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女子学校的故事

      我曾在苏格兰的罗兰德军官子弟学校当过老师,这是个男女生合校的寄宿制中学。几年後我成为舍监後来当了副校长,后来学校分为男校和女校。当局让我担任女子中校的校长,这使我吃惊但我乐意地接受了。

       

      新的女子中学有500个女生,年龄最大的19岁,女生们身体强壮,学习成绩优秀,体育运动记录良好。这是多年以前,学校与军队和海军紧密相联,所以学校的纪律相当严厉,实行体罚制度,并完全被接受。作为对不良行为的处罚,允许男女舍监使用挞瑟皮鞭(苏格兰的皮带) 打学生的手心或屁股,打屁股时隔着衬裤打,最多6下,当然,犯严重错误的女生必须交给校长处理,校长处理的比较重,校长使用挞瑟皮鞭和藤条,最多可打屁股24鞭,并可以扒下衬裤打。维护纪律耗费了我在学校的许多工作时间,并且特别是当校长后,我充分运用权力,每天都要笞挞1到5个女生,笞罚总是在每天傍晚的晚餐前一小时内执行,除了星期日。

       

      当舍监时,我就用挞瑟皮带打学生的屁股,并且对使用皮带已经很熟练,效果掌握的很好。苏格兰的挞瑟皮带很长,用厚牛皮制造并且从“尾部”劈开成二或三条。我们使用的是由约翰狄克的劳彻格利.横笛公司制造的警用挞瑟皮鞭,劳彻格利挞瑟皮鞭在世界上是有名的,在1950/60/70年代,苏格兰及英国北方学校里的一些男生或女生身上经历过可怕的劳彻格利的痛苦。

       

      劳彻格利的挞瑟皮鞭是用又厚又硬的鞍皮革制造的,大约550mm长,50mm宽,厚度在4到9毫米之间,根据等级而改变。劳彻格利依照厚度被作成4个等级,L-轻的,M-中等的,H-重的,并且XH-是特重的,在柄上有L,M,H或XH的印记。挞瑟皮鞭的最後200mm劈开为2或3条“尾部”,这使挞瑟皮鞭更有效果。

       

      除了校长只用H号或XH号劳彻格利两种重等级的刑具之外,舍监只用M号以下的两种劳彻格利。校长使用的藤条也分为二个等级,依照小姑娘和大龄女孩分为粗细两种,年少女孩的藤条直径6-8毫米,大姑娘使用的藤条10-12毫米,大约1公尺长,是直的,不象平常的藤条都是弯柄。

       

      学校有严格的校服规定,一般的检查只确定校服的破损情况,包括每几天都要对每个班级进行衬裤检查。女生的校服包括白布衬衫和条纹领带,暗绿色打褶短裙子,根据班级规定带子的颜色(绿色,蓝色,红色或黄色),浅褐色膝袜,黑色低跟带扣皮鞋,外套为灰色羊毛衫和一个颜色鲜明的灰色西装。在里面她们穿着白色的胸罩,学校规定的绿衬裤和白背心。夏天,学校校服用不同颜色的宽带子(绿白色,红白色,蓝白色或黄白色)表示不同的班级,加上白色的短袜。六年级的班长穿灰色短裙,白吊带黑长袜,白色衬裤。上体育课时规定所有的女生穿绿衬裤,白色埃尔特克斯衬衫,黑运动鞋。

       

      小错误由舍监处理,共有四个男女舍监,他们可以用M号以下的 皮鞭鞭笞学生,除了偶尔打一次手心,一般都是打屁股。受罚的女孩允许穿着衬裤,最多打六皮带。通常在女舍监的或男舍监的办公室里,女生采取手摸足趾撅屁股的姿势挨鞭子。如果有两个以上女生积极叁与在一个错误中,那麽她们会被排成一行,在她的同伴面前挨个鞭臀。衬裤并不能保护女生的屁股,照样被劳彻格利挞瑟皮鞭留下宽阔的鞭痕。  

       

      当我成为校长后,开始像所有的校长一样学习使用藤条。我发现使用藤条比挞瑟皮鞭困难,因为它比挞瑟长很多,使抽打的准确性更困难。打高年级女生使用又重又粗的藤条,年轻的女孩使用更软更细的藤条。我发现细藤条会立即在屁股上打出明显的鞭痕,但是比较重的大号藤条打出的伤痕持续时间比较长,让她们每天摸着瘀伤。

       

      因为校长的处罚是终极的核准,允许采用多种处罚方法。校长可以依照女生的年龄大小和错误的轻重,选择使用藤条或挞瑟皮鞭。在校长那里最少要打十下,对犯较重错误的高中女生,会用重等级的藤条和皮带打屁股18或19下,一般犯错的女生隔着衬裤挨打,错误严重的姑娘要脱了裤打光屁股。

       

      我发现校长们笞责那些女生时确实是非常卖劲,希望她们真正感受到肉体的痛苦和精神的羞辱,保证下次不会再来这里接受另外一份处罚。

       

      在校长的书房里,有一个笞臀大鞍马,女生挨打时必须趴在上面,她们必须尽量地分开双腿,双手紧握鞍马腿上最低的那根横木。这能把她们的白屁股最大限度的暴露出来并在鞍马上趴牢稳,便于她们接受严厉地鞭打,并用屁股对抗那藤条或皮带的痛苦的处罚。

       

      我鞭挞女生时总是让女舍监或女副校长掀开她们的裙子,并负责确定是否脱裤子。如果笞责超过十二下,我会要求女舍监脱下该女生的衬裤,用藤条或皮带直接打她赤裸的臀肉,主要是为了增加疼痛。同时可以使我看见鞭笞的效果,并且调整鞭打的力量。学校笞责女生,只是要她们肉体疼痛,但要避免把她的屁股打烂,我发现有些女孩的臀部比较娇嫩,比别人更容易受伤,脱光裤子打可以看见处罚的精确效果,并且帮助我调整力度轻重。

       

      作为特例,严重的错误将最终核准在全校大会上当众鞭笞。这种情况很少发生,通常在学校中一年中只有二、三次这种公众处罚,受罚者通常是六年级的高中女生。在非常有戏剧性的处罚场合,在全校师生的目击下,她们脱下裤子趴在鞍马上,用特重的牛皮带朝她的光屁股上狠狠地抽上24鞭。

       

      女生们对挨鞭子的反应相差很大,有些人刚挨一两下就开始大声嚎叫和哭,而有些姑娘则挨了很多下还令人惊异的保持沈默,但是我确定如果女生打到八下还保持沈默,就要换成粗藤条使劲打。直到她们每挨一鞭就大叫和求饶,她们的处罚才会结束。处理一个女生是否失败,我认为它的主要标志是在处罚结束时她还没有泪流满面并且听不到哭声。

       

      我使用藤条时总是让藤条的梢头超过远侧屁股蛋的侧面,因为梢头速度比较快,打的鞭痕或瘀伤很重。使用挞瑟皮鞭时要包围住屁股是使用挞瑟皮鞭的重要技术,并让皮带头打在臀部的侧面。这增加每鞭子的刺激性,因为皮带的尾部比中部速度更快并且打得更疼,让二条鞭尾在这高度敏感的部位留下清楚的伤痕。

       

      我喜欢的另一个敏感区域是臀部和大腿之间的折痕,在处罚时我至少用藤条或皮带朝这条重要的肉缝抽上一鞭两鞭。在长时间的处罚时,应该让每个屁股蛋都挨到藤条梢头或挞瑟鞭尾,以使女孩的屁股受罚均匀。成功而严格的处罚会在屁股上留下清楚的鞭印和淤伤,藤条梢头的条印或挞瑟皮鞭一对宽阔的鞭痕将会清楚的隆起疤鳞并且摸着烫手。这些红色的鞭痕将会继续到增大,在处罚结束30分钟後达到最硬然后许多天才慢慢消褪。比较沉重的刑具更容易在屁股上留下伤疤,粗藤条或XH号劳彻格利的瘀伤,几个星期后还能看见。

       

      多年以来我鞭打过那麽多女生,她们不同形状的屁股,给我留下强烈的印象。女生的臀部形状和大小相差很大,既有大屁股,又有小屁股,有的屁股很肥,有的瘦削,有些姑娘屁股很性感,其他人则一般,有些女生很漂亮但是多数不美丽。而且女孩们的屁股大腿的皮肤和颜色也很不同,有些姑娘屁股园滑,柔软并且皮肤细白,有些姑娘的屁股比较黑,或者皮肤比较粗糙或有疙瘩。体罚的目的是刺激,暂时的痛苦停止后还会留下瘀伤长达好几天,在那里有一道道的条状伤痕,每当犯人运动或坐下时就会及时提醒她受的处罚,任何法官执行CP一定要非常小心地判断打伤和伤害程度。这就是我为什麽比较喜欢脱下衬裤打,露出臀部便于我看见藤条或挞瑟皮鞭的效果,并且调整用鞭方式。大约打八下,藤条的鞭痕就覆满整个屁股,这时要选择下一鞭打在哪儿。

       

      红肿的软肉,藤条,皮带,我总是只把屁股作为合法的拷打目标,最少不会因为惩罚部位不当而在上体育课时让所有的人都看见那个女生的大腿上有伤疤和鞭痕。

       

      这是我在几年作校长期间的处罚学生的方法,后来新思想开始传播,认为不能鞭打孩子,最后在欧洲各处禁止所有的肉体处罚,导致了孩子们缺乏纪律,缺乏相应的尊敬。

       

      你是否喜欢读这些在一个女子寄宿学校中发生的真正的体罚细节,请让我们知道,我们将会给真实处罚的下几章提供比较详细的记录。  

       

      记得我们新生的女子中学在和男子中学分开后,在第一星期里只有一个校长。我们有充足的空间重建一群与男校隔开的校舍和教室建筑,已在漫长的暑假里开工,并在新学期开始的九月底前完成。作为联合学校副校长,除了一二个新成员以外,我当然已经熟悉了所有的职员,除了新吸收的新生之外,大部份学生都是去年以前进校的。

       

      学校年很快在最初的地方安定下来并开始正常运转,虽然组织和一些位置都是新的,但是它很快就进入一个良好的运行模式中。

       

      一般在每学期的开始就应进行纪律整顿,但是我由于忙乱,只在头一个星期处治了几个学生。每次都是用劳彻格利挞瑟处罚,因为它是我开始就熟悉的刑具。处罚也不很严厉,而且所有的鞭子都是隔着女生的衬裤打的。

       

      学期开始的第三或第四星期内学校来了第一个女舍监,当时我正手忙脚乱。她发现有个六年级女生在她的宿舍里威胁一个新来的小女生,经调查,发现这个大女孩在逼着那个可怜的小姑娘要钱,要么就整治她。这与我们一直鼓励的博爱和友谊精神完全相背离,我们两人感到非常震惊。女舍监深入的调查显示这个高年级女生有个混乱,破裂的家庭背景,但是这并不能原谅她使人震惊的行为,尤其在学校里。

       

      那个女生现在正在外面等候我们叫她进来,她叫菲奥娜,是个蓝眼睛黑头发的高大漂亮的十八岁少女。穿着优雅整洁的学校制服—白色的衬衫,学校领带,绿色的短裙子,浅棕色膝袜,底跟带扣黑皮鞋和灰色的西装上衣,当她站在我们面前时,她看起来非常困窘。

       

      我要求她解释所做的事情,她说不用解释,她知道她的行为是错误的并且道歉。我说:我们的高年级女生应使新来者得到受欢迎的亲切感觉,但是这种可耻的行为完全可以毁坏一个新生的信心。我说我除了重重地责打她之外没有别的选择,她要在那天的晚餐前接受十八下重型挞瑟。她显然被严厉的处罚吓得发抖,并一个劲向我辩解,但是我告诉她,好好想想她的可耻行为并在傍晚6点钟来我的书房报到。

       

      傍晚我正在处罚一个年轻女生,隔着衬裤往她屁股上抽了十皮带,撇下她在那里哭喊。这时女舍监米切尔小姐来了,我要求她把菲奥娜带进来接受处罚。虽然菲奥娜长得高大成熟,但是当她走入我的书房时,仍然吓得浑身乱抖。我告诉她进到处罚房间,这是我的书房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除了白色的赤裸墙壁和小家具之外还有一张小书桌,一个橱柜里挂着藤条和皮带,在房间中心放着可怕的笞刑鞍马。

       

      笞刑鞍马是一个大木架子,用硬木材制造并有四条被固定在地板上的斜腿,顶端蒙着黑皮垫子。过去都是在桌子或椅子上打女孩子的屁股,后来我们发现笞罚鞍马远比书桌好,联合学校的校长设计了这座鞍马并由学校的木匠制造。学校分家时给了我们。

       

      我要求菲奥娜除去她的色彩鲜明的西装上衣站在的鞍马前,然后叫她趴在鞍马顶端头朝下抓住下边最低的脚蹬横木。在这个位置上,她的绿裙子是如此短,露出了她的赤裸的大腿,我们可以看见她那包着绿色学校衬裤的屁股。我让米切尔小姐作好她的处罚准备,她走过去掀起菲奥娜的绿色裙子到她的腰部上面,露出被绿衬裤紧紧裹着的伸展开的屁股蛋儿。

       

      她的屁股肥大美丽,我可以在她叉开的大腿间看见她的阴沟的轮廓。米切尔小姐手伸到菲奥娜裙子下抓住她衬裤的松紧带并把它们扯到腿上。

       

      菲奥娜强烈地反对:“哎呀!求求你,不要脱我的衬裤,求求你让我继续穿着衬裤!”一边用胯部压着衬裤,米切尔小姐还是把它们脱了下来。米切尔小姐已经得到我同意,为了保证处罚严厉,必须光着屁股挨鞭子。

       

      她的整个屁股是那样的光滑白净,丰满性感,我命令她把两腿尽量分开,我们可以在她的分开大腿之间看见她的阴部和肛门。由于羞耻和恐惧,菲奥娜肥实的臀肌和大腿在不停的抖动。

    • 0
    • 0
    • 0
    • 1.1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