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办公室的故事1-招美女

      我一直觉得,招人是个很无趣的事情。HR的妹妹懒得很,平常上班的时候,不是磕瓜子聊天就是逛淘宝。我每年12个的招聘名额,硬是被她拖啊拖的招不满。每次找她,就是发1个RAR给我,里面包括几个月来收集的简历,筛都不筛下,几千份我看几天,眼睛都瞎了。所以我然后搜索关键词,具备的留下,不具备的筛掉。(有没有哥们有好建议的可以跟下帖,个人视力下降很严重)   N年以来,由于职业的特殊性,我们只招男的。终于有1天,BOSS说:“你看你们部门的精神面貌,一个个跟吃了鸦片似的,怎么干活。去招几个女的来,活跃一下气氛。”于是大家振奋了,Y总也振奋了,L总也兴奋了,当然我也。。。。故事从这里开始。

      Y总,我的顶头上司。长相相当有杀气,但也相当的帅。曾经开车被自行车追尾,曾经在电影院用眼神把插队的无耻男“杀”回队尾,曾经麻将6杠开花把杠来的癞子打了出去….一身的传奇。

      L总,我同事。一个不羁的男人,全国各地各档娱乐场所,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对同性,怀有深刻的敌意,也非常容易拉到仇恨。对异性,具有无穷的吸引力。

      我们部门要招女生的事情,瞬间传遍。来恭喜的人,不怀好意的人,推荐亲友的人络绎不绝。

      先给HR的妹妹送了瓶NO.5,并表达了我对她相貌的赞赏和肯定,请她不要把美女的简历都筛掉了。

      然后正式开工

      简历的收集相当容易,1天时间就收到了300多份。我开始迅速的翻阅带照片的简历,这个时候,守候已久的L总出现了。

      “H总,简历质量如何啊,我来看看?”于是他的双手和双眼开始非常效率的工作起来,300多份啊….5分钟看完了。两手分别拿着2份简历,左看右看的,说“H总啊,这俩你看看,长得真不错,招给我?”

      “简历拿去,滚”我继续翻那堆简历,白了他一眼。于是他兴冲冲的拿着简历走了。“电话抄下来以后把简历还我”我冲他喊了一句(要存档的)

      突然有1份简历在我眼前亮了一下,一本师范院校对口专业,身高165,体重45,看相片还有点像05年那个超女季军的消瘦版,我把它挑了出来。

      今天的工作成果就是她了。我辛苦的擦了一下汗水…

          眼看着就要下班了,电话响了起来,Y总。

      “Y总,什么指示”他找我从来没有坏事。

      “旺叔请吃饭,好像是要介绍个人进来”(旺叔:我单位某要害部门老革命,虽然不是领导,但跟很多领导都是同科)

      “去不去吃列”

      “去撒,吃了喝了,该么样还是么样撒”

      饭局定在附近一个有点档次的海鲜楼,刚一进包房,一屋子熟人在打麻将,烟熏雾绕的。

      这么大架势。。。我跟Y总面面相觑。

      觥筹交错之后,旺叔终于开口了。

      “我侄女刚毕业,听说你们部门招人呐,关照哈?”

      我刚准备寒暄,还没来得及开口。旺叔打开门喊了声“圆圆,过来见哈领导”

      我尴尬了。。。简历都还没看。。。这就当成自己人了?

      我朝Y总那瞄去,他不动声色,点了根烟。你稳着,那我也不担心咯。

      哒哒的高跟鞋声音由远而近,一个娇嫩但不是娇滴滴的声音传来“我是媛媛,各位领导好”

      眼神转了过去,礼节上也得行个注目礼吧。

      一眼看过去,心里咯噔一下。

      惊艳~绝对的惊艳~

      BOBO头,大眼睛,标准的瓜子脸、鼻子挺秀、双唇说不出来的合适。我老觉得像谁,2秒钟竟然没有想起来。

      2秒钟过后,我轻拍了一下脑袋,这不是缩小版的F冰冰么。

      我不顾形象,又用1秒钟扫视了一番,大概160出头的身高,黄金分割,细腰,微翘的臀部。

      眼神扫过她臀部的时候,我感到她的脸红了一下,难道是我的错觉?

      “这是Y总、H总,这是媛媛,我侄女。你们多照顾,多照顾。媛媛坐到吃。”旺叔杯子又端起来了。

      我知道,这个女孩,肯定被录取了。Y总脑门上出现了1点汗,跟旺叔一同活跃在酒桌上。

      刚才没看到他是什么表情,真是遗憾。但他刚才好像没有这么活跃,我笑了,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笔试+面试,紧锣密鼓的进行。打招呼的电话越来越多,搞得我们不胜其烦,一律回复说名额有限,下次赶早.

      那个师范生叫涛涛,像个男孩的名字,估计是家里想要儿子。革命老区出来的,走路说话都很谨慎,似乎是要防备着什么。

      媛媛每天换一套时装,看得人眼花缭乱的,一看就喜欢。

      还有非应届的,东航空姐出身,自学本行业高级技术认证,说话谈吐都很不一般,底子还没摸清楚,但遇到这样的人才,一定是不能放过。

      没有悬念,这3位都被录取了。其他的女孩,不乏精明能干之人,只可惜名额确实有限。

      以下是引用 qwdevilk120 在 2009-10-12 19:14:00 的发言片段:

      楼主,是不是更新的太慢了,再不要吊人胃口了,请快点填坑吧.

      谢谢这位朋友的关心,慢工出细活~~

      这些故事80%是真实的,所以写出来要花点时间掺那20%的假。。。

      一会更新到19点30,然后出去饭局。。。

      招了这几名新鲜血液进来后,我部整体精神面貌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以前短裤加凉鞋上班的,胡子不刮的,一身汗味的突然都变成了西装革履的。

      尽管有人袖标都还没剪,但看起来还是人模狗样的。我和Y总更是每天中午带她们出去腐败,美其名曰:团队建设。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我完全不知道跟这几个新人培训了什么东西,交代了什么工作。

      好像是让做什么月报,给大老板看的,数年来从来没有回复的那种,也就是从来不看的报表。

      突然有1天,Y总风风火火的撞开门,冲到我面前“快~快~老板要看上个月的月报,你去找媛媛,我让她负责组织做的,样板也给了她的”。

      然后又一阵风似的跑到自己办公室拿了几张纸,连滚带爬的进了老板办公室。

      “怎么回事?”我打电话给董秘张SIR

      “外审出问题了,你们部门材料不全,老板很烦躁”

      我立马挂掉电话,冲门口喊“X媛媛,你们带月报材料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3个女人,一脸的不解,站在我的桌前。

      “坐,上个月的报表怎么回事?”

      “涛涛,上个月的月报你交到Y总冒?”媛媛开口了。

      “分配我做单月的,上个月是双号”涛涛回答。

      我看向了前空姐,这位姐没等我开口,说了“没让我做报表啊,我一直在做技术文档管理”

      “我有个东西,你看哈行不行。。。”媛媛似乎才醒

      “电脑打开,我看看”我时间不多了,要去救Y总的场。

      不看不知道,一看被昏倒。寥寥几十个字,不知道记的是什么东西,不知道是工作量统计还是买衣服记的帐,我还真没看出来。

      竟然还有错别字。。。一看就是智能ABC拼错了没改的。

      “这是什么东西?我都看不懂,人家更看不懂。你参考一哈以前的材料,给你10分钟完善一哈,要看起来像上个月的真实数据”我胸口有点堵。

      “就在我办公室搞,其他人该干嘛干嘛”

      说完我出去救场,希望能争取一点时间。

      外审在大会议室进行。不知道今年是怎么回事,怎么审到这个材料上了,我暗自嘀咕。

      进门发现,现场还算平静。我一眼看到个老面孔,厅里的哥们。“桂科长,你来了”我打招呼。

      “哦,你今天没出差?”“这是署里来的黄姐,这是小H”他突然发现他措辞有点问题,改口道“这是黄科长,署里派来的”但气氛已有点暖。

      “我是X部门负责人之一,小H”我跟她伸过来的手握了一下。

      “你们的材料有点问题,不全呐。”

      “对不起,有几页没有装订好,估计散在什么地方。我正安排人在整理,马上送过来。”

      “。。。。”大家都很尴尬,这也算个理由?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去吃个饭吧,Y总这附近熟,带您去吃点特色“

      Y总迅速接茬“是啊,待会人多堵车,我们快吃快回?”

      “好哇”“好吧”大家都符合了,看来我的出现是及时的,丢脸就丢一次吧,哎。

      出门那会,我跟Y总说,你们带人撤,我赶材料。Y总投来感激的一个眼神,老板也是和颜悦色的走在最前排。

      人走得差不多了。我飞奔回办公室,劈头就问

      “东西看看”

      “哦,你看看”

      我仔细一看,两眼一黑,这不是上上个月的表改了个月份么。

      “创意不错哇,就是跟上上个月的太像了一点吧”我开始咬牙了。

      “还好吧,那找几行每个数据加个0列?或者前面加个1?要么随机改哈?”娇嫩的声音传来。

      “。。。。。。”我觉得我额头上的“井字”有点凸出了。

      “别个都去吃饭去了,我们出克搞点么四吃列?中午我请你”娇嫩的声音继续传来。

      “。。。。。”我看了下门外,确实到了吃饭的时间,大家都拥挤在门禁那里刷卡出门,偶尔也有人冲我这里瞄一下,那是幸灾乐祸的眼神,MD。

      只30秒,门口的人竟然已经都消失了,这是饥饿的力量?没空想这个。

      我目光投向了媛媛“不用了,待会我请你,我的牙有点疼。”

      待续,更新明晚送到~误了饭点。。。。

      昨晚喝多了,早上起来嘴角竟然有点点抽搐…毁了

      一边抽一边开始码字…

      我慢慢踱着步子,走到她身边,伸出手碰了碰她左耳环。天鹅标,低调的华丽。

      “Swarovski今年款?”

      “恩”

      手慢慢滑下,抬起她脖子上戴的坠子。是一块玉弥勒,缜密细腻,白润纯净。

      骨子里还透着点闺秀的味道。我心想。

      “大肚包容,忍世间难忍之事;笑口常开,笑天下可笑之人?”我轻声问。

      “恩,男戴观音女戴佛嘛,我可不想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的”

      “恩”我扶着她的肩膀,往门口的沙发走去。

      她似乎有点意外,我在单位从来没有轻浮的举止,是标准的好男人形象。

      我扫了一眼门窗,窗帘还是拉下的,门外一片寂静。我顺手带上了门。我觉得她有点紧张了,我保持着微笑拍了拍她的肩。

      沙发是皮的,每天都有人擦,今天还没人坐过。

      我很自然的用另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腰,就像对自己的女人。她颤了一下,沉默。

      男人头,女人腰,只能看,不能挠。她不是个孩子,我觉得我很冒险。

      她似乎有点误会了我的意思,颤得有点厉害。我扶她坐到了沙发上,轻轻的帮她翻了过来,仿佛是要做SPA。

      我其实很担心她会看着我。还好,她没有。她在想什么?在思考即将发生的事情?是不是脑子已经麻了,又或是她对我本就有好感,只是这个场合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从脖子后能看出,皮肤是经过细心的保养的。很自然的的白,很柔滑,很细腻。

      腰部上下衔接是恰到好处,很明显的曲线,却不突兀,碰一下,会有一种触电的感觉,是她被电到的感觉。

      女人穿裙子,最能显女人味。裙子绷得不太紧,却又能显出下面掩盖的艺术品似的美丽。

      我左手轻轻贴住了她的腰,按下。臀部随之微翘,又透出了一分诱惑。

      她在喘气,想掩饰却掩饰不住。

      我吸了一口气,抬手朝那最诱惑的地方扇了下去。“啪”的一声闷响,媛媛的双脚突然缩了一下,回头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

      我这时也没有了表情,左手更有力的按住了她,右手不停的击中她那最漂亮的凸起部位,毫不留情。这样的情景~她绝对没有想到过会是这样的情景。

      她发出了一声幽怨而痛苦的呻吟,竟然让我感觉到有一丝转瞬即逝的内疚~

      眼泪从她眼眶里涌了出来,长长的睫毛沾着泪水粘了起来。淡淡的浅咖啡色眼影上,留下了一道显眼的痕迹。

      她想喊,可这种场景,被第3个人看到的话,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她想挣扎起来,但明显力气不够用。

      头发乱了,衣服皱了,裙摆叠起,渐渐露出了细白的大腿,隐约能看到大腿根部泛起的那片粉红。

      沙发一角满是脚印,我深色的裤子上也留下了一块。真痛,被女式鞋踢到是一件郁闷的事情,哪里都是尖的。

      郁闷之下,我忍不住又加了几分力道。

      挣扎得更厉害了,露出了黑色的CK内裤。黑色,本应是端庄,职业的代号,此时掩盖和包裹的却应该是一个美丽的、通红的bottom。

      她的身躯已扭动成1个奇怪的姿势,手掌与躯体碰撞的声音,伴着低声求饶或是呻吟还是疑问的声音?我没有听得太清楚,脑子好像在想些什么,却又不太确定。

      不记得是怎么结束了,短短数分钟的时间,感觉却持续了很久。

      依稀记得,是我拉她起来,帮她整理好衣裙。她就站在那里,忙着清理脸上和头上的痕迹。我回到座位上,示意她过来。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站在了桌前。让她坐,她没有反应,只是捋着头发,擦着泪痕。

      我点了根烟,拔了两口。

      “我知道你是老旺的侄女,你知道我是谁么?

      她没想到我是这么开场的,愣着看着我。左眼角还没擦干净,我递给她一张纸巾,示意她擦擦。她边擦边瞄着我,不知道我下一句会说什么。

      “老旺把你交给我,是信任我。希望我能把你带一带,教你么样做人,教你么样通过职业化的过程,完成学生到社会人的转变。”

      “……”她是个聪明的女孩,知道我说的是实话。

      “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一个以盈利为目的,搞商业活动的集体和组织。不是让你来玩,让你来混日子的。老板都不敢瞎混,何况是你”

      “……”我看出她的神情变得有点复杂,但她保持着沉默。

      “我知道你背景很深,但你待会等他们吃饭的回来,你指随便指一个人,我把他的背景告诉你,绝对不会比你差。人家也没搞多久,人家就能出成绩。”

      我继续道

      “连个报表都搞不好,你跟涛涛虽然是分了工的,但你们搞的是一份工作内容,互相学习,互相促进撒。你有你的优势,见识比她广,胆子比她大,

      但要用到点子高头克撒”

      她终于明白了挨打的原因,但似乎仍有点不平“我爸爸都没打过我滴”

      我猛的站起来,指着她说“在屋里是你爸爸管,在这里是我管,我帮你爸爸管!你做的叫个事,我马上跟你爸爸打个电话,你看他是么反应”

      说着我开始摸电话。

      她可能是真的被我吓到了,眼里又开始泛花。“不…莫打~莫打,我错了”竟然还急切的伸手拦我。

      我放下电话,再次示意她坐。扭头给她倒了杯水,开始跟她讲公司的事情,讲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员工,讲Y总的故事,讲旺叔的故事。

      她听得很认真,一会严肃一会笑的。似乎忘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知道讲了多久,Y总推门进来了。

      “你们还在搞?审计的都走了,几杯下去都忘记刚才要看么材料了,明天审别的部门,老板也懒得看了,呵呵。。。”

      “哟~媛媛哭了的?”他MD眼睛就是毒。

      我没等媛媛开口,接过话

      “是撒,媛媛还是个好伢,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相当的内疚,说差点害你Y总下岗了撒,自责了半天,我劝了半天呐”

      “呵呵~搞根烟来吃”Y总抹了哈嘴巴

      我递给他一根烟,转头跟媛媛说“搞了半天,还冒吃饭。我们这好的身材,不用减肥了。去买点东西吃列,帮我带瓶水还要个蛋糕”

      她站了起来,跟Y总打了个招呼,准备出去。走到门口,回头瞄了我一眼,好像是想说什么又咽下去了。我摆手示意她出去,她带上了门。

      等她出去,Y总神秘兮兮的作悄悄话状“伙计,兔子不吃窝边草啊~你胆子大啊”

      我故意搞了一句“哟,你早说你喜欢,我就不动脑筋了列”两个人哈哈大笑。

      真像2个流氓。。。我心里想这么想。

      我正色道“Y总,这几个丫头都被我们带野了,不行呐。这还是要做事列。”

      Y总叹口气“是啊,总不能拿公司的钱养几个闲人在这里玩,搞长了别个要说拐话。”

      “刚才说了她两句,眼泪把撒的”我把烟头摁了,又点了一根。

      “哎,这么样搞得好,打打不得,骂骂不得,看到都烦。你说么样搞列?”

      “我哪晓得列,都是爹撒”我嘴里这么说,心里觉得有点好笑。

      “那好,这群爹就交到你管了啊,我回克休息哈,晚上克不克打麻将撒,克就要养好精神呐~”他一脸的轻松。

      我有点无语,刚准备回敬几句,他已经闪了出去。我继续无语,随手拿本书翻,等美女给我送午饭。

    • 0
    • 0
    • 0
    • 83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