差风波

             经济危机一直在持续,公司业绩确实受到了影响,业务部门的业绩每况日下,BOSS每天在办公室里骂人。当然,是轮不到我的。

           又是一天早上,Y总一脸严肃的找到我,我也严肃起来。

          YX(我的名字,不含姓),我一身冷汗,他很少这样叫我,一旦这样叫我,就表示有大事要交代给我办。

          嗯?Y总指示

       八桂省有事,非你莫属啊,那边区公司投诉,影响集团公司选型,现在公司本来就困难,身为重臣,关键时候你要出力,还要注意省钱

      我心里一阵翻腾,八桂山水倒是好,可是交通不便,语言也不通,最关键的是,他有意让我去的原因是,那边区公司的老总是我远方表哥,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的。这NM

      自己混的没头没脸的,去找人家厅级干部,拉家常倒好,谈工作怎么好开口,公事公办还是办人情案?这不是给人家添麻烦么,确实是我们自己的产品质量不行啊。

      楼上的没看懂啊,这是几年前的一个中篇的延续,当时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继续写,现在开始填坑。因为现在是两会期间,帖子都要审核,所以只能先发一段等待审核通过后,才能继续写。

      八桂是个秀美的地方,我从小不敢坐飞机,正好坐火车欣赏沿途风景,桃子坐在旁边饶有兴趣的问这问那。这姑娘没怎么出过远门,这头一次新鲜,革命老区出来的倒是单纯,长得像这样过得去的,也算是佳品吧,我一边应付她的问题,一边想着些没头没尾的东西。

            刚才上车的时候,她男朋友来送,我很意外的发现,这个男人看起来很聪明的样子,世故圆滑,临了还跟我握手”桃子就拜托你费心了”,很奇怪的感觉,听说是同班同学。

            火车上的旅途很难打发,我就陪着她聊八桂的事情,这个地方我以前常驻过半年,相当熟悉,还认识过2个社区的好友,1个本地暴力MM学舞蹈的,还有1个是从北方过来探亲的MM,长得挺好看,我说她像整过容的纪敏佳,她还不高兴呢。想到这里,我不由往桃子的背影上看了过去,她正背着我看着窗外呢。这姑娘身材还不错哦,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十多个小时的旅程,可算是熬到了,提前打了电话,当地分公司的负责人黎叔亲自来接。

      “H总,舟马劳顿,辛苦了”他一脸的严肃认真,接过我们手上的行李。

      黎叔是个好人,80年代就是科级干部,军事学院高材生,只是一身硬骨头,最后居然被下放到企业,还成了我的下属,我80年才刚出生。但是我一直尊敬这种人,我觉得他是屈才了。

      “黎叔,你客气了,我来是给你解决问题的,你我就不用客气了,白天干活,晚上我们喝酒。“

      ———

      到了分公司,黎叔用最简洁的语言给我介绍了这边的情况,大概情况如我所料,产品故障率太高,备件不足,维修周期过长等问,引起了客户高层的关注。问题解决起来很简单,只需要争取时间准备备件,加快返修速度就可以。处理的难点只在于,区公司上报北京的话,事情就大了,需要压下来。所以客户安抚工作很重要,我很擅长,何况是有针对性的安排我来处理这个省的问题,必然事半功倍。

      于是,我拨通的表哥的电话,大概讲了一下这边的情况,提了一下我们的请求。事情的发展完全在意料之内,稍微在我面前打了打官腔,就要我晚上去他们家吃饭,还特地让我空手去。事实也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但是大领导定个调子,小鬼们就得照办。事情这就算是解决了一大半。我把结果告诉黎叔,他显得很兴奋,搞技术出身的人就是这么单纯,我很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最近处理了很多事情,下次更新,一次更完。

      抱歉~拜~

      接下来的安排,我自然要先去表哥家赴宴,桃子就拜托黎叔带着玩~逛逛街什么的~~我是这样嘱咐的。

             领导兼亲戚说空手来,我不能真的空手去啊~花钱多了肉疼,花钱少了没面子。实在想不出来,随便搞搞算了。糊里糊涂买了盆金钱橘加一盒鹿茸~

             果然这样是不合适的,一进门, 嫂子就笑话我“又不是过年,送这个干嘛”

             “……嘿嘿……”

             是亲戚真好,当晚辈真好,瞎搞都不会被骂。第一场在愉快的回忆中度过,没有提半点工作。倒是临走前,表哥嘱咐我说“搞工作啊,一要出成绩,二要看关系,多用心”。当时就觉得很有道理,很多年以后,觉得特别有道理,这是后话。

      回到酒店,黎叔居然在大堂坐着。

      “啊,你怎么在这?等我呢?你们不是去逛街么?”

      “哎,代沟啊,我不带孩子,也不会带女人逛街,估计桃子很无聊,刚送上去呢”

      “……你先回去吧,早点休息……”

      “嗯,明天带你们去北海银滩,桃子说要去看看海”

      “哦……”目送黎叔离开。这年纪大了,还真是有代沟啊。带个小姑娘逛街多大个事情嘛,还得我亲自出马。

      给桃子刚拨通,传来噼里啪啦的一阵抱怨没听明白,大概意思是还想出去玩。

      “这么晚了,要去玩啥?我们俩?”

      “我要去酒吧”

      “……好吧,下来,我在大堂等你“

      一挂电话,立马给这边的朋友打电话,咨询娱乐场所信息。朋友多就是好啊~5分钟内,地址信息,消费信息,订座信息等等全部到位。

       ”走~我要去这里最热闹的酒吧“她下来得好快,衣服看来早早都换好了。我瞅了瞅自己身上的行头,好像不太搭啊~算了,衣领一解,凑合吧。

      余光好像看到,她的衣服胸好低,也不太大,很符合我的口味嘛。我都在想些啥,打了个机灵调整了下思绪。

      “出发~”

      这个酒吧确实不错,灯光,音响,人气什么的~虽然我喜欢热闹,但我是不爱动弹的~找了个卡座,离不锈钢管子比较近的地方~

      “喝点什么?”旁边好吵~我对着她的耳朵喊。

      她一躲,耳朵好像很敏感似的。然后学着我凑过来对着我的耳朵“不知道,没来过,你点吧,我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啊……我去。她看起来确实是没来过的样子,不过这样看起来很可爱,对什么都很好奇的样子,到处瞄。 

       最后点黑占边套餐,当时是流行兑什么红茶之类。反正是垃圾酒,兑啥都无所谓。新人嘛,随便对付就可以拉。

      以前长辈说,女人要是敢端杯子,一般酒量都不得了。今天确实是长见识了,她比我喝得还快,喝了还敢下场去瞎蹦达,这是喝多了吧?但也不像啊,蹦达一会又回

      来找我喝,一口一杯。我觉得我的眼睛有点迷糊了,目光很难很集中的聚焦在她身上,又怕她给人家拐走了,简直是要把眼睛珠子瞪出来。模模糊糊的,看着她的背

      影,侧影,身材还不错诶,腿好直,屁股还蛮翘的,以前怎么没注意看呢……有点觉得地球在转了。

      ”喂……喝完了……“我眼睛好像已经闭上了,耳朵传来她的声音。

      原来我刚才睡着了,妈的,一定是太累了,要么是假酒,我不会这么点就不行的。我定了定神,清醒了一大半。 

      “哟……好不好玩,还喝不喝?”我觉得我当时一定是一脸坏笑,而且笑的很僵硬,因为脸部肌肉不是很听使唤。

      “好玩,还想喝……”然后倒在了我身上,不怎么动了。

      我突然一下惊醒,犹如晴天霹雳打在了脑袋上。我去,这不是要我背回去的节奏么?这NM是要我死啊,我煤气坛子都扛不动,这是要我扛人?

      我赶紧给她扶正,用接近咆哮的音量“喂!不能睡啊!要睡回去睡啊!”

      可惜音乐的音量比我嗓门大多了,我自己都听不太清楚自己喊的什么。这么吵的环境,她都能这样,估计喊不醒了。

      无助,无奈,焦躁,越来越焦躁。我尝试给她扶起来,扶正是没问题,一起来就往我身上倒啊。我觉得我的内心已经要哭了,而且是欲哭无泪。我好想扇她,电视里都是可以打醒的。可我又不敢啊,旁边又是群众又是保安的,天上还有监控……

      冷静,我要冷静。可惜我冷静不下来,火大……。 突然,我灵机一动,主意有了。

      现在的主要目的是要给她弄回去,喝醉的人装疯的有,装睡的也有,要是不刺激一下,装睡就变成真睡了。

      “背你回去,上来!“我绝对是对着耳朵吼的。

      ”嗯……“

      还没睡着嘛,TMD,还歪着不动。我怒火中烧,给手伸到了她裙子里,捏住一块肉。

      ”再不上来,揪死你“

      她果然有点反应了,这是什么反应?一扭,给我手坐上了,不让我动?好吧,大力金刚发功。

      “哎哟!呜呜……咳咳……”动了。估计是醒了,眼睛也睁开了,有点惊恐,有点羞涩,有点糊涂的样子看着我。

      “能不能走?”

      “能……扶我一下。哎哟,好疼……你揪我……“ 

      ”揪死你……”

      路上的坎坷,此处按下不表,途中又给发了好几次功,可算是到了酒店。

      “你哪个房?”

      “嗷呜&*……*&*“

      ”啊?什么?”

      “%¥……%* 想吐,快……”

      我去。赶紧连拖带拉的先给她弄到了我的房间,送到了卫生间,给她摆好姿势,开好盖子,扎好领子,还没等我撤出去,就开始翻江倒海了。我闻到味差点没忍住,一个箭步冲到了离卫生间最远的角落,连吸N口风油精(个人习惯,随身携带)。

      “帮……帮帮忙……我找不到冲水的开关……”不远处传来她的声音。

      我捏着鼻子走过去,好熏人。

      “哎呀,我去,你衣服怎么这样了”刚才扎好的领子开了不说,直接穿到胳膊下面去了,肩带还是透明的,也TM快掉了。

      “吐到衣服上好……好难洗”

      “……”女人的心理我好难懂,你吐准一点就好拉,你脱成这样,是要我哪样嘛。

      “我要洗……洗澡”

      “你……去你自己房间洗啊……”

      “……不……不要,好远”

      “……¥%&* ”

      ”放……给我放,放水……”

      我长这么大,就没人这样使唤过我。要说色心,刚才有,现在完全没有了, 有的只是莫名的火。你说你喝酒不行你瞎喝什么,弄你回来我就累死了,还使唤我给你放水,还要我给你洗不成?还扒着马桶蹲着呢,成何体统……

       “好……给你放水……”我估计是咬牙切齿说的。我拿下莲蓬头,试好了水温(我还知道不能用凉水呢,真是有良心),开到最大,从头到脚的给她冲起来。

      “哎……哎……衣服还没脱呢,都打……湿了”

       “哦,

      好!你没让我脱啊!”我怕给她撕了没换的,还算比较科学的给她弄好了,连托带翻的给她放到浴缸里。翻过去的时候,我看到她屁股上好多紫的……皮肤好白,反差好大,估计是我刚才揪的。活该~我心里一边想着,一边使劲的给她冲。还知道给自己上沐浴露呢,我去,真是长见识了!

      好不容易给弄完,拿了件睡袍给她包上,打湿的衣服也给装起来,强压心底的火,堆出一脸微笑。

      “房卡放哪了,送你回去休息吧。”

      “衣服里找…… ”她居然自己爬到床上去了。

      “唉!唉!衣服里刚才摸了的,没有啊。你回去睡啊~”

      “那就没带,睡的,拜拜……”

      我那个时候一定是咽下了一口血 。

      她真的是爬到床上的,弓着个腰,斜45度霸占了整个床,然后不动了。这姿势倒是诱人,腿好长,PP也若影若现好性感。可这不是实践,这也不是ONS,这到底算是什么?我只觉得这一切都好气人!我想打人!我想找藤条~没带。有皮带!她又不是圈里的,皮带是不是太凶残了。她是该打,这能不能打啊?我,我好无辜,好不甘。我要怎样才好?我睡不睡?这怎么睡?不管了!打了再说,我委屈!

           下定决心,我箭步冲上前,按照标准的实践模式,一把给她按在床上,掀开了睡袍下摆,进入了铁砂掌模式。

      虽然没醉,但酒精仍然对我有作用,我手掌的痛感没有以往明显。于是,她惨了。

      好白,好滑,好嫩,还点缀着奇怪的痕迹,刚才揪了的。 这些对我毫无吸引力~让我兴奋的,是第一声惨叫……有一点含糊,有一点娇媚,有一点意外的那种惨叫,撕裂了房间内的空气那种感觉。

      她一定没有想到我会打她,还是以这样一种又暧昧,又残暴的方式对待她,即使没喝成这样,也一定想不到。

      酒店的隔音超级好,这是我早都验证过的。电视音量开到最大,门外都听不到。

      目标锁定,就对准那两瓣微微的凸起,我肆无忌惮的释放着暴力因子,好有弹性,好Q,好清脆~一巴掌一个印子,一巴掌一声惨叫,我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抵抗是一定有的,我明显的感觉到用来按住她腰的左手有压力,几乎都按不住了,哭号中,她的上半身都快要成功翻过来了,想要把屁股藏在身下?可惜又给我按回去了,加了一个枕头,加了一个膝盖。铁砂掌继续发功!我喜欢看美丽的天空从一抹朝霞变化到万里阳光的过程,同样喜欢看漂亮的PP从白里透红变成一片彤红的样子,特别是亲自动手制作。如做菜,炒煮蒸炸煎,色香味俱全!视觉、听觉、触觉,随心所欲的感觉,这简直是一场盛宴。

           陶醉在这样的世界里,我几乎没有发觉,她扭过来的时候,尽管满脸都是泪水,鼻涕都快流出来了, 呼喊得惨烈而性感,可这眼睛居然还是闭着的!?

      内功是有限的,我应该是会累的,我刚才也喝了不少,忙了一天,晚上还干这么大活,好累。

      我停了,房间突然一下安静了好些,只床上传来含糊的呜咽声。

      “让你掰我! 舒不舒服!爽不爽?“我也没太多力气吼人,中气明显不足了。

      “¥……*&……呜呜。” 有回应,但完全听不清楚。

      “啊? 说什么?睡不睡啊?”疲惫的我,实在是不想说话了。

      “%&屁股,好疼……%……¥&嗯……” 趴在床上的人还是没动。

      “我……你回去睡啊……姑奶奶,爷~”我突然觉得有点悔意,给她把睡袍整理好,轻轻的拍了一下,声音也轻了很多。

      “……疼,吼……呼…………%&*……*”我靠过去,抬起她的头看了看,眉头皱着,眼睛下挂着泪痕,鼻涕都擦到我枕头上,这眼睛还是闭着的,闭得好用力的样子。

      我跟这喝醉了的人较什么劲?我打她干嘛?想睡这就睡呗。哎,我的大脑开始抗议,思考不下去了,困意开始明显了。

      —————

      第二天我是被黎叔电话叫醒的,她已经不在房间里了。昨晚我和衣而睡,毯子明明给她盖上了,现在却在我身上,衣服都还在身上~

      赶紧的起来,黎叔是喊我们去银滩,昨晚说好的要去看海。头疼欲裂,胳膊也酸,昨晚好像一场梦一样。我拿起电话,拨通了桃子的电话。

      “你回去了?黎叔在下面等我们,出发去银滩啊~”

      她应该是沉默了几秒”昨晚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

      我心里一乐“呵呵,好,等下大堂见”

      ———–

      银滩很美,桃子也很漂亮,一路上都不太敢看我的眼睛。在海边的时候,明明带了分体比基尼,却又买了一身平脚的穿上了。黎叔老土,问她“怎么穿男士的?”她没有理他,用那双可爱的眼睛,使劲的瞪了我一下。我笑着告诉黎叔”平脚的显身材,又不懂~“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18
    • 0
    • 21
    • 1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古天君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wzryzzhhg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华小喵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dawn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yw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nnnn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mood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23456e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pftop73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11艹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i火锅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不好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唐初书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