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兄妹

      哥哥,我回来了。”以前我回家是从来不会招呼家人的,来到哥哥这里,他要求我回家和离开家都必须向家里的人大招呼,反正家里就我和他两人,不就是要我跟他打招呼。“手机为什么没有开?”哥哥淡淡地开口,和平常一样。

       

      我从包里掏出手机看看。

       

      “没有电了,自动关闭了”我是实话实说的。

       

      “现在几点了?”哥哥的口气和平时一样,我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一样的。

       

      “快到10点了”不耐烦的回答。

       

      “你几点下课?”哥哥问。

       

      “4点。”我回答。

       

      “到哪儿去了?”仍然问。

       

      “逛街。”依然答。

       

      哥哥终于看着我了。

       

      “哥哥,我很累了,我想先回房了。”我真不明白他问这些无聊的问题干什么?

       

      “80下。”哥哥漫不经心地说。

       

      “什么?”我还真没有听明白他说的什么?

       

      “把裤子脱了,趴在茶几上,打屁股80下”哥哥看着我厚厚的牛仔裤,一边说,一边站起来,走进他自己的房间去了,茶几就是客厅里的木茶几,虽然不长,但我趴上去很合适。

       

      我一下蒙了,哥哥不会是认真的吧,我可从来没有被打过,别说打了,就是骂一下,爸妈都舍不得,哥哥离开家独立的时候,我才13岁,又是女儿,爸妈特别疼我。一会哥哥就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根两指宽,两尺长,一指厚的木条,走到我的面前。

       

      “以后这根木条你收好,犯错的时候自己拿出来交给我,然后趴好,每次打多少都由我决定,不过我会告诉你为什么打这么多,从4点到10点,6个小时,念在初犯,每小时10下,晚归又没有给我说一声,同样念在初犯,就打20,加一起就是80下,明白了吗?”

       

      哥哥说了一大堆,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我只感到恐惧,我知道在这里没有人可以救我,又害怕又委屈,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

       

      “哥哥~~~”我不知道打80下和打8下有什么不同,我也不知道板子打在屁股上是什么滋味,我只知道,一定不好受,非常不好受。

       

      “啪!”第一板。

       

      我登时觉得好像灵魂都疼得脱离了躯体,我用力绷着屁股的皮肉,就差那么一点,我的左手就要抚摸上屁股了。

       

      哥哥没有接着打,等了一会,我不知道等了多久,我的大脑早就停止运转,当时我好感激哥哥,没有立刻接着打第二下,不过现在我看了你们写的挨打经过,我才明白,哥哥根本就不是好心让我缓解一下痛,而是让我痛得更彻底。

       

      “啪!”第二板。

       

      这一板下来,我真是苦不堪言,屁股也稍稍抬离了茶几,身子弓了起来。

       

      “啪!”没有缓和,接着就是第三板,我刚刚抬起的屁股又迅速地紧贴着茶几。

       

      “唉~~”我发出了第一声痛呼。

       

      “啪!啪!啪!啪!~~~”

       

      哥哥没有理我,接着就是又重又急的几板,然后又停下责打。

       

      “哥哥,痛~~”我叫,眼泪泛滥了,屁股上就象火烧一样的痛,我真的好想揉揉我可怜的屁股,但是不敢。

       

      等了一会,哥哥又继续了责打,打一下停一会,又打,又停。

       

      我早就顾不了不可以大声叫的约定,歇斯底里的大叫。

       

      “唉,痛啊,哥哥,痛啊,呜呜!!唉唷,痛痛,呜呜,哥哥呀,不打,不打我,呜呜,我错,我错了,哥哥,我知道错了呀,呜呜,不敢了,唉唷,唉!!!哥哥呀,给个,给个机会呀,呜呜。”

       

      我叫得越厉害,哥哥就打得更厉害,我知道也许不叫会打得轻一点,我也拼命想闭嘴,但是怎么都闭不了,最后痛急了,我就咬住自己的手腕,终于止住了狂喊声,变成了“呜呜”的声音。

       

      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我当时有多狼狈,汗水,泪水,还有口水都流到茶几上,浑身痛得直打抖,我恨不得可以躲到床底下去,可我仍然不敢动一下。

       

      责打终于停下来了。

       

      “我打你打错了没有?”哥哥问话。

       

      “没有,哥哥没有打错。”我喘着气回答,不敢有丝毫的不耐烦。

       

      “知道自己哪儿错了?”哥哥又问。

       

      “呜呜,没有按时回家。”我还止不住哭泣。

       

      “还有呢,不要让我挤牙膏。”哥哥的每一个字都让我发抖。

       

      “不按时回家,也不给哥哥事先说一声。”我抽噎着。

       

      “今天我打了你48下,本该打80下的,你就先欠着32下,一个月之内都不再犯,我就饶了你这次,如果同样的错误你在一个月之内再犯,今天欠着的32下就变成了64下,你明白了没有?”原来是哥哥大发慈悲饶了我。

       

      “明白,我明白,保证不再犯。”我赶紧答应,害怕哥哥改变注意。

       

      “从明天开始计算,我给你三天的时间,把《道德与法制》的前100页抄写一遍交给我,要求:字迹工整,整洁,明白了吗?”

       

      从那个时候开始,哥哥就没有罚我写过检查什么的,全是罚我抄书。

       

      “是是,我明白了,哥哥。”《道德与法制》是我选修的法律课的课本,大家都知道,法律的书全是字,100页,我也不知道要写多久,只知道先答应下来,逃过今天再说。

       

      “嗯,去清洗一下,然后回房里休息,明天还有课,把木条收好,以后还用得着。”哥哥说完就放下木板,回他自己的房间。

       

      我这个时候才敢用手揉揉有些微肿的屁股,然后双手把木条房到我的房间里,再一瘸一拐的去洗澡睡觉,其实那天晚上我根本就睡不着,疼得很厉害,我躲在被子里一边揉屁股,一边擦眼泪,在对妈妈强烈的思念中昏昏沉沉的度过了一晚。

       

      三天的时间过的很快,我也很努力的每天都抽时间抄写书页,不过我写的字就实在称不上漂亮、工整,我从小就没有认真的好好写过字,连功课都不做的人怎么可能写得出漂亮好看的文字。

       

      第三天晚上“拿来。”哥哥还是坐在茶几边的沙发上,懒懒地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我。“拿什么?”我当然明白哥哥叫我拿什么,只是我才抄写完39页,拿出来也过不了哥哥的那一关。

       

      哥哥转头看着我,看得我心都跳到嗓子了。

       

      “站好,不许靠着,然后再好好的想想该拿什么给我。”说完,哥哥就打开电视,自己看起来,不理我了。

       

      我一直都觉得哥哥根本就不喜欢我,到他身边这么久,他就没有真正的关心过我,不关心也没关系,反正我以前和哥哥相处的时间也很短,但是现在的哥哥,我想不理他都不可能了,不就让我站着吗?站就站好了,反正站着又不累,大不了就和他杠上了。

       

      但是我渐渐发现是我错了,一个小时后,我觉得腰酸背痛,两个小时后,我觉得支撑不住了。

       

      “哥哥。。”最后还是我先妥协。

       

      “嗯,想起了?”哥哥仍然是一付漠不关心的模样。

       

      “哥哥,我。。我没有写完。”早坦白就不用站这两个小时。

       

      “拿出来。”看着哥哥的表情,又好象没有生气的样子。

       

      我扭扭捏捏的拿出本子给哥哥看,我写了页数的,所以不用对照也知道我写了多少页。

       

      “我让你写多少?”例行的问话又来了。

       

      “100页。”我心里好担心。

       

      “你写了多少?”哥哥明知故问。

       

      “39页。”我开始害怕了。

       

      “去准备一下。”哥哥站了起来。

       

      我站着不动,被打过一次,绝对不想有第二次的相同经历。

       

      “要我告诉你怎么准备?”哥哥稍稍有些皱眉了。

       

      “哥哥,不要打我,求你了。”我害怕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有些孩子可以自己乖乖的趴着让大人打,我到现在都不会自己主动趴着让哥哥打。)

       

      “忘了我说过的,不可以求饶。”真不明白哥哥的心是什么做的。

       

      “呜呜,哥哥,我身上的伤才刚好,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真的有好好的抄写的。”我是真的怕呀。

       

      “看来我需要好好的教教你怎样悔过,到你的卧室去跪着。”

       

      哥哥说了又走进他自己的房间。

       

      我呼了一口气,以为躲过了一劫,于是我老老实实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乖乖地跪在地上。

       

      一会哥哥就进来了,手里拿着一根三尺长的竹棍,有我的食指这么粗,进来以后哥哥就转身锁上门,家里就我和他两个人,我想他锁门是不想我到处跑吧。

       

      哥哥来到我身边,一句话都没有说,竹棍一挥,“啪”,狠狠地落在我的大腿上,我痛得爬起来就跑,还一边揉着大腿,这可比木条打屁股痛太多,哥哥一伸手就抓住我,让我逃不了,竹棍就一直挥动,又重又急地落在我的大腿,小腿上。

       

      痛,我只知道太痛了,现在想起来就觉得害怕,整个屋子里面都是竹棍隔着裤子打在皮肉上的声音,还有我的大哭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哎哟,哥哥,哎哟,呜呜,不敢了,噢,噢,哥哥呀,噢,痛呀,饶我,哎哟,饶了我呀,哥哥,我,,噢。。”

       

      刚开始我还一边挨打,一边跳,到后来,站都站不住了,直往下蹲。

       

      哥哥松开拉着我的手,我就坐在地上了。

       

      “跪好”哥哥冷冷的,我真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心。

       

      但我一点也不敢迟疑,在第一时间跪好。

       

      “在这里跪好,30分钟以后,做好准备,接受惩罚,希望你知道应该怎么准备。”哥哥说完,拿着竹棍离开我的房间。

       

      我就这样跪着,一边掉眼泪,一边揉着全是肿痕的左腿。

       

      (我也不知道那些跪一两个小时是怎么跪过去的,我跪30分钟的后20分钟,屁股都是坐在小腿上的,膝盖根本就不能承受我的体重,那种痛根本就不能忍受。)

       

      35分钟以后,我拿着木条走到客厅。

       

      “哥哥”我双手把木条递过去,哥哥收下,站起来,走到我背后,我明白,他是让我背着他脱裤子。

       

      和三天前一样,我把裤子褪到膝盖的地方,我都可以看到刚才被哥哥打过的伤痕,有的是紫色,有的是青色,但都肿得一道一道的。

       

      我轻轻地趴在茶几上,哥哥走过来了。

       

      “不要求饶,这次是我第三次警告你,再求饶,我一定会惩罚加倍的。”哥哥轻轻的说,哥哥是一个看上去很温柔的男子,说话也是柔柔的,但是力气并不小,以前没有发觉,现在挨他打才深刻体会。

       

      “哥哥,可不可以让我叫出声,真的很疼。”我期望着。

       

      “可以,但不可以太大声,今天打你81下,是因为你有61页没有抄写,每页打1下,加上你的字写得太糟糕,我就打20下,加在一起就81下,我不会手下留情的,从今天开始,以后的每次惩罚都要你自己计数,如果不计或者是忘了计,就当做没有打,如果不知道计到多少了,就从头开始,如果多计了,也从头开始,今天这81下,

       

      你得结结实实的挨了,不会有任何的侥幸,明天有几节课?”哥哥问。

       

      “是,哥哥,明天上午2节英语课,下午没有。”我如实回答。

       

      “明天我帮你请假,你在家休息一天,后天就是双休,连在一起休息三天,应该没问题了。”哥哥是轻描淡写地说,但从他的话里,我知道今天的挨打不会轻了。

       

      “可是,哥哥,我英语是弱项,我。。”我不是真的想去上英语课,我是想说服哥哥取消今天的责打。

       

      “我帮你补习。”哥哥说,但我听到要晕过去了。

       

      接下来,惩罚就开始了。

       

      哥哥的责打是以每三秒打一下的速度不急不缓的进行的,我是一听到“啪”的一声就赶紧计数

       

      。。。。。。。。。

       

      因为不是第一次挨打,心理的防线比第一次更早崩溃,感觉哥哥这次的责打比第一次更用力,而且要我自己计数,念大一的我计数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却觉得非常的吃力,哥哥的板子落在我的屁股上平缓而有力,疼痛侵蚀我的每一根神经,大脑几乎停止运转,要想准确无误的计数,真的太难。

    • 0
    • 0
    • 0
    • 26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