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23
    • 打屁股工作室

      大家好,我是打屁股工作室的「掌」门人,陈小姐,今年32岁,狮子座,身高165公分体重56公斤,未婚,好了,好像讲太多个人资料了,我主要是想跟大家谈谈打屁股工作室的缘起还有现在的经营现况啦!

       

      其实很多成年人,也都渴望被打屁股,只是,该说出自己心中想法的人不多。其实我也是渴望被打的,小时候会跟我的妹妹们玩打屁股的游戏,爸妈知道后,总认为我们不正常。直到成年后,有一次偶然看到网路上有许多打屁股的影片啊,该怎么说呢?那个应该也叫A片的一种吧,只是没有脱光衣服,没有爱爱,就只有一个人扮演老师,一个人扮演学生,老师教训学生一顿后,开始打学生的屁股,用手打,用藤条打,用木板打,打完后就学生罚站,整个影片结束。

       

      看到这个影片我很震撼,原来,有很多人是喜欢被打屁股的。这或许是门生意吧!

       

      我开始上网找更多打屁股的影片,当然,只看单纯的打屁股影片,其他太奇怪的我是不看的。慢慢的发现国外有专门拍摄打屁股影片的片商、演员,这简直不可思议,有人愿意屁股被打烂,秀给别人看,然后有钱拿,看来「打」屁股的市场很大呢!

       

      跟我的妹妹们讨论后,我们三个姐妹特地飞到美国,找到了片中专门打屁股的主角,向他讨教了打屁股的手法,原来那些影片中被打的人,虽然看起来都被打得很严重,但是那都只是皮肉伤,几天就会好的,于是我们三个姐妹重金学习了用藤条、皮带、木板打人屁股的手势、力道,三个人互相练习打对方,虽然互相练习打与被打还蛮痛的,但我们三姊妹都乐在其中,于是我们决定往一间工作室,造福更多想被打又不敢说的朋友们。

       

      我们三姊妹从国外买了不少木板、皮拍回来,因为这些道具比较市面上很难买到,我们找了很久,才终于找到这个小地方,有四个小房间可以隔成四种不同的情境,这样被打屁股的人可以有不同的选择。这四种情境分别是模仿教室,有课桌椅子、黑板、讲台等道具,第二种是房间,有床、梳妆檯,第三种是只有固定架,有整个趴著手脚被绑起来的,还有一个站立式的固定架,第四种是可以摄影房间,房间裡装有八隻摄影机,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拍摄被打屁股的人,这个房间佈置的有点像家裡的客厅,有一张桌子、沙发椅、餐桌椅,一面落地镜子,可让受刑人同步观看打屁股转播的电视、柜子(放刑具用的啦)。

       

      每个客人都有不同的需求,通常初体验者我们为了不吓著她们,都不会带去刑具房,都会从温声客厅开始,不过您放心,客人如果没有要求摄影,我们通常不录影的。但是有不少客人喜欢录影,像是父母带子女来的,就会喜欢拍下子女被打的过程,也许日后拿出来威吓子女用的吧!

       

      因为这个工作室的主人是三个女生,所以,我们一般成年人只接女性,除非是父母带男孩来,这种未成年由父母带来的男客人我们接,其馀男客人很抱歉,我们是不接的,原因很简单,本工作室就是单纯服务想被打屁股的人,三个「掌」门人都是女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及误会,就只接受女性顾客啦。

       

      本工作室接待过各式各样的客人,有事业的高阶主管,别想说这些高阶主管平常在职场上呼风唤雨的,其实她们内心很脆弱不安的,她们常常觉得自己哪裡不完美,是不是该被处罚一下的。有职场OL,也许平常压力太大,或者跟男朋友、家人、同事争执,觉得自己不应该,真心想悔过,想给自己一个警悌的。有大学生懊悔自己没有好好念书虚度光阴的,有三、五个好朋友一起来体验的,有爸妈下不了手管教的小孩子们,有被先生带来有自残自杀病史的人妻。各式各样的客人都有。有时候我们三姊妹也得扮演心理辅导者的角色,除了打屁股外,也会瞭解客人的想法、需求、倾听客人心中的话,这很重要的。

       

      收费,本工作室的收费其实不便宜,基本消费以小时计算,一个小时1500大洋,多人同时被打或有一些特殊道具、服装等等费用另计。为什么收那么贵?术业有专攻啊,打屁股也是要专业的,我们三姊妹都有练过的,随随便便找一个人打你,是很危险的事。再说,打别人屁股也是很累的事情,试想一下,你拿著藤条挥你家的棉被一百下,边挥还要边骂棉被,这是很累的事情啊!再说,我们每接待完一个客人,就必须消毒所有的刑具及房间,更何况有些客人被打,可是会。FE小便失禁的,这清理起来很费事的。还有一点很重,本工作室的隔音效果很好,这可是花了不少钱装潢的,因为我们想客人应该不愿意被别人听到自己被打时的哀号声吧!

      今天先介绍到这裡,明天聊聊我们的客人们。

      当初成立打屁股工作室,第一个月完全没有客人上门,主要原因是因为我们三姊妹不知该如何广告宣这个工作室,印传单吗?上网买广告?登报纸吗?这些好像都行不通,因为这毕境不是大众所能认同的要业啊。最后我想起我最初接触到打屁股,并且发现有同好也喜欢打屁股的管道是布落格,所以,我们三姊妹拍了一些照片,写了一些文章,在个大网站建立布落格。布落格弄好之后,就开始有一些询问电话。

       

      我记得很清楚我们工作室的第一组客人是一位妈妈带著15岁的女儿前来。

       

      15岁的女儿刚升高一,课业一下子变得很沉重,这个小妹妹高一的第一次月考,除了历史外,没有任何一科及格,数学更是只考了二十几分。妈妈带著她女儿及成绩单来到本工作室,向我们三姊妹要求,没有及格的一分打一下。我们三姊妹听到这个要求,吓了一跳,如果照妈妈的要求,这样这个女孩的屁股要挨上三百多下棍子。

       

      妈妈看出我们的犹豫,妈妈跟我们说:「我这个女儿国中都是班上第一名,上了高中很自满,总是以为自己能像国中时期称霸班上,于是整天沉迷电脑游戏、网路小说,从小考就开始考不及格,却都没有把小考考卷带回来给我们看,自己心裡认为像国中一样考前读一读就可以高分过关。然后月考就考出这种烂成绩,本来高中入学成绩是班上第一名的,结果月考成绩变成班上最后一名。」

       

      这位妈妈越说越激动,已经到了快要动手打人的样子,于是我出来缓颊。「会不会是妹妹一时疏乎了,或者刚上高中太紧张,以致于考试失常了?」

       

      妈妈没再说话,只是很凶的瞪著她女儿,而这个可怜的女孩儿,早已经哭红了双眼……

       

      「我女儿从小到大,我没打过她,可是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就算她已经觉得很后悔,发誓会痛改前非,我也不会再相信她了,看到你们的布落格,才决定把她带过来让你们管教一下,这样才能在她心裡留下深刻的印象。」妈妈又开口说话。

       

      听完妈妈说的话后,我问妹妹:「妹妹你甘愿被打吗?打完以后妈妈就会原谅你,虽然你可能会痛上好几天,但是这痛刚好提醒你该好好读书了。」

       

      妹妹无力的点点头。

       

      于是我们带妹妹跟她的妈妈进到有刑架的房间,为什么呢?因为15岁的小孩子,毕竟还太小,如果在打屁股的时候能把她的双手双脚固定,避免她乱动,比较不会受伤。

       

      妹妹一进到这个房间后,看到刑架,腿都软了,站也站不住,开始不断的掉眼泪……。我们看到妈妈的脸上也闪过了犹豫的眼神。

       

      「请问一下妈妈,要让妹妹躺著挨打,还是站著?」

       

      「嗯,这个……你们应该是打屁股专业,交给你们决定」妈妈说。

       

      「那妈妈再请问一下,刚刚我们算了一下,如果照妈妈说的不及个的一分打一下的话,有七科不级格,妹妹要被打337下耶,这么多下,妹妹可能会受不了,确定要这样吗?」

       

      一阵沉默后,妈妈说:「不然一科不及格都打10下就好,但是你们不要放水,用点力气打,就是要让她痛。」

       

      「好,妈妈的要求我们瞭解了,那就让妹妹用躺平的那个刑架挨打,我们为了怕妹妹太痛,一开始会先用皮带抽打,接下来是藤条,最后会用木板打,如果妈妈在中途觉得我们打太重,想要停止的话,随时可以跟我们说。」

       

      「不要,妈,求求你不要,我知道错了,我下次不敢在这样了……」

       

      女孩开始苦苦哀求的她的妈妈,只是妈妈并没有原谅她女儿的意思,于是我抓著妹妹,把她带到刑架上,压著她,并且由我的两个妹妹固定女孩的手脚及腰部。

       

      「请问妈妈,要脱下妹妹的裤子吗?这样我们才知道妹妹有没有受伤。」

       

      「好」,妈妈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于是我们把女孩的裤子及内裤子都拉到大腿处。

       

      我拿了一条皮带过来,轻轻在女孩的儿边说:「要开始了喔,深呼吸,会痛的话就叫出来。」

       

      女孩已经虚弱的没有力气回答我。

       

      休啪啊……

       

      皮带挥动的声音,皮带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女孩的尖叫声接连划破空气。

       

      女孩雪白无瑕的屁股上,马上多了一道红色的鞭痕,她的双臂晃动著。

       

      几秒后,我挥出第二鞭,一样,又是尖叫声,女孩的双臂抖得更励害了,腰部也不断的扭动,想逃离刑架,但,这不可能。

       

      只见她的屁股上已经有两条血痕。

       

      啪,打第三鞭,我想,如果没有把女孩的脚绑在刑架上,她大概已经跳起恰恰或闪电舞了,她双脚不断的乱踢,也许是想藉著抖动减轻一点痛感吧,我心裡想著。

       

      这时候,女孩的臂峰已经整个变红了,让我有点不忍心再打,不过,一个专业的行刑者,不会那么轻大心软的。

       

      啪,我还是挥落手中的皮带,而且更狠时的是,我打在女孩儿最脆弱的大腿及屁股的交界处,因为那裡还是白白的,既然迟早会打到那裡,不如现在用皮带热身时,就先把那裡打麻,免得后续的藤条,让女孩更受罪。

       

      「不要,不不不不不,好痛啊痛死我了……」女孩死命的尖叫。

       

      我偷偷看了一下妈妈的反应,妈妈的眼神还是一样坚定,看来妈妈还没有原谅女孩的意思。

       

      啪,啊,好痛……

       

      又过了几个轮回。

       

      「等一下打几下,妹妹你要自己算,大声的念出来,并且,每打你一下,都要跟你妈妈说对不起,听到了吗?从第十下开始」我觉得与其让女孩儿拼命的求饶,但她妈妈铁了心今天一定要我们打花女孩的屁股,那不如让女孩儿做点赎罪的动作,也许能降降妈妈的怒气,而女孩儿要专心数著自己被打几下了,也会稍为分神,比较不会觉得那么痛。

       

      「好……」女孩儿轻声的说。

       

      啪,十,妈妈我错了,原谅我。啪,十一,不要打了原谅我。啪,十二,我知道错了,对不起,不要打了,好痛。啪,十三啊……好痛

       

      女孩儿的叫声充满了整个房间,打到第十五下,女孩儿的整个屁股都是红色的,于是我开始抽打她的大腿。

       

      啪,十六,啊………。只见女孩双手双脚拼命摆动著,但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她还是被紧紧的固定在刑架上,女孩因为争札,已经满身大汗,连她的屁股都微微出汗,看起来有点性感,毕竟是全新的,从来没被打过的小屁屁啊。

       

      啪啪啪啪,我连续抽了她四下,速度之快,让女孩连尖叫的机会都没有,四下抽完后,女孩依然动个不停,只是她连腰部都被固定住,即便她想挪动屁股躲避皮带都不可能……。

       

      「妈妈跟妹妹,我们要换藤条了喔。」我问著。

       

      不要不要不要,女孩儿依旧大叫著,妈妈还是面无表情。

       

      于是,我拿了一隻藤条,直径约0.8公分,长度约50公分,在空气中试挥了几下。女孩儿的双臂及大腿又剧烈的抖动著。

       

      休,啪,啊……痛痛

       

      「报数,不是啊……痛痛」我很严厉的对女孩儿说。

       

      「二十一,原谅我,不要再打了……」

       

      妈妈还是没有要原谅女孩儿的意思,于是我只好又接连打了女孩儿几下。

       

      「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对不起,我错了,妈,原谅我」女孩儿继续报数,并且求饶,但是她的双脚已经不像刚刚动的那么大力,看来女孩儿有点习惯了被打的感觉了呢,我心裡想著。

       

      休……啪……啊……

       

      我故意很大力,比刚刚还大力的打了女孩儿一下,又听见女孩儿凄厉的叫声。喔,原来,刚刚的力度都太小了,这个女孩儿真不像第一次挨打,居然能承受那么重的藤条打屁股。

       

      我再偷偷瞄了一下妈妈,妈妈好像有点不忍心了,但是还没说出口。

       

      休……啪……啊……

       

      我又特别大力的打了女孩,而且这次打在屁股,大腿交界处。女孩儿又开始抖动,同时她已经满脸涕泪了,而藤条在她的屁股上交迭的部份,已经呈现紫色。

       

      啪啪啪啪,接著,我连续抽了女孩儿几下,这时候,女孩儿已经总共挨了三十下打了。

       

      女孩儿还是继续哭叫著妈妈原谅她,还是继续争札,想脱离苦海。

       

      啪,啪,啪,啪,啪,啪。接下来,我以六下为一组,抽打著女孩儿的屁股。女孩儿虽然还是哭喊著疼,但是,很明显双腿及双臂不再抖动,而她的屁股已经又红又紫,肿胀许多。

       

      打到五十下的时候,我停了下来,「妈妈要看看妹妹的屁股吗?」我这样问著妈妈,希望能在木板出场前,让妈妈原谅女孩儿,实在不忍心看女孩儿受罪啊……。

       

      妈妈走近女孩儿的面前,伸出手抚摸女孩儿又肿又热的屁股,掉下眼泪。

       

      这时,妈妈说了让我们很讶异的话。「我知道接下来你们要拿出木板了,木板打屁股应该最痛,最可怕,一下就可以让人瘀青了,我的女儿我自己不够关心她的课业及生活状况,能会导致她今天考最后一名,说来,我也有责任也应该挨打才是,最后的二十下木板就打我吧,我想我跟我女儿都应该要有个警悌才对。」

       

      「妈…,是我的错,打我就好了。」女孩儿哭丧的声音说出这样的话。

       

      「妈妈也有错,应该要跟你一起挨打才对。」

       

      说完话后,妈妈走向另一个站立式的刑架,于是我只好叫我的妹妹们,把妈妈的双手及双脚都固定在刑架上,这个刑架人固定上去后,屁股会往后翘的老高,板子打上这屁股,会更痛,而且只能打在同一个部位。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14
    • 123
    • 0
    • 258
    • 5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摆烂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束河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ffflonelt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天空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hwjjs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老六h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慕容白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小黄花Lv.3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0001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旧时光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iiuyi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